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近代以来的巨型国家经常在“看起来还行”时暴毙而亡?

根据中国以往的经验,一个国家总要走到“内忧外患”、“病入膏肓”甚至“天下大乱”后才会彻底崩溃灭亡。

但是近代以来许多巨型国家的崩溃都不是如此

大革命前的法兰西王国虽然外部失利,内部也出现了很多弊病,但国力尚存,依然属于一流强国,毫无末日景象。

大革命前的俄国虽然对外战事失利,但依然是欧洲列强,同时协约国总体的胜利趋势已经明显。农奴制改革后经济蓬勃发展,从经济上看似乎还处于上升期。结果连续革命两次,沙皇全家人头落地。

之后的苏联虽然在80年代末陷入了难以挽救的僵化与停滞,但是国力尚存,也没搞的遍地饿殍,日子似乎还过得去。结果也毫无征兆的解体了。

伊朗巴列维王朝,现代化改革十分成功,经济社会欣欣向荣,在形势一片大好时被突如其来的伊斯兰革命摧毁。

这些例子是不是意味着现当代非民主国家政治稳定性较差,更容易崩溃?
17
分享 2019-12-09

30 个评论

因为除了现代中国人以外的人类都不是猪,他们不会等到真的饿死了才会考虑推翻政权,等那时候了他们也无力推翻了。

至于中国历史上说的那些朝代,不死命抹黑前个朝代有如何体现自己的政权是正当的?不得说人家多黑暗多可怕。

再说现代中国人,那还不如猪,要是猪圈门烂了他们都会自己修好。
劉仲敬先生的《人物誌-諸夏十大罪人-漢武帝》很好的說明了中國的大一統帝國與其他國家的不同之處
在纵向和横向两方面,他都实现了大一统体制和僭主专制政体。

在纵向方面,不要说是春秋时代管仲、国惠子、高昭子他们所代表的那种高级贵族,就连朱家、郭解所代表的这些民间豪杰,卜式所代表的这些出身平民的资本家,都被他彻底搞垮。
除了一盘散沙的平民以外没有任何人了,只有皇帝和平民,中间阶级完全不存在了。

在国际方面,春秋时代多国并立、周天子只是一个文化象征,发展到秦始皇时代企图消灭各路诸侯而失败,发展到汉高祖时代继承秦的长安朝廷和东方各路诸侯势均力敌,最终在汉宣帝以后发展到长安朝廷占绝对优势,各路诸侯就算是有点残余也是仰人鼻息,而且他们自己的要害官吏都已经掌握在长安朝廷手里面,民间独立的文化在文翁或者黄霸这一类官员的文治主义之下也渐渐趋于消灭。

这样,他在纵向的社会结构和横向的国际体系这两方面都打破了基本是由各方相互平衡的自发秩序体系,实现了由一个僭主在纵向权力无边、在横向也同样权力无边的这种大一统体制。

在国际社会这方面,皇帝是至高无上,没有匹敌,没有人能够约束他;在纵向这方面,皇帝也是至高无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约束他。

事情走到这一步,可以说,继承汉武帝宝座的无论任何人,即使他像是汉哀帝、汉平帝、汉元帝这样柔仁好儒、心肠很软、根本没有能力实行专制权力的人,体制本身也会实行专制权力。

他不实行专制权力,只是皇帝个人软弱。皇帝所在的这个朝廷可以通过外戚、权臣或权贵的势力,替皇帝完成他作恶的任务,把社会资源消耗殆尽,最终出现孔子时代不可能出现的大洪水。

孔子时代,任何一个君主做得稍微过分一点,那么要么是国内的贵族会轻易做掉他,要么就是他的邻国会轻易做掉他,也就是说等于是社会有一个自动安全阀,稍微偏移15度、还没有偏移到20度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把自己的体系搞垮,周围的人或者下面的人就已经把他推翻了;

而大一统体制,皇帝在横向和纵向都没有约束,所以他只有把事情做到95%而不是15%的时候才会被推翻。
这15%和95%的差别,那就是孔子时代的只死几千人的那种封建性战争和汉武帝以后动不动就消灭全国95%人口的大洪水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了。

15%的错误,拨乱反正,社会的成本是很低的,只是干掉一个国君或者几个作恶的大臣就行了,至多灭亡一个或者几个诸侯国;

而大一统的皇帝制度,皇帝一定要犯下极恶大罪,把全国大多数人口都搞得活不下去,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极大的破坏性战争,把整个社会彻底摧毁了以后,你才能够拨乱反正。

当然,大一统体制是一种风险性极大的体制,它注定了,在这种体制之下,任何积累都来不及长大,来不及发展起来,就要遭到大洪水的洗劫。

00:22
整理&字幕:三马兄
00:29
诸夏的十大罪人,第一个当然应该是汉武帝。
00:34
因为只能说“十大罪人”,而不是“二十大”或者“一百大”,所以历史人物必须包含整个历史趋势,小的、不完整的历史趋势就要整合到大的历史趋势当中去。
00:49
汉武帝的历史作用实际上是商鞅、秦始皇和汉高祖的总和。不仅是因为前面几个人在个人才能方面都不如他,而且更重要的是,前面那些人发动的革命是到他为止才算真正完成了。
01:06
他作为集大成者,像亚里士多德整合了整个古希腊的学问一样,整合了消灭诸夏的整个帝国主义运动。
01:20
秦始皇虽然理论上讲是第一个消灭关东诸国的人,但是他在关东诸国的贵族眼里面始终是秦人。
01:31
尽管他是一位有意识的革命家,试图抹去包括秦国在内的所有历史记忆,让历史从他本人身上开始,但是他身上的秦人色彩是极为明显的。
01:45
而秦人和关东诸国的战争在那些军国主义化不够彻底的关东人士看来,长期以来就是文明与野蛮的斗争,秦始终是代表野蛮一方的,所以他自然而然激起了齐人和楚人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
02:00
从屈原到项羽的长期的民族主义倾向,都是在反秦战争中培养和发展起来的。
02:07
而他虽然在军事上征服了楚国,但是对于被踢到一边的楚国贵族阶级却没有办法安置,既不能消灭他们,也不能统战他们,
02:18
结果就留下了像项羽他们一家(当然也不只是他们一家)这样一个非常完整的江东八千子弟的无法安置的阶级。
02:29
尽管他力图建立一个世界帝国,但是在关东诸国的遗老遗少和整个社会体制看来,他的体制不是世界帝国,而是殖民主义。
02:38
也就是说,他为了推行世界帝国而实施的各种暴政,在关东诸国看来,仅仅是秦人为了欺负齐人和楚人采取的破坏性措施。
02:49
因此,民族主义的大爆发最终毁掉了秦始皇的整个体制。
02:53
但是这些是秦始皇本人毫无办法的,因为他作为秦人的出身、作为秦国统治者和秦国国君的出身是无法改变的,
03:02
而秦国国君虽然在经过商鞅的绝对主义改革以后日益军国主义化,它的起源毕竟是周人所主持的那个内亚封建联邦的一员。
03:13
在春秋时代,秦国的国君跟内亚各诸侯的地位是差不多的,也经常被贵族的政变所推翻。
03:20
所以他就处在托克维尔所说的路易十六所在的那个天然的悖谬位置:他所在的波旁王室是一个绝对主义的急先锋,目的就是为了消灭封建残余;
03:32
然而国君作为贵族制度的一部分,作为贵族的第一人,虽然是消灭贵族制度的元凶,却又因为自己也是贵族的缘故,会随着封建制度的灭亡而自身灭亡。
03:45
秦始皇是摆脱不了这个宿命的,就是因为他的出身问题。
03:50
而汉高祖则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最初是楚国复国部队的一部分,在楚国复国部队中地位并不是很高,所以得到一个沛公的封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最初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称王。
04:08
到了秦地以后,他发现秦地的资源——尤其是秦国留下来的、由萧何企图继承的那一套军事动员体制十分有用。
04:17
而项羽出于楚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认为凡是秦国的东西都是坏的,尽可能地把它破坏掉,然后准备自己回家了事。
04:25
这个做法也是很容易理解的。盟军到了德国以后,自然也是想办法把纳粹党解散了以后自己就滚蛋。美国人到了伊拉克以后,也是把萨达姆的党军解散了以后自己就滚蛋。
04:36
至于那些党军的军官被解散以后无以为生,最后就投靠了八个大大,然后变成了伊斯兰国的主力,一路打回伊拉克,
04:44
那是小布什和他周围的谋臣武将都不会考虑到的事情,他认为解散了以后问题就解决了。
04:51
而这些人被项羽解散以后,他们也要寻找自己的八个大大。而愿意做八个大大的必须是一个相当没有原则的人,刘邦恰好扮演了这个角色。
05:04
刘邦一路上的成功,都是靠他的机会主义。他并没有很高的才智和见识,只是像变形虫一样,东试一下西试一下。
05:12
如果实行封建制度对他有利的话,他也愿意分封诸侯或者恢复六国后人;
05:20
如果恢复封建制度行不通或者对他不利,然后他就向相反的方向,模仿一下秦始皇也可以;
05:28
但如果在赵国或者齐国受到明显的阻力,他又会后退一步。
05:33
他什么都不在乎,因为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是额外的东西。
05:37
他本身,就他的出身来说,当上沛公已经是额外赚到了,能够当上国王甚至当上皇帝对他来说就是额外赚得多了。
05:49
这个国王或者皇帝按什么样的宪制来安排,或者是往哪个方向变形虫式的扭动一下,他不在乎,只要能够保住他的性命、还能够使他得到比原来更多一点的东西就行了。
06:00
所以汉高祖的政治体制最后形成的是妥协性的体制,介于项羽的多国体系和秦始皇的帝国体系之间。
06:11
之所以是这样,也就是他左碰一下右碰一下,根据“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那种极度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精神试出来的。
06:23
在他在世的时候,周围的各诸侯和长安的朝廷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地位是什么,他绝对不敢说长安的朝廷要像秦始皇一样统一天下。
06:35
这样一来,他自己当初追随项羽和陈胜他们起兵的逻辑就说不通了。
06:43
当时的同时代人都还在,大家很清楚,他跟陈胜和项羽一样,都是打着复兴楚国的旗号起家的,而秦楚是世仇,他不可能打出这样的口号而不使他周围的元老重臣显得滑稽可笑。
06:59
但是他也不能像项羽那样,提出恢复义帝,自己来做霸主,恢复齐桓晋文的体制。那样的话,他打击项羽又变得没有理由了。
07:08
结果,他的政权就在一个四不像的状态中展开。
07:12
这种状态有一点点像普京政权。普京政权说不清楚它到底是克格勃红色苏联的复辟政权,还是斯托雷平大俄罗斯的继承政权。
07:25
如果说是复辟政权,那么当初提拔他的俄罗斯民主派索布恰克这些人以及他们留下来的元老重臣是说不过去的;
07:37
如果说他是大俄罗斯主义的继承者,那么提拔他的叶利钦总统这一派又是说不过去的。
07:43
但是他要维持俄罗斯的统一,就不能继承叶利钦时代的那一派自由主义者的政体,那一派的政体必然会使俄罗斯像苏联一样进一步分裂。
07:54
他必须依靠克格勃的技术手段来维持统一,但是又不能承认克格勃和所有派别都一致痛恨的苏联是他法统的来源。
08:05
因此他就必须抓住沙皇的法统,所以就形成了自相矛盾的普京政权。
08:11
邓小平政权也是这个样子的。他既不能说他拥毛,也不能说他反毛。既不能离开毛留下来的那个政权的传统,又不能背离这个政权的传统。事实上要引进资本主义,但又不敢承认资本主义是合法的。
08:25
因此就形成一个意识形态上极度被动、一切讲究实用主义的政权。
08:30
刘邦的政权也是这样的。当然,这种情况不能持久。时间长久以后,大家一定会要问,我们到底是什么政权?
08:38
是秦始皇的政权还是周天子的政权?或者你说都不是的话,那你是什么政权?合法性必须有一个来源。
08:45
这个问题是到汉武帝时代才解决的。当然,早在汉武帝时代以前,贾生、辕固生和当时的儒家、道家和其他各家已经争先恐后地论证政权的合法性问题了。
08:57
他们的做法也就像是甘阳、朱学勤他们最近所做的事情一样,也就是,
09:04
明显的政权真空需要合法性论证,未来的发展不确定,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物质资源,
09:12
但是这些物质资源怎样安排,怎样能够形成大家都满意的结构,或者形不成大家都满意的结构的话,那应该牺牲谁。
09:22
这就是所谓“牛津会议”企图达成的共识,但是谁都达不成这个共识。
09:28
汉初文景两朝的局面其实就是这个样子的。辕固生和黄生他们那一拨人所发挥的作用,其实就是召开牛津会议的那批当代知识分子所做的事情。
09:39
他们企图凭知识分子的力量指手画脚,把周室东迁、春秋战国、诸夏衰亡、秦楚争利、多国体系兴亡、七国之乱、分封诸侯这些严重的宪法性问题讨论过来讨论过去,
09:56
搞出一种既要符合道义又要实际上行得通的理论来。
10:02
结果就是,正如汉景帝看到他们的辩论以后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依靠这些万恶的知识分子,你永远是什么也得不出来。
10:10
第一是他们彼此之间谁都不能同意谁,第二就是他们任何一个人提出的任何一个方案都没有丝毫执行的可能性。
10:18
而回过头去,帝国是依靠谁来执行的呢?那当然还是依靠萧何从秦始皇那里继承下来的政权机构。
10:26
这个政权机构遭到了严重的削弱,对关东诸侯基本上是没有威力。但是在长安朝廷直接统治的这一小块当中,他们仍然能够贯彻一个小秦国的权威。
10:39
既然理论上是谁都讲不通,那么事实的权力就非常重要,那我还不如依靠这个小秦国的权力基础来重新整顿一下帝国吧。
10:48
既然讲道理,我无论怎么样做,大家都会说我不合道义,那么我索性讲事实,事实上怎样对我有利就怎样做。事实上有利以后,我再另外给自己捏造出一套理论。
10:58
这个任务是由汉武帝完成的。他继承了汉景帝以来的做法。一方面,诛锄豪杰。
11:06
把秦始皇没有杀干净的那些人,以及文景之治(照现在的话说就是改革开放几十年)积累财富产生出的这些民间企业家、江湖好汉、知识分子,什么朱家、郭解这些人,什么文学贤良之类的人,
11:22
无论他们是原先没有被杀绝的、还是本来已经被杀又重新长起来的这批人,我再杀一次。
11:29
我任用酷吏(所以汉武帝一朝是《酷吏列传》中酷吏最多的),使王温舒、义纵这一套人马发挥王岐山和捷尔任斯基的作用,
11:44
一路杀过去,把稍微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杀了就是强制迁移了,总之是要把无论是原先继承下来的还是重新发展起来的基础共同体给打得七零八落。
11:57
这样做,无论理论上能不能说的通,但在事实上,可以妨碍我的力量都被我消灭了,我实际上已经处在比秦始皇更有利的地位。
12:05
秦始皇如果当初把项燕他们家给杀掉了,不是后来的问题就解决了吗?王温舒、义纵这些人替汉武帝进行的预防性诛杀就是干这种事情的。
12:18
另一方面就是把汉高祖时代留下的那些诸侯国统统灭掉,用推恩令的方法解体掉,或者是用直接废除齐国、改设齐郡的这一系列办法,两手并用。
12:32
没有灭掉的那些诸侯国,用取消它的人事任免权、把国相改由中央政府任命、把国相的地位放在跟郡守同一级别的这种方式,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诸侯国的问题。
12:47
本来汉高祖并没有废除也不敢废除当年他跟项羽血战恢复起来的那个多国体系,他能够做的只是换一换国王。
12:59
就是说,原先那些国王当然是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一脉相传下来的,秦始皇把它废了,因此引起各国的民族主义反应,
13:08
然后项羽又恢复了一批当然是亲楚的政权,然后刘邦再把那些亲楚的政权搞下去,换上亲汉的政权,其中有很多是汉室的宗亲。
13:19
但是,仅仅这一点并不能使诸侯国变成他的忠实傀儡。
13:24
这就跟欧洲国家的情况是一样的。不是说波旁家族的国王是路易十四的孙子的后代,是安茹公爵的后代,到了西班牙和马德里就会服从法兰西的政策,当然不是这样。
13:41
哈布斯堡的西班牙家系和奥地利家系照样会打仗,波旁家族的法兰西家系和西班牙家系照样会打仗。
13:51
十九世纪的德国派了很多亲王到希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各地去做国王,但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照样会打仗,希腊和保加利亚也照样会打仗。
14:05
国王无论是在立宪君主制之下——当然是内阁说了算,即使是在绝对君主制之下,绝对君主制能够行使的也是本国统治集团的权力,而不是他的母国的权力。母国把他送出来以后,就不管用了。
14:18
叶卡捷琳娜大帝本来是德国人,但是她到了俄国以后,当然是扩张俄国的权力去攻打德国,把德国人打得一塌糊涂。
14:26
这时候俄国人根本不会怀疑说是“我们的女皇是一个德国人,她会帮着德国人打我们”,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14:35
刘邦派出的那些君主也还比较接近这种情况,因为汉初那些所谓的东方诸侯还是战国时代和项羽时代那些东方诸侯的继承者。
14:45
他不会说是,我换了一个英国亲王,外交政策就一定会向着英国,换了一个德国亲王,外交政策就一定会向着德国。
14:53
它原有的统治集团和政治传统还没有完全被消灭。
14:57
所以刘邦的女婿张敖当了赵国国王以后,赵国的公卿照样要刺杀刘邦。而刘邦自己家族的人当了吴王、楚王、齐王以后,结果还是发生了吴楚七国之乱。
15:09
可见血统不是关键,政治传统才是关键。
15:14
吴楚七国之所以会闹,并不是因为像司马迁说的那样,东南有什么什么气,照占星术式的说法,五十年以后它还会再闹的,派了刘家的亲王去也还是照样不管用。
15:27
而是因为吴楚继承了项羽时代楚国的政治结构,这个政治结构跟汉帝国所继承的商鞅和秦始皇的政治结构有直接冲突,以至于血统本身无关紧要。
15:43
刘邦本来是楚人,是项羽一党的人,他到了长安以后,他并不是执行楚国的外交政策,而是继承了秦国的帝国主义和扩张主义政策;
15:54
刘邦的亲戚到了吴国或楚国,他并不执行长安朝廷的帝国主义政策,而是继承了项羽和历代楚王的政策,要抵抗长安的帝国主义。
16:07
他们两家都姓刘,而刘家原来是楚人,结果刘家在吴国和楚国的支系执行了项羽的政策,刘家在长安的一支执行了秦始皇的政策。
16:17
这就好像是,同一个德国亲王,一个到了保加利亚,执行同盟国的政策,一个到了希腊,执行协约国的政策,一家人的两个分支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两边。
16:30
这就是原有的政治传统还没有被消灭的体现。
16:32
这个政治传统的消灭是汉武帝做的。
16:35
结果就是,汉武帝是从商鞅、秦始皇、汉高祖以来在国际社会上破坏多国体系、在国内宪制上破坏封建结构和贵族结构并实行“一轮红太阳,十亿蓝蚂蚁”这种体制的这两种趋势的集大成者。
16:56
前面那几个人等于是替他铺路的,他一手之下把这两方面的工作都做完了。
17:02
在国际上,他把商鞅变法以来秦国不断扩张、经过项羽的反扑以后在刘邦手里面又重新铺了一下、又经过吴楚七国之乱的反扑再打回来
17:15
这样反反复复浪打浪、进三步退两步打出来的多国体系和大一统帝国这两种结构,最终决定性地推向了大一统帝国那一边。
17:28
尽管他未能消灭所有诸侯国,但是在他平息了淮南王和衡山王(我们要注意,淮南王和衡山王也是在过去的楚地,也就是项羽的政治遗产所在的那一方)以后,
17:41
多国体系就没有力量跟大一统帝国体系对抗了。
17:44
也是在他诛锄豪强、把郭解这些大侠给搞得一塌糊涂以后,
17:50
把卜式所代表的民间资本主义通过鼓励检举揭发和桑弘羊推行的国家社会主义、盐铁专卖、大搞国营企业、鼓励告密、没收资本家的财产去从事战争这些手段搞得一塌糊涂、彻底搞垮以后,
18:07
在纵向和横向两方面,他都实现了大一统体制和僭主专制政体。
18:13
在纵向方面,不要说是春秋时代管仲、国惠子、高昭子他们所代表的那种高级贵族,就连朱家、郭解所代表的这些民间豪杰,卜式所代表的这些出身平民的资本家,都被他彻底搞垮。
18:29
除了一盘散沙的平民以外没有任何人了,只有皇帝和平民,中间阶级完全不存在了。
18:38
在国际方面,春秋时代多国并立、周天子只是一个文化象征,发展到秦始皇时代企图消灭各路诸侯而失败,发展到汉高祖时代继承秦的长安朝廷和东方各路诸侯势均力敌,
19:00
最终在汉宣帝以后发展到长安朝廷占绝对优势,各路诸侯就算是有点残余也是仰人鼻息,
19:10
而且他们自己的要害官吏都已经掌握在长安朝廷手里面,民间独立的文化在文翁或者黄霸这一类官员的文治主义之下也渐渐趋于消灭。
19:26
这样,他在纵向的社会结构和横向的国际体系这两方面都打破了基本是由各方相互平衡的自发秩序体系,实现了由一个僭主在纵向权力无边、在横向也同样权力无边的这种大一统体制。
19:46
在国际社会这方面,皇帝是至高无上,没有匹敌,没有人能够约束他;在纵向这方面,皇帝也是至高无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约束他。
19:58
事情走到这一步,可以说,继承汉武帝宝座的无论任何人,即使他像是汉哀帝、汉平帝、汉元帝这样柔仁好儒、心肠很软、根本没有能力实行专制权力的人,体制本身也会实行专制权力。
20:17
他不实行专制权力,只是皇帝个人软弱。皇帝所在的这个朝廷可以通过外戚、权臣或权贵的势力,替皇帝完成他作恶的任务,把社会资源消耗殆尽,最终出现孔子时代不可能出现的大洪水。
20:34
孔子时代,任何一个君主做得稍微过分一点,那么要么是国内的贵族会轻易做掉他,要么就是他的邻国会轻易做掉他,
20:43
也就是说等于是社会有一个自动安全阀,稍微偏移15度、还没有偏移到20度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把自己的体系搞垮,周围的人或者下面的人就已经把他推翻了;
20:54
而大一统体制,皇帝在横向和纵向都没有约束,所以他只有把事情做到95%而不是15%的时候才会被推翻。
21:06
这15%和95%的差别,那就是孔子时代的只死几千人的那种封建性战争和汉武帝以后动不动就消灭全国95%人口的大洪水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了。
21:19
15%的错误,拨乱反正,社会的成本是很低的,只是干掉一个国君或者几个作恶的大臣就行了,至多灭亡一个或者几个诸侯国;
21:31
而大一统的皇帝制度,皇帝一定要犯下极恶大罪,把全国大多数人口都搞得活不下去,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极大的破坏性战争,把整个社会彻底摧毁了以后,你才能够拨乱反正。
21:46
当然,大一统体制是一种风险性极大的体制,它注定了,在这种体制之下,任何积累都来不及长大,来不及发展起来,就要遭到大洪水的洗劫。
21:57
虽然从商鞅开始事情就向这个方向一步一步地推移,但是真正发展到不可逆的地步还是在汉武帝一朝。
22:07
汉武帝本人不像是汉高祖那样虽然精明但是不学无术,他既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又是一个像詹姆斯六世那样优秀的政治哲学家和理论家,
22:18
所以把优秀的权术本能和优秀的意识形态制造者的本能结合在一起,成功地完成了他的几个先辈都没有完成的破坏性任务。
苏联大部分加盟国是软着陆。车臣战争本来可以避免,但是叶利钦急需收拾一个反面典型,车臣内部山头都想通过打仗巩固权力,结果两边都没收住。

救国委员会是真的没有打下去的决心,从东德带回来的部队也并不想跟他们走。
利维坦政权容易脆断暴毙主要还是由于体量过于庞大,地方经济体事实上拥有独立运转的能力。
因此这些利维坦政权到了末期,地方经济体已经事实上脱离了中央的约束,只是谁都不愿意出头,从而维持着名义上的统一。
直到某个黑天鹅事件推动下, 早已离心离德的各路诸侯终于下定决心抛弃那个早已被架空的中央时,才会让我们看到了”利维坦突然土崩瓦解”的假象。
其实它可能早就死了。
已隐藏
利维坦政权容易脆断暴毙主要还是由于体量过于庞大,地方经济体事实上拥有独立运转的能力。因此这些利维坦政...

不知中共是否属于利维坦国家?不过中共的模式和霍布斯主义实在有点相去甚远。
已隐藏
这是疯狂宇宙理论体系,过于深奥,全世界只有一人可以掌握的,你不知道在说啥也很正常哦

天体物理政治学集大成之作嗷
法国打了多少年的仗了,从来路易十四写告同胞信开始,法国死多少人了,俄国那些灰色牲口连支枪都不发就上战场,权贵比今天还腐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已
因为现在的国家可以靠宣传把他们民不聊生的国家宣传的好像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一样
不知中共是否属于利维坦国家?不过中共的模式和霍布斯主义实在有点相去甚远。


巨型中央集权专制国家都属于利维坦
法国没到遍地饿殍的情况,革命者的要求一开始还没那么激进,只要路易十六答应君主立宪就完事了,然而他硬是不肯答应,想跑路还没跑成,最后就被挂路灯了。
俄国一战表现那么垃圾不被革命根本不可能,到后面红白内战也没见几个支持沙皇复辟的你就知道沙皇风评有多差。
巴列维那个革命和六四比起来真算不了什么,只是他心软(或者说懦弱)不敢屠杀示威民众跑路海外了,如果他飙坦克的话就很容易解决了。然而他的政策一直都是和稀泥,一边大肆引入西方文化,一边又对伊斯兰教[url=https://baike.baidu.com/item/%E8%99%9A%E4%B8%8E%E5%A7%94%E8%9B%87][/url]虚与委蛇,生怕得罪。这就导致这场革命,本来还是比较进步的,但最后却被伊斯兰壬给窃取了果实。所以虽然伊斯兰政权黑暗,但现在的伊朗人却惧怕革命,怕的就是像上次一样革命半天换来个更烂的。
利维坦政权容易脆断暴毙主要还是由于体量过于庞大,地方经济体事实上拥有独立运转的能力。因此这些利维坦政...


要这么说的话,清朝更像利维坦,现在不像。。。
因为清朝时小农经济,一个省独立以后能够存活,现在的中国实际上各省之间经济和人口、资源、市场的依赖还是比较强的, 浙江的民营企业没有倾销全中国的权力,就活不下去, 广东没有周围省市的人口红利制造业也活不下去。
為什麼威權政權穩定性差於民主政權,因為是人性

我認為民主國家比威權政權 穩定 其一的原因是民主制度是可以透過選舉 及政府下台化解民怨,令到民怨不會發展到失控地步。

舉個例 日本經濟爆破 失落二十年,有一段長時間政府不能夠解決經濟問題,不停的短時間內更換首相,看來是很混亂,但實際是對人民憤怒的緩衝,雖則解決不了社會結構性的問題,人民在失落期將長期掌權自民黨踢了落台 2次, 發覺都是改變不到現實,還是選回自民黨,到現在安倍都當了7年首相

想一想如果換作大陸面對日本二十年經濟衰退,處理方法相信大家都好清楚,首先是不讓所有人提出問題,還是有人提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用謊言及鎮壓去處理,就好似香港一樣,處理一條條例 己經令香港人信心盡失,還生出血仇,但每次鎮壓仇恨就會加深,過去經濟大幅增長,還可以用經濟增長維持當政合法性,當不再順風順水,民怨就會失控

治民如治水,拿大禹治水的典故解釋

民主制度對民怨處理方法是像大禹治水是疏導,威權制度對民怨處理方法是像鲧治水是堵塞,結果是禹治水成功吧


其二每個國家政府都有權爭黨鬥 民主及法治制度就是文明化國家政治權鬥,不會去到生死相博到失控地步,蘇聯就是因為內部鬥爭失控解體
极权体制的崩溃,往往不会在其对民众压迫最严重之时,而往往在民众发现自己已有的东西即将失去之时发生。

比如说今天的中国,真正可能推动革命的是城市居民和学生,但这些人还被利益捆绑和宣传所牢牢控制着,暂时不会起来革命。一旦这种宣传的假象被现实所揭穿,那么这些人迟早都会起来推动社会进程。到那个时候,即便可以切断一切通讯手段,也是压不住的。
因為是人性我認為民主國家比威權政權 穩定 其一的原因是民主制度是可以透過選舉 及政府下台化解民怨,令...

理论上民主国家只有被一党专政or个人独裁取代,才会覆灭。而健康的选举制度完全可以避免这一点,因此是超稳定的结构。除非被外族入侵占领了。
这个话题好,学习学习,看大家怎么说,我总感觉中国大部分人比较好管理,容易逆来顺受,精神需求不大。题主说的基本都是西方得例子,我想是否和宗教有一些关系?比如俄国人那种弥赛亚精神,感觉中国人是没有的。
一家肤浅之言!
这个话题好,学习学习,看大家怎么说,我总感觉中国大部分人比较好管理,容易逆来顺受,精神需求不大。题主...


在海外呆了这么久,我觉得没任何关系,基本人性就是这样。中国人没精神需求,还是因为穷。
在海外呆了这么久,我觉得没任何关系,基本人性就是这样。中国人没精神需求,还是因为穷。

没精神需求也不见得是因为穷,西藏,中东,南美,包括俄罗斯,宗教很盛行,可还是穷。
造成今天这样,背后原因多面性很强,我只是刚才想到了这一点。
要这么说的话,清朝更像利维坦,现在不像。。。 因为清朝时小农经济,一个省独立以后能够存活,现在的中国...


晚清确实是利维坦。但不是彻底自给自足才算独立运转,形成互通有无的局部经济圈也算。独立运转的标准是“能不能甩开中央调控”。
以土共来讲,沿海六省是有这个条件的。
利维坦政权容易脆断暴毙主要还是由于体量过于庞大,地方经济体事实上拥有独立运转的能力。因此这些利维坦政...

火车没有煤了,随着惯性摇晃身体
火车没有煤了,随着惯性摇晃身体


换个说法。一艘巨轮已经千疮百孔四面进水,但因为体量太大一时沉不下去。靠惯性可以“看起来没事”航行很久,但也可能在小礁石上一磕就散架了。
这个话题好,学习学习,看大家怎么说,我总感觉中国大部分人比较好管理,容易逆来顺受,精神需求不大。题主...


东亚民族在靠天吃饭小农经济传统下,普遍对稳定的需求高于自由。土共正是利用这一点来稳固自己的统治
东亚民族在靠天吃饭小农经济传统下,普遍对稳定的需求高于自由。土共正是利用这一点来稳固自己的统治

现在小农经济的基础早就没了吧
现在小农经济的基础早就没了吧


思想残余还在,这是需要几代人时来改写的
没精神需求也不见得是因为穷,西藏,中东,南美,包括俄罗斯,宗教很盛行,可还是穷。造成今天这样,背后原...

精神需求等于宗教信仰吗?
精神需求等于宗教信仰吗?

宗教信仰算是精神需求得一种
还可以开坦克横冲直撞碾过去(指出)
因为除了现代中国人以外的人类都不是猪,他们不会等到真的饿死了才会考虑推翻政权,等那时候了他们也无力推...

咱们59到61年饿成那样,都不知道反抗
思想残余还在,这是需要几代人时来改写的

现在的农村,除了村委书记以外,没有一个农民是不反共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