你怎样看待程序员这一群体?

目前程序员这个群体里不可否认有一些人为了全世界的网络自由和信息自由而奋斗,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更多情况下是程序员们成为极权主义的支持者和建构者。比如那些为中国的网络封锁、人脸识别系统、信用打分系统添砖加瓦的程序员们。而且程序员们对自身权益受侵害也大多麻木不仁。
你怎样看待程序员群体?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與其他國家不同,中國的程序員本質上屬於無產階級,因此表現出來的樣子也會和無產階級沒有什麼兩樣
這些人肉電池本來在正常社會中是不會存在的,而共產黨的掌權促使他們誕生,也因此他們必須用自己的一生來償還祖輩所犯下的罪孽


摘錄 劉仲敬訪談 032 @ 20190410 中的一部分與同志分享:

[00:47:38]主持人:您上次提到,改革開放其實就是現代式的奴隸勞動。現在中國就有互聯網産業的從業人員普遍開始“996”,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一個禮拜上工6天。從醫生的角度來說,我都覺得這是奴隸勞動了。但是還是有很多文章爲這種工作模式辯護,標題也非常悚動,說,“我告訴你,禁止996的大部分平庸程序員將毫無價值。”我們先不管這些事情,重點是,如果我們不希望自己的兒女陷入這種奴隸勞動的陷阱,您有什麽建議?十年前我根本不認爲程序員會變成這種奴隸勞動。

[00:48:16]劉仲敬:這個其實跟程序員這種職業沒關係,這個是祖父學的問題。就是說,你落到了這種情况,是因爲你的祖父做出了錯誤選擇。這是一個典型的階級現象。程序員在美國就不會是這個樣子的。也許在印度也會,但是在歐洲肯定不會。程序員剛剛在中國出現的時候,它是一種非常高大上的東西,但現在變得極其低賤了。不是因爲程序員本身職業有什麽問題,而是因爲從事這種職業的人是無産階級,所以他們就反過來把這個職業給帶低了。其實艾滋病也是:八十年代關于艾滋病的文學剛剛引進到中國的時候,這東西好像是十九世紀歐洲人談論梅毒說是愛情病一樣,好像還很高檔一樣,因爲沒有窮人患這種病,好像會患艾滋病的全都是美國人,僅僅這一點就使得艾滋病顯得相當高檔了;自從患艾滋病的人變成以駐馬店的賣血農民爲主以後,艾滋病的身價立刻就一落千丈了,失去了它原有的逼格。這其實就是一個階級地位的體現。

[00:49:19]你要避免出現這種現象,其實很簡單:在你祖父那一代要做出正確的選擇。至于中國這種現象,當然就是祖父學,就是五十年代那一代人做出了錯誤選擇的結果。至于臺灣人,就不會落到這種情况,因爲臺灣人來到中國,他就是做資本家或者是做幹部的,他永遠也不會去做程序員的,這是他們的階級地位决定的。台商占據的是什麽地位呢?等于說是,臺灣有一部分人是享有統戰待遇的,也就是說前朝政治家的待遇,另一部分人是享有資本家待遇的。他們填補的是什麽?就是被共産黨打掉的那批資本家。他們不會去做普通勞工。

[00:49:54]至于做普通勞工的這批人,他們之所以會落到這個下場,就是因爲祖父學。當年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他們把本土的地主資本家給打掉了 — — 當然主要不是他們,主要是共産黨,但他們有一部分人也跟了一下風。其結果就是,他們落到了人民公社和國有企業手裏面,受到了比地主資本家更加糟糕的虐待。最後發現沒有資本家不行,于是又引進了海外資本家。海外資本家的大部分還是香港和臺灣的資本家,其中有一部分就是當初鬥地主那個時候逃到臺灣和香港去的。等于說是,又把資本家這個角色重新補回來,而且條件更爲惡劣。條件更爲惡劣的原因是這樣的:共産黨釋放了錯誤信息。這是共産黨的權術。它當時分了一部分土地和財産給工人階級和貧下中農,然後又通過人民公社和國有企業的方式加倍收了回去。但信息釋放出來的時候給你一種錯覺,使你擴大了你的生育,然後你生出了大量的不可能有工作的子女。這些人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就開始相互像張獻忠時代一樣開始賣人肉了。如果外資不進來的話,他們早就把整個中國變成張獻忠的世界了。外資進來,使他們有活幹,這已經比吃人肉要好一點了。

[00:51:08]至于條件比資本主義世界要惡劣得多,那是必然的。不但比資本主義世界要惡劣得多,而且比三十年代和二十年代要惡劣得多。這是你過去打了資本家的結果。資本家和工人之間是存在平衡關係的。什麽情况下工人的待遇會好呢?資本家數目多、競爭工人的時候。那麽你打掉了資本家的結果是什麽呢?把資本家的數目降低到零,然後再引進一點資本家回來,使資本家的人數變得比過去更少。因此,工人的博弈處境反倒變得惡化,他們必須接受比原來資本家數目比較多的時候更加糟糕的工作條件。

[00:51:44]而他們之所以接受這樣的條件是因爲:第一,有政權機構的强逼,而且這個政權是一個無産階級政權,你們自己也負有責任;第二,願意接受這種條件的人還有的是,人家不求你這一個人。這就是說,你們這一批人,就是五十年代共産黨消滅資産階級以後出身的這一批貧下中農和工人階級的子弟,他們在資本主義社會之下本來是不會出生的。出生了以後,他們變成了共産黨和社會的負擔。他們能够以血汗勞工的方式避免做張獻忠,已經是他們能够指望的最好前途了。而他們做了社畜以後,在城市裏面忍受高房價,住在地下室裏面,不可能結婚,不可能有後代,斷子絕孫,等于是把當年多生出來的那部分統統吃了回去。但是這是唯一的辦法,如果不這樣的話,就得按照黃巢和張獻忠的那種方法。黃巢殺人八百萬,把多餘的人口都消滅了。總之,這是一批不應該出現的人。他們因爲他們祖父的錯誤而出現了,他們活著的目的就是替他們的祖父還債。他們通過自相殘殺的方式消滅掉,還是通過做社畜、人肉電池、不生育的方式消耗掉,都是使帳目恢復平衡的方式。

[00:53:02]做人肉電池消耗掉的方式是不流血的,但是對他們來說可能更慘一些,爲什麽呢?因爲如果他們做了張獻忠,在他們你殺我我殺你被殺掉以前,他們可能還活得很痛快,還可能强奸和擄掠很多婦女,然後痛痛快快就死了。而他們現在等于是,在强迫性的禁欲當中渡過了慘淡的地下室生活以後,在四十歲左右的時候被解雇。有的就到幼兒園去殺幾個兒童,然後被槍斃了。有的就回鄉,孤苦伶仃地死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或者是上吊投水,因爲他們沒有後代爲他們收尸。不像是過去由儒家地主保障的宗族,你雖然貧賤,但是宗族會有祠堂來替你收尸。他們完全在打散了儒家共同體以後像孤魂野鬼一樣慘死。他們死完以後,這個問題才能够得到解决,社會才能够恢復到原有的平衡狀態。這個其實是一個祖父學的命題。這又出現一個非常矛盾的命題:他們是共産黨製造出來的,也是共産黨的專政機器强迫他們維持在社畜的地位;然而如果共産黨的專政機器發生鬆弛的話,他們就必然會去做張獻忠了。結果是,共産黨自己製造出來的負擔像飛去來器一樣重新落回到自己的頭上。

[00:54:22]他們是一批(按照四川的土話叫做)“文也文不得,武也武不得”的人。就是說,要充當軍閥的話,他們的身體素質不過硬,照美國軍官在抗戰時期的看法就是“人力資源桶底的渣渣”;要做文的士大夫階級的工作,他們智力不够發達,家庭教育也不過硬,不能像是舊時代的士大夫階級在改革開放以後憑自己的文化資本又能够緩過氣來。所以,他們怎麽看都是沒有出路的人。沒有出路的人,從馬基雅維利主義的角度來看,把負擔打在誰的頭上誰就糟糕。他們不是一種資産,而是負資産。負擔落在共産黨頭上,不在世界上到處流竄,那是共産黨倒黴。而共産黨當然也是很聰明的,不肯白白承擔這個負擔。如果關在監獄裏面還是共産黨的負擔,讓他們去給外資企業什麽的打工,做“996”,就等于是把他們當人肉電池用,至少還賺到一些外匯。外匯放到共産黨手裏面,增加了共産黨的資源,你在死以前爲共産黨做出了最後一點貢獻,而你是死路一條的。

[00:55:23]至于怎麽樣拯救他們的話,我想了一下,好像是沒有辦法拯救的。讓他們自己組織的話,他們就變成張獻忠了。如果你把他們變成自己的部下的話,那麽他們給你帶來的負擔是遠遠多于收益的。基督教會可能會想去拯救他們,但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在他們能够取得成就以前,比如說在兩、三代人以內,這是一個需要投入而毫無收益的負資産。投入了這種建設事業的組織,在比如說未來的十五年之內是沒有戰鬥力的,因爲你的資産都已經投下去了,你不知道能不能把他們改造成正常人。即使能够改造成功,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而你這個改造事業已經使你在近期內不能够靈活反應,不能够做馬基雅維利式的、帶有軍事性質的工作。所以,他們在政治上作爲負資産的性質是非常明顯的。

[00:56:19]按照正常的馬基雅維利主義計算的話,我會堅决地把他們打在共産黨的頭上。最好是外資也統統撤掉,讓共産黨把他們收編爲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諸如此類的,給共産黨製造最大的負擔,因爲他們在農村是不可能搞出任何建設的,但是他們足以給農村的基層管理造成極大的問題,極大地消耗共産黨本身的政治資源。如果我心懷善意、希望給他們一點出路的話,我就會說,讓他們去找教會吧。但是這樣做好像是坑了教會,因爲被迫接受了他們的教會顯然是只有吃虧而沒有占便宜的道理在裏面。而且,是不是真的在他們進了教會以後不會把教會的逼格拉低,使得教會的廣告價值受到嚴重的損害,這也是很成問題的。我非常擔心,教會在接受了這樣的人以後,會被他們的意識形態感染。

[00:57:17]無産階級容易受共産黨的控制,這一點幷不是像民小說的那樣,是污蔑我們偉大的人民,而是有事實和階級依據的。就是說,最孤苦無告的人最容易做短期行爲,最容易接受那種把他們的反社會行爲高大上化的理論,最容易恩將仇報。他們很可能會把他們加入和組成的教會變成像是二戰時期的德國教會那樣的組織,以中國主義的名義去做共産黨的輔助組織,結果恰好實現了像王怡和那些中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對基督教所抱的希望的反面。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在我看來比那些知識分子希望成功的可能性還要大得多,在這方面我已經看到很多各式各樣的例子了。

[00:58:09]他們會用自己的、按照我的標準來看是low逼和淺陋得不值一提的荒謬理論。他們在我心目中引起的印象就好像是那些文革時期拿著毛主席語錄的人,自己覺得天下無敵,跑到書記辦公室去質問他“你爲什麽不按毛主席語錄辦事”。他們所講的那些毛主席語錄,在一個真正精通馬克思主義的幹部或者知識分子看來,簡直是很容易駁倒的東西。但是他們以爲這絕對是宇宙真理,無所不能了。他們拿出來的那些理論在我看來,在基督教神學和政治理論家的傳統當中,也是極其low逼、根本不值一駁的東西。但是似乎在他們看來就已經是極其高檔的東西,這說明他們原來的底子是很差的。這種人很容易引導到比如說反對穆斯林、反對法輪功或者其他什麽愛國主義路綫上面去,然後引證一點亂七八糟的故事,你認爲自己幹得很正義,然後像納粹德國時期占多數的德國教會一樣,理直氣壯地把他們的資源爲共産黨所用。

[00:59:11]我作爲一個馬基雅維利主義者和民族發明家,我是簡單地按照錢和血來判斷的。如果你的壯丁爲共産黨所用、而你的錢爲共産黨所用的話,那你就是共産黨的附屬組織。你自己說你是基督教徒、伊斯蘭教徒還是什麽教徒,根本無關緊要。這在歷史先例和國際法的法理上是無懈可擊的。但是他們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似的,好像還很有把握地說是,只要沾了基督教會的名號,就一定能够得到西方的支持。我看不見得。比如說,現在已經有很多中國基督教會,很想利用共産黨來鏟除伊斯蘭教,然後借此機會爲他們創造傳教空間。而他們自己的教會在獨立辦社區的能力方面,在抵抗共産黨的滲透能力方面,還不如伊斯蘭教。這樣,他們就很容易變成被共産黨利用的工具。然後他們很可能會在種族滅絕之類的事務當中,用基督教的那些他們自以爲很高檔、其實很low逼的理論,比如說講什麽猶太陰謀論、猶太人迫害了基督教、西方資本主義是猶太陰謀的産物、伊斯蘭教在歷史上怎麽樣殺漢人、怎麽樣迫害西方基督徒、現在我們要打擊伊斯蘭教之類的理論,來爲共産黨將要做出的事情辯護,然後使自己一步一步陷入統戰機器。共産黨是絕對不在乎理論的,它要的是你的資源。假如你能够把無産階級組織成爲一種資源,這些資源爲它所用,這正是它所需要的。在這種情况下,你自己已經構成敵對勢力了。他們落入這個陷阱的可能性是極大的。

[01:00:45]但是這種現象從根本上講也就是因爲,共産主義社會製造出一些沒有共同體的無産階級,不像是儒家的共同體那樣有儒家的地主拿著孔孟之書、用宗族的形式管著他。基督教的共同體有基督教的教區,窮人在聖誕節的時候是有人給他送木柴的。伊斯蘭教教區有阿訇在那裏,小鳥都不能讓它餓死。你可以打你老婆,但是你不能不養你老婆生出來的孩子,否則我要讓你到全世界的穆斯林面前都沒法做人。本來儒家的社區只限于血緣宗族,就是比較薄弱的,所以明清這樣的帝國的流民人口是比奧斯曼帝國和歐洲都要多得多的。而在共産黨統治下,把儒家宗族也打垮了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流氓無産階級占據了全世界流氓無産階級的90%以上,他們是注定要:第一,自己不得好死;第二,還很有可能爲社會製造出很大灾難來的。所以,最安全的手段就像是對付埃博拉病毒或者其他惡性傳染病一樣,劃一個隔離區。實際上現在的做法差不多是這樣。共産黨政權存在的價值就是劃一個隔離區出來,把他們圈在這裏面,直到他們自然消失,如果有可能用比較合法的方式的話。但是共産黨幷不是真心來充當這個隔離檢驗員的角色的,它只是緩兵之計,它絕不會甘心自己慢慢消失,所以在這之前它一定會搞點什麽。

[01:02:12]在這個關鍵性的博弈時刻,那就只能說是,最後歷史肯定是會按照最簡單的、黑白分明的方式來進行。他們不會懂得這些“996”無産階級是在被他們的祖父在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就已經賣掉了的人,他們只會簡單地說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那麽,利用這批無産階級的人有八、九成以上的可能性,因爲你的原材料是無産階級,你就在這批人毀滅的過程當中也被帶成壞人了。當然,這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行爲原則上講是一種偉大的宗教情懷,在大多數宗教當中是值得表揚的,但是我一點都不打算鼓勵經驗不豐富的青年男女憑著自己三好學生下鄉支教的那點能耐就跑去幹這種事情。幹這種事情,你一般來說十之八九就已經是有去無回了。而且多半是你高估了自己在邪惡和匱乏的環境當中的定力。老實說,這種事情我不主張太相信自己。一般的兒童讀物都把這種事情說成是個人的修養或者信仰之類的,但是實際上這種東西跟你的階級資源很有關係。越是資源不足,你就越有可能陷進去。很可能你會自身難保,把自己都賠進去的。總之,這個事情就只能是個人作出選擇了。而我自己的博弈方式始終是切斯特菲爾德和英國高教會的那種非常世俗的博弈方式,意思就是“玩世不恭地說,有信仰是件好事,但是你最好還是從男爵的小兒子比較安全”這種邏輯。

[01:03:52]主持人:您剛才說到人肉電池這件事情,讓我想到這種事情有一個根本性的不對稱:你可以計劃生育,叫人不要多生,然後讓年輕人出來當勞動力,你可以計劃死亡,讓老年人不得到醫療照顧,然後就死掉了;但是你沒有辦法做正向的計劃生育,好像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機器能够做到正向的計劃生育,讓人越生越多。是這樣嗎?

[01:04:16]劉仲敬:是的。這就是建構和解構的不對稱性。有很多人把共産黨跟傳統的專制政體混爲一談,其實共産黨是解構性的。它的力量是什麽?它爲什麽能使人怕它甚至服從它?因爲它能破壞你的東西。但它自己的東西,它從來建構不起來。共産黨的一代新人都是扯淡的兒戲,所有共産黨的家庭都是一塌糊塗的。例如,費拉很容易說紅色基因如何如何,好像共産黨很在乎他們的家人,其實他們是以己度人。他們覺得,自己會對老婆孩子很在乎,共産黨人也是這樣,其實不是這樣的。真正的列寧黨人,他們父子互爲仇敵、夫妻互爲仇敵是非常常見的事情。像李南央跟她母親范元甄,老鬼跟他媽媽楊沫,他們都是敵人。雖然他們只是知識分子,手無寸鐵,但是寫出書來黑他們家的父母一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踢斷父親的幾根肋骨,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父親坑兒子,爲了顯示自己的政治正確性什麽的,犧牲未成年兒女,尤其是非常常見的事情。

[01:05:22]而且還有一個現象,其實瞭解共産黨的人都可以注意到:共産黨是雲生育的。加入共産黨的人,你老婆生出來的孩子很可能不是你自己的,而且你不能大驚小怪,因爲老一輩革命家都是這樣的。你有沒有注意到,像任正非和孟晚舟,爲什麽他的女兒姓孟而他自己姓任呢?共産黨老幹部全是這樣的。兒女跟父母不是同姓,因爲姓這個東西就是儒家父權的家庭觀念留下來的一個殘餘,它表明你還有一定的家庭觀念。而共産黨人的家庭觀念是,這是一種工作關係,跟秘書和領導、警衛員和領導的關係是一樣的。所以,爲了工作關係,你們可以姓同一個姓,也可以不姓同一個姓,你們之間的關係是相互利用的關係,沒有什麽父子之間的親情。至于說如果你抱有落後的儒家觀念,你的老婆生下了領導的孩子,你要大喊大叫說你戴上了綠帽子的話,那說明你的黨性不過關。

[01:06:18]你不要像是費拉那樣理解這個問題。費拉會說:TMD,這不是領導占便宜嗎?領導在錢方面占了便宜,還要在女人方面占便宜。這還真不是這樣的。如果共産黨是這樣只占便宜的腐敗集團的話,它就沒有這麽大力量了。它的力量不在于它占便宜,而在于它是六親不認的、解構性極强的集團。它真的是一切爲了工作方面。如果爲了工作方面,需要你老婆生下他的孩子的話,那真的不是他私人色欲的緣故,而是爲了破壞你自己的家庭觀念。甚至可能是,他認爲你的家庭觀念太强了,不能做一個真正的列寧主義的好幹部,要用這個方式訓練你和考驗你。你如果過了這個關,就可以繼續用。比如說,過關的方式包括這樣:如果你在戰場上,領導在後面督戰,他開了一槍,打到你腿上,然後你英勇地說,“這是敵人打的,不是領導打的”,那你就可以升官了。費拉會說,這種行爲TMD不過是幫助領導文過飾非,你拍領導的馬屁,你是一個小人。根本不是這樣的。

[01:07:14]在列寧黨內部,這種行爲就像是神學家齊克果(Søren Kierkegaard)說的,亞伯拉罕殺子獻祭,因爲他要表明他對上帝是絕對信任的。不是說像《約伯記》說的那樣,魔鬼說,約伯之所以信上帝,是因爲上帝對他好,你如果對他不好,他就不信上帝了。事實證明,約伯無論如何都會信上帝,無論上帝對他好還是對他壞。亞伯拉罕也是這樣,他相信上帝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對的,包括讓他殺兒子這件事情也肯定是對的,然後上帝果然也沒有真正殺他兒子。共産黨人搞這些事情,就是在共産黨的解構性體系當中讓你通過類似的考驗。如果你把你的老婆和你自己的腿都獻出去了,就證明你真的是一位真正忠貞的共産黨員了。然後你會發現,你的領導自己也幹過同樣的事情,所以他不是在占你的便宜,他是在考驗你的黨性。通過了這樣的考驗以後,你就變成一個特殊材料做成的人。你不要以爲共産黨是腐敗分子,他可以同時是腐敗分子,但是如果他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話,憑腐敗是穩不住江山的。這就是特殊材料,這是它的解構性的體現。

[01:08:22]當然,這樣做它製造不出具有生育率的社區,它只能在解構別人社會的方面顯示出力量。而伊斯蘭教的征服者、蒙古部落、日耳曼部落、阿拉伯部落、滿洲部落靠的是什麽?他們靠的是我自己的部落和我自己的宗教的團結力比你强,所以我也能殺你和破壞你的社區。但是前提是,殺你和破壞你的社區是爲了我自己的社區分戰利品。例如,阿拉伯部落伊斯蘭教徒征服了异教徒,從你們那裏搶來的錢,他用來幹什麽呢?給全體伊斯蘭教徒發福利,用來救濟窮人,以及特別是用來救濟那些爲聖戰而犧牲的戰士的遺孤。他破壞你的共同體,是爲了加强他自己的共同體。基督教在羅馬帝國去砸那些异教的神廟、破壞异教城邦的目的是什麽?是爲了加强基督教的共同體。只有共産黨例外,它破壞了別人的社區以後,它沒有自己的社區。這是它沒有辦法像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那樣毀掉一種舊文明、然後建立一種跟舊文明不同的新文明的根本原因。

[01:09:28]共産黨就是世界的一個清道夫,這個性質是非常清楚的。那麽它清道清到什麽程度呢?按照生態學的原則就是,當垃圾和尸體少到不足以供應禿鷹的時候,它就滅絕了。就好像,鯨魚的數目少到不足以供養捕鯨業的時候,捕鯨業就自動歇菜了。當然,新的社會如果産生出足够多的垃圾或者足够多的病人,是不健全的社會,那也會産生出新的清道夫來。清道夫也是生態系統必要的組成部分。那麽反過來說,如果共産黨對你構成很大的威脅,那麽合理的推論就是,你其實是一個半死的病人,或者很接近于垃圾,或者已經變成垃圾。責任不在你本人,就在你的祖父輩或者諸如此類的人。否則的話,禿鷹是不會捉活動物的。禿鷹在你的頭上打轉,你就要注意到,你肯定不是猛虎一類的東西,你肯定已經散發出腐臭的氣息,它不會無緣無故地跟著你走。它在各式各樣的試探當中,肯定會繞過那些强健的動物,而去找那些垃圾和快要半死的動物,這就是它的基本職能所在。

[01:10:38]能够被共産黨迫害的人,不是像民小和啓蒙知識分子想像的那樣是無辜的人。他們要麽就是共産黨的幫凶,要麽就是自身有嚴重弱點,可以被破壞。而且從大自然這個政治生態系統來講,你可以不必再占位置了。相反,足够强的共同體,像大家經常提到的波蘭天主教會,它就是經過共産黨掃蕩以後,把社會上的垃圾掃蕩乾淨以後,只有波蘭天主教會不但打不垮,而且還接收了那些被共産黨打垮的所有游兵散勇,變得更加强大了。共産黨是用來删除弱組織,然後留下來的組織、它删不掉的就是强組織。它來,就是對你的一場考驗。如果你被它删掉了,或者說如果你的反抗或保存自己的力量不足,那肯定是你的祖父出了毛病。如果你的祖父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你現在就應該有比較多的資源;如果你現在很慘,那麽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爲你的祖父和父輩在你出生以前已經把你給出賣了。

[01:11:38]在這種情况下,你就必須做正確决斷。正確决斷就要包括這樣一種現象:大不了你去死,不要把你的資源爲共産黨所用。你要有這個决心,就像是戰場上的將士那樣,大不了失敗以後我要把軍艦沉入海底再投降。有這樣一個意識,你才能够混得下去。如果你游疑兩可,時刻想著“我如果把軍艦交出去投降,說不定在新朝可以封一個官”,那你就很容易被攻破。而你照例的下場是,先封你一個官,得到一點好處,然後就被鬥死了,比一般的老百姓還要慘。共産黨暗地裏面的原因其實是要你把得到的東西都吐出來,但是明面它會另外找一個藉口。

[01:12:20]而啓蒙知識分子、平反愛好者會像他們對盧作孚和其他資本家一樣,他們會說,你好冤枉呀,你是一個偉大的愛國者,而共産黨糊塗,毛澤東是一個昏君。毛澤東才不是昏君呢,他之所以整你是因爲,你把你在香港和美國的船開回來,給共産黨雪中送炭,你以爲共産黨會獎勵你的功勞,而在共産黨眼裏面,你丫就是一個叛徒,你明明是一個資本家,來投靠我們共産黨,把留在香港、我們本來够不到的船送給了我們,明明是向我們撈要好處的。我們需要你的時候先利用你,等我們有了自己的造船能力,我們有了自己真正的無産階級船隊,你沒有用處的時候,當年我們在你身上受的氣,我原封不動地給你補回來。因爲我要統戰你,必定要受你的氣。丫的,我們紅區党的老幹部還在吃土豆饅頭,你們這些資本家過得這麽好,而且我爲了統戰你,還必須把我們紅區党的幹部做夢都享受不到的好待遇給你,總有一天這個賬是要還的。我們現在一窮二白,等我們有朝一日闊起來以後,看我們怎麽收拾你。結果必然就是這樣的。

[01:13:25]比如說,國民黨那些人帶著共産黨很需要的資本和技術回去以後,將來他們的下場必然是這樣的。必然是兩條路:要麽就是共産黨闊起來以後不再需要你了,你把技術帶過去了,它掌握了技術以後,必然會反掌一撲,像它對付盧作孚那樣對付你;要麽就是共産黨自己搞不好,它垮下來了,然後在張獻忠橫行、軍閥遍地的時候,所有的敵對勢力都會看出這一點,比如說我就不高興統戰你,我如果一刀把你打成共産黨附屬組織,抄了你的家,用你的資源來獎賞我的將士,對我很有利。如果我把你當成是我的自己人,從共産黨手裏把你救出來,你還有可能背叛。就算是你不背叛,你沒有戰鬥力,我還要尊重你的財産,要花大價錢養著你,我很吃虧呀。讓你做敵人,對我很有利;讓你做朋友,對我很不利。我當然要讓你做敵人。所以,你作爲共産黨附屬組織,你的戰鬥力還不如共産黨,你肯定死得很慘,無論如何你都會死得很慘。這是一個簡單的博弈上的選擇。
工作几年, 我所接触的大部分是薪资较高的程序员(税后普遍20k+), 虽然由于经常翻墙, 接触到的反贼信息有一些, 但是由于高薪的原因, 生活也还算优渥(aka, 没有遭到过无产阶级专政的毒打), 对于这些信息一般是看看就得. 再加上墙内一边倒宣传力度(虽然翻墙, 但是大多数人获取中文信息的来源还是墙内), 很多人对于反贼言论还是不相信/没有兴趣接触的. 虽然对于现在的社会虽有诸多不满, 但也仅仅是嘴上说说, 工作上还是该干嘛干嘛, 哪怕是些违反道义的工作. 说到底还是中国人的民族性所致, 只要能拿大钱吃好饭, 祸不及自身, 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那个抛头颅洒热血的年代已经被遗忘被雪藏, 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才是当下的第一要务.
说到翻墙, 我所知道的大部分程序员虽然都翻墙, 但是仅限于工作上的需要(工作地普遍提供专线, 下班后翻墙的需求基本是没有).
至于我自己, 虽然也有岁静的影子, 但是对于助纣为虐的行为(买房, 生孩子, 建墙等), 还是坚决抵制的.
阿篱 观察 忘記密碼了
程序员分门槛的。

一种是科班出来的,后劲很强,起点可以很高,比如做爬虫,区块链这方面的。这种一般就是架构师。

一种是培训机构里出来的。
初中学历甚至更低的学历培训机构都收,在里面学几个月出来,培训机构包装下就丢进外包公司。然后里面大多数人混了1,2个月就混不下去了,一年后基本你会发现这些人都从入门到放弃了。以上还是16年前的情况。之后的情况是互联网泡沫炸了,加上很多公司发现培训机构量产质量不合格的程序员,所以开始逐渐鄙视拒收培训班出来的学生。同时面试难度加大,不再问经验了。改成了考察数据结构,网络原理等等方面的。培训班哪可能静下心来教这些呢?所以后来培训机构的学员悲剧了,毕业等于失业。现在大多没人再开IT培训机构了,要开也是开线上班。当然了有少数真正喜欢IT的,是会遭受挫折后开始从头学起科班的,我就算一枚吧...


程序员玩得好点的话,再关注下市场,提升下嗅觉,就能财务自由,成为数字游牧民族。
如果只是痴迷于给公司打工,那就是一个零件了,尤其在桂枝,35岁后就等着中年危机吧。。。

楼主所说的那种舔狗码畜,我觉得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培训机构出身,找不到工作的学员做的。或者大三大四的学生去实习做。当然领头者可能是在读硕士博士在搞。
匿名的用户 喵了个咪的。。。
作为十年经历的程序员,简单答一下:
1、国内很多程序员工资很高,尤其是5年经验以上技术很厉害的人(我周围都是,包括我),很多很早都买房了(对程序员来说买房真的不难,但我没买,我喜欢自由,不喜欢当房奴),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工作稳定,所以很多人根本不关注这些屌事。
2、翻墙是一个程序员最基本的技术素质,使用百度是一个程序员的耻辱。
3、程序员英语比一般人要好,英文技术文档普遍都是英文的。
4、IT是全球热门行业,所以程序员移民很容易(但是很多人觉得国内挺好)。。
Harukoharuhara 不挥棒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
大家都只是混口饭吃,本身大家就没有得到的东西,自由,民主,法治。


人民百姓,普罗大众对自身权益受侵害也大多麻木不仁,程序员终究也只是一种职业,甚至还是一份相对体面的职业,年薪15w的占很多了,又说到了我以前的观点,中国人,自古以来,但凡饿不死,就不会大规模揭竿起义闹事,有口饭吃就能苟活着,这也算是中华“优良的传统文化”,它甚至就算是饿死了,GD都能归于三年自然灾害,这是天灾不是人祸,完美甩锅。程序员不止是饿不死,还算活得还可以了,能体面的吃上饭,管他谁当政。所以你说程序员麻木不仁,倒不如说,这块华夏土地(小心翼翼避开中国这个词)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叫不醒的。


而且我觉得这样子划分圈化的太大。律师也有维权的律师和混饭的律师对吧。


还是那样,这片土地上大多数人都是混口饭吃,满足于碎片化的娱乐,关注的都是娱乐花边,哪有心思管你自由还是民主,他们是不能理解香港的,因为,你没法给聋子去形容一首歌有多么好听,就算你用华丽的辞藻写出来,他们也会选择性眼瞎。
我当过程序员和软件测试员,就我所见,都是一般人,他们政治见解其实普罗大众差不多。不过老一点的程序员里面可能反贼较多。
      程序员里面其实有很多人都不会翻墙的,因为我也是一名程序员,我身边的大多数程序员都不太清楚翻墙,只知道使用百度查找问题,对政治也不是很关心。不过程序员会比普通人更加容易接触到网络上的一些信息,只能说每个职业里面都会有粉红和愤青,只是比例不同罢了。。。
至少站长自己就是程序员啊,你们这样黑程序员真的好吗?哈哈哈。

技术本身是无罪的,错的是运用技术助纣为虐的人,以及不受监管的制度。
历史的先声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我感觉一个程序员如果支持和相信开源软件运动和它背后的哲学理念的话,大概率对天朝的现状一定是不满的。开源软件提倡软件与技术的自由传播,并且支持技术平等地为每一个人所用,而不是集中在少数人譬如政府或者大型商业公司的手中,从而沦为极权或者社会控制的帮凶。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g感觉还是反贼比例挺高的。。因为工作原因,大部分程序员都要或多或少翻墙(特别是go的)。看得多了,自然会发现一些和墙内不一样的信息,只要不是那种被压榨到007的完全没有自己思考时间的程序员,都会引起好奇心去看看到底谁是对的。。

另外程序员基本上也是理科思维,理科思维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就是证明和证伪的思想(一件事情要么可证明,要么可证伪,否则这件事情就是没有结论),不会轻易下定论,会多方寻找资料来证明一个事件或者概念的真实性。时间一长,自然会发现很多墙内宣传都是胡说八道,也就成了反贼了
现实生活中认识的比较少,单说在网上(特别是知乎上)看到的程序员。
毫无疑问程序员所在的行业是价值高地,收入普遍比其他行业同水平的人高。这种市场规律造成的结果给了他们很多人一种成功人士的错觉,没读过几本书还自我感觉良好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高学历人士。
你看看美国本土高学历里川粉比例有多少,再看看华人一代移民程序员里川粉比例有多少,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焚化一时爽 小粉红也就那样,偶尔吐槽下他们还好,一但深入思考他们的逻辑,就会觉得想吐。
我认为,程序员也是受剥削的一个职业。
学历985,上班996,离职251,维权404。

那些工资高的程序员,在背后是付出巨大的努力的。我不否人他们的努力,我只是觉得在中国努力是很亏的一件事,早点出去国外混总比在国内好。
把命都卖给公司了,赚几w的工资,这种奴隶生活,谁觉得好,我也没意见.

赚50w好,100w也好,前提是,你得有自己的生活,不是把命,把全部时间精力给送进去.

当初我不去企业做开发的原因就是这个.

钱要赚,越多越好,自己的时间要有,越多越好.

目标是自由,而不是一堆废纸.
==============================================
做软件开发的,很多人智商够用,但性格懦弱,内向,甚至保守.缺陷也很严重.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1.人均会翻墙
2.崇尚开源和去中心化 反对极权主义
这问题不单是程序员  延伸至警察 军队等都行  怎样看待? 回答就是电击实验
程序员从概率上讲思想普遍单纯,我认识的名校程序员,985211程序员,大专程序员,基本上差不多,平常喜欢打游戏,对政治议题不感兴趣,而且渴望稳定的生活,喜欢火急火燎的结婚
ioth ? 变量老帅
”作为十年经历的程序员,简单答一下:
1、国内很多程序员工资很高,尤其是5年经验以上技术很厉害的人(我周围都是,包括我),很多很早都买房了(对程序员来说买房真的不难,但我没买,我喜欢自由,不喜欢当房奴),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工作稳定,所以很多人根本不关注这些屌事。
2、翻墙是一个程序员最基本的技术素质,使用百度是一个程序员的耻辱。
3、程序员英语比一般人要好,英文技术文档普遍都是英文的。
4、IT是全球热门行业,所以程序员移民很容易(但是很多人觉得国内挺好)。“

不好意思,作为一个工作30年的程序 员,不信?我比马云小几岁。
你5年的经验,我以前招聘面试基本只问题你两个问题,你的能力才入门。

1、国内多数程序 员工资不高,不要只看北上广深,高校多的二线省会城市,比如武汉,就在2020工资也有不到5000的,深圳也有不到6000的。
2、翻墙不翻墙,关系不大,做安卓原生开发可能有点必要。上班就查资料?
3、笑话,你英文怎么样好了?看日本动漫的有几个懂日语?
4、全球热门?常识性错误,美国多一点,澳大利亚、英国,你能去技术移民?日本需求较多,日本语你还是不会,能去的也只是泰国、菲律宾。
看智商和情商的
认识过三个程序员
A很聰明,思考敏捷,基本上可以一眼看穿體制問題和環境的怪象,但性格上比較精緻利己,討厭麻煩,基本只專注在他的人生目標。
B普通聰明,是個有理想的青年,對歷史感興趣,所以應該隱約知道事情哪裡不對,偶爾也會發發牢騷,不過隨著年紀增加,重心放在房子和工资上。
C不聪明,性格也偏单纯,基本上过着社畜生活,常加班,没上班的时候就是刷抖音打游戏,懒得多看多想任何一点,没精力也没兴趣,基本上墙内主流是啥他信啥。

其中一个的学校还是专门搞GTW的,只能说能用技术换多少钱就换吧,在里面反抗是不可能反抗的,就算你不做也有别人做,挣扎是没用的。
查查 查查
我身边的同事们在中国他们工资高,麻木、贪吃、好色,大多刚娶媳妇或者是单身未婚,这个群体基本上没有太多的追求,大多对自己的现状感觉满意,个别担心岁数大的职业生涯向往欧美生活教育,对于对社会主义的添砖加瓦通常不予考虑和深思,你说怎么说这帮人呢,虽然过多或少能接触一些信息,但只要没有受到社会主义的抽打应该是很老实的一群人
阿卡丽爱吃水饺 飞蛾扑火,并非盲目投身,而是因为找到了想飞的理由,当遇到为我而鲜艳的火焰时,我情愿化作一只飞蛾,燃烧殆尽也在所不惜,也许振翅的一刹那,正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程序员是最垃圾的职业,做好干不动了被刚毕业的小孩用加班赶出公司的准备了吗?做好回家种地养猪的准备了吗?做好40岁被公司辞退还不起房贷的准备了吗?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比如那些为中国的网络封锁、人脸识别系统、信用打分系统添砖加瓦的程序员们

我恨中共,那些要人做壞事的人,還有那些做壞事的人,那些提出壞事的人,那些要AI去做人臉識別找人權鬥士的人
但這和那些技術本身是兩回事
在我看來,中共的人臉識別和俄羅斯研究中的戰鬥機器人,美國的軍用無人機或者科幻電影裏的天網是一個意思:有些壞人逼著他們去做一些連人類都不想要做的骯臟工作
你知道你家孩子會被抓去逼著做壞事顧人怨,可你還是把你家孩子送出去了。不管你是爲了混口飯吃,還是「反正總有人的孩子會去的」,我都覺得你是個人渣

大多數的程序員對自己權益被侵害或許的確比較麻木不仁
因爲人累了就會比較容易被洗腦
如果你天天半夜被叫醒維護系統,或者半夜被debug的靈感叫醒起來debug,任何5分鐘都能睡,你也沒那麽多時間來品蔥培養反賊思想或者思考人權人性之類的
有時間看品蔥,不如多看幾段code
有時間看寒冬,不如多爬幾篇StackOverflow
哪來的時間和精力留給其他的碳基生物
赤清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我以为程序员里反贼多,可我认识的程序员包括同事和大学同学,非但没有一个反贼,而且大多表现得挺粉红的。
联想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相对于程序员,最大的反贼群体其实在体制内.
体制内的一些部门,接触到的黑暗的东西比较多.
警察涉黑的比例远远大于普通人. 也验证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
宣宣内部,各级党校里面的反贼,要理论有理论,要手段有手段(他们本身就直接控制了大量的粉红和五毛).
所以维尼一直讲要警惕内部.
大部分人可能就只想挣一点钱而已,并不会想这么多,所谓在其位,谋其职,所以或许他们只是单纯的想把事情做好,而没有意识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影响
脱亚入欧 新注册用户 非革命无以救国,非灭共无以革命!
我是程序员。 面向对象体现了法治宪政的理念。不是吗?
LA_CAT55644 Meeeeeee~OwO~ooooooow
个人感觉这个行业还是很不错的,我也知道几个很好的程序员。他们都是很有自由精神的。
包龙星 让他们留在京城,丢一丢他爹包不同的脸
新时代的工人。是最具有力量的群体。团结起来的话能翻天。不让组织独立工会?那没事了
user9 新注册用户 只关注移民。也许未来会对政治产生兴趣。
学cs专业的学生思想自由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专业。
(这个观察的意思是我不可信任吗?刚注册 求解释)
葱葱那年 ? 时光匆匆、品味逝去流年。
程序员就是一种工作而已,印象中程序员头发少,其它的不好说。
山重水复 新注册用户
程序yuan们对人际关系都不大懂了,也不大关心政治,即使关心,由于教育的局限,也很难有正确的看法
kurt 新注册用户
我也是程序員, 因爲這個職業相對自由一些, 體制束縛少一點比進國企。雖然比較累, 但是沒有那麽壓抑。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我相信是一種在槍林彈雨硝煙中衝鋒陷陣,一馬當先殺敬立功的心情。
紅衣教主 不再对支人拥有好感,高强度辱华注意
粉红极少。且就算是粉红也能沟通甚至交换想法。关注好能够交流技术,能讨论敏感话题不急躁,冷静且理智。
式波兰格雷 我在学日语
我认识的程序员其实也跟普通人差不多,他们都有自己的爱好和生活。可能是懂得翻墙和高工资,所以对政治不是十分敏感,我可能是我圈子里面最愤世嫉俗的人。遇到问题我们可能倾向于解决问题而不是在网上发泄。
自由公民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记得用谷歌搜索一些问题,经常跳出来一个叫v2ex的网站,感觉五毛粉蛆很多,这些所谓的程序员也只会作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