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习近平为什么要向左转?

首先,习近平的执政能力一直饱受大家的诟病,而很多人将“民营企业离场”、“中美贸易战”、以及最近的疫情归结为习近平执政能力低下或者是习近平大搞对行政干部的清洗以党代政才导致行政能力低下所造成的。其实,纵观历史,皇帝也好,时代也罢,有偶然存在,但内在的必然性才是让无数偶然导向最终结果的最根本推动力。本文只想就自己的观察和理解谈谈为什么习近平向左转。

胡温时代中共经历了sars,经历了08年金融海啸,但是中国经济却迅猛发展,在世界经济一片惨淡时,我们是一抹独特风景。而也是胡温执政时期,中国民主自由派主导了舆论,吴敬琏为代表的自由派经济学家对经济和制度的改革声音越来越大。党内的技术官僚崛起,贪污严重的同时,各地的经济发展却因为他们的专业性和执行力有了很好的护卫作用。而中国民企在这个时期也是最争气的,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等国内科技企业崛起,顶部的崛起更带动许多创新企业的崛起,滴滴、大疆、美团、小米这些企业虽然多少靠抄袭起家,但是面对中国复杂的营商环境却可以崛起也凸显出中国民企在管理、运营上逐渐接近国际顶尖水平。

就在这一片大好的声音下,十八大召开,字字句句都让全国企业民众无不感受到中国改革将更加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在18大之后,中共也迎来了习近平。大家都认为习近平会贯彻18大精神,将中国的改革向中国建国时对全民的保证一样,逐步放开市场,逐步放开民主,中国从中共主导变为中共与民间共治的结果。然而,一切都在19大结束了。从19大开始,中共重新举起了公有制为主体的大旗,开始了国进民退,开始了党管一切,开始了定于一尊。

为什么习近平要逆转胡温基调,宁损经济,宁违天下,也要向左转?

我认为,这一切都因为中共政权因为经济发展反而变得岌岌可危,中共的左派或者说既得利益集团不允许中国的统治被资本集团或者民主集团掌握,从而毅然反扑,妄图翻天覆地,重新来过。

为什么说中共政权因为经济发展反而变得岌岌可危呢?

首先是官商勾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经济的发展,必然导致权力的寻租。这让中共官员大发其财,但也让官员与民企绑在了一起,成为了利益攸关者。这对于企业来说可以算是一种保护伞,让企业可以应对政策风险。比如共享单车,顶部民企投资,创新公司执行,而地方官员放行才可能出现这种经济模式。而这种潜规则合作,必然导致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如果中共政策对民企不利,作为执行者的地方官员不但不会执行政策,反而会想方设法保护企业,因为他们也受益于企业。这也是胡温时期,令不出中南海的根本原因。

再有是舆论导向,向着对中共不利的方向越走越远。民企发展需要市场经济,而要发展市场经济就需要政府不断下放自己的权力。比如,任大炮一直在炮轰的土地拍卖制度,集体土地无法入市制度等等。由于民企的崛起,民企中聚集了大量的优秀人才,不但有技术型人才也有学者、网红、主持人等等,这些人或直接从民企中受益,或是有利益关联关系。而民企又雇佣了中国大部分的劳动力,这就造成了,为民企发声就是为百姓发声,为民企争取利益就是为民请命的局面。政府越来越成为了阻碍发展的对立面。

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中共赖以执政的经济基础——国企,正在迅速削弱。国企改革说了多年,但是一直是无果,而国企中的人员也被冠以“低能”“清闲”的标签,这与民企开疆拓土、骁勇善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民企的迅速崛起,已经让国企到了不靠政策活不了,没有贷款马上死的局面。到了习近平执政时期,民企聚集的社会能量开始向国企垄断的市场发起挑战。比如,微信的发明导致了中国移动和联通损失巨大的短信收费,四通一达把邮政挣钱的线路全抢走了,出租公司被滴滴抢生意到要罢工的地步。而国企对中共太重要了,它首先是中共政权用权力变现最方便的手段,同时国企更是中共控制中国经济、中国民众的最直接手段。没有了国企,或者任由民企进入垄断领域,中共将失去对于经济的话语权,所谓的权力将失去载体而转入那些规模以上民企手中。打个比方吧,如果中共把中国移动卖给了腾讯,而之后中共想整腾讯,腾讯就可以让通讯网络出各种问题,让全国都打不了电话,以此来反逼中共。到时,中共再不可能随意的发文,出政策,伸手。

而到这个地步后,中共对政权将处于失控状态,未来局势发展完全听天由命了。这显然不是中共可以接受的。所以,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共,必须向左转,因为只有左转才能保住他们自己的江山。结合后续习的一系列的手段,都是针对稳定政权而做的。从此也可以看出,中共内部的既得利益集团是当权派,且不会轻易交出哪怕一点权柄。他们的设想只是想让中国在他们完全掌控下发展,这样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这显然是违背经济原则,普世价值观和天下大道。


PS,基于以上推论,我不认为中共内部出现大规模的内斗。中共只是有顺序的逐步从上至下清洗掉那些反抗势力。

另PS,天罚……哎,望天可怜我中华儿女……莫断我中华文明,中国,加油!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没错,改革开放是一场各怀鬼胎的和平演变,但这不是无期限的,到了一定阶段要么和平演变成功,要么翻脸。

[31:10]这场游戏是一场互相欺骗的游戏。 美国人的游戏是,给你共产党一些甜头,让我的小弟台湾去做这件有点不光明正大、像奴隶贩子一样的事情,而我自己保持双手干净,是为了让你得到这些甜头以后接受招安。 但是这件事情正如共产党内部的强硬派说的那样:你如果是张献忠的话,你要明白,在你还在造反、朝廷派来招安的时候对你是恭恭敬敬的,你拿到的好处比普通的良民还要多得多;但是你不要忘记,你被招安以后,弄不好差一点你就被杀掉了,如果你真的做了官,朝廷真的让你一辈子做官,你也是一辈子受人歧视。

[31:50]像郑广这个海盗,他不是后来做了一首诗么:众官做官却做贼,郑广做贼却做官。 他为什么吃饱了撑的做这首诗? 那就是因为他在朝廷上受人歧视。 他虽然也领到了一笔俸禄,但是其他官员说:“我可不是做贼出身的,我是科举出身的,我两榜正途。皇上虽然赦了你的罪,我可没有忘记你是做贼出身的。皇上说了不能打你,我也不打你,但是我要不断地嘲笑你,歧视你,挖苦你。”郑广和全世界的所有人一样,并不高兴过这种被人歧视的生活,所以他就忍不住了。 因为他不是两榜正途,估计也没多少学问,做不出像样的诗,所以他就只能做打油诗。 意思就是说,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做官不也是在敲诈民脂民膏么,跟我这个公开抢的人有什么区别。 你还歧视我? 我们本来就是大哥别说二哥。 就像聊斋上面那个狐狸精说的那样,你说我不是人,难道你就是人吗? 谁也别歧视谁好不好。 将来你要过的就是这种日子。

[32:51]这个预言是非常正确的。 你不要看现在共产党在没有被招安以前好像得到了很多美国的小弟都得不到的东西。 这一点台湾人有非常清楚的感觉。 我要是台湾人,我就会觉得:我是正统,我一直是美国的小弟;结果在陈水扁那个时代,美国反而说“你是麻烦制造者,你给我安静点,别耽误了我招安共产党的大业”诸如此类的。 你想,梁山泊附近的那些良民就会有这种感觉:我一直在照章纳税,结果朝廷没有给我赏赐,还得让我交税,而我交的税款朝廷拿去赏赐给宋江了,招安宋江,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但是这是赌气的话,梁山泊真要受了招安以后,它的下场就不如良民了。 共产党如果真的受了招安,那么像波兰共产党那样,最初几年你是联合政府的成员,然后《去共产主义法》(2016)之类的东西都搞出来了,你人还没有死,就已经搞得无处可去,在社会上混不下去,那个滋味是不好受的。 共产党如果真要受了招安、交出了权力以后,它马上就会遭受到不如台湾和香港的待遇,也就是波兰共产党在交出权力以后的那些待遇。

[34:00]所以,共产党保守派一直在说,千万不能受招安,这个道理是完全正确的。 说老实话,我对共产党内部的原教旨主义者的喜爱程度是远远超过那些改革开放干部的,因为改革开放干部实际上是全都在撒谎。 他等于是在对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这些人说:大哥,世界已经从对抗转向对话,过去的事情全都不算,以后我们都平等了,只要大家一起做资本家,你老人家跟皮诺切特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其实,没有任何区别是只有在你还抓着枪杆子的时候,等你把枪杆子放下来以后你就会看出,你跟皮诺切特和佛朗哥有本质的区别。 你是一个无产阶级,人家是地主资产阶级,你遭遇的待遇是跟人家没法相比的。 你现在还处在受招安的阶段,你如果相信了那些改革开放干部和广大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忽悠、真的把专政力量交出去的话,这样的下场马上就在你的眼前。

[34:58]习近平是共产党打出的最后一张牌,他的上台证明共产党不傻。 你想骗我,我也要骗你。 我先把你的钱拿了、把你的技术偷了以后,我再跟你翻脸不认人。 你以为这种事情我没有干过吗? 当年我拿国民党的钱,然后反咬国民党一口;拿了苏联的钱,再反咬苏联一口。 我都已经干过两次了,对你美国还要干第三次,难道我不能给你这么干么? 当然,从第三方 — — 比如说从火星人的角度看,那就会觉得一为之甚,岂可再乎。 当叛徒这件事情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干任何事情都没有比当叛徒更危险。 你当叛徒当得太多了以后,你早晚要完的。 照共产党的历史解释,是因为它无比地英明而且代表了历史必然性。 它这样三级跳,第一跳,背叛国民党,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军阀;第二跳,背叛苏联,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国;第三跳,背叛美国,岂不是要称霸世界了? 但是它很可能就完在第三跳上面了,因为第一跳背叛国民党是因为背后有苏联和国民党打日本的缘故;第二跳背叛苏联而没有被苏联做掉是因为有美国卡住苏联的缘故;第三跳背叛美国以后,它能指望谁来卡住美国呢?

[36:10]按照共产党的叙事体系,这都是它的英明所致,但是比较客观的历史学家会认为:共产党背叛国民党以后之所以没有被国民党杀光,主要是因为苏联人和日本人,如果世界上既没有苏联又没有日本,国民党像是凯末尔那样没有外患、全心全意杀共产党的话,共产党眼看就要被他杀光了,抗日战争使共产党绝处逢生;然后背叛苏联以后,中国跟苏联在东南亚、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砂拉越、乃至于拉丁美洲、安哥拉这些地方都在进行一系列博弈,每一次博弈的结果都是中国全军覆没,苏联差一点就要核平中国,但是这时候美国人跳了出来,不准苏联人这么做,于是中国在美国搞垮苏联的过程中间又发了一笔横财。 这每一次都是因为,它起的作用都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一样,别的野兽杀了猎物以后,它出来捡剩的。 但是因为原先它是贫下中农和无产阶级的缘故,这点剩饭对它来说已经是发了大财了,所以它就觉得自己非常英明。


他的如意算盤就是,在最壞的情况下,中美脫鈎,然後我閉關自守三十年。正如毛澤東所說的那樣,封鎖吧,封鎖吧,封鎖二十年,一切問題都解决了,我把所有競爭對手都消滅了,打掃乾淨房子再請客。那時候中國可能已經落後到只要能够把女兒嫁給越南人就該謝天謝地的那種狀態,但是那是老百姓,跟我有什麽關係?我再一次改革開放,我還是一個鄧小平,而且這時候我已經把我在國內的所有對手都消滅了。這個如意算盤打得真好呢,而且這還是在最壞的情况下。最好的情况是什麽呢?最好是美國像國民黨那種情况。哈哈,無論我怎麽樣坑他,他還是以大局爲重,要寬容我的,我還可以一方面賺著美國的錢,一方面坑美國人,一直做下去,直到我把美國像國民黨一樣推翻。當然,這一點上他並不愚蠢,他自己也覺得這一點不一定能做到,但是凡事都是有最高綱領和最低綱領的。最好的情况我估計是這樣的,我承認我不一定能做到。但是最壞的情况就是,美國人他媽的精明得很呢,但是美國人吃飽了撑的才會去治理黃土高原,美國這三億人口治理得了嗎?美國人實在是發了火,也無非是制裁你封鎖你。封鎖對於廣大的溫和派中國人來說那就是死定了,廣大的改革開放幹部只剩下半口氣了。即使是我的忠誠走狗,你也要吃著平價土豆,勒緊褲帶,過一段艱難時間。但是至少習明澤是像蔣經國一樣的絕對受益者,這個前途其實很不壞呢。既然最好的結果是那樣,最壞的結果是這樣,我要不幹我才是傻瓜。
Audi2020 灰名单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我判断习大傻逼从小就是毛粉丝,从小就有当国君的封建帝王思想,这点估计他老子万万也没想到,从梁家河知青到正定县委书记,到福建省委书记,到上海市委书记,再到国家副主席直到狗共头头,这大傻逼最大的本事可能就是装了,江和胡都被骗了,全中国也被骗了,大傻逼用他看似忠厚淳朴的外表骗得了信任。没想到一上台,风云突变,立刻以八匹马也拉不回的方式倒行逆施,要把从小憋在心里的愿望实现,大傻逼觉得“毛大大您当年没实现的事我一定要替您实现,我要发动一场成功的文革,实现世界人民大一致统一,全世界都效仿中国,全中国人都对共产党俯首称臣”,于是这大傻逼加智障开始撸起袖子使劲干,蠢事干了无数,粗鲁的话也说了无数,笑话也发生了无数,而他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这世界上通常能力一般的人总觉得自己不是凡人,而是人中翘楚,习大傻逼绝对是这种人。做他的妻子和子女是他妈全天下最痛苦的事,估计彭歌唱家都想一刀剁了这个大傻逼,或毒死他。上台至今做过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排队买包子,我现在坐等看他下场,应该是不得好死。
lemontea ?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习远凸不是一个人,背后有支持他的500家族。

黄俄掌握的部队政法情报系统才是真正力量(情报系统是匪谍传家宝,部队亦是,打贪重新启用基层过去被技术官僚排挤的政法干部,纪委政法委特务化),洋务派为首的平民技术官僚集团只是买办两面人,不能真正投靠美国,没有力量。

黄俄眼里的【世界格局】和【国内形势】和正常人不一样。

黄俄眼里的美国人是贪生怕死的帝国主义,而我们有14亿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人肉盾牌,所以中美对抗我们必胜
国内的平民官僚和知识分子资本家都是对列宁党摇尾乞怜的奴才  50年前不是被我党说搞死就搞死了吗

站在黄俄的角度 左转这是苏维埃中国踢开奴才 回归正统 挑战美帝的历史任务  否则就要亡党叻 500家族上断头台叻

  这么分析 就理解习远凸的所作所为了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腾讯华为这些并不是民企,而是权贵企业地位甚至高于大多数央企和国企,甚至央企国企还要配合它的工作(最明显的就是支付系统没有银行的绿灯是不可能干成的)

这篇文章实在太差了,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型民企都是名义上的,事实上掌握在500家族手上,这些家族本身就是改开最大的受益者,但是改开实际上是一个竭泽而渔的过程,许多社会环境社会矛盾和环境问题形成的成本在未来会大爆发,高生活成本导致的出生率下降也导致经济前景的下滑,这个时候经济下滑已经不可避免,这个时候向左转可能会唯一能保住政权的方法,利用意识形态转型防止底层出现大规模反抗
个人的想法啊:
现在中国改革开庭30年,经济上有了一定的成就,政治停滞,没了方向,共产主义制度不再有人相信,没有人提出新的方向,毛思想开创了新中国,结果经济上毫无建树,搞乱了。邓经济上有一套。但政治呢?照老路不行,那是倒退,没有新思想,又无法直接模仿西方,革自己的命。。。一个14个人的大国,一个几千万人的政党。没有思想方向,那是很危险的。没有思想就会有很多思想冒出来,最终会出现残酷的内斗。

——习上台,提出依法治国,有集权的意思,但这应该不是最根本的。中国的经济体量太大,要想管理如此庞大的经济体,只有靠法律的。他的方向 是没错的,但没有民主自由,法制根本不可能立起来。

——感觉你太高估民企的力量了,他们就想赚钱,反政府,他们没这胆,分分钟让你完蛋。这些企业的最大作用,在于普及了西方思想。你说的科技企业,就是按西方模式建的,员工也是这样的思想。

个人隐隐感觉,经济很难再前进了,民智到了这一阶段,加上劳动力及外部环境的限制,经济不可能再突飞猛进了。。现在只能释放个人的创造力。。前30年,是企业与技术创造的繁荣。。现在进入个体时代,一个网络居然收益超过一个企业,一个医生开发一种新药,这才是价值,就是创造的价值。中国要创造创新,需要开放明智,要自由民主。。这就是矛盾所在。。。民主思想其实已经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了。。只有政治没有跟进。。这种矛盾冲突会越来越严重。。。要解决,只要两个办法:学西方,或者拿出一套新思想给社会主义续命。。否则。无法解决。

总之,制度约束了个人,个体不释放,经济就无法发展。变革制度没有方向(或者有方向不愿意接受),小改是没有用的,以前有用,但现在没用了。如果拖太久,经济会倒逼变革的。变革需要内部领袖,这位领袖如果有权力,一呼,肯定百应的。党怕的就是这个,所以要集权,定于一尊。可惜,这种愿望才出发,就因为疫情刹了车,而且权力受损者暗中破坏,下面的人不敢越雷池,导致问题百出。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一般性因素,貴匪苦於無產階級社會的無限統治成本。具體目標,習近平企圖利用列寧黨固有的解構技術瓦解GDP利益集團的爪牙。GDP集團建立在鄧小平關於GDP目標是第一位政治任務的格局上,由境外資本輸入和公安局及其所屬黑社會控制的奴隸勞工組成。
 
他們是淪陷區內部的虛擬白區黨,像遠東共和國的內務部長同時接受資產階級共和國總統總理的公開領導和布爾什維克政委的秘密領導一樣,同時接受美國全球主義者和國際資本主義的領導和貴匪內線領導。美國全球主義者認為養兵千日 用兵一時,現在是袁世凱出來報效帝國主義恩主的時候了。白區黨認為花天酒地的資產階級生活,沒有理由不多過幾天。
 
習近平為自身安全、培養嫡系和財政需要,都必須打垮他們並取得其資源,第一步是破壞危害自己的關係網,第二步是翦除羽翼,第三步是拿下喪失羽翼和打手保護的兩面人,第四步是打土豪。這個過程同時也是張獻忠失控,三大地區重劃邊界的關鍵步驟。
Sc30 思维痛苦
因为本性如此。有的人真的不必去从很多层智慧的方面去揣测他,他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苦衷和初心。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想而已。希特勒为什么要屠杀600万犹太人,只是因为他单纯的讨厌犹太人而已。维尼为什么要疯狂左转,搞个人崇拜,意识形态控制?不是因为他要达到什么更大的目的和野心,更不是和前几年流行的以独裁结束独裁的曲线救国,只是他单纯的喜欢大家崇拜他,爱戴他,听他控制
想右转,也没那个本事啊。
团队里没有一个学者型的官员,本以为李克强北大经济学科班出身,应该有点水平,结果金融科技到处暴p2p的雷,一炸就是几百几千亿。泛亚搞的成百上千韭菜倾家荡产,纷纷上街。共享经济变成共享破产,到处给他擦屁股。
克强经济学变成无人问津的臭粑粑,这种情况下搞开放根本没希望啦。
如果一个将军带兵攻城 只有50%成功率  但又不得不攻城   只好暗示士兵屠城 烧 杀 抢 奸   士兵有利益才会玩命的冲
这就是左转的方式 集权(极权)的方法 本质是释放人类的恶的一面 文革莫不如此
成长于文革阶段的那批人, 受文革影响太深了. 很多概念深入骨髓根深蒂固了. 包括习.
现在很多干部都是文革时期长大的. 他们的思想都差不多.
我觉得一个人的认知能力要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才可以分辨“左”与“右”,庆丰帝显然还没有达到成为“左派”的层次
其实没那么复杂,就是他思想观念问题,他在早期被立储君后,一次出国访问,说出非常左的早期中共党性话语,当时我还以为他是不是刻意表演,放烟雾弹,等上台后展露真正的政治抱负,现在发觉他没有在表演,他很早就袒露了自己内心世界。
打左灯向右转,权越来越集,对钱的渴望越来越开放,最后就是半殖民地半封建,或者共享奴隶奴隶制的人类最先进社会
被文革洗脑了
肯定毛泽东的一切,认为苏联解体导致灾祸。
他没有想到专制高压是分裂的诱因。
他肯定觉得自己很英明。
邓匪小平 既不中华,也不人民,更不是共和国。
列宁主义政党的本质
让它在面临挑战的时候,会本能的左转,抓紧权力
加强对社会每个领域的控制,来获得安全感。
thibetanus 狗熊维尼
个人有一种猜测:
    会不会是面对本世纪第一个十年的种种现象,很多红二代感觉不向左转、不重新搞毛的那一套、共产党就有丢掉政权的危险?
共产主义的政策是有伸缩性,舆论左右都是手段而已,
邓小平不如金日成和蒋经国,
因为他们知道,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是挂钩的,一个独裁政府一旦给人民一点自由,人民必然要求更多的自由,最后独裁政权垮台,所以一个政权要么学金日成完全拥抱独裁,要么完全学蒋经国拥抱民主,即拥抱独裁又拥抱民主,国家就会精神分裂,最终垮台
满清之所以垮台就是因为洋务运动是清朝精神分裂,甲午战争又使天朝体系无法自圆其说,皇帝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所以挂了
习近平现在即使回到文革也没用,因为老百姓会对比,
所以作为独裁者要么一点不给,要么全给,不能给一半,否则会下台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黨營企業,不生產免費的產品,不讓內部產業工人分享剩餘價值,不生產便宜的產品而是利用壟斷謀取暴利,企業利潤不會成為社會福利而是成為太子黨的商業利潤,不會用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來計算國營企業產品的價格然後讓工人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計算出來的工分進行兌換實行按勞分配。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共匪用來行使資產階級法權謀取商業利益的商業機構,所以應該用黨營企業來稱呼共匪建立的國營企業。
chloedoe 天池将转徙,云翼快飞腾
听说习王本来想走开放路线的,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老郭。这下尤其是王没有回头路了,他的丑事太多,下台肯定遭清算。于是习王180度大转弯走上不归路。真是历史的吊诡。。。
不一定是他想往左转,他不是毛主席,可能没那个威望想怎么来怎么来。

打个比方,当领导就像打牌,你可能想好了怎么打怎么打,但是拿到牌一看,其实你的选择不多,你手上的牌只允许你打两三种战术,否则肯定赢不了。这也是为什么有个前辈跟我说,很多位置谁当领导都差不多,因为最后单位搞成什么样也就那几种可能,大趋势很难改变。
SSHR 社會民主 反共反法西斯
不是左轉是開著左燈但方向盤已經開到極右了
抗麦螂 歪头小熊
你看他脖子歪的方向,就知道他为什么要左转了
想想nmslese们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
再想想习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
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中共领导人一向是左比右好 从胡耀邦赵紫阳的例子的启发 其实习近平又和他们不同 胡赵手里可一直没兵权 其实共党内部谁掌了兵权谁说了算 但是怎料习包子想当皇帝又是傻子 掌了兵之后仍然坚持左转 现在就等他折腾吧 折腾到中共没钱了 那么他们末日也快了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向哪裏轉是他個人性格特質的綜合結果,他人的分析也只是盲人摸象胡亂猜測。我們要實質面對的是這種轉向帶來的現實後果。
Taichi_Mut Es lebe die Freiheit!
唉,感觉天朝这都超越左转右转的问题了,
这明明就在往后转……
已隐藏
biqimingzile 人生何处不精分
国有化会降低生产效率,如果习近平还有点脑子,就不会走这条路。经济发展是中共的执政基础,以前穷,对大家说跟着党走会有好生活。现在不一样了,只要经济倒退,必然影响人们的生活水平,到时候再说跟党走,显然不会有太多人信了。
腾讯切段通讯这种事情,不可能,腾讯也不敢。腾讯不涉及中国通讯领域的运营,这些关键领域都是国企,一把手都是姓赵的。像腾讯这种明星企业都有赵家人的影子,是真正的利益来源。如果不听话,随便找个罪名就可以换人,就像海航阿里万达这种下场,不管是民企还是国企都躲不过。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习近平为什么要向左转?

因为习近平就是习近平,很简单。

有一种理论认为,左与右,其实就在于他们的大脑结构不同,导致了不同的心灵体系。

实话实说,左,应该是先天就是缺乏智慧的。我们生命,以及生命认知本身,无一不是基于个体生命本身的,而左,却错误的导向到集体主义,或者国家主义。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只有改革开放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共
XitlerVirus pedo离我远一点
是的,糾其原因,就是power grab,
專制制度下政客做所有事情,出發點都是鞏固自身權力,用利益來收買走狗,
經濟上的自由化市場化私有化,必然會形成新的權力話語權,這在獨裁者眼裡就是零和搏弈,
不把所有潛在威脅搞死,我怎能一尊?
所以說黨內自由派,趙國資本家根本沒有退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只有拼死一搏,參考英國歷史,需要一個cromwell一樣的人來終結royalist, 形成最起碼的小範圍精英憲政
PSYCHOPASS 愿自由之花永不凋零
现在中共的洗脑和红色恐怖把很多墙内人都思想控制住了 墙内人现在如何才能了解到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都非常困难了 从上到下的改革现在则是完全看不到希望 至少我个人不认为习是有那种远见的 战略 学术人才
yohhika 何謂民主主義呢?複數的政黨、複數的報紙、複數的宗教、複數的價值觀……
包子是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只是现在时机还没成熟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我觉得他只是想集权,其实一直说他开倒车结果集权程度很低,不要说和毛比就连邓的程度还远远不到,中国大部分的技术性官僚和地方政府(尤其是经济发展好的地方)他对于习的抵触程度就越高,而且江还是控制了中国的大部分的地方党政军系统了,习估计是自己5年下来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集权集到多少,他肯定急了因为按他以前的集权速度10年能够把半个中国的权力牢牢掌控都不错了,可能这也是他修宪的原因。
QTiger 小习维尼
你提到的这些个科技民企是推动这些年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吗?我感觉不是,我感觉互联网繁荣是tg无心栽柳柳成花的产物,同样也正因为tg他不懂这些东西没法插手,这些行业都掌握在民企手中,才能发展起来。
韭朝太史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韭朝终生荣誉史官(野);
不要把小学生想得太复杂。习近平搞出这么多事的唯一目的就是抓权力,搞政治斗争。只有利用各种折腾使用各种手段把权力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他才会觉得更有安全感。可惜折腾得越多就越没有安全感,因此又要不停的折腾。所以这是一个恶循环,越折腾越没安全感,越没安全感越要折腾。
江小千 沟里郭嘉胜似椅,骑营伙夫必取之
感谢楼主分享,默默点个赞
感谢楼主分享,默默点个赞
感谢楼主分享,默默点个赞
没溜的哈士奇 东城会宗家若头李克强组十次组织若众
习近平和蔡徐坤是目前华语界最大的鬼畜网红,这点爱了。
念诗之王、影流之主、清华词…… 小反旗的作品真欢乐,太洗脑了。
恶习不改哪有江来 死了骨灰都不要漂到中国境内
看包子以前的视频还觉得是个儒雅随和的人,万万没想到腊肉附体了,权力真的会让人性扭曲
要笼权就要打压 打压越多不满就越多  不满的声音只有靠民族主义才能压下去
我觉得还可以谢谢 平心讨论,禁止撕逼
左转(❌)
倒车左转(✔)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不管往哪转,习近平杀的这些贪官总归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我的梦想比较小,不指望中国能在短短几年内政改,只要让我天天一睁眼就能看到胡作非为的官僚被斩于马下,那我就开心了。作恶自有天收,以前老天爷不开眼,现在让习近平当这把刀也是极好的。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其实包子这种能力,估计也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离理想,就跟“过完年再说”一样,一种来自童年习惯的应激反应
孤孤狸固 逛街的时候别忘用眼神杀死路过的共产党
saveus 小熊维尼
有些屎坑几十年的累积已经堆成山了,他一个人也不能改变什么,既然不能改变什么,索性大家一起拉屎
革命神话破灭以后经济增长提供执政合法性,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是向左转不只是经济原因。中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离不开神性(意识形态)的支撑,经济增长的作用在于满足中国人富国强兵的梦想。经济坏了固然需要向左转,通过敌我叙事抚慰民族主义;经济好了也会向左转,通过横行霸道发扬民族主义。只要中共以民族主义为核心神话,那么向左转就是必然的。
sager_wong 萨格尔王
其實很簡單,不要用正常人的思維來評價一個又蠢又壞的人。他的想法就很簡單,如何維持自己的皇帝一尊位置,如何鞏固,就如何來。
socks 黑名单
有说中共为了对抗美国要求私营经济离场合营
呆呆骨子里流淌着慈父斯大林恩赐的儿皇帝基因。跪俄反美毁中华是条件反射。
方芳 我也有一辆车震完不想扔的车。
因为在zhina啊,左转是最保险的不会犯错的万金油了~已经洗脑完毕的zhina两脚羊们,加上完善的宣传舆论体系,再左转都不会翻车~
theX 葱油们好
刁大犬的方向盘已经向右打到死了好吗?毛贼东那种是激进左派,现在的中共标准极右政党啊。

并且挂的是R档,所以你有车头向左的错觉。
mr_robot Ignorance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问题在于,如果全面放开私企发展,由于资本逐利的必然性,国内市场充盈后必然会走向国外市场,而这时候一个话语权过大的资本集团也会出卖本国人民的利益,参照Cambridge Analytics事件。相当于送走一个统治者又来一个统治者,而且还是不和国家人民利益绑定的统治者,结果上对民众还是利空的。
千年暗室一灯明 黑名单 《新冠肺炎治寻根 历史天象醒今人》『精剪版』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youtu.be/YHaBVrH5ppI
1、奸臣当道。

你看看他身边那几个人,我估计习近平都听不到真实的消息,包括这次武汉肺炎的动态。他也许真的以为自己很英明呢!


2、内斗

这次瘟疫病毒听说就是江曾投放出来的。

中共江、曾集团为了从习近平手中夺取政权和地盘,打开了潘多拉的疫情盒子。但是,正如红眼石狮的历史故事一样,无论是谁涂红了石狮的眼睛,其结果都是一样的。——https://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0/3/1/70488m.htm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吐不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04
  • 浏览: 49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