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建筑物大部分寿命都非常短?

我最近发现,中国建筑物的寿命都非常短。

比如说中国大部分的建筑表面上的建筑寿命标注50年、100年,但是实际寿命都只有十年二十年,最长三十年,如果你要是发现了寿命三十年以上的建筑就算特别长寿了。超过百年以上的建筑基本上在全中国都是凤毛麟角,基本上都是晚清民国时期外国人修建的西式建筑,北京的老胡同、四合院、故宫那些超过百年中国人修建的建筑物基本上都能算作特例。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undefine_out 看国内网站,我觉得我是个自由派,看pincong,我才发现我是个保守派
坐标江浙一带,建筑行业。
就我感觉,寿命短是近20年来建筑发展很快给人带来的错觉。
目前40岁不到一点。从7~8岁懂事以来,到现在也就30几年,我所在的城市也是从差不多一片田到现在变成钢筋混凝土丛林。也就是说我在的地方建筑业发展也就30年。你要50年100年的房子还真找不出来。

以我的记忆从建筑结构大概说一下好了。
        我小的时候,房子建造基本没啥规范要求,红砖打墙上面放多孔板。上面再打一层墙就做出2层来了,房子没任何抗震能力,一般也就1~2层。这种老房子在现在的建筑标准看来就是危房。肯定得拆了
        然后这种砖混结构的房子也渐渐的开始有各种规范约束。多孔板被禁止使用了,出现了对地基的要求,对构造柱规定要求,规定圈梁的最低高度。然后第一批小区的房子就这么造起来了。和最初的比,实际抗震能力也没好多少,就是造的高了点,能造个5~6层。这种房子就是造价便宜,毕竟那时用得起大量砼和钢筋的也很罕见。
显而易见,这种房子虽然现在还没全部被拆,但是还是拆了更加安全。
        然后就到了我工作的年代。差不多就是砖混结构被淘汰了的时代。以前那种高富帅才用得起的框剪结构的房子才差不多开始用来造普通小区。我工作后没有做过砖混结构了,但那时还有最后一批用砖混结构的小区竣工。以后基本全是框架或者框剪结构了。这种结构在我看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房子。
         但是我工作也就个15年左右。你要找一些寿命特别长的现代化房子还真不好找。才会给你一种房子寿命短的感觉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其实可以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可以简单从各个层次解释一下吧,但肯定不是一个全面的分析了。

投资角度来说
  • 墙国没有房地产商,只有房地产开发商,绝大部分的房地产企业并不持有物业,也就是说他们并不用为后期维护负责。
  • 绝大部分,应该说是所有的开发商,都会选择用最低的成本来建造房屋。这背后当然还有各种一级开发、二级开发的资本流转问题,说起来比较复杂了,但不管怎么说,因为土地的成本太高,市场价格又有溢价限制以及市场基本面在那里摆着,因此要消化掉这些土地成本,还要获取最大利润的话,只能压缩建造成本
  • 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其实值钱的是地,不是房子。对于不值钱的东西,自然没必要担负那么多的资金投入


设计和施工过程角度来说
  • 设计人员只要是有资质、签了自己名字的是要终身负责制的,一般没人会在图纸层面违反国家规范,设计的建筑使用周期都在50年以上。甚至例如结构图这一块,一般都会在做完荷载计算之后,会在用钢量、混凝土标号等超出需求量50%来设计
  • 但是施工的时候都会偷工减料。外加施工技术还比较落后,房子的牢固性很多都是要靠工人自身的技术水平来把握,所以想见施工的环节上水平参差不齐有多严重
  • 近几年强推装配式建筑,但这一块的技术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虽然引进了不少国外的技术,但是因为各种条件限制吧,总之引进以后大多水土不服,最后广泛应用的还是最普通的那种


材料的情况,我可以大致举几个例子
  • 中国的混凝土国标里强度最高的标号,其强度不如美国最低的标号
  • 中国的防水材料最长只有15年使用寿命(预期,真实数据如何不得而知)
  • 像日本比较著名的轻钢建筑引进中国后,因为为了压缩制造成本,制造商偷工减料,现在轻钢房屋的使用寿命也就在5-10年,甚至外墙保温3年就坏掉了(这是普遍情况)
  • 中国的所谓防锈的镀锌钢材,其实并不防锈
  • 像万科、绿地这样的大企业,呵呵了,卖的高端住宅项目里,排水管还用的10块钱一延米、直径最细的PVC管子,而且不留检修口,这种东西的使用寿命,呵呵了

总结下来,好的材料也不是没有,会比次的材料贵很多倍,结果由于开发商压缩成本,最后导致几乎所有的地产项目全都是劣币驱逐良币

楼上有人说到的日本的情况,这个在国内也有。尤其是国内的老旧小区,改造的建安费用远比拆了重新盖要多太多了,所以很多房子不如就拆了再盖新的。不过日本毕竟私有产权的小房子多,不像墙国全是容积率超高的多层和高层集中住宅,小房子可以坏了就改造或者重建,集中住宅寿命太短那可就都是严重的社会问题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我作為一個住在數百年老宅裡的人給大家講講為什麼國外老宅可以傳世。

我的家在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鄉下,房子的雛形是在17世紀建成的,但是在之後的幾百年裡一致有人居住和翻修,所以內部是非常現代化的。

我們這個村子居民不多,人口幾百吧,90%的屋子都是古建,非常有特色。但是,也許你們想不到,我們村是完全不通天然氣的,我們每年兩次有能源公司送油來,基本上是靠燒油取暖。當然,近幾年很多人家都安裝了太陽能板,有了太陽能,基本上所有照明取暖都可以解決了,多出來的電還可以賣給能源公司⋯⋯為什麼不通天然氣?因為搞這種工程對這邊的古建地基可能造成潛在的危害。

我們村裡的大部分建築都是一級或者二級保護建築,如果要擴建或做任何改動,都需要報市政部門審批,會有專門的工程師實地考察,絕不允許破壞古村風貌。所以遊客來我們村,才會感覺回到18世紀,劇組們才會來這邊採景。

另外,因為產權地契都在房主的手裏,房主是有義務維護好自己的房子的。這邊維護的好的房子價格比附近城市同等面積的房產還要貴,一旦你不好好保護自己的房子,使得屋子產生了任何外觀上的損壞或是安全隱患,你的房子就會很難出售了。

我也認識住在市立古建中的人。市裡的古建很多都是公寓,有的地契是平攤在每一個公寓產權所有者的頭上;有的是和中國一樣,地是國家的(市政所有),居住產權是住戶的(999年產權那種)。不管是哪種,這邊人都很樂意花錢在維護建築上,而且是每年都花錢。我知道在中國,誰會去花錢去維護自己住的公寓?
rgjdwte 愿有一天我们可以重建民主自由的国家
大概说说北京的情况

北京自1960年中苏交恶起,中国的建筑实质上是退化状态,越老反而越好。

一方面是住户构成,老小区里有大量的共产党基层公务员,他们的物业费是近几年才从原先的部门专款给物业公司变成部门下放到个人,即使不再专款,物业费能够到物业公司手中的部分依旧比很多新修的小区要多。
这部分人还是有很多顺民的,也不在乎差这物业费一年几百块。
形成恶性循环可能性较小

另一方面,明显可以感受到,我住的楼是50年代末苏联建造的,至少有60年的历史,依旧还是很稳固,包括隔音,保暖都还不错,楼体基本稳固。
我还有一处房产大概是90年代建造的,反而保暖,隔音不如老房,小区环境也在明显恶化,规划未预留车位,导致到处都是车,小区绿化接近于放生状态,仅有野草能够生长,以及住户们自己栽培的树(我曾经栽种过一种树苗,可是居然被人偷了……只好不在公有区域网址)

最重要一点,以前能够来到北京,大部分都是各阶层的精英,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至少在民国收到过私塾教育的。
虽然我不歧视外地人,但是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因为租赁压力,大多数人只能选择群租,而这就是个开始,黑社会性质把持的租赁市场,即使环境已经恶劣,他们只会把刀挥向自己这群人中的好人。这才是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即使有一天小撮人能够买得起北京的房子,他们还会保留着之前的习惯。

说实话,解决的问题太简单了,不论是直接划一部分楼王的住宅为社会住宅(打土豪),直接对纳税达一定额度的人分配住宅,都可以直接解决,说白了,只要房价被降维式打击,这一切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可是代价呢?
Structure2019 Santa Maria Del Fiore Novella
我就是在日本专门研究住宅产业的建筑师。
日本的住宅平均寿命是25年。
说个结论,绝大多数的日本建筑被废弃的原因 是由于社会经济原因。因为土木结构原因被废弃的,反而是少数。
毕竟现在土地昂贵,二手建筑使用起来改造也要花不少钱,很多地方还不如新建筑好用(比如结构限制、图纸遗失、或者之前住户有过水电格局改造 图纸和现状无法对应)。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您又开始了?

edit: @东北派克笔 被封了的话,那这个小号从事和大号相同的活动应该怎么算啊? @admin

@东北派克笔  的发言记录

为什么中国的民国时期全国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状态?
 2
576 次浏览 • 3 个回复 • 2020-04-15

为什么现在的大陆电视剧受政治干预会非常严重?
 1
1048 次浏览 • 8 个回复 • 2020-04-13

@孙金香无端把我拉入黑名单了,我该怎么办?
 0
121 次浏览 • 0 个回复 • 2020-04-12

现在的大陆电视剧特别恶心,可为什么大陆观看人数还那么多?
 -3
1438 次浏览 • 6 个回复 • 2020-04-11

为什么时装文化诞生于欧美而不是诞生于中国?另外,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很难产生时装文化?
 -2
912 次浏览 • 14 个回复 • 2020-04-09

为什么中国有宗教信仰的阶层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和白领阶层,而国外却正好相反?
 -2
1124 次浏览 • 7 个回复 • 2020-04-08

华语世界为什么很难出现比较有深度,比较烧脑的电影电视剧?
 0
3952 次浏览 • 30 个回复 • 2020-04-08

为什么民国时期的上海能够成为全球华语世界,甚至是东亚、东南亚流行文化的发源地?
 -1
1849 次浏览 • 5 个回复 • 2020-04-07

为什么中国家长在孩子成年念完大学本科或硕士之后大部分会逼着孩子考公务员?
 1
2159 次浏览 • 13 个回复 • 2020-04-06

为什么大陆的说话语气偏重,而且还用反人类词汇,而港台的说话语气偏轻柔,爱用人性化词汇?
 1
4845 次浏览 • 40 个回复 • 2020-04-06

为什么中国的电视广告会成为中国瓦房店化最严重的地方?另外,中国出现电视广告的时间为什么会那么晚?
 0
1212 次浏览 • 4 个回复 • 2020-04-05

为什么中国很难称的上是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
 4
1345 次浏览 • 5 个回复 • 2020-04-05

如何评价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3
2953 次浏览 • 17 个回复 • 2020-04-02

如何评价张国荣?
 6
3790 次浏览 • 22 个回复 • 2020-04-01
kimchimjoo 耶和华的小丑
1. 寿命长的建筑;政府单位,地标性建筑,或者医院高校。
     a. 不易搬迁。
     b. 获利性不高。
     c. 不易拆除。
     
2. 寿命短的建筑;普通民宅,商品房。
     a. 房产经济就是拆了盖,盖了拆。产权几十年而已,没有必要太牢固,
        不像其他国家永久性的私有财产,而且保修。
     b. 地产商用最低的成本,赚最多的钱,偷工减料是必然的。
     c. 中国经济很大一部份是靠房产经济泡沫托起的。
舒潔拉拉拉 對面小島 蔥油一枚
這應該是正常狀況,不是中國特色啦ˊ▽ˋ
剛剛對照了一下我們這邊的資訊,,雖然近代建築時常自己號稱防腐防水、堅固不壞,但實際使與年齡還是有限。

依據臺北市政府地政局公佈的資料:
「建築改良物耐用年數及每年折舊率表」。主體構造種類為鋼骨鋼筋混凝土造,耐用年數為六十年,加強磚造為五十二年,一般磚造為四十六年,土磚混合造為三十年。

有點好奇樓主說的中國房屋常見使用年限不到十年、二十年的狀況是怎麼樣的?
青木堂 沉默的过后
我是做土木设计施工这一块的,很简单一道题,维护成本比建筑成本高很多,不说主体,单说给水,排水,排污这一块,翻修维护成本是新建的三倍有余。旧的楼房涉及维护的项目非常多,除了刚才说的那几样,还有供暖,供冷,消防,外墙,内墙,电路等等,很多人宁愿做三栋新楼也不做一栋楼的翻新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北京80年代的老公房很多,自己下载个链家APP看看就知道。

六七十年代的也有,不过一般都是砖石结构,通常加固过,毕竟北京在地震带上,76年又有过大震。
冚家鏟泥齊種樹 汝家池塘多鮫魚 魚肥果熟嫲捻飯 你老母兮親下廚
早已發現,在這裏不管是任何問題,注意是任何問題
你就一直不停的找這個問題的源頭。
最終你會發現都是那一個問題導致的。
没有必要,20年后就拆了,我记得小时候冬天爸爸带我买烟花,然后走在刚刚建好还没通车的立交桥上,那个冬天好冷但是好美,四五年前城市要建地铁 拆掉了完好的立交桥,然后一两年前又上了个新项目 建高架桥那种快速公路
越了解中国,越讨厌中国的官僚资本,文化的破坏者,为什么老建筑留不下来,去问那些拆迁 杀人的官方黑社会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土地寿命七十年,你买个七百年的房子,是想给政府做贡献还是想赖着不走。
长城知道不?故宫知道不?
秦砖汉瓦都没问题的。主要是现代的有问题。

主要问题在于:
近代开始用的是红砖而不是青砖不抗。这时候人良心还没坏。
再后来豆腐渣,没办法。
现在都能用纸了,你说怎办。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因为中华米田共和国是江西、湖南、湖北人民建立的国家,且万恶的 “汉民族” 实际也只是楚人的延伸。
楚国人民,狗一般的人,它们自己都还只是没进化好的畜生,它们能领导得了谁?

为了夺取和巩固政权,楚国人民举的牌子是 “马克思”。
而楚人得势后,为了拉动经济,这块牌子的背后实际还写着 “凯恩斯”。

“经济” 是怎么回事?
你手里有一梨、一桃;我手里也有一梨、一桃。
你爱吃梨、不爱吃桃;我爱吃桃、不爱吃梨。
现在,你把你的桃给我、我把我的梨给你,通过这场 “交易”,在财富总量没变的前提下,我们双方都得到了增值。这就叫 “帕累托改进”。
所以,古典经济学认为,“交易” 是可以产生财富的。

然而,有的时候,你手里可能既没有梨、也没有桃。
没有梨,你的需求就得不到满足;没有桃,你就没有从我这里换梨的资本。
于是,你就想到了以其它的等价物,当作抵押——“钱” 就是这么来的。它其实就是看得见、摸得着、可量化的 “权”,且远比纯粹的 “权” 更公平。正如哈耶克说过:“钱” 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自由工具,只有钱会向弱者开放,而 “权” 永远不会。
显然,天底下有梨的,并不是只有我,且其他有梨者的爱好未必会和我一样;而你的人生也不会只满足于有足够的梨吃,你的需求也是会水涨船高的。因此,“钱” 能够抵押和代替的事物就会越来越丰富。
你拥有的 “钱” 越多,你就越有使唤别人向你提供服务、满足你欲望的 “权”,你就越 “富”——前提是,你的 “钱” 也得是你通过先给别人提供了服务、满足了别人的欲望后,干干净净地挣来的,而不是偷、骗、抢来的,更不是无节操地印出来的。

动物,基本上只需要吃和睡,连啪啪啪都会觉得是负担;而 “人” 不一样、人所追求的东西太多太多。
所以,人远比动物更高级。
“需要”,不是卡尔马克思这个害人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说的那么天经地义,不是像呼吸空气、张嘴吃饭那么简单。你在满足自己 “需要” 的同时,是可能对外界产生影响、打破当前格局平衡的。毕竟世界不是围着你一个人在转、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独立自主的意识。当 “需要” 可以是你的正当 “权利” 时,前提得是你同时也承担了对等的 “义务”。正如你想要我的梨,你得拿你的桃来换,而不是无限度地、白索取我的梨。那种光想要权利、却不愿承担对等义务的,一定是脑子和心理都有问题的巨婴。
所以,人类文明的发展,应该是从公有到私有的进化,而不是像某些智障说的那样反着来。

同时,梨、桃这些资源,都不是凭空产生的。它们也是需要成本、且总量有限的。即便当前资源能够满足所有人,但随着人口的增长,早晚也会掉进 “马尔萨斯陷阱”、使得后人可拥有的资源越来越少。当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不公平,这些人就是社会的隐患、随时可能引起动乱。
这个问题,大致有两种缓解方案——
一种是 “有为”,即资本主义(真正的儒家),代表人物就是伟大的周公、以及真正在实际行动上奉行 “周公之道” 的伟大的管子:在伟大的管子时代,吃个蛋还要涂鸦、烧个柴还得雕花。伟大的管子是通过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在浪费社会劳动力和资源的行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人制造更多的 “需要”、“欲望”。
另一种则是 “无为”,即共产主义(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犬儒主义,即害人的伪道家),代表人物就是老庄、以及后来的朱熹、以及被万恶的 “汉族文化” 所毒害的佛教:它们本质上是在减少人的 “需要”、“欲望”,是在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它们不知道,压制人性和欲望,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虽然这确实能把一部分傻子的脑子洗干净,可更多人是不会屈从的。人一旦压抑得久了,就容易心理变态,那么将来爆发起来反而会更猛烈。更重要的是,刻意地追求所谓的 “无欲无求”,本身就是一种 “欲望”。

所以,所谓的 “诸子百家”,其实就是 “有为” 与 “无为” 之争。
按照冯友兰的话来讲,即儒家与道家之争。

“道” 是目的、是事物的客观规律;
“德” 是手段、是对道的实践和应用。
把两个合在一起,就叫《道德经》。

问题是《道德经》的 “道” 根本不是人类文明该有的、正确的 “道”,而是 “伪道”。
一旦强行去追求这个,必定是灾难。

后果,也大致有两种——
一种是庄周,它主张 “熵增”,即完全不要社会规则与秩序、极端地释放人性(实际是人作为生物体所自带的兽性)。那么这就等于是把人又还原到了动物状态、把社会还原到了丛林状态。庄周,并不知道非洲人其实常年就活在这种状态下。虽然非洲的自然资源丰富、对着大树踹一脚就有果子吃,以至于完全不需要发展技术、不需要发展文明,不需要与人 “交易”、不需要形成 “社会”,但随着人口的膨胀,非洲资源早晚还是会有 “不够” 的一天。所以,人们才会被迫地 “走出非洲”——实际上,这正是由于资源越来越紧张、人们为了提升资源的获取效率而发明了 “弓箭” 的产物。“弓箭” 既能用来狩猎,也可以用来攻击竞争者。所以,我们的祖先并不是感叹 “世界那么大,想要去看看” 的浪漫心态,而很可能是由于打不过非洲人、而被赶出来的。如果全面奉行庄周的 “思想”,亚洲人就也会被拉低到非洲人的思维。
另一种则是韩非,它主张 “熵减”,即强化秩序、极端地压抑人性(实际还是在压抑兽性)。但在这种体制下,处于权力最高点那位的兽性,应该由谁来压抑呢?如果权力不受制约,掌权者会不会乱来?

于是,韩非再往下,又会有两大分支——
一种是极右的商鞅(虽然商鞅在时间线上出现得更早,但韩非才是法家之集大成者),它的主观就是恶意的,是通过辱民、弱民、贫民、愚民、疲民等主动的攻击手段,强行掏空受众的脑子、物化受众、将受众变成自己的 “工具(即所谓的生产资料)”,以让自己能够称王、称霸。
另一种则是极左的墨翟,它的主观虽然善意、也愿意与受众一起吃苦。但它却认为除了生产,其余一切行为都该被取缔。显然,在墨翟看来,儒家的 “乐” 就不该存在,更别提管子那种奢侈生活了。且墨翟还辅以 “鬼神论” 为恐吓,要求墨者自愿放弃自己的独立意志,而紧密团结在以钜子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无脑服从钜子的支配。那么钜子早晚会被动地变成王者、霸者、独裁者。
极右的商鞅,是法西斯;极左的墨翟,是射秽主义。
显然,它们所缔造的体制、必定导致的后果,是一样的。

在这种体制下,只有最高领袖可以是 “人”,而剩下的则统统都是最高领袖的 “工具”、甚至 “资源”。
最高领袖,集立法、司法、执法于一身,一方面可以肆无忌惮对受众滥用 “权力”,另一方面其自身却可以跳出框架、完全不受任何规则的约束。
那么最高领袖就等于是实现了 “共产主义”,总能无代价地满足自身的各种 “需要”。

且这种政权,必定会充满各种谎言。
因为最高领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向受众证明服从领袖的支配是 “值得” 的。
以至于最高领袖永远都是伟大、光荣、正确。
骗着骗着,连自己都信了。

所以,“共产主义” 不是绝对不能实现,而是在一个孤立系统内,只能有一个人可以实现。
这种人,就叫 “皇帝”。

“皇帝” 不需要与谁 “交易”、更不需要有 “社会”。
所以皇帝明明妻妾成群,却都自称 “寡人”。
作为妻妾,你根本就不是与皇帝沟通心灵的存在,而只是个传宗接代、发泄性欲的高智能充气娃娃,是 “工具”、是 “物”、是 “生产资料”。

没见过世面的西方人,在经历了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工业革命等一系列社会变革后,满地都是各种 “主义”,这实际就是西方版本的 “百家争鸣”。
我伟大的华夏,几千年前早就已经经历过了。
区别是,西方现代文化,大体上是 “以新教伦理为基础的资本主义”;而我们,是高举 “仁义道德” 的儒家牌坊、实际行的是 “势术法” 的法家手段、把受众洗成 “赴火蹈刃,死不旋踵” 的墨家脑子、以让自己得到 “清净无为” 的道家状态的反人类文化。

西方,有尼采、卡尔马克思。一个叫嚣 “道德只是低等人群体用来阻碍高等人的虚构事物”;另一个更狠,直接叫嚣要以暴力手段,推翻一切现有的社会制度。
这不就是西方的 “老庄” 么?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它们会批量制造出希特勒、屎大淋,以及后来的纳粹德国、共产苏联。

而我们,有更可怕的老庄。
一个楚人、一个宋人,都是万恶的前商余孽。
它们,才是 “汉民族” 真正的教主、是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 真正的奠基者。
正是因为有老庄的存在,所以华夏大地才满地韩非、墨翟、商鞅、申不害。
等到野蛮的秦国彻底踏平华夏,而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再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人都被拉低到了楚人的水平,只不过把名字改成了 “汉民族” 而已。
从此,这里就一直在共产主义(披着理想主义外衣的犬儒主义、伪道家)、法西斯(法家)、射秽主义(墨家)之间恶性循环,并一直延续至今。

宋人与楚人,虽然都是前商余孽,但就整体而言,两者民族性最大的区别在于:
宋人毕竟是前商贵族后裔,多少还见过点世面。它们能够意识到谁更先进,也愿意向强者学习、无脑崇拜甚至服从强者,然后再拿着所学的东西去强行要求别人。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墨翟这个宋国人会缔造出要求所有人向钜子 “尚同” 的体制。这种水平显然是不够的,因为你无法保证你所崇拜的对象一定是正确的,你更无法保证你不会把一个原本正确的理念给理解偏。万一像庄周那样,无脑迷信《道德经》,那可就惨了。其实旁边的鲁国,其文化也跟宋国差不多,因为鲁国最初就是封在河南、是后来才改到了山东,且鲁国也大量收编了前商余孽(即所谓的 “殷民六族”)。所以鲁国能出鲁班、宋国能出墨翟,两个都是当时顶级的技术人员。但鲁班有自知之明,人家只做技术;墨翟却没有自知之明,偏要去碰政治,它就一定只能设计得出孙大炮式的害人体制(孙大炮强迫所有党员按手印,宣誓向领袖个人效忠,就是 “尚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认为鲁班是木匠的祖师爷,而没有把墨翟这个曾经把鲁班给比下去的人当成祖师爷。另外,你千万别以为鲁国就是什么老实人,齐国做霸主的时候鲁国是头号小弟,晋国做霸主的时候鲁国还是头号小弟,这不就是 “强者崇拜” 么。显然,鲁国就是个乱世浑水摸鱼、有强者当世界警察时便骑墙扶舵的国家。这,都是宋人的特征。
而楚人,它们也能意识到谁更先进。但楚人会先学你、然后再来打你;如果学不会,那就直接毁你,让你也不好过。在先秦时代,华夏人一直歧视楚人是 “沐猴而冠”,说的就是它们先学人、再打人的民族性。而当所有人都变成了楚人(汉人)以后,到了清朝,一条湖南人公然叫嚣 “师夷长技以制夷”——明明仍然还是 “沐猴而冠” 的心态,却总被人当成 “进步”、当成 “开眼看世界”。至于成语 “浇瓜之惠(或灌瓜之义)”,虽然是在褒扬梁国人 “以德报怨”,但其故事背景却是在揭露楚人变态的民族性——梁、楚交界,很多人种瓜。梁人辛辛苦苦灌溉,楚人则管都不管。到了丰收的时候,楚人看不惯梁人的瓜长得太好,便连夜把人家梁人的瓜给毁了个干净。这种变态心理,你在这次疫情期间也能看出来,中共这个由楚人建立的组织,自己控制不住疫情、祸害全世界,但看到台湾人防疫做得比自己好,它们就想要去毁别人。

所以,孔子,照样不是什么真正的儒家,且儒家恰恰就毁在这个二货手里的。
因为孔子跟墨翟一样,也是脑残的宋国人民、是前商余孽,只知道 “服从”。
对这种人,其本性再高尚,你也不得不防。
孔子,一边不许别人对自己有偶像崇拜,但另一边却允许自己无节操神化周公,连做梦都要梦周公,还偏要讲给别人听、让别人全知道。
墨翟这个脑残是用 “鬼神论” 来恐吓别人,孔子何尝不是先把周公塑造成 “神”、然后再去要求别人?
更恶心的是,伟大的管子通过给人制造需求与欲望(涂鸦的蛋、雕花的柴),是在拉动经济、创造价值,且管子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人必须做出这种非理性消费,这会让齐国越来越繁荣;而孔子这个二货,恰恰是在糟蹋价值,是在逼着你把一辈子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全浪费在死人身上,这就是 “凯恩斯主义”,这是会害死大家的。放今天看,孔子的主业就是很普通的教师,而副业则是丧葬一条龙服务。也难怪孔子去到齐国,晏子死活不肯收留,因为晏子害怕孔子这个二货三五年就把齐国的财富给掏空、变成一个穷光蛋国家。看看现在,全世界祭拜死人的方式各式各样,唯独中国人偏要先把好好的树砍了、做成纸、印上乱七八糟的图案、折成乱七八糟的形状、再一把火烧掉。这就是对 “孔子思想” 真正的继承。你若不肯接受,你家长辈还得骂死你、甚至揍你。他妈的,好好的纸,我拿来擦屁股不好么?

反过来说,也不是《道德经》真的创造了什么文化,恰恰《道德经》本身就是某种文化的反映。
所以,汉族文化,根本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
它根本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甚至也容不下真正的道家,而是害人的伪道家文化。
它会害得大环境一直在伪道家、墨家、法家之间恶性循环。
明末清初的大儒王夫之,明确把老庄、浮屠、申韩称作 “三大害”(此处的浮屠不是真正的佛教,而是被汉族文化腐化后的佛教,本质是墨家水平的东西)。
此三者是一体的,且无论谁得势,都会制造出另两者、并让大环境变成同一个德性。

《道德经》,就是亚洲版的、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版本的《共产党宣言》。
只要这个伪道家的 “幽灵” 不被除掉,那么即便身在现代文明社会,它也必定仍然会制造出专制的刮民党、共产党等皇权性质的政权,永远不会把人当人,而以万物为 “刍狗”。

人类的思维与行为,遵循的是社会学、心理学等规律。
处于某个心理境界的人,即便所处的地域文化环境不同,它们所提出观念不会有本质区别,顶多只是用了不同的表达方式。正如用英文说 “shit” 与用中文说 “卧槽” 是一样的。
所以,“卡尔马克思” 这个害人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并没有原创什么,至少不是首创。中国的老庄,与卡尔马克思是一样的追求、且必定导致同样的结果,它们远比卡尔马克思更可怕。
正如江西人王安石、蔡京,也是赤裸裸的凯恩斯主义者,但一千年前的宋朝人,显然并不知道 “凯恩斯” 是什么东西。你能说这个世界是先有了 “凯恩斯”,然后才出现了 “凯恩斯主义” 么?
正如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就是西方版本、低配版的《韩非子》。且其忠实读者,江西、湖南、湖北人民的慈父,屎大淋同志,照样能从这本低配版《韩非子》里悟出法家所追求的 “势术法”。所以屎大淋才会写下 “懦弱、愚蠢、懒惰,除三者外,一切皆美德”。你仔细琢磨琢磨:“不能懦弱” 对应的就是 “势”、“不能愚蠢” 对应的就是 “术”、“不能懒惰” 对应的就是 “法”。
所以,反人类的 “汉民族”,根本用不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神棍来祸害,在前商文化的祸害下,它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卡尔马克思” 所起到的作用,只是让这个反人类的劣等民族,把一套已经执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一个听上去仿佛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并且,“汉民族” 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民族”。
它跟梁启超提出的所谓 “中华民族” 一样,不是血缘概念,而是政治概念。所有人都是被楚人抓进同一个猪圈、再整合以后的猪。
在楚人建立的、全面奉行老庄之道和商君之术的万恶的汉朝,制度上就没把人当人。
掌管地方的最高地方长官,叫 “牧”——你的皮、毛、肉、血、骨,甚至你的独立意识,根本就不属于你自己,而是牧人的财产。
看看东北人、山东人、广东人、广西人的对比,长相、语言、习俗统统不一样,怎么看得出这是同一个 “民族”?
我多次提到石国鹏是去加拿大还是哪里,与一个香港人交流的段子。石国鹏听不懂粤语,香港人听不懂普通话,双方最后尴尬地发现,两个所谓的 “中国人” 竟然不得不用英语来交流。

所以,“为什么中国的建筑物大部分寿命都非常短”,与前两天我看到的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中国的房价这么畸形,是什么让它能维持这么久的” 是同样的答案。
这是因为这里数千年来都奉行 “汉族文化”,且现在的中华米田共和国政权,恰恰也是一群江西、湖南、湖北人民,万恶的楚国人、天然的共产主义者所缔造的。

养过狗的就知道,狗子若在路上碰见同类,对方的主人若坚持要牵着自家狗子迅速离开、不陪你家狗子玩,你家狗子就会跑到临近的树下、墙角撒尿。
这不一定是在 “宣誓领地”,否则两条狗早就打起来了。而是在做标记,表示自己是在这里遇上小伙伴的。所以这回虽然没机会一起玩耍,但下回再来这里就可以碰见对方了。
这就是宋国人民的 “守株待兔”、楚国人民的 “刻舟求剑”。
所以,楚国人民,狗一般的人,它们自己都没进化好,能领导得了谁?

满脑子 “汉族文化” 的东西、或楚人本身,一旦得志,就只会无节操地掠夺沦陷区。
就像纳粹秦国的起家是靠吸巴蜀的血,灭六国之后就吸原齐、晋故地的血。
你永远不要相信中共宣传的 “商鞅变法让秦国变得国强民富”。事实上,直到后来的汉朝都死翘翘了,原秦国故地的粮食、物资,仍然在大量依靠原齐、晋故地疯狂输血。
闹懂了这个,你就知道为什么日本人被赶跑后,短短几十年,原先全亚洲最繁荣的满洲,迅速变成穷山恶水;你就知道为什么英国人离开后,也才短短二十多年,原先亚洲最繁荣的香港,也慢慢在往穷山恶水的方向去。

畸形房价能够维持,靠的就是 “马克思” 牌子背面的 “凯恩斯”。
它们是把 “房子” 变成了 “必需品” 的属性、“奢侈品” 的价格。
你要结婚,即便你对象不跟你计较、而愿意和你裸婚,你的丈人也未必会同意。
一旦你接受了这个,那么你一辈子就会被套死在这里。
这就是把你还原到了动物状态。雄鸟必须负责筑巢,否则雌鸟就不会让你肏。
这是通过把女人变得更傻、更坏、更不是人,来变相透支男人、逼迫男人做出各种非理性消费。所以这个星球上只有一个地方,男人既要负责掏钱,还要负责拎包。这既不是什么女权,更不是男权,而是皇权。因为受益的既不是女人,更不是男人,而是躲在女人背后、拿女人当枪的那群不男不女的阴阳人。
这就是为什么俞敏洪刚刚喷过中国女人,调头就得去妇女组织道歉。因为这孙子的言论间接戳破了中国经济最见不得光的一面。

马蓉、翟欣欣,绝非个案,而是极度普遍存在的现象。

既然房子成了完成 “凯恩斯主义” 的重要工具,既天价、你还不得不买,那么当然就不能让房子的寿命太长。否则会增加拆毁时的成本、不利于循环操作。
看看周星驰早年的电影:吸管要多粗有多粗、冰块要多大有多大。你的需求没能一次得到满足,你就不得不继续掏钱购买。那么这就等于是卖方让你为了购买一份服务,却掏了多份的钱。
而中国的建筑寿命,跟这个是类似的原理。所以不仅要在明处限制你的产权年限,还要在暗处把房子的实际使用寿命弄短。你没法把这传给后代、甚至连你自己都没房子住,你就不得不掏钱去买新的。

另外,即便是城市环境的建设,你会发现也是建了拆、拆了建。
因为万恶的 “汉民族” 不想费脑子、也没脑子可费。它们不会想到前任把一件事尽量做得完美、继任者继续在这个基础上建设,会让大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文明系数越来越高,它们不会想到人应该先谋食、再谋衣。毕竟楚国猴子不知道 “人类” 这个物种吃饱、穿暖后又该去追求什么,还活在马斯洛需求层次里的底层水平。所以它们就要把所有人都拉低到这个水平,让大家永远都挣扎在 “谋食” 的初级阶段水平,一万年不动摇。
就像秦的历史:我们虽然都知道 “商君之术” 灭绝人性,但你从没听说过秦国有 “饥民” 造反。不是秦国真的粮食多得吃不完,而是绝大部分人根本就活不到挨饿的年纪,就已经被送到战场当炮灰了。你根本就没机会在衣食稳定后、再去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在你半饱不饱的时候,差不多你就会死于某场战争。以至于秦国就是一片文化沙漠、秦人压根就没有发展出马斯洛需求层次里 “生理需求” 之上的东西。
于是,前任官员在位期间,城市的建设表面上是做好了,官员得到了升迁的政绩;继任者一上来就给你拆干净,重新把前面已经干过的事再干一遍,继续骗政绩,如此循环往复。你永远看不到它们去建设更高水平的东西,而只能看到它们对一堆最基础的建筑建了拆、拆了建......
我记得前女友的老家,有 “刮民党反动派” 修建的防空洞。当年为了拆这个,炸药都炸不动。最后是找了无数民工一点一点拿手砸的。如果哪个官员敢在搞城市建设时,把建筑质量弄成这样,那么这哥们的仕途基本就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不仅是堵了继任者获得 “政绩” 的路,还打了前任的脸。哪个共产党的人民公仆会容忍队伍里出现这样的同志?

正如前两天我在别人的帖子里看到的:
中共,先让你造内衣内裤,卖到国外,变成外汇。
站在 “国家” 层面,这就等于是我文章开头提到的梨、桃逻辑。这笔钱,本应是中国拿去换外国 “梨” 的本钱。但是中共不愿这么干,而是直接把外汇吞了,再向里边发行等值的人民币。算上各种苛捐杂税和通货膨胀,这笔本应购买一份外国产品的外汇,现在却只能买到半份的国产货。
那么,剩下的钱,去哪儿了?
拿到非洲盖铁路去了。
贿赂几个酋长、军阀,一千万能干完的项目,报价两千万。那么从中国韭菜身上克扣下来的灰钱,到这儿就全给洗白了,并进了中共官员的私人腰包、存进了海外银行……

建立了中共的楚人,自己吃肥了,但是江西、湖南、湖北当地人,并没从中得到好处,恰恰还是全中国最穷的地方。
楚人连自己人都不当人,又怎么会把别人当人?
先借着楚人的力量争天下,一旦坐稳,直接把原先的底层小弟与沦陷区百姓洗牌,不管你原先是 “耕” 还是 “战”,现在统统都是 “耕”,是被盘剥的韭菜。然后,整个中国就会变成一个大号的楚国,继续往外滚雪球、去吸更多人的血,直到全球江山一片红。

江西、湖南、湖北当地的底层屁民,也不见得就有多可怜。
因为它们同样也是楚人,它们只会用同样的方法,变本加厉地对待别人。
所以北上广深的职场,被它们搅得乌烟瘴气。
一个个泥腿子,既没有本事、又不肯上进,却偏要赖在职场冒充 “白领”。

所以,即便将来没有什么所谓的 “诸夏” 独立,至少也应该把江西、湖南、湖北踢开。
免得这里啥时候再冒出一个 “人民大救星” 为祸人间。
华夏人当年怎么看楚人,欧洲人今天就怎么看毛子、美国人今天就怎么看墨西哥人。

“文明” 与 “野蛮”,不是从武力的角度看的。
沐猴而冠的野蛮人,一旦掌握了文明人的武力技术,后果就是非洲人逼着别人 “走出非洲”,印第安人、墨西哥人同化欧美殖民者,普鲁士人、斯拉夫人征服欧洲,南非的黑人翻盘。

楚国人民,狗一般的人,趴在我们身上吸了几千年的血、作威作福了这么久,连累我们现在全被当成 “中国人” 歧视,还满世界输出 “汉族文化”,早该让它们滚了。
华夏的未来,应该由信仰华夏文化的人来主宰。
高贵的凡塔斯 人民相信党,没有好下场
我自己不是这个行业,但是我爸从事建筑的

据他说,以前盖房子,水泥是要养的,每天浇水保持水泥湿润持续一个月,让水泥充分反应后再硬化,这样水泥才够结实。

现在盖房子不重要的地方快干水泥糊上去能糊弄事就行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答案:农民工加包工头加各级领导
不要回复成讨论
啥建筑只有十年寿命?

应该非常少见了。

楼主说最长30年  上海的东方明珠电视塔91年开始建 快30年了,应该10年内不会拆吧

你说的寿命是30年这个建筑就不行了倒了还是要拆迁更新了。

你只要看看大城市,因为拆迁费用太大,建筑寿命都很长,你去农村三天两头拆,寿命肯定短。
我不是幹建築行業,但我爸曾經是在工程中負責混水泥
大陸建築時混的水泥多數用鹹水,因為水資源不豐富,水內多雜質

不過現代水資源好了一點,但相對速度上要求更快……
我一直以為中國抗災能力最好的不是只有古蹟嗎?
一顾功成 慎行之
我看過一些中日古建築的資料,記得中國古代的木質建築壽命極長(需要維護)

類似紫禁城那樣的建築或者唐代的廟宇建築,大地震也震不垮。問題應該修改成近代中國建築吧?

建築壽命反而不如古代,古代的匠人精神失傳,剩下一堆無良商家,倒車的體現?
中国自古缺石头,长城都是土烧砖,然后砌出来的
美国DOE的研究:在美国,1/8的现代水泥建筑(1960年之后的建筑)在40年之内必须大修,否则将很快报废。原因还没有搞清楚,可能是大量使用早强剂减水剂导致水泥强度高但是韧性低的结果。好在美国基建自1960年之后基本进入平台区,现代水泥建筑不算多。

假设中国的水泥建筑质量和美国类似,那么大规模翻修、报废的时代,还没有到来。大约2030年左右开始吧。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終於找到組織了
老話題了,物管對樓宇壽命的影響。有錢買樓,沒錢交管理貴的惡果


翔港的樓50年以上仍沒大問題。我住的樓是40年樓齡,1980年落成


https://zhuanlan.zhihu.com/p/67519370
当小区难以挽回地走向衰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9105474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3797739/answer/957759712
现在大量 33 层的高层住宅未来怎么拆迁?拆得动吗? - 知乎
末代皇帝习禁评 黑名单 姨葱嘿,姨葱, I shall return.
@月幾望 說了
因為不塌怎麼建, 不建怎麼世界前列 lol
Resistance 编程随想读者|会点IT技术|爱好信息安全|关注隐私保护
两年前“汶川大地址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有人在 Twitter 发了这篇文章。

《刘汉:最结实的希望小学是怎样建成的(组图)》

讽刺的是,前几年刘汉竟然被诬蔑成“黑社会”判处死刑。
以前的建筑体量小,高度低,寿命低,还可以拆,现在间的都是高楼大厦,而且这几年房子的质量奇差,过个几十年,遍地摩天危楼,那时候才热闹呢。
材料吧,不是很懂,用好的材料寿命应该会长一些
应该说是现代建筑吧,乡下的那种木头房子寿命也不算短了,百来年也是有的,现在的建筑寿命短不是很正常吗,处处克扣,能有30年的寿命就不错了(虽然大多数房子还不到20年就拆迁了)
武汉旧城区的一堆赫鲁晓夫楼,恐怕都有三十多年历史了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都豆腐渣、樓歪歪了,你還指望怎麽樣
沒辦法啊,就説我以前家裏,住的最老的房子也不過10歲的。後階段漏水滲水、墻壁開裂,樣樣都來
每逢颱風天就屋頂滲水,一隻貓走路地板都會發出吱嘎聲(當然我家貓也肥了一點,全盛期都16斤了)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修好了拆拆了再修,不停創造GDP;建好了賣出去,新主人拆了再建更高的樓,再出售再拆卸載重建更高更大的,不停創造新財富。
静心路人 黑名单
就中国这尿性。只要有工程下来官员们都想着捞钱,在建筑施工中偷工减料,连标准都严重不达标。请问这种面子工程真正实用起来能有多久的寿命给你用?
要是寿命太长,七十年年限到了房子没塌,中共不就不方便共你们的产了
望N負E 革命吾醉,造反有醴!
老建築得定期維護保養啊,設施落後了升級改造啊。我一個老友還住在長安街後邊六十年代的房子,樓本身品質沒得說,去年單位出錢大改大修了一次,他發照片給我看,室內整個煥然一新了。
每次拆房子换房子,都是抢夺肉猪们财富的好机会,为什么不多增加点这种机会呢?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因为中国历史上长期极权,个人产权得不到保护。房子在内的财富得不到积累,更重要的是知识得不到积累(刘远邪那里的瓦房店周期)

造成房子不用改太好遗留到中国人文化基因里。今天依然发挥着作用.
吳小勳 我愛臺灣
因為工程時間短,用的原料品質也不好,只要有地震的話就會馬上倒
tommy_lee youtuber小林财经
比较大的问题是中国现在大量30层左右的高层住宅以后怎么处理?征收是没有利益的,因为户数太多了,只能认定为危房拆掉,没有任何补偿,因为是你们自己的房子质量不行了,别墅之类的独栋房子可以自己出钱维护,推掉重建都行,高层要统一整栋楼的业主的意见和资金非常难,所以,现在中国炒起来的高层住宅以后可能价值大跳水
层层转包导致的偷工减料。拿项目首先就要贿赂,房地产行业,基建行业贿赂是最严重的。要赚回来只能偷工减料,层层转包,甚至项目经理和农民工之间也可以转包。比如说层高3米,包工头敢搞成2.8米,20厘米的差距,反正差别不大,他可以说是水泥砂浆挡住了,如果15层楼的房子,这点细微差异,可以偷出一层楼的材料费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