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迎新系列】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吗?——文化与政治制度

目标读者: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政治讨论,对政治理论几乎一无所知的新难民。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说法,中国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活该被独裁压迫。这也许有爱之深,责之切的成分,但却对推动民主化没有益处,反而是帮助党国鼓吹其统治正当性了。

文化是什么
最初,人们认为,文化是客观的存在,从古至今地传承下来。这种看法,被学者们称作原生论。后来,随着世界各地的联系和交流越来越多,对历史的梳理越来越有体系,人们开始认为,文化是就是一群人共同相信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力量让这种信仰保持不变,也就是说,文化是想象出来的、可变的。这种看法,叫作建构论。类似的思维之下,还有人再进一步,认为民族的概念也是想象的共同体。

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

自古至今,一直有人认为,某些政治体制更适用于某些特定的文化,有些文化适合民主,有些文化适合独裁。

古希腊的埃斯库罗斯在戏剧《波斯人》(公元前472年)中就曾说过,威权适用于亚细亚,民主适用于雅典。

法国的孟德斯鸠也相信文化和政府制度有相适应的关系,他认为皇权适用于欧洲,专制适用于东方,民主则适用于古代(指欧洲的古代),某种文化适用的政治制度输出到另一种文化,是可遇不可求的偶然事件。

英国的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则说,不会有人相信,任何一种文化都可以驾驭任何一种政治制度。因此,密尔认为,立法者在制定法律和制度时,要把既存的风俗民情纳入考量。我们可能会联想到另一个说法:“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
但是,密尔同时也认为,文化具有可塑性。也许某个理念对于某种文化来说很陌生,但是如果持续地接触、讨论这个理念,假以时日,人们会逐渐熟悉它,最终把它纳入文化惯性。

在孟德斯鸠和密尔的基础上,出现了文化现代化理论
社会经济的发展,并不会直接带来民主制度,而会带来文化上的变化。文化上的变化,才是民主化变革需要的土壤。

如何衡量政治文化
公民文化
在《公民文化》一书中,两位作者阿尔蒙德和维巴归纳出三种政治文化。
  • 村民型政治文化,由于这种文化总结自非洲土著的部落,有些人喜欢把它翻译成作部落型文化。

  • 臣民型政治文化,对应的是中央集权的威权制度。

  • 公民型/参与者型政治文化,对应的是民主制度。


一群人有公民型政治文化,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有高度的信任,偏好一步一个脚印的渐进式社会变革,支持现有的政治制度,生活满意度比较高。
两位作者认为,只有公民型/参与者型的政治文化,才更有可能发展出民主制度,也更有可能维持民主制度。

世界文化地图
英格尔哈特与韦尔策尔根据世界价值观调查组织历年的数据,绘制了世界文化地图。他们认为,在当代世界,文化的不同主要在以下两个维度上体现出来。

传统价值vs世俗理性价值
传统价值主要意味着:
  • 宗教
  • 传统家庭分工
  • 对权威的服从
  • 以民族意识为荣
  • 反对离婚
  • 反对精神欢欣(例如酒精、大麻、其它毒品)
  • 反对自杀
  • 反对堕胎

世俗理性价值主要意味着:
  • 淡化宗教和传统家庭角色
  • 反抗权威
  • 以世界主义为荣
  • 接受离婚
  • 接受精神欢欣
  • 接受自杀
  • 接受堕胎


生存价值vs自我表达价值
生存价值主要意味着:
  • 强调物质和经济安全
  • 倾向于以本民族作为思考中心
  • 人际间信任与宽容较少

自我表达价值主要意味着:
  • 强调性别、性、种族的平等与多元化
  • 倾向于以世界和环境作为思考中心
  • 人际间高度信任
  • 鼓励个人积极参与政治活动。


用这个两个维度建立坐标系,根据2014年数据,英-韦世界文化地图如下:
https://i.imgur.com/SS9s5cm.png

文化现代化理论与英-韦文化维度,可以很好地描述历史上的两波民主化转型。
工业化时代,一批国家的政治文化从传统价值,逐渐偏向世俗理性价值;
后工业化时代,一批国家的政治文化从生存价值,逐渐偏向自我表达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世俗理性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传统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但反之则不成立,不能说只要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就是共产主义。)

再论文化与政治体制
说到文化与政治体制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国内支持其观点的文章,已经汗牛充栋,但是,正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本文就来唱唱反调。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专注于研究宗教对文化的影响,他认为,西方把某些价值观当作普世价值观,与民主制度捆绑在一起,强加给其他文明,只会带来更多的冲突。他认为,人权、平等、自由、法治、民主、政教分离等等,是西方独有的思想,根本无法引起其它文化的共鸣。因此,其它宗教下的文化无法与民主制度兼容。

具体来说,亨廷顿认为,伊斯兰教文化、儒家文化的国家,无法维持民主制度;天主教文化的国家,维持民主制度难度比较大;伊斯兰教文化则将永远与非伊斯兰教文化处于冲突之中。

以下是亨廷顿对几种不适合民主的文化做出的解释:
  • 天主教文化强调了教宗和真理的唯一性,阶级森严,而民主需要接纳各种思想的竞争,因此天主教文化与民主完全相悖。

  • 儒家文化强调尊重权威、鼓励公社制度而不鼓励私人权利,与民主完全相悖。

  • 伊斯兰教文化历史上就很暴力,没有对宗教事务和政治事务做出区分,严重地压迫女性,不但不可能发展民主制度,还会对其他国家的民主制度造成威胁。


这些解释,均是在各文化的教条中,寻找与公民文化不一致的部分。然而,亨廷顿忽略了,所有这些文化,都既有不适应民主制度的教条,也有适应民主制度的教条。

  • 儒家文化虽然对公民社会、法治、个人权利等理念一无所知,但是同时也有限制政府权力的传统,认可人民对无道统治者有权反抗,且不抵制宗教的多元化。


  • 伊斯兰教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与适合民主的方向背道而驰,然而,在其教义中,舒拉(Al-Shura,大意为“协商”)、伊制马尔(Ijma,大意为“公意”)、伊智提哈德(Ijtihad,大意为“创制”,即对经文的重新诠释)、麦诗赖海(Maslaha,大意为“公益”)等概念,同样可以为议会制政府、代议制选举、宗教改革提供理论基础。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对神权的强调,可以对政权形成制衡。


每一种文化都既可以找出促进民主的教条,也可以找出妨碍民主的教条。既然如此,讨论某种文化是否能够发展或维持民主制度,就成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问题,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当我们说,大中华文化圈的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中东的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时,其实是在基于当下的情势做出判断,从状况倒推原因。目前大部分民主国家都有是新教文化国家,我们就说新教适合民主;伊斯兰教国家少有民主,我们就说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大陆没有民主,我们就说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这实际上有因果倒置的嫌疑。

评判某种文化对民主制度的影响,应当放在时间尺度上,纵向观察,还要考虑文化的可塑性。

回到英-韦世界文化地图,我们可以看到,在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当中,党国的位置很奇葩,与其它民主化程度较好儒家文化国家相比,更加重视生存价值,反对自我表达价值。体现在坐标系中,就是从一个圆润的色块中,歪歪扭扭地突出一块。这种偏离,很可能是党国这个政权,对中国造成的影响。这也与我们的生活经验一致。党国删帖封号乃至焚书,镇压各类宗教,歧视少数群体,把经济发展当作头等大事,相信异见者是“闹事、想要天下大乱”,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体现。中国民主化转型的阻力,主要在这一维度上。

单一宗教代表的传统价值,只会把中国从世俗理性价值推往传统价值,这并不能“救中国”。推动宗教自由,才是推动中国从生存价值向自我表达价值转变。这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积极地皈依某种宗教,而是不论自身信仰,所有人成为所有宗教的盟友,为其自由摇旗呐喊。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我们选择如何思考,中国的文化便将如何发展。

参考材料:
Principles of Comparative Politics
The Myth of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Edward Said
《文明的冲突》
《公民文化》
World Values Survey
英格尔哈特-韦尔策尔世界文化地图
伊斯兰教术语(https://www.beichengjiu.com/tags-32912-0.html)

难民迎新系列:
中文世界政治立场颜色一览
左-右政治光谱及中共对其畸化
微博爱国党盛行,我们无需痛恨,更无需绝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与临界点模型
四中全会要开了,党内改革派能否有所作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关于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四种观点
56
分享 2019-12-15

34 个评论

信息量又大又密
一篇文章介绍好几个模型,也是很干了。
是我喜欢的😯
信息量又大又密一篇文章介绍好几个模型,也是很干了。是我喜欢的😯

结果没人读,惋惜。
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世俗理性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


可是,该图的左上角,是重视世俗理性价值以及生存价值。。。。。
可是,该图的左上角,是重视世俗理性价值以及生存价值。。。。。

两个模型混在一起,一时脑残就写反了,丢人。感谢捉虫。
两个模型混在一起,一时脑残就写反了,丢人。感谢捉虫。

没事没事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处于这个坐标系的左上角。也就是说,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轻视乃至反对世俗理性价值和自我表达价值,是共产主义国家的显著特征。(但反之则不成立,不能说只要重视传统价值和生存价值,就是共产主义。)


是我看错了吗?坐标系左上角应该是世俗理性价值+生存价值,而不是传统价值+生存价值。

当我们说,大中华文化圈的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中东的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时,其实是在基于当下的情势做出判断,从状况倒推原因。目前大部分民主国家都有是新教文化国家,我们就说新教适合民主;伊斯兰教国家少有民主,我们就说伊斯兰教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大陆没有民主,我们就说儒家文化不适合民主。这实际上有因果倒置的嫌疑。


说得很好! “从状况倒退原因”,这是Correlation doesn't imply causation的最佳范例之一。两个有麦当劳的国家之间很少几乎没有打过仗,所以麦当劳才是人类和平的功臣。;)


回到英-韦世界文化地图,我们可以看到,在儒家文化圈的国家当中,党国的位置很奇葩,与其它民主化程度较好儒家文化国家相比,更加重视生存价值,反对自我表达价值。体现在坐标系中,就是从一个圆润的色块中,歪歪扭扭地突出一块。这种偏离,很可能是党国这个政权,对中国造成的影响。这也与我们的生活经验一致。党国删帖封号乃至焚书,镇压各类宗教,歧视少数群体,把经济发展当作头等大事,相信异见者是“闹事、想要天下大乱”,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体现。中国民主化转型的阻力,主要在这一维度上。

单一宗教代表的传统价值,只会把中国从世俗理性价值推往传统价值,这并不能“救中国”。推动宗教自由,才是推动中国从生存价值向自我表达价值转变。这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积极地皈依某种宗教,而是不论自身信仰,所有人成为所有宗教的盟友,为其自由摇旗呐喊。每个人如何看待政治制度,就是这一群人的政治文化。我们选择如何思考,中国的文化便将如何发展。


赞叹!!!仇恨教育应该也是极端重视生存价值的一个subset吧。



总得来说,非常喜欢这篇文章,从非常高的角度概括+深入评论了品葱乃至于墙内的一些常见思潮。

但说实话,本文对于阅读量要求也很高。JS Mill/Samuel Huntington都有点阳春白雪了。品葱很多人天天叫嚷“中国人不值得拯救”、“中国文化垃圾”,而且此类言论不断自循环。你们真的了解中国文化吗?中国文化断层那么严重,你们几个人可以不借注释读文言文?天天叫嚷还不如想着怎么好好提高自己。

反贼之间也是有相当思维能力和知识水平差异的啊。

我也要好好读书啦~

补充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glehart%E2%80%93Welzel_cultural_map_of_the_world
一群人有公民型政治文化,意味着人与人之间有高度的信任,偏好一步一个脚印的渐进式社会变革,支持现有的政治制度,生活满意度比较高。

两位作者认为,只有公民型/参与者型的政治文化,才更有可能发展出民主制度,也更有可能维持民主制度。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信任感,进而discourage公民参与政治。

“对于热点社会议题,我再去阅读和关注都没用,因为我完全不能信任我读的东西。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所以我还是不说话,旁观吃瓜好了。政治啥的,就让强人们来搞吧。反正我是不懂啦~还是玩抖音好啦”——就是这种感觉了。

在社交媒体时代,好的公民教育也应当包括这两点:
- 怎么做fact-check,养成FC的习惯
- 怎么处理信息爆炸。这个就像在肥胖症泛滥的国家教育均衡营养膳食哈哈哈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

选美?
好文,收藏了。品葱果然藏龙卧虎。
非常好。这是我来品葱以来收藏的第一篇文章。
有意思的是坐标系右下一块完全是空白,也就是说所有文化的传统价值,都不重视自我表达;传统和自我不可能共存。

开个脑洞,我觉得一些后现代文明的小团体有可能占据右下这个生态位。占据这个位置的社会人和人的冲突极少,社会主要矛盾集中在小团体和外部自然环境的冲突上,这有一点像接受了现代文明的蛮族。比如The Matrix中的Zion城,《星际争霸》游戏中的Protoss种族,或者人类移居火星后为了对抗极端自然环境而演化出的小共同体。
高质量文章,希望有更多人愿意阅读,这也是支持的一种方式
好東西!真的很高質量!這個難民系列我要慢慢看完
不错不错😄 可以看点好东西了👍
品葱很多人天天叫嚷“中国人不值得拯救”、“中国文化垃圾”,而且此类言论不断自循环。你们真的了解中国文化吗?中国文化断层那么严重,你们几个人可以不借注释读文言文?天天叫嚷还不如想着怎么好好提高自己。


其实这种现象很正常。

首先,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离开学校以后还能坚持读书的我目测只有10%左右吧,葱油里面这个比例会高一些,但最多也就20%或者30%而已。

其次,葱油们大多被墙内的环境压抑坏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个自由港,被过分压抑的那部分情绪往往就会过度地爆发出来。所以从言论自由的角度出发,我不赞成对自干五们的压制,但情感上我也能理解部分葱油对自干五的敌视甚至仇恨。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写完这段我也继续读书去,希望某一天也能写出接近本文水平的东东。
其实这种现象很正常。首先,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离开学校以后还能坚持读书的我目测只有10%左右吧,葱油...


你说的有道理!

这一点也体现在品葱的一些偏社交的帖子上。品葱虽然初衷不是交友网站,但诚如你所言——大家被压抑坏了,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说话的人,难免会想要了解彼此。人都是社会动物。

学校只是一部分。The only durable education is one's self education. 共勉之!
我不信中国不适合民主,更不信中国公民愚昧自然民族劣根性就更是子虚乌有
感谢各位谬赞,隔壁2049有一些用户对文中内容的讨论和批判,也很值得一看。
延伸一下:fake news对于民主的威胁。我忘了是在哪个podcast里听到的了。大概意思是:假新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信任感,进而discourage公民参与政治。

听起来内容很赞,如果没有安全顾虑,求分享。
党国媒体发布的那些“假大空”口号,领导讲话,也是假新闻的一种,对受众参与讨论的抑制作用是一致的。有时间的话,欢迎写文章向大家揭露党媒的这一层作用,或者直接把这类优质podcast转录成文字发布出来。
听起来内容很赞,如果没有安全顾虑,求分享。党国媒体发布的那些“假大空”口号,领导讲话,也是假新闻的一...



具体不记得哪一集了,翻遍自己的Podcast收藏,目前找到两个跟假新闻相关的~

1. Bloomberg Decrypted: Are we safe from election hacking in 2020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9-17/will-we-be-safe-from-election-hacking-in-2020
美国基层网络安全工作者的故事,如何教那些county小镇的政府大叔大娘保护信息安全,防止被钓鱼,忙不过来,防不胜防,百密一疏。最后主持人问他:你觉得我们ready for 2020了吗?他叹口气:哎,没有...


2. Stanford Raw Data系列
https://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raw-data/id1042137974?mt=2
这个不陷于政治了,讲的是大数据行业对dating、战争、金融等等全方位影响。
具体不记得哪一集了,翻遍自己的Podcast收藏,目前找到两个跟假新闻相关的~1. Bloomber...

非常感谢 :)
中國人適合甚麼嗎?
問這種問題其實是尋找心理治療,
因為受過創傷。

這種問題流行反映大量中國人對道德判斷的自信受到重創,幾乎是童年精神虐待。

中國人幾乎不敢用道德對錯去號召自己的同胞。

中國人解釋世界都是去道德的,因為這是好的對的,所以流行起來,這種解釋會得零分。

一種東西你想要,你要解釋為命中注定我能夠得到才安心。
中國人適合民主,這是因為上天注定了中國人適合民主,我安心了。不是因為這是好的,而是因為大自然注定了。

認為「中國不適合民主」的人,暗地還是認為民主是中國的終點,
否則就不用問這問題了。
就算不問這問題的人,最終還是認為民主是一個國家的終點。
我覺得中國人的民族性是可以改變的,認同自由民主人權的海外華人就是最好的證明,很多認同自由民主人權的海外華人他們的父母是在中國出生的,甚至他們自己很多上輩子在中國生活,後來環境改變之後民族性也改變了,只要可以突破共匪的意識形態包圍就有機會讓中國民主化。
以我浅薄的认知来看,至少基督教旗下这三个教是相对其他文化圈比较重视传统,保守的,而新教又比天主教,东正教更为传统保守,这其中就包括五眼联盟这五个英语国家。再说一句,民族意识,服从权威从来都不是基督传统价值,只是儒家,伊斯兰这些文化圈的传统价值观念。
孔孟到荀子之前儒家从不入秦,人家支持齐国就是支持贵族去制约君主,本来中国有这条路可走的哪怕是胡温时代之后都有机会走这条路可是中国永远都少不了开倒车者。
好文啊,其实民主到底好不好,关键在于人们信不信,假如人们打心眼里不认同民主了,那才算是真正的不适合民主,中国现在远远谈不上这个情况。

再看看后进国家的民主实践,所谓伊斯兰教国家不合适民主我认为完全就是伪命题。因为就算很多伊斯兰国家是极权政府,但政府未必代表了大部分人民的意识,就算经常看看中国的新闻,也知道任何一个伊斯兰国家都不忌讳把人民内部矛盾暴露出来的,什么世俗派原旨派打成一团,可见绝大部分国家的人民都并非铁板一块,他们都有表达自己对未来国家期待的诉求。只不过新兴国家政局往往不稳,各个实权派争权夺利导致政局动荡,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行政当局和利益集团过于腐败,不能形成良好的政治空气。当然这确实也是难题,但未必代表民主制不行,因为历史上看民主制是个很年轻的政治制度,如果把时间拨前150年到19世纪末,那个时候的人还在为底层识字率不足而挣扎。现在的情况无论如何,总比100年前,也比50年前进步多了,只不过我们这代人没经历过上世纪的大动荡而已,如果翻看一下上个世纪的报纸,会发现前半叶几乎一直都在战乱和萧条中摇摆。所以我们这代人最需要做的只是习惯这个状态,找回在混乱中生存的本能,对前景还是要有信心的。
结果没人读,惋惜。

我读了,很好。很喜欢。这样到位的理性分析,比那种成天天灭TG,好得多。反也要反得优雅,有理有据,不管是讲科学,讲历史,讲文化,还是心理学,哲学等等,样样都可以甩粉红几条街,这样的反贼越多,TG才真的是会越害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落后是否一定会挨打?
答:落后就挨打,看是谁对谁而说的。
专制国家对于专制国家,那落后的就肯定会被挨打。如毛泽东对越南、印尼的红色渗透,想颠覆他们的政权搞颜色革命。如习特勒的一带一路,贿赂专制国家的政客,让他们廉价出卖他们国家的利益,一起剥削他们国家的人民。这些都是落后挨打的表现。

但是专制国家对于民主发达国家,就不是落后挨打了,而是民主国经常被专制国占便宜。

如墨西哥每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达到700亿美元。在美国的墨西哥非法移民达一千一百万,占到了美国人口的3.4%,自911以来已经有六万多美国人被这些非法移民杀害。然而很少看见美国对墨西哥施压,限期解决非法移民问题。如中国当初加入WTO的几十条对欧美日的承诺,除了五天工作制一条以外,其他一条也不兑现,利用了这个秩序大发其财,而且便宜永远也占不够。然而中国感谢美日吗?正好相反。从政府到走卒,全民对美日一片敌意。还有之前一直对美国特务渗透、无线电侦听的前哨基地,甚至一度部署了苏联核导弹的古巴,也不挨打。连暗地里支持塔利班、对CIA头目下毒的巴基斯坦都没挨打。

所以,专制国说「落后就挨发达民主国的打」这句话,就是血口喷人的。

再看中共对南海附近国家、对台湾的威逼恐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打压,落后就一定会挨打那都是专制者的说辞,他们只信奉拳头,不遵守规则。
中国人个体要接受民主适应民主并无困难。
但是中国人群体就相对困难了,因为要带动民主意识较低的那一部分人
而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要民主就更困难了,刨掉房间里的大象(中共)不论,本身中共国人就没有民主训练,要接受民主适应民主需要一个过程,也就是“有人看守的宪政化”,而不是一步到位,上来就给大家发选票,随便订个漏洞百出的临时约法当宪法,就宣称自己是民主国家--这个正是民初的状态。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说法,中国文化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活该被独裁压迫。这也许有爱之深,责之切的成分,但却对推动民主化没有益处,反而是帮助党国鼓吹其统治正当性了
能转来一部分吗?谢谢

2049落在党国手中数月,现已下线。详情可自行搜索端点星事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3
  • 浏览: 8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