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与防的分析:我们为什么打不赢中共

鄙人最近学业繁忙,同时兼顾外网小说更新和信息安全。所以不可能像以前那么活跃了。不过有空还是会来这里逛逛。

废话就说到这里吧,关于“革命”的东西本人也发了不少了,今天就简单做一个总结。而这些也是未来我可能要写中国时局书时的一点皮毛。

2021年马上就要进入最后一个月了,境内外可谓仍然是对抗十足,内网赢麻了+外网输麻了简直可以说是当下新闻的现状,我就不再总结,最多提一下共卫组织避开xi病毒命名的又一杰作。

鄙人算是非常照顾反贼们最关心的“革命”话题,我发的东西很多都和革命有关。感兴趣的欢迎再去翻。

来思考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吧,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中共仍然坚挺有力,反而让反贼们看不到希望。

中共当下算是基本上和全世界的民主政体在对抗了,然而你我都不得不承认这并不能让中共垮台。当然要说对共一点没影响当然是不可能的,但至少离中共垮的那一步或许还没开始呢。

或许很多人会异口同声地说出西方绥靖,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鄙人认为,这是因为民主本身较为脆弱的机制难以真正抗衡专制的举国之力,至少在短期内。

正视敌人的强大,不是为了帮敌人说话,而是找准敌人的强项,弥补自身的弱项,也许才能真正找到除了在品葱之内的网站骂能对共产生有效杀伤的方法,当到了那一步,才可以说真正开启了对共的战争。

不管是武装革命,还是和平演变,都绕不开这一关,牢记这一点!

本人是靠小说意淫起家的,但从来就没有只停留在“意淫”上,我相信共是最怕这种人的。比编程随想和海外大批民运厉害多了。

————
民主的脆弱性

1.当代的民主仍然绕不开“丛林法则”。

众所周知,美国二战后建立的全球民主秩序是当下的民主主体繁荣和运转之根本,这种繁荣在苏联垮台后得到了强化。同时,美国靠着民主的输出成功强化了足以撼动全球的国防和武器。

说到底,民主虽是人类发展到今天的终极方式,却仍然不得不靠着传统的“丛林法则”来实现。

当世界冒出一个比苏联厉害得多的“丛林独裁”,民主的弱势就体现出来了。这个角色嘛,自然就是我们的主角中共了。

危言耸听吗?试问一下如果台湾没有美国背后的支持,能否七十年还保持独立?中共之所以现在敢怒不敢打,原因还不一目了然?

2.民主的多元化

民主是什么?就是不同人有不同人的意见,大家协商解决,这本身就成了最大的短板。

为什么总听说专制渗透民主,没听说过民主渗透专制呢?

为什么老听说异见人士骂中共被抓,没听说过哪个在海外支持中共被抓呢?

民主讲人权,当然不能随便抓人,专制呢?同此相比,谁的优势更大更不一目了然。


不要觉得习是小学博士,就不看见这背后的原因,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不知道,智囊团也是知道的。“用民主反民主”正是共大外宣的本质。如果不是香港抗争导致了民意的扭转,台湾现在只怕是韩国瑜接班。不信的话去看看香港反送中以前的台湾民意。

3.民主缺乏专制的举国之力的优势和对抗机器。

纳粹德国的国力,想必了解二战的都熟知,如果希特勒不作死去进攻苏联这个同样靠“举国之力”来应付的超级独裁大国,想必战火迟早会烧到北美,美国也不能坐收渔利了。

就连后期率先攻入柏林的,也是苏联,盟军差了那么一点。

七十年后,中国的“崛起”也是不可忽视的,拿什么获得届届奥运的金牌?拿什么做到全国病毒的清零?拿什么来抗衡全世界?养活大外宣、自干五、镇压机器?

不是“举国之力”是什么?当然,抛开其中的水分(比如有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以及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清零,以及这种清零政策严重违背了自由人权价值,但不得不否认比西方动辄每天几十万的增加好太多了,它达到了目的,愚弄了屁民,这也就足够了。

曾经有人在这里提议过,为什么不创建海外b站?创建海外知乎(其实品葱就是)?来和共争抢意识形态?

我很容易就反驳了:不要说你没有马化腾级别的起家资金来投入网站的运营,光是第一道门槛:防火墙,就挡住了争夺意识形态的主要问题。我本人的小说其实已经算是甩境内网文好几条街了,但为什么没掀起风浪?防火墙阻拦了大部分读者。

品葱到现在没能在境内有所风浪(算是个海外版的知乎),不正是如此吗?

身在民主国家,确实享有了大陆不会有的言论自由、创作自由,问题是你是否能有像大陆那样靠举国之力的来牵动镇压机器,对中共实施全方面的信息战争,甚至干脆派出雇佣兵去境内绑架、杀害五毛、网络审查员,这种一定会动摇统治根基的能力和财力?

品葱频频遭受共的打击也是其一个真实的写照。

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年的对抗,海外的民主运动总是屈服,就连youtube这种国际性的网站都出台了配合中共审查的“黄标”政策,足可以看出民主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完败专制的。

不得不说,世界上唯一一个民主国家有能力搞垮中共这种举国之力的,唯美国。美国如果使用中共那些迫害异见人士的手段来镇压中共,那我告诉各位,中共老早就完了,问题是:民主会允许你这么干吗?

——

不惜用直击根本甚至略显悲哀的话语来总结,也是为了引出下一步:民主的反抗。

毫无疑问,短期内的专制具备民主不会有的巨大优势,但这种优势也并非无懈可击,因为它是一次性的。

纳粹德国和日本为什么最终还是被拖垮了?举国之力超出了国家能够承受的极限。日本海军在技术上的不足导致逐渐被美国扭转了太平洋上的局势,而德国尽管保持战争伤亡的交换比,损失的精锐则是无法弥补的。

中国在这种问题上具备相似的性质,这也符合我的推演:如果真的发生台海战争,中共能占领台湾吗?短期内,台湾的城市会风起云涌版地被占领,甚至台北可能保不住。因为不要小看举国之力的优势,但屁民的优势是短期碎片化的,当精锐打光后,一腔热血的小粉红就算是不怕死上了战场,也一定是无力驾驭的(也就是二战末期纳粹德国精锐打光后的人民冲锋队等老弱病残)

随着战线的拉长,加上国际形势的复杂性,当超出了举国之力能够承受的极限,崩塌也就会随之而来,这也是本人在小说中描写这一段的本质。


前文谈到,除了在国际环境上用这种超出国力承受极限的方法(对我们屁民来说还是太遥远了,被骂为纸上谈兵)外,我们也有其他门路。

看看现实的反抗:

立陶宛敢于冒着和中共断交制裁风险搞“一中一台”,是什么原因?民主自由当然不是根本,是蕞尔小国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很小,完全有底气。否则为什么美国不敢把“北”改成“湾”?

黄明志公然搞反华创作是什么原因?试问一下如果他的主要资金链在大陆,他敢这么搞吗?

品葱没有独立的资金链敢和中共叫板?

我没有独立的资金链、信息安全保障和生机敢冒杀头风险创作《原罪忧思录》?

我相信,民主的脆弱性尚在,但也无需过于悲观,如果你是一个真的想推翻中共的人,学习和思考,才是你的最大武器。

当然,你若是具备马化腾一样的资金,还不被思想腐蚀,愿意投身民主,我强烈建议你把资金投身信息战,不过依照资本主义的享乐精神,这样的赵紫阳不知道还在哪里呢。

聚集民主的力量很难,但这一切都会在某个时间点到来,静下心来多读书多思考,努力结合自身能力实践,应该是当代人缺乏的。

希望鄙人小节有所启发,完。
15
分享 2021-11-30

30 个评论

已隐藏
>> 反贼间的内战也是一个大原因吧,我看了一下本站的封禁用户列表,大部分竟然都是一个自称自由派疑似国...


反贼间的所谓“内战”其实也就是民主多元化的体现,本文已说明,民主多元化思想注定在短期内难以像专制那样垄断信息源,而即使能串联,也缺乏资金运作来付诸实践
俺绝不容许大姨鼠 非活跃用户 回复 停止内战一致反共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窩小人家以為,我們不能把意識形態的符號和音量等同於「槍桿子」的實力。中共的政權是從槍桿子裡打出來的。將來的各路反共義軍,也會用槍桿子把中共打回南泥灣去種鴉片。人們現在搞大眾輿論、搞認知作戰,祗不過是因為戰爭還沒有爆發。幾年後,中共調集百萬大軍集結福建,自由世界毅然反制,戰爭爆發,平民才能看清各方的真實實力。

多黨制民主本質上是一個多中心的演化系統。這種系統雖然在面臨中共那種依靠「偉大領袖」個人判斷的單中心系統時,反應遲緩,但是多黨制民主有很強的自我糾正錯誤的能力和上下一心的戰鬥意志。我們不應該因為民主在遇到外部進攻時反應慢、需要各方花好幾年的時間達成共識,就得出結論「民主是脆弱的」。歷史上相關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說二戰時期美日爭奪的太平洋戰場。舊日本帝國由於行專制,能夠在珍珠港先發制人。然而,民主的美國開戰後卻表現出上下一心的戰鬥意志。雖然後來用了原子彈,但是美國人是做好了(若登陸日本本土的話)犧牲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將士的心理準備的。

至於將來中國內戰的沙盤推演,決不是意識形態符號和音量的較量,而是雙方的兵力、訓練、後勤、戰時經濟、和爭奪民心的較量。由於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真實支持度較低,而且多年的暴政和冤假錯案積累了火山般的民怨,戰爭爆發後,義軍軍閥及其將士很容易陷入「殺盡九千萬共產黨員」(及其家屬)的發洩情緒中。這種情緒容易喪失民心,是義軍擊敗中共的最大障礙。相反,如果義軍在處決中共貪官的同時,把重建秩序、分發食物、提供醫療、救濟難民、掃除「張獻忠」作為己任,那麼義軍將很快橫掃中原,把中共打回南泥灣。

我有一次與一位老將軍聊天。他提到,中共國的反賊過多地把中共嚴格的禁槍、禁民間組織作為藉口,逃避必要的戰爭準備。繼續這樣做的話,戰爭一旦爆發,反賊恐怕猝不及防。相反,在中共國,有組織的登山、遠足、長跑等活動,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維穩力量忙到懶得管的。反賊們若經常帶著小伙伴們一起登山、遠足、長跑等,不僅能夠顯著地強身健體,而且還能為小伙伴間的友誼打下一定的基礎。有了強健的身體,將來自由世界盟國送來了槍支彈藥、飛機大炮,反賊們才能與共軍作戰啊。(雖然說戰爭開始後也可以健身和戰訓,但是那時的食品和其他條件畢竟較為緊張。)現在處於戰爭前夜的和平年代,正是反賊和小伙伴們登山、遠足、長跑、強身健體的最佳時機。如同匪首毛澤東所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別鬧了...
北韓夠舉國體制吧?你覺得長遠來看.....它能打贏誰?(沒有外援,都不知道餓死幾回了)
所以只要"夠舉國體制"(專制崇拜),就意味著這個國家要步上下坡路,或是走上納粹德國軍國日本的後塵了~
再看看毛時期,他的集中力量辦大事=幹傻事=沒有人能阻止=習現在在做的....


所以專制(崇拜體制)是一條死路....
不是民主體制就是(專制,崇拜體制).....本質上就是詐騙,使人盲從相信被割韭菜當炮灰,卻深陷其中愛得死去活來....本質上就是欺騙你(大規模的詐騙搶劫,你卻不自知)

莊子說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就是指這種盲從的崇拜現象,可以去看看
就是奴隸主跟商人的關係
商人希望奴隸主專心管控自己的奴隸
讓商人能獲取他們沒辦法拿到的專制經濟紅利
商人一直跟奴隸主交易 把奴隸主供養得史無前例的強壯
壓迫奴隸的手段技術跟晶片設備也愈來愈高級了
於是奴隸主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覺得自己能帶著一幫奴隸推倒一直以來的商人買家完成奴隸民族復興
奴隸們覺得奴隸主現在跟商人翻臉了 商人們就會有幫助奴隸自由的想法
想著畢竟別人也是熱愛民主的想道理應該也會幫奴隸們民主吧
可是商人只是想奴隸主收斂一下 識趣的話以後奴隸生意還能做
於是商人就跟奴隸們說自己的奴隸主要自己推翻不能靠別人阿
一些奴隸們覺得只要再努力一點跪舔 出賣一下奴隸主的把柄
把商人哄高興了商人應該會花大錢幫自己贖身吧
一些奴隸們覺得應該加速讓奴隸主跟商人更進一步翻臉
最好讓他一拳揍在商人臉上 這樣商人就會花錢找士兵把奴隸主打死了
那到底什麼方法才能讓奴隸們自由 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 各行其事就行了
看完了,我还是想说,专职是屎,别去碰。

你全文的逻辑是照着中共的思路走的,照着专制的角度走的。那如果按照这个评分标准看,民主不可能有专职的优势。

例如说效率,专制系统完爆民主系统。一人集权领导模式绝对比多人参与领导模式效率高的多得多。

但是民主国家的优势不在于这里。

你就好像拿苹果去对比橙子,你说苹果一定比橙子甜。那苹果肯定比橙子甜啊。

你拿专职的优势去比民主的劣势,那专制每天都赢。

我认为,民主提供的是一个更加开放的多元化的平台。这是民主系统带来的优势。是没错,绝对没举国办事那么牛逼效率那么高,但是开放的多元化的平台给人们更多的声音,给了人们更多的机会。

多元化的世界,个人成为了世界的核心,而不是国家。如果站在国家级别拿中国和美国比较,那很多中国的国家级别工程会赢。但是!美国现在也在做国家级别工程!所以不能丧失信心。美国也有build back better world 计划去抗衡一带一路。所以还是多展望吧。

民主国家这里给了个人更多自由,更多选择。而专制国家是牺牲个人自由和选择的基础上给了国家更多自由和选择。理解这意思吗?

民主没法搞国家级别的东西,也没法搞德像中共那样生龙活虎的,是因为制度本身就限制住了。在美国,任何动到大多数人利益的事情必须通过投票解决,必须通过商讨解决。中国就不存在这种机制,他们不需要去审理,也不要商讨,官员的话就是命令。

中国维稳失败,就是这个国家覆灭的先兆。什么时候维稳经费超过国库所能支持的,民怨四起,维稳也没法控制住局面。那中共就自然塌了。

没有哪个专制王朝的寿命是永续的,专制永远会被新秩序更替。但民主国家相反,他们把专制制度的这种流血式秩序更替用投票、国会和最高法院取缔了。你说美国历史不久远,但是美国很有可能会达到300年的国家历史,也快了。中共能不能依照现行制度给我来个建国100年?
普通运动选手明显赢不了服用兴奋剂的选手。要想赢得同兴奋剂选手的比赛,除非也服用兴奋剂。但是服用兴奋剂最终的结果是不可逆的---严重损伤自己的身体。所以,唯一的出路只有禁止服用兴奋剂的选手比赛,将其排除在赛场之外
你打不赢土共的唯一原因是土共不需要底线。
同意民主是有他的脆弱性,要平衡各人的利益但這也是民主的特點。
專制國家一聲令下就可輸出革命,讓上百萬年輕人死。但是民主國家要輸出民主,要國家的年輕人去為了理想而面對死亡的風險,即使他們願意,他們的父母會願意?

要美國上下都有和中共決一死戰的想法,這是兩種思想的戰鬥。

而民主的多元性,是需要人們的包容,也就是人們吵原後都能合作的心態。法國人會直接和你吵一場,但不是恨你,只是認為這是對。
但東亞儒家思想強調包容和忍讓,一但吵過就難以回到過去。
借用共产党经常说的一句话: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共匪能撑到今天靠的是他美爹每年4000亿美金,前几年更高甚至一度高达6000亿美金大顺差来续命,你没看见川普搞了个要求贸易再平衡,要求大幅度削减贸易逆差的协议,就被共党联手民主党这帮狗东西给赶下台了吗? 真以为共匪有多牛逼呢。
没有美爹这个最大的顺差金主,共党早就被国内的3亿以上的大失业给推翻了,就这么个简单明了的结论,品葱上还有不少人被洗脑什么习包子肯定要闭关锁国,大幅度断绝对外经贸往来,真是笑掉大牙。
立陶宛也打不赢苏联,独立一样带动了苏联完蛋

管你什么金钟罩,铁布衫,缩阳神功, 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给党国来一下即可

这个中国武侠片多有描写
内内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说到底还是得等干仗,不干仗就打不没中共一次性的举国之力,都是老话什么要想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疯狂之后就是暴雷,暴雷了才能让亏空丧失到即使用举国之力也无法填补了。但是在不干仗之前都好好读书与思考。
再一个和你一样能做到资金独立的除了品葱和立陶宛,还有多少呢!
民主和中共要想干掉一个,骂是不管用,说也是不管用的,就得下死手真刀真枪的拼了命的干,就像苏联的拼死抵抗,要不然谁也说不死谁,谁也骂不死谁,谁也黑不死谁,但是民主和专制是谁也干不死谁,就像是什么呢?就像是一个小孩身体里的努力和贪玩两种态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一段时间内我可能是民主,但在另一段时间我又变成了专制,在存在催化剂的情况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两者互相依存,共生共灭。
就算民主国家合力干掉了中共,还有其他的他共,一段时间后他共又成长为中共,你是写小说的,也许过了一段时间美国黑化变成了美共,反正中共被干掉后,还会有其他成长起来的,就像电影的续集或者什么007这,007那的。或许人类的政治理论又上升到了新的高度把民主和专制都吸收了,就像那个小孩死了,又生出了新的生命,新的政治制度又有了新的开始……,我是不也能写小说,哈哈哈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你可以講一大堆理由來說明中共多麼強大.但是從古自今.沒見過一個不滅的朝代.何況還是暴政.這是天地間運作的規律.形成.興盛.衰敗.死亡....你中共專制加個小學博士就那麼牛逼.能逃出這規律?
哪怕你看局勢差異多麼巨大..該死的時間到了.老天就會給你一個意外.一波帶走.  誰有提前想到柏林圍牆一夕倒塌.誰有提前想到蘇聯一夕瓦解?
   
   我們盡人事是為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成不成主要還是聽天命.哪怕我什麼都不做..中共該死的時間也一刻都不會延誤.
>> 窩小人家以為,我們不能把意識形態的符號和音量等同於「槍桿子」的實力。中共的政權是從槍桿子裡打出...


胡耀棒会陷入民主不如专制的困惑,大概是没理解【我們不能把意識形態的符號和音量等同於「槍桿子」的實力。】这句话。
鄙人看了题主的几点意见,认为题主所列三点既都是民主的缺点,也都是优点。

1、丛林法则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人既有和其他生物丛林的一面,也有人作为高级生物——即其他生物所不具有的道德、礼仪和法律。人类社会在进步历史中,前者不断被削弱,后者不断被加强,才逐步摆脱野蛮和原始。而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妄图打破人独有的文明一面,只剩下原始的兽性,将无数原本应该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的文明人活生生变成毫无廉耻的野兽。民主大国美国不得不以毒攻毒,用仅剩不多的丛林意识,保卫世界免受更多的丛林法则的入侵。

2、与题主不同的是,我认为专制可以渗透民主,民主也可以渗透专制。美国并没有将纳税人的钱搞大外宣,中国仍然有大批在野自由派便是最好的例证,区别就是前者是政府(集权集团)人为行为,后者是民众自发行为。此外,正如题主所言,多元化是短期的缺点、也是长期的优点。专制自知自己的长期潜力不如民主,所以不少专制国家的集权集团都急于发动战争,依靠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短期优势,一举击败民主势力。

3、说起举国之力,民主也并不见得输给了专制。民主可以输无数次,专制输一次就代表改朝换代。专制集团的举国之力打造的武装力量、宣传机器、维稳部门之所以奏效,是因为经济条件还不太差,粮饷还充足。如果有一天遭遇经济危机或重大政治危机,这些部门反水地也很快,粉饰的一片太平也终将毁于一旦,所谓的举国之力也终将化为一盘散沙;而民主制度下,人民的团结会历久弥坚,这是自发形成的,毫无掩饰。
>> 你打不赢土共的唯一原因是土共不需要底线。


人干不过共产党,到今天了还有很多人不明白!你有信仰你就知道共党是魔,你个凡人怎么可能干的过魔呢?
德日的例子是因爲世界聯係未有如今那麽大,而中共一方面以市場誘惑國外企業,一方面派人偷技術,這是最難解的地方
民主不能滲透專制?那不是叫和平演變嗎?
何況中共滲透別人的成績也是慘不忍睹,從澳洲轉趨敵對到蔡英文817萬票,根本是反效果。
民主自有其強韌,一點都不脆弱。
呃, 我完全不同意樓主的論據和結論
現代民主出現之前, 幾乎每個人都相信 "匱乏論"

幾乎每個人都承認必須一個終極主子來平衡因匱乏帶來的紛爭
爲防内部對權力無盡的搶奪, 會采取分層又藉以防止波及全體的大範圍互相屠戮

正是舊極權無法解決内外挑戰, 才導致現代民主得以實踐
那時可能世上只有數人, 相信自己得出還未經實踐的結論

先探討一個極限

即便現代民主沒能出現, 而數字極權稱霸世界, 產生了一個從沒有過的超級獨夫
所有人淪爲奴隸, 這個超極權, 照舊解決不了自身和現實問題, 危機叢生的奔向墳墓

再考慮實際

周期性崩潰數次就會導致有識之士認清本質, 思考人們是否有更好出路
值得慶幸的是, 理智再次勝過殘暴, 自第一個近現代民主國度出現以來

直到頻繁暴發兩次大戰及再次產業變革后的當今
各國度仁人志士得到啓發, 導致如今世上現代民主國度林立

當第一個前現代民主國度誕生之時, 强敵環伺卻極度輕視這一追求自由的國度
但如今現代民主林立之時, 自由面對法西斯、共產等極權越斗越強, 世人方恍然大悟

[民主的脆弱性]

自由看似軟弱, 人們真心實意保衛自身和自由時, 能量暴發之强遠遠超出舊來任何形式的人群
是的, 種族主義不行除少數極端分子誰真的認爲膚色、民族決定是否能被定義為人?
老舊的民粹和迷信早已逝去帝國更不行, 能真正凝聚人們的只有自由

二戰時民主國家的韌性和力量之强絕非極權可比, 非熱戰時期的科技與經濟力也令人矚目

因此相對極權來説民主强弱僅與經濟有關, 且因其内裏邏輯
科技、軍事等能與經濟互相增强

而極權不但更加強烈依賴經濟還須所謂 "信仰" 和鎮壓能力
且因自身矛盾要件會對衝

[1.当代的民主仍然绕不开“丛林法则”。]

至少在2017年時 <大数据告诉你 外媒是否热衷于报道中国负面新闻>
可以說自由國度無法擁有國營媒體幾乎無法進行"宣傳", 推測自由國度沒有真理部

而極權媒體全是受政府控制, "輿論戰綫" 赤裸裸的進行 "宣傳"
公然撒謊、噤聲及管控渠道才和自由媒體打個優勢不大

共黨的確覺得人家報道是個威脅, 即便奴性最深重、最胡攪蠻纏之人
面對事實也是無力作妖的

我活數十年也沒見過自由國度的媒體有類似共黨這般, 自吹自擂滿紙荒唐的 "報道"
或許有吧若有發現請比比數量和歪曲程度吧

至於台灣問題歷史上蔣介石也是獨夫, 即便自由國度政府出於政治考慮想支持
公民們也不會允許自己的政府大力支持一個他國獨夫

因韓戰而來的間接支持就讓共黨頻頻吃癟, 眼前台灣公民社會、國際地位若被放棄
在自由國度那可真是誰不挺台灣誰下臺

[2.民主的多元化]

思想規格化所謂 "統一思想", 就像大片種植單一作物一樣危險
多元化無論是思想、膚色、性別, 都是一個重大優勢

尤其在 "誰犯大錯誰失敗" 極限條件下時
而在一個有機的充分多元化的人群中很難被拖入這種極限中

[3.民主缺乏专制的举国之力的优势和对抗机器。]

這條懶得論啦, 請樓主舉個例子證明這點吧, 反例遍地舉不勝舉
哪有體量相近自由輸給奴役呢, 每一次自由都是狂勝
就連任何一個獨夫想崛起, 無一不舉自由大旗行挂羊賣狗的勾當

追申, 能不能每次一個議題呢? 混著來是想累死我這個准公民嘛
又得搬磚又得業餘反極權, 不想論戰請體諒
打赢中共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民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和政府。

列宁当初想着打赢专制的沙皇,结果自己最后变成了最独裁的政权,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国家吗?
>> 打赢中共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人民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和政府。列宁当初想着打赢专制的沙皇,结...


说不定真是。
你如果是学计算机的就知道单靠1台(几台)powerful server的模式远远比不上分布式系统 无论是容错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和你追求校花一样

许多人失败是应为根本没胆量去追求

打不赢应为大多数人没去抵抗

真的去抗争一下你会发现不过如此(对比之前完蛋的极权国家)
很简单,因为极权国家的绝大部分人民无能无用,只能私下嘀咕抱怨,饿不死就会被往死里饿,也只有真活不下去而且无法跨省逃荒逃难才会造反。我的建议就是,世界需要几个粪坑。
中共不择手段,不论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是国军做不出来的
樓主求個小說網址
>>樓主求個小說網址


我不写了吗,就在最新的一章上有网址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