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最可恶的借口叫“我也是奉命行事”

【阿波罗新闻网 2022-04-30 讯】  作者: 海边的西塞罗

下级说“我是奉命行事”,上级说“我没发这样的命令”。于是一切悲剧,都成了无头案。

各位好,昨天写了《我小区的保安,怎么就成了我的典狱长?》一文,有读者朋友留言说,我对文中的保安过于苛责了:“他们也是奉命行事。”

“别生气,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记得前天某位邻居姐姐劝我不要跟保安吵架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我能理解这样说的朋友试图宽容他人的心情。但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什么借口是最可怕的,那么莫过于这个“奉命行事”了。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看到了太多荒唐的乱象,都是在假“奉命行事”以行之。

某地小区被封,居民得不到及时的食物供应,向前来封楼封小区的人抱怨,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是奉命行事。”

一对夫妻被告知自己核酸检测成阳性,要拉去方舱隔离,争辩说你们之前给我的结果明明是阴性,怎么就阳了?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是奉命行事。”

有基础病的居民因为被封控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治疗,告知管理人员,人家罢手一摊,说“我们是奉命行事”。

孕妇要生孩子了,千辛万苦拉到医院,门口的保安就是不让进,问什么原因,答曰“我也是奉命行事”。

甚至前两天,某地某小区把住户的门都给反锁了,把居民反锁在家中,不“配合”的一律进行打孔上锁。打的名义居然也是“应上级要求”奉命行事。

https://i.imgur.com/X5hjYzz.png

……

“奉命行事”好像成了所有这些过分、荒诞举动的挡箭牌,但凡有人质问这些执行者们:你们这样做合情吗?合理吗?合法吗?符合中央疫情防控的大政方针么?

他们就会摆摆手:你别给我讲这个,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哦,再被问急了,可能还有一句话,这事儿你别问我,去问我领导去。

可是谁是他的领导?你若真让他把他领导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要反映情况,他又坚决不说。怕给领导“添麻烦”,自己以后有小鞋穿。

是的这种人都是或精致、或粗糙的绝对利己主义者,为了他们的工作能够保住,为了他们的前程不受半点影响,他们可以闭着眼对你做一切事情,完全不顾你的抗议、哀嚎与乞求。

可是那些“奉命行事”者们,真的可以凭借这一借口就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吗?


我不禁想到了那个著名的米尔格拉姆电击实验。

https://i.imgur.com/3EXYer5.jpg

上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为了解释纳粹大屠杀为什么会那样“丝滑”的在德国发生,做了一个实验:

他招募了上千名年龄、社会阶层、受教育程度不等的志愿者。

米尔格拉姆告诉这些志愿者们,他要进行一项关于“验证体罚对学习效用性”的实验,参与者将扮演“老师”的角色,对隔壁房间的扮演“学生”的另一位参与者以电击的方式进行体罚教育。

但实际上,志愿者们不知道的是,那个“学生”是由实验助手假扮的,他并没有真的受到电击,只是会惟妙惟肖的发出被电击后痛苦的哀嚎,甚至“死亡”。

米尔格拉姆要求扮演“老师”的参与者根据扮演“学生”的参与者每次回答问题的错误对其施以电击,电击的强度随错误率的提高而提升,从最初的15伏特,一直上升到足以致死的450伏特。

https://i.imgur.com/bBrpfq8.jpg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助手不断“答错”题目,然而米尔格拉姆会下令志愿者对他进行电击。然后助手将不断发出让人恐惧、锥心刺骨的哀嚎,抗议、甚至乞求志愿者停下来。

而当志愿者向他的“上级”米尔格拉姆请示时,米尔格拉姆只会不断地回答:

请继续。

我们的实验要求你继续。

你必须要继续。

你没有其他选择,你必须继续!

……

那么会有多少人执行这个恐怖的命令,眼睁睁的把那个可怜的学生“电死”呢?

你不妨猜一下。

百分之三?百分之六?总不会超过百分之十吧?

不,实验的真实结果让人恐惧。在40名受试者中,居然有26人选择在命令下将实验“进行到底”,最终将电压提升到了致死的450伏,而在300伏以下,受试的40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拒绝执行命令。

米尔格拉姆由此得出结论。体制化的权威环境对人的心理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很多人会为了“服从命令”而毫不顾忌不顾他人的痛苦,丧失正常的伦理道德,甚至丧失人性。

https://i.imgur.com/VHp56Wf.png

但正如后世很多心理学者所指出的,米尔格拉姆的这个实验,有至少两个疏漏之处。

首先,他没有考虑文化对人的影响。这个实验是在崇尚个人自由的美国做的,如果把这个实验搬到二战以前的德国或者日本,那么愿意将实验进行到底的受试者很可能更多,因为德日两个民族的文化都是将服从命令、听从威权视为一种“美德”。

https://i.imgur.com/SlOkHJ4.jpg

还有另一些民族,他们倒未必将服从命令视为“美德”,但却无比惧怕自己的上级和权威,米尔格拉姆实验如果搬到这样地方做,只怕得到的结果将更加骇人听闻。

其次,在米氏电击实验中,米尔格拉姆自己就站在受试者身边,这其实是一个实验失误。

因为这意味暗示了受试者,他所听到的所有“学生”的哀嚎、抗议、乞求,米尔格拉姆自己也能听到。很多人会据此相信米氏的判断,相信他能把实验控制在不“闯祸”的范围内。

可是在真实的威权环境中,指令者与执行者之间,往往隔着严密的科层。指令者自己并没有亲见执行者所遭遇的那些哀嚎、抗议、乞求。

这就意味着,如果“执行者”决议麻木不仁的忠实执行上级的指令,一旦出了事情,就会出现一个责任推诿的“循环”——

执行者可以说: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所以无法对造成的结果负责。

而指令者也可以说:我并没有及时获得一手的反馈信息,我不知道情况已经如此危及了——亦或者,我的指令本身没有问题,都怪执行者没有充分理解好我的指令。

https://i.imgur.com/GCRogRj.jpg

下级说:我是“奉命行事”。上级说:我没下过这样的命令啊。

你看,在这个体系当中,双方都可以有话说,而最惨的将是那些在这个推诿循环当中求告无门的受害者——合着这个体系当中所有人都是无辜的?那我们遭受的侵害该由谁来负责呢?

其实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事情曾经反复发生过,苏联前期的乌克兰大饥荒和后期的切尔诺贝利事件,都是这方面的例证——当征粮队不顾农民的乞求,将最后一点“余粮”收走,他们想的也是“奉命行事”。

https://i.imgur.com/yPAdnP3.jpg

那人类应当怎样打破这种悲剧的循环呢?

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一个社会不应宽容那些只知遵令行事,不顾道德、甚至不顾法律的“执行者”。“奉命行事”不应成为执行者胡作非为的挡箭牌。

道理很简单,执行者是亲临一线的人,你们比你们的上级更清晰的听到了命令的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如果你们觉得这些问题是违背法律、常识和良知的,那你们作为公民,做一个人,本来完全有责任,有必要将手上的“命令”停下来,向上级反映,让他们知道这是不对的。

当然,我知道有人会说:我们不敢反应。,我们怕丢饭碗,那我要说。

你看,说来说去,你还是为了你自己能保住你自己的那个铁饭碗,而不惜违背自己的良知,把他人逼入绝境,那就不用问了,你依然还是那个作恶者,你活该被受你伤害的人诅咒、抵抗、咒骂。

天下三百六行,什么饭不好吃,非要吃别人的人血馒头?什么钱不好挣,非要挣这几个造孽钱?

康德说过,“一个人做一件事,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理由,都必须为由此产生的后果负责。”任何现代国家的法律中都没有一条“奉命行事”可以免责的后门。就连纳粹德国的军事法典当中都规定:“上级的命令,不得成为被告人针对犯罪指控的抗辩理由。”

为什么?因为人需要为自己亲手做的行为负责,这是任何哲学、法律体系的基石。如果没有这个基石,如果允许每个执行者以“奉命行事,身不由己”逃脱追责,那么几乎所有行政失误最终都会成为上下互相推诿的无头案。而整个社会体系都会因无法问责而崩溃。

所以不要宽容那些一口一个“我只是奉命行事”的人,这些麻木不仁的执行者,就是酿造一场悲剧真正的最大的罪魁,甚至比不合理命令的下达者还要可恶。他们不值得被体谅。

一个有温度、有良知、有希望的社会的建立,一定是先从谴责和消除这些麻木不仁,只知“奉命行事”的执行者们开始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343.html
12
分享 2022-04-30

13 个评论

这个早就有,包子任免官员应对困难事件的漏洞,全让屁民承担了

包子一个命令封死,李强一个命令封死,没有细节,所有上海基层执行者都无责任封控杀人杀宠物完成任务,根本没有领头的可以给李强问责,也没有领头人物给包子问责,直接烧到包子自己身上

因为李强是包子自己人,如果是胡春华当上海书记,那就可以问责,包子就没责任了,他以为自己人放在那里只有功劳没有责任,就跟他自己终身制一样,包子自己官大根深无所谓,甚至不觉得错误对自己的害处有多大,屁民就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惨绝人寰了

这个漏洞居然要到2022年才彻底显现出来,包子还以为三年耀进是活在童话故事里,这已经不是没有政治能力,而是连村干部的水平都没有,包子是假毛粉,毛选里都讲了,当领导的要诀就是会抓头头,包子根本没看过

上海所有乱象的根源
这下体现鸡国几十年来洗脑教育的重要性了。

狗腿子执行命令时,大部分想的是坚决服从,即使不眠不休感动自己,也要完成任务。可能对命令有所质疑,但潜意识里已经把自己想象成吃冻土豆的兵,绝不抵抗命令。

韭菜们被欺压时,大部分想的是跪着忍受,就像他们对别的不公冷眼旁观一样,他们知道即使反抗也不会有人站出来支持他们,反而会落个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的骂名。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他们不会想到上海刀客杨佳、建国门神枪手田明建,而是像众多前辈一样从高台一跃而下。
這個電擊實驗的不嚴謹之處在於,不能通過人的外在表現評判該人的人格(諸如喪失人性),事實上,一個人不可能喪失人性,即便他做出看似殘忍的行為,他內心可能存在的矛盾、掙扎不是外在行為可以判斷的。
“我也是奉命行事”算是介绍自己的情况,下句就给别人说:“请你配合一下”
“配合”“配合”到哪都他妈的让人配合,我配合那群掌握资源的,谁他妈的配合我????
所以,一句奉命行事把该贪的钱贪了,把该坠的飞机坠了,为了主子不顾一切,哪怕是夺取狗命?这种强权之下的挡箭牌的确比较可怕。
中央:上面的本意是好的,都是下面层层加码执行歪了。 基层:都是上面要求的,俺也只是服从安排。
那问题来了,哪个王八蛋应为这该死的一切负责?——ALL!
你奉命要舉起槍 但你有自由把子彈開向那處

當然那群口說奉命行事實為怕事怕無飯吃 表面強硬實為欺軟怕硬的渣滓是不會懂 也不想去懂的
這叫做自我審查 揣摩上意 層層加碼

習包子:必須控制住上海疫情 
李强: 堅持(動態)清零原則
防控指揮部:分區靜態管控(封城)
居委會:封各個小區
大白:鐵絲網封各家各戶的門。
这个概念叫做“平庸之恶”
完全淪為了工具 喪失了作為人的資格 下輩子不知道投胎到哪裡去 可憐啊
枪口抬高一寸,是良知也是责任
以前會覺得這可以談與漢娜 鄂蘭的平庸的邪惡相關之處。

但是今年眾多大白演出之後我認為這些人可不是齒輪而已,他們依附在權力下享受著自己得權的快感,甚至還有志願者的道德高地讓他們更肆無忌憚。就像中國的那些愛國賊一樣。

只要一點好像是對的原則加上一點點權力,這些人呲牙咧嘴的樣子可以說絕無僅有。

說奉命行事,我不認為他們是因為依附權力之下把自己當作了齒輪無判斷無感情的去執行。對於民眾的求救哀嚎,他們一定是在享受「還好不是我」的安心感以及權力慾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魔性。退出中共组织(党团队)即恢复人性。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避免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01
  • 浏览: 4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