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做歷史研究是不是很糾結?

上海震旦學院老師宋庚一因在課堂上的言論被學生舉報,被學院開除。

看了宋老師的發言,覺得她說得真好! 有學術嚴謹,有思辨態度。自此事件以後,應該沒人敢講真話了。

想問一下有沒有文史圈的蔥友,能分享一下,在中國做歷史研究,是什麼樣的感覺? 碰到政治敏感點,就都不能夠講真話了嗎? 這樣做研究不就變得很糾結了?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见到“如何反驳xxx”式的问题一律点踩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是相关专业的,大概讲下我的见闻。
首先就横向对比来说,做历史和哲学研究,其阅读国外新闻和资料的自由度,以及发言被中共的容忍度,要比其他专业的高一些。整体来说也不会那么红(可能也跟我在的学校是排名很靠前的名校,聚了一大批自由派老师有关)。像宋老师讲的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的言论,我上过的中国近代史的课不论是上课还是讨论比比皆是,即使偏粉红的同学也会批评国内宣传不够求真求实,让日本右翼钻了空子等等。然后一些讲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讲到齐奥塞斯库被枪毙的时候,台下掌声一片。包括讨论近代人物的时候,总体来说还是对胡适、陈寅恪、周作人这些自由派的学者文人持肯定的态度,而对郭沫若、范文澜这种共产党党棍文人持批判态度。而用政治哲学讨论问题的时候,基本都是支持自由民主,反对极权主义(至少对西方的问题都是如此),不论是从哈耶克、波普尔的角度出发,还是从马克斯、齐泽克这一脉,都能产生许多冲塔言论,引来阵阵掌声。

但是从纵向对比来说,这种自由正在迅速消退。尤其是习近平光明正大地成立中国历史研究院,气势汹汹地在历史和哲学邻域大搞意识形态出警后。这个时候维护官方的意识形态成了历史研究的绝对重点,各种出警络绎不绝。比如他们崇拜陈寅恪和胡适就是崇拜反革命,建议今天的青年读郭沫若。再比如新清史,重视清朝的满族特性而非“汉化”的一面,但在官方党棍学者看来就是学术分裂国家,该抓该杀。而对于古代的专制制度,党棍文人纷纷叫嚣这种制度能维持中国大一统,好支威希。至于什么党史领域更不用说了,过去很多学者喜欢打着红旗反红旗,比如说他们通过赞扬建党时期陈独秀的人道主义关怀,瞿秋白的审美情趣等等,暗讽后来中共到了毛泽东领导的时候没有人文关怀和审美情趣,或者是赞美邓小平解放思想等等,现在也不行了,讽刺毛泽东就等于讽刺习近平的亲爹,一顿扣帽子批斗给你打压下去。

未完待续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研究支那历史最大的难度是要先搞清楚大领导的历史观。郭沫若就研究得不错,做到了支科院院长。反面的例子有吴晗,虽然做到了北平的副市长,最终却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新时代中国应该已经没有历史研究这回事了,只有历史宣传
我基本上可以算是做历史研究的了,也只能是用上面爱听的话去夹带私货吧,但是我的底线是不说谎话。其实更通常的就是避开敏感话题。
其实就是没办法,真的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余英時:啊!因為大陸的情況是,過去(49年)到現在沒有歷史的。歷史都是假歷史。它是為政治服務的一些教條。
angelo0427 台湾是中华民族最后一座民主自由的灯塔
有学术严谨、有思辨态度:“为什么今年才开始搞公祭日?是不是因为日本抵制北京冬奥会,他们才开始宣传?”
酸酸乳 如花不彻底,彻底不如花。
中国没有历史真相可考,所有的事情都是无限循环重复发生,你看到的历史,可能就只是胜利者的虚假自传。
我一直怀疑古代的伟人,放到现代就是腊肉包子一流。历史夸赞的都是人渣,历史上的人渣反而可能是李文亮那样的好人。
真搞歷史研究去日本做吧,你敢在中共國說半句真話?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党性,智慧,良心,三者最多只能共存两个。
至少在中国大陆是这样的。
吐火罗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墙内一切都归党领导,为了政治服务,有理想的人都没有办法发声
在中國做歷史研究不糾結
要纠结的话注定做不长久
專攻上古三代秦漢歷史,與現代政治的關係就不那麼大。
历史都是给后人评说的

写历史都是朝代更迭后

下一朝写本朝事

所以影帝在澳门日报发表那个文章

人一旦上了岁数,有良知的人更在乎身后名

殊不知,中国捧为儒圣的孔子

也被打成老二,掘坟刨墓

所以邓还是很聪明的

直接把灰撒了(很有可能是假的)

他也知道只要土狗继续执政

早晚也会扒开他的墓
一個墻內的人告訴你,所謂的歷史研究,出來的結果,需要給政治(中共)唱讚歌,
就是一個洗腦工具人,如果有其他獨立思想,公開宣傳,
就會有人對付他(歷史研究學者)。
那倒不一定,前段时间键就有个葛剑雄教授说研究历史就应该为当权者的合法性提供证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