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中国人认同“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如何辩驳这种想法?

纽约时报文章“为什么许多中国人反对香港的抗议活动?”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0702/hong-kong-china-protests/
文章中提出了一种现状:大部分中国人即使听说了香港人权活动被压制的现状,也会认为抗议者是分裂分子和愚蠢之人。普世价值在中国似乎不适用,一切不公都可以用经济发展掩盖。如何用批判思维来驳斥这种经济发展至上的言论呢?
主要不兼顾个人权利进步真的能发展良性经济吗?还是只是会发展出那种打鸡血但是超高负债可能导致经济崩溃的机制?
何清涟有一本书叫做《现代化的陷阱》,还有一本《全球化的陷阱》也是讲这个问题。

从全球考虑,中国赚的不过是当世界代工厂之后,用超低的薪资、超时工作,不正规合同、强征土地、排污造假等手段,配合本身所具有的巨量嗷嗷待哺的劳动力,逐渐取代了西方国家从事那些较低技术工作的人工作。所谓养活13亿人的大功劳,不过是因为这些劳工以前通过长期的劳资博弈,使他们的工作待遇工作环境达到一个基本能保障有尊严生活的水平(比如60年代美国蓝领工人1家人1个house两辆车那种理想生活),而这一争取来的福利直接依靠全球化被中国搭便车了,尽管积累可以说很惊人,帮助中国在2000年初那段时间维持了超高的经济增长,甚至都能有钱改装一艘航母了。但我们要清醒的意识到,这东西实际上不是中共创造的,相反更像是跨国公司和“拥抱熊猫派”赏的。

然而这种超高竞争力显然是有代价的,不仅在本国未必可持续,同时是对整个自由世界的福利和民主协调机制造成了伤害。在全球化过程中倒霉的,首当其冲就是产业工人。按照市场经济的理论,如果一国重复使用某种竞争要素比如低人力成本,那这个成本在多种因素下还是会上升的,同时竞争力也会减弱。这个理论用在战后的日韩台湾这些国家都没问题,互相交易带来的好处最后还是能回馈给产业工人的,但在中国身上栽了跟头。
原因现在中国直接用各种强制手段压低了工人福利,保持了这个优势,比如996,驱逐低端人口,佳士劳工运动本质上都是这种强制手段带来的冲突。这意味着西方国家的工人实际上无法享受任何和中国交易带来的好处,反而是本来稳态的生活被破坏了,而这件事一直得不到解决,唯一的好事是民主机制还没有被完全破坏。他们选了川普这样一个个人性格极其糟糕,非常无礼但真心代表产业工人利益的总统,来解决这样的矛盾。

超高竞争力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这种“低人权优势”配合上政治高压的党国体制,其实并没有科技的研发能力,反而在不断的侵蚀有研发能力的国家的创造力,破坏公平竞争的规则。比如“千人计划”实际上基本就是有组织的“千偷计划”。很简单的逻辑,你偷到某个东西,你是赚了,但是假如别人觉得自己吃亏了也开始互相偷呢?那就没人会赚,每个人都比之前要亏。众所周知,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还是要依赖技术进步的,现在如果被你偷过去,人家把门一关你还有什么招呢?而且问题一造成的贫富差距也导致了桑德斯他们的教育免费变得很有市场,显然教育和科研非常相关,但病态的贫富差距也是超高的学费负担的真实背景,因此这两个问题是互相相关的。

第三个问题就是这个竞争力可不可以持续?我想这个有众多的经济学者论证过其不可持续了吧?同时,这个不可持续不代表之后你能保持着目前的生活不会变差了,相反大量的历史经验证明,戳破泡沫后的生活会超级艰难……
KimmyGray 小熊维尼
民众的认知,取决于媒体,而媒体被控制,所以民众的认知被控制。

在专制国家,经济先于人权,是因为经济是执政基础,人权不是。正面例子(巩固执政地位):新加坡,韩国朴正熙时期、全斗焕时期,台湾蒋经国时期。负面例子(执政党下台):苏联共产党,台湾国民党。

有人引用郎咸平的例子:资本家A先生总共有100块钱,雇佣了10个工人挖矿,他有两个选择:给每人1块钱维持温饱,或给每人5块钱让他们消费。郎咸平认为后者可以催生更多产业,繁荣经济。

如果给每个工人5块钱,有可能是工人投资了新的产业,超过A先生,这样A先生就失去了统治地位。让工人生活在温饱线,可以巩固优势地位,一直剥削他们。所以,不能抛开政治谈经济。

在专制国家,经济不是目的,永远执政才是。当“经济基础”威胁到了“上层建筑”,就不得不采取措施了。

吴小晖、肖建华、任志强被抓,马云、刘强东被退休,王健林被割肉,李嘉诚、贾跃亭、潘石屹跑路,都是因为经济发展到了一个阶段,资本家开始威胁到统治者的地位,所以不得不剪除他们。

—————————————————— 分割线 ——————————————————
补充一下:专制国家的四个阶段:
1. 经济发展,政权稳固  -> 发展经济,滋生腐败 -> 2
2. 经济发展,政权不稳  -> 打击商人,国进民退 -> 3
3. 经济倒退,政权稳固  -> 封闭言论,民族仇恨 -> 4
4. 经济倒退,政权不稳  -> 开放市场,开放言论 -> 1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经济发展是否高于个人权利,而是经济发展高于谁的个人权利?如果经济发展需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健康,幸福,甚至生命,而成就另一部分人穷奢极欲的生活,那显然,即使不考虑人权,正义,道德,良知,只考虑经济规律,这也是不可持续的一种发展方向。比如三无造纸厂成就了一部分人的财富积累,污染了环境,造成一整条村成了癌症村,然后造纸厂的既得利益者说,经济发展应该先于个人权利,劝癌症村村民接受现状,你觉得这种经济发展模式能持续多少代?多少代以后,整个华夏大地山河都变成不能生存的荒地,而那些造纸厂的厂长,子子孙孙早就移民海外了。
如果把这个现象放大了来看,今天的中国大地,正在上演这种沉船剧情。窃国贼并不考虑把这个民族的环境污染了,文化污染了,道德破坏了会有什么千秋万代的恶果,他们只管自己捞自己千秋万代的资本,然后等着大洪水的到来,逃到国外。没有任何监督,没有任何异议,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的环境下,人类是无法用共产主义先进性来战胜贪婪的本性的。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现在不赞同郎咸平了,但他早年间这段话是很对的(当然对了,这是对国富论的高度总结)。

有一位A先生他挖金矿赚了100块,他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他给他10个矿工每个人1块钱,10×1=10块,他还剩下90块揣在口袋里,因此他很富裕,这1块钱是什么意思呢?这1块钱仅够温饱之用。第二个选择是给每一个矿工5块钱,5×10=50块,他只剩下50块揣在口袋里。
我们先来看第二个选择:矿工花了1块钱仅够温饱之外,他还剩下四块钱,而这个4块钱他又会拿出其中1块钱去买奢侈品,例如皮包、运动服、运动鞋……A先生突然发现,他多了一个投资的机会,他可以开一个大卖场,专门卖这些东西,比如皮包等等。
为了卖这些产品,他还得聘10个女性的售货员,这10个男矿工和10个女售货员会结婚、生孩子。然后他们就需要购买婴儿用品,又要花1块钱买婴儿用品。A先生多了第二个投资的机会,那就是生产婴儿用品。矿工夫妇已经花了3块钱了还剩下2块钱了,他们准备住房子了,A先生突然发现他有第三个投资机会,那就是做地产开发,一栋房子多少钱呢?2块钱!等到A先生金矿挖完了,自然形成了一个小市镇,自然而然的成长了。
第二个选择我们给他一个名词:藏富于民。
我们再看第一个选择:10个矿工每个人只拿到1块钱,金矿挖完以后矿工立刻失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A先生不得已又从口袋里再拿出40块钱来建条高速公路。然后这10个矿工又就业了,当建筑工人,那么高速公路一旦建完以后怎么办?10个矿工又失业了。
这个时候A先生突然发现,当他做了第一个选择之后,他立刻面临两个困境:第一个困境他既无法开大卖场,也无法生产婴儿用品,更做不了地产开发商,因为老百姓太贫穷。所以他的第一个困境就叫做:投资经营环境全面恶化。但是他又面临第二个困境,在这么穷的社会里面你建好的高速公路有没有车在上面跑啊?没有车跑的高速公路就叫做产能过剩的高速公路,所以A先生一旦做了第一个选择之后,就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严重的产能过剩。
他生了两个病,由于他生了两个病,他望着苍茫的大地,10个矿工都离开了,一个杳无人迹的地方,只有一条耀眼的高速公路,上面没有车跑。他面临产业环境恶化、产能过剩,那么他手中剩下的50块能干什么呢?他只有盖一栋豪华别墅,50块钱一栋。
这就是做第一个选择的必然结果,而且房子贵得要死,其他产品也会非常贵。
目前中国的现状就是因为我们做了第一个选择,结果一定造成两个困境,而两个困境一出来之后你就发现企业家没有地方投,只有炒楼、炒股,从而造成去年的回暖。


结论:民不富则国必穷。为什么有人会胡说什么“经济先于人权”?因为他们是民科。
瘋魚 信仰只是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跟其他人沒半毛線關係.
   目前在中國其實討論什麼經濟發展都是多餘的.中國目前最需要的是消滅中共.讓中國人有言論自由.這才有討論的基礎.講個真話都要怕東怕西.喝茶.查水表.被消失.被跳樓...這還怎麼討論.
    經濟發展還是什麼少數服從多數.這些東西都不能凌駕基本人權.這是因為基於公平正義自由.
    大家追求的都是自由幸福的生活.最基本的人權就是最重要的.
言論自由是最基本.其他項目才能討論.

除了威脅謾罵欺騙傷害他人以外的言論自由應該被確保.
合理的醫療保險與收費.生病能得到醫治應該被確保.
司法公平正義透明應該被確保.
新聞資訊透明應該被確保.
行動遷徙自由應該被確保.
受教育的權利應該被確保.
選擇與罷免執政者(人或黨)的權利應該被確保.
人身與財產安全應該被確保.
生活環境不被汙染應該被確保.
選擇職業的自由應該被確保.
以上保護的對象是每個人.這些東西不能被執政者(人或黨)以任何理由犧牲.
個人為了保護某區域人的以上基本人權與自由生活可能會願意冒犧牲自己生命的危險去打仗.但這必須是自願的.
執政者基本就是應該盡力保護好以上的人民基本權利.才談其他東西.比方經濟.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很简单,他说的“牺牲个人权利”意思是牺牲别人的权利,可没把自己算进去。
不值一驳,只有无脑人才会相信这种观点。

请问“经济发展”是谁具体执行的?不正是千千万万个人吗?如果基本人权无法保障,如何能够保障每个人公平地参与经济活动,创造经济价值,遑论创造出的价值最后如何公平合理地分配给每一个人了。

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他们把这种颠倒黑白的语言写进教科书从小给孩子洗脑,这些孩子长大后不少就成了韭菜还不自知,可悲可叹!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沒有個人權利,私有財產就不會受到保障,私有財產不受保障就會失去自由與尊嚴。毛左共匪與鄧右共匪都侵犯私有財產,毛左共匪不止是實質上侵犯私有財產,在形式上也消滅了私有財產,比如實行配給制就是在形式上對私有財產的消滅。鄧右共匪雖然形式上保留私有財產,可是實質上並不保護私有財產。在中國賺了錢之後,很快就會面臨共匪的公檢法稅各種部門的敲詐勒索,如果不接受他們的敲詐勒索,他們就會對妳羅織罪名,把妳連根拔起。所以妳要被迫應酬他們,在飯局中把自己的身體搞壞,在精神上忍受著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被侵犯的痛苦。鄧右共匪本質上只是在壹定程度上為中國人民創造討飯空間,當中國人民賺到錢的時候再掠奪他們。

在民主國家壹個人如果賺了很多錢,最多是面臨左翼政黨建立的高稅收制度,交完稅促進了社會財富的再分配,提升了整體的社會福利,自己也受益之後私有財產是安全的。如果為富不仁會受到言論自由環境中出現的批判的圍剿,被邊緣化。在中國賺到錢,結果就是面臨共匪的公檢法稅單位的掠奪,這種掠奪不會促進社會財富的再分配提升社會福利水平,最多就是把民間的資本家的財富轉移到官僚資產階級那邊。如果得罪了共匪,即使沒有為富不仁,也會遭受被共匪控制的媒體對妳進行的人格謀殺,因為妳沒有言論自由,妳沒有公共輿論空間可以為自己申辯。

在民主國家即使某些地方存在個別官商勾結,可是因為民主國家存在言論自由 司法獨立 新聞自由 在野黨 公民團體,任何壹方都不敢太侵犯另外壹方,於是官商雙方會形成恐怖平衡,官員如果長期敲詐商人不為商人辦事,如果商人很少對官員行賄又總是讓官員為他辦事,因為存在言論自由 司法獨立 新聞自由 在野黨 公民團體,壹方很容易用同歸於盡來威脅另外壹方迫使對方收斂,所以不會出現類似中國那種官員可以把商人隨便連根拔起的情況。中國是壹黨專政的國家,商人即使對索賄的官員行賄也得不到恐怖平衡的保障。

反共對於中國的富人實際上也是必要的,中國人的消極自由依靠共匪施捨,沒有制度保障,積極自由根本沒有行使的空間,只要是找回獨立人格,精神上正常的人應該不會願意接受這種壓迫。

在共匪國再厚黑再低調行事,最多就是在民間人際活動中避免壹些人際衝突。可是避免不了被共匪的掠奪,因為中國人賺錢需要通過共匪,共匪知道他們的虛實,共匪搞市場機制就是為了先讓中國人賺錢,再掠奪他們。而且共匪本身就精通厚黑那壹套,而且共匪是即邪惡又有獨立人格的,妳在共匪面前玩厚黑玩低調也不能讓妳矇混過關。所以再低調,共匪該掠奪妳還是會掠奪,所以很多人選擇移民。

鄧右共匪上臺之後所主導的政治迫害,已經與毛左共匪時代的政治迫害不一樣了,毛左共匪時代的政治迫害是真的從階級鬥爭的角度出發,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劃分階級敵人,鄧右共匪上臺之後的政治迫害,主要是運用社會心理學的原理,在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針對被迫害的一方進行斷章取義式的人格謀殺,塑造一種不利於被迫害的一方的社會情境 社會知覺 情緒效應 人際知覺,從而達到損害被迫害的一方的名譽的目的,即使對方並不是大奸大惡的人。對於鄧右共匪準備吹捧的人,鄧右共匪同樣是運用社會心理學的原理,在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用粉飾美化的方式針對被吹捧的一方進行造神,塑造一種有利於被吹捧的一方的社會情境 社會知覺 情緒效應 人際知覺,從而達到為被吹捧的一方造神的目的。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的人,是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是有壓迫感的。只要共匪需要財富揮霍,只要你的人格特質與積累財富的歷史進程不符合共匪官員的個人好惡,即使你是懂得玩厚黑玩低調的人,你還是隨時可能會被共匪官員掠奪。
呵呵,中国人有个p想法,不都他妈是喉舌鼓吹的
按照他們想法,假設香港人感謝英國令到香港經濟發展很好,然後他們就會雙標說港獨了。
他人仆街主義, 一切都是可以犧牲的, 只是犧牲的不是自己, 只要一切不公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大部分中国人认同“经济发展先于个人权利”,共匪就该是个民选政府,删帖封号都是多余的。
维稳费用高于军费说明中国人不认同。
biomodified 观察 劝中国人向善等于犯罪
这句话应该翻译一下:我的经济水平发展 优于其他中国人的个人权利
我看到标题就觉得这观点虚伪得要命.
现实中就认识这类人.

真的很虚伪的,满脸仁义道德.

当他遭到同样的对待后,利益受损时,这类人的反应是比普通人更能叫爹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奴隶只有恐惧与服从的自由。大部分中国人差不多都是这个状态,关心他们相信不相信啥不如思考他们的恐惧与服从
问题说的不清楚,是用多少个人权利换多大的经济发展?如果是类似新加坡的经济腾飞兑换类似新加坡的少许个人权利我觉得可以接受。用6%的GDP增长换习禁评登基我不干。
对比日韩和台湾同样人均GDP的阶段我们的增长率有些低,我觉得中共发展经济最多勉强及格,比当年的隔壁三个同行差远了,用经济增长换登基合法性说不过去。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现在跟你谈
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

是因为这是他们唯一优点
就好像跟你谈经济永远谈总量,因为一谈人均根本没有多少进步
等到他们经济增速下来了,肯定绝口不提经济发展先于个人权力了,他们只会想到新的指标凸显他们的“正确”
这种言论在国内不乏市场,究其原因是共产党的洗脑言论加民族主义的引导所造成的。
怎么辩驳这种言论呢,我觉得在国内这个环境下,民众被教导的只从利益方面来看待一些问题,不妨以各种低人权导致利益受损的方式来辩驳。
西欧有了十八九世纪的个人主义,造出了无数爱自由过于面包,爱真理过于生命,方才有今日的文明世界,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胡适
yryhs一树梨花 中国我有1/14亿
这种想法也没有大毛病。关键是要有底线。低人权一定要保证。可以有墙,但言论要自由。
香港问题恰恰说明了经济发展不能高于个人权利。香港的经济瓶颈是什么?房地产业看似庞大,地产经济发展不可谓不好,却影响了普通人的消费和生活水平。典型的经济发展了,个人权利没有得到足够保证。
是先有影响到个人权利的经济问题,通过某些导火索,才会爆发动荡;而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个人权利,故意闹事影响经济。后者是中共给香港人扣的帽子。
中共为何怕香港闹事?按理讲香港崩溃,体现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岂不美哉。但恰恰相反,香港一旦崩溃,经济发展和个人生活水平的非绝对正相关就暴露出来,先富带动后富的谎言彻底破灭,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发展经济的目的是什么
发展经济对啊,可是你伟大从来不犯错的党万税太狠怎么办,设一道gfw阻拦几十万大小商家走向世界怎么办,煽动反日反韩仇恨吓跑外商怎么办,拍脑门一纸环保命令关门几千家工厂怎么办,什么都是你说的算,老百姓有意见怎么办?
坂田英机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想当年法轮功的节目“九评共产党”里就讲到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有两条路可选。一种是只模仿技术,不模仿制度。另一种是先模仿制度再模仿技术。前一种最明显的就是大清的洋务运动和共朝的改革开放。后者比较明显的是日本的明治维新。选择前一条路的国家大多具有先发优势(后发劣势)。好比洋务运动,虽然中国可以造一些枪炮了,但是整体国家的管理仍然处于中世纪水平,甲午一仗就惨败。而选择后一条路的国家大多具有后发优势(也就是后劲十足)前期可能起步阶段要艰难得多。毕竟改变制度会打破国内很多既得利益。但是长远来看走后一条路的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要健康许多。就连我们一直诟病的印度,近年来经济增长也很快,虽然和中国还差一段距离。但是我们可以看出印度经济比中国健康许多,潜力很大,未来仍有可能高速增长,甚至取代中国这个最大的工厂。而中国经济是积重难返,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很难再高速增长了,制度原因带来的经济后劲缺乏已然显现。
求雨鬼 任何对中国和中共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是致命的。
网上不是有网评员名单吗,带人去他们家打砸抢,敢反抗就照死了揍,反正经济发展大于个人权利,你家财产充公支援国家建设,你得敲锣打鼓才对。
“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

政府把钱给非洲时,或是黑人在广州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到底还不是自私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如果經濟發展應優先於個人權利,那麼中國的醫療、石化、教育、公共運輸,全部都應該私有化。

小粉紅跟中共至少在當下的口徑裡,是必然反對私有化的。面對以上等等產業的私有化問題時,他們又會變成凡事不能只看有沒有經濟效益,還要看國防安全。類似的案例還有帝國邊緣地區的基礎建設。主要也是兩種觀點,在邊緣地區修基礎建設造成大量浪費,沒經濟效益,另一種則傾向於邊緣地帶的發展權利。

當他們需要的時候,經濟發展優先於個人權利;當他們不需要時個人權利也可以優先於經濟發展。

不管哪一種優先,我認為都是可以接受,但是沒有公民授權,他們怎麼做都不具備正當性,因為根子裡就是壞的,怎麼洗都洗不乾淨。

世界上很多國家一樣會面臨經濟發展和個人權利之間的取捨,沒有絕對正確不能質疑的處置方式,但是民主國家往往對權利被害人的經濟補償更合理公開透明。

侵害到什麼程度?該給什麼補償?它是有討論空間的。

而中國?有個屁討論空間!
习大大赛亲爷爷 菟子的悲伤比小笠原海沟还要深
我要借了阿尔志跋绥夫的话问你们:你们将黄金时代的出现预约给这些人们的子孙了,但有什么给这些人们自己呢?
啊,造物的皮鞭没有到中国的脊梁上时,中国便永远是一样的中国,决不会自己改变一支毫毛!
已隐藏
哈利路亚 被理想吞噬。
我认为是唯物主义洗脑造成的吧!
土共以为有钱了各种实力包括思想也就进步了!
中国人的想法一文不值。现在他们说一切以经济发展优先,无非是还沉浸在江胡时期的惯性里,因为这是典型的邓江胡时期的逻辑,跟恁包的想法南辕北辙。

很快今后中国人就不会再认同“经济发展压倒一切了”。而是习总书记的领导压倒一切,经济发展不重要,饿死两亿人也要和美帝打赢贸易战。搞一带一路和帝国主义对抗。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我两个都要。这两者矛盾吗?
大伪似真 ? 水葱狗管理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他们真的懂什么叫经济发展?他们理解的经济发展,是国家有钱。而一个人追求的是个人利益,这两者就未必一致。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愿意放弃自由权吗,好你准备换些什么。你换来的结果就是闭嘴,虚假新闻,然后就是各种食品安全的虚假鉴定信息,各种药物的虚假鉴定,最终就是毒奶粉,假疫苗,然后你只能干瞪眼,你抱怨一两句可能就是挨一顿揍。你放弃自由权,你换来了这些,你认为很赚吗,除非这个人是个纯粹的傻子,他才会认为很赚。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有點害怕動盪,確實,戰爭狀態下,人權更加無法保障,甚至比習雜種統治下更差?這點倒不能否認。

但,習雜種已經壓迫百姓到了極點了,完全是忍無可忍。

所以,結論:我看不起那些“中國人”,滾。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有人以为他们让渡了个人权利,就能获得经济发展。很可惜并不是这样的。
习猪头再这么倒行逆施下去,大家就会发现自己既没有个人权利,也没有经济发展。
等到那个时候,大家就不会再对共匪抱有幻想了。
我就不会去辩驳
认识具有反身性,就是自身的社会地位也会体现在认识水平上
如果命题“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成立,则结果是经济发展把个人甩在后面,个人会因为个人权利被剥夺,导致购买力跟不上经济发展,从而经济越来越好,个人生活越来越差。

人类社会的财富增长有绝对增长(经贸和科技带来总体福利增长)和相对增长(财富分配造成贫富差距)两种,而前一种大多数时候是存在瓶颈的,比如现在中国被国际封锁,全球化红利就没了,内循环又被税制和垃圾的公共服务搞死了。这些信奉“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的人,表面上是相信经济增长终归会带来雨露均沾,实际上已经通过生活经验,切身感受到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群体,很可能是被经济增长甩下车,越过越差的那一拨人,所以需要“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来自我安慰。
没个人权利经济发展有什么意义呢?经济发展不是为了每个人过得更好吗,如果没人权那经济再好,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个数字,没有任何意义,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人在境外, 現在要駁我都是一句: 

你知道現在中國公民是全球收稅的嗎? 
現在我知道你是誰, 有你的微信, 回去我就寫信給大使館, 你覺得怎樣?
新自由主义战士 自由主义者,认同部分社会民主主义与儒家学说
这话放在十年前说说还有点说服力,现在拜总加速师所赐,经济发展和个人权力都在倒退
家得宝Baby 新注册用户
《狂人日记》里面已经说明了!有点隐晦,说明当时的社会环境也是很有压力的! 到最后,只能是“救救孩子”!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假的吧一般都是,我真的有一头牛,搁自己身上谁都不这么认为
不必驳斥,养猪场本来就是重视获利胜过猪的权利的,不然养猪干嘛?猪是用来杀的,不是用来当大爷的。

大陆人又不是人类,哪里来的人权?
yohhika 何謂民主主義呢?複數的政黨、複數的報紙、複數的宗教、複數的價值觀……
短期来说,牺牲个人权利发展经济无可厚非。长远来看,牺牲个人只会让投资者望而却步,原住民资金转移海外。经济倒退进入死循环。
孤孤狸固 逛街的时候别忘用眼神杀死路过的共产党
很轻松就能和谐共存的两个概念,他们惯用地完全对立起来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兄啊,你想象一下那种大宴会上,一群住大豪斯吃大肉的人,他们喜欢搭一种杯子塔。就是把一堆玻璃杯子堆在一起,从顶上那一个杯子倒酒,所有被压在底下的杯子最后都能装一点。

把一个杯子顶上去接酒,也就是老邓提出的先富带动后富,这想法挺好的,适合全球竞争的环境。

但我觉得搁共匪这体系里,只见顶上那杯子越来越大,人人肩上的负担越来越重,为啥好东西从来没流到低阶层人这里呢?要是这么个执行法,我是继续拥护所谓“经济发展”的大饼,还是在被那些个富人压死之前趁早喊“死国可乎”呢?
爱突沼气池的平平 平平爱突沼气池,沼......气池,沼气......池......
如果没有个人权利,经济发展的利好和你也没关系。经济利好对个人而言有啥用?对个人而言吃到多少肉喝到多少汤才是应该关心的事。
麦克 我对线时不会去嘲笑和教导五毛粉红,我只会踩着它们的G点骂它们。
先把说这话的畜生的个人权利牺牲一下,它们全是非蠢即坏的杂种
按这个理论,如果为了发展经济,人人权利都受到限制,那也是可以接受的。
问题是在中国某些人的权利受到限制,某些人不受。
所以这个理论字面上是“经济发展应先于个人权利”,字面下的意思是——你是屁民,你权利少,为了让你心理好过一点,我给你个阿Q的理由叫做“为了经济发展”。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让他们挨一顿社会主义铁拳即可

或者多几顿

他们就不会那么想了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我觉得作出认同个人利益不如经济发展 的只不过是 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或者认为的个人利益 只不过也认为是别人的利益而已,真正铁拳打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就不这么想了
个人权利?有哪些个人权利能否清楚列出?能否切实执行?要不先问问在集中营的维族人?
这不是发展什么的问题,而是是否拥有个人基本权利的问题。
也不是說認同,說不反對更準確,畢竟“不患寡而患不均”是傳統意義上貶義詞,是不對的,在過去40年,把蛋糕做大解決絕大部分問題,失敗不是成功之母,成功才是,所以要等到大家確實發現蛋糕做大解決不了大部分問題的時候,怎麽切蛋糕才會成為第壹需要。
lbow 這個奇妙的概述要怎麼改啊
台灣上一代錢好賺的時候也是這種腦袋,沒輒
他們永遠不會理解現在錢有多難賺,房子有多貴,工作有多難找
这些人只是认为"发展经济高于他人的权力" 而已, 真的等到共产主义的铁拳打到他们头上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疼, 在那之前根本没有跟这种人辩论的必要, 等于鸡同鸭讲. 
那是因为没有直接损害到持此观点的人的个人权利,尤其是经济权利。
无自由 毋宁死                                     




    ------------------------------------马化腾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他們自己喜歡就好, 自己的選擇自己承受. 

不喜歡的, 努力用腳投票吧. 
fakeuse1989 天生仲尼,而万古如长夜
从共产主义理论的角度来看,经济发展大于个人权利,最终结果只能是越来越多的资产集中到越来越少的人身上,俗称资本主义末期,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家都懂恩~
那就像健身先练胳膊,把胳膊练得粗的像树桩,然后腿却细的像麻杆,嘴里还嚷嚷着要用胳膊带领大腿共同强壮。
斯德哥摩尔太监言论:我翻了墙才发现我天天需要被墙,我打了错别字才发现我需要天天打错别字,恶心的中国人,阉割久了脑子不正常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天主教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天主教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习语言开发 黑名单 114514
(我的)经济发展优先于(别人的)个人权利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incong Center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01
  • 浏览: 13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