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大救星

我写明白一点:你葱很多人整天纠结腊肉和共产党对“中华民族”造成多大的伤害,这有屁用,“中华民族”本身就是对东亚大陆居民的最大威胁,伤害就伤害了。认同“中华民族”的人,请检查一下你的思维跟下文第二段开始的内容,有多少重复之处。

============================================================

“中国人好,共产党坏”,这个论点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我多少已经习惯了,但是你葱这段时间围绕这个论点展开的讨论实在是有点让人难以忍受。因此,我知道这个标题有点troll的嫌疑,但是我决定不跟中国主义者们讲漂亮话了

有人说毛泽东是卖国贼,毛泽东不仅不是汉奸,毛泽东与共产党是“中华民族”这个共同体(如果存在的话)毫无争议的大救星。在我看来,一边喊着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边揪着“破坏文物”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骂毛泽东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想要“伟大的中华民族”的话,他们不是忘恩负义就是缺乏历史常识。

毛泽东为“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主要是两样东西:1. 比较成规模的重工业与军事工业以及对应的科研体系。2. 西方投资带来的大规模的轻工业与低端制造业以及自由市场的入场卷。 注意尼克松访华是在70年代初,考虑到达成这种级别的外交成果所需的时间,我们可以肯定美国人的到来绝大部分是毛泽东而非邓小平体系的外交成果。也就是说,毛泽东以韩战、越战,以及被全世界封锁期间大饥荒与文革中的死难者为代价,在冷战中同时换来了美苏两大敌对阵营对“中华民族”的投资。

能做到这一点,我说毛泽东是苏秦张仪以来最伟大的纵横家也不为过——当然这个反复背叛的国家本身,是真的配不上以反复背叛换来的轻重工业体系以及贸易。这两样东西对于日本人来说,至少意味着木户孝允,伊藤博文,坂本龙马等精英,明治、昭和维新数十年之经营,以及原子弹与驻军之代价。相比之下共产党让“中华民族”付出的东西真的很多么?

还是那句老话:当初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精英们喊着什么“立于世界列强之林”?什么“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说好的为了民族崛起不惜流血牺牲呢?更何况现在绝大多数文人们都还没有死,只是上台批斗一下,砸掉文人们家里祖上传下来的瓶瓶罐罐而已。这不是典型的叶公好龙吗?共产党来回应中国人“伟大复兴“的愿望,要求他们付出当初许诺的代价,可现在中国人却恨极了,怕极了,不但不愿意献上自己的生命,连文物的损失都要对着邓小平哭爹喊娘。于是邓小平同志正确地给出了评价:“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我奉劝一句热爱中国与中华民族的“中国主义者”,我认为你们来品葱是一个错误,因为在我看来,共产党确实对你们热爱的“中华民族”贡献良多。当然,也许你们对自己并不诚实,你们想要的不是什么“伟大复兴”“星辰大海”,你们只是想要威尔逊秩序下的岁月静好而已。如果是前者,建议你赶紧回到习近平与党的怀抱去实现“伟大复兴”,如果是后者,建议你还是对自己诚实一点,当前的威尔逊世界也许还为你们保留了一些容身之处。


https://i.imgur.com/xZSsNP0.jpg
11
分享 2021-10-21

21 个评论

“中华民族”更是毛泽东以及与他一脉相承的极权主义暴君的大救星。

如果没有这个凭空创造出来的抽象标签从思想中抹杀了一大堆民族在文化、历史和生活习俗上的独立地位,毛的一堆罪行在当时和后世根本就洗不了。正是因为有了“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层面的大一统,才有了昨天把达赖喇嘛打成分裂分子的政治“合理性”,也有了今天同化和迫害新疆维族人合理化常态化的话语空间。

不仅如此,支共的海外统战和外宣工作更有赖“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存在。不然的话,所谓侨务工作、两岸三地、大中华地区、同胞这些恶臭的提法根本就是无的放矢。

一个概念不存在的状态,不是没有人去想,而是人们根本想不到。而概念一旦存在就是不可逆的,只能批驳,不能忘却。但越批驳,知道和记得的人越多。

所以,很多概念的提出和写成文字流传,对人类或个人来说就是遗憾和灾厄,比如:
  • “中华民族”(梁启超,《中国史叙论》)
  • “男女之别,男尊女卑,故以男为贵。”(列子·天瑞)
  •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
  • “超限战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它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及生态战。 ”(乔良,《超限战》)
  • “沙汰之法”,“性情太恶、状貌太恶或有疾者,医者饮以断嗣之药绝其种。”(康有为,《大同书》)


最后感叹一下,支国启蒙先驱康梁之辈都是一帮什么人?
中华民族的丧门星,俄奸,感谢美国飞行员精准投放
就正負理論而言....地獄牆裡的大救星=(牆外我們的眼中的)大災星
所以習近平,金氏家族在五毛粉紅的眼(牆)中也是偉大的領袖



~沒毛病
>> “中华民族”更是毛泽东以及与他一脉相承的极权主义暴君的大救星。如果没有这个凭空创造出来的抽象标...


康有為就算了不值一提
但我還是想幫梁啟超說點話:p

雖然我沒看完飲冰室文集
但梁啟超這個人的見識與人品我都還算認同

中華民族一詞的發明,後續成為暴政與侵略的藉口,
相信梁本人絕不樂見
當然是,負負得正嘛
絕對值很大的負數M,乘上絕對值很大的負數Zh,結果當然是正的啊
對邪惡的中華民族概念而言,邪惡的毛澤東當然是大救星啊
窩小人家以為,在辨識善與惡的時候,最重要的考察秩序的形式與質量。

最高質量的秩序祗有兩種,即古人所謂天火的秩序與聖水的秩序。天火的秩序即「搏擊強梁,卵翼婦孺」的戰功與暴力。這種暴力與張獻忠那種欺軟怕硬的暴力相反,是騎士用辨識善惡的邏輯來指引他的劍,揚善懲惡。一個社群如果形成了以這樣的戰功來選拔它的貴族的秩序,我們就可以說這是天火的秩序。

聖水的秩序則是嚴守誓言與節義的秩序。在和平的時期、或者和平的地區,無法用戰功來選拔貴族,那麼聖水的秩序就是僅次於天火秩序的第二高質秩序。摩西十款天條中的後五條,就是一種聖水的秩序。這後五條傳承自石器時代晚期的諾亞部族戒律,其根本是禁止互害、禁止人吃人。在此之上,要求族民建立互助、節義的家庭和鄰里關係。既然人人都按規章辦事,每個人都知道鄰居不會傷他的子女、睡他的老婆、偷他的財物、在法庭上做不利於他的偽證,那麼久而久之,族人就對社群產生了信心,小共同體就構建起來了。

低質量的秩序則有黃金的秩序,根據經商賺錢的能力選拔貴族;叢林的秩序,根據血緣關係和裙帶關係選拔貴族;土地的秩序,根據年長和資歷來選拔貴族。這樣的低質量秩序構建不出穩定的小共同體,是很脆弱的。遇到明末那種天災,就容易出現張獻忠。民間秩序不敵張獻忠,被殺怕了,祗好請滿清入關。遇到列寧黨的軍事兄弟會入侵,也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抗,結果全民成了任匪宰割的韭菜。

在低質量的秩序之下,還有更壞的虛無和反秩序。比如說卡爾·馬克思的哲學,幾十年洋洋灑灑寫了數十萬字,都在批判資本主義和各黨各派的不是。你要問他社會主義應該怎麼搞、能否拿出一套方案,他卻拿不出來。

題主所講的毛澤東就是這樣的人,「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中國近代的宋明理學、儒家宗法體系,是一種脆弱的叢林秩序。毛澤東來了以後,造反逼宮,把桌子掀了,結果中國連脆弱的秩序也沒有了,變成了徹底的流沙社會、互害社會。因此,窩小認為,與其說毛澤東是中華民族的救星,不如說毛澤東是把中華民族推向萬劫不復的毀滅深淵的災星。
差不多得了,这话说的都跟粉蛆差不多了。
为了反对大中国主义不惜舔腊肉?
在你眼中腊肉这个计划经济都弄不好的东西是不是跟苏联的斯大林差不多了?弄死人至少能骗一点欧美的工业?
首先一五苏联援建的那156个项目,就算你的逻辑是朝鲜战争换的(实际上非洲众多国家没参加过朝鲜战争仅仅依靠骑墙从美苏共同获得援助仍然也不少,坦桑尼亚-赞比亚大铁路人家也没交投名状你国就去援建了啊),那朝鲜战争是腊肉上战场打的?慷他人性命之慨跟王震这个东西“我们的江山是两千万人头换的”逻辑有什么不同?
而且腊肉既选择了苏联阵营,为什么后面又要跳反,两头空?
美国援助你支是因为腊肉?蒋介石如果打赢了内战你觉得美国不会援助支持蒋介石么?
斯大林饿死苏联的农民你可以说他真正实现了超工业化,而且在油价暴涨的年代苏联计划经济的运行是真的勉强让苏联人过上了凑合的日子了。
而你腊肉的“计划经济”三年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换来了什么?换来废铁加上能导致日后七五大洪水的破烂水库?
换来了你腊肉把能有效执行计划经济的专家打进牛棚,红五类上台弄的全国经济总崩溃?
层层瞒报一群文盲狗屁不懂只知道结党营私贪污,在农业投入光机械成本总量就增长四百多倍的情况下,粮食居然出现了负增长,全国经济处于崩溃边缘?
在你的话语里把腊肉塑造成了一个类似斯大林的形象,不择手段只为了你支“一时的强大”。牺牲“代价”换来了快捷的好处。
但可惜,你腊肉连列宁党的断子绝孙发快财都没做到,做不好。“代价”牺牲了,换来了计划经济计划经济不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行,最后只好发动文革上山下乡“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能拖一刻你国自爆就拖一刻。
纵横纵横到“美国、苏联、印度、日本”甚至是赤军这种恐怖分子都被他全部得罪一遍的地步是吧?
>> “中华民族”更是毛泽东以及与他一脉相承的极权主义暴君的大救星。如果没有这个凭空创造出来的抽象标...

前所未有的罪行只有画上前所未有的大饼才能掩盖,所以说指望共产党主动与西方和解就是痴人说梦,他们是绝不会选择如此明显的自杀道路的。
>> 窩小人家以為,在辨識善與惡的時候,最重要的考察秩序的形式與質量。最高質量的秩序祗有兩種,即古人...

与其说毛泽东与共产党是“破坏掉”原有的低级秩序,不如说列宁党的血肉商店收取了统治范围内的一切秩序作为代价,为文人们定制了“伟大复兴”。从古典到现代,这些“商店”也是从收钱到收血再到收取秩序,收的越来越多,但是给的也是越来越多的,并且总是有谭嗣同与梁启超愿意与恶魔做交易。

秩序的破坏与“伟大复兴”的建立也是具有明显的因果关系:不破坏你说的“叢林的秩序”,前三十年的城市残酷剥削农村,后三十年的血汗工厂,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才说列宁党是“用秩序换取复兴”的恶魔商店。

如果要问,对于那些做交易的“中华民族精英”们,这场交易是不是自愿的,只要看看《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之后他们的嘴脸就明白了。当然我不是说祖先做了错误决定,后代就没有悔改的机会,把“伟大复兴”这项商品退回去,把原有的虚弱秩序收回来的窗口一直是敞开的,绝大多数反贼们都是在促进这项“退款”的工作。但是有些人希望在商店退款的同时保留原现购买的商品,这就比较奇怪了。
>> 差不多得了,这话说的都跟粉蛆差不多了。为了反对大中国主义不惜舔腊肉?在你眼中腊肉这个计划经济都...

我没有舔腊肉,我只是希望那些仍然指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停止反共并去舔腊肉,因为“爱国不爱党”是不符合逻辑的。这个观点品葱之前就有人提过很多次,我相信将来也会继续提下去。

你说的那么多“共产党好坏中国人好可怜呜呜呜”的内容我就不回复了,中苏对比的问题还有讨论价值。从整体上讲,中国共产党的成果不如苏联共产党,只能搞领导命令型计划经济的原因,当然是中国没有苏联从沙俄时代流传下来的理工体系与数学人才,陈云和刘少奇总不能自己去逐个核算生产数据。

从马基雅维利的角度讲,腊肉比斯大林强,至少腊肉死后没有被打倒——当然这究竟是不是好事还要看以后的历史进程。
>> 我没有舔腊肉,我只是希望那些仍然指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停止反共并去舔腊肉,因为“爱国不...

“ 越战,以及被全世界封锁期间大饥荒与文革中的死难者为代价。”
就算韩战是你说的为了“伟大复兴”的代价,那你告诉我越战大饥荒文革是什么代价?
是你腊肉通过越战从苏联换来工业了?还是通过大饥荒超工业化了?还是文革死人死出科技爆炸了?
在你的嘴里把腊肉塑造成了一个虽然残忍无道,但是能够实现“伟大复兴”的东西,然而腊肉是吗?
如果不是的话,有人讨厌腊肉,因为它在伟大复兴上起了负作用,有什么问题?
“”从马基雅维利的角度讲,腊肉比斯大林强,至少腊肉死后没有被打倒——当然这究竟是不是好事还要看以后的历史进程。”
讨论的是腊肉个人比不比斯大林更马基雅维利吗?讨论的不是腊肉有没有“加强国力”,转移什么话题?
“当然是中国没有苏联从沙俄时代流传下来的理工体系与数学人才,陈云和刘少奇总不能自己去逐个核算生产数据。”
没有数学家跟你腊连计划经济做都没正式做过有联系吗?
你的意思无非就是宣传姨学,告诉我反支要大于反共,如果你不反支的话,也没必要反共,因为共总体对“支国伟大复兴”有利。腊肉杀人你国死人是为了“强国付出的代价”。
但你的论据完全不成立,你腊什么时候对“强国”有功了?你不会真信粉蛆的那套你腊杀人是为了“用人命为代价下大棋”吧?
一脸懵逼中
>> “中华民族”更是毛泽东以及与他一脉相承的极权主义暴君的大救星。如果没有这个凭空创造出来的抽象标...

本來預期進來這篇會看到你這樓的內容,結果看到原po拿工業基礎跟經濟在捧?
那跟「中華民族」有什麼關係?工業基礎和經濟的成果是「中華民族」在享受的嗎?

中華民族跟毛澤東的關係就像純種雅利安人和希特勒的關係一樣
偶像崇拜和民族主義的無腦結合產生了1+1>10的效果,最後就落入無腦狂熱的地獄中
遺憾的是人類還是無法從歷史裡學會教訓
>> “ 越战,以及被全世界封锁期间大饥荒与文革中的死难者为代价。”就算韩战是你说的为了“伟大复兴”...

我明确一下:这里“越战”指的是1979年那场战争,虽然那时候腊肉已经死了,但是总体上联美反苏是中苏决裂后腊肉系统促成的,而非邓小平促成的,我觉得这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换来的当然是自由世界的入场卷,不然自由世界为什么要那么快接纳你国进入贸易体系?你不妨查查俄罗斯是什么时候加入WTO的,比你国晚了多少年。

文革与大饥荒时腊肉玩反复横跳导致被两大阵营敌视的必然结果,我想热爱“中华民族”的人应该不会介意转型阵痛吧(装傻)

理论上所有共产党都不能加强国力,但是腊肉不是帮你国骗来那么多东西吗?在我看来苏联的一百多个大项目你国自己搞是搞不出来的——台湾那明显是冷战经济学的产物,不能作为反例。

没有数学家所以搞不成计划经济啊,你国文人们整天揪着个陈景润哭哭啼啼,好像凭着你国那点薄弱的数学底子,不把文人关牛棚就能超越沙俄的科研遗产一样。
中国近现代绝大多数人,包括精英和大众,追求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强大的政权,来凝聚国家所有的力量,以排除外部势力的干涉和影响。毛是这一历史进程的代表人物。总之中国人遭受的苦难是“求仁得仁”,不管认为值不值得。
>> 你的意思无非就是宣传姨学,告诉我反支要大于反共,如果你不反支的话,也没必要反共,因为共总体对“...

我没那么多意思,主要是看到最近你葱整天纠结于共产党对“中华民族”,“中华传统文化”,“伟大复兴”有多大的危害,比较烦躁。重点是腊肉有功有过的问题吗?只要政治上共产党和“中华民族”事实上绑定一天,“中华民族”存在本身就是对生活在东亚大陆的人们的最大威胁,认同“中华民族”的人就请买一送一,投入共产党和腊肉的怀抱。

很多人嘴上说“普世价值”,可是只要他们还认同“中华民族”,就会一步步被统战系统拖进“用人命为代价下大棋”的思维模式里去,最后就会变成我正文里提到的那种想法,承认腊肉是大救星。
>> 本來預期進來這篇會看到你這樓的內容,結果看到原po拿工業基礎跟經濟在捧?那跟「中華民族」有什麼...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捧?我正文里难道不是很明确地要求“中华民族”的信奉者们去死(追随腊肉)吗?
>> 我明确一下:这里“越战”指的是1979年那场战争,虽然那时候腊肉已经死了,但是总体上联美反苏是...

“ 换来的当然是自由世界的入场卷,不然自由世界为什么要那么快接纳你国进入贸易体系?你不妨查查俄罗斯是什么时候加入WTO的,比你国晚了多少年。”
wto是因为你国向欧美交了投名状才得以加入的,这无非是一个神话。
你国就算冷战时期对美国来说立下了功劳,那也不等于美国不能在苏联解体之后把你党直接拍死。
之所以拉你国进wto,无法承受难民潮是其一,而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1998年为了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紧急降息。
在之后就立刻决定把你国拉进wto,如果你有经济学常识的话,应该明白是因为什么吧?
“ 文革与大饥荒时腊肉玩反复横跳导致被两大阵营敌视的必然结果,我想热爱“中华民族”的人应该不会介意转型阵痛吧。”
是苏联拿枪逼腊肉大跃进了还是苏联逼着腊肉文革的?难道我生活在平行宇宙?
大跃进和文革不是腊肉自己弱智和内斗的成果?
而且反复横跳本身就是腊肉愚蠢的外交造成的,在你嘴里还是大功一件了?
“理论上所有共产党都不能加强国力,但是腊肉不是帮你国骗来那么多东西吗?在我看来苏联的一百多个大项目你国自己搞是搞不出来的——台湾那明显是冷战经济学的产物,不能作为反例。”
那蒋介石赢了就没有冷战经济学了?还是别人不能骑墙从美苏两国骗东西了?
>> “ 换来的当然是自由世界的入场卷,不然自由世界为什么要那么快接纳你国进入贸易体系?你不妨查查俄...

关于wto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尼克松访华之后引进的化肥等绿色革命总不是假的。

那当然是腊肉自己觉得自己可以反复横跳,其结果在中国主义者看来,大概是除了死了很多人以外没有什么缺点。

蒋介石赢了不仅有,而且肯定有更妥善与完备的冷战经济学提供给处于冷战前线的中华民国。但是你看看美国人把《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送到家门口之后你国知识分子是什么反应?这不是美国人不给,是你国知识分子自己不要。所以说“共产党是中国人自己的选择”这种老调还是有道理的。
>> 与其说毛泽东与共产党是“破坏掉”原有的低级秩序,不如说列宁党的血肉商店收取了统治范围内的一切秩...


主張諸夏獨立是好事,同時我們或許也應多從秩序的角度考慮問題,少從賺錢發財的角度考慮問題。

如今自由世界的一些地方存在着不正之風,忽視武德、戰功、和節義,把社會地位完全等同於錢。我們應該少學那樣的人思考問題,把賺錢等同於復興,又或者把發財等同於崛起。我們自身雖然是善於賺錢的人,但是我們也可以銘記,我們賺錢是為了生活,而我們生活不是為了賺錢。

當年乘五月花號來北美的清教徒,是懷著對上帝的崇敬和建起山巔之城的信念,以勇敢、公義等道德品質選拔他們中的領袖,才建成美國的。如果他們以賺錢發財為目的乘船而來,其下場估計和前來尋找黃金城(El Dorado)、白銀城(Silverado)的西葡探險家的下場差不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