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实相符”有多重要?

“实”就是事物本身,“名”就是用来称呼这一事物的名字。“名实相符”的意思就是不要指鹿为马,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值得讨论的。
但是现实当中的名实不符很多时候并不是有意的颠倒黑白,而是语言在传播过程中出了差错,这种“无意的指鹿为马”很多时候往往并不会被注意到,因为犯下这种错误的人本身往往并没有什么恶意。
举个栗子:https://zhuanlan.zhihu.com/p/38458874
从上面的几个数据可以看出来,状元的家庭多数是民主型的家庭。他们会尊重孩子的意愿,给孩子自主的空间。有一个状元说:
“妈妈与备考中的儿子约定,每晚睡前都要‘爱的抱抱’,互道‘晚安’”。
“在大洋彼岸的我,依然会常常怀念全家人围桌吃饭的情景,在那种朋友式的交谈中,我可以畅所欲言地把学校里发生的一切和父母分享,那是每天最轻松最温馨的时刻。”
很多状元这样形容自己的父母——“宽松、信任、像朋友一样”。
所以,对于家长来说,如何给孩子营造一个轻松民主的家庭氛围是我们首先要思考的。


民主?一个家庭内部要怎么民主?父亲、母亲和孩子三权分立吗?
当然如果我们仔细读这段话的话,就会发现作者实际上表达的是“要给孩子自由,不要把他们当作父母的个人财产”。他只是把民主和自由混用了而已。
那或许你会说:这似乎也没什么坏处呀,当然,如果这种混用仅仅局限于家庭教育的话,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不可能。事实上,这种混用已经反过来影响到政治圈了。比如秦晖先生的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辛亥之变的价值观基础,就被这种“无意的指鹿为马”带沟里了。
试想我们为什么要民主?难道不是因为民主可以保障自由?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简单推断:如果一个人反对自由,他就不可能支持民主?那么那些小粉红、应试教育支持者、把孩子送进网戒中心的,会支持民主吗?很显然,这些人就是反对自由价值观的。
然后秦老在这篇文章里试图找到证据证明中国人也有“民主价值观”,这当然找得到,因为任何诚实的人都会像陈兰彬一样承认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巨大差距,但这就是“民主价值观”吗?如果非要说这就是“民主价值观”,那为什么明明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有“民主价值观”的人却没有自由价值观呢?
或者说,“民主价值观”真的存在吗?——注意我不是说中国人没有“民主价值观”,我是说全世界的人都没有“民主价值观”,有的只是自由价值观而已。因为价值观是道德层面上的东西,民主却是一种制度,如果有“民主价值观”,那是不是还有“数学价值观”、“舞蹈价值观”、“JAVA价值观”?
很显然,这就是中文语境下混用民主和自由造成的。当人们争论文化能否影响制度(也即文化决定论是否正确)的时候,他们其实指的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缺少自由价值观,然而秦老却试图按照字面意思找到中国认同民主优于专制的人。他当然找得到,但这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问题了。

另外,“普世价值”显然也存在名实不符的问题。就算我们抛开“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中国人不算,难道纳粹党卫军和IS刽子手相信“普世价值”吗?这四个字只会把我们引入循环论证的陷阱:
——什么是普世价值?
——人类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
——为什么你会认为纳粹也认同这些价值?
——因为它是普世价值。
但如果我们承认所谓的“普世价值”其实并不普世的话,那会对现实带来多少冲击?至少白左们的移民政策完全讲不通了吧?

这篇文章很难写,我改了很久也不满意,但我确实认为这还是件挺重要的事——至少,我们在这里讨论民主,可是却忘了,我们真正应该追求的却是自由。至于民主?它是维护自由的工具,怎么可以没有?但也仅此而已了。
19
分享 2019-09-28

27 个评论

当西方姿势分子否定西方中心论之后,并没有因此让西方以外的世界进步起来,而是让西方自己的文明衰落了。。。
rtgzddgh 已停用 ?
就是芝士粉子的梦呓啦。如阿姨访谈055中的描述
”他们把他们所讲的那一套十九世纪自由主义议会民主的理论当成是普世价值和永久真理,以为在任何时代都是绝对不会错的,完全无视这些东西所需要的生态性条件是外来的,正在他们脚下消失。“
nmff 回复 UCCMaoist 观察
姿势分子都是面包虫,吃饱了就想橄榄面包房,为了橄榄面包房,不惜说茅厕比面包房好。面包房如果真的停业,面包师反正再去新的地方做面包,面包虫就要饿死了。
说个题外话,楼主提到网戒中心了,杨叔的事情说实话给我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我读了不下50个被磁暴步兵迫害过的所谓网瘾少年的自白,深刻感觉到索多玛的荒诞。SM学真的是门显学,不得不承认。
PS:似乎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有类似的学校,所谓军事化管理专门收所谓不良少年的。看过纪录片,里面比旧日本军队还严苛。据说里面有神秘失踪的学生,几年之后在附近发现了白骨。现在似乎已经改名转型成为普通学校。不得不说东亚这些受过儒家影响(日本算轻的,只是在明亡之后有了些水户儒学的糟粕)的地方,家庭关系亲子关系都是大型SM现场。
民主本身就是一个概念 当大多数人相信它的时候 它就存在 反之亦然
就像大多数人都相信“君权神授”时 皇帝就能名正言顺地乾纲独断 等到大家不相信了 帝制也就寿终正寝
目前我们的情况是 国人几千年来从未接触过真正的民主 在大陆谈普世价值 无异于夏虫语冰...
rtgzddgh 已停用 ?
访谈055说的很明确,比如说阿姨的诸夏理论是希望贩卖给军阀,或者至少被将来的割据军阀剽窃,作为大义名分。
如果没有一套理论来论证”分裂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那将来的刘湘岂不又要被中国人吃干抹净?
实际上此前的中文世界,分裂论还真不怎么成体系,🐱juicy那一套湖南独立也没什么意思,民小的另一面而已,水平还不如被关到死的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
我是迫真感受到了,这群劣种觉得什么都能靠sm来控制,最后玩死自己
直觉同意大部分知识分子"吃饱了就想橄榄面包房"观点,但他们做出此种行为的内在逻辑为何?
简单地举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623
芝士粉子堕落到一定程度天然不想当兵,比如米国也有反战运动。
但是芝士粉子是不甘心自己畏畏缩缩地说自己就是胆小怕死地,芝士粉子必须论证“我比当兵的还光荣!”

也就是芝士粉子做了坏事还继续论证自己作对了,如果全社会被芝士粉子充满了,那所有人就是一点芝士都没有,也会费拉起来。然后面包房就被橄榄鸟。
我的看法是:姿势分子骨子里最歧视别人,而且最自卑。心里也清楚自己没什么本事,尤其是没有武德,所以处于嫉妒和自卑的心理,对于秩序的提供者有着扭曲的憎恨。
膜乎产挖坟机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范松忠 黑名单
唉,中华民国,现在名不副实……

民主,也是,哪怕宪法规定将来的民主中国都留着毛匪的人民币,也比名义上杀光中共党员,但来了东伊朗的,好。

所以,要看它的内在,而不光是外表,比如台湾,实际上是名存实亡的中华民国。
战国时期就有名实之辩,可惜很多古籍都丢失了
既然網戒中心這麼爛,繼續稱為“楊叔”恐怕不妥。

这是受害者他们那个群体也用的称号,实际上是贬义的。或者叫磁暴步兵比较好。
民主不一定要三權分立,雖然現代認為民主的最好形式是三權分立
所謂的『民主家庭』,我的理解是『家庭成員們一起商量來決定全家人的事』,所以不是自由而是民主
所謂的『朋友式交流』換而言之就是平等的交流,因為你不會命令你的朋友做什麼事
比方說一家三口要出去旅遊,由媽媽一口咬定『我就是要去海邊』爸爸和孩子只能勉強答應,儘管他們不想去海邊而想去爬山的,那叫獨裁,媽媽是獨裁者。三人一起商量『我想去海邊,因為我想游泳』『游泳是不錯,可是山上涼爽又空氣清新,所以我想去山』這樣討論後達成共識決定的,就是民主家庭
如果朋友之間要決定去哪裡旅遊,你們也會互相討論後達到一個共識,而不是由一個強勢的朋友來獨裁決定,所以說朋友式相處並沒有錯
可能是原答主的表達方式和樓主的理解方式有出入吧
然後,價值觀不是一種道德層面上的而是一種思維方式層面上的存在,把選擇放在天平上對比時用的。比方說獨裁者的價值觀裡認為『別人的自由』沒有『我的意見』重要,這是他把兩者放在天平上對比的結果。一個樓主說的『自由價值觀』的人可能會對比了以後認為『別人的自由』和『我的意見』同等重要,就不會輕易為了別人放棄自己的意見但也不會為了自己的意見去脅迫別人
>>直觉同意大部分知识分子"吃饱了就想橄榄面包房"观点,但他们做出此种行为的内在逻辑为何?


橄榄某物或某人会获得某种变态的满足感,人的本能
"中华人民共和国"
够重要了吧
举个栗子:

就你栗子来说,其实不是无心的错误,因为中国人就是把民主当目的的怪物,中国人是没有自由价值观的。他们看到这种家庭环境能出状元,就想效仿,而不是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无法理解这种东西叫自由,他们只看到了分权力给孩子的表象,就归结为民主。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适价值不是普世价值。普适价值就是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尊重的东西。就像法律,遵不遵守是你的事,但你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玛丽娜 新注册用户
孔子主張“正名”,強調以禮為原則做到名實相符,言行一致。
墨子主張“非以其名也,以其取也”,著眼於對事物本身的把握。
老子提出名的相對性問題,指出“道常無名”。
莊子進而主張“大道不稱”,但又認為“名者,實之賓也”,肯定實對名的決定。
名家從合同異與離堅白兩個方面論證概念同具體事物的關係,分析了事物及其概念的異同關係。
後期墨家將概念區分為達名、類名、私名,認為它們反映的實有不同範圍。
荀子提出“制名以指實”,將名區分為大共名、大別名和小別名,分析了名實亂的表現,對名實問題進行了較為詳盡的論述。
>>民主不一定要三權分立,雖然現代認為民主的最好形式是三權分立所謂的『民主家庭』,我的理解是『家庭成員們...

我理解的民主是,前提是自由,跟其他人无关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就能决定。跟我有关的事情,我都有权利参与决策。『家庭成員們一起商量來決定全家人的事』是民主,但如果大人们在一起决定只有关大人的事情,是不需要小孩子参与的,这也是民主。

所以我认为政府应该是小政府,只决定跟全体公民有关的事务。只跟部分公民有关的事情,由这些公民自己组成民间团体。类似于美国这样,很多事情,不是跟所有公民有关的,民间团体自己就解决了。
>>我理解的民主是,前提是自由,跟其他人无关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就能决定。跟我有关的事情,我都有权利参与...

但是現實裡一個家庭裡不存在只有關大人的事,就算父母吵架也會影響孩子的感受
>>但是現實裡一個家庭裡不存在只有關大人的事,就算父母吵架也會影響孩子的感受

我只是顺着你的例子。实际生活中,整个国家那么大,肯定会有完全跟你无关的事情,这些事情,让相关的人自己去处理就好了。
>>我只是顺着你的例子。实际生活中,整个国家那么大,肯定会有完全跟你无关的事情,这些事情,让相关的人自己...


要是真的無關那沒問題
比方說同性戀要不要結婚,反正就算結了也不會和我這個異性戀結,就和我無關,他們自己覺得該結就讓他們去。但有的人就是看不開這一點,明明和自己無關卻要去阻止他們,這就是多管閒事
但有時候也有只是以為無關的
比方說環保,死了一群野生動物又不是死了我的家人,貌似和我無關。但實際上產生的連鎖反應會和每個人相關。最簡單的:農民覺得我用這種農藥可以賺大錢,環團說這種農藥會殺死蜜蜂應該禁止,農民說你又不種地關你什麼事?但實際上蜜蜂少了影響整個生態系,會帶來包括疾病在內的各種天災可能性,是相關的
一個家庭裡幾乎全是後者,父母擅自決定這和小孩無關所以小孩不要插嘴,事實上最終卻還是影響到小孩,就是一種獨裁
不過每個人都覺得比起肉眼不可見關聯性的實質相關問題(除了環保,還有「外國發生的問題」之類)自己肉眼可見但實質上和自己無關的問題更重要(除了同性戀,還有「年輕人的語言用詞」之類)所以會想插手管和自己無關的問題,國家可以通過制度減少這種事但家庭很難
讨论名实问题,必须回到孔子正名和孟子的知言。

语言错乱,确实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比如,“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本来是不存在的。是马克思那伙人炮制出来的扣的帽子。就像“右派”,“走资派”。

相反,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却是真实存在的封闭设计和封闭派系。他们为了打击对手,故意炮制出一个和自己类似的对等物。
>>讨论名实问题,必须回到孔子正名和孟子的知言。语言错乱,确实是一个普遍的问题。比如,“资产阶级“,“民...


熟读孔孟和金刚经,则可破语言迷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