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香港】原创小说《鲜红》,第一到四章。

声明:以后新的章节我会发到新帖里。目前第五章和第六章已更新: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鲜红》

作者:一盖土


引子

一座山脉的东侧,某一处山脚下,S市正迎来一天之中最安详、最恬静的时光。夕阳渐垂,晚风徐徐,带着些许河边的潮气,和一丝泥土的芬芳。

徐望龙,正坐在河边一处废弃的高楼上。年仅二十余岁的他,却骨瘦如柴、伛偻着身形,塌着肩、含着胸,彷如一位将死之人。眼窝深陷、蓬头垢面,大片的淤青与血渍甚至让人辨不清他本来的模样。身上那件刚穿了一周的李宁运动衫,也不知怎的,被撕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

天边,晚霞如血一般刺眼,那是一种鲜红,也是徐望龙曾经最爱的颜色,他说过——“这片红,就代表了我的一片赤血丹心;为了它,我可以舍弃一切!”

可如今,徐望龙面对着眼前的这片颜色,瞳孔中早已一片灰暗,陷入了死寂。

突然,城中的某处骚乱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人们也越来越向那个方向聚集。而随着人数的逐渐增多,一种口号逐渐压制了一切嘈杂——“打倒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

口号越来越响亮,最后甚至穿越数千米,传到了徐望龙的耳朵里。徐望龙听到这个声音,竟像是看见了吞天的巨大怪兽一般,全身都开始止不住地战栗!塌陷的眼窝因恐惧而睁大到了极限,布满血丝的双眼几乎要从里面蹦出来!胯下,也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嘴巴张的大大的,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就连舌头,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终于,徐望龙像疯了一样的跳了起来,用那撕裂般沙哑、尖锐的嗓音,几乎要将整个肺部都呕出去般的力度,哀嚎了起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接着,他脚下一滑,从楼顶跌落了下去......

第一章 同学聚会

时间回到三年前,10月3日。

那时的徐望龙风华正茂,略显瘦削的国字脸、梳着庞巴度背头,大大的眼睛燃烧着青春的活力、笔挺的眉毛为他再添几分英气,饱满的三庭让他无愧为一个“帅”字。一米八的身高、恰到好处的身材,有着走在大街上都会被人主动搭讪的魅力。

这一天,徐望龙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换了身帅气的短袖格子衬衫和七分长裤,甚至还喷上了男士香水,因为——他要去参加初中同学的聚会。

说是初中同学聚会,其实也就来了六个人,四男二女。

除去徐望龙外的三个男人,其中一个长得胖胖的、眼睛小小的,偏偏还留着三七分秀发的男人,叫冯志超。

那个长着国字脸、身材瘦削、浓眉大眼、剃着短发的男人,叫陈国强。

还有一个长形脸、长发披肩,眉眼如柳、皮肤白皙,看起来有些女性之柔美的男人,叫林磊。

两个女孩里,一个有着标准的瓜子脸、凤眼玉口、身材高挑的美女,叫韩琳。另一位个子小小的、脸也圆嘟嘟的、五官精致清秀、整个人看起来跟个洋娃娃似的可爱姑娘,叫张欣妍。

大家自初中一别,十年未见了,很多当年的老同学如今也早已断了联系,所以这次凑到的六个人,每个人都很开心。在一家中档饭店的雅间里,大家一见面,都不禁有些感慨。

冯志超开怀大笑着说:“没想到十年未见,都快认不出你们了啊!韩琳,当年你就是学校出了名的美女,现在更是亭亭玉立、美艳不可方物了啊!”

韩琳含蓄地一笑,答:“你说的太夸张了。倒是志超你,小时候挺瘦的,体育中考一千米还是全班第二,现在却发福了。”

“哈哈哈!没办法,吃得太好了。诶,国强,你倒是笑一笑啊!这么多年了,你这毛病还没好呢?”

陈国强勉强地勾了勾嘴角,说:“从小我就没怎么笑过,这副表情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了......欣妍,你还是那么贪嘴啊?明明很能吃却怎么也不会胖,当年可是一个‘都市传说’呢。”

张欣妍正嗑着瓜子,忽然被提及,于是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要把我说的那么恐怖嘛!毕竟人家就这点爱好。望龙,你也变了很多啊。当年平平无奇的一个小伙子,竟然变得这么帅了!”

徐望龙羞涩地挠着头答:“还行、还行,也就那样吧。”

冯志超补了一句:“望龙也是个传奇人物啊!当年的政治课代表,回回考试都拿满分,我的天全校第一的政治课都比不过你,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啊哈哈!”

徐望龙得意地说:“那是!用新时代革命思想武装自己,才能在你们这群‘怪物’里无坚不摧嘛!话说林磊,你怎么比当年更加‘风情万种’了啊。”

林磊白了他一眼,然后笑道:“咋说话呢,我这叫风情万种吗?我这叫婀娜多姿!”

“哈哈哈!”所有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接着,大家各自入座,服务员也将丰盛的菜肴一盘接一盘地端了上来。为了助兴,冯志超还点了两瓶红酒。如此,大家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边吃边聊,倒也热闹。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每个人都吃得七八分饱,也不急于动筷子了,便唠起了家常。

林磊端起酒杯,和冯志超碰了一下,问:“志超你现在在哪里发财呀?让你原本强健的身体都变成这幅样子了。”

冯志超摆了摆手,答:“发什么财,就是家里的公司跟几个外企合资,然后前几年上市了,我在我爸的手下实习而已。你呢?保养的这么好,肯定也不差吧?”

林磊别过头去,叹了口气:“嗨!在一家知名的外国服装企业做签约模特,也就那样吧。老陈,你别这么沉默寡言呀,说说你最近在做什么?”

陈国强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地说:“跟着老爸,在G市办了家运输公司,主营国际业务,因为跟上下关系都混的挺熟,所以暂时还不错。”

说完,他便默默地看向了徐望龙。徐望龙心领神会,答:“我也很一般,在一家普通的国企里面当主任,工资也就能看吧。韩大美女,该你了。”

韩琳温婉地一笑,答:“我啊?我正在读硕士,还没进入社会呢。也没啥可说的,不如问问欣妍吧。”

张欣妍立刻举起右手,说:“我我我!我在一个直播平台上做美食主播!还有......”

“还有?”

“还有我拿了J国绿卡,爸妈也都在那边。”

“哇!”众人无论是不是发自真心的,但都惊叹了起来,“厉害啊!没想到隐藏最深的竟然是你!”

“这顿饭欣妍请客!一定要你请客!”冯志超嚷嚷道,不过看脸上的笑意,明显是在开玩笑。

张欣妍苦笑着摆摆手,说:“隐藏什么呀,我要是有本事能在国内混好,怎么会跑到国外来?说到底,还不是跟丧家之犬一样逃出来的嘛......”

没想到的是,这句话竟然令冯志超的脸色也苦了下来,哀叹道:“你已经很不错啦,至少还能逃出去。我怎么逃呀?公司说是我家开的,可是大股东是国家,又赶上最近咱们跟M国关系急剧恶化,很多合作企业都纷纷撤离了......现在公司的生产线随时都有可能断掉,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林磊紧跟着附和道:“是啊,我们企业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据说也在考虑要不要从大陆撤离。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呀?唉......”

张欣妍嘿嘿笑着说:“看来,想在国内混好不容易呀。”

这时,徐望龙不满地拍了拍桌子:“喂,我说。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都在埋怨国内似的?明明是M国出尔反尔啊!”

张欣妍有些惊讶地看向他:“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徐望龙激动的身体前倾,说:“这么想有错吗?听听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不是......我说什么了?你干嘛这么激动?”张欣妍有些委屈地缩了缩身子。

“我不激动行吗?咱们祖国经历了多少磨难才有了今天,结果你呢?什么叫想在国内混好不容易?拿了外国爹的钱,就数典忘祖了?”

“嘭!”冯志超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压抑着怒火,冷冷道:“说话注意点,都是老同学。”

徐望龙刚要说话,陈国强出手拦住了他:“今天聚会就是唠唠嗑,聊聊家常,别谈政治。”

然而徐望龙却一把推开了他的手,怒目而视道:“不!在唠嗑之前先要把国家大事搞清楚!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能含糊其辞,我们身为Z国人,立场绝对不能变!”

林磊这时站出来打圆场,说:“好啦好啦,我们也没有说站在别的立场呀!这个话题就先过去吧,好吗?”

“我可以过去,但就怕你们过不去啊!林磊,你们企业的高层不是在考虑要不要撤出Z国吗?你就让他撤!正好你也可以跟这个企业断了关系。现在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干嘛非要跪在洋人的脚下讨饭吃?”

林磊被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整个人就这样定格了。

冯志超冷笑了起来:“真是在国企工作,拿着铁饭碗不用操心啊?您家住海边吗?”

徐望龙立刻反唇相讥:“那也比你这个社会毒瘤强。”

冯志超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我他妈怎么是毒瘤了?每年的税也没少交,还提供了几千个工作岗位,到你嘴里就是毒瘤?!”

徐望龙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喊道:“你跟外国企业合资,每年赚了多少钱给国外?你说你是不是汉奸?”

“我又没有拖欠员工的工资去讨好外国人,你凭什么说我是汉奸!”

“快拉倒吧!资本的本质就是剥削!你一年赚多少钱?员工一年赚多少钱?”

“那你可以滚蛋啊!我又没求着你来我这里工作!”

“去你妈的!”徐望龙突然举起酒杯,一把将里面的红酒全泼到了冯志超的脸上。冯志超怒了,顺手就抄起了手边的酒瓶子,想要冲上去开打,而徐望龙也不甘示弱,直接抡起了椅子!幸好其他人反应过来了,急忙拦住了他俩,这才避免了一场冲突。

就连一直沉默着的韩琳都看不下去了,蹙着眉说道:“你们差不多闹够了吧?好好的一场同学会,变得鸡飞狗跳,你们开心吗?”

陈国强也对徐望龙说:“你先去外面冷静一下吧。”

徐望龙听罢,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我出去冷静一下?你竟然让我出去冷静一下?”

终于,就连一向“面瘫”的陈国强都皱起了眉头,明显有了怒意,冷声道:“算我求你了,给我出去冷静一下,好吗?”

“我......”徐望龙一时无言,随后环顾四周,却发现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于是,他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好啊...好!我这就出去冷静一下!”说罢,他便一脚踹开了房门,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韩琳见状,急忙追了上去:“望龙,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徐望龙冷冷道:“干什么?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我走不行吗?”

“就为了这点事,至于吗?”

“这点事?韩琳,你来说句公道话,我错了吗?我热爱自己的祖国难道错了吗!”

韩琳顿了顿,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说:“你确实有些过分了......”

“连你也这么说?!”徐望龙的表情彻底阴冷了下来,“行了,我跟你们不是一路人,别拦着我,我要走了。”说着,他便推开韩琳,快步离去。

不多时,韩琳回到了雅间中。张欣妍小心地问了一句:“望龙呢?”

韩琳摇了摇头:“走了。”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所有人都沉默了。

忽然,冯志超冷不丁地来了句:“我靠,望龙那小子,还没付钱呢!”

“噗!”一句话,就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林磊率先举起酒杯,说:“好啦,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咱们继续吃、继续聊!”

“好!”大家再次动起了筷子,气氛很快就又活跃了起来......
第二章 矛盾

自这次同学聚会之后,冯志超便建了一个微信群,方便大家联系。而出于多年情面的考虑,冯志超还是把徐望龙拉进群了。可是徐望龙却一直没怎么说话,渐渐地也就没了存在感。

恰在此时,G市爆发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抗议游行运动,人数达到了可怕的两百万人,占X市总人口的七分之二。这次游行立刻就吸引了来自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却唯独没有Z国大陆的媒体。

即便如此,这次游行的消息还是传到了大陆,一时间网上就像炸开了锅一样,每个人都热烈讨论了起来......其实只是一边倒的口诛笔伐罢了。

这一天,徐望龙坐在办公室里,正无所事事地翻手机,很快便翻到了这个标题为《G独分子的阴谋》的帖子,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帖子里的内容里,把所有游行群众全部归类为了G独分子,还把之前被抓捕的几名群众刻画为此次阴谋的首领,并且说这里面有国外势力的参与,总之是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徐望龙死死盯着屏幕,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帖子,不觉间竟已愤怒地咬紧牙关、双手颤抖,恨不得隔着屏幕飞去G市,把那些G独分子通通打死、生啖其肉、痛饮其血!

终于,徐望龙看完了全文,然后运指如飞,用力敲击键盘的“啪啪”声响彻整个办公室,在帖子下面回复了一句:“哪怕Z国遍地坟,也要杀光G市人!”

发完这条回复,他仿佛得到了莫大的快感似的,长舒一口气,紧缩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整个人都满足地瘫坐在办公椅上,轻闭双眼陶醉着。与此同时,他的回复也在不断的被人点着赞,仅仅一个小时,便有73人赞了他。而回复的评论中,支持他的人更是如潮水一般前仆后继,简直如刷屏一般一条接一条的全是称赞:

“老兄说得好!”

“赞一个,有血性!”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凡此种种......

接下来的两个月,G市事件愈演愈烈,警察和示威者双方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失控,同时也开始出现牺牲者——曾经参与游行示威的群众一个接一个的被发现死亡,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判定为自杀,尸体也都被迅速处理。事已至此,双方都无法善罢甘休了。

也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知名国际服装企业N社的一名高管,在推特中转发了一张写有“为自由而战,与G市站在一起”的图片。

结果一夜之间,这件事就在全国范围内引爆了,所有人都在指责这名高管,说他是在支持G独,言论不当。转瞬之间,整个言论环境就变了,要求高管道歉。而这名高管,却只发了一个不疼不痒的声明,轻描淡写地说自己无意冒犯Z国人民,就没了。这一下,举国沸腾,场面一度失去了控制。贴吧、微博等平台立刻沦陷,凡是有涉及到N社的话题,所有人都会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着冲过去,敲下一行令旁人看了胆寒的评论。

次日,大规模的抵制N社行动就开始了。人们走上街头,凡是看到N社的店,直接便冲进去打砸抢。里面的Z国员工,幸运的可能躲过一劫,但如果没能逃掉,多半都被打成了重伤。

这件事,自然也被冯志超等人得知了,于是大家各自在微信群里有了一些感慨。

林磊:“哎,兄弟姐妹们,前两天的抵制N社的活动,你们知道吗?”

冯志超紧跟着回复了:“当然知道了!话说......你就是N社的签约模特吧?最近可小心点,别被人抓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张欣妍则发了条语音:“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最近几年,这种类似的事情突然井喷式爆发,好像一夜之间全世界都与我们为敌一样。”

韩琳:“......确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冯志超:“岂止是有些奇怪!我们公司和很多外企都有合作,所以稍微了解一点。最近十年来,我们抵制过的商品或企业数不胜数,涉及国家多达42个。其中欧洲12个,北美洲2个,中美洲6个,南美洲1个,大洋洲4个,非洲9个,亚洲8个......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简直就是在抵制整个地球啊!若非如此,我们公司的生意也不会这么难做。”

林磊:“唉,这到底是怎么了?人们都跟疯了一样......”

这时,数日没有说过话的徐望龙,突然发了条消息:“你们这群汉奸!无耻的人渣!”

林磊:“你怎么又开始了?好久没见你说话,结果一张嘴就这样?”

徐望龙:“我怎么了?骂的就是你们这群跪久了起不来的奴才!现在全世界都在嫉妒Z国崛起,所以才会全力打压,国家正是需要我们支持的时候,你们却在这里说我们疯了?你们是何居心!”

陈国强终于发了一条消息:“差不多行了,望龙,别过分,我们不想和你吵架。”

徐望龙立刻就回复了:“我也不想和你们吵架,可是我要骂醒你们!就说这次的抵制事件,N社高管明明就是在支持G独,你们怎么表态?林磊,你是不是该和自己的公司撇清关系了?”

林磊:“???支持G独?就是一句‘为自由而战,与G市站在一起’?这中间差了三四条逻辑项吧?”

徐望龙:“这个口号就是G独分子喊出的口号!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支持这种口号,还说不是支持G独?”

林磊:“你这就不就跟文字狱一样了吗?单从这句话的内容上来讲,并没有问题呀!为自由而战,难道错了吗?自由可是写进我们的核心价值观的。再说与G市站在一起,难道G市不是Z国的吗?他说与G市站在一起,就是与G独站在一起?有没有可能是与G市政府站在一起?你不要全凭自己的主观臆测,就强行解释别人的意思好吗?”

徐望龙怒不可遏,直接用语音咆哮了起来:“你这是强词夺理!故意洗白!是非不分!你还是不是Z国人!”

冯志超:“够了,都安静点吧。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撕破脸,毕竟这么多年的同学处过来不容易。”

徐望龙却不依不饶地说:“这不是小事!事关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怎么能是小事!你也要包庇这个卖国贼吗!”

张欣妍听不下去了,语音说道:“别一口一个卖国贼好吗?林磊说的也没错,就是另一个看问题的观点罢了。而N社高管的言论从表面上看也没有出格,只是表达了他自己对某件事物的看法而已,我们难道连这点言论自由都没有吗?”

徐望龙怒道:“狗屁言论自由!散布分裂我们国家领土的言论能算言论自由吗?再说了,要论言论自由,N社以前也有一个高官,在M国散布歧视黑人的言论,怎么就被辞掉了?双重标准玩的这么溜吗!”

林磊:“你要我说多少遍,别信誓旦旦的用自己的主观臆测来强行解释别人的意思。N社高管说的话不一定是要把G市分裂出去。还有,你说的那个前高管被处罚,是因为他说了种族歧视的言论。种族歧视触及到了反人类这条底线,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原谅他。咱们国家不也一直强调各民族间要平等团结吗?少数民族参加高考还给加分呢。”

陈国强这时说:“差不多行了,别废话了。至于吗?搞得大家都不开心。”

韩琳也附和道:“对呀,大家都冷静冷静,别再吵了。”

徐望龙:“冷静?我冷静不了!林磊,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辞不辞职?”

林磊:“辞职了你养我啊?”

冯志超有些愤怒了:“都他妈给我消停点!谁再多说一句废话,直接踢出群!”

徐望龙冷笑道:“踢出群?哈哈!原来这就是言论自由啊?真是大开眼界呢!”

下一刻,系统便提示他:您已被踢出群组。

徐望龙呆呆地看着这条提示,气的整个身子都不住地颤抖,然后一拳砸到了面前的办公桌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好啊...好啊...你们给我等着,这事不算完!”最后,徐望龙咬着牙龈,磨出了这句阴冷的话语。
27
分享 2019-11-18

28 个评论

(看样子好像还行,真的能连载小说啊...那就再发两章......)
第三章 迈向深渊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G市的游行示威仍在持续,Z国与M国的关系也在持续恶化,仅剩不多的外企如今也都纷纷撤离。其中就包括了林磊签约的公司,N社。

与此同时,随着包括之前N社高管发表不当言论在内的许多事情的发酵,Z国内部的风向也在发生着转变。

这一天中午,陈国强正在和自己的叔叔——S市公安局局长陈建军一起吃饭,目的是想打打关系,让自己的运输公司的业务能够进入S市。公安局这里其实还好说,毕竟有亲戚在,难的是晚上,陈国强不知道自己怎么能搭上S市政府那条线。

偌大的雅间中,只有陈国强和陈建军两人,菜品却是不少,摆满了一桌子。房间一侧的沙发上,还堆放着几条名烟。陈国强随手拿出一瓶茅台,让一旁的服务员帮忙打开,然后给两人斟满。

陈国强举杯:“来,叔,好久不见,侄子先敬你一杯。”说完,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建军开心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啊,几年没见,成熟了不少,也懂事了不少,真是长大了。”

陈国强一边再次把酒斟满,一边说:“嗨,在您面前,我不还是个毛头小子嘛!很多事情我自己都不会办,这不,只能来请教您了。”

陈建军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你爸那边跟我打过招呼,我心里也有谱。事情我会办的,市政府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有关系。”

“那真是太好了!来,叔,咱俩走一个。”说着,陈国强便再次举起酒杯。

然而,陈建军却轻轻按住了他的手。只见他眯着双眼,斟酌了片刻,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国强啊,公司业务这方面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些东西我可帮不了,你得注意一下。”

于是,陈国强放下了酒杯,聚精会神道:“叔,您说。”

“最近风向变了,上面可能要有大动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大概意思就是——最近由于外资大量撤离,民营企业的发展也非常不顺,国内经济形势很恶劣,不过报表上依然要写6%以上,用来稳定民心。可是如此一来,就很容易遭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所以,需要进行一些舆论导向,来转移民众注意力。”

陈国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试探着问:“叔,您的意思是?”

陈建军直接从椅子旁边的黑色皮包里拿出了两页档案:“这是我从局子里出来前复印的,你看看,你是不是认识这个林磊?”

陈国强一看,第一页档案是林磊的个人信息,第二页则是他们几个人在微信群里的聊天记录......于是,他点了点头。

陈建军又收回了这两页档案,说:“最近离他远点,他是N社的签约模特,而N社又是最近的舆论焦点,再加上他的这些言论,稍微删删改改,就可以定罪了。别到时候把你也牵扯上。”

陈国强少有地皱起了眉头,问:“上面已经有计划了?”

陈建军点点头,答:“上面只是定下了一个大方针,要抓典型,杀鸡儆猴。而林磊,就是这只最好的‘鸡’,不用我说,盯上他的人很多,恐怕马上就要开刀了。”

陈国强深呼吸了一次,才缓缓问道:“叔,你觉得林磊......他真的错了吗?”

而陈建军却反问了一句:“这重要吗?”

于是,陈国强无言了......

陈建军叹了口气,说:“行了,你也别这幅表情,见多了就习惯了。该说的呢,我也都说了。来,吃饭吧。”说着,他便动起了筷子。

而陈国强,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餐桌,却许久不曾行动,他的目光,似乎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酒足饭饱,送走陈建军之后,陈国强立刻打开了电话,想要拨通林磊的手机,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妥,于是他拨给了冯志超。

“喂?你小子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莫非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冯志超接通电话,立刻就开起了玩笑。

陈国强却没这份心情,以命令似的口吻说:“你在S市有很多朋友吧?赶紧找一个人,替我写封信,然后送到林磊的家里。”

冯志超懵了:“等...等一下,出什么事了?”

“我刚跟警察局的亲戚吃完饭,他说最近上面要引导舆论、转移人们的视线,并且盯上了林磊,马上就要去抓他了。”

“什么!好,我这就安排人!”

说完,冯志超便挂断了电话,而陈国强也长舒一口气,希望一切还不算太晚。

然而,希望终究只是希望。谁也没想到,一切会来得这么快,当天晚上,林磊便被逮捕归案,罪名是偷税。与此同时,不知是谁在网上发表了一片文章,里面截取了大量的林磊在微信群里的聊天截图,其他人的名字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只有林磊是实名。

这篇文章措辞激烈,主观性极强,且具有相当的煽动力,把林磊描绘成了一个崇洋媚外的汉奸嘴脸。更可怕的是——文章中截取的聊天截图,里面的内容都是经过细微剪裁的!一般人根本无法发觉异常,只有陈国强等当事人才知道这里面有蹊跷。

结果不难预料,这篇文章一经发表,点击量立刻爆炸,短短两个小时内便有几十万人次点击、近万次转载、数万条评论。更可怕的是:才五分钟不到,下面一条精华评论便被置顶了,其内容正是林磊的个人信息,包括电话、住址等......

整个网络舆论一片哗然,并占据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看到这一切,陈国强心如死灰。他知道,林磊,已经完了......

第四章 崩溃

说起来,林磊被抓起来后也没关多久,一个星期左右就放出来了,因为“补齐了漏缴的税款”,一共一百三十二万。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就在林磊获释的当天夜里,陈国强、冯志超、韩琳、和张欣妍便一起去他家里看望了。林磊的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内的3号楼2单元12层楼1204号门,一行四人到了单元门前,冯志超率先按响了1204室的门铃,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回应。

众人不禁对视一眼,这次由陈国强走上前去,再次按响了门铃。这一次,在等了两分钟之后,林磊终于接通了。

“谁呀......”林磊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虚弱、无力,还有些沙哑。

冯志超答:“是我,志超!还有国强、欣妍、韩琳,我们都来看你了。”

“哦...上来吧。”依然是这样有气无力的回应,然后林磊便解锁了单元门。于是,众人便来到了林磊的家门前。

不一会儿,随着一串鞋子拖着地面的“沙沙”声走近,房门被打开了。众人不禁露出开心的笑脸,就连一向面瘫的陈国强,都努力扯了扯嘴角。可是当林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住了。

这还是那个帅气乐观的林磊吗?竟比被捕前足足瘦了一圈!头发又乱又油、深深的眼圈、颤抖的双手、身形也有些佝偻了起来......与之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林磊看到众人,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愣愣地让开门、又蜷缩到了沙发的角落里。直到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缓缓地走进了房间,只是再也笑不起来了。

进屋之后,陈国强关上了门,冯志超看了看韩琳,于是韩琳心领神会,上前坐到了林磊的身边,柔声问道:“林磊,你没事吧?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林磊没有回答,目光呆滞地看着地板,依然蜷缩着。

韩琳顿了顿,继续问道:“你吃饭了吗?”

林磊木然地瞥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捡起了茶几旁的垃圾桶,并且在里面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便从里面翻到了一个星期前没吃完就丢掉的苹果,已经发霉长虫了;然后,他就这样呆滞的、麻木的,将苹果送到了自己的嘴前,眼看就要咬下去了!

韩琳立刻抓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其他人也急忙上前抢走了苹果,然后再次把它丢进垃圾桶。

冯志超怒了:“林磊!你他妈疯啦!会不会说话!”

陈国强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点儿,别发火。”

冯志超死死地攥着拳头,说:“我生气!我愤怒!但我不是气林磊,我气的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时,林磊机械般地抬起头,说了一个字:“饿......”

张欣妍立刻说道:“走!咱们带林磊出去吃顿大餐,我请客!”

谁成想,林磊一听到要出去,立刻惊恐地瞪大了无神的双眼,一边胡乱挥舞着双手,一边惨叫道:“我不要出去!不要出去!你说什么我都会做的,拜托不要带我出去!”

韩琳急忙抱住他,像是哄孩子一样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安抚道:“好好好,我们不出去,我们就在家里吃。”

林磊的挣扎终于停止了,却又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撕心裂肺,情绪彻底失控。

陈国强叹了口气,说:“那就在家里做点什么吃的吧。”

张欣妍说:“我来吧,做饭我很拿手的!”

而冯志超则翻了翻冰箱和储物柜,无奈道:“家里什么食物都没有了,我出去买点吧。”

张欣妍:“我也一起去,我是主厨,还是亲自挑选食材比较好。”

陈国强:“行,那你们就一起去吧,快去快回。”

于是,两人便出了门。所幸的是,林磊的家附近就有一家大超市,所以也没费多少时间,只用了半个小时,两人便各自提着两袋食材回来了。

在这段时间里,林磊也终于止住了哭声。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的他,似乎是恢复了一些神智,能够比较顺畅地进行交流了。

张欣妍没有停留,直接就拎着食材走进了厨房。韩琳说着“我来打下手”,便也跟进了厨房。于是,客厅里只剩下陈国强、冯志超、和林磊三人。

陈国强把刚沏好的茶给林磊倒了一杯,说:“林磊,你不用害怕了,有我们在。”

林磊尽力扯了扯嘴角,作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木讷地点了点头:“嗯,谢谢你们。”

冯志超问:“林磊,你在警察局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磊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了,陈国强也对冯志超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提这件事、揭开林磊心中的伤疤了。

片刻之后,林磊颤抖着声音回答道:“我不能说,他们会知道的,会再把我抓走。”

冯志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说些什么,陈国强急忙拦住了他。

“其实这也是为你们好。”林磊苦笑着说,“你们不知道,他们真的神通广大,我做什么事他们都一清二楚。他们就有这种魔法。”

“魔法......”陈国强顿住了,这个词居然会被林磊言之凿凿地提出来,这不像是一个成年人该说的话。

与此同时,厨房里......

张欣妍正在调制酱汁,韩琳在一旁切着葱花。然而切着切着,她却流下了两行眼泪。

张欣妍慌了,急忙问道:“韩琳,你怎么了?没事吧?”

韩琳摇了摇头,擦拭了一下眼睛,答:“我没事,只是觉得......很悲伤。”

张欣妍听罢,顿时也有些沉默了。

“欣妍,我真的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才会让林磊从一个好好的成年人,变成一个充满恐惧的孩子?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张欣妍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明白。但是我知道,现在我们应该尽力帮助林磊,让他早日从恐惧的阴影中走出来。眼下的这一顿饭,就是开始!”

“嗯,你说得对。抱歉,我们继续做饭吧。”

结果,张欣妍足足做了三天的份量,并且把其中两份保存好,放进了冰箱。她知道,现在的林磊,是不会自己做饭的,如果没的吃了,说不定又会去翻垃圾桶。

餐桌上,林磊也像个孩子似的,特别的拘谨,而且寡言少语。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应付几声“嗯”、“好”、“知道了”之类的词。众人虽然无奈,却也不急,毕竟心理创伤没那么容易治愈,只能一点一点慢慢来。

原本很简单的一顿饭,众人却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因为林磊的手不知什么原因一直在抖,碗都拿不住,只能靠别人一点一点的喂。

待到好不容易把饭吃完,时间也已经快到晚上十点了。大家第二天都还有自己的事,所以必须要离开了。在走的时候,林磊看向众人的目光中有了一些乞求,也有了一些无奈,但终究没有说出只言片语,只是轻轻抿嘴一笑,示意大家不要担心,然后就此别过。

然而,当走出单元楼之后,陈国强却叫住了大家:“等一下,大家先别走,我有些话要说。”

于是众人停下脚步,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陈国强想了想,便吩咐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安排一个计划,两人一组,一天一轮换,轮流来看望林磊。”

张欣妍立刻响应道:“我也正有此意!不如这样吧,你们两个男孩子一组,我和韩琳姐姐一组。从明天开始,你们先来。”

冯志超摇了摇头,答:“不能让你们两个女孩子一组,必须一男一女。别忘了林磊现在正处于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说不准会不会有什么极端分子诉诸暴力表达情感。万一真遇见了,别说林磊,就连你们都要有危险。”

韩琳点点头,说:“有道理。那这样吧,我和国强一组。欣妍,你和志超一组。”

“好,我没意见。”张欣妍也点头同意了。

于是,大家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五点,由陈国强和韩琳先来探望林磊。随后,大家便各自散去。
在这里发的话,不用自我阉割。Z国,tg啥的,全部发出来,没人审查敏感词
决定把这楼改成目录链接楼,随时根据小说进度而更新。
第1到4章:就是这里啦。
第5、6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7、8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83
好!支持反共文学的第三次高潮!第一次高潮是在国府撤退台湾,形势严峻的时候;第二次高潮是在中共「改开」清算文革直到89学潮的时候。而第三次高潮,我确信就在今日,在香港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在人类即将走向战争边缘的时候,需要有人唤醒民众!
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这些,唤醒民众,但我深知自己的能力有限......
话虽如此,我也不能自甘沉沦,只要能发声,即便是再小的声音,也要喊出来。因为现在不喊的话,可能就再也没机会喊了
疯了啊,你觉得现在墙内环境还能让你投稿?找死啊
electron8964 非管理员
建议每次发一章, 文章标题包含章节标题,每次标签都包含小说的名字,这样大家非常方便查找:

比如这个
https://pincong.rocks/topic/%E6%88%91%E6%98%AF%E4%B9%A0%E8%BF%91%E5%B9%B3

就可以看到所有发布的章节
這篇文我看的好爽啊!其實只要站在另一個角度看東西,想法跟思維就會不一樣了。就像明知道刀子很鋒利,卻不相信刀子會傷人的事情,直到被刀子刺傷了才反映到刀子真的很危險
支持
感谢分享
“用小说反党可是一大发明”毛太祖~
加油加油!
希望这个贴子不会下沉。麻烦谁帮着置顶吧,谢谢了
每一章都发新的帖子吗?嗯...也好,我试一试。
希望能连载下去,顶起让更多人看到。
试一试呗。毕竟,要想唤醒尽可能多的民众,墙内投稿是必须的。
寫得很好!
文筆通暢,人物的動作語言神態刻畫得很清晰,自然地描繪出內地的生活環境和人們的意識形態,融入大眾文化,即使是香港人台灣人也可以輕易理解,內地人也可以設身處地反思自己。這種容易下咽的文字,與深度分析的反共文章不同,縱然是沒有邏輯和批判性思考的人,也有一定機會被喚醒,或心中對中共產生懷疑。

香港人的小說家也可以從香港的角度寫一篇,在內地和台灣反共圈中流傳,建立反共文化圈。
谢谢支持,以后新的章节我会发新帖,这样方便大家查找。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820
第五、六章更新了。
墙内小说已经阉割了,不用投。好多作者断更
楼主文笔不错,五毛角色逼真
希望在pincong能现战时风采,鲁迅、闻一多(死水)

光复HK,时代革命
不要投稿100%会被封杀,封杀还是轻的,重则会被违捕!现在的中共己经开始在高校鼓励学生举报老师了,出于安全绝不要发在国内网络上面。现在中共盯紧了新品葱,一往国内发就是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负责。
那怎么办呀,不发到国内,如何能给那些睡着的人看到?
現在國內審查不是一般的嚴,如果真的想在國內投稿,還是注意安全比較好
不要发到国内,因为你发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中共删除的速度。尽量在墙外唤醒更多的人吧,很多人会翻墙但仍然被中共洗脑严重。还有可以把Z国、J国这些和谐词改回正常的词吧。
每一章都发新的帖子吗?嗯...也好,我试一试。

建一個目錄貼,這樣就可以跟全部文章了。

或者建一個話題,一部小說一個。

如同這樣:

https://pincong.rocks/topic/%E7%BB%8F%E7%95%A5%E6%96%B0%E9%97%BB%E8%AF%9D%E9%A2%98
好,我试试,搞个话题贴......初来乍到啥都不懂,多多包涵
这种文进不去墙内,或者说,进不去墙内的正规小说网站。
来加拿大之后,好长时间没有看书了,第一次能看的这么入迷
竟然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写得真好。这个徐若龙看得让我想骂人,真想揍这个傻逼马列狗。马鬣狗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