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姨学科普】“大洪水”学讲解

首先出于名誉考虑,我老表示全文纯属个人看法,文责自负。并且一篇文章不可能涉及到所有方面的问题,所以如果读者有疑问的话可以在下面提出,我老会尽量回答。

刘仲敬,也就是你姨,其学说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中西文明比较历史学(你姨自称这部分纯属摘抄毫无原创),大洪水预测学(你国崩溃论以及历史上的大洪水都是先于你姨出现,所以同样毫无原创)和诸夏民族发明政治学(这里的诸夏不包括满蒙回藏港台,仅仅是两京十三省,你姨在这里倒可以被称为先驱者,只是这已经不是学术了)。

历史学部分的质量,由你姨摘抄的对象而定。不过对他来说(你姨自称是历史学爱好者出身,所以才有这个条件),这部分的实际作用只是混进学术圈充履历的敲门砖,而混进学术圈则是单纯为了跑路。现在这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你姨已经在美利坚了,所以他大概并不会接受学术质量方面的投诉。(你姨对学术圈的理解是,对于一般群众来说他是历史学硕士,是内行,连档案馆都进不去的外行是没有资格评论内行的。而你国学术圈的内行则被你匪控制着,因此匪谍历史学家也没有资格评论他这个反贼。根据这个理论大概只有精通中西两学的洋大人才能评价你姨了。。。)

诸夏民族发明政治学则是为了和一无所成,充满匪谍的海外民运切割,顺便实现你姨自己的野心而出现的。你姨自称大蜀民国地主资产阶级后代,所以要代表自己祖上所属的地方势力打倒国共两党共同造就的大一统暴政,国共两党当权以来的历史自然要全部否定。民族发明学这种政治立场在先理论在后的“经学”,大概是不会符合学术标准的。但这种利益出发的政治立场完全不应该被否定,因为反过来讲支持大一统的知识分子大概也是为了在大口吃菜的大政府里任职才选择这一立场,因此一样有利益关联不是吗。。。

本文主要分析的,是作为历史学的理论结果,以及诸夏的现实前提而存在的大洪水预测学。我老首先从姨学文明资源的角度,之后从其他角度来分析这一学说。

文明资源不是别的,仅仅是把个人构成人群的精神-物质基础(这两者仅仅在形式上有区别,社会没有秩序,个人难以互相合作,把小麦变成面包都是一件难事)。个人并不必然加入人群,成为社会的一部分。仅仅是因为社会化——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是有利的,社会化的注重合作的群体在生存竞争中淘汰了其他可能性,才作为幸存者被当作是理所应当的,不容置疑的现实。这一现实本身确实足够稳固才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存在,但是万物皆有极限,某些社会由于其运行模式,是注定要崩溃的。比如说,东亚大陆的古代帝国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

这两者的共同点在于,统治者主动的清扫社会中存在的不受政权控制的团体,古代帝国的清扫力度低于极权主义国家,但是古代的经济生产力也不如现代所以实际效果差不多。统治者想要千秋万代的永久统治下去,正向的方法是把自己所统治的社会中每个,至少是大部分成员的利益,和政权的利益绑定。而逆向的方法则是尽可能消灭所有没有绑定从而有独立性的人。这两者相辅相成,但为主的是前者。所谓“孤君弱民之道”,就是建立一种秩序,这一秩序,其社会规则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被统治者无法脱离权力生存。秩序仅仅提供服从和脱离社会成为野人两个选项,民众必须比统治者在个人精神与社会组织方面都更加软弱,从而主动的选择服从,这一秩序才能稳定。

这一稳定秩序,在稳定之外一无所有,因为所有的资源都被统治者用来控制内部的人群,被统治者越发软弱,统治者越发压榨,两者互为因果。而最为致命的是,处于内部的弱者无法主动改变这一秩序。改变只能来自两种条件,一种是外部带来的改变(创造性破坏或者用姨学话语说,秩序资源输入),“革命是社会内部既有的新生秩序,通过必然的暴力方式打破旧秩序从而取而代之的过程”,在这里则是外部势力通过暴力方式推翻了古代专制帝国,建立了属于他们的新秩序(至于说历史上的蛮族为何总是最终接受和利用帝国秩序,详情请看《经与史》,基本上你姨认为,帝国的统治模式反过来塑造了你国士大夫的意识形态和利益立场,士大夫再主动的把这一他们可以作为监工而存在的奴役模式推荐给入侵的蛮族统治者。)。

另一种则是在缺乏外部因素的情况下,压榨超出了极限,导致了经济崩溃(由于天灾关系古代农业经济更容易崩溃)。这一秩序无法再容纳原先存在的人口,而被统治者不管多么软弱,至少作为动物的生存本能还在。如果服从秩序不能保障生命,服从秩序的终极理由就消失了,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破坏秩序,不得不去掠夺他人的资源。但是秩序的破坏,会导致秩序内的人口被抛弃在文明之外的蛮荒之中,而常识告诉我们,蛮荒中资源数量极少,能够在蛮荒中生存的人类数量也是一样。用通俗的话说,这一过程是灾难性的。东亚古代帝国之所以没有在这一灾难中文明彻底毁灭,主要是因为帝国本身能力有限,没办法完全实现以完全控制人群为理想的社会,所以灾难仅仅毁灭了帝国的核心区域,周边区域受到的损失相对较轻。然后这些已经被帝国意识形态感染的周边区域再重建帝国,把自己更深的拖进这个漩涡。对生存在东亚大陆的人类来说值得庆幸的是,西欧基督教文明发展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东亚帝国把东亚大陆所有地区都毁掉之前就输入了新的秩序。

现代共产主义与东亚古代帝国的意识形态其实极为类似,都是在整个世界推行普世排他性秩序的企图(共产主义的思想源流我不懂就不乱说了)。因此以共产主义旗号而建立的你匪同时也成了东亚帝国的思想继承者。尽管在控制程度上有争议,因为1984式的反乌托邦暂时还未能实现。但你匪可以说是实现了秦皇汉武的梦想,借助从西方引进的各种先进科学与管理技术的帮助,成功的控制了大清帝国的大部分领土。你匪的统治到达了这样一种程度,也就是它不可能被取代,因为它用自己的全部实力来消灭这种可能性。你国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很快就不是了),也不可能有任何外来的物质与秩序资源足以承载你匪统治倒台之后的真空。这也就意味着,你匪的统治和古代某个帝国一样,将会伴随着上述的,文明毁灭程度的灾难而走向终结(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会比历史上更严重)。这也就是大洪水预测学认为在近期就即将发生的事情。

要反驳这一学说可以从几点着手,或者认为你国人并不软弱,可以通过某种不知名方式(美国?全世界民主国家?)脱离你匪控制,继而团结起来建立取代你匪的新秩序。或者认为你匪的模式并非不可持续,西方引进的各种先进科学与管理技术可以通过不知名的方式脱离地心引力和经济规律,让你国越来越强,最后真的统一世界或者怎么样。或者在较弱的意义上相信无论如何今时不如往日(尽管你匪明显比古代帝国更加恶劣),因为科学进步等各种原因,过去发生过的事情这一次不会发生。这些反驳都有道理,至少事情还没发生不是吗?这时候就尽情嘴硬吧。

大洪水与你国崩溃论的重合点在于对你国经济状况的共同关注。经济学家早已做出了你国经济终将崩溃的论断,只是根据“经济由人类行动构成,人类行动受主观判断指导,主观判断的改变通过行动改变会间接影响经济状况,而经济学无法对人类主观判断改变的理由给出客观答案,因为经济学本身也是人类的主观判断”,简称“人们认为经济即将崩溃而做出对应行为的那一刻经济就会崩溃”原理,人类无法预测经济崩溃的时间点。目前给出的一切你国负面的经济新闻,都只能作为对你国经济终将崩溃这一结论的佐证。是否接受这一结论,最终取决于人们的信念。

下面是自问自答环节,可以把它当作懒人包来看。

一、你匪是否有洗白上岸的可能?有。你匪是否会选择洗白上岸?不会。
你匪作为一个建立起就恶行累累的邪恶组织,建立的国家也是劣迹斑斑,这绝不意味着你匪没有机会洗白上岸。你匪的领导人早几十年有觉悟的话,完全可以通过逐渐地放弃自己的权力来换取不受清算的特权(就算你国人不讲信用反悔,至少还有西方可以去)。你匪选择了这条死不悔改,攻击内外敌对势力,终点是国家与社会一起灭亡的道路,这并不应由你匪之外的任何人负责。原因也许是由于过去的罪恶过于深重,就像奸杀十七八个婴儿的娈童犯不会把自己捆起来送到婴儿的家长面前自首。也许是由于你国人太配合权力以至于你匪觉得自己的统治很安全完全没必要投降。不过结论都是一样的。

二、大洪水是必然的吗?是。是自我实现的预言吗?不是。
出于明显的原因(你匪),菜人(两京十三省被你匪统治的广大人民的统称)没有能力,甚至没有意愿阻止和抗拒你匪的恶行(当代菜人的精神冷漠和道德观的缺失表现的足够明显了)。你匪在你国国内的各种倒行逆施,对自然与菜人资源的过度开发毫无阻碍,导致的严重后果没有人去处理。导致了简单的结论:恶行的漩涡只会不断长大,直到把你匪和你国人都吞噬进去为止(简单的道理,你匪肯定会把菜人当成自己的肉盾,而菜人也只能乖乖的坐肉盾)。大洪水论不是自我实现的预言,不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你匪的莫大权力没有人去限制,你匪为所欲为的恶果也就无人能改。菜人对这一理论的接受与否,仅仅是影响崩溃时间点的次要因素。(这点需要额外解释,根据经济学理论,个人根据主观判断做出的行动可以对宏观经济造成相应的影响,如果足够多的人做出同样类型的行动,那么市场状况就会相应改变。在这里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在恐慌下做出相应行动经济就会崩溃。)

三、你国可以被拯救吗?不可以。大洪水理论的意义是什么?是让接受这一理论的人做出对应的,为自己的利益考虑的行动。
不需要重复,你国人没有能力(就算是美国人也没能力),你匪没有意愿把东亚大陆的社会导向正确的方向,而现在一切都晚了。既然灾难一定会到来,我们这些将会从中受到最大损失的菜人应该怎么办呢?在经济泡沫破裂之前,把手中的财富从高风险领域转移到低风险领域的人,将会这之后将会处于比没有这样做的人更有利的地位。大洪水理论不管承载着多少意识形态和道德含义,其现实意义就是告诉你,面临这一必然到来的灾难,应该做出相应的行动来保护自己的财富和人身。所谓移民跑路,不就是把自己的人身移出你国这一高风险领域吗?对不同社会地位,不同经济条件的人来说,对应的行动是不同的。但是做了准备的人,将会在灾难到来之后处于比之前更加有利的地位。

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指望说服任何人。大家根据自己的理解和预测做出相应的选择,让历史来决定这一预测正确与否,是最为自然的。
16
分享 2019-09-23

11 个评论

每一二百年因氣候變化或者馬爾薩斯定律,牆國王朝注定要內亂一次,這是有歷史和科學依據證明的,很多人好像嘲笑一下就覺得自己能逃得掉科學規律一樣
看完了,
我突然想起来,马克思,也说过
“万恶的资本主义必将灭亡”

嗯。
你老是在把你姨与马克思比较吗?无所谓,反正你姨和马克思最少有一个是错的。。。
也可以两个一起错,而且你姨的错还没有任何学术价值,至少你🐎的黑屁给日后资本运作模式带来insight,其实是有原创性贡献的,而你姨的原创就只有创象不堪的历史发明了。本文写的内容几乎都不是你姨原创,,,
人不能同时混很多圈子。你姨既然选择了大蜀民国这条路,就不太可能走学术的路了(英文圈子混不上,你国圈子则是你匪的地盘)。。。
刘仲敬就是个讨饭的骨头
请举证,否则折叠。
现在他基本是个社会活动家而不是研究历史的学者 从这个角度他做的不错 讨论他理论长短没啥意义(本文这个都不够格)
又是一位野兽先辈
他说的跟何清涟的《溃而不崩》的主要结论没有太大差别,而学术性远不如何。
老刘的文章都不能提炼一下吗?又臭又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