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左派右派时,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左派,右派,这两个词中国人十分熟悉。但是很少有人能说清楚这两个词的根本区别在哪。对词义的模糊可能最终导致词义本身代表的内涵被消解。

例如1984中的真理部,真理显然是客观事实而不是某个人的主观意愿,但是如果我们习惯了真理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被上面授权我们应该相信的东西,那么真理本身这个词的内涵就消解了。如科学是相信真理,可以理解为科学是相信最高统帅的理论。

现在我们回到左派,右派本身。首先我们说一些区别明显的例子

革新为左;保守为右
这个大家都能理解,不用解释了。

按这个无法把目前中共说成左还是右,因为中共技术上革新,政策上保守。

[b]公平的结果是左;公平的程序是右[/b]
公平的结果一直以来都是共产党对外宣传的卖点。所谓公平的结果其实就是例如依靠收入再分配即对富人征税补贴穷人达到结果层面的公平。落实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是共同贫穷,北欧社会党则更接近理想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公平的结果不仅是经济层面的,例如,高考同一地区统一试卷统一录取分数是公平的程序,因为农村地区受教育水平低,所以多收了农村学生这属于公平的结果。可以看出这二者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立的。

毫无疑问,目前的中共是左。

干涉主义是左,自由主义是右
政府倾向于干预经济是左派政府的标志,右派则倾向于依赖市场自我调节机制。二者孰优孰劣其实在经济学领域并没有唯一的答案,新古典派即自由市场派和新凯恩斯主义即干涉市场派目前都仍有市场。

中共目前为左。


平等为左;自由为右
众所周知,美国精神的核心就是自由平等,但是这二者并不是没有先后的。如果非要选一个更重要,那其实是自由。中共起家靠的就是打土豪分田地,这是许诺农民平等,是左派。而自由则是右派更为看重的。

不过今天的中国基尼指数早就过了警戒值,既不平等也不自由。不左也不右,只能说是权威主义。




接下来举几个很多人如此认为,但事实混乱的例子

集体为左;个人主义为右
这一条大家都能认可,但是恰恰揭示了左右定义的混乱。法西斯被称作极右,但是他是集体主义。实际上集体主义不一定是左,但是个人主义一定是右。

中共目前是左。

世界主义和国际主义为左;国家主义和民族为右
前者不用多说,有趣的是后者。如果按这个分类,今天的中国人可能大部分是右派,因为大家普遍认可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但是对世界主义和国际主义并不感冒。而历史上的抓右派其实是抓左派,因为他们有世界主义和国际主义的倾向,有做特务的潜质,而被右派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红卫兵所不容。

今日的中共毫无疑问是右


写了一大堆,大家看下来就会发现,真正意义上左右其实已经被中共篡改了。事实上中共已经把左派这个词异化为支持权威主义。



篡改结果受影响最大的是左派,因为左派自己对左的认知也不同,导致内部十分混乱。所谓打着红旗反红旗,其实就是在说左派自己。

具体点来说,因为中共享有最终解释权,他们可以把历史上真正左派的行为包装成右派如学潮等是受外国影响,所以不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在中共的话语里这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成了左),所以他们是右,是反革命的。

我们经常听说反革命,革命是左,反革命应该就是右无疑了。这里中共其实又篡改了革命这个词。
革命是对现有体制的反抗,反革命只能是体制本身。而在中共话语里所有违抗体制的人成了反革命,这就意味着中共自己就是革命本身。这种逻辑矛盾稍加思考其实不难破解。


说了一大堆,我想很多人已经晕头转向了。那么我做个总结。

今日的中共其实已经篡改了左和右,自称左右其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除非双方都能搞清楚或达成左右到底是什么的共识。

在中国,更合理的分类是权威主义自由主义。根据大卫诺兰的政治光谱分类其实不靠谱,因为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不是对立的,而往往具有相关性。

那么,葱友们,你们是权威主义的支持者还是自由主义的支持者呢?
17
分享 2019-12-09

33 个评论

我觉得左右之争在你国还不是土共一家之言,说你左就左,说你右就右
我觉得左右之争在你国还不是土共一家之言,说你左就左,说你右就右

所以才有必要自称左或右的人搞清楚自己到底在支持什么
我觉得我是新进步主义,左派。但是跟“毛左”那种左势不两立。
中国没有左右之分,只有派系不同。
只有民主国家里才有左翼和右翼、极右翼这一说,在赵国你就算为了支持政府而游行都会被消失。

在这种伪命题上浪费时间正是中了共匪的套路。
问题在于,有纯粹的左和纯粹的右吗?

如果从定义层面区分是有可能的,但是我说的重点不在于二者的纯粹性。更多是提醒大家不要被词定义,很多人认为自己爱国,且被中共的解释误导自己是左派,进而接受中共关于左的定义。这是典型的思维被语言所决定。我提倡想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什么,在用语言去定义。
請遵從政治科學/政治理論從業者的語言共同體已經以共識確定清楚的方式使用這些詞。
不要把概念考古學當成政治學。
覺察到進行思考的時候所行使的概念是混亂的時候應該從底層入手,真誠地澄清所要言說的東西,而不是繼續加一些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別人也不可能理解的東西進去。
少“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請遵從政治科學/政治理論從業者的語言共同體已經以共識確定清楚的方式使用這些詞。不要把概念考古學當成政...

我要说的并不是政治学,而是举具有普遍性认知的判断左右派条件的例子,进此表达大家对于左右派的认知可能并不统一,这会导致
1.很多人往往不是先有思维再有词,对于个人,可能不是思维定义了词,而是词定义了思维 。那么词的定义的混乱就会引起思维的混乱,我的目的是厘清他
2.当一个词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理解时,往往无法促成有意义的讨论,也无法建立有价值的协作。具体而言当权威主义信奉者认为自己是左派,支持世界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人也认为自己是左派时,同一个词旗下就会产生对立的两拨人,都声称对方是右派的特务。这就是词义不清的恶果。我的目的不是定义左右,而是告诉信奉自己认为的理论的人没必要把自己和左派右派绑定。
3.最后一个目的是让大家警惕,所谓洗脑并不一定是灌输什么,篡改词义也是其中一项。

我认为我的逻辑还算清晰,可能有表达不清,词句重复的问题,还请继续赐教
我要说的并不是政治学,而是举具有普遍性认知的判断左右派条件的例子,进此表达大家对于左右派的认知可能并...

不是,窩是在對著那些滿腦子左右,敵我區分,點進來準備黑屁的人說的;以混亂的方式复讀左右話語的人(尤其裡面混用多種區分標準的)畢竟太多了。
还有这种呢:

个人为左,公司、军队、民族为右
左右之分是法國革命衍生出來的政治系譜。從其本來面目來看,就是要不要廢除貴族制和君主制的爭論,因此,左右最重要也最容易的區分標準就是平等(政治權和財產權),剩下的都是衍生出來的東西。常見的所謂左翼平等,右翼自由是一個誤導性的説法,更准確的是左翼平等右翼不平等,因爲在封建語境下的“自由”實際上是一種特權。至於是否集體主義個人主義,國家是否管控經濟,這些衍生出來的東西,判斷其左右時仍要考慮的是其手段是否為消除不平等或加劇不平等。像法家這種皇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觀念,看似左翼(文革大爲宣揚),實際是非常的右翼,因爲預示著皇帝和所有人最大的不平等。納粹很多人認爲他們采取了一定的社會福利措施,所以有左翼傾向,實際上,納粹對於元首與人民,以及各社會等級之間的區分是很嚴格的,因此在政治上是很右翼的。至於權威主義,在政治上毫無例外是右翼,儘管經濟政策上可以很左也可以很右。你共從執政那天起到今天,政治上的右是從沒變過的,而經濟上則從左到右有多次反復。
我个人比较认同的一个观点是:中共说的右其实只是不够左,没有右,对于极左而言左就是右
这是篇好文章啊,居然没有多少阅读量?品葱人现在只会对墙国的翻车新闻感兴趣了吗?
已隐藏
比较同意你的观点,不要执着于左右的判断,更应该做的事情是就事论事。即使要科普,也是科普具体的政治哲学类别的内涵,而不是他们归属于左还是右。 

如果提到中共,那我觉得问题反而简单了。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法西斯。大部分时候这样理解都不会有什么偏差。
这是篇好文章啊,居然没有多少阅读量?品葱人现在只会对墙国的翻车新闻感兴趣了吗?

这是品葱结构的问题,瀑布式浏览,永远是最新的在前面,就算有几篇还不错的文章可能很快也就下去了
用左右这一个维度来定义政治和社会形态太局限了, 这个词汇应该被停止在这个context下使用. 
而直接用形容词来表达: (权威/自由,全球/民族,激进/保守,社会/资本) 主义化的
右为保守啊,集权是右啊
右为保守啊,集权是右啊
集权是右?英美保守主义热爱大政府了?
集权是右?英美保守主义热爱大政府了?

保守主义也不爱无政府啊。无政府是极自由吧
左派是进步主义者,这个没人反对吧,进步主义者依靠理性构建重现改造社会这个没人反对吧?但是大众往往没有这么进步,所以如果走民主宪政流程,进步主义者的理想往往难以实现,那么如果政府有足够的权力,强行将左派的理想付诸实现,就好了,大众虽然不理解,但是早晚会感到好处,这样最终大众还是理解的——这不是污蔑,当初强推奥巴马健保,驴党很多人就这种看法,BBC推荐哪个古典主义女教授对于公投脱欧也是认为这是群氓错误的构想,应该重来。本质赵国乡镇干部脑袋一拍逼着农民种这种哪区别不大。
      这种决策好还行,万一搞出一地鸡毛怎么办?比如发生在委内瑞拉,阿联德智利,中国,苏联的事都是如此。怎么办呢?权力的味道太好了,虽然不能让所有人过上共产主义,但是我自己过的像资本家了。现在人家让你负责了,轻则下台丢权,重则全家丧命,咋整,肯定要保权了。那么基本剧本就是中共,苏联,委内瑞拉。所以各位左派的着急把中共苏联开除出左派,请问查韦斯算不算?信誓旦旦开药方的时候,请毒理思考下,要是你错了怎么办?
保守主义也不爱无政府啊。无政府是极自由吧

无政府和小政府两回事,热爱大政府和集权是法国左派文科废物特点
https://na.cx/i/QWCRrAZ.jpg

西方好像跟中國相反!?不知道是真是假,求大神解答
左右之分是法國革命衍生出來的政治系譜。從其本來面目來看,就是要不要廢除貴族制和君主制的爭論,因此,左...

又开始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来了,请问,查韦斯是不是也要右派了?
如果中共是个一开始是个保守的民族主义政府,就不会搞社会改造了,凡是搞社会改造的,无一例外都是左派
如果讲右,说明白,我们讲的英美的保守主义有限政府,政府权力有限,责任有限
请各位左派毒理撕烤,查韦斯是左还是右,卡斯特罗是左还是右,桑迪诺是左还是右
在正常国家,左右两派的观点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虽然有对立的一部分,但是更有共识的一部分,比如人权,民主,言论自由等等。中共的极权主义是直接和这块共识冲突的。因此按照正常国家的标准去讨论中共的左右是伪命题,就和讨论印加帝国、非洲土著部落是左还是右一样。
如果中共是个一开始是个保守的民族主义政府,就不会搞社会改造了,凡是搞社会改造的,无一例外都是左派

這個問題應該問問你姨,不光主張社會改造,而且主張國家改造,人種發明,囯族發明,語言發明,原來你姨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左派。
左右本來是個連續譜,相對的意義大於絕對的意義。對此缺乏認識,則難免淪爲扣帽子學。
這個問題應該問問你姨,不光主張社會改造,而且主張國家改造,人種發明,囯族發明,語言發明,原來你姨才是...

刘仲敬自己说过自己就是个游士,按照他的定义,游士就是左派
他那套诸夏是死马当活马医
但是好歹他对社会的自组织能力还是尊重,不是动不动就想顶层设计
我認為沒有左右概念,談起事來壓力少一半。

左右當然看語境。但就算學者,也會避免用,太不利表達和接收。
一般來說,在網上(或我們日常生活中),
右是非左
左是非右。

但這樣循環論證不好。
那麼,大家對左的共識可能強一點,因為有那本書。(左似乎比較容易找出共同綱領,但左的分裂就是左的歷史。)所以就比較容易變成,不是左的想法,是右。

右之間的分歧是靠  左的存在 來消弭的。

左右這種分類,是強迫症患者的惡夢。
我完全不理解世人為甚麼樂此不疲地去理解甚麼是左右派,
這個概念只有行銷價值:你關心它,是因為你覺得很多人關心它。

左右的陣營分類,結果是人人拼命把自己覺得好的東西用不同理由搬到自已陣營。
整個網絡世界都這樣。人喜歡左右劃分不是因為它用於分析問題時有用,而是因為容易劃分出陣營,敵我。


左右分類意識越強,這種情況越常出現:
你認為一些你覺得是對的東西是錯的。(或相反)

如果這樣還不洗掉這分類方法,就是連幻想都不敢了,是創傷後遺症。


---
「因為這是X派的,我的朋友不喜歡這種東西,所以我要自我審查。」(創傷後遺症)
如何消除、減輕左右(敵我)二分法的心理傷害 ?

我認為可以用一個折中概念--「競爭對手」。

網上左右派很少視對方為「競爭對手」,而是視對方為害蟲。
結果每一個人都爭著當受害者。這是人際關係中的爭執的「受害者」邏輯。
「我是受害者,所以我是對的。」--這是看心理治療書學來的

如果我是在某技藝上有自信的人,我是希望在同一個場域上較量,去擊敗這(值得我尊重的)競爭對手。而不是買兇找人幹掉他。尊重競爭對手,是尊重自己。看重競爭對手,是看重自己的長才。
在這種態度下,左右怎麼分都可以。但現實總不如人意。

以社會治理為例,民主國家的政黨,至少在表面上,會用以下方法擊敗其 競爭對手:
我能解決你解決不了的社會問題。

而不是找人幹掉對方。

如果我是棋藝高手,我完全不會想我的最大敵人被車撞死。
根據歷史記載,八神還不止一次救了草薙京。


更深一層,表面上與實際上也是很難分的。不信的人可以去當半年老師,當老師一段時間,人的脾氣、說話方法也會變。扮演好人久了,人也會好一點,會內化。(雖不是100%成功)

最好就是把這二分法丟掉,不用這概念,也可以好好理解世界,也迫自己想得更細。
左右這東西就只有百多年歷史,而且能流傳也只是很多人思考上依賴這捷徑。

---
我說的東西都是……不一定能在牆內用。這是故意的。
因為這裏需要一種配方,(齊心協力讓)不同的聲音都有一點,
也不要把 實然 視為 應然,更不要把 畸形 當作 永恒。
---

此外,我是支持論壇應有一點讓人宣洩的空間,大家都看懂就不用抓得太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