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有多少人切实遭受过社会主义铁拳的镇压而成为反贼?

我个人在小时候经历了共产党的强拆,还建房的城市产权被强行转为了农房产权,且不给产权证(这意味着不能出让,交易)。多次反映至今未果。

自此以后深深感受到中共对人民的私有财产简直是肆意践踏,人民蒙受经济损失而讨不到公道。

我走上了反贼的道路,可我的父母还是对中共心存幻想,天天意淫“中国没有共产党早就完蛋了,中国这么大只有共产党才管的好”,“中国迟早要超过美国做世界第一”。

这种不代表人民的政党,存在一天,就多一天的罪恶,愿中共早日倒台。
Shtykov 观察
和知乎品葱上因为祖上是地主/大资本家被橄榄的故事不同,我们家属于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可惜都是知识分子

太爷爷在某大帅办的大学当过老师,反右运动中被批成军阀余孽。革命群众把他打成下半身瘫痪,老爷子卧床不起六十岁不到就走了

爷爷是蛤蛤主席同专业的高材生,在某厂当专家,武斗期间没事干蹲在地里写生画土豆玩。当地老乡怀疑是给苏联人传递情报,于是被打成苏修特务,永世不得翻身,改开之后才恢复名誉

爹目睹了两代人的悲剧之后居然还没成为反智废物,可惜还是因为出身问题放弃学业进了大专,早早毕业去国企当螺丝钉,业余时间刻苦偷学先进技术无心钻营,果然在97改制中因为没法找人托关系光荣成为第一批下岗职工

我家人用三代人的悲剧告诉我,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不是在这儿
nice_kikashi 思考,辩证,求真
这篇我来答,事情就发生在今年六月
你们懂的,六月那种日子很敏感,没见识过网络监控威力的我在QQ群里谈论了六四,还发出了emmmmm(太具体了就不说了,总之就是表示自己要身体力行的抗议,并且拿出了证据)
当天晚上国安打电话到我学校,说你们有个学生在QQ群里谈论六四,要来找我谈话,校长帮我顶回去了
还没完
那是三号晚上的事,四号晚上公安局到我学校来,说你们有个学生公开谈论六四,要我去派出所做笔录
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进派出所,威胁我不配合就要把我关起来
我真的吓坏了,还以为人生就这么玩完了,结果只是简单的做一下笔录就出来了
一个国家竟然用国家公器去迫害一个进步青年,那一刻我就对这个政权彻底死心了
hhh
UserName 大陆废青
哎,我还记得被拆那天,我外婆哭的很伤心。大人们连住的房子都没找好,所有人把家具搬出来默默看着挖土机把房子一点点掘掉。

对幼小的我而言呢,我的家没了。
Virosa 光复南粤 时代革命
反贼源于脑子和良知,不是铁拳

铁拳最多只能当作看清事实的契机

如果是因为被锤了而反,那根粉红也没有区别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我家爷爷奶奶那辈被文革批斗过,被红卫兵打过,但还是一心向党。我父母那辈没挨过铁拳,但思想极其反动。到我更变本加厉……
看来反贼不反贼和挨不挨铁拳没有必然联系……
以這次香港的運動為契機,通過瞭解和深入漸漸改變自己的三觀,然後變成“反賊”。反正現在國內我覺得什麼都是假的,政府壓根沒有一句真話。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我是体制内的,全因为家庭环境+老师+自我觉悟=成为反贼,也就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挨过铁拳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我办小区论坛,上面有人讨论维权,被网安叫走盘问过。微信号,公众号,都被封杀过删除过。

不过我没有像这里很多人那么极端,自认还比较中立。
碇真嗣 墙倒众人推
既得利益家庭,没挨过铁拳,个人发现反贼跟挨不挨铁拳关系不大,从小喜欢历史,小学能把世界上下五千年翻烂了,高中学会翻墙,思想已经反贼了,个人觉得持怀疑态度的人大部分都是反贼,我看历史就特爱问为什么,那时候就翻墙了解,直到自己架构对世界的认识,到现在已经铁杆反贼了。
包你喷粪 庆丰不识字,何故背书单?
那你看什么程度上是镇压喽。

像反右、大饥荒、文革等运动中,那些被杀害的人肯定是最恨党了,但是他们的肉体都被彻底消灭了,也没有机会在恨党了。

我自己的家庭并没有直接的受到党的迫害,但是党下面的行为都间接的伤害到我了
- 腐败的官僚、国企系统
  每个中国人都直接或者间接的为他们的腐败买单

- 权贵们把持阶级上升通道
  这使得每个普通人获得成功的概率都下降了

- 言论审查
  使得每个人都不自由

- GFW
  具体到我个人,在这一点上我最直接的感受到了党的迫害
我爸那边都是因文革逃来香港的(伯父当个红卫兵队长,去批斗其他人,不过最后还是来了香港);虽然我爸也经历过中共带来的苦难,但他的纷红之心一直没改变,总觉得其他人对党的批评太严厉了,也觉得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之类的。所以我小时候还真是有一段时期被这些言论感染过,毕业后还差点进了建制派机构工作。

机缘巧合下,我最后进了与之相对的机构工作,工作中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和事,以及前辈说着的往事后,体会到中共的可怕和他们渗透工作的高明处,也明白到香港其实就是个国际情报输纽,从不是表面看来的平静。虽然不是直接遭受社会主义铁拳的镇压,不过因为会接触到给镇压的人,所以心裡还是有感受的。

而最清楚变成反贼的一刻应该算是逃犯条例事件,以及之后出现的文革式清算。因在学时其中一个兴趣是研究纳粹时期的反纳粹运动,所以被过去十个月香港发生的事震撼了,深感香港要进入纳粹/文革时期,所以撤底成了「揽炒派」的反贼。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社会主义铁拳? 我不知道。那我反共的理由?



我号没了! 就是這麼簡單!
秦城的救赎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
社会主义铁拳虽然没直接锤在我头上但是间接的地方太多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亲自见证了北京20年间是如何变的越来越脏越来越拥挤,小时候的蓝天白云一去不复返,大街上到处都是痰迹和二手烟的烟味,共产党的公民素质教育低的让人发指。家父89年在木樨地亲自见证了开枪以及附近医院里躺着的10多具尸体,然而今天网上还有很多粉蛆信仰着--没看见或者没有照片影像即为没有发生这种弱智的唯物主义以及反人类的言行。我个人感觉这种思想是对那场运动中牺牲的学生以及年轻人的一种侮辱,从此对这个国家的政府国民不抱有任何幻想。
非典时,知道那时候瞒报,遂从爱国青年变成反贼,不过思想也反复了很多次才定型。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因为共产党的存在而遭遇的苦难,我们可天天在承受。

因为说他们不爱听的话被炸掉的账。

因为害怕被举报而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压抑和恐惧。

看到不平之事却无法发声的愤怒。

因为共产党限制土地出售而几万一平米的房,因为习近平瞎搞乱搞而几十块一斤的猪肉。

这些都是我们每天在遭遇的铁拳。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我爸因为被陷害进过看守所,没几天的时间保释出来了。期间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让我对党国司法体制有了深入了解,也明白了铁拳的滋味,对其他受公权力压迫的人很有同理心。
真的,铁拳不砸到自己头上,绝大多数人真的不会醒!大多数人都能够刷抖音,打游戏,你说他们没事反党干嘛?大多数时候,只有让人失去过美好,才会开始反思如何从制度上保证美好!
pincong6 教育改革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根本
往事不堪回首:差点以精神病为名被镇压:大学时代 传播通识教育 西方大学体制,串联9所高校办论坛,东窗事发后学院书记如临大敌,把我送去心理辅导中心看看是否有偏执症,跟那心理专家聊了一下午。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能搞这么大动静,这么多学生和教授参与论坛,写讲稿,说明当时高校政治气氛还是很宽容的。现在我再干这事可能就判刑了。当年的张鸣,熊丙奇,杨东平等“教改旗手”还能经常上央视新闻联播被采访,几个月前《新闻联播》直接否定通识教育,心理是拔凉拔凉的,太戏剧性了。
高贵的凡塔斯 人民相信党,没有好下场
我并没有受到过铁拳,相反,我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既得利益家庭。

成为反贼的契机更多是在读书时期接触了很多外国的游戏漫画动画,对他们与我们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产生了好奇,人家为什么住别墅开汽车而我们只能住在火柴盒里?为什么人家可以公然质疑总统?开始有了这些想法成为反贼也没什么奇怪了
萨格尔王庆丰帝 生产总值万八千,十里山路不换肩
没遭过铁拳,也没吃过赵弹。无论家庭背景还是工作在国内都算不错,但我知道还有许多其他人正在遭受这个体制毒打,而且共党实在是作恶太多,从小算是正义感很强的人,恕我不能认同这种和自由人权天然对立的独裁组织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自己沒經歷過,周圍人有過就足夠了
我媽那邊有一個遠房親戚,以前家裡成分不好,新中國後自家房子裡被塞進去很多不認識的人說一起住,原物主只能住最差的房間,也沒有水龍頭。可能是因為那段經歷問題造成心理陰影吧,後來情況變好以後自己有房了在房子裡到處裝滿水龍頭
我爸小時候是鄰居帶大的,鄰居本來在當地是大戶人家,當地路名寫張李路的話他就是那李家這樣的(當然他不姓李,只是舉例子而已)後來想當然也知道被鬥很慘,一家人只剩下他和他妻子
我以前一家教,年紀夠做我爺爺了,和我媽聊天說起他家以前女兒舉報親媽
我爸後來長大選文科理科,當時他想學文科,但是他媽也就是我奶奶說覺得文科不好,『因為學文科的最後都沒好下場都會被鬥』就讓他學理科
潛移默化之中自然就會反,不需要突然有一天家裡被拆了之類的。說實在話,比起聽說有人家裡被拆了,很寵自己的奶奶經常擔心『會被鬥』『不要亂說話』之類的其實比較有影響力
csq202003 海外高三党,目标墨大!
00后,不是体制的受益人,但是家境还算殷实,一家人都肉身翻墙了。
觉醒不是因为被锤,而是出自于良知。
永远忘不了那天,翻开尘封的史书,看到血淋淋的真相时,痛定思痛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永远忘不了那天,当我翻开老家的旧衣柜,找到的那张泛黄的纸条,上面是如何抨击四二六社论的。署名是北京大学学生,时间是1989。
阿斯妙特灵 공화망어공산 공산망어공관 공관장지구안
小时候看历史,历史是靠左边的。
中学学历史,历史忽然往右靠了一点点。一些人,一些事,评价突然不一样了。
过去考试写这个给分,现在突然不能这么写了。好奇为什么。
大学,看了一些书,认识了一些人,拓宽眼界,看到了这个国家过去和现在的种种矛盾荒谬。
出社会,看更多的书,认识更多的人,开始呼吸墙外的新鲜空气。
直到找到这里。找到一群志同道合者。
我的路还未结束。。。。。。。
美国镇压老兵事件已经写入美国中学历史教科书,中共敢把六四写入吗?
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觉醒了,我从小就知道有中共党史资料汇编这样的书,为了能平等地上学的经历也使我认清阻碍社会进步的不是中国人民,而就是中共。强硬的铁拳没挨过,但无时无刻不生活在这种环境中,哪怕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也发现自身已经被打了烙印。最难的不是觉醒,而是觉醒后想要变成一个正常的世界公民,要排除无数的毒。
我是反过来的,因为反贼,然后吃了赵弹,然后





变成更坚定的反贼
Winston 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大陆人,希望中华民国统一全中国
直接的铁拳,比如强拆这种待有暴力的,大多数人应该没有,不然早就大乱了;但是隐形的铁拳却是普遍存在的,不姓赵就都挨过,比如自己想看的什么番什么书被禁了,政府部门监管不力导致的食品药品、环境问题等等。
致力于启蒙的反贼应该注意让大多数人意识到后者那种普遍存在而又不易被大众察觉到铁拳(房间里的大象)。
若得自由故 光复hk 时代革命
我因为在墙内说某人是维尼被请去喝茶了,不知道这对以后申请政治庇护有没有帮助
没挨过铁拳,甚至接受了共产党的资助才能顺上大学而不为金钱担心,但我知道什么东西在我心里更有价值,那是我应该用一生追求的东西。
要说镇压,没人没遭过吧,比如贴吧17年前帖子没了,好多独一无二的资源和攻略帖都完了
还有动漫游戏色情作品的封禁
很多很多
客观上肯定对反贼有促进作用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不能说真话给憋成的反贼。。。。。。。。....
昭明万邦 老法师
没吃过铁拳,可惜我从小学翻墙了解到64开始,就成了坚定不移的反贼。
家庭成员公检法系统都有,时不时要执行一下铁拳。家人良心未泯,常常觉得不安,不公正,甚至抑郁,在家庭里偶尔会提起,这也是唯一的宣泄出口。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铁拳砸下去慢一点,轻一点。所以很了解这个社会系统性的不公正,公检法机器最终会维护体制。后来听了郭文贵,意识到在最上层还有公器私用的问题,那就彻底对目前中国社会不抱幻想了。
稍微有点思想的人就不会认同这个政府这个政党的所作所为
考试被潜规则算吗,这是我自己的
长辈老早被合营所以我从根上就是反的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从来没有,天生反骨,算不算骨骼清奇天赋异禀?^-^
以下都是凑字数的
從出生爲止就開始挨社會主義鐵拳了難道不是嗎?生活的方方面面太多不勝枚舉。對愛看書的人來説控制人的思想簡直是災難。我認爲統一人的思想簡直是太可笑了,但是共產黨就是有這種本事,閹割電影,嚴控書籍,禁止民衆集會,開動各種機器宣傳,末了搞一套笑死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上面寫著民主,自由blalalalalalalala.這一套標語。非常的魔幻現實主義。本身就是直來直往的性格,又愛認真,偏偏遇上不能說真話的國家。對身心的摧殘不是一般大。
DuckDuckDie 天下第一包
俺成反贼得感谢反送中的历史机遇和编程随想以及编程推荐的一票子书。
只要看看共产党的党史,就能知道这个邪恶的党给中国带来的深重灾难。从上到下的毫无人性,满口谎言。

不需要自己被铁拳打击。只要你还是一个正常人类,就肯定会发自内心的作呕与痛恨。
自由中国学生協会 观察 日本にいる中国および周辺出身(香港、台湾等)の学生に言論の自由を守り、発言の場を提供するための独立な団体です。 今すでにある中国人学友会と異なって、政府機関とは一切関係なく、かつ絶対に協力しない団体です。 ヘイトスピーチ以外の言論の自由を何でも認めます。
GFW才能上网,不是铁拳吗?
被迫入少先队,不是铁拳吗?
中国的日常就是铁拳。
qwer2020 观察
高额的房价,建筑成本2000,能买到1万,剩下的都是税!敢想吗? 买房子意味着,全家钱掏光还要欠着债。

P2P金融, 前几年政府工作报告年年提普惠金融,解决中小微企业贷不到款的难题。结果2018年突然翻脸,很多平台直接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抓了。注意不是金融诈骗罪,是不允许你做类似银行的生意。普惠金融是再也不提了,这是有多不要脸? 如果是投资者自己水平不行,遭遇金融诈骗,自己负责。这算什么? 这个政权对老百姓真的非常残酷!

2020年新冠肺炎, 新闻联播轮番轰炸武汉8个人造谣。开始真信了,看来没事。谁能想到,居然是8个医生!!!现在全球感染多少人,死了多少人。 彻底对独裁这套不报任何希望了!
home xiao熊
计划生育的那几年。
幼小的我亲眼目睹他们在我家像土匪一样,搬我家的东西。能搬的,比如家电,要是没有家电就搬粮食,或者是家里养的家禽。
从小就目睹了他们的邪恶。
杜里昂 具有公民意识的反共国际主义战鹰,洛克菲勒式的共和党。
既得利益者,在美利坚受到了完整的公民教育后觉醒了。要是没去美国上学以我循规蹈矩的个性估计是个粉红。共产党愚弄我这样需要后天学习怀疑这一技能的人很成功。
因为天生反骨!不论是什么体制我都要好好批判一番
威利旺卡 请到电台领取镭射影碟一张,谢谢。
美国有一本讲述皮条客的书,里面介绍了「皮条客如何控制女生,让女生听话、甚至让她觉得你是为她好、对她好,而乖乖留着。」

就是:狠狠地揍这个女生,揍到遍体鳞伤,然后,再帮她放洗澡水、帮她擦药。女生就会听话、不逃。

这看似极为矛盾、简单的手法,却是各种权力压迫里面的一种标准套路。

讲到这边相信同胞们能自己感受到当中的写实。
张C 2333
有的人说白了天生就是反骨仔,,,有自己的思想,这种人会质疑思考周围的事物,本身就很难被洗脑,有辨别真假的能力,和挨不挨铁拳其实没太大关系啦

周围人也没有强加什么洗脑的东西,父母和老师都告诉你要善于学会自己思考,要有自己的想法,

小时候很调皮,做错事了父母都会拉到跟前问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而不是直接先来顿毒打让你长记性了再说,当然有时候实在闹得太过了,把人搞到极不耐烦了,一顿打谁都少不了的咯~

而且从小初高中历史老师虽然会避重就轻的讲一些历史,但也不会讲些特别洗脑的东西,虽然平时流于表面的形式还是得装装样子


所以当独立的思考和形式的洗脑产生碰撞时,反贼自然而然就诞生了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外婆文革被批鬥,全家21口人到最後只剩兩個,一個來台一個異母妹妹決定留在大陸。

外婆為了來台,在嫁給外公前有跟別人結婚。要不是我翻到舊的戶口名簿,還以為是電影情節呢。到底有多可怕無論如何都想跑?

聽說很多珍藏文物都拿走還有的被燒毀了

另外就是我自由慣了,不想被天眼監控
自从谷歌被禁,导致老子查论文引用都费劲时就变成了反贼!!
既得利益家庭,沪上沿海地区,家里体制内九十年代政府分房分了七八套,算是暴发户那种吧,但我依然对共党深深的厌恶。拆我家祖坟给多少钱都不要 
没有遭受任何铁拳,仅仅觉得中共这套不合逻辑。
Jue 中国人不值得拯救
看了这么多人得经历好像没有人说到中药?我来说说我的吧,高中的时候发烧,去当地的医院挂水,开了挺多药的,有印象的就是双黄连注射液和丹参注射液。因为发烧我就一直有点迷迷糊糊的,打这两瓶药水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然后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脸肿得和猪一样,全身发痒,然后就没什么意识了,不过好在后面还是抢救了回来,就去了解了一下中药注射液的危害,发现每年都有不少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但是另一边又看到ccp在大力推行中药,就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草菅人命,后来发现果然是的:),最近的双黄连日报更是让我大跌眼镜,真就拿中国人不当人呗?
我爸爸是受到过文革压迫的,虽然是党员,但是很“愤青”,总是骂TG没人性,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和法治。
现在家人在武汉,又在经历这场武汉肺炎,我更是彻底认清了TG的本质,对其痛恨至极。
xjpWillDie ⚔🐻
言论吧,各种地方,不能说真话,说了删帖封号,包子搞文字狱
学谁强国 这该死的推背感就是我爱上加速的原因
在某一年目睹了铁拳锤扁俺熟人时的嗖嗖拳风,考试写作文时小小地提了一嘴,拿了人生中第一次0分。
后来在茉莉花那会给一把手“美言”了几句,好家伙,这回铁拳真砸俺的天灵盖上啦~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受过司法制度铁拳,详情不能细说,但中国法治从立法阶段就是烂的。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已删除
是言論限制讓我改變的。我本將心向XX,奈何XX照溝渠。就醬。
時間也很短,幾個月而已。
DTM2030 90后不知道能不能毕业的学生
我是受别人影响,没受过迫害什么的,比较幸运,但又因此很孤独,所以也是不幸
释明空教徒 家住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领馆国际城11栋1单元2701 你来看我干不干你就完事了 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 电话13348999924
我爷爷一辈子的积蓄都被共产党没收了,不然我会这么穷噢
法轮功学习受益者家属,从来没有被学校的政治课洗脑,倒是后来看了九评,对土共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因为家属的原因,对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了解的比较多,家属也被多次教育。具体的不说了。从小就对政治一套天生反感,成为反贼大概就从99年暑假看到劈天盖地的新闻开始,因为家属原因对法轮功有深刻了解,新闻一出就知道是假的。一直等待着变天的一刻,相信并不遥远。
lovegod 大陆基督徒
上大学接触到互联网(那时候网络刚刚兴起),基本没有什么屏蔽,透过网络知道了六四,知道了大饥荒,知道延安整风就是文革的前奏,认识到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是彻底的混蛋,带来中国的生灵涂炭,最可恨的是,把国民党推翻后,所有功劳都自己包揽,这样的党早该下地狱接受审判了。
天朝有多少人?
1949年五万万多, 如今14亿。
70年里有多少遭受过铁拳?
有多少成为反贼?

一个数字在多少人脑中只有7秒的记忆?
家族文革前算是半個趙家人吧,直系長輩在建x大業那堆片子有角色的那種(雖然好像只有1-2句對白)

文革時被鬥慘,爺爺變走資派,幸虧也就是那個在片子有角色的長輩拉了關係,全家的性命才保住了

老媽那邊個有個親戚大學時期的男朋友八九死在了北京


但是 也是到了我這一代才開始反共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嘿嘿,我先反中国人后反中国共产党的。

当年中国人迫害我,逼我相信迷信,我舔了一下中共(自称无神论来对抗迷信)。

再后来中国人一直逼我要随大流,买房、买车、有出息等等无聊的事情。

再然后,胡胡封维基百科和YOUTUBE,我才点燃了对中共的愤怒。

知道了六四后,18岁再也无法忍受中共和中国人,于是,逃了出来,活到了今天。

今天的我,虽然没直接挨习杂种的铁拳,但被所在国看不起,歧视,证件难办,都是托习畜生的福。
Lancelot 失城。
暫時沒有。話説樓主的家人病的還算輕的了,至少還知道我匪不如美帝。在我家人、親戚的意淫裏,我匪秒天秒地秒空氣,什麽都不放在眼裏,六四早就在香港上演了無數次,美日韓早已滅國。
亲人遭过铁拳,被房东勾结的警察无故破门强制赶人走,私人财物全留在屋里,因对方势力大,走司法途径无果

但我成为反贼是因为开始上外网了解咨询的那段时间
zeroyeu 新地球人盼驅逐中共許地球一個未來
台灣人能看到這麼多反共義士,甚為欣慰,我還以為中國只剩下一些溜鬚拍馬、貪生怕死之徒,連思考都已經自我閹割...

沒錯,自由不能當飯吃,但是沒有自由,吃頓飯像條狗、看個片像條鼠、發個文像驚弓之鳥,請問你是用什麼身分活在這個世界啊?你還算人嗎?? 你國家以外的人就沒幾個活得像你這麼憋屈,怎不奇怪??

腿不利索跪不下去,也能把錢掙了,麻子都行,你不行?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其实没这么复杂,封我游戏,老子骂死你们一群狗杂种。
习酱 如果是习酱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呢!
迪迪 香港加油
仔细想想,我最气愤的是无缘无故把 今晚80后取消了, 我想念曾经的王自健,池子和李蛋。
没被铁拳揍过,只是心中对世界的那种美好向往被打碎了而已,因为很敏感,希望生活在一个温柔的世界。
你看现在的房价是人能住的起吗?
年轻人对结婚持有恐惧,有多少人因为没车没房,又不想当车奴房奴至今都没有结婚
坐在天朝看世界 锤爆小熊维尼
每天都在遭受的铁拳就很多,不安全的食品、压制言论自由等等,但是让我变为彻底反贼的转折点是大学为了查资料翻墙上谷歌看到了HBO拍的纪录片《天府泪纵横》,以及艾未未拍的《我们的娃娃》,感触很深…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让我认识到这个政府是怎么无耻的掩盖人祸的,之后就是彻底的不信任中共成为了反贼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從小因為反共被剝奪教育權,遭遇人際衝突的時候司法偏袒加害者,所以我建立了反共的立場,事實上對於所有思想上的自由人民主人,沒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就是一種壓迫。
党间失格 观察 前任李克中,b站难民,知乎难民
其实所谓粉红,一部分是自己生活在1.2线城市,自己生活还过得去,没有被zf割过韭菜,所以觉得这刀子割不到他们头上,所以很拥护。。
而另一部分是真正的既得利益人,吃赵家的饭为赵大帅出力。。
最后最后,是一种因为被意识形态教育荼毒,真的相信gczy

1.3类是可能因为被铁锤锤醒,墙内现世报就是这样
2类本来就知道,装睡,自然不可能醒
没有对我的铁拳。但是武汉人民的悲惨遭遇让我反思,进而怀疑并憎恶这个制度
姬野星奏 自由意志主義者 支持無政府資本主義 奧派觀點
不用铁拳,迫害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就足够我反ccp了。
liying910 沒有自由的生活就像沒有精神的身體。
小時候 家里每年要被迫上交所谓的公粮(一年就是被抢走几十袋稻谷),不交就把你家人抓起来,然后进行迫害;共匪这种行为 ,实际上就是搜刮、劫掠粮食。这件事,我永生难忘!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当然得有我一个啊,而我又根本就是什么也没做也没招惹他们,所以啰,该来的都得来,一个也别想跑
64我只是在微信提了一下,而且很隐晦的那种,当然在微信群也经常说党国坏话,至今没被谈过
前世的算嗎?上輩子死在蘇共的集中營里,所以從小就很討厭共匪,討厭政治課本的假大空。。。
今生算是生活在體制內,衣食無憂甚至一開始的工作也是被家人塞進體制內不錯的單位,我爹很不理解我的反共情緒,他總說共產黨也沒虧欠你啊!
很小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被共匪害死的,以為是文革里被害死的,後來知道前世,原來是死在蘇共手裡,而且前世的主要工作就是反共,那些母胎反共的朋友搞不好也是前世就在反共了😁
我每在墙内网络发表较为客观实际言论,轻则被和谐删除掉,重则被小粉红、五毛人士以语言暴力恐吓和辱骂。我虽然没被社会主义铁拳残害得很惨,但我深谙中国社会野蛮和不人道的潜规则。中国虽然表面上讲仁义道德,但私底下却为一己私利而变成地狱魔鬼。我奉劝各位永远不要与魔鬼做交易。
這個問題最好由再國內和區縣級別公檢法系統有過交集的人來答最好。
我的親身經歷和聽說的,看到的,
讓我明白了,區縣一級的公檢法系統,你要是個沒背景,沒關係,又不會送禮的普通百姓的話。
那真的是,除非出了人命案件,普通打架傷人,基本不會立案,
我看過很多輕傷重傷的自己找第三方去做簽定,然後自己回來請律師去打,
而這種情況下,很多請了律師後去一問才知道案都沒立的。
陆生看台湾 能扛二百斤的是驴不是人
没被镇压过,看了太多共匪的黑材料,发现他们是彻头彻尾的红色恐怖组织,专门以暴动颠覆杀人为业,还无底线地驱使平民开展超限战。结合近年来中国边疆地区疯狂的镇压趋势,对共匪所谓的转型彻底失望,走向革命路线。
nihilist 反贼是没机会爱国的粉红
没受过铁拳的反贼,就是心比天高,自以为自己能当皇帝,所以要反对现任的,自己才有机会。支那人的支性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祖父是49年校级解放军军官,世受俸禄,子女都是在苏联人的幼儿园长大。

反共据中来自于自己的道德责任
流光岁月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