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迎新系列】四中全会要开了,党内改革派能否有所作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目标读者: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政治讨论,对政治理论几乎一无所知的新难民。

前几天,赵紫阳的家人在香港发布纪念文章,字里行间呼吁党内改革。不少人怀念赵紫阳,其实也是借古讽今,保留了一线希望,盼望着四中全会上,党内改革派有所作为。本文就来说说,党内改革派是否能够靠得住。

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是指现有的统治集团里一部分人采取改革,最终导致了民主化。
在这里,我们要注意区分改良革命编程随想的文章把这几个概念讲得很清楚,推荐阅读。按照编程随想的文章来讲,我们这里说的民主转型,都属于革命。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在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中,改革派的动机并不重要。不论他们是想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还是真心想做青史留名的千年圣君,只要其改革措施最终导致了政治制度的根本改变,我们就称之为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
典型的例子包括柏林墙的倒塌、苏联解体。用更加不精确、更加直白的话来说,民众和统治者要打架,统治者不服,民众把统治者打死了,这就叫自下而上;统治者比较聪明,在打起来之前主动投降,这就叫自上而下。

从历史上看,改革派们推行的一些措施,导致民主转型,这些措施大多是自由化政策
自由化政策,就是放松管制的意思,比如放松组党要求、放松选举要求(例如我们党国,一点都不敢放松,一直以流氓手段打压独立参选人)、给司法独立空间、放松对立法会的控制。
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在成功之前,通常都有这么一段推行自由化政策的过程。政客们都是老江湖,谁也不会不懂,自由化政策会助长反对派势力,有颠覆政权的危险。因此,在社会稳定时,不会有人肯推行。但是,当社会发生了变化,比如经济衰退、社会动荡,统治集团内部就会出现分歧。一部分人认为,应该采取自由化政策,纾解社会压力;另一部分人认为,直接镇压就够了。我们把前者称为温和派,后者成为强硬派

很容易看出来,在一个独裁社会里,统治集团中的强硬派希望保持现状,他们什么都不用说;而温和派推行自由化政策的助长,需要他们主动提出来。

那么,温和派什么时候会决定发声、推动自由化呢?

在一个独裁社会中,经济衰退了,社会上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多,形成反对派力量。
党内的温和派要决定是否回应这些声音。(决策点1)
> 假设温和派什么都不做。社会维持现状。(结果1)
> 假设温和派决定放松管制。我们前面提到,自由化政策必然会助长反对派势力。
此时,反对派势力有两个选择。(决策点2)
>> 也许他们认为,党改正错误,很有希望,我们见好就收,宣布阶段性胜利。于是他们认同了统治集团。社会的独裁反而更稳定了。(结果2)
>> 反对派也可能不妥协,选择借机增长势力。民间的呼声越来越强大,学者纷纷站出来指责独裁者。
此时,温和派有两个选择。(决策点3)
>>> 也许他们选择听从强硬派的,面对新兴的反对势力,直接镇压了事。
镇压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此处结果由双方实力决定,因此是事件分支点,但不是决策点)
>>>> 如果镇压成功,现有反对派被消灭,之前的自由化政策变成新的现状,社会独裁程度略微降低。(结果3)
>>>> 如果镇压失败,则相当于引发了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叛乱。(结果4)
>>> 如果温和派不打算听从强硬派,不镇压反对派,而是听取反对派诉求,进一步推行自由化政策,最终,实质达成民主,完成了民主转型。(结果5)

这五个结果有好有坏,对于党内温和派来说,从好到坏,排序是:
更稳定的独裁>现状>略微宽松的独裁>民主转型>暴乱
对于反对派来说,排序是:
民主转型>自己加入更稳定独裁的统治集团>现状>领导暴乱>被镇压消灭

我们把上面的偏好顺序,用得分1-5表示,用(党内温和派,反对派)这个格式,表示五种结果的最终获利。
结果1:(4,3)
结果2:(5,4)
结果3:(3,1)
结果4:(1,2)
结果5:(2,5)

https://i.imgur.com/QQbBJcQ.png

这个基本模型建好了,我们回到上方的决策过程,看看在每一个分岔口,双方会怎样选择。
A.假设反对派力量比较强大。
那么,反对派不会轻易妥协;统治集团镇压会失败。
(牢记:所有人,每时每刻,都会依照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行动。)
在三个决策点,双方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不作为,继续放松管制;得寸进尺)
党内温和派一旦放松管制,则会一路走到民主化转型。
那么显然,党内温和派一开始就不会放松管制,而是保持现状。

B.假设反对派力量比较弱小。
那么,反对派怕被跨省,没有信心表现得太强硬。
在三个决策点,双方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放松管制,镇压;归顺)
党内温和派给了一块糖,最终增强了独裁统治的稳定性。

民主化转型不可能发生。

上面这个模型,有个前提,所有人知道所有信息。统治者知道反对派有多强大,反对派也知道统治者有多强大,所有人的情报都准确、完整、及时。


如果统治者不知道反对势力有多强大呢?讨论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时,我们不是提过,独裁社会里,人们会虚报自己的政治立场吗?

假设,统治者以为反对派力量弱小,而实际上,反对派力量比较强大。统治者以为反对派力量弱小,事情会按照剧本B发展,自己可以给一块糖,增强统治稳定性,美滋滋。于是,统治者踏出放松管制的第一步,事情却走上了剧本A中本不可能发生的路线。

只有统治者发生误判时,自上而下的民主转型才有可能发生。

事实上,大家都不是傻子,反对派会隐藏自己的力量,统治者也知道自己的情报系统没那么厉害。反对势力有多强,只能靠猜。
我们把反对势力不够强大的可能性记为p,相应地,反对势力足够强大的可能性就是(1-p).

如果统治者不作为,得到结果1(4,3),统治者收益是4;
如果选择放松管制,反对势力强大,得到结果5(2,5),统治者收益是2;
如果选择放松管制,反对势力弱小,得到结果2(5,4),统治者收益是5.

那么,统治者不作为的收益期望:E(不作为)=p*4+(1-p)*4=4
统治者放松管制的收益期望:E(放松管制)=p*5+(1-p)*2=3p+2

当放松管制的收益期望大于不作为的收益期望时,统治者就会选择放松管制。
E(放松管制) > E(不作为)
3p+2 > 4
p > 2/3

也就是说,如果独裁社会的党内温和派有一定程度的把握,认为反对势力弱小,才会选择开始放松管制。
而要温和派决定继续放松管制,走上民主化道路,则需要统治者认为,反对势力足够强大。

六四屠杀的悲剧,实际上就是剧本A的大结局。
文革之后,反对声音存在,党国判断反对势力不成气候,因此才有真理大讨论、改革开放。
随之而来的,便是反对势力的增长。八十年代的学潮、工人运动,都是反对势力壮大的体现。那群学生和工人们没有选择归顺,而是继续推进民主诉求。
党国来到决策点3,可以选择继续民主化,或者强力镇压。当年的反对势力已经很强大,连解放军都几乎要抗命,也许只差一点点,就足够强大了。
可惜,邓小平精准的判断力,用在了这一刻。
结果3,(3,1),改革开放保留,没有回到文革的独裁,但反对派在街头粉身碎骨,血荐轩辕。

三十年后,那群年轻人似乎复活了。
这一次,党国再一次站在决策点3上。
这一次,反对派是否足够强大,让党国认定,结果5好过结果4?

冲塔吧。


参考资料:
编程随想的博客
BBC:China elections: Independent candidates fight for the ballot
Clark, William Roberts, Matt Golder, and Sona Nadenichek Golder. Principles of comparative politics, Chapter 8: Democratic Transitions. CQ Press, 2017.

难民迎新系列:

中文世界政治立场颜色一览
左-右政治光谱及中共对其畸化
微博爱国党盛行,我们无需痛恨,更无需绝望——自下而上的民主转型与临界点模型
23
分享 2019-10-21

24 个评论

很理性的科学推演,顺便简单总结一下楼主的文章。

转型的核心关键在于当局对反对力量的误判。如果反对力量希望转型,那么如果力量被察觉到太强大,当局一开始就不会放松管制,反对力量也就难以发展壮大。但如果反对力量被察觉到太过弱小,那么当局即便放松管制,反对派也会选择妥协从而无法实现转型。所有社会的转型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当局误判以为反对派很弱小,但反对派其实很强大。在这种情况下,当局以为反对派很弱小,就会放松管制,此时反对派就会继续座大,当当局放松到一定程度想要招安,却发现反对派不妥协而且力量很强大,而一开始的误判导致放松管制已经成为社会共识,那么就只能顺应大势选择转型。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来了。

一、当下反对派的力量是否足够强大?

答:个人看法认为比较悲观,体制内的反对派江派老态龙钟行将就木,团派大权旁落人微言轻。国外美国一家独大却只想经济制裁挽回损失,而并非想将专制置于死地。香港、内地武器装备上没有能力对抗暴政,台湾也多半只是满足于维持现状,没有证据证明可能存在强大的反对力量。

二、如果反对派的力量足够强大,那么当局是否没有意识到从而陷入误判?

答:由于反对派力量足够强大的前提不成立,第二点也就没有讨论的价值。

另外,顺便请问楼主对于东欧国家由于经济崩溃,统治者自己主动变革,反倒是民众要求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情况怎么看?属于哪种结果?
总觉得不太对劲。感觉是做出一个非常理想化的模型,然后拿现实往上面套,角色对应不够准确,而且忽视了过多因素。至少六四如果用你这个模型解释是不太符合史实的。
党内改革派已经很少了 现在政治局习家军人数最多 而习家军基本上就是听包子的狗 包子想到的应对方法就是重回以前 用上现代的大数据手段实行计划经济 然后自己准备独裁 自上而下的民主不会产生
"三十年後,那群年輕人似乎復活了"這句話令人感慨萬千吶

但我向來不惮以最壞的惡意揣測……
我非常悲觀,預測這次依然是結果3,但過程會不一樣,除了"獨立調查委員會"可能落實外(希望渺茫),不會再有多餘的妥協,最終結果可能更糟(半新疆化)
因為我不認為利維坦內部還有"溫和"派。
大統領早已宣示扛二百斤麥子十里山路不換肩 連萬惡美帝 都無法讓包子退讓 何況區區彈丸之地香港

就算有獨立調查委員會 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 不會有真相的
未来5-10年,因为农产品、石油、老龄化问题,中国经济进入5-10年的滞涨时代必须持续削弱中共的统治基础,创造更多的反对派,整个体系进入持续恶性循环内循环,才有可能迎来变革或革命的临界点。
现在的自由派反对派太弱了。
一句话告诉你现在中共内部早就定于一尊了,这是共产党的特性,总觉得里面有反对势利纯粹是自我幻想。
洋务派再开明,那也是要拥护老佛爷的,洋务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中国人得到自由,而是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所以,既然已经能够制夷了,目标已经达到了,为什么你们还在幻想洋务派替你们做主呢?
分析一下政治局的派系构成,包嫡系过半,剩下都是跪低投降的李鸿忠之流,哪有什么反对派。冲什么塔,送人头还差不多。
習的文革2.0才剛剛開始,冬天剛剛到來,春天還要一段時間的,四中全會改革派沒戲。

允許趙紫陽安葬,是基於老的改革派幾乎煙消雲散,不構成任何威脅的判斷吧。
感谢总结,有一点需要分辨清楚,这里说的“反对派”,指的是非统治集团,也就是香港的抗争者们、被污名化的公知们、甚至在微博上维权的民众。
你说的江派团派,都是统治集团,在这个模型中,他们是“党内温和派”。这个温和,不是说他们是好人,而是说,他们面对社会问题,有可能更倾向于实施改革政策。他们的目的始终是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力。
一个统治集团,面对社会危机,永远都会有两种不同的态度,这是人性多样化使然。

另外,顺便请问楼主对于东欧国家由于经济崩溃,统治者自己主动变革,反倒是民众要求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情况怎么看?属于哪种结果?


其实我在品葱介绍的两个模型,就是学者研究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以东欧为主体)的结果:) “要求坚持社会主义”,属于统治集团势力的声音。各派系的民众支持者(或顺从者),实际上他们是统治集团派系势力的风向标,我们讨论势力大小时,公众声音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
当年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小姑娘如果活下来现在也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了,89年国家离民主一步之遥,三十年后我们不仅没有民主反而还越发接近毛时代,也是挺惨的。但是这些人毕竟赶上了中国加入WTO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而90后00后刚成年就面对政治经济双重下坡路,实在是太悲催了。
有句政治学谚语,叫做“后现代化无革命”,意思就是指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如果无法确定体制内开明力量的支持,单靠民众很难以实现民主转型,而在民众暴力推翻政权后,新政权由于缺乏制衡往往又成为了新的专制者,所以比较好的转型就是民众与当局取得妥协。

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假设反对派足够强大,又是什么情况下会导致当局产生误判以为反对派很弱小呢?换而言之,当局的情报系统在什么情况下会失灵的呢?我认为比较可靠的情况就是经济,经济下行一方面温和派的支持增加,另一方面强硬派的喉舌难以为继。
在独裁社会中,发表反对意见有风险,所以人们会有动机隐藏自己真实的政治立场,甚至虚报政治立场。言论控制、政治迫害越多,误判的风险就越高。
文革-改革开放-六四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过程,所以继续拿它来说事。
文革期间,所有人都噤声,毛泽东死的时候,甚至要全体惺惺作态地哭。有多少人的眼泪是挤出来的,我们不知道,共产党也不知道。毛泽东的死,导致以往的统治模式失效,是一个社会危机。如何面对这个维基,党内出现分化。华国锋的“两个凡是”,就是强硬派的角色,希望维持原有的体系。邓小平的“真理大讨论”,就是温和派的角色。显然,邓小平有信心,人民对党有意见,但绝不对推翻党,才会放心地“放开”讨论,推动改革开放。
随后,八十年代,反对派的力量逐渐壮大。这是统治集团可以预料到的。我们说误判,实际上就是在这一步,反对派力量固然会壮大,但是否会迅速壮大到统治集团不可控制的地步,统治集团的预判可能会出错。
虽然八六学潮、八九学潮都声势浩大,但是我们以马后炮的角度来看,并未超出统治集团不可控制的范围。最终的剿灭虽然留下了长久的隐患,但终归是走完了“释放社会压力-消灭反对派-统治更稳定”的剧本。
党国没有误判。

我们目前的状况,在我看来,是一个新的循环。六四之后,反对派主力被消灭,剩下的人纷纷噤声,再度进入万马齐喑的状态。同时,经济确实继续发展了,立场坚定的反对声音更难存在。九十年代末期,国企腐败等经济问题凸显出来,党内再度分化,以朱镕基为代表的入世派是新的党内温和派,占据了主流。
这一波开放,再次培养了一批反对势力,二十一世纪初的公知就是典型代表。
对于这种舆论失控、基层失控,习近平代表的是强硬派,打算强力镇压。而目前四中全会拖了一年多还不召开,说明希望继续放开、向反对派做出一定妥协的温和派并未失势,统治集团尚未达成共识。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本文最后加了一句,“冲塔吧”。在统治集团没有达成共识之前,我们平民能做的,就是通过各种渠道,向温和派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反对派力量非常强大,如果你们选择镇压,有很高的风险玉石俱焚。这种需要自保的恐惧,是促使温和派在决策点3推动继续放开的推力。

香港事件处于决策点1还是决策点3,我不能判断。香港不是独裁社会,很可能根本不符合这个以东欧剧变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模型,所以没有意义。然而,香港事件的意义在于,会直接影响大陆反对派势力大小,进而影响统治集团在决策点3的决定。
也就是说,党国是否误判,取决于我们反对派的音量。

另,写完上面这些,我意识到,还要说明一点,这里说的“误判”,是一个回溯性质的评估,而非预测未来。政治学就是这么马后炮:)
温和派中国人少则数月长则数年的在重大政治议程前后周期性祥林嫂式意淫:"蛤蟆死啦"“包子被抓啦”“要政改啦”“中国有希望啦!”
我这篇文章暗示的,明明是“不要指望党内改革”,你是怎么读出来那些圣君情结的“希望”的?
党从来没有在乎过民意 改革开放主要是因为党内有很多受尽文革折磨希望改变的人存在 这才是推动改革开放的动力 要说在乎民意 只有大规模的经济崩溃 失业潮 社会动荡 全民公开反党才有可能彻底改革
木有针对你老啊!窝老只是对某些现象有感而发
感谢楼主的详细答复。但我还有几点疑虑想不明白。

首先说的是体制里的温和派,具体都有哪些势力?现在连邓家的白手套都出事了,还有谁敢在体制内发声?大概也就只有江派了。先不说江派行将就木,皮之不存,毛复存焉?而且江派也不是什么好鸟,强拆、跨省、躲猫猫、喝水死、城管临时工等等,都还让人记忆犹新,他们反而最害怕被清算,所以从他们的利益立场来看,推动改革的动力不大,反倒想维持现状闷声发大财的可能性更高,别忘了江本人就是通过六四镇压上位的。如果温和派指的是团派,那就更没搞头了,团派是公认的被架空,没有任何实权不说,原计划的接班人连常委都进不了。所以要向体制内的哪个温和派谁发声?又有哪个温和派敢向强硬派发声?

再来说说体制外的反对力量,墙内就不用说了,普遍的民众心态都是媚权,有能力的反抗不如移民,没能力的多是趋炎附势之辈。墙外,台湾主流民意还是维持现状,普遍台湾民众还意识不到推翻大陆专制才是实现两岸长治久安的基础,而只要美国影响力还在,专制派就不敢动台,台湾也就更没有光复大陆的动力,更何况不少台湾民众因为专制派和战狼们的恶心作秀,引发更多对大陆的反感,台湾当局没有把这种反感运用到推到专制上,而是作用到去中国化之上,所以台湾对专制派的反对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后来说香港,只要强硬派不是抽了风动台,美国对于香港就不会军事介入,川普自己也说了香港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他会选择保持沉默,美国顶多也只能像对待新疆西藏一样对待香港,除了经济制裁和签证财产冻结之外,也不要抱有更多的期望。美国不出手,按照目前强硬派在闭关锁国计划经济的回头路上一条道走到黑的势头(金灿荣说的市场均等打土豪分田地策略已经在征信和科技研发、农业等行业成为现实),要是强硬派真的血腥镇压,美国保持沉默,老实说,包括香港在内的全国同胞还真的做不了什么。所以反对派冲塔的资本从何而来?
统治集团内部如何分化,我们外围人士没法断定。但是,既然四中全会拖了一年多,至少说明党内的分歧依旧很大,习近平没有足够的威信。你说的“还有谁敢”,这个“敢”字很好。统治集团的分裂,可以说也是小范围内的临界点模型,是有可能造成大串联效应的。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

体制外反对力量不需要真的可以打得过党国,只要让部分统治者认为,有这个风险,就够了。如果我们认同目前大陆形式处在决策点3,我们要做的就是bluff,虚张声势,让党内有足够多的人,对反对声音足够忌惮。不要说党国不怕人言,如果真的不怕,就不会字字敏感词了。即使我们没有其他途径,哪怕如同每日翻车新闻,在微博等地“冲塔”发声,制造舆论,也会起到一点微不足道的作用。

前提当然是你没有落进怨恨和自恋自艾,还希望为中国民主化做出努力。如果你想要万能灵药,那是断断不存在的。我们不是手握大权的权贵,我们是蝼蚁,但是蝼蚁自然也有蝼蚁的力量。假设回到六四,也许某个人因为犹豫,一念之间,没有和学生们站在一起,也许就差那么一个人,就能让某辆军车的司机装作抛锚的样子抗命;也许就差那么一个人,让赵紫阳当年能对邓小平硬气起来;然而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当年的一念之差,到底差在哪里。

尽力了,才能问心无愧。
党只会用眼睛看不会听反对的声音 所以要党听到反对派声音至少也得像64那种学潮或者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的抗议的活动 但是在这个被监控的时代 做不到全国各地串联 你说得那些都是小打小闹 现在全国上下各地不乏有维权运动 但是都不成气候 所以我说要出现大规模的抗议前提必然是经济崩溃 大规模失业潮 这样才会让党听到反对的声音 看到反对的力量
由于维系工业国家对外依赖程度很高,因此工业国家在客观上不可能实现闭关锁国。在毛去世以后,国家的经济就开始出现崩溃,要不是小平非正常接班,华国锋继续两个凡是,八十年代经济就得不到发展,结果就是步苏联的后尘。时移世易,今天体制内已经不允许存在小平这样靠革命军队威望支撑起来的角色,而根据体制内的医疗水平,习做到死理论上问题不大,如果体制内缺乏非正常接班的可能,那么习二世就会继续延续始皇的政策,最终经济逐渐崩溃而走上苏联的老路。根据这个推演,至少未来二三十年内,有习在世一代,经济会继续下行,但政治上基本上不会发生什么大的变局,这个结果对于我们这代人而言是比较残酷的,至于习一世去世以后,中国局势会不会发生变化,就要看到时候的国内经济形势恶化到什么程度了。
槍杆子出政權,控制不了軍隊何談徹底換血
當年有一堆開國老將站在自由派一方尚且無力阻止軍隊劊子手屠城,何況現在早被洗腦成喪屍的木偶兵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偶尔出没于搏击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