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各位女反贼是怎样被策反的?

众所周知政治关注者多为男性,而且国内年轻女性岁静占绝对大多数,但在品葱上我已多次看到女反贼的身影,虽然不多但肯定也有一定数量。想问下各位小姐姐们是怎样被策反的?
tak_aljy LGBT/女性解放 喜欢台湾 远离原生家庭中
女反贼来了(千字文注意)

其实我醒悟的非常晚。我成年前都从未想过民主和言论自由之类的问题。我只是活得十分压抑。
从小喜欢日本的我生活在一个反日国家,看到喜欢的东西每天被人骂“小日本去死”自然不舒服,我也没少因为这个跟别人吵架。
不要跟我讲别人说什么是别人的自由,谁不渴望认同,谁在那个年龄不需要共同语言和归属感?
同时我是一个骨子里充满反抗精神的小女孩,生在一个极端保守的家庭。小学时被老师欺负,我把老师告到校长,我的家里人只觉得我丢人,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要当枪打出头鸟”“为什么老师不针对别人只针对你”。我很不爽。当时我在论坛里发表了很多篇文章,说被欺负了就要反抗啊。
我没有男性朋友,因为我家里人看任何一个男同学都觉得我是在跟他们“早恋”,他们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的大白菜千万别让猪拱了,否则我没办法卖一个好价钱给他们了。我的家人秉承着女孩子不要有太多见识的思想,我在17岁之前几乎没有出过北京,更别提旅游了。
我小学、初中、高中顽固的留了十二年的长发,因为我家里人每天都在逼我剪短发,我害怕的一个人躲在厕所里锁上门,他们在外面踹门,对还是小学生的我喊留长发的女人都是勾引男人的婊子。为了跟他们对抗,我留了12年的长发,这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告诉全世界“我是一个独立个体,我需要被尊重,我会反抗”的方式。
我只穿裙子,可我家人曾经只让我穿长裤。连军训时我想穿短裤去学校报到,他们骂我不检点。结果学校里女生清一色短裤短袖,只有我被逼着穿了长袖在四十度太阳下热到中暑。在那后我再也不管家里人的污言秽语人身攻击,我的夏天就永远只是吊带和裙子,因为我受够了他们给我的噁心裤子。
即便如此,那时候我也算不上一个恨国者。我没有质疑过中国的文化对我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我也是一个热爱国际文化的人,渴望认识外国朋友。我开始翻墙。那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外国朋友。他是日本人,我跟他说我喜欢日本,但我没去过日本。他说别担心,我就是你在日本的眼睛。他每天给我传许多照片,给我解释那些都是什么。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但中国那个阶段封禁了所有VPN。我翻天覆地的找梯子,希望再一次看到我喜欢的人,再一次成为自由世界的公民。半年过去了,我重新得到了自由,看到了外网。别人的触手可得,却是我的求之不得。
恩我看到了他,和他的意大利女朋友。
我痛苦不堪,为什么我仅仅和我喜欢的人聊天就是奢侈,而那个意大利女孩却那么自由的享有着这一切我望尘莫及的东西。为什么我一直拼尽全力争取的东西、别人一出生就拥有。
也许站在他身边的明明应该是我。也许站在他身边的本来可以是我。
但我仅仅是压抑而已,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几个月之后,我第一次来到了香港。来到香港之后几乎一瞬间的解决了我所有的疑问。“原来外面的世界,本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这里的人都用Facebook和Instagram,这里到处写满了日文,挂日本国旗,大家都和我一样热爱日本。在那时候我也没想过什么民主、选票之类的问题,我只是觉得比起墙内的世界,我更适合外面世界。
我想要的是多么简单啊,谁管你让不让我每天去背中小学生守则的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我仅仅是要留长发穿裙子的权利,仅仅是想要旅游说走就走的权利,仅仅是想遇到和我有共同语言的人,仅仅是想用YouTube看到全世界最酷最有头脑的人,想用Google查到任何我想查的东西,想用Instagram给朋友分享我刚拍的照片,想用Facebook给日本和巴西的朋友发一句早上好,你今天要干什么。
对啊,台湾人香港人一出生就拥有的一切,是我用一辈子去换才能得到的终点。
回到中国后我开始研究各种问题,意识到了中国的人权问题,少数群体问题,言论自由新闻出版问题等等更深入的问题,发现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
当我沉浸于外面的世界,意识到从小到大我所学到的单一意识形态和我多元多样的经历、个人思想相互冲突、发生碰撞时,我不断质疑着我的生长环境,我最终丢弃从小到大老大哥告诉我的唯一的正确意识形态,义无反顾地选择自由和人权这一边。
我始终相信,无论出身在多么邪恶的环境中都不是你变坏的理由。没有人是局外人,如果任何人看到我,让他们觉得看到了希望,或者我给他们带来了力量,让他们知道不是他们一个人在努力,我给这个环境带来了一点改变和变化,我都觉得我存在是有价值的。
然后,我成了今天的我,一个反贼,然后碰巧性别是女而已。
作为只能掩藏反贼身份的墙内女性,苦于身边没有同类,倾诉无门,刚好有此站此贴,那我就来讲讲我的心路历程吧
读小学时,我是第一批加入少先队员的,不像现在小学生人人都要入少先队员,那会儿我们还要经过提名投票选拔,优秀的才可以入选。班上四五十位同学,第一批就几个,那得是表现很好的能让老师另眼相看才能优先得到的荣誉。记得我那时真的好高兴啊,望着自己胸前的红领巾就很骄傲,瞧,我比你们先戴上红领巾。每周的升国旗仪式,在国旗下讲话等等活动我都是积极分子,每当一放起少先队员队歌“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我就情不自禁地哼起来。因为少先队员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接触到的并且也是第一个经他人认可获得的政治身份,可以说在整个小学阶段,我都怀着对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对中共深信不疑的理念中度过的。
进入中学之后,作为大陆人,自然无法避免地要面对第二个政治身份了——共青团员。说实话,我们中学是当地的重点中学,我是凭借了一点关系才进去的,不过分班考试时我又凭着自己的实力考了进重点班。但是在高手云集的重点班里我只是吊车尾的水平,所以同样以成绩优异为选拔标准的团员自然是与我无缘了。身边的同学陆续入选团员,而没有我的份,这确实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困扰,比如会有些自卑的情绪,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云云,身边的同学都入选了就我没有入选等等。当然,这并不是让我成为反贼的原因,但也为后来的事埋下了伏笔。
中学阶段思想品德、政治、历史是我们必学的科目,而这些学科的教科书真的很死板,老师也都是照本宣科对着ppt一顿念经,根本不会对我们说一些题外话给我们科普一些课本外的小知识小故事,而我又正值青春逆反期,越是不感兴趣的课程越是反感,所以每当一讲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这些的时候,我要不就在下面看其他的课外书(言情、小说之流的),要不就打瞌睡,反正就是听不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学时中共宣传的社会主义我还很是受用,获得中共旗下的少先队员称号也倍感荣誉,但到中学阶段我倒是对这一切浓浓的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宣传洗脑变得无感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入团受挫的缘故呢,还是真的我就是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以至于讲多了我甚至反感起来。
得益于GFW的封锁,在进大学以前,我以为的翻墙=iphone4越狱,生活中偶尔能听到“翻墙”之类的词,除去是真的翻实体围墙,我最多能想到的就是时下流行的iphone越狱了。不过真要我说清楚什么是越狱,我大概也是说不清的,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越狱和翻墙是一个性质的行为。
进大学之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诸如竞选学生会、班委班干部以及入党等一系列操作了。在这里插一句,入大学后班上有不少同学会面临团员转关系(即关系从之前就读的中学团委转入大学团委),此中有相当多繁琐的手续,甚至有人到了大二了关系还没有转过来,不禁有些庆幸我不是团员了。而面对入党的问题,因在之前入团时受过挫,又加上一直以为不是团员就不能竞选党员的概念,我也就放任自流了,别个都在积极参选入党以及补入团事宜,就我毫不上心,甚至到最后毕业的时候,班上就我和另外一位同学是群众,其他人要不就是团员要不就是党员。
我为什么不想入党?一方面是我自身确实不够优秀(大学生入党名额有限,对成绩或获奖等荣誉有很高的要求),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自以为没有团员身份就不能参选,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怕麻烦——稍微有过了解的朋友应该知道,国内入党流程最是繁琐,想入党?先手写不少于三千字的入党申请,组织经审查后认为你够格了就先定你为入党积极分子,期满经考核过关后才成为预备党员,这之后还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考察才最终能够成为正式党员。整个流程里还要不定期地上党课,学习党史,接受思想洗礼,写入党日志,参加各种党员培训活动等等。我一个最怕麻烦,还很反感各种又红又专思想洗礼的人,一想到入个党还要经历这些就自动劝退了。而且很多时候我会很疑惑,为什么入党会这么麻烦?这是我们国家独有的吗?别的国家加入政党也是这么繁琐吗?他们又是怎么加入政党的?我不想加入中共党但这并不妨碍我爱这片土地爱这个民族爱这个国家啊,所以爱国和爱党真的有必然联系吗?
如果怀疑是一颗种子,最后长成反叛的参天大树,那么这些仅是我最后成为反贼的边角余料,但又是不可或缺的养料。这促使我即使政治冷感,也不可能会喜欢中共党,会亲中共党。
真正让这些暗中酝酿的养分发酵的是习近平2018修宪事件。在习近平之前的中共史以及各个最高领导人,除开出镜率高的能叫得出名的外,其他的我是一概没有什么概念的,包括对习近平也是。问我习近平是谁?哦,他是胡锦涛之后的国家主席啊,再多就没有了。直到那年。
18年春,当没有预兆地从新闻里得知18年习近平主导的修宪把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删除之后,我立马对习近平这个人充满了反感——因为这意味着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无限期坐在那个位上,当个名副其实的独裁皇帝。请注意,在这个时期我还仅仅是针对他个人,我的厌恶情绪还并未上升到整个中共。
我清晰得记得那晚是我们宪法老师当值的晚自习,我还特地耐着性子等上完晚自习后才去请教的宪法老师。等大家都走了我才壮着胆子追到门外问他对这次修宪特别是把删除了任期限制有什么看法,我本期待他能给我一个不说不同但至少客观的回答,但他只是警惕地看着我用比平时高了不少的声调对我说这是好事,习主席当然有他的考量,国家领导人任期稳定下来才能更好的开展他的工作,比如说他现在主导的一系列利国利民的反腐啊改革啊还有一带一路等等事情,我们要支持他。
我边听心也一边就凉透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这也不是一位毕业于一流政法大学的博士、同时也是高校讲师的高学历高知识分子应有的水平。我如果只是想听伟光正的赞歌何必来找你呢?我来请教你是我相信你以一位专业学者的身份在经过自己独立思考后能给我一些不一样的甚至可以是批判的但至少是尊重客观事实的答案。因为我们肯定的声音听得太多了,我们需要不一样的声音。连带着,我对教授我们的老师也彻底失望了。
我到处找啊找啊,可就是听不到不同的声音,电视报纸上没有,互联网上没有,甚至连我以为可以尊敬信任的老师也都是这样,一边倒地说着形式一片大好,大唱赞歌。
直到很久以后,在艰难爬出墙国围设的互联网高墙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还是有人在奋力发出不同的声音的,原来老师那样说都是提前被上面打了招呼不准对学生吐露除标准回答以外对修宪对习近平个人的任何异议的。
再后来,我至今还能清晰地记得当我了解完GFW、网络审查制度、八九六四、西藏事件、大饥荒、新疆再教育营、香港雨伞革命、反送中等等这些之前我从不知道甚至都没听说过的事情后的那种震撼以及随之而来的被欺瞒愚弄的愤怒,虽然早有准备,虽然我已预感到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事实真相,但我的整个精神世界仍受到巨大的冲击,虽不至于崩溃,但以天翻地覆形容也不为过。
再加上在生活中亲身经历的种种,亲眼观察到的种种,都印证了我在翻墙后所获取到的对描述中共的信息,至此,我已彻底对中共厌恶至极,从政治冷感者彻底成为了坚决的反共人士。
我向往自由民主的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言论宽松自由,没有残酷的审查制度没有长长的审查名单,我希望有完备的违宪审查制度,我希望宪法司法化,我希望有游行、集会、结社的自由而不是担心被政府抓捕迫害,我希望有新闻法、出版法,民间能自由出版办报,真正实现可以通过媒体、社会舆论来监督政府,我希望全民普选而不是暗箱操作的上面钦点,我希望土地私有化而不是背负巨债才能从政府那里借来70年租期,我希望低税收,而实现这一切的前提是习近平下台,中共垮台。
肉肉仔 精日·对品葱现存管理员制度存疑
第一次发言。

我90后,半个家族都在美国定居。

但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我考上了我们市重点高中,我家里人就让我留在国内上学,期待我可以考一个好大学,把我弟弟送到美国去了(不是重男轻女,主要还是我个人的选择。)

后来我顺利进入那所高中,本来该认命,踏踏实实接受洗脑教育的时候,我却在文理分班之后,在文科班里遇到了一群非常特别的老师,其中还有几位是民主党派人士。要不是遇见他们我还以为中国的民主党派已经死绝了…

这些老师几乎都是教育界骨干,然而从来不为共党背书。教学非常多元和开放,授课从来不按课本,举些例子:我们英语课上背过撒切尔夫人和丘吉尔二战的演讲,还有葛底斯堡宣言。语文老师带我们读过资治通鉴的前几卷,天知道我高二为了写三家分晋的分析掉了多少头发…历史老师基本不按套路出牌,能课外教学就课外教学,高中我们跑遍了市内几乎所有的博物馆、纪念馆。政治老师讲哲学的时候跟我们说,这些垃圾等你们高考完了我劝你们你立刻忘了,想了解哲学上了大学在自己钻研去…班主任鼓励我们在红五月歌咏比赛上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后来还拿了奖。

所以在这群老师的开导下…我很难不去独立思考,很难把自己蒙蔽在舒适圈里岁月静好。

对我来说,真相是什么我们永远不知道,历史不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吗。此时此刻,我面对不同立场的人发出的不同导向的声音,有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凭什么这样的勇气就是我独立思考过的最佳佐证。
本人是95后的尾巴,大学哲学系新生,也不算很反,但从小就觉得很多事情不对劲。记得一段时间满大街都贴着“自由民主”的横幅,这就连小学生都能看出问题来吧。而且我一直比较自私,不合群,完全没有集体意识,爱国的那套我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感觉这些都和性别没太大关系,而且我觉得我也不太像个女孩子。

小学的时候和老师撒过一次谎,我忘记让家长在卷子上签字,但我和老师说我忘带了。在我看来完全无关痛痒的谎言,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女同学告发了。从此我几乎对虚伪的东西有生理性的抵触,很多时候明明说真话对自己不利,我都做不到撒谎,也做不到迎合他人。我也无法忍受社会的虚伪,gd的虚伪,媒体的虚伪。

我有个舅舅是反贼,对我一直很好,也有很多学问,是我在我家里最敬佩的人。而我的父母身上有很多当代中国人让人鄙视的特质,拜金,官僚,生活中完全没有高雅的追求。我爸还是个种族主义粉红,亲口说出过黑人/穆斯林/韩国人(等等)都不是人的迷惑言论。小时候他们工作忙没有时间管我,导致我每天不是泡在书里就是打游戏。我父母不懂文学,让我一个人在图书馆瞎逛的结果就是我从小学就开始读各种西方经典,虽然肯定是没读懂,但是似乎还是受到了很多人文思想的熏陶。初中的时候我就极力说服我妈把我送到国外上学,然后我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在美国读。虽然没少写反共倾向的essay和paper(主要是关于propaganda和censorship),但是我其实对政治不太了解。不过鉴于专业暂定是哲学,再不好好想想这些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80後,工科女,書讀得少,現在在惡補。要說真正開始反,還是從最近開始。
出身比較複雜,父親是紅二代(非高官子弟),母親則是49年逃離大陸定居香港的小資產階級後裔,兩人都是大學學歷,而且很早就下海經商。我是獨生女,“溫室裡長大”,從小就上的是一線城市私立的國際學校⋯⋯不過,初中的時候,我去上了一所公立的重點中學,因為我成績好,分到了尖子班。然後,我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霸凌。班裡的女生拉幫結派,以幾個官二代為首,形成“小圈子”。我因為性格比較獨來獨往,所以成為了她們眼中不合群的孤狼。她們不但在精神上折磨我,而且還在肢體上毆打過我。後來,我父母決定要送我出國。走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永遠不會再回去那座城市。
出國以後,我發現我在國外真的很合群。我雖然討厭自己的母校和家鄉,但是對中國是沒有太大反感的,到了國外,作為學校唯二的大陸出身的學生,我和另外一個大陸男生還不斷的致力於傳播中國傳統文化。我有個兩個基友因為我的原因都選擇到大學裡學習漢學。其中一位現在在做對華貿易,是個解鎖了“財富密碼”的人。另外一個是反共智庫的學者⋯⋯我的白人好閨蜜更是嫁給了一個新加坡華人。我敢肯定,如若不是因為我為華人的形象加了分,我這些朋友們可能對華人、中華都不會有任何興趣。
我的大學母校是一所比較一流的大學,國際學生多到爆炸,華人也不少。我當時就很樂意的加入了所謂的“學聯”。我就發現這些人,真的,很,有,錢。我記得那時候去唱歌K,一晚上要上百鎊,喝Chivas Regal加統一綠茶,一瓶可以買到80⋯⋯也不看看Chivas Regal超市裡買多少⋯⋯我去了一次真的就不想再去了。大陸來的那些人的那種惡臭,我真的受不了。說實話,我大一入學的時候認識了好幾個大陸人,大二開學的時候都不見了⋯⋯我記得那時候我男朋友(如今是老公了)說,他大一宿舍裡住了幾個“ghost Asian”(那種除了開學的時候你見到過他搬進去,之後就銷聲匿跡如同幽靈的亞洲人),神龍見首不見尾。這就是留學生在國外普遍的形象。從那時候起,我就決定遠離大陸留學生群體,不僅從交友方式,更從外表上向BBC靠攏。
也是大學期間,中國全面進入局域網時代。偶爾回一次國,會有好一段時間無法和朋友們聯繫。我還記得我當時每次回國都會在FB上宣布“消失一陣子,有事發email”。我當時很納悶就是,封網有什麼好處呢?也是第一次吧,我意識到極權國家的黑暗。
但是那時的我,還抱著“我可以批評自己的國家,但是外國人不行”的心理。
黃雨傘運動的時候,我的很多同輩的親戚都參加了。當時我就很不能接受。因為我和他們從小就關係很好,我覺得他們罵大陸人就是罵我,真的很受傷。我當時公司有兩個香港同事,他們也都支持黃雨傘,跟我說大陸人在香港是蝗蟲,所到之處貨價一掃而空。因為意見不合,我們甚至在HR面前辯論過⋯⋯現在想想也真是⋯⋯Naive!對了,我那個香港出生香港長大的母親也很反對黃雨傘,是妥妥的藍絲(直到去年)。
我為什麼會真的變成反賊呢?和修憲稱帝,去年反送中都有關係,但還是和最近的武漢肺炎最有關係。修憲的時候,我問我拿著CSC經費來做交流的同學:你們覺得怎麼樣?這些黨員博士們當時都表示“瘋了”“毛臘肉2.0”“文革也不遠了”。但是去年反送中,當我解釋了港人對失去基本自由的擔憂後,他們則覺得“廢青把香港搞亂了,國內城市真的分分鐘就可以取代香港。”我不知道是不是回國這幾年他們真的變了⋯⋯
李文亮去世的時候,我看到他們都發文悼念,要求言論自由。但是如今,轉發“致方方信”的也是這些人。現在的中國外交政策越來越可笑,對內管控和洗腦愈演愈烈,這都和我記憶中的中國完全不一樣了。十年前,我可以在校園裡慷慨激昂得說“我相信中國會越來越開放,有一天會迎來平等和自由的民主制度。”而現在,我只能輕輕得搖搖頭,無話可說。
Dr喵斯林 封建者,政之有根者也,故上下辨,民志定,教化行,风俗美,理之易治,乱之难亡,扶之易兴,亡之难灭。郡县反是。
从来没认同过共产党,从小就反共,我现在觉得这可能跟青春期的叛逆心理有关,那时候我总是喜欢电视剧、小说里的反派,而跟共产党相对的一个「反派」,无疑就是国民党了,所以我在初高中学历史的时候,一直是个民国派。另外小时候看的一些红色影片里,中共的政治人物除了周恩来以外几乎都是油腻大叔的形象,导致对他们一直无感,相比之下蒋介石虽然是光头,但是演员的气质总是非常儒雅,而且身材也比毛朱他们瘦多了,形象有加分。
但那时的我还非常懵懂,只简单地觉得民国现在从台湾实现了普选,落实了民主,就是好的,中共在大陆专制,而且贪污腐败,就是不好的,没有别的什么复杂的想法。就是秉持这种思想,我那时候一直是国民党的支持者,讨厌民进党。尤其那时候民国总统是马,大陆领导人的形象除了温家宝以外没有一个得我心意的(笑),这一次中共又因为颜值问题在我心里丢分了。
后来在中考之后从一个美术老师口中第一次听说了六四,那个老师给我讲了很多六四的事情,还说可以让我回家问问老人,于是我就真的去问我家老人了,没想到不问不知道,问了之后就从此不可收拾,我开始为了查六四学会网络翻墙,一开始只会看中文维基,深入了解了很多历史,尤其是近代史的部分,越来越对中学的历史教科书感到厌恶,甚至开始顶撞历史老师…这也就是在翻墙之后,我的思想才慢慢转变,初步理解了宪政民主、三权分立的概念,国民党、民进党在我心里也都有了更加客观的评价。
尽管如此,我仍然受墙内墙外大量五毛粉红言论的影响,觉得稳定压倒一切,虽然中共这不好,那不好,但是没了中共就会乱,但16年以后我彻底对中共忍无可忍、迈入反贼行列了,就是因为我发现网络上有太多战狼出现,他们无脑拥共,反美反欧,反日反韩,反印反泰,反马反菲,几乎世界上所有主流国家都不能幸免(只有俄国不反,因为俄国是他们的爸爸),并且严重缺少人文关怀,无论是哪行哪业的人,只要不迎合中共的政治旋律都要被他们针对。还要无脑崇拜专制君主,把秦始皇、朱元璋抬到民族英雄的地步…这时候我简直是窒息的,等到后来帝吧出征和饭圈女孩出征,墙内都在一片叫好的时候,我却感到非常恶心,意识到我已经无法再融入这些自以为弘扬了国威,却不知道是把脸丢到国门外去了的人,也就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品葱,就像找到了亲人一样,以后就在这里安家了~
我比较特别一点。同性恋。
我是一个从文化到血缘上都很认同自己民族身份的人。我很喜欢我的母语汉语。对汉族的一切习俗,哪怕不喜欢,也抱有温情的善意。因为这是我这个人的由来和根源。
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时候,我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开始接触国际新闻。我对比了中东居民和我自己的处境,认为目前的制度,至少可以保住现在我们一家人,以及亲友们的稳定的生活。不会经历那么多悲欢离合。
我们家族里有很多参过军,保护过边疆的大头兵。没什么地位,但也是确实为这个国家站过岗。爱国氛围很浓厚。我想,这个国家的繁荣和幸福,那些权贵有份,我们家也有份的。即使只是普通小民,我也有我的责任。有好几年,通过认真思考过后,我接受了共产党的统治。并且选择在读完书以后回国。
那时候,我爱我的国家,爱我的同胞。没有功利成分。真诚地相信在我们这一代的建设下,国家会更加文明富强。
后来,网络视听协会通则通则下达了。同性恋和乱伦并列。官方的皮下半公开的辱骂我们。说我们不应该存在。中国不欢迎我们。一群小粉红随之附和。到处刷屏辱骂同性恋。骂同性恋的公号和自助组织是外国势力。
我被我的国家和人民否定了。
当时的记忆很混乱。没有大哭大叫,也没有多么激烈。在微博上点赞转发。一个人望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发呆。虽然活着,但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后来有一天,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去翻查英文资料。搜索英语系国家同性恋非罪化和同婚合法化的历史法律文件。
一边努力阅读这些文件,一边翻查中国历史,古代诸子百家,想要找到一条理论出路。
然后我发现,古代中国才是怪物。我的文化的确野蛮落后,是国家现代化,自由民主的障碍。我们国家的国民,可以文明,也可以野蛮。我们的政府选择让他们变得更加野蛮。而他们接受了。很多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其他弱者,宣泄自己的自卑和扭曲。
但是我也不像以前那么激烈了。我现在只想自己攒够钱移民。我父母是不会同意我移民的。所以我不能靠家里,只能靠自己。
忧国少女 不想当反贼,我就想当个人,可以和别人随意说话
我个人说不上是策反,我小时候就对政治宣传不是特别敏感,再加上文化上也不是很喜欢中国产的各种文化产品(电视剧,小说等等),所以可能一开始就和中国的主流思想不沾边。
但是从小开始,我也没有太执着于和别人争,该参与的活动也参与(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中学的时候我喜欢历史书上说的雅典,觉得他们的政治比我们的更好。后来社会上爆出越来越多不好的事情,让我感觉很不安,直到去年香港反送中游行,墙内的各种宣传和身边人的反应,让我感觉彻底失望,我才把自己划到反贼阵营里(?)如果能当个人,和别人正常说话,谁还会去当反贼呢……
另外说一件事情,香港人唱过do you hear people sing,这是出自《悲惨世界》的歌曲。我小时候看过悲惨世界,而且也深受影响,觉得主人公是很坚强的人,故事里的主教也很了不起。前些天又看了一遍,特别感动于在街头暴动的年轻人,里面有段让我忘不掉的事情:
暴动的年轻人聚集在一家饭店里,他们气氛融洽,不像是要发生大事情的样子。女主人问他们,是要打算做什么,年轻人却反问她,你曾经因为什么明显不合理的事情被政府罚过款吧,我们正要给你出气呢。女主人还是不解的样子,好像罚款是天经地义的。
这个事情或许发生在大约200年前的巴黎,现在的我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有知情权吗,或者说,有人会帮我们解决这个事情吗。我们这些人当中,就没有人承认,一些人正在受苦,而我们却对加害者(政府)无动于衷?
好户口贵也 00后,翻墙不久
     先说下我的情况吧,刚翻墙不久的00年生人,也不知道“反贼”定义范围如何,如果是指反对现在的执政情况的话,我想我是的。
     首先我的老家是最晚沦陷的几个省份之一,我的太爷爷和太姥爷爷那辈就是国民党军人,家里还留有一些民国遗物,所以我从小就是对中华民国有好感的,这也为我今天的认同打下了基础。在我长大了一些后,就从酒桌上听见大人们谈论自己家里的历史,了解到共产党并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对人民好,他们也做过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比如在“解放”战争中把我们这里有上千年历史的城墙炸的一瓦不留;以及我们家的族谱就是在文革中被烧了。
     其次,感谢我那些民盟的老师们,他们虽然教着共产党编写的历史、语文、政治,却告知了我们一部分历史的真相,我第一次看到六四就是在高中,承认台湾是中华民国台湾省也是在高中,那时候历史课上还有同学和老师辩论台湾是否应该属于现在的中国(现在肯定不行了),那时候老师还告诉我们国民党是抗日的真正力量,共产党只是敌后战场。其中政治老师最让我感动,他说如果中国真的富强了民主了,他们这个群体就该消失,政治课是最不应该存在的课(指基础教学里)。
     最后,上了大学之后接触到了真特权主义阶级的后代,他们的无知、无理和傲慢真是让人感到惊奇和失望,更让我感到了身为底层的低贱和渺小。
     顺便一说,在我见到的人中,历史学相关的人反贼最多,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
从小对爱国就不是特别感兴趣,我父母也不太管我,只要不是特别违背原则的问题对我都是管的比较松的,所以生性偏浪漫自由,但有时很喜欢钻牛角尖,比较较真那种

所以小时候对文革历史这些事很感兴趣,特别敏感,当我去问父母时,发现他们说得漏洞百出,但我一再追问多了又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就说这就是一次发展的错误来让我不要再问下午了

个人对于真相的求知欲非常强,但无论谁忽悠我,真假都能感觉得出来,自己便开始寻找真相

对同龄人之间的一些话题也没什么兴趣,他们的话题多是今天又吃了什么,又钓了几个女朋友男朋友之类的。但我就想知道历史的真相,这个信念坚定着我

之前还是抱有观望甚至觉得还有希望的侥幸态度,但自从香港事件出来后,我才彻底清楚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下.也是香港手足的斗争燃起了我的早已麻木的心,才彻底下决心要划清界限
未来岁月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不算是被策反,是和别人争吵之后慢慢醒过来了。以前是那种偶尔听到国歌会流泪,每次发生什么事情感慨一下祖国强大的小粉红(都是心里默默感慨,毕竟理科生加上奶头乐,和同学追星聊八卦不香吗=_=)。

上大学时间闲了,开始关注社会现象(此时还是小粉红),偶尔和舍友聊政治也是共产党很伟大,贸易战一定能打赢美国云云(但其实记性超差,历史政治也学很烂,中共主席和总理都记不清那种)

转折点应该是香港的反送中吧,那个时候我还支持警察,当时和一个呆在香港的表叔吵起来,吵到怀疑人生,后来他分享反送中博主,叫我去看(初中就会翻墙了,从来都是追韩流明星、欧美明星......从没关注过墙外的政治社会新闻(-_-;)

然后看到警察乱打人,又找了好多图片看,开始慢慢撕裂自己原来的身份认同,种下反贼的苗苗。真的感谢香港人,如果不是香港人拼命争取,铺天盖地的报道让我不得不去了解,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可能到现在还抱着强国梦不撒手(+_+)

直到这次武汉肺炎,彻底成为反贼。像我这种又懒记性又差的,也开始反思过往人生还有周围发生的事情,上维基搜各种历史,推特关注一大堆反贼,慢慢补以前没学到的政治历史(几年没看书,为了反共开始下载各种禁书pdf看╮(╯_╰)╭),为了疫情的时候和同学争论起来(想当初我只会为爱豆的事情和同学吵),和家里人讲自己的政治观点......

花了整整二十年时间才睁开眼睛,中共真的把我害惨了,以前拼命念书结果学的都是什么玩意儿,从来没教过学生怎么成为一个人。大学我抑郁,觉得自己读这么多年书到底是为了什么,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反共之后才知道很多问题都指向一个答案。

哎,现在还在慢慢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对女权、LGBT都很感兴趣(大学时候有参加本市的LGBT组织,向周围同学表示撑同外加科普)。争取考研,未来想做一个社工,如果有机会出国深造,在香港或者台湾做社工。嘴上说说总是容易的,实去践行总是难,不指望中共会发生政治改革或者倒台,希望自己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让社会发生一点点改变也好。
好煩 幾時能跑路?
剛好是今年來到香港這個自由世界 因為反送中而策反的 我覺得主要有種想要尋找到真相的心吧 當時在大陸看新聞的時候 周圍的人個個都在說香港的示威者拿錢 然後總是發一些沒有根據的WhatsApp截圖 我當時就很奇怪 真的有那麼多錢派給他們嗎 所以就沒全信 知道來到香港 看各種YouTube上的新聞 慢慢了解到香港的真相 看六四紀錄片 新疆的新聞 低端人口的新聞等等 起初對這些新聞沒有全信 但當看到內地的烏坎事件 烏坎村這個在地圖都指不出地方的小村莊竟然被中國的官員說受境外勢力的介入 然後對於反送中期間央視新聞大肆渲染港獨 爆眼女孩被豬隊友所傷的假新聞 突然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是被糊弄的屁民 讓我怒不可遏 於是成功策反

感覺還有就是良知和同理心吧 再加上環境因素 如果沒翻牆出來估計現在也是一個在牆內整天樂呵樂呵啥都不關心的韭菜
膜乎那个无名氏 ? 我是一个一个一个 不会打字的维尼啊啊啊啊啊
我爸策反影响的!还有我青年时代就读过,笑林,反动微博,早年贴吧......

之前一直没有认真找过资料、关注过新闻,所以完全是来源于生活实际,但这种信息来源毕竟十分有限,我不能确定是只有我市如此还是其他城市也这样,所以一直抱有怀疑态度。后来出国,有很长一段时间依赖国内社交网络,虽然对言论审查厌恶之极,对修宪抱有怀疑态度(我特么傻到以为习大犬反腐真是改革派作风),主要是那时候我不太关心政治,虽然仍然流着愤青的血,但没有愤青的精神~看见留学粉红举报香港人还跟着看热闹,虽然心理很讨厌这种举报行为,而且对香港人抗议(那时候抵触看墙内的展现香港暴力和无序的视频)莫名的喜欢......当然了,现在想这都是早就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让我凭直觉察觉到香港事件的可能事实(⁎⁍̴̛ᴗ⁍̴̛⁎)。

很无语,当时太依赖知乎微博,毕竟段子手多,但是共惨党对大社交媒体的渗透无孔不入,香港反送中期间连“苍南派”微博底下的评论都遍布“废青去死”诸如此类,如果想要继续使用微博知乎,就要想办法同化自己。当时为了保住知乎微博在心中的地位,看见极端者的极端行为时还尝试在心中培养仇恨情绪——低度成功,高度失败,后来就不看墙内宣传了,不睡大觉,山再高往上攀,今后去克服心里的抵触,查Google。

机缘巧合碰到了品葱,当时膜乎还没独立,乱点就又入了膜乎......

其实可见掌控monopoly社交媒体之于掌控个人思想的重要性,我特么从小反贼,初中几乎把身边的每个朋友都策反了,要么就是弄成了半反(即极讨厌现状却又被党媒煽动的反美浪潮卷走,啊,同胞失去了生命知识,我们深感痛惜),这是我的勋章!但是自己出国后反而脱离实际了,因为没有了来源于父母的社会黑暗面的消息,变得盲从起来。这其实也反应了小粉红的构成因素。我墙内的朋友大多不喜欢共惨党或者现在的体制,但是对外国的看法却纷纷显得幼稚,一是归功于共惨党宣传,二是可能有深处垃圾堆又无法爬出去、因而索性把无奈转变成做白日梦的心态。无奈只会损害自己的精神健康,但把西方国家的先进性的观念打破,能最短时间内带来自信、希望的幸福感,尽管这是虚假的。

我比较期待这次北京二次爆发又会官方策反多少人,赤鸡噢
小时候很粉红,后来开始觉得学校里有些组织,特别是和党相关的,做事情特别虚伪,喜欢形式主义,还很官僚,说话不算话,信用度很低。

举个例子,室友为了入党写了3年的思想汇报,基本每个月一篇上交,大四上半学期的时候共青团把她3年的汇报弄丢了,通知她补3年份的。

诸如此类的小事情零零碎碎很多,信任一点点瓦解磨碎。

还有就是网上频繁出现的:发现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只要是会动脑子的都知道这很不妙吧。

我本人又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在地铁里遇到有人掏兜都会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抓住别人的手,所以看到一件不公平的事就向周围的人扩散。

所以可以说不是我故意做反贼,而是他们做了恶心事让我难受,忍不住做出了反党的事。
Hsieh_ing 一個脫離了高級趣味的人
我童年时正值中国互联网论政的黄金时代,家父也喜欢逛天涯论坛、凯迪社区之类的;家母虽然对政治不感冒,但曾是反右派、文革的间接受害者,绝谈不上拥护统治者。这是家庭背景。
还是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回我父母谈到六四,模模糊糊记得有''学生'',''流血'',''邓小平''的字眼。我很不解,问为什么要让学生流血?——邓小平在当时我幼小的心灵里似乎并不是一个坏人。母亲说(可能是懒得跟我一个小屁孩细掰扯),是因为学生反革命。我纳闷,为什么反革命?我没有得到回答。不合逻辑呀。总之我幼小的心灵感到很困惑。
上了学后我是个很不合群的人。后来接触到了那波以刘晓波为代表的启蒙思潮著述,就觉得西方张扬人的个性的文化甚得我心,而对红色中国的集体主义意识形态十分戒慎恐懼。
和很多粉红的自述一样,再长大一些后,觉得当初反共愤青的自己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现实也确实很复杂,而当时那些有空中楼阁之嫌的呐喊呼号应被民运人士加以反思)于是对政府,对这个政权有了更现实一些的认识。尤其是习上台之后,民族主义思潮漫卷中国舆论场,我也略受影响。
但是,我从未把国、党、政府混为一谈。与其说当时我思想中的是那种民族主义,不如说是''朴素的爱国主义''or“文化上的中华情结”?尤其是了解了某党种特货、搞整风、苏联共产国际支部等黑历史之后,就分得更明白。那一句''我不光要说,国民党抗日是血写的历史,我还要说,共产党抗日是墨写的谎言'',听得我热血沸腾啊。于是我成为了一个民国派,认为是大陆过于庞大的面积让人们产生了这个大型割据政权是中国正统的错觉。没错当时微博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的那帮神经病里就有我的身影😂蒋公千古我也是真心说过的😂马英九的小粉丝我也有份😂当时还对民进党十分反感来着😂——嗯现在其实也仍未完全脱离民国派这一政治身份。
后来发现孙中山就是一个无耻的不择手段的野心勃勃的政客,把苏联势力引入中华他负有重大责任。蒋中正清党之后的国民党终于好些。而如今的国民党...去他妈大爷的吧。
至于说,是何时正式认同为''反贼''的呢?恐怕要从翻墙之后说起吧。(是的我翻墙之前由于略读过一些近现代史,已经踏上向反贼过渡的不归路)开放的资讯让我更趋近直观地接触了时政,了解了更多东西,也打破了一些思维定式。同时也认识到红色渗透之深远。比如我曾经误入中时、南华早报等等赤化报章,某些久负盛名的西方媒体的个别行迹也相当可疑......我去他们大爷的。
上述心路历程其实都不足以完全策反我。最后激怒我的,是惊觉他们对待表面敬畏的人民竟是如此冷血。这次的瘟疫,尤其是洪水,还有合村并居,驱逐低端人口。如果说''资本来到世界,每一个毛孔都滴着鲜血和其它恶臭的东西'',那么,这个党来到世界,每一个日月它的脚下踩着的白骨都越积越多。对人民的残酷——这是我完全无法忍受的。
以上。
KONOKUNI 抠脚JK
虽说电视剧动画这种东西大多是用来娱乐的,但是我真的感谢它们,艺术有思想的力量。
小学的时候看了《福贵》,是第一次朦胧的产生怀疑。福贵沉迷赌博被骗光家产,父亲气死,老婆残疾,女儿失聪,受到教训的他已经老实过活了,村子没有受到兵灾,也没有什么极端天气,好好的人,怎么就落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小学时候的我虽然不敢想那个原因,但是隐隐就是觉得是政府的错。不过,那时的我依然觉得这是过去的事情,是历史,未来会变好的。
中学的时候看了很多日本动画,比如《Death-Note》《未来都市NO.6》《来自新世界》,还有一些电影,比如《少数派报告》《V字仇杀队》《银翼杀手》。这段时间,我的思想就完全倾向于权力一定要被约束,不透明的政治和只保障大部分人利益最终一定会无孔不入地损害每一个人。但是这个时候我还相信中共国的制度也属于民主的一种形式,人民代表大会或许可以媲美代议制。这个时候我还学会了翻墙,看到了很多过去中共产生的浩劫。我虽然感觉很不适,认为中共应该负责应该道歉,但是依然承认中共的统治。
大学的时候感觉很多娱乐性质的作品都看尽了,就开始从以往看过的作品里面拓展。就去看了《Psycho-Pass》《文豪野犬》《冰果》中提到的书目,从小说到社论,几乎都是文艺复兴以来最具有人本主义色彩的优秀著作,到这个时候我才算的上是对真正的政治有了入门了解,消除了以前很多感觉很怪异但是自己又解释不上来的疑惑。这段时间对中共更没有好感,认为他们应该体面地改革,不要再倒行逆施了。
再后来,随着习近平完全掌权,社交媒体完全被控制,整个网络都充满着恐怖的狂热,甚至有大批支持习终身担任的声音,我的立场就彻底地反对中共了。现在看到他们对香港事件完全地颠倒黑白,我是真的感觉我以前是那么愚蠢,竟然一直对他们抱有希望。
家里人很早就教我识字 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不怎么出去玩 就喜欢在家看书 什么都看 后来翻到我爸买的一些书本刊物 看了很多讽刺官场腐败官员包养情妇之类的小说文章 从小就有一个印象就是官员都是大腹便便二奶多爱受贿的形象 一直很反感升国旗强制戴红领巾听少先队队长讲话之类的形式主义(洗脑) 初中的时候了解了六四 同学在hk买了图册带来班上看 受到了冲击(初中保守估计半个班反贼 还有一半不关心政治 后来基本上全出国了 不过有趣的是这两年tg宣传能力大有长进 许多以前的资深反贼同学变成离岸爱国自干五了) 和我爸去hk买了很多禁书 一点点啃完(近代史到现在还没看完) 当时是全班第一本来班主任让我第一批入团然后我一直不肯 到现在也没入 然后后来住校遇到的舍友几乎全是讨厌tg或者不关心政治的 高中整个学校都非常有民主意识 办lgbt杂志和在校电视台栏目讨论、食堂吃出虫子搞民主投票要学校调查 后来驱逐低端人口事件大家都很愤怒发朋友圈各种讽刺骂tg(我也发了被我爸妈让删了) 一直到现在我肉翻了 在国内最关心最爱点评时事的还是那些女同学 男生反而自干五或者岁静只关心游戏动漫的多
B612 90後跳痛台灣人。「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不好意思,我必須說,在台灣討論政治罵政府,包圍立法院,舉牌子示威遊行都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畢竟任何政策都可能會損害某部分人的權益,那些人就必須要站出來說話,讓大家知道他們的狀況。

我平常也追劇追偶像啊,但投票前還是要惡補各位政客的業績和黑歷史,再忍痛從裡面選一個不那麼噁心的(

我尋思有可能題主是男的,沒有對太多女孩子有很深的認識,我不清楚中國到底什麼情況,但我沒有感受到台灣女孩子不參與政治…平常都會聊到。

台灣有當Coser的立委,所謂的歲靜也有可能下一秒就發出政治黑特文。

如果所謂的反賊就是政治覺醒,那受過公民教育監督政府的其他國家人民大概都算反賊耶(
维尼不需要自由 油管频道:加拿大的自由维尼 分享加拿大移民知识 欢迎订阅
就我接触的国内女性,反贼不多,但是几乎没有女战狼,并且会承认很多信息自己不懂,会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墙内的朋友就很好,能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相比之下,已经拉黑了无数国内前同事朋友同学,基本上都是男的。
云云眾生 台灣人無意間在Google找到品蔥 非常喜歡這裡的交流氣氛
女性在先天上是比較社會化的動物,也許是因為先天力量比較弱,發展出的生存策略比較傾向順從聽話,盡量和群眾一致,反抗意識比較不強烈,能忍則忍,除非被逼急了。
所以女性是比較容易被馴化的。

回想一下小學時代吧,小學時那些聽話乖寶寶幾乎都是女生,而那些惹老師生氣的淘氣鬼幾乎都是男生。

以前我不明白為什麼男生總愛惹老師生氣!?為什麼愛討打呢?
直到我越長越大才明白,叛逆精神、愛衝撞挑戰、愛冒險...等等特質,是人類進步的推動力。

我覺得各位也不要去批判女性,事實上兩性的特質對於人類社會都很重要。

不過說也奇妙,男人是越大越保守穩重,女人是越大越覺醒反抗。

我自己也是一直到25歲之後才知道原來順從聽話並不是正面的人格特質。
我以前一直以為「很乖」是好的人格特質呢。哈哈。
一直爱看书,各类杂书都看.可能为当反贼打下了基础。2009年误打误撞找到一个论坛,里面有很多从未见过的东西,中共的真实历史,还有不审核不删贴自由发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不是接触到这类东西就能成为反贼,论坛一样有来诡辩的各路人士,国宝、五毛、自干五. 当年志同道合的朋友,因为这几年倒车开的太猛,墙越来越高,有些人变成了自干五。也许当初他只是因为自己不是既得利益的一员而反.这几年闷声发财立场也变了.其实,就算暂时赚到钱又怎样?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周围男战狼数量远远远高于女战狼,想想就知道了,那种开放二孩却不给政策和补贴造成女性就业歧视的新闻,诸如此类有很多,是跟女性切身相关的,怎么会让女性朋友喜欢得起这个政权?
闪烁的星群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00后,小学的时候是标准的乖孩子,初一看了1984,觉得里面很多情节跟现实很像,那个时候开始有点质疑。后来因为电影了解到64,真正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政权,但那个时候还是没有翻墙。高中的时候,一是修宪,二是惊闻一个曾经教过自己的非常自由民主的老师被举报停课,眼看着言论环境一步步恶化,墙内没有同类,开始翻墙看到更多中共恶行。
一直正義 ? 魔怔人 碰瓷 双簧 女子高生 小字报 真诚用户 太上皇 女仆装 心靈建全 正义人士 大师 小号海 失意政客 PUA 上访 嘿阔 安全因素 必意四 东林党人 PTSD 先哭为敬 网军 自由心证 幻想朋友
我从小就对共产党无感。在小时候,每次和亲朋好友聚会,是一定要在饭桌上大骂共产党的。然后我也爱读一些西方的经典文学著作,其中就不乏有很多描写对自由的追求。这些都对我影响深远,也为我日后打进敌方内部铺下了坚实的道路。

--------------------------------------------------------------------------------------------------------------

其实我真正的性别是“保密”哦~
我身边的女反贼还挺多的啊……比男的多。当然,可能因为我是女的🤣🤣🤣

我身边比较亲近反贼女朋友共同特征:聪明、受过极好的教育、理智、性格独立、兴趣广泛;生活在一线城市;上中产阶级。而且很好玩的是,她们虽然都反感土共正能量宣传,却都活得积极潇洒,非常会自娱自乐。

不存在策反,我觉得我们天生就这样:不容易上当。
我是一个70后,70后女性之中主动翻墙的估计不多,我身边可以说没有,说不上反贼,只是本人天生爱寻根问底,爱阅读,喜欢探索。一切源于炒股,15年股灾后痛定思痛,买了一堆炒股书想提高一下炒股水平,最后发现原来什么技术指标都是浮云,16年网络言论还未严管时在某论坛与网友交流时,发现网友的言论与墙内的媒体言论不一样,百度上搜到了自由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很喜欢看何清涟的文章。
已隐藏
为什么反贼要分男女?这是性别歧视吗?~~~~~~~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我本來是個歲月靜好,但是被腦殘粉紅的行為言論惡心到了,現在我是一個堅定的反賊了。
IT女,本科出国,拿到身份留在了所在国。
身边留学生里男战螂一坨一坨的,第一个在微信上把我拉黑的就是一个男战螂。给人一种很容易自信心爆棚一旦受挫就恼羞成怒的感觉。
女性朋友反而很好说话,都会听我说,我可以在她们面前疯狂乳包。
她们本来就更加容易感受到社会的不公吧,出国并且想留下来的尤甚。
hiyoall ? 已停用
已隐藏
毒舌姐 观察 强奸三观,一击致命
作为一个表面粉红的反贼,我的策反属性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

作为一个R4,我的曾祖母在白色恐怖时期曾经深入白区的核心地带,以大家闺秀的身份为掩护,传递着要害的情报,隔两层的上线是潘汉年,和李克农也有交集。我母亲在80年代就读北大时,就和当年的体制内“反贼”和自由派知识分子沆瀣一气了,当年的岐山臊子面可也是反得很呢。

我幼儿园的时候就看得懂新闻联播,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忽然有一天问我妈一个问题:江泽民会不会犯罪呀?那时候香港回归,央视一套播放一个电视剧,叫《香港往事》,里面有英伦法系之下的庭审场景,那种戴着假发的律政精英,我一瞬间做了一个联想,江泽民会不会某一天也会上法庭呢?

这种超前的想法其实直击政治内涵,当然也是反贼的一个表现吧。

我和各位不同的是,我从小就知道窝党的属性,因为家境的缘故,我可以接触到体制内高层的方方面面,家里长辈茶余饭后的谈资就是政治的黑箱作业,彼时正值江泽民时代,小学的我们对于权力的寻租,制度共识性的腐败,已经是耳濡目染了。

那时候我就读于一所赵校,学校的老师对我们不说毕恭毕敬,也是客客气气,犯了错不敢言重的批评,后来我看一些普通人说起他们的童年经历,老师的态度,真的是天差万别。我们当时选班干部,搞的就是黑箱作业那一套,拉关系,写黑材料,物质贿赂,请客吃饭,都很熟练,90年代末那会儿流行去麦当劳,肯德基之类的地方开Party,也就小学二三年级,乌泱泱十几个人包场,带着一个纸糊的皇冠,就觉得很贵气。后来五六年级觉得没劲了,就不去肯德基麦当劳了。

所以我一直就觉得维持现状挺好的,后来反贼也无非是觉得习叔破坏了我们red peer的大好局面,red圈里逐渐出现了揶揄他的年轻一代,包括youtube上之前的辱包频道,都有很多红三红四铁杆粉。

这些人反,和劳苦大众的出发点不同,他们希望回到闷声发大财或者“胡不管”年代。
新青年 大国的责任和担当
在消费和享乐之风盛行的社会,能够孕育出有思想的女性真的很不容易。她们一边要抵抗消费主义的诱惑,还要避免被畸形的价值观所侵蚀。大部分女生并没有这样的意识,沉溺在物质享乐的陷阱中,最终丧失思考的能力。由于种种原因,只有少部分幸运的女孩能够被唤醒,开始质疑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最终发现国家存在的问题。这类女生非常优秀,同时也极为稀有,遇到了一定要珍惜。
whereismyshirt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Hong Konger
本人也是到大學學會了翻牆才開始了解到八九六四。在此之前一無所知。當時簡直心靈受到抨擊,還打給我爸問是不是真的。(我爸也算是一個Critical thinking的人,雖然對我這方面的教育並不多,但在後面的一些對話中能感覺到不是粉紅,但爸爸的態度比較無奈悲觀。)

後來來到香港讀書、工作。反送中也是一步步一起走過。看到內地對此事的種種言論、輿論導向,真的超級心痛。因為他們的引導,和在香港的我的真實感受差別那麼大。在朋友當中,也有因為政治避難而逃到香港的人。本來同理心也比較強,以上親身經歷都在慢慢讓我越來越覺得牆內可怕。我也不斷給內地好朋友解釋著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

另外,喜歡看獨立電影 獨立紀錄片。艾未未啊什麼的,加上本來也比較有同理心…看到這個社會比較真實而持續被隱藏的一面

更加讓我堅定想法的是去年回去隔離,經歷了很多不愉快的事。總結說來就是——求爺爺告奶奶 最後事情終於幫忙解決了我們還得感激涕零才行,卻差點忘了那些原本就是他們該做的。(那是一些最基本的人權啊!!)我也意識到我現在回到國內真的無法適應了…那些所謂的「政策」已經讓人喘不過氣了。後來也因為一些不愉快的政策上的事最終隔離完了也沒能回到老家(坐高鐵半路被公安攔截),氣得我馬上回了香港。回到香港坐在的士上,我第一次對香港有了歸屬感。但香港的前景也很不樂觀,不由得開始繼續擔心…

補充:當時在香港一起讀書的一些同學,(認識的人裡面有兩個男同學)回去卻變粉紅的,太神奇了。
因为我是女权主义者,而在智商、粉红和女权中,一个正常的人只能同时拥有三者中的任意两者。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这年头女反贼是难得的,大部分往往是粉红,而且女粉红比男生粉红还要激进(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她们的确很激进)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一个靠武力统治的极权社会 
力量不佔优势的女性一定被边缘化
由于中共的洗脑和强权
女性在中国是普遍被物化的
通俗的说就是男性的附属 甚至是泄欲工具
她们普遍关注眼前利益和即得感受 缺乏深度思考
所以重要的不是变反贼
而是拥有独立人格的思想

其实一旦拥有了独立人格的思想
无论是男是女 是老是少 是官是民 是警是匪
变成反贼是很容易的事情
作为弱势性别和思想更早熟的一方 感触和体会反而应该更容易一些
从建墙开始就觉得很不对劲,然后是各种对文化的封锁,让我逐渐对共从冷漠到反感。墙内压抑的环境现在真的越来越难以忍受了。我身处在同龄人中时常感觉害怕。
00后,受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影响在18岁以前一直处于岁静状态,几乎不了解政治。经过男友启蒙科普,近一年开始大量了解并思考,现在留学一个多月,亲眼目睹伦敦街头的反送中游行,看到无数痛心疾首的新闻,今日看了港中大的视频直播难受了整整一个晚上。身边少有可以诉说的朋友,经历过孤独和压抑。但总还是找到了几位战友,找到了像品葱这样温暖的集体。如今学着抱有希望,努力并乐观地走下去。
中国有习蛤CCR YouTube: Chinese Chairman's Rap
感觉
大部分女性说话还是有所顾忌的,不像咱大老爷子大大咧咧地想说啥就说啥。她们说话比较谨慎,即使心里有很多不满,但是不太会去公开地大量表现出来,所以让人感觉女性反贼的声音比较小(实际上比较严谨地说应该是大部分大量发表观点的反贼是男性)

另外,一旦遭受网络暴力我觉得男性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会比较强,而女性会比较顾忌这些,所以也不太敢多说话
当你想要了解你的国家,了解真相你就走上反贼的道路了。

我家里人有在99.720之前就练法轮功的,经常会被莫名关押洗脑班,看守所,到最后被关监狱…
出国以后youtube上六四的视频被看到痛哭。从小到大听家里人讲悲惨的故事。遇到后来的男朋友循循善诱,现在已经坚定反共
CecilyLiu 拥抱德先生和赛先生
歪个楼 看到这么多姐妹 真的很温暖 自己在墙内太孤独了 能在这里聊聊天可真好
我大概是因为之前有一段时间抑郁症 然后又因为抗争我们老师扬言要罚款(因为有人没吃学校社团给买的饭 自己花钱买了别的饭) 然后被老师说是“反集体主义小头目”让我非常痛苦
从此开始思考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 发现是如此荒谬

再加上喜欢上一个足球明星学会了翻墙(追星果真是第一生产力)就看的东西越来越多
机缘巧合又发现了品葱 开始独立思考的道路

然后就是香港人民的抗争 原谅我肉身在墙内 不能做什么也不敢说什么 真的很抱歉
但是你们让我坚定了 我要追求自由民主 我要到一个充满光明的地方与你们相拥
我们要幸福 我们要在阳光和风之下恣意呐喊
迪迪 香港加油
出国好几年后,认识一个香港人,问他为什么这么讨厌中国,被告知他们只是讨厌中国政府,和平时新闻看到的不一样,说了好多我从来没听过的事情,然后开始看不一样的信息,一方面被吓到,但还是觉得中国在慢慢变好,年轻人会带来新希望,直到红黄蓝事件,才彻底醒悟,原来已经没有未来了。 最痛苦的事,周围的人都在岁月静好,我却看到民不聊生。
因为看了进击的巨人,不能活的像墙内的猪一样了。
香港人,當了非常久的港豬
2013年前還在相信中國好香港好的大中華左膠,中國有缺點,但愚蠢地相信政府會進步
2014年人大八三一決定後發現支共根本是會一直當人民是豬來圈養,而且整個支那(也是此時開始會習慣改稱做支那)正在往反人類的法西斯方向右轉,支那的崛起只會是整個地球的災難
不能留个人信息 う阔え地 四イヒ英オ
替我女票说一个 爷爷的爸爸 应该叫祖宗 土改被中共。。

她父亲当年考博士明明是第二正好录取两个 被导师直接说有个关系户要顶替他 让他再考一年 气得一夜白头(现在发型是光头啦)

认为自己没长高以及没发育(唉)都是因为中学时期吃了国内黑心食品 总之逢共必反 每每口出恶言甚至希望国内粉红都不得好死 感觉比支来支去的葱油都极端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像我这种是默认反贼,系统默认值就是。

从幼儿园逼我午睡,我就起了反抗意识了,睡不睡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强迫?眼保健操,升旗仪式都是,极度反感。

再到中国人的逻辑,有出息、买房买车、找老婆/老公等等,都让我觉得无法理解。

甚至中国人的迷信,我直接一个结论“其他国家人不相信,难道他们都要遭报应吗?”这种直接就给怼回去了。

有多少华人默认抵制佛教/道教,端午、清明、冬至的,我幼年就是这种结论:

外国人不过这些节日,难道他们不活了吗?他们会遭报应?如果不会,那怎么区分“中国人”?国籍?肤色?语言?出生地?太扯蛋了。
夏和 遵循本心的普通人
海伦 🤬不友善用户
八零后。对我来说成为反贼就没有所谓的觉醒过程似乎与生俱来。因为天生性格有正义感对于不公正不合理的事情看不惯,所以从小讨厌共党讨厌共青团教我们说假话。父母都是党员,对他们工作所处的环境里的人和事的虚伪很厌恶。后来上学慢慢学了历史政治觉得课本上的东西简直瞎扯不合逻辑。在大学里拒绝入党毕业后进了外企然后出国读研工作就移民了。有了互联网以后查询到很多真相觉得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在国外看到听到和学到的也印证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价值观。

我不知道大家认为的反贼男多女少是不是事实,因为我认识的反贼反而女多男少。是不是反贼主要看个人意识跟男女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吧。
就这几年的倒车氛围,变反贼很正常,跟男的女的关系不大。至于我本人,因为受家庭影响,从来就没爱过党。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岁静,真正忍无可忍还是在修宪之后。
小粉红姐姐 啧啧 鹅也吃葱
我全家反贼 加上我还要有个女权平权 ,我对男女歧视恨透了 我更加恨透这种全是男人说话的政局 全是一群老男人 ,我口才不好 但是我很喜欢思考这些东西 无法表达也不会和别人吵 ,反正谬论的人你吵不过的谁也说服不了谁
为什么女反贼一定是被策反的?不能从小就天然觉得这一套教育体系还有内容都有问题吗?反倒周围很多男的都被动接受。为什么你葱老拿女人不关心政治说事?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从小喜欢看CCTV13,也喜欢读哲学和杂文,对马克思甚至有一些认同。
很简单,关心时政,看看新闻,读读毛选,自然而然就会这样了。
虽然估计绝大多数墙内群众都会觉得我被反华势力洗脑云云,但我个人真觉得自己算不上反贼,只不过在大陆的舆论环境中真的要死了,透透气。
主张和本论坛的主流思想其实还是有一定偏差的,大概属于两边被骂的类型吧。
星辰大海貓主席 *管埋員標記:正在遨遊星翰
我,90後,大概是上主啟示,沒有粉紅過,沒有綏靖過。
家裡紅磚正,但從小噁心共產黨以及其推廣的文化,所以由於文化差異鋪了基礎?
小學時開始接觸基督信仰慕道,初中領洗入天主教,進一步了解宗教迫害與中共的謊言,同時閱讀了大饑荒有關內容,徹底噁心中共,在學校算是校霸,專業帶反賊,跟政治和歷史老師搞對抗,不分男女,見一個帶一個,帶不動就從此路人。
之前雨傘運動還曾經戴黃絲帶上學。
Helloworld123 西方保守派一员
从初中就开始看大纪元,九評共产党, 天灭中共,xx党员退党之类的故事。
虽然N年已经过去,共产党一点也没有要被天灭的迹象,我是不会再信中共的话了。我还是挺喜欢大纪元的新闻,虽然他们报道的很多是些非主流,不知真假的东西。
Natasha ? 已停用 拒绝情绪化发言
女反贼其实很多,但几乎全部都很理性,不会出现类似“号召青年军官起义”“香港人民暗杀林郑”这种偏激的言论。
就我个人而言,说不上策反,是在主动学习的过程中,对逻辑和真理逐渐有了认识。我是学历史的,历史学的学术训练对树立独立思辨意识很有帮助。
身边多的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接触ZF更多的黑幕,对这个独裁系统一清二楚……呵呵
当你想说的话在国内网站说不出,你想看的东西在国内网站上看不到,你自然而然就是一个反贼了
生了孩子之後 , 開始關注許多兒童議題 , 

然後母愛爆棚 , 開始同情很多中國的兒童 . 

開始覺得中共的治理很反人性 (我的所在地要查中共的負面新聞相當容易..不想查也天天報)

加上最近大半夜常有戰機自上空呼嘯而過 ...

小孩好不容易睡著了! 可以追我的歐巴劇...瞬間又不行!

套句戰狼的話 ( 應該是吧?) 犯我中華者 ; 雖遠必誅 . 

惹怒了地方媽媽 ~ 犯我孩兒者 ; 雖遠必誅 !!

全世界最邪惡的組織 - 中國共產黨我和你沒完沒了! 

就算犧牲我看歐巴的時間 ; 我也要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 ! 
从小爱看书,翻译的小说什么的,前本科时代就读了不少反乌托邦小说,进而读了些政治历史通俗读物。那时没有墙,艾神什么的还很火,草泥马这个词还没出现,自然而然就选择了自己的价值观。
女反贼其实并不少。墙内支持女权的大部分是反贼(当然也有粉红女权这样的奇行种,堪比粉红基
MaxLee 天灭CCP
就我的个人身边的经历和观察而言
女性反贼比男性的反贼更多
大多数女性对政治无感,认知为零
少部分是明显的反贼
我之前的同事里面有在办公室聊过中共迫害法轮功
甚至有明显反共的反贼
还有一个甚至被请过喝茶
这几个都是女生
而男性同事清一色的粉红
我们观察白俄的反抗运动和香港的反抗运动都不难发现,女性的力量何其巨大
究其原因可能是男性更容易被所谓“热血”冲昏头脑
而男性和女性比起来更加缺乏人文思想
岁静了很多年,甚至身边有大反贼的时候也不受影响。在国外一直被浏览器推送反动新闻,直到64前夕才打开阅读,一发不可收,恶补了文昭的500多期节目,重新经历了在岁静中度过的两年。从此发现政治并不乏味,官媒只要用反贼视角去看,也可以其乐无穷。很多震撼,很多困惑,很多思考。决心多读点书,看懂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保佑我移民成功 反正不当中国人
从小就爱看政治 一般是我策反别人 成功一个半 
元亨利贞 冒着敌人炮火!加速!加速!加速su!!
这问题很有深度,端个小板凳坐好,
我也听听广大女葱友的故事。
受家庭影响,从小反贼,连共青团都死都不入的那种。跟执政党有家仇国恨的那种。
另,祖辈对我的教导一直是不要做平庸之人,因而完全无法忍受失去人格独立而苟活的现状。

抛开这些因素,自己个人是一个很追求正义感的人,也始终是相信人性中善的力量的人。然而这个体制就是想要磨灭那份善
李毅吧老毅絲,從09年進去盧浮宮洗禮,胡溫時代言論自由度相對來說比較高,天天看一群精美和五毛對罵,翻出來許多黑歷史和土共謊言。對比如今這個狗逼世道,習近平連唱讚歌不賣力都得定罪。
初中时候标准粉红,高中时候搞女权,对墙内舆论环境愤怒且无奈。当时也隐隐感觉到政治书政治课上内容让人不适。后来被学长科普64以后,打开墙外新世界。分班以后有幸遇到几个反贼,正好位置坐在一起,上课经常小声逼逼危险发言。我们学校算是重点高中,反贼浓度很高,老师再三提醒我们不要到墙外发表言论,因为有被jc带走的先例。
nonsugar 好狗不挡路 twitter:@nonsucre
共党找上门喊我邪教,各种下作手段对我用上,不反也得反啊
我从小不爱听父母的话,formative years 在西方某国度过,那些年偏向小众 ideology。成熟后信 classical liberalism,追求 women’s rights,积极参加政治,视此西方国家为母国。
即使在品蔥,女權也不是政治正確,但支持女權主義的女人更容易意識到生活的不公,被性別壓迫也被鐵拳壓迫,粉紅女權那種奇行種不論,一般的女權主義者也多半支持人權支持進步平等
是否激進,同個人性格有關,性別並不是決定因素
我的祖辈被共党害死了至少七个人。所以家庭就不是什么爱党粉红家庭,本人自然也不例外。
习近平上台之后宣传女性回家就已经感觉到危机了。胡锦涛时代至少没这么夸张,数据支持了我的观点,08年世界性别平等报告中国在120个国家里排50几,去年他妈排110几就比日本好一名,韩国也就在中国前一两个。徐州铁链女事件彻底敲响了女性们要润赶紧润的警钟。
韭菜反贼 90后,为国家民主而读书
w我一直想找个反贼女当女朋友,这个帖子简直是我的心声!!Σ(⊙▽⊙"a
00后,当了很多年岁静,因为香港的事情清晰意识到赵国舆论风向的不真实和煽动性。很惭愧在海外留学多年才刚刚想要去了解墙外的世界,跟身边的朋友讨论香港的问题,大家都偏激的认为香港年轻人都是废青暴徒,没有人愿意跳脱出原有的想法去理性的看待问题。这种态度让我坚定认为自己是对的,中共就是一个极权主义的恶心透顶的玩意儿,难以想象墙内得生活的多么压抑…
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学习,静心思考,培养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等待着一切的虚伪被戳破的那刻。
政见不分男女,共产党要迫害的人,是男是女都会被迫害。
我原本也希望岁月静好,但是现实太残酷,我是遭受中共迫害的群体中的一员。
另外,我真心喜欢中国,所以必须反共。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很简单。。。你让她多看看女权的东西就行了。

国内女权的现状,能让大部分女性想逃离。
龙妈的眉毛 願榮光歸香港/Deutsch lernen
從香港回來以後。
去之前就一直有潛能沒被挖掘。
女生喜歡的東西我都不太喜歡。比較喜歡思考問題。
學會翻牆後最愛看政治新聞。
自然反了。
凯瑟琳 🦌🦌
有良知,不听一面之词。能独立判断是非就走上反贼的路了。
free0080014 跳跳虎
85后,文化程度不高但还蛮喜欢看书,现在回想以前的自己就像白痴什么都不懂,虽然也不是粉红但还是觉得共产党是正面形象,特别敬爱周总理,直到几年前跟比较年长的长辈一起吃饭听他们说共产党就是流氓什么,就让我很惊讶,上网查了些但没有得到很颠覆的认识,后来逛微博特别喜欢看评论,从里面可以得到很多信息,然后又根据信息再百度,再到后来学会了翻墙,看到了太多颠覆三观的事实,彻底反共!
家里从小的反贼教育+新闻行业几年的所见所闻 足够了
@tak_aljy:同为受过家庭伤害并且渴望自由的人的人,只是我的性别是男性。幼儿园被父母扔在外婆家,中学被父母关进精神病医院+强迫服药差点崩溃,现在走上社会又缺乏社交TvT其实我觉得我比大部分同龄人都要聪明和坚强(当然厉害的人也很多啦),但是还是难以找到想要幸福
從小就不太合群,在學校看某些老師誣陷“調皮的孩子”就有種對社會失望了的感覺。長大后被仲介騙錢被看不起。後來我偶然第三眼開了就有預知到共產黨要滅亡了。當然我一開始也不相信,我也是經歷了好久的思想鬥爭才慢慢接受去翻牆看靈性的知識順便瞭解真實歷史才決定反的,雖然家裡人把我當成神經病,但我還是想走我自己的路。畢竟醒著總比裝睡強。
饲养员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科学行业, 多少受到了世界主义思想的熏陶.

对中共这种封建主义party自然反感
menthol 夏天到了,收拾滿地的酒瓶和煙蒂,去剪短髮
我是臺灣人,當個反賊也是很自然的。不過在臺灣有另外一種困擾,我直到十歲還十一歲才明白臺灣省的「省」是什麼意思,那跟中華民國不是一樣的事情,好像是小學上課時看到的地圖都只印臺灣省的部份(那時臺灣還沒廢省,中國史地是初中課程),還以為省就是國家的同義字。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家里几代都是知识分子,解放前就在大学教书,所以洗脑从来没在我这里成功过。从小就是反贼一枚!我本人火相星座,最看不惯各种不平事,一定是会不计后果跳出来的。更不要说共产党的各种教育都是和正直善良相悖的。什么是唯物主义,难道不是抛弃各种信仰一切向钱看?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香港的情況相反,女反賊就比男反賊多(更多女性支持抗爭激進化),只能說香港女性太優秀了。
厉害国的深红 我是厉害国的土特产
爹妈都是粉红,所以我一开始也不反感。大学只是不喜欢思政课,人家考a 我考c,大一想入党,但看同学为了入个党争得头破血流,瞬间也没了兴致。想出国因为不用背马哲,也不用入党写思想报告。我知道中国体制有问题,但因为对时政并不关心,所以也说不上哪里不得劲,只知道国内996做出来的东西还没有美国人慢悠悠做出来的质量好。主要是这次疫情,看清了共产党恶心的嘴脸,然后一直在看爆料革命的节目,就变成了反贼,爹妈说我被洗脑了。。哈哈,我乐意。
naonanqiang 新注册用户 中共政治治理能力匹配不了它的疆域和人口
女权加肺炎,加非常厌恶集体主义,等级观念,户籍制度。
从小和集体合不来,到大学尤为突出,当时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出来之后逐渐意识到“首先是个人”。
父母是CCP,但非常开明,不会说我政治立场不对这种话,但多少会维护体制。
今年回国都知道机票不好买,父母劝我也从“有事找大使馆”到“出门在外只能靠你自己了”,不知道他们的观念有没有一点松动。
反贼就反贼 为啥分男女

我怀疑楼主在钓鱼

建议开设异性交友贴(手动狗头)
jjjjww 中国时政
我想给每一个发言女性都点赞可是系统说操作太频繁:))
女的情商比男的高,看不惯习近平那种倒行逆施的女人多得很,女粉红连男粉红的尾数都没有吧。
爱看书看电影,从小就很反叛,属于大人口中不老实不听话的类型。爱思考,对凡事都保持怀疑,从来就很讨厌跟风爱国。一直觉得这个国家没啥可喜欢的,一点都不真善美,看过89知道文革,很痛恨政府。也曾觉得无能为力,岁静过,但是很多喜欢的歌曲电影渐渐被封了,很愤怒,开始在另一半的指引下翻墙探索真相和真正的历史。
其实我感觉女反贼比较少,不是女生笨,看不清真相,而是比较胆小,怕惹事。和小姐妹儿逛街吃美食的岁静生活不是更安全美好么。
大多数女反贼应该都是平时性格比较倔强不服输,且爱学习爱思考胆子大的女生吧。
sAtaNiSCominG (●°u°●)​ 嘿嘿
被sabee噁心過來的,淦
還有牆內新聞各種喪事喜辦大賞⋯
也算是變成反賊的因素之一
我喜欢音乐、电影、文学,接触多了多了自然反。
 女人除了下身和男人不一样,其他都会一样的,延安时期女反贼还会少吗?
我是個男生,但大致能說下身邊女性,基本無一例外都都是天天朋友圈嗮愛豆,嗮男朋友,嗮著吸菸的照片,自拍這樣子,我身邊很大一部分女性來自城鎮的都是想著找個高大有錢又帥的男生然後一起,稍微有些思想覺悟的就是怕窮,所以就早早工作,不斷提升自己的很少,會規劃的沒幾個,在工作的就不停發自拍,在讀書的就一天到晚讀書。
80后,从小看的美国和日本动画,接受的就是普世价值熏陶。成长于江胡时代,听惯了身边批判共产党腐败堕落的声音。刚学会上网的时候还没有防火墙,媒体敢说,论坛各路大神云集。80后跟我成长背景相似的,没人相信共产党的那套骗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