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迎新系列】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吗?——文化与政治制度

目标读者: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政治讨论,对政治理论几乎一无所知的新难民。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说法,中国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活该被独裁压迫。这也许有爱之深,责之切的成分,但却对推动民主化没有益处,反而是帮助党国鼓吹其统治正当性了。

文化是什么
最初,人们认为,文化是客观的存在,从古至今地传承下来。这种看法,被学者们称作原生论。后来,随着世界各地的联系和交流越来越多,对历史的梳理越来越有体系,人们开始认为,文化是就是一群人共同相信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力量让这种信仰保持不变,也就是说,文化是想象出来的、可变的。这种看法,叫作建构论。类似的思维之下,还有人再进一步,认为民族的概念也是想象的共同体。

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

自古至今,一直有人认为,某些政治体制更适用于某些特定的文化,有些文化适合民主,有些文化适合独裁。

古希腊的埃斯库罗斯在戏剧《波斯人》(公元前472年)中就曾说过,威权适用于亚细亚,民主适用于雅典。

法国的孟德斯鸠也相信文化和政府制度有相适应的关系,他认为皇权适用于欧洲,专制适用于东方,民主则适用于古代(指欧洲的古代),某种文化适用的政治制度输出到另一种文化,是可遇不可求的偶然事件。

英国的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则说,不会有人相信,任何一种文化都可以驾驭任何一种政治制度。因此,密尔认为,立法者在制定法律和制度时,要把既存的风俗民情纳入考量。我们可能会联想到另一个说法:“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
但是,密尔同时也认为,文化具有可塑性。也许某个理念对于某种文化来说很陌生,但是如果持续地接触、讨论这个理念,假以时日,人们会逐渐熟悉它,最终把它纳入文化惯性。

在孟德斯鸠和密尔的基础上,出现了文化现代化理论
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会直接带来民主制度,而会带来文化上的变化。文化上的变化,才是民主化变革需要的土壤。

如何衡量政治文化
公民文化
在《公民文化》一书中,两位作者阿尔蒙德和维巴归纳出三种政治文化。
  • 村民型政治文化,由于这种文化总结自非洲土著的部落,有些人喜欢把它翻译成作部落型文化。

  • 臣民型政治文化,对应的是中央集权的威权制度。

  • 公民型/参与者型政治文化,对应的是民主制度。


一群人有公民型政治文化,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有高度的信任,偏好一步一个脚印的渐进式社会变革,支持现有的政治制度,生活满意度比较高。
两位作者认为,只有公民型/参与者型的政治文化,才更有可能发展出民主制度,也更有可能维持民主制度。

世界文化地图
英格尔哈特与韦尔策尔根据世界价值观调查组织历年的数据,绘制了世界文化地图。他们认为,在当代世界,文化的不同主要在以下两个维度上体现出来。

传统价值vs世俗理性价值
传统价值主要意味着:
  • 宗教
  • 传统家庭分工
  • 对权威的服从
  • 以民族意识为荣
  • 反对离婚
  • 反对精神欢欣(例如酒精、大麻、其它毒品)
  • 反对自杀
  • 反对堕胎

世俗理性价值主要意味着:
  • 淡化宗教和传统家庭角色
  • 反抗权威
  • 以世界主义为荣
  • 接受离婚
  • 接受精神欢欣
  • 接受自杀
  • 接受堕胎


生存价值vs自我表达价值
生存价值主要意味着:
  • 强调物质和经济安全
  • 倾向于以本民族作为思考中心
  • 人际间信任与宽容较少

自我表达价值主要意味着:
  • 强调性别、性、种族的平等与多元化
  • 倾向于以世界和环境作为思考中心
  • 人际间高度信任
  • 鼓励个人积极参与政治活动。


用这个两个维度建立坐标系,根据2014年数据,英-韦世界文化地图如下:
https://i.imgur.com/SS9s5cm.png

文化现代化理论与英-韦文化维度,可以很好地描述历史上的两波民主化转型。
工业化时代,一批国家的政治文化从传统价值,逐渐偏向世俗理性价值;
后工业化时代,一批国家的政治文化从生存价值,逐渐偏向自我表达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世俗理性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传统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但反之则不成立,不能说只要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就是共产主义。)

再论文化与政治体制
说到文化与政治体制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国内支持其观点的文章,已经汗牛充栋,但是,正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本文就来唱唱反调。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专注于研究宗教对文化的影响,他认为,西方把某些价值观当作普世价值观,与民主制度捆绑在一起,强加给其他文明,只会带来更多的冲突。他认为,人权、平等、自由、法治、民主、政教分离等等,是西方独有的思想,根本无法引起其它文化的共鸣。因此,其它宗教下的文化无法与民主制度兼容。

具体来说,亨廷顿认为,伊斯兰教文化、儒家文化的国家,无法维持民主制度;天主教文化的国家,维持民主制度难度比较大;伊斯兰教文化则将永远与非伊斯兰教文化处于冲突之中。

以下是亨廷顿对几种不适合民主的文化做出的解释:
  • 天主教文化强调了教宗和真理的唯一性,阶级森严,而民主需要接纳各种思想的竞争,因此天主教文化与民主完全相悖。

  • 儒家文化强调尊重权威、鼓励公社制度而不鼓励私人权利,与民主完全相悖。

  • 伊斯兰教文化历史上就很暴力,没有对宗教事务和政治事务做出区分,严重地压迫女性,不但不可能发展民主制度,还会对其他国家的民主制度造成威胁。


这些解释,均是在各文化的教条中,寻找与公民文化不一致的部分。然而,亨廷顿忽略了,所有这些文化,都既有不适应民主制度的教条,也有适应民主制度的教条。

  • 儒家文化虽然对公民社会、法治、个人权利等理念一无所知,但是同时也有限制政府权力的传统,认可人民对无道统治者有权反抗,且不抵制宗教的多元化。


  • 伊斯兰教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与适合民主的方向背道而驰,然而,在其教义中,舒拉(Al-Shura,大意为“协商”)、伊制马尔(Ijma,大意为“公意”)、伊智提哈德(Ijtihad,大意为“创制”,即对经文的重新诠释)、麦诗赖海(Maslaha,大意为“公益”)等概念,同样可以为议会制政府、代议制选举、宗教改革提供理论基础。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对神权的强调,可以对政权形成制衡。


每一种文化都既可以找出促进民主的教条,也可以找出妨碍民主的教条。既然如此,讨论某种文化是否能够发展或维持民主制度,就成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问题,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我们说,大中华文化圈的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中东的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时,其实是在基于当下的情势做出判断,从状况倒推原因。目前大部分民主国家都有是新教文化国家,我们就说新教适合民主;伊斯兰教国家少有民主,我们就说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大陆没有民主,我们就说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这实际上有因果倒置的嫌疑。

评判某种文化对民主制度的影响,应当放在时间尺度上,纵向观察,还要考虑文化的可塑性。

回到英-韦世界文化地图,我们可以看到,在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当中,党国的位置很奇葩,与其它民主化程度较好儒家文化国家相比,更加重视生存价值,反对自我表达价值。体现在坐标系中,就是从一个圆润的色块中,歪歪扭扭地突出一块。这种偏离,很可能是党国这个政权,对中国造成的影响。这也与我们的生活经验一致。党国删帖封号乃至焚书,镇压各类宗教,歧视少数群体,把经济发展当作头等大事,相信异见者是“闹事、想要天下大乱”,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体现。中国民主化转型的阻力,主要在这一维度上。

单一宗教代表的传统价值,只会把中国从世俗理性价值推往传统价值,这并不能“救中国”。推动宗教自由,才是推动中国从生存价值向自我表达价值转变。这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积极地皈依某种宗教,而是不论自身信仰,所有人成为所有宗教的盟友,为其自由摇旗呐喊。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我们选择如何思考,中国的文化便将如何发展。

参考材料:
Principles of Comparative Politics
The Myth of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Edward Said
《文明的冲突》
《公民文化》
World Values Survey
英格尔哈特-韦尔策尔世界文化地图
伊斯兰教术语(https://www.beichengjiu.com/tags-32912-0.html)

难民迎新系列:
中文世界政治立场颜色一览
左-右政治光谱及中共对其畸化
微博爱国党盛行,我们无需痛恨,更无需绝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与临界点模型
四中全会要开了,党内改革派能否有所作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关于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四种观点
35
分享 2019-12-15

24 个评论

信息量又大又密
一篇文章介绍好几个模型,也是很干了。
是我喜欢的😯

信息量又大又密一篇文章介绍好几个模型,也是很干了。是我喜欢的😯


结果没人读,惋惜。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世俗理性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



可是,该图的左上角,是重视世俗理性价值以及生存价值。。。。。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可是,该图的左上角,是重视世俗理性价值以及生存价值。。。。。


两个模型混在一起,一时脑残就写反了,丢人。感谢捉虫。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两个模型混在一起,一时脑残就写反了,丢人。感谢捉虫。


没事没事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世俗理性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但反之则不成立,不能说只要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就是共产主义。)



是我看错了吗?坐标系左上角应该是世俗理性价值+生存价值,而不是传统价值+生存价值。

当我们说,大中华文化圈的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中东的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时,其实是在基于当下的情势做出判断,从状况倒推原因。目前大部分民主国家都有是新教文化国家,我们就说新教适合民主;伊斯兰教国家少有民主,我们就说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大陆没有民主,我们就说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这实际上有因果倒置的嫌疑。



说得很好! “从状况倒退原因”,这是Correlation doesn't imply causation的最佳范例之一。两个有麦当劳的国家之间很少几乎没有打过仗,所以麦当劳才是人类和平的功臣。;)


回到英-韦世界文化地图,我们可以看到,在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当中,党国的位置很奇葩,与其它民主化程度较好儒家文化国家相比,更加重视生存价值,反对自我表达价值。体现在坐标系中,就是从一个圆润的色块中,歪歪扭扭地突出一块。这种偏离,很可能是党国这个政权,对中国造成的影响。这也与我们的生活经验一致。党国删帖封号乃至焚书,镇压各类宗教,歧视少数群体,把经济发展当作头等大事,相信异见者是“闹事、想要天下大乱”,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体现。中国民主化转型的阻力,主要在这一维度上。

单一宗教代表的传统价值,只会把中国从世俗理性价值推往传统价值,这并不能“救中国”。推动宗教自由,才是推动中国从生存价值向自我表达价值转变。这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积极地皈依某种宗教,而是不论自身信仰,所有人成为所有宗教的盟友,为其自由摇旗呐喊。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我们选择如何思考,中国的文化便将如何发展。



赞叹!!!仇恨教育应该也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一个subset吧。



总得来说,非常喜欢这篇文章,从非常高的角度概括+深入评论了品葱乃至于墙内的一些常见思潮。

但说实话,本文对于阅读量要求也很高。JS Mill/Samuel Huntington都有点阳春白雪了。品葱很多人天天叫嚷“中国人不值得拯救”、“中国文化垃圾”,而且此类言论不断自循环。你们真的了解中国文化吗?中国文化断层那么严重,你们几个人可以不借注释读文言文?天天叫嚷还不如想着怎么好好提高自己。

反贼之间也是有相当思维能力和知识水平差异的啊。

我也要好好读书啦~

补充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glehart%E2%80%93Welzel_cultural_map_of_the_world

一群人有公民型政治文化,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有高度的信任,偏好一步一个脚印的渐进式社会变革,支持现有的政治制度,生活满意度比较高。

两位作者认为,只有公民型/参与者型的政治文化,才更有可能发展出民主制度,也更有可能维持民主制度。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信任感,进而discourage公民参与政治。

“对于热点社会议题,我再去阅读和关注都没用,因为我完全不能信任我读的东西。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所以我还是不说话,旁观吃瓜好了。政治啥的,就让强人们来搞吧。反正我是不懂啦~还是玩抖音好啦”——就是这种感觉了。

在社交媒体时代,好的公民教育也应当包括这两点:
- 怎么做fact-check,养成FC的习惯
- 怎么处理信息爆炸。这个就像在肥胖症泛滥的国家教育均衡营养膳食哈哈哈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


选美?
好文,收藏了。品葱果然藏龙卧虎。
非常好。这是我来品葱以来收藏的第一篇文章。
有意思的是坐标系右下一块完全是空白,也就是说所有文化的传统价值,都不重视自我表达;传统和自我不可能共存。

开个脑洞,我觉得一些后现代文明的小团体有可能占据右下这个生态位。占据这个位置的社会人和人的冲突极少,社会主要矛盾集中在小团体和外部自然环境的冲突上,这有一点像接受了现代文明的蛮族。比如The Matrix中的Zion城,《星际争霸》游戏中的Protoss种族,或者人类移居火星后为了对抗极端自然环境而演化出的小共同体。
高质量文章,希望有更多人愿意阅读,这也是支持的一种方式
好東西!真的很高質量!這個難民系列我要慢慢看完
不错不错😄 可以看点好东西了👍

品葱很多人天天叫嚷“中国人不值得拯救”、“中国文化垃圾”,而且此类言论不断自循环。你们真的了解中国文化吗?中国文化断层那么严重,你们几个人可以不借注释读文言文?天天叫嚷还不如想着怎么好好提高自己。



其实这种现象很正常。

首先,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离开学校以后还能坚持读书的我目测只有10%左右吧,葱油里面这个比例会高一些,但最多也就20%或者30%而已。

其次,葱油们大多被墙内的环境压抑坏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个自由港,被过分压抑的那部分情绪往往就会过度地爆发出来。所以从言论自由的角度出发,我不赞成对自干五们的压制,但情感上我也能理解部分葱油对自干五的敌视甚至仇恨。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写完这段我也继续读书去,希望某一天也能写出接近@懦夫斯基 本文水平的好文。

其实这种现象很正常。首先,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离开学校以后还能坚持读书的我目测只有10%左右吧,葱油...



你说的有道理!

这一点也体现在品葱的一些偏社交的帖子上。品葱虽然初衷不是交友网站,但诚如你所言——大家被压抑坏了,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说话的人,难免会想要了解彼此。人都是社会动物。

学校只是一部分。The only durable education is one's self education. 共勉之!
我不信中国不适合民主,更不信中国公民愚昧自然民族劣根性就更是子虚乌有
感谢各位谬赞,隔壁2049有一些用户对文中内容的讨论和批判,也很值得一看。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信任感,进而discourage公民参与政治。


听起来内容很赞,如果没有安全顾虑,求分享。
党国媒体发布的那些“假大空”口号,领导讲话,也是假新闻的一种,对受众参与讨论的抑制作用是一致的。有时间的话,欢迎写文章向大家揭露党媒的这一层作用,或者直接把这类优质podcast转录成文字发布出来。

听起来内容很赞,如果没有安全顾虑,求分享。党国媒体发布的那些“假大空”口号,领导讲话,也是假新闻的一...




具体不记得哪一集了,翻遍自己的Podcast收藏,目前找到两个跟假新闻相关的~

1. Bloomberg Decrypted: Are we safe from election hacking in 2020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9-17/will-we-be-safe-from-election-hacking-in-2020
美国基层网络安全工作者的故事,如何教那些county小镇的政府大叔大娘保护信息安全,防止被钓鱼,忙不过来,防不胜防,百密一疏。最后主持人问他:你觉得我们ready for 2020了吗?他叹口气:哎,没有...


2. Stanford Raw Data系列
https://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raw-data/id1042137974?mt=2
这个不陷于政治了,讲的是大数据行业对dating、战争、金融等等全方位影响。

具体不记得哪一集了,翻遍自己的Podcast收藏,目前找到两个跟假新闻相关的~1. Bloomber...


非常感谢 :)
中國人適合甚麼嗎?
問這種問題其實是尋找心理治療,
因為受過創傷。

這種問題流行反映大量中國人對道德判斷的自信受到重創,幾乎是童年精神虐待。

中國人幾乎不敢用道德對錯去號召自己的同胞。

中國人解釋世界都是去道德的,因為這是好的對的,所以流行起來,這種解釋會得零分。

一種東西你想要,你要解釋為命中注定我能夠得到才安心。
中國人適合民主,這是因為上天注定了中國人適合民主,我安心了。不是因為這是好的,而是因為大自然注定了。

認為「中國不適合民主」的人,暗地還是認為民主是中國的終點,
否則就不用問這問題了。
就算不問這問題的人,最終還是認為民主是一個國家的終點。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