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少民国家认同与大汉沙文主义

第一次发帖,主要是逛品葱这么久了,看到不少少民葱油痛斥中共迫害,但没有看见从少民葱油的角度分析的文章,虽政治民俗文化等非我所长,但我可以就我的角度观察到的普遍现象作一点分享。


先说两点:

1我不反对汉人或汉文化

2无论汉少,皆是韭菜


@反組引力球

这也是与您讨论下的结果思考的结论,我不想歪楼所以再开一帖

我本人而言很喜欢诗人王藏的诗,主要是他是真正为少民发声的汉族义人,他一直认为少民与汉民可以平等相处,共同走向民主,无奈现在中共是不歌颂也是罪,把他抓去关,逼疯他的妻子,具体看此视频:https://youtu.be/Yx028KEye7g。王藏有一个对于西南少民的看法我一直很支持,我们不是朋友,而是兄弟,因为朋友可以选,兄弟不能选。我认为同处一室,求同存异,这才是民族和谐的真正正确的观点,而不是现在那种表面优待,实际歧视的虚伪做法。是一种法家式的分而治之的损招。

接下来说说中华民族或是华人,此词是晚清发明,但中共将它异化了。在古代中国,没有什么华人,华夷之辩更多的是文化认同,你认同儒家,写汉字,就是华;你不书汉字,不受王化,就是蛮夷。古中国已有蛮夷入华夏即华夏,这是一种阿Q精神,就是被蛮夷打了还是自称为我是你老子。忽必烈和多尔衮要是得知,恐怕得笑死。要是日本打过来,恐怕也能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那中国对华人更加异化,将华人等同中国人,以此构建国族认同,把什么成吉思汗努尔哈赤这些全当作中国人,所以也连带捆绑了中国内部与汉文化没多大关联的民族都是华人。我年纪不大,但我还是看见在京奥前后还是有不少的少民对中国有国族认同的。后来战狼粉红文化兴起,这事儿就歇菜了,至少在非汉少民地方来说是急转直下。

那为什么少民国家认同构建不起来,首先最重要的还是语言肤色文化都不同,天天听到皇汉说中国人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我以及我身边至少近二三十万少民都没有满足这三点,藏疆蒙更甚,与汉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有不同,民族国家是肯定不行的,新中国立国70年了,我等少民还是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这是中华民族构建的一个大硬伤,就是汉文化不等于中华文化,中国目前的领土都是在清朝的基础上构建的。皇汉天天吹的大明可没有占有目前中国以少民为主的地区。以我家附近为例,你问人家有没有听过勃印曩和大理段氏家主,比同时期明朝地方官更为人所知,用汉语的说法是“只知土司,不知皇帝”。


中国国家认同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上世纪的共产浪潮,我可以说共产党对西南少民地方的现代化有贡献,民国中晚期时我们这发展可落后了,没有共产党干掉地方土司,这屁地方还是传统封建政权。当然这也就造成了云南文革时的狂热,因为旧有的制约力量除了伊斯兰教外都不再存在,当然改开后这些土皇帝家族又复活了,甚至还是共产党员,这党就是这么魔幻,地富反坏右前几年才被打倒,转身一变又成了地方干部。直到习上台才压制了,江时代那真的是一个个小王国,贪污干部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包税大户。就是因为共产党的发展是割裂的,不断的在切换道路,所以有时候真怪不得改开早期官媒的精分,既批判大毒草又向西方学习。因为共产党就是和总路线一同摇摆的

共产或社会主义的路走不通,那就走经济发展的路,反正信小平同志的也有口饭吃。五毛在那时候是当作笑话的,有钱花,信什么毛左为人民服务。我记得小时候上网没有敏感词,百度刚开始时没有楼中楼,回别人还要告诉别人回几楼,少民是可以上网自由说自己语言的。不像现在微信你用非汉语还会被审查,新东方还说不学好英语怎么带路,那时候我还记得有人记录少民独特的风俗。那时侯的中国非常美好,各民族是基于真心紧紧团结在一起的


小粉红及大汉沙文主义起来的原因我认为还是充满欺骗谎言的仇恨教育,先是反日,也强调中国百年苦难,告诉别人落后就挨打。这给了皇汉绝佳的土壤,加上后来明朝那些事儿,造成了2006年开始明粉群体的出现,他们认为一切阻碍他们的人都是满遗汉奸。在2012年前后,皇汉之后又出现小粉红,就是中共自世纪初以来仇恨教育的结果。当然小粉红带动了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产生的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少民民族主义,或更确切的说,不认同汉化的少民民族主义。那让少民们怎么办呢?所以中共才在这几年间温水煮青蛙消灭各少民民族认同,但今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中共可能上层有人下了硬指标,直接硬来取缔少民文化全面汉化。加上小粉红在贸易战和战狼外交的影响下,迅速义和团化。他们认为中华民族已然到了危难之时,不愿做奴隶的人也要起来。捍卫最好的伟大祖国或阿中哥哥。当然就像扶清灭洋的团民,需要时就是义民,不需要的就是乱民。现在就像当年义和团围东交民巷的使馆,只敢比比几句,但又不敢真的挑战全世界。

所以皇汉们把气撒到少民头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国有难,回必乱”,只要你不汉化,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官方宣扬民族团结,下层泥腿子干压迫少民的破事,又是古代儒表法里那一套。

中共挑拨中外矛盾,汉少矛盾的本质,就是赵家人把自己和他人的利益矛盾,上升为整个国家和民族层面的矛盾,把国家和党的利益挂在口边,捆绑汉党国华四位一体,用来维持自己的权力安全。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大汉沙文主义者抱持怜悯,因为你们和义和团都是主子的奴才,需要时是义民,不需要时是乱民,一刀下去,人头落地而已。
11
分享 2020-10-15

15 个评论

既然门宦老哥回了我,顶帖分享我的立场,我个人而言对绿教和门宦没有什么仇怨,但是它们的上层人士捆绑教民,愚弄他们。以大义作为遮羞布,来掩盖他们龌龊肮脏的行为。我虽然力量弱小,无法正面对抗赤绿任何一方,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我的心灵不屈服在暴力之下,因为任何以暴力维持的组织,本质上就是强盗团伙,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要反对。共产党成立国家是为人民服务,现在国家为赵家人服务;穆罕默德成立伊斯兰教是为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让他们脱离俗世的苦海,现在伊斯兰教被沙特王公贵族,伊朗教士,埃及穆兄会等等的组织骑劫,为他们个人利益服务。公民与公民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这才叫公民社会,公民们授权给公民管治的权力,当他做不好可以换了他。现在中国共党红二代与门宦家门是基于血缘继承权力,他们不是人们推举出来的,这种世袭权力本质上是一种贵族政治,把人民和教民当作他们家的奴才,这和清朝没有多大分别。
沙文主義是一定會見血的。也許到時候少民還有西方收容一些(容量也有限),最慘的是“被漢族”的各個民系,在劫難逃,插翅難飛。我有很多朋友,還在牆內為了保護本土語言,孜孜不倦地做著田野調查、民俗整理,全職的兼職的都有。真的大漢族主義起來了,第一批遇難的肯定是他們。

心不夠狠的人趕緊跑吧。到瘋狂時代,人頭落地不過一紙文件,一句指示。

另,
因为朋友可以选,兄弟不能选

挺感慨的。在外這些年,白皮的紅皮的黑皮的都給了我很多暖心的幫助,回頭看東亞之大,竟沒有我安身立命的一張書桌。
>>沙文主義是一定會見血的。也許到時候少民還有西方收容一些(容量也有限),最慘的是“被漢族”的各個民系,...

皇汉也有南派皇汉,就是那种什么四川话粤语一票之差的那种,中原正统在河洛(福建)也许不只是少民有屠杀危机,南方汉人也有被北方官话汉屠的危机。我记得几年前百度刚拜什么冉闵有人讽刺过汉胡之分,什么商亡之后无炎黄,崖山之后无华夏,煤山之后无脊梁等等。皇汉我印象中小时候是没有的,明粉和五毛十年前是被人取笑的,会反问他们你也配姓朱?

回来说民族问题,少民中也大概只有藏疆有独立机会,其他的与汉人混居太多了。我认为即便中国民主化,汉语还会是中国主要语言,当然未来谁也猜不透,不过希望未来不要出现民族屠杀。
所以中国未来还是得回归北洋民国时期的“五族共和、联省自治”之路,按照美国模式构建在普世价值之下的多元文化民族大熔炉国家。
现在东突厥斯坦存在种族暴力和隔离, 这个社区成为了汉人与其他种族的角力场, 然后汉人也把其他人驱逐出汉的社区。 特别是少数的白色人种, 他们在汉人在场时唯唯诺诺。 因为可能因为泛突厥或不是汉的文化风格,让很多人感到愤怒。 当我们因为种族而被威胁, 我们陷入了种族主义的冲突, 我们扼杀了不是汉人的人性。 我们大脑想象出敌人,令人仇恨我们没有见过的人, 只是因因为对方是不同的种族。 在最差的状态下, 我们会说服自己, 对方种族不该得到关爱或是保护。 在种族冲突严重地区, 我们知道一些最可怕的时刻就是种族接触, 人们会经历的一些最可怕的时刻。 如果你看美国导致印第安人和非裔死亡的涉警事件, 中国在东突厥斯坦比他们更严重,最坏的情况下,在不进行问询的情况下就会先开枪。
你好,因为我是一名研究中国民族的外国记者,我想请你说明,你作为少数民族的所在地与汉人关系,因为明白你们有风险,请不用你身份显露的方式说明。
已隐藏
红朝承清制,國號当为后金。从东北入关,灭南明(蒋介石),剃发易服(破四旧、四清),推广萨满巫术(忠字舞)。消灭文化精英(反右、批孔),大兴文字狱(反革命、文哥),歪曲和消灭汉族文化,打击大汉族主义。联蒙(少数)制汉。明确抵制汉化(仇恨孔夫子),不忘初心国语骑射(姓马姓社)。
>>现在东突厥斯坦存在种族暴力和隔离, 这个社区成为了汉人与其他种族的角力场, 然后汉人也把其他人驱逐出...

老哥你母语不是汉语?读起来有点怪,云南种族冲突以我交友圈来说是没有听说过,或许就是互相口嗨几句,比比有没有牛逼祖先。本地少民与普通汉人关系不错,汉人官员不得人心。民族问题没有东突厥斯坦严重,2018年前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少民民族主义思潮,因为强制汉化,现在民族情绪是起来了,也只是强调与汉人不同,只有少数人有反汉情绪。我本人不反汉,只是反皇汉,就是那些大汉沙文主义者。
>>红朝承清制,國號当为后金。从东北入关,灭南明(蒋介石),剃发易服(破四旧、四清),推广萨满巫术(忠字...

所以我一直支持汉族友族同胞从黄俄后清伪朝独立出去,汉人从PRC独立,没有汉人,PRC根本没有办法维持对中国的统治,它自然就药丸。面对一个屠杀汉族婴孩,摧毁汉字汉文物古迹的苏联扶植的汉奸政权,汉少应该共斗先灭了它。
>> 所以中国未来还是得回归北洋民国时期的“五族共和、联省自治”之路,按照美国模式构建在普世价值之下...

我只想说五族共和对汉族是非常不公平的,就像美国日耳曼裔白人不能容忍国家政权被拉丁裔黑人分享所以选出特朗普一样,五族共和意味着汉族只拥有国家五分之一的股份,长久下来汉族不可能接受的,还是会出乱子。
>> 红朝承清制,國號当为后金。从东北入关,灭南明(蒋介石),剃发易服(破四旧、四清),推广萨满巫术...

这个好
>> 既然门宦老哥回了我,顶帖分享我的立场,我个人而言对绿教和门宦没有什么仇怨,但是它们的上层人士捆...


门宦比起伊斯兰教协会,危害度差远了
>> 所以我一直支持汉族友族同胞从黄俄后清伪朝独立出去,汉人从PRC独立,没有汉人,PRC根本没有办...

不好意思现在被人顶上来才看见,系统没提示…

你说的这种往期的翻车新闻里就有,主张干烂赤匪的皇汉,竟然还是搞的微信群,似乎很神奇地存在了一段时间,然后才被网警搞掉,不过说实话,我反正没见过非大一统信徒的汉民族主义者,这俩东西应该是绑定的,所以依我之见,非但大一统得去,汉民族也有必要彻底解构掉,汉文化本身已经残破不堪,剩下的也几乎无一不是糟粕,且如楼主所言,有着病态的阿Q精神,被蛮夷入关了还要自称老子精神胜利,迫真归入“自家”历史,这在全世界是匪夷所思的,大汉沙文主义跟大中华沙文主义并无二致,天命秩序的大一统皇权帝国都是其基本诉求,这样的框架下势必会导致“中华民族”这个巨大梦魇融合怪的产生,所以可谓是:分裂不彻底,彻底不分裂,而就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综合来看汉民族应该还是很容易被解构的,绝大多数人只是被先入为主地灌了一腔空虚的认同,实则并无什么强烈的羁绊能束缚,精神或物理,唯一难以撼动的只有汉语本身而已(所以我最近在考虑如果真的达成彻底分裂乃至汉族解构了,那届时中文该改用什么称呼,诚然各地可以根据自己的地名命名其语言为x话/语,这现在也已经有了,但文字都还是汉字,也还有大陆以外,乃至日语,当然也或许这并不重要,但愿如此罢)
「各民族是基于真心紧紧团结在一起的」


我不同意你這句話,民國分裂不只是因為軍閥,
很大一部分就是對漢不認同才會支持本土的軍事政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