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谈谈革命的路线问题吧,一些想法

本文特别鸣谢:香港人。
首先希望这楼好好讨论,不要再有什么歪楼的了。

关于革命与改良,其实编程随想写过一些帖子详细解释了这个问题。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5/revolution-4.html?q=%E6%94%B9%E8%89%AF&scope=article-title

总之,改良道路在中国是走不通的。这一点我也非常认同。
但也要结合现实看这个问题,目前国内改良的呼声远远高于革命,现在的各种诉求,很少有直指政权的,针对政权的行动也很难引发大规模的响应。但是,以“改良”为诉求的话,国内各种维权事件,群体性事件以及在微博上发出的声音还是很大的。
所以,争取改良派,并且将改良派转化为革命派,或许是行得通的路线。

1,从五毛到中间派
很多人观察别人的立场,往往有一种心理就是“不站在我这一边,一定是站在对手一边”。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身边人全都是五毛”,或者一旦观点发生分歧的时候就出来割席(例如本论坛姨学和自由派之间的争吵)。
但是,事实真的会这样吗?就算某个人不支持“港独”,就意味着他是个五毛粉红吗?我试着和一些人做过交流,最开始他们都不认同香港,等我从他们的生活出发讲了一些道理之后,基本最后都表达出了中立的态度。(当然直接让人家反共不太现实,但有足够的条件还是可以慢慢进行启蒙教育)
我觉得品葱很多人不理解的是:说服一个人往往不是通过直接攻击立场成功的。如果你预设了对方是五毛,你看人家的所有言论都是“五毛言论”。
一个人的心理就是会自我论证,当内心预设了一个观点,是会不停找证据支持自己的观点的。
如果直接预设对方是五毛,那么你只会去对抗对方的观点,也就是不停反对/打击别人,“说服”也就无从谈起。
打个比方。
有一个人说“我爱国,所以我想让国家变得更好。”
这种人,你如果预先认定他是五毛,那么第一时间骂两句“你国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人爱国?”对话结束,没有任何有效沟通。
如果你不是这样认定,那么试着告诉他“你觉得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接着从具体事件着手告诉他这样行不通,无论对方在哪一步停止交流,起码前进了一步。
当然,没人会对陌生人这么有耐心,但是大家在和自己的亲人交流的时候可以尝试一下,不要给对方预设立场来辩论。
实际上真正的铁杆五毛非常少,绝大部分人都是“中间派”。网络上的这种声音多,其实是一种抱团同温层的效应。
另外,给对方一些极端的爱国言论,说不定也可以刺激到他。例如什么“xxx全都应该封掉”“国家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支持911恐怖袭击”“屠日灭美”等等。(此招慎用,说不定用出去以后你会发现对方彻底没救了……)

2,从中间派到改良派
实际上据我对身边的观察,对CCP的统治完全没有意见的只占你国极少数人。之前的疫苗,奶粉,996,化工厂爆炸等等事件引发了广泛的不满。即使是我所认识的岁静,也基本上都遇到过各种社会不公的事件。只不过这些人或出于恐惧或出于无知,仍旧没法将这些不满转化为对政权的针对。
所谓的“一边被铁拳教训,一边爱国”,指的就是这类人。
对这类人,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扩大他们的不满。特别是被铁拳教育过的那些。
一定要明确地将他们所遭遇的不公和政权的倒行逆施联系起来,才能说服他们。
(墙内很多自由派“公知”做的其实就是这种工作)
打个比方,有人要打击文化产业,封杀这个艺人那个艺人,就可以引导到“思想控制”的话题,再科普一下文革啊1984啊什么的。
强拆,强征等,可以引导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话题。
女德班,性别歧视,可以引导到人权问题上面。
贪官污吏,可以引导的话题更多了,独裁,专权,体制,官僚主义等。
对这些问题也要抛出一个究极问题:你认为你所遇到的不公应该怎样解决?
实际上绝大部分的结论只能是“一切不公归体制”。
其实这个过程你不用很用力地去说服对方,只要引导对方自己思考,很多时候他们就能得出自己的结论。那么,如果不满来到针对体制的层面,中间派也许会转化为改良派。
另外,也可以适时将话题扩大化。比如你可以在讨论国内的新闻自由,言论审核的话题的时候,讲一下国内针对香港散播假新闻的事情,以不引发对方反感为限度。
当对方认同改良之后,未必会采取行动,但他有很大概率会对将来的革命事业保持同情。而且,越是开倒车的政策越会引发他们的反感,自动转化成真正的反贼。我就认识几个因为包子从温和派到激进反共的,因为在墙内已经呆不下去了。

补充,多说两句:
其实香港的情况也类似,仅仅在十年前,很多香港人还是很认同中国的,但是随着一次次抗争的失败,政府越来越强力的镇压,这些香港人并没有因此转到支持CCP的一方,而是反抗得更强烈了。雨伞革命时还很少用的勇武手段,现在也成为常态了。
或许会有极端的人认为勇武现在还不够激进。但要记住:过分激进是会以运动的撕裂为代价的。如果过分激进到“割席”的程度,那么就是整个运动的失败。所以有些局外人觉得香港的勇武怎么还不去杀人之类的,只是在键盘后发泄一下打打嘴炮。即使真的要到武装对抗那一步,也需要等民意有足够的时间发酵,直到武装对抗成为全民的共识才有可能成功。不然的话,一部分勇武冲得太前,失去后面和理非的支持,是非常危险的。现在其实港府和抗议者双方都是在试探,看民意/国际的支持程度能去到哪里,而我觉得港府使用的战术恰恰是最不明智的添油战术。一再试探的结果就是使得勇武派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不仅仅是香港人自身,其他地方都会越来越对激进的行动表示理解。想用镇压的方式解决问题你就得一次性升级上去(例如六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重复“吹风”“推恶法”的过程。估计林郑在港府内部遇到的阻力也不小。
说白了,想干坏事就得瞒着所有人立刻去做,而不是暗示所有人“我要干坏事”,再慢慢做。如果CCP的意图是武力镇压,那么在两个月前早就镇压了。那个时候港人还没做好全面对抗的思想准备,很有可能真的会被压住。而现在这种情况,镇压已经无法逆转民意了,再随着国际战线民意舆论的全面铺开,武装镇压香港更是会导致各国制裁中共。

3,为什么改良派注定会失败,我们仍要支持?
1)改良派相对革命派更加得人心,很多人还是害怕失去现有的利益的。这部分人不仅仅是体制内的人,也有因为改革开放,科技发展而获利的一些人。有些激进的革命派要求的是“彻底清算”,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清算。改良派在很多人看来,是对社会伤害相对小的变革方式。(不管实际上是不是)
而且,改良诉求往往代表了每个人切身相关的利益。比如很多人不支持“推翻政府”或者bb民主不可行之类,但如果你问问他,支不支持房子被强拆的农民维权?支不支持实现电影分级制度取消审核?诸如此类的问题,很多人可能想法就相反了。
香港的反送中之所以能团结到这么多的人,和这条法律影响了全香港各个阶层的利益不无关系。普通人会被打压言论自由,商人/资本家等等,有可能因为这条法律而失去财产,外资更是因为香港彻底失去司法独立性而逃离。而且香港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独特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上的,失去这个地位,不说百姓,就连政权本身的利益都会受损。
同时因为上一点,政权能打压改良运动的空间也比较小。如果坚持一些温和的诉求都被打压,那么普通人对政府的厌恶自然也就会越来越强烈。

2)改良失败后的结果并不是“放弃改良”而是“走向革命”。
在这一点上,已经有历史上的事情重复了。
已经不满的人,不会因为被“批评教育”就改弦更张。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而厌恶中共的人,不会因为被五毛骂两句就转为粉红。这种打压,只会引来更猛烈的爆发。
如果没有经历过改良运动,很多人是不能理解革命的必要性的,因为仍然会对政权或现实存有一些幻想。没有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很多中国人都不会醒悟过来。90后,00后很多并没有经历过政权的压迫,对言论自由等问题看得不深,除非到了国外,否则根本无法觉察到自己身处环境的问题。(而有了大外宣,更是让这些人到了国外都可以继续待在自己的舒适区)
当然,也有人会说六四已经失败的问题,但六四之后其实已经过了三十年,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所以,当前很可能还需要另一次的改良运动,才能彻底暴露出CCP的邪恶和弱点。很可能新的运动诉求是从改良开始,慢慢升级而变为革命,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4,现在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仍然待在体制内或者墙内,试图反共的人士可以做的还是很多的。指望美国人或者香港人能顾及大陆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香港人真的自身都难保,更别说输出革命这种事情了)个人认为,有条件的可以先了解一下经济,看有什么途径能保护自己的私人财产(换现金/黄金/美金等),能肉身出去的尽量出去,不行的可以试试在身边成立一个小团体,例如同学会/业主委员会/爱好者协会,平时组织一些活动,尽量保证有可信的朋友和圈子,可以互相协助。如果有朝一日运动真的爆发,也需要某种程度的组织和金钱支持。
如果是有条件的,可以试图推动墙内一些维权运动,直到这些运动彻底噤声为止。等这些运动的空间都被打压到消失,可能就是更激烈的诉求到来的时候。另外,墙内维权人士的遭遇也可以多向身边的人科普一下。(例如709之类的事件,还有最近律师车祸的事件等)
最后是提早学习一些理论经验。制作武器等等并不是最迫切的。这么说吧,你做得再好能有村头修车师傅做得好?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让那个师傅来帮你的忙。

简单概括本文中心思想:
改良不如革命现实,但是“输出改良”比“输出革命”现实。
101
分享 2019-10-13

67 个评论

感谢这篇文章提供的观点,为“平和”的语气点赞。
稍稍提两个问题:改良到革命需要跨过多高的心理门槛?对于已经步入社会工作的中年人,随着他们逐渐不再像年轻人有动力,如何面对“得过且过”的思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