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真正的利益受损者,改变源于底层!

几点思考:

老百姓真的需要民主选举、言论自由么?我想可能需要的人觉得自己不需要。
简单地,人们可以分成3类。

第一类,被洗脑最严重的人被引导攻击国外敌对势力,攻击民众内部利益受损者,尽管其本身利益可能收到更严重的损害。他们急需意识到自己的直接利益正在或者将要受到损害,这种损害难以规避并且在各类人群中随机出现。

第二类,有些自主思考能力的人时而攻击表面的既得利益者,攻击级别较低的官僚,时而维护现状。其中更偏向于批判的人,是两头不讨好。而偏向于维护现状等人,则有岁月静好的名号。他们常常自身、或者家庭就获得了一点点利益,而同时不满他们的利益受到比他们恰巧高出一级的人的损害。

第三类,少数人攻击权力的来源这些核心问题,然而这些人说的话难以让第一类人理解,也让第二类人感受到自身利益的受到威胁。

我觉得有两件事很重要。

一,发动第一类人的力量。发动他们的武器不应该是所谓的知识和道理,而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两样东西:1. 对直接利益者的复仇 2. 得到自己重视的利益。 想办法把第一类人的视线引向直接得利者,进而引向执政者权力的来源问题,是口若悬河的第三类人应该做的。

二,让第二类人感受到利益朝不保夕。第二类人的利益,包括现有的增值的房产,较稳定的工作岗位,可预期的养老金,较和谐的家庭,个人觉得比较满足的精神生活。他们中那些高杠杆率,处于容易失业行业的人,一旦出现房产大幅度下跌、批量裁员、养老金明确地裁剪、户籍教育医疗等问题导致的家庭矛盾、更严格文化审查导致的精神生活贫乏,在短期内他们将保持一定的希望,变成第一类人。但是如果状况进一步下滑,他们将是帮助第三类人发动第一类人的重要力量。


第一类人可能是什么样的?有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1.   经济压力巨大的、有家庭的、再就业能力差的中年男性

      具体的:个体户——租金过高,现金流断裂,行政部门查封
                       表面利益者:地产拥有者,银行,当地工商部门
                       已有声音:广州商户要求二三月免租,四五月减半
                       可能爆点事件:个体户压力过大在行政部门检查时行刺等等

                 体力劳动者——工作环境差、欠薪、受到歧视羞辱
                       表面利益者:包工头、出租车公司
                       可能爆点事件:快递员被公务车辆撞伤、撞死、赔偿争执

                 事业单位基层人员——裁撤部门,考勤奖金不公正
                       既得利益者:老员工----领导
                       可能爆点事件:批量下岗

                 体制内中年退休者:退伍兵、退役运动员、退役科研院所人员
                       既得利益者:原有领导、地方领导
                       已有声音:平度老兵维权
                       可能爆点事件:原定待遇层层克扣导致的群体性事件             


2.     学历较低、工资较低的青年单身男性:

       具体的:配偶需求者——
                   已有声音:本质是配偶竞争的强烈民族情绪
                   可能爆点事件:官方对外族的公开妥协

                  底层温饱需求者——
                  已有声音:不合作(三和大神,鹤岗买房)
                  可能爆点事件:驱逐低端人口,城管暴力


3.     家庭收到直接损害的中年人
        具体的:后代利益:
                   教育地域差异、高考移民、国家级考试舞弊,医疗事故等
                   可能爆点事件:学校内健康安全事件
                                       有背景的学生进行校园暴力,导致重大人身伤害
                   家族利益:村民抗议建火葬场

4.     文艺与情感需求强烈的、文化水平相对高的青年人
        具体的:国内大众文艺需求:审查的不确定性
                           可能爆点事件:大主播、网站、明星被查封
                   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外文艺需求:政治矛盾反映到文艺上
                           可能爆点事件:辱华
                   小众需求:LGBT、环保、动物保护等圈子
                           可能爆点事件:台湾对于这些小众需求的立法保护

希望大家分享看法
30
分享 2020-03-08

29 个评论

政府发点钱就直接收编了. 红袖标,志愿者,保安,城管,协警等等干脏活儿的不都是这么来的.

这些人本身就是问题.
确实收编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我的想法是,当收编的利益无法补偿状况变差导致的现有的利益受损时,会不会有转机。例如个体户和失业者现有的高额贷款,怎么处理呢?
确实收编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我的想法是,当收编的利益无法补偿状况变差导致的现有的利益受损时,会不会有...


那得问问谁了解维稳系统怎么运作的,应该是哪种方案的成本最低就采取哪种方案.

我猜测的话, 央行维护金融稳定的能力还是非常强,资金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执行部门愿意采用什么方案,具体情况具体应对还得看负责维稳的人的思路,是分化隔离谈判,是大规模镇压,是贷款延期,还是其他什么
分类没什么大问题,具体走向还有待观察,,,
底层无论何时利益都会受损,要知道CCP上台前也是自由民主挂嘴边的。所以不到饿死是不会反抗的。
然而现在想要饿死人还真是个难事,CCP再做死用白米饭把人撑死的能力还是有的。
底层其实很多聪明人,一点就透,只是忙着混饭吃没这个心力思考而已。我有近九成的发小没有命读高中,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傻。
昨天明居正提到了贵族革命的概念
这个应该是最有可能的进程
现在想联合底层势力几乎不可能
底层?窃格瓦拉这种偷电瓶为生的底层有啥利益受损的

底层只能加入张献忠大军,杀进费拉中产阶级家里轮奸别人的妻子女儿  开人肉party
――客家人广东长毛军和客家人赣南红军就是这样做的

指望底层不如指望阎锡山,个个以为自己是张献忠?
马斯克破互联网墙
说一千道一万,共产党江山靠钱维持,跟信仰没有半毛钱关系。没钱,共产党自然会瓦解,市场会自然寻求适合大家生存的体制,这个没毛病
底层人的想法其实是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他们只关心眼前的安危,至于以后那是不管的.
中国中产阶级绝对是拥护中共的,小粉红大都来自这个群体,真相和民主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
他们地位比工农阶层高,又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策中受益壮大。
他们坚信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理论,认为只要自己通过努力都会成为像马云一样,社会上任何不公平现象都是合理的,适者生存。
他们崇拜强者,嫌弃贫穷与弱者,觉得与穷人靠的太近会染上恶习,所以他们对学区、社交圈极度迷恋。
他们认为民主只会让社会越来越糟糕,阶层流动会让他们倍感恐慌,更不想与穷人分享社会资源,所以中共的集权政治和权威主义是他们心中的信仰。

中共表面上说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实则工农阶级是最受压迫的,干着最苦最累的活享受的社会资源是最少的。前30年,工业原始积累全靠农民努力劳动省吃俭用上缴政府,结果饿死几千万。后30年,权贵私有化,侵吞国有、集体资产中饱私囊,造成千万工人下岗潮。现在,又通过各种政策手段驱赶大城市里底层打工者,清理低端人口,医疗、教育、住房三座大山更是把底层百姓牢牢压住不堪重负。
疫情才爆发的时候,我还觉得经过这一疫,墙民会觉醒了。结果这几天的情况看来,我只能说墙民真的是没有救了。看看各地要求商场减租,免租的人。他们的矛头指向的是谁?是他们认为的比他们有钱的人,商场的业主或者投资人。而在他们的想法中,比自己有钱的人,就天经地义应该拿钱来救济他们。他们根本没想过,这是国家层面的事,应该要求国家层面的救助。

所以即使真的发生民不聊生的事,墙民也只是想着分比自己有钱人的钱。跟当年TG号召墙民打倒土豪劣绅,分田分财产一样的道路。所以社会会小乱,加上TG宣传机器一开动。正好把所有中产以上阶级打倒,分了他们的钱。反正中产阶级及以上的人,在中国是很小一部分,利益受损也不敢跟没文化,动不动就要动手的底层墙民叫嚣。所以我觉得新一轮的文化大革命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而这,根本动不了TG的根基。

看了太多,想法了太多。我越发觉得刘阿姨的核弹夷平XX,虽然没人性,但是可能是终极的解决方案了。
用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主義團結工農大眾,中國民主化才有希望,不然參與上街與罷工的人比維持秩序的共匪走狗還少,共匪不會垮臺,而且右派反共主要追求的是實現保護私有財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即使成功了還是對工農大眾不利。
够呛,他们只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更好的皇帝身上。
希望大家安康幸福,生活快乐。
光有底层容易革命,如果底层与中层联合,更容易改良。。中国还是有新机会的。。现在和原来完全不同。
没搞懂,中国怎么这两年一下涌现出这么多底层?以前都干嘛去了?
笑,这句话自然是对的,否则土共为什么花那么大的心思来破坏基层民众组织,使得个体原子化?它自己也知道这个命门。

当然,还有很大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就算是反对共产党的,也没有当年那么多不怕死的理想主义者了。
有意思,建议翻看毛选寻乌调查.
详细的记录了社会结构.
去研究下中國歷代王朝的起義造反歷史吧,大都是農民遇到荒年,納稅糧自己一家沒飯吃,心想,反正都是死,不如和他們拼了。也就明朝經濟,商業發達,爆發過零星的手工藝人,生意人的造反,那也是因為政策突改,讓人家沒生意做,沒飯吃。

況且,明朝士儒還是有骨氣上奏的,不會凡事一句,都是你們不夠努力~~自己沒本事,還要賴國家~~

反觀本朝,上奏的大都被抓,要么除職強制退休了。
除非能掌握枪杆子,发动底层人革命是最不靠谱的一种变革方式。我倒是比较认同蔡霞说的发动党内的60~70%反习势力(尤其是未进入腐败圈子的基层党员)以退出或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抗争,才能从根基上动摇整个党组织体系的运转。
查查中共的黨史,工人運動,學生運動,士兵運動就是你說的那些。

現在基本是以維權運動的面目展開的,習近平上台,抓維權律師開始,也就是因為這一點。
“群体的智力总是低于个人,但是从感情及其激起的行动这个角度看,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这全看环境如何,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群体可以是犯罪群体,也可以是英雄主义的群体。正是群体,而不是孤立的个人,会不顾一切地赴死犯难,为一种教义或观念的凯旋提供了保证,会怀着赢得荣誉的热情赴汤蹈火”。--《乌合之众》

就比如西安这次大学封校,那些学生真的每个人都那么不爽到要大喊大叫吗?也许一开始就一两个人说服了同一个宿舍的,也许只有少数人在同学群等宣泄自己的不满,但最终大多数人都参与了这件事。因为情绪是可以传染的,不需要讲道理,只要有人起到放大镜的作用。

至于如何利用这些情绪,利用到什么程度,才是反贼应当考虑的事情。

说个简单的例子,一组人在宣称在政府和商业中西安炸弹或放火等制造混乱,稍晚另一组人去抢银行,完全可以提高成功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