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谈谈革命的路线问题吧,一些想法

本文特别鸣谢:香港人。
首先希望这楼好好讨论,不要再有什么歪楼的了。

关于革命与改良,其实编程随想写过一些帖子详细解释了这个问题。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5/revolution-4.html?q=%E6%94%B9%E8%89%AF&scope=article-title

总之,改良道路在中国是走不通的。这一点我也非常认同。
但也要结合现实看这个问题,目前国内改良的呼声远远高于革命,现在的各种诉求,很少有直指政权的,针对政权的行动也很难引发大规模的响应。但是,以“改良”为诉求的话,国内各种维权事件,群体性事件以及在微博上发出的声音还是很大的。
所以,争取改良派,并且将改良派转化为革命派,或许是行得通的路线。

1,从五毛到中间派
很多人观察别人的立场,往往有一种心理就是“不站在我这一边,一定是站在对手一边”。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身边人全都是五毛”,或者一旦观点发生分歧的时候就出来割席(例如本论坛姨学和自由派之间的争吵)。
但是,事实真的会这样吗?就算某个人不支持“港独”,就意味着他是个五毛粉红吗?我试着和一些人做过交流,最开始他们都不认同香港,等我从他们的生活出发讲了一些道理之后,基本最后都表达出了中立的态度。(当然直接让人家反共不太现实,但有足够的条件还是可以慢慢进行启蒙教育)
我觉得品葱很多人不理解的是:说服一个人往往不是通过直接攻击立场成功的。如果你预设了对方是五毛,你看人家的所有言论都是“五毛言论”。
一个人的心理就是会自我论证,当内心预设了一个观点,是会不停找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的。
如果直接预设对方是五毛,那么你只会去对抗对方的观点,也就是不停反对/打击别人,“说服”也就无从谈起。
打个比方。
有一个人说“我爱国,所以我想让国家变得更好。”
这种人,你如果预先认定他是五毛,那么第一时间骂两句“你国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人爱国?”对话结束,没有任何有效沟通。
如果你不是这样认定,那么试着告诉他“你觉得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接着从具体事件着手告诉他这样行不通,无论对方在哪一步停止交流,起码前进了一步。
当然,没人会对陌生人这么有耐心,但是大家在和自己的亲人交流的时候可以尝试一下,不要给对方预设立场来辩论。
实际上真正的铁杆五毛非常少,绝大部分人都是“中间派”。网络上的这种声音多,其实是一种抱团同温层的效应。
另外,给对方一些极端的爱国言论,说不定也可以刺激到他。例如什么“xxx全都应该封掉”“国家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支持911恐怖袭击”“屠日灭美”等等。(此招慎用,说不定用出去以后你会发现对方彻底没救了……)

2,从中间派到改良派
实际上据我对身边的观察,对CCP的统治完全没有意见的只占你国极少数人。之前的疫苗,奶粉,996,化工厂爆炸等等事件引发了广泛的不满。即使是我所认识的岁静,也基本上都遇到过各种社会不公的事件。只不过这些人或出于恐惧或出于无知,仍旧没法将这些不满转化为对政权的针对。
所谓的“一边被铁拳教训,一边爱国”,指的就是这类人。
对这类人,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扩大他们的不满。特别是被铁拳教育过的那些。
一定要明确地将他们所遭遇的不公和政权的倒行逆施联系起来,才能说服他们。
(墙内很多自由派“公知”做的其实就是这种工作)
打个比方,有人要打击文化产业,封杀这个艺人那个艺人,就可以引导到“思想控制”的话题,再科普一下文革啊1984啊什么的。
强拆,强征等,可以引导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话题。
女德班,性别歧视,可以引导到人权问题上面。
贪官污吏,可以引导的话题更多了,独裁,专权,体制,官僚主义等。
对这些问题也要抛出一个究极问题:你认为你所遇到的不公应该怎样解决?
实际上绝大部分的结论只能是“一切不公归体制”。
其实这个过程你不用很用力地去说服对方,只要引导对方自己思考,很多时候他们就能得出自己的结论。那么,如果不满来到针对体制的层面,中间派也许会转化为改良派。
另外,也可以适时将话题扩大化。比如你可以在讨论国内的新闻自由,言论审核的话题的时候,讲一下国内针对香港散播假新闻的事情,以不引发对方反感为限度。
当对方认同改良之后,未必会采取行动,但他有很大概率会对将来的革命事业保持同情。而且,越是开倒车的政策越会引发他们的反感,自动转化成真正的反贼。我就认识几个因为包子从温和派到激进反共的,因为在墙内已经呆不下去了。

补充,多说两句:
其实香港的情况也类似,仅仅在十年前,很多香港人还是很认同中国的,但是随着一次次抗争的失败,政府越来越强力的镇压,这些香港人并没有因此转到支持CCP的一方,而是反抗得更强烈了。雨伞革命时还很少用的勇武手段,现在也成为常态了。
或许会有极端的人认为勇武现在还不够激进。但要记住:过分激进是会以运动的撕裂为代价的。如果过分激进到“割席”的程度,那么就是整个运动的失败。所以有些局外人觉得香港的勇武怎么还不去杀人之类的,只是在键盘后发泄一下打打嘴炮。即使真的要到武装对抗那一步,也需要等民意有足够的时间发酵,直到武装对抗成为全民的共识才有可能成功。不然的话,一部分勇武冲得太前,失去后面和理非的支持,是非常危险的。现在其实港府和抗议者双方都是在试探,看民意/国际的支持程度能去到哪里,而我觉得港府使用的战术恰恰是最不明智的添油战术。一再试探的结果就是使得勇武派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不仅仅是香港人自身,其他地方都会越来越对激进的行动表示理解。想用镇压的方式解决问题你就得一次性升级上去(例如六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重复“吹风”“推恶法”的过程。估计林郑在港府内部遇到的阻力也不小。
说白了,想干坏事就得瞒着所有人立刻去做,而不是暗示所有人“我要干坏事”,再慢慢做。如果CCP的意图是武力镇压,那么在两个月前早就镇压了。那个时候港人还没做好全面对抗的思想准备,很有可能真的会被压住。而现在这种情况,镇压已经无法逆转民意了,再随着国际战线民意舆论的全面铺开,武装镇压香港更是会导致各国制裁中共。

3,为什么改良派注定会失败,我们仍要支持?
1)改良派相对革命派更加得人心,很多人还是害怕失去现有的利益的。这部分人不仅仅是体制内的人,也有因为改革开放,科技发展而获利的一些人。有些激进的革命派要求的是“彻底清算”,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清算。改良派在很多人看来,是对社会伤害相对小的变革方式。(不管实际上是不是)
而且,改良诉求往往代表了每个人切身相关的利益。比如很多人不支持“推翻政府”或者bb民主不可行之类,但如果你问问他,支不支持房子被强拆的农民维权?支不支持实现电影分级制度取消审核?诸如此类的问题,很多人可能想法就相反了。
香港的反送中之所以能团结到这么多的人,和这条法律影响了全香港各个阶层的利益不无关系。普通人会被打压言论自由,商人/资本家等等,有可能因为这条法律而失去财产,外资更是因为香港彻底失去司法独立性而逃离。而且香港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独特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上的,失去这个地位,不说百姓,就连政权本身的利益都会受损。
同时因为上一点,政权能打压改良运动的空间也比较小。如果坚持一些温和的诉求都被打压,那么普通人对政府的厌恶自然也就会越来越强烈。

2)改良失败后的结果并不是“放弃改良”而是“走向革命”。
在这一点上,已经有历史上的事情重复了。
已经不满的人,不会因为被“批评教育”就改弦更张。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而厌恶中共的人,不会因为被五毛骂两句就转为粉红。这种打压,只会引来更猛烈的爆发。
如果没有经历过改良运动,很多人是不能理解革命的必要性的,因为仍然会对政权或现实存有一些幻想。没有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很多中国人都不会醒悟过来。90后,00后很多并没有经历过政权的压迫,对言论自由等问题看得不深,除非到了国外,否则根本无法觉察到自己身处环境的问题。(而有了大外宣,更是让这些人到了国外都可以继续待在自己的舒适区)
当然,也有人会说六四已经失败的问题,但六四之后其实已经过了三十年,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所以,当前很可能还需要另一次的改良运动,才能彻底暴露出CCP的邪恶和弱点。很可能新的运动诉求是从改良开始,慢慢升级而变为革命,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4,现在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仍然待在体制内或者墙内,试图反共的人士可以做的还是很多的。指望美国人或者香港人能顾及大陆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香港人真的自身都难保,更别说输出革命这种事情了)个人认为,有条件的可以先了解一下经济,看有什么途径能保护自己的私人财产(换现金/黄金/美金等),能肉身出去的尽量出去,不行的可以试试在身边成立一个小团体,例如同学会/业主委员会/爱好者协会,平时组织一些活动,尽量保证有可信的朋友和圈子,可以互相协助。如果有朝一日运动真的爆发,也需要某种程度的组织和金钱支持。
如果是有条件的,可以试图推动墙内一些维权运动,直到这些运动彻底噤声为止。等这些运动的空间都被打压到消失,可能就是更激烈的诉求到来的时候。另外,墙内维权人士的遭遇也可以多向身边的人科普一下。(例如709之类的事件,还有最近律师车祸的事件等)
最后是提早学习一些理论经验。制作武器等等并不是最迫切的。这么说吧,你做得再好能有村头修车师傅做得好?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让那个师傅来帮你的忙。

简单概括本文中心思想:
改良不如革命现实,但是“输出改良”比“输出革命”现实。
53
分享 2019-10-13

46 个评论

对对对,这也是我的主张。不预设立场,如果对方有反贼倾向我就会和他谈谈革命,如果对方是小粉红就和ta谈改良,如果对方无可救药,那我选择不谈。
好文支持。
感谢这篇文章提供的观点,为“平和”的语气点赞。
稍稍提两个问题:改良到革命需要跨过多高的心理门槛?对于已经步入社会工作的中年人,随着他们逐渐不再像年轻人有动力,如何面对“得过且过”的思想?
我曾经也是期待改良的,这两年彻底放弃幻想了。某人对为何越共能改良而中共不行的分析有点说的很在理:越共没有血债而中共有。一个政权一旦开了杀戒,将很难放下屠刀。其原因不一定是因为它想继续作恶,而是因为它害怕被清算。
只要想改,共产党还是能逃脱清洗的。

现在批倒习近平是一个机会。
凡是假改良,必来真革命。这都是会应验的。
逃不了了已经作恶太多了
改良派是应该争取和合作的盟友,而不是对立的敌人
现在看来苏共至少会清算斯大林
中共还是从以前到现在(矮凳那时好歹说过几句),在承认错误这件事上只有倒退
能出个戈尔巴乔夫都是万幸了,但从现在看来改良前景渺茫
改良派,怎么说呢,国内潜在的改良派基础大多是一二线城市的中产居民,有一定文化,对政府也有一定认识,也能够通过合法合理的手段去为自己争取权益。但是呢,就如你所说的,这些人虽然更容易觉醒,但也更容易妥协:他们对上力量不足,对下财富地位很可能被抢走。要最终转化成革命力量,难度比较大。

实际上,如果要谈革命的话,还得抓住中共的命门,也是他们一直吹嘘的基础:农民,农民工,还有城市的工人。这些人经济基础弱,再加上很多都是过快城市化和户籍制度的牺牲品(尤其是农民工),在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全面衰退和萎靡之下,他们受伤最深,同时是最容易反抗,也是反抗最坚决的。很多人长期在社会里吃苦挨打,反而不容易吃洗脑那一套,注重实利。事实上,小规模的抗议早就遍地都是,只不过情报被各种封锁,各地的抗议没能形成串联。而且由于大多数这个阶层的人知识水平有限再加上信息封锁,他们往往容易被中共的小恩小惠打发,意识不到自己还有更多可以争取。

所以,我认为如果要实现革命,可以通过改良派的中产发声,造势,尽可能地让农工觉醒,然后待社会矛盾激化,农工的坚决反抗又进一步促成改良派向革命派转化,最后联合起来,也就彻底否认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的确,其实我也已经放弃改良幻想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推动改良,好让更多的人一同放弃幻想。况且,这也有助于我们找到我们的同伴:)
不到具体的人身上确实很难回答。我觉得其实得看双方的诉求和政府的处理形式。
实际上跨过心理门槛,有一个助力是“恐惧”。
我反而认为改良运动的过程中会自然跨越这个门槛,因为在运动的过程中,参与者会随时恐惧政权的清算,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走向革命。
而问题是如何让一般人跨越“从岁静到抗争”的心理门槛,目前看来,已经有一些人跨越了,但也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发展?
对,我也觉得这个很可行,感谢您的回复。
个人对大陆的看法:
1、大陆空间有点大,因此不让大家做选择题想直接解决,这条路基本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即便在联系已经非常紧密的现代社会也没有改变。大陆各人之间的距离实际上非常远,联系紧密程度因为长期的有目的分化,各人各组织机构各自为政的现象非常普遍,因此直接解决这个空间庞大的群体问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比香港这样跟其他国家联系一直都很密切的地区,只是20几年不算正经的统治,抗争还是很难,可想而知已经被铁桶一样统治70年的大陆。
2、大陆已经对外开放但是是有选择的开放,这个局面在可见的将来只要中共不倒台,是不太可能改变的,因此,要充分利用所有开放的联系途径,有选择就必然有空间可以利用,这是方式上的必经路线。
3、太复杂的理论我也看不懂,估计也不会有人这么复杂的思考之后才得出一个需要的结论,而越是复杂的东西越是容易被破坏,所以简化主义是正常的途径。现在连路都没有,搞那么复杂没有必要。你要是说搞个高精尖科技,那搞复杂了没有问题,科学已经出现几百年了,但现在连理论都没有,搞这么复杂给谁用呢?思考本身就是需要条件的,条件不具备就不要搞那么累的思考了,常识上是完不成的。

想想还有很多,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先这样吧。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简化呢?
在大陆很多时候出现问题了,大家就把一切问题归于体制,而体制的运转又是依赖于大家的,那么此事怎么可能解决?
所以,我认为的简化应该把这个“体制问题”也简化掉,简化成你其实是在做选择题。。。
当一个政权心虚到全身g点的时候,它必定会用尽所有力量来铲除任何有一丝让它不安的对象
有理有据。

有些人觉得,如果你不能依靠和中国的农民(其它类似)讲道理、谈民主,来让他们认同你,并且对共匪不满,那就说明中国农民都是无可救药的五毛,也说明中国的未来还会出现另一个共匪,不会民主 。
这不扯淡嘛

另外,似乎把农民换成“知识分子”等,看起来就有道理了。其实还是扯淡
政权是人组成的,而且还是虚构出来的。政权的力量其实是人自己的力量,实际上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我看过一个帖子说“是先启蒙还是先革命”,我觉得二者是互相推动,同时产生的。
很對的方向,改良的終點就是革命,無論是和平天鵝絨式革命或其他形式的革命,都必須先達到人民要求改良、期待改良的思想準備。先提改良後演變成革命吧!
我觉得用一句大白话来说,革命必须是把人逼到必须革命的那个程度了,他们才会去革命,然而就国人目前的思想水平来看,这个“程度”太低,尽管接二连三的发生铁拳制裁事件,但大多数人的心态都是庆幸铁拳没落到自己身上,尽管这些人可能在网上义愤填膺一下。

so,改良的路线未必能进化到革命,很可能一看改良失败了,改良派就忍气吞声下去然后前功尽弃

回到题头,那什么时候才真的能到革命的程度呢?我觉得首先外部条件必须是天下大乱,你匪经济崩溃也好,某派对包子政变成功也好,你匪孤注一掷对外扩张被世界联军打败也好、或者干脆分裂了etc...中华的历史特点就是只有乱世才能出英雄,换言之乱世才能出革命,这也是为什么我比较支持分裂的缘由之一,对中国这种地广民族多人口多的国家来说,分裂是最有可能出现的乱世局面,你匪打压言论打压人权最狠的就是在这一块,这是很说明问题的,结合LZ的路线、或者说方针,我认为改良失败引发大规模权斗,最终导致分裂才是最理想的局面。不过问题在于这种分裂状态下的革命如果成功了那其实意味着新的统一开始,而这新的统一完成后如果没有一个华盛顿一样肯主动建立民主制度的人指导的话,2000多年来未曾间断过的恶性循环就又开始了,这一点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一条比较有保障能够实现民主的路线出来,说到底现在我们设想的路线可能顶多是倒共的路线,至于如何建立民主的路线恐怕还要探索
您好,我又特意註冊了一個賬戶發言了。

首先我對這篇文章表示強烈反對。

當然我的內心直接是意識形態掛帥的,一看,就覺得是一篇統戰文。我很想說寫這篇文章的人是五毛,但是我卻不能這樣說。因為現在提倡的是“不捉鬼、不分化、不割席”。

以及之前第一感覺就是,品蔥很有可能是個釣魚網站,因為在我眼中,還在吹和平理性非暴力,對中國人還有幻想的,提倡大一統的,一般都是匪諜。但後來觀察了下,實際上還是有其他聲音存在,所以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接納別人的意見。而不是直接將不同於自己意見的人視作匪諜。

品蔥對於中共的價值是反向輸出革命,影響香港人,這是顯而易見的,因為連登開始轉載品蔥的文章。這有很大的統戰價值。

而且小資產階級非常幼稚,使統戰的難度大大降低。



這樣吧,我說說我的意見:

很多中國人是不太管政治的,吃飽了睡,睡醒了就工作。偶爾發發牢騷。但是對一些所謂的共產黨聲稱的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他們可是會站在共產黨的那一邊。一牽扯到統一的問題,那就迅速歸隊。

好比香港立法會的曾鈺成、田北俊議員,你們別看他們是所謂的體制內改革派,但是事實上,共產黨一將哨子吹響,他們就不得不站隊、投票。又正如鳳凰衛視新聞台那樣,平時用來統戰,進行所謂的百花齊放、百鳥爭鳴。同時也可以釣魚。關鍵時刻,就站隊。香港01也是很明顯的例子。

我十分反對“沉默的大多數”這種說法,因為那只是發發牢騷,如共產黨所說的“人民內部矛盾”,但是你們忽略了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共產黨會將“人民內部矛盾”轉化為“敵我矛盾”將話題一轉向大是大非的問題,那就已經有很大的維穩效果了。

更關鍵的是這些人只是極少數,而不是大多數,例如拆遷的、建了垃圾焚燒廠的。只是一種維權運動。

就算指向政權,也僅僅是指向地方的官員。人們普遍地認為壞事都是地方官員幹的,中央的設想總是好的。

所以維穩的套路也是很簡單的:首先假裝答應,然後逮捕帶頭人,最後等到事件降溫了,就再繼續推行。

如果不行就再重複幾次。或者直接來一次更大的鎮壓。

重重复复已經很多次了。



你的建議很有意思,雖然我的想法比你更加惡毒,但是你也......

你叫他們去上訪、圍堵政府。看看自由亞洲電台上面的新聞,哪怕是小小的訴求,共產黨也會嚴厲打壓。你是在利用共產黨的鐵拳,將他們打醒。

如果我擁有網軍,則一定會叫他們不要那麼做。因為不單只是現在共產黨會將他們嚴厲打壓,未來的打壓將會更加嚴厲。加上社會信用體系的建立、滿佈城市的人臉識別攝像頭、步態識別....將會令他們自投羅網,生活更加困難,被共產黨制裁、重點關注。

這樣提早暴露目標,犯了軍事上的大忌。

而且過去已經有人在組織這一類型的維權運動了,大串聯了都已經。又如何?再來一次六四,又來一次殺豬?

因此我認為,過去的路就不要再走了,而是要走新路。

已經給了30年時間搞所謂的和平演變了,失敗就算失敗,再走下去也是死路一條。

有去做NGO的、天主教的、基督教的、做教師的、法輪功的、維權律師的、女權主義的、甚至搞打著紅旗反紅旗的.....現在一律被清洗掉了。

應該這樣說,第一步已經實現了,共產黨已經將改良派殺了頭、將維權人士打死。

好比香港雨傘革命已經完結,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時代應當立即終結、退場。

況且,事實上自1989年6月4日,共產黨已經宣告過拒絕改良。現在硬是給你們拖了30年時間給你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不是還嫌不夠?

很多人滿嘴二二八、光州事變,卻不知道,那是真正的武裝起義。而六四,只是殺豬。



因此,假設有水軍的話,我建議香港水軍別浪費口水和五毛辯論,直接給對方扣帽子迅速解決問題。

只有扣下帽子,才能夠下狠手。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煽動民族主義是因為從戰略上說,已經來不及將小粉紅統戰。

所以,乾脆將他們推向更加狂熱的地步。當然了,對於海外華人來說,這肯定是殺敵1000,自損10000的。

香港海外僑民的利益和香港本土市民的利益,實際上是對立的。除非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真誠地希望香港建國,願意為了香港而犧牲。

目前香港更像的是立國前的以色列,這就是為什麼陰謀論說以色列挑動了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後來的中東戰爭。

猶太人是挾天子而令諸侯的能手 你們可以查查Zionlist

香港人的視野如果擴大一些,就是向中國輸出革命
但是如果他們的視野能夠再擴大一些,那就是向全世界輸出革命。

所以從根本上說,你們要權衡一下,其實西方國家是沒有義務給予香港民主自由的。更沒有義務給予中國民主自由。簡單的說,我不會為了你國家內部的事情,而選擇和你開戰。現在的情況是,美國將香港當作一個籌碼,打打嘴炮。因為的確現在在香港、中國有很多外資公司還沒有來得及撤離。即使撕破臉皮,沒收外資,也就是封鎖,不會展開全面戰爭。因為對美國最佳的選項是:等到敵人先自己餓死了,再去想辦法。


況且現在中國有那麼多的人肉電池,既可以摘取器官,又可以用來做基因編輯實驗,還可以做廉價勞工。

這對於西方世界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誘惑。而香港的利益與中國的利益相比,那是小巫見大巫。

只要談判妥當,例如南海自由航行等問題。那他們也無所謂。反正就是請工人打工而已,不管你怎麼樣做,工人內部發生什麼,我只要見到我的產品生產出來,那我就不管。況且中國還是有核國家。

習近平這個恐怖分子從加拿大偷了伊波拉病毒,想想也可怕。但是西方一定不怕,因為這更有可能是用來屠殺中國人的。發不出養老金怎麼辦?資源不夠怎麼辦?那就來個中國版的黑死病啊。人那麼多,飯不夠吃。死一批了,飯就夠吃了。按照共產黨的歷史能看到共產黨的殘忍,習近平很有可能會這樣做。

偽造成疾病是最好的,屠殺會引起關注。

但是西方也不一定願意發聲的吧。反正死的人又不是我。你中國內部自行處理好人口過剩的問題,不發動戰爭,我偷笑都來不及。反正只要你不打我,你做什麼我都不管你。

看過盧旺達大屠殺就知道,西方根本不會負責到底。(別說是因為中俄在聯合國投下反對票,美國出兵伊拉克有沒有去聯合國問?)


=======================================================================================

退休女教授转香港示威图片 被脱光衣服拘留于武警基地

贵州民族大学退休教授黄椿早前因在微信及推特上,转发有关香港示威及“六四”图片,被以“扰乱社会秩序”处以十五天行政拘留。黄教授接受本台专访时说,她并非被羁押在法律特定的拘禁留置的场所,而是贵阳武警部队驻地,她还披露该驻地羁押了上万人。

黄椿教授获释后的第三天(10月10日)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她说:“我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我在他们严密监视下,软禁了我,在第20天的下午(9月24日)去游泳的途中,被他们(国保)绑架,送到花溪分局,把我衣服脱光,连三角内裤都脱掉了,要我穿上他们给的衣服,特别恶心。”


现年65岁的黄椿,因多次在网络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或接受外媒采访,受到公安警告,在中国70周年国庆前夕,已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也不准学生登门拜访她。黄椿说,警方多次盘问她在网上转发信息的出自何处:“问我推特上的六四文章与图片是在哪里看到的。我说是在新闻联播上看到的,当年新闻联播放天安门广场现场情况,大家都看到的,坦克都开到广场,播音员薛飞和杜宪,当天都戴着黑纱,他(公安)说还有其他的,我说其他的是在外网看见的,没有‘墙’的地方看见的。然后他要我把推特删除。”

黄椿说,在花溪公安分局,她被强制抽血验尿,还戴上脚镣手铐。国保大队副大队长何帆帆还盘问这位教授于微信转发的深圳、莆田警察去香港冒充暴徒是出于何种目的。黄椿说:“他就问我在微信里面转发的深圳、莆田警察去香港冒充暴徒,是怎么发的,我说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还问我干什么,因为被戴上手铐脚镣,很生气,所以血压也非常高。审完以后他们直接押我到医院去体检,他们就强按我的手臂抽血,我就大喊‘花溪公安局杀人’。”

武警基地拘留了上万人

贵阳市公安局花溪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黄椿“使用推特和微信账号多次在网上发布虚假信息,混淆视听,扰乱公共秩序。处以行政拘留15日。

不过,黄椿说,她并未被羁押在中国法律特定的拘留所,而是武警部队驻地,该处是贵阳龙洞堡机场与乌当区交界处:“那个地方靠着云岩区看守所,是武警部队的驻地,看到很多武警走来走去,听说那个地方关了上万人。外面是围墙、铁丝网,电网。把我关在一个叫感染区5-8的囚室,我离其他的犯人远一点,他们派了两个犯人陪着我。三餐罗卜白菜,一餐两个馒头,挺白的白面馒头我都不敢吃。”

黄椿还告诉记者,她获释后要求公安出具“释放证明”,但遭到拒绝。她说:“2015年我被拘留出来的时候,给了我释放证明,但是这个地方没有给我出释放证明。他们说要我到拘留所去出释放证明。证明这个地方不是一个正规的拘留所。”

本台记者在网上搜索,并未发现黄椿所描述的武警驻地。本台记者亦致电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但始终无人接听。

中国新疆设立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设有围墙、铁丝网,而黄椿描述的贵阳武警部队驻地与新疆政治教育营,有部分相似。令人有理由相信中国的羁押场所正在逐渐扩大。从2018年起中国武警部队改由中共中央军委集中领导。这意味着从此武警部队与国务院行政机关脱钩,不受地方公安管辖。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陈美华 网编:瑞哲

=======================================================================================
請注意這條新聞!發揮大家的想像力,直屬中央的武警,設置大型拘留場所,還有感染區。

一旦習近平這個恐怖分子投放生化武器,那麼全世界都會支持中國閉關鎖國。

與其說是支持,還不如說是默許吧?

再看看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對大亞灣核電站安全漏洞的採訪。

以及在別處的新聞,沿海核電站安全系統曾經關閉長達三個月。是不是要搞輻射海禁啊?

======================================================================================



有一部電影叫做《屍營旅舍》(林中小屋)就闡述了這麼一種價值。

電影裡面的世界觀是這樣的,人類必須定期向惡魔獻祭維持和平,否則世界就會惡魔被毀滅。

最後主角的選擇就是,寧可世界毀滅,也不願意接受這種世界觀。

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就有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風險,如果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有世界毀滅的風險。

當然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而我的選擇就是這樣。要是我們死了,全世界都要陪葬!



多想想第三次世界大戰,看看怎樣挑動世界圍攻中國,讓西方感到切膚之痛,他們才會關注香港。

否則,就正如你對非洲的關心那樣。我一般的態度就是看完新聞就算。反正又做不了什麼。

如果你們能夠令到,美國人天天談論中國,只有一種可能性。

那就是讓美國人真真正正感受到來自於中國的威脅。

總而言之,就是必須煽動中國對全世界的仇恨。必須發表一些無法挽回的、無法逆轉的仇恨。

否則你們看,全世界的記憶就只有那麼幾天,很快就消退下去了。




五毛轉變為中間派是沒意義的。因為時間的關係,現在已經來不及了。過去給了你們三十年時間,你們沒有好好珍惜。你再去重複,也會這樣。五毛變中間派,中間派變改革派,改革派變革命黨。這需要很多時間。你們現在更有可能促成的是(樂觀估計,假設你們促成了)那就是再來一次六四。

想像一下2020年6月4日。能夠見到一大批中老年人為主力軍的示威隊伍,此時的青年人假設變成了中間派。

再來一次六四,結局很簡單,那就是和1989年一樣。因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武裝知識,因為這些人和平慣了。連造個鳥槍都不會。更不會去思考如何打仗。所以,結局就是殺豬。




其實中央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主要打擊勇武派,當然也包括思想上的勇武派(對共產黨絕望的人)

共產黨根本不在乎那些和理非,只是因為他們有轉變為勇武派的可能性才將他們逮捕。

對於共產黨來說,潛在的反抗分子,就是反抗分子。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和理非保存實力,不要提前暴露目標。因為他們將會是勇武派的後備軍。

告訴他們上訪沒有用,去遊行會有被捕的風險。讓已經被共產黨打過的人更加憤怒,教他們造武器。


武裝自己、等待時機、拋棄幻想、學習楊佳。



其實他們還是太傻了,假如你參加了前幾次的遊行全程蒙面,現在蒙面法案生效,你摘下了自己的面罩,為了所謂的合法!那前幾次就白費了.....

其實也不能怪五毛帶風向,只能夠說人們還是沒有培養到獨立思考的能力。



宣傳方向總結起來就是:讓中國人極端化,愛共產黨的更加愛共產黨,反共的更加反共。





製作武器是必須的,而且必須自己做。現在監控攝像頭、人臉識別、步態識別。通訊又完全監控。人與人之間又充滿猜忌。香港有很多人就是被臥底害死的。中國的案例通常是還沒做成大事,就被破獲。組建團體的成本太高。你還必須學習情報與反情報知識。

因此必須每個人盡快自學造武器。同時也要藏好。

特別推薦去互聯網檔案館學習paladin press。homemade C4

熟讀《戰鬥聖經》

製作的時候要注意通風,並留意氣味、噪音(鄰居會將你舉報)

做好個人呼吸防護措施(不然你會患癌症)

槍械的使用需要大量的訓練,而炸彈則不需要。

好人好事從來不留名,知道的人越多,你越容易被捕。

革命就是培養戰略默契,一群有默契的人做默契的事。

小的可以堵塞下水道,大的可以剪電線、剪網線、破壞攝像頭、用無人機、無人汽車消滅共產黨恐怖分子。



更重要的是學習如何擺脫對政府的依賴,至少要減少對政府的依賴。例如有條件的必須打口井,城市的多想想無土栽培。家裡必須儲備好糧食、水。

“當然我的內心直接是意識形態掛帥的,一看,就覺得是一篇統戰文。我很想說寫這篇文章的人是五毛,但是我卻不能這樣說。因為現在提倡的是“不捉鬼、不分化、不割席”。”



本来我是很想对你这个发言默不作声的,因为我没必要向你认证你的五毛指控,但是看了你在另一帖的发言,我只能说:双标得好!(拍手)
只许我认为别人是五毛,不许别人认为我是五毛!

你说的也有可能,像六四就是一次失败的例子。不过,也许后面的人能吸取六四的教训呢?
对没发生的事情可以不用太悲观也不用太乐观,也许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都会知道应该怎么做。
你的理解能力太低了吧?

上面說心裡覺得你是個五毛,但是卻不能這樣說。因為堅持不捉鬼、不分化、不割席。

這樣也無法理解?我就不信你的智商那麼低。

還特意截圖,這下更加懷疑你是個來統戰的五毛了。
我也只是心里觉得你只是双标,并且把我所思所想说出来而已啦,这样实际上我根本没有说出我怀疑你双标的事实,我也没有发表这样的观点。为什么你就是无法理解呢?话说回来,不管你是双标还是五毛,你帮我顶帖子的行为我还是资瓷的,说不定能吸引到更多有益讨论呢~
革命的合法性很重要,像共产党革命的合法性在于和国民党合股,但是国民党412撕票了。就今天来看民主自由这个合法性基础来慢慢的瓦解,可能我在新加坡看到的东西和你不大一样
我的想法是,革命的合法性其实本质上也是由民意确认的,民主自由本身不能算合法性基础,而是说实现民主自由的诉求可以唤起民意。
在中国的现实问题上可能有所不一样,比如说这个政权的建立是不是中华民族的?中华民族的definition是不是和梁启超孙文再到毛泽东的那一套有出入?在此基础上如何衡量台湾和香港等原殖民地,这些基础的民族国家的主权对于一个新政权的肯定是很有促进意义的。
其实我是不太在意民族和主权问题,我关注的是个体的生存状态。
台湾和香港我认为应该交给当地人自己决定。
不关注民族和主权问题,要革命会很艰难,就算是弄巧成拙革命成功,这个政权的合法性也会存疑。这也是孙和毛为什么会成功的原因。今天的国家和政权的建立都是建立在country-nation之上的,像台独都知道自己要独立靠自由民主这些口号式的宣传是不行的,要建立起自己南岛民族的语境才有办法寻找台独政权的合法性
政权合法性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民主国家,民选的政府就是合法的。政权合法性其实最大的来源还是民意的认可。
不过这个话题似乎稍微离题了……
一点都不偏题,我不太在乎现在中共是什么样子的,比较在乎之后的革命政府能不能彻底的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说台湾问题和香港问题,因为我不觉得这只是什么中共独裁之类的蠢话。合法性的建立不止一种,按照法兰克福学派等后马克思主义者反而还觉得自由主义的扩张不合法,资本主义的现行制度存在的问题等等,Habermas觉得晚期资本主义的合法性危机是不是可以避免?Derrida回复福山的《The end of history》那本马克思的幽魂(虽然国内的小粉红比较熟悉的是张维为的反驳,但是比Derrida低了几个档次去了)。我们要革命和改良不只是需要借鉴什么民主制度的建立之类的,我们要解决的是中共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一部分人的问题,而是全民的问题。我不是特别的反共,在于中共的的确确的解决了很多晚期社会学家提出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导致了如今那些民主国家的合法性危机。
改良派還剩下多少?在我來看只是一些被64殺破膽的溫和派,企圖迴避損失迴避危險,迴避自己親身行動的人,縮在網路鼓勵別人代自己行動。

除了對中共的失望,對中共的恐懼外。請培育一下自身革命的覺悟,將口頭的愛國、愛民變成真正犧牲跟自覺。

說太多有鼓動別人送死的嫌疑,二句︰
若你們還希望統一的中華,而不是支離破碎死傷慘重的中國,更加要現在開始行動。
留給國人的時間不多了,若你認為自己的安危溫飽比整個中國的人、後代重要,當我沒說話不是一路人。
说到底苏联是西方國家
既然死都不怕,点解不干掉一个算一个?
我对此论坛所有“香港人应该XXX”的言论都抱有不信任态度。同理,我对所有站在香港人立场上要求大陆如何革命的言论都抱有不信任态度。
鸡同鸭讲嘛这不是。
再说,类似于那种煽动性言论,某些人自己在网上用嘴说说很容易,真的死到临头了会冲上去吗?这不是嘴炮问题,而是现实问题。
有一种一根棒棒糖发家致富的感觉
改良只能被鎮壓吧
我支持发起人,你说的让社会极端化同时扩大革命派和小粉蛆群体这种方案只有在一个大部分人已经是改良派的社会才有效,否则如果粉蛆增加的速度远比革命派快你还是会被out numbered。
你说的堵塞下水道什么的就更是把我们推向大部分人的对立面,犯的错误和维族恐怖分子把刀转向汉族平民一样。共产党从土匪到击败国府,证明他们的抗争手段是有效的,统一战线,尽量团结可以团结的人,缩小需要打击的敌人的范围,你才有可能获得胜利。
我是改良派,仍然给你点个大大的赞。我觉得这篇帖子从理论到实践有很深远的现实意义。
你这个太极端 但抱歉我爱的依然是中国 希望中国和平转型 我努力的方向 这位朋友的言论实在不敢苟同
我的意见是:继续利用这个成熟的ccp党组织、对国家进行治理。革命是手段、目的不是打垮一切重组一切、而是用革命逼迫ccp做出最大程度的从骨子里的改变。
毕竟咱们都没有在废墟上重建国家的经验、而ccp有、如果不想打垮红龙之后站在废墟上束手无策、那就驯服红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pecters_of_Marx

Derrida's ten plagues [of the capital or global system] are:
1. Employment has undergone a change of kind, i.e. underemployment, and requires ‘another concept’.
2. Deportation of immigrants. Reinforcement of territories in a world of supposed freedom of movement. As in, Fortress Europe and in the number of new walls and barriers being erected around the world, in effect multiplying the "fallen" Berlin Wall manifold.
3. Economic war. Both between countries and between international trade blocs: United States - Japan - Europe.
4. Contradictions of the free market. The undecidable conflicts between protectionism and free trade. The unstoppable flow of illegal drugs, arms, etc..
5. Foreign debt. In effect the basis for mass starvation and demoralisation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Often the loans benefiting only a small elite, for luxury items, e.g., cars, air conditioning etc. but being paid back by poorer workers.
6. The arms trade. The inability to control to any meaningful extent trade within the biggest ‘black market’
7. Spread of nuclear weapons. The restriction of nuclear capacity can no longer be maintained by leading states since it is only knowledge and cannot be contained.
8. Inter-ethnic wars. The phantom of mythic national identities fueling tension in semi-developed countries.
9. Phantom-states within organised crime. In particular the non-democratic power gained by drug cartels.
10. International law and its institutions. The hypocrisy of such statutes in the face of unilateral aggression on the part of the economically dominant states. International law is mainly exercised against the weaker nations.

虽然没有读过 Derrida 的 The Spectre of Marx 全书,但从维基中列出的书中问题来看,并没有中共能够解决的问题,甚至每个问题中共依然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如毕业即失业的1,贸易战的3,一带一路的5,核武器的7,民族主义的8,安理会的10。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