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崛起:亚裔在美国政治的影响性,改变了吗?

https://i.imgur.com/10PHVFg.jpg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SARAH RIC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节录自纽约时报
杨安泽背后,亚裔美国人距离政治舞台还有多远?

JENNIFER MEDINA, MATT STEVENS
2019年12月20日

洛杉矶——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已经习惯了政治生活中的这个事实:每当华盛顿有关于少数民族的讨论,她必然要挤进去露个面,以便人们考虑到亚裔美国人。

“我们长期以来有这个问题,亚裔美国人在政治上一直是个看不见的群体,”赵美心说,她是首位当选国会议员的华裔女性,代表着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选区。“每当对话是关于少数民族时,我们总要确保我们被包括在内,我们不得不将自己插到这个过程中来。”

在围绕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多元化的辩论进行了好几周后,一个政治上不同寻常的时刻正在等待着亚裔美国人:七名希望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人本周四晚在这里登台辩论,每个人都想把自己推销为一个专心致志地把重点放在非洲裔和拉美裔选民身上的政党的领导人。除杨安泽(Andrew Yang)外,他们都是白人。一年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企业家出身的杨安泽是一位政治上可行的候选人。

政治上的这种对族裔认同的强烈关注,再一次让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的一些人仔细考虑多元化的真正含义——以及多元化中适合他们的地方。

“有几名记者问我,是否觉得有责任在辩论台上代表所有少数民族,”杨安泽最近在推文中写道。“我告诉他们,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的社区太多元了,任何人都代表不了所有的。我见到的大多数美国人都关心着非常相似的事情。”

杨安泽将是本周四晚上对几百万选民讲话的唯一非白人,对许多政治老手来说,这本身就是非凡的。他从近乎完全默默无闻,变成有史以来为数不多发起了一场值得严肃对待的总统竞选活动的亚裔美国人候选人。

“通常,人们不把亚裔视为领导者,但把他们视为称职的人,”曾任加州财政部长、参加了去年加州州长竞选的江俊辉(John Chiang)说。他为更多的亚裔和太平洋岛国后裔民主党人选入政坛创立了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这种看法对所有的方面都有影响,不管它是对是错,已经形成了一种印象。人们对亚裔有一种了解,在他们在集体意识中,亚裔不被视为政治领袖。”

这些印象可能正在逐渐改变。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的民主党初选中,首次有三名亚裔和太平洋岛国后裔寻求一个主要政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他们是台湾移民的儿子杨安泽,出生于萨摩亚、代表夏威夷州的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以及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牙买加人的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哈里斯本来获得了参加辩论的资格,但她已在本月退出竞选。

经过了几十年的移民排斥后,第二代亚裔美国人已经成熟,专家表示,他们对美国政治表现出越来越高的兴趣和参与程度。

尽管如此,亚裔美国人仍经常被排除在关于少数民族的讨论之外,来自加州河滨市的日裔民主党众议员马克·高野(Mark Takano)说。

“即使在进步人士中,这也是一个盲点,”高野说。“以我的经验而言,进步人士中的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他们考虑少数民族时往往只想到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而亚裔美国人不知为什么不在其中。”
例如,在有关移民和梦想者的辩论中,高野和赵美心都说,他们曾努力确保美国的亚裔无证移民被纳入战略会议和新闻发布会。

高野把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这种神话过度地把亚裔概括为勤奋、有成就的人,认为亚裔美国人不面临任何与非洲裔或拉美裔相同的挑战。

全文详见连结
儘管并非是民主党最热门的候选人,杨安泽仍在本次竞选之中,大放异彩。亚裔在美国政治的影响性,改变了吗?

其实不只是美国,在欧洲国家,亚裔也容易被视作远离纷争、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群体。你认为这是一种刻板印象,或者属于事实?

文章之中有受访者提到,「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将亚裔简化作勤奋向上成功人士。反而导致亚裔在公众领域,产生失语的现象。你认同他的观点吗?

虽然本人并不大谈及,但杨安泽确实因为政治身分,引来不少瞩目。就你的观察,美国社会与亚洲在看待与评价杨安泽时,有什么差异之处吗?
杨安泽属于香蕉人里面并不自恨的那一类,他与自己的族群特质达成和解,看他甚至可以拿亚裔刻板印象开玩笑,口号是MATH,你们不是说华人数学好,我确实如此,还以此为荣,不躲不藏。
他的形象就是一个典型的亚裔理工男,也不刻意追求不一样,比如说明明并不擅长和喜欢,却为了给别人留下好印象非要健身练成肌肉运动男那种。
我认为确实有很多亚裔/华裔也是运动高手,像林书豪那样天赋异禀又热爱篮球,开朗外向幽默有领导力,但是不必强迫人人都是。
海华缺少什么呢?缺的就是真正了解西方文化,大多数人仍然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懵懵懂懂来到美国,大多数人只为赚钱,长期躲在小圈子里,对外界就是害怕和被害妄想症。
你看华人好奇怪啊,当华人是少数时候,因为人少就被人欺负。那么国内的汉族总是多了吧?还是绝对多数,又为什么仍然是被少数人欺负呢?
又为什么人家可以少的时候就团结,发挥远超族群比例的力量呢?
你看那个omar,我一点也不喜欢她,可是她是索马里移民,才移民过来几年,索马里是什么穷国,索马里移民在美国才几万,人家怎么能选出来了啊!
若是落后就要挨打,那些比中国还弱小的多的国家移民应该比华人的境地差,也不可能选上议员。
事实上,美国移民过来的族群,凡是能够组织起来的,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华人做不到,是华人自己的问题。华人天生就是散沙,人为捏合,当然毫无战斗力。凡是想以一己之力带上全体华人的,就要被无数搭便车的华人给拖累死。
举个例子,就像你品行高洁,守信重义,赢得周围人的好感,但是如果你非要他们从此改变对华人的一贯看法,以后把所有华人都看成你那样的素质,岂不是要坑死他们,到头来你的名声也得坏了。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承认现实,老老实实告诉他们,中国人里面确实是有和自己一样的人,但是不要以为所有华人都如此。他们可能会把你划入一个单独的分类,以后的越来越多的和你一样的华人也分进去,而如果有一些特征能让别人更容易分辨,就是中国人现在最反对的亚裔细分,对所有细分出来的的的都有好处,剩下无法被细分的就是被抛弃的,当然不高兴。
扯这么远,跟杨安泽有什么关系?
那才是杨安泽的根本问题,他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他比没有社区还要糟糕,出身的亚裔社区还有华人身份全是拖累,可以说他在白人或者黑人的族群拉选票比他在华裔圈里拉选票还要容易的多。所以一开始他就放弃了刻意讨好华裔的策略,毫无必要。华裔选票基本上都是互相抵消了。
他选择民主党是因为只有民主党能够接受他偏左的理念,绝对少数的身份,而且今年反正没有什么种子选手,几个排行前列的各有各的硬伤,民主党选民犹豫不决者众多,正好是新人的机会。否则也不会那么多轮辩论,正是由于这样漫长的初选,才让他这样一个新人的竞选主张不断宣扬,不断发酵,广为人知,最终竟然超出预料,走到最后一轮,杨安泽已经是大获全胜。
本来就是政治底蕴为零,既无名声也无财力,二十多个正经的候选人里面垫底,他每一步都是新突破。
他的成功,证明了美国的民主机制仍然健康运行,可以自我修正补充。
杨安泽提出来的方案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人发钱,而是有可以自圆其说的理论依据,有可行性调查研究,比起那些胡乱许愿的要好的多了。如果说桑德斯都能让民主党接受,那么杨安泽比起来还合理多了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宋美齡學

[00:00:10]主持人:美國民主黨在2020年初選的候選人當中有一個叫楊安澤(Andrew Yang)的臺灣裔或華裔人士,他是美國近半個世紀以來首個宣佈參與總統大選的華裔。他提名的主要競選政見是推行所有美國成年人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以對應自動化、快速發展的勞動力市場挑戰。所謂的“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最佳的先例我覺得應該就是羅馬帝國給羅馬公民的麵包與競技。美國作為現代羅馬,真的有條件可以實行這麼激進的憲制改革嗎?如果支持全民基本收入的勢力越來越大,會不會加速美國的帝國化?

[00:00:54]劉仲敬:我覺得他是一個可以忽略不計的人。除了漢語圈以外,基本上誰都不會報導他。而且這樣的主意是零零星星在十九世紀以來總會有人提出的,但是不大能算歷史趨勢,因為歷史趨勢必須像是喀提林這樣能夠發揮影響力的人 — — 也就是說像奧巴馬這樣的人提出來才算數的。比如說像是糧票制度這個東西,在義大利文藝復興晚期的小說當中,類似《約婚夫婦》(The Betrothed)這樣的小說當中就有人提過,顯然不是什麼新鮮東西。它在任何時代都會有空想家提出來的,但是如果基本上不能發揮政治影響力的話,那就可以忽略不計。他就是那種在民主黨內來說可以忽略不計的候選人,一般沒有必要把他在選舉地理學中算進去。

[00:01:46]當然,美國是能夠支付得起的。只要運用它的金融和軍事力量的話,實行這樣的制度是可以的。但是實現了以後肯定形同虛設。財產或者生活標準諸如此類的東西都是不固定的。什麼叫做“基本生活標準”?任何數額的金錢或者待遇都可以叫做“基本生活標準”。而且在任何情況下,拿著“基本生活標準”的人肯定會覺得,他跟其他人相比的話,這個也少,那個也少,各種不自由。願意靠這種東西生活的人肯定是依賴性極強、極其缺乏野心的那種人,大多數人不會喜歡、也不會願意為了這樣的東西就一輩子把自己捆在上面。如果有人掉進這樣的陷阱的話,那就說明社會系統當中已經容得下大量的像是八旗子弟那樣的人了。

[00:02:39]例如,跟羅馬帝國的麵包與競技比較相似的實際上是退伍軍人待遇。美國的退伍軍人,包括傷殘軍人,數目是非常大的,而且這是疊加性質的。一般來說,待遇是終身性的。你參過一次戰,那麼待遇就是終身性的。下一次你可能不參戰了,別的人參戰,待遇又是終身性的。所以,即使每一次參戰的人數都很少,積累下來卻是很多的。到處都可以看見有退伍軍人,他們都有相應的福利待遇。而絕大部分軍費開支不是用在戰爭本身上面,而是用在這些退伍軍人退伍之後的福利上面。這些東西才是真正相當於羅馬帝國麵包與競技的東西,它才是美國帝國性的真正體現。

[00:03:31]主持人:您之前(9 Sep 2019)說在未來美國會非常不願意在歐亞大陸上面流血,它在從內亞到東亞的傳統連介面(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絲路或者說是新疆一帶)還有在東南亞和中國的傳統連介面(也就是南粵一帶)需要有兩支軍隊,最好是諸夏軍隊,來替它守住邊界。您的意思是不是說,未來美國不會想要在中國或者中國附近再打一場韓戰或者越戰?

[00:04:10]劉仲敬:這個要看站在誰的立場上來講。我那句話的意思是說,假如美國要做帝國的話,就要用附庸國去打仗。但是,美國其實可以做美洲島的英國。比如說,拉丁美洲就是它的愛爾蘭,加拿大就是它的蘇格蘭,然後守住美洲大陸。西里西亞到底歸普魯士還是奧地利,波蘭到底要不要亡國,這對它來說是無關緊要的。對於歐洲大陸的人來說,這是十分緊要的。歐洲大陸的政論家或者政治家總是想把英國人拖進來。例如,俄國佔領波羅的海沿岸的時候,瑞典人就要求皇家海軍出兵。理由是,皇家海軍所需要的木材有很多是從波羅的海 — — 就是今天拉脫維亞的里加輸出的,不能讓它落到俄國人手裡面。而英國人不為所動。事實證明,俄國和英國沒有利益衝突,也根本看不到為什麼不能把木頭賣給俄國人賺點錢。實際上,這方面瑞典人提出的理由完全是為了瑞典人自身的利益考慮的。

[00:05:10]波蘭人早在伊莉莎白女王的那個時代就跑去抗議說,英國商人為什麼跑到阿爾漢格爾斯克(北極航線和東北航線的重要港口),把歐洲的軍事技術(包括火藥)賣給了莫斯科人。他指出,火藥這個東西是只有文明人才能使用的。波蘭人壓制俄國人,跟它的軍火優勢是很有關係的。俄國人人多,如果俄國人也有了火器,這還得了?他表示說:這種做法是在背棄歐洲文明。於是伊莉莎白女王就用拉丁文回了他一段,表示說:我也是一個很有文化的人,不要以為你才懂拉丁文。波蘭大使是用拉丁文說話的,他的意思是說:俄國人,包括拜占庭系的、更不要說是蒙古系的人,不是我們講拉丁文的歐洲人的一部分。於是女王就說:我也會講拉丁文,但是這件事情跟英國的國家利益毫不相干。於是事情就這麼了結了。

[00:06:02]如果我是美國總統的話,我肯定要實行美洲島政策,因為大英帝國的外交政策比起羅馬帝國式的外交政策或者說是美國式的外交政策的性價比要高得多。但是美國自身能不能夠實行這種老奸巨猾的政策,那還是很難說的,這取決於各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弈。對於遠方,那就像是陳光甫在抗戰時期說的那樣,桐油借款能不能搞成對於摩根索(Hans Morgenthau)來說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好比說他是一個富家少爺,在賭場裡面贏幾塊錢輸幾塊錢是沒關係的;但是蔣介石你是一個拿著手巾伺候人的茶房,別人心情一高興就多給幾塊錢,心情一不高興就少給幾塊錢,那就是你要不要家破人亡的問題,所以你必須按照西門慶的“潘驢鄧小閑”原則,隨時讓他心情高興才行。

[00:07:01]後來國民黨又強烈抗議說是,羅斯福政府的財政部長助理懷特(Harry Dexter White)是共產國際的匪諜,給國民黨穿小鞋,所以是他們害得國民黨輸給共產黨了。但是其實對於美國人來說,羅斯福總統是搞大政策的,而國務院或者財政部的小公務員做些什麼事情就像是派出所的員警給你辦戶口的時候態度好不好,他可以讓你當場就辦成,也可以讓你過兩個月再來。對於很窮困的、像白寶山那種人來說,這兩個月是很要命的,但是你要說是共產黨要迫害白寶山,共產黨知道你白寶山是誰嗎?共產黨制定了北京市的戶籍政策,這個政策派出所的民警是不敢改的。但是他可以說是,他老人家的關係戶,他閃電一樣給你辦成了;不是他的關係戶,你又不知趣,不肯給他送錢,他慢慢拖著你,這件事情他不用違反共產黨的政策。

[00:08:00]像財政部或者麥卡錫說的那些國務院的什麼什麼匪諜,他們能夠發揮的作用也就是這個。他們在大政方針上不是做決定的人,但是小事情上他可以磨你。而你如果是窮得不得了,像1944年的國民黨,通貨膨脹,票子滿天飛,國庫裡面黃金一點也沒有,這時候如果給你一點黃金的話,你的票子似乎就可以穩住;如果不給的話,那就只有多印一些紙幣出來。這個真是使幾百萬人家破人亡的事情。但是對於美國人來說的話,羅斯福總統才不會關心這種事情。人家要給你穿小鞋還是給你開綠燈,那都是小公務員就可以決定的事情。基本格局就是這個樣子的。

[00:08:41]對於美國基本政策來說的話,歐亞大陸的內地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如果美國完全撤出了阿富汗,那麼阿富汗的部落酋長如果長驅南下,就會像歷史上那樣對印度和波斯構成極大的威脅,但是這跟美國人是毫無關係的。阿富汗的酋長如果當了波斯的皇帝或者印度的皇帝,那也無非是大明朝被滿清帝國取代了。對於西班牙人、荷蘭人或者英國人來說的話,閩浙總督或者兩廣總督到底是大明朝的官還是大清朝的官,這對他們的利益有任何影響嗎?一點都沒有影響,他們完全可以不管的。在911事件以後如果是讓我去幹的話,我肯定是轟炸完一通以後立刻就走人。而它居然不走,這就是清教徒的良心又開始發作了。等於是,戈登將軍接管了格萊斯頓的政策,他要用最後的五天撤出最後五千人當中的五萬人,就是說他把一大堆根本不是英國人的本地黑人都給撤到英國來了。他覺得良心發現,我沒有看到倒也罷了,我已經看到了的話,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黑人去死,所以我實在不行的話就留下來跟他們一起死,也算是對得起我自己的良心了。

[00:10:02]很明顯,這種政策是為了對得起阿富汗的那些軍閥以及像黎元洪一樣根本扶不起來的所謂阿富汗民主政府。他們是民主選舉產生的,但是正如如果你不對縣級政府實行財政監督、任何貿易協定都是形同虛設那樣,如果你不對阿富汗各縣軍閥的投票所進行監督的話,你閉上眼睛也可以看出,肯定是各地督軍操縱了各地的選票。而黎元洪之所以能夠當選,無非是各系軍閥之間達成了某種協定的結果。阿富汗的普通選民絕不可能像是美國中產階級那樣獨立地決定自己的選票,大多數阿富汗人都是根據本地的部落酋長、伊斯蘭教長老和本地軍閥的意見去投票。這些頭面人物的歸屬就像是,湖南軍閥或者江蘇軍閥如果是直系的人就會支持黎元洪,那麼江蘇的全部選票就會支援黎元洪,是一樣的道理。是不是普選制或者有限選舉制,區別都還不大。有限選舉制是根據英國地主和資產階級的利益制定的,它符合英國紳士和商人是政治上的主體階級這個事實的;而阿富汗的地主和商人就不是政治上的主體,政治上的主體顯然是酋長、伊斯蘭教長老和軍閥。

[00:11:24]阿富汗的政局跟英國的政局不一樣,這個跟民主不民主是沒有關係的。英國也不是什麼現代意義上的民主國家,它是貴族和資產階級聯合專政的國家,廣大無產階級跟著本地的大地主或者大資產階級投票就行了。如果你認為英國政體搞得好,你就說它是民主政體。在這種修辭當中,民主的意義略等於好,好就是民主,壞就是不民主。如果是按照希臘意義上的民主,就是說選舉團的人數越多就越民主,那麼阿富汗軍閥和酋長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跟英國紳士和地主商人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是差不多的,他們的民主程度是差不多的。如果你認為阿富汗的酋長國不民主而十八世紀的英國卻很民主的話,那麼民主的意義就等於好了。

[00:12:17]像現在這種做法就等於是,美國的剩餘資源還相當多,可以拿來隨隨便便扔給引起了他們注意的人。這樣就會引起一個悖論:盧旺達什麼地方的人(美國人根本不知道它在什麼地方)儘管殺得很慘,美國人的良心並沒有被觸動;而阿富汗人之所以觸動了美國人的良心,恰好是因為本·拉登同志的卓越貢獻,要不然美國人怎麼會知道地球上有一個叫阿富汗的國家?因為本·拉登在紐約(對了,今天就是美國時間的911)殺了一批美國人,美國人才想起地球上有阿富汗這個地方。到了阿富汗以後,他的良心又開始發作,覺得他對至少是一部分阿富汗人還負有道德責任,不能一甩手把他們扔掉就走。而因為我的良心比美國人要粗糙很多,我就會認為,他們在美國人來之前就過得是這樣的日子,在美國人走了以後繼續過這樣的日子,誰死誰活那是幹我屁事。所以,這樣美國人就不得不多花一些額外的資源。

[00:13:17]當然這樣一來,怎樣恰當地開發美國人的良心,我可以稱之為是一個“宋美齡專業”。宋美齡同志是專門幹這種事情的。因為她的學歷是美國的一個基督教學校,所以美國人特別容易認為像宋美齡這樣的人應該是跟我們一樣的人。如果她說蔣介石是亞洲民主的代表,而日本軍閥則是多神教信徒和反動勢力的代表,那麼似乎是有點可信度的。但是麻煩就在於,你跟重慶打的交道多了以後,這個神話就漸漸破滅了。然後等到1945年前後,美國公眾輿論已經進入克林頓總統改革開放十幾年以後對中共的那個基本認識了。公眾都是沒什麼歷史記憶的,他們不知道過去幾十年發生的事情,最近十幾年剛剛進入他們歷史記憶的東西就是新鮮的東西,當時一個為數極小的輿論操縱者集團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像宋美齡就是幹這種事情的,她把蔣介石打扮得跟他的真實情況不符。克林頓總統時代的華人遊說者集團也是發揮這個作用的。當然,這個作用時間長了還是不行,資源消耗得太多了。任何東西都架不住時間長。你是什麼人,早晚會在熟悉你的人面前曝光。等到有足夠多的美國人熟悉你,而他們說話的可信度總比像宋美齡這樣的人要高,最終你還是會德匹下的,你中間得到的只是在很短時間內經營出來的差價而已。

[00:14:54]如果美國走美洲島道路的話,就應該讓他們自己去博弈,博弈出任何結果來都是沒關係的;如果要走帝國路線的話,那也應該撤出美國軍隊,製造一些代理人政權,諸夏就是這些假定的代理人政權。但是我也得老實說,如果根本上就是封鎖兩洋、讓整個亞洲內地都去自生自滅的話,其實是更加符合美國人的利益的。我的演算法是這樣的:假如美國人像很多基督徒一樣,他就是說,“我每年要把收入的10%拿出來捐給窮人,那些窮人是不是爛人沒關係,這是為了取悅上帝,不是為了獎賞品德優秀的人,謝謝”,那麼這10%的慈善捐款與其給黨內開明勢力,還不如給諸夏愛國者,兩相比較的話就是這樣。但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做法就是,TMD誰也別給,就拿來守護美洲島就行了。如果要良心發現的話,給墨西哥人是最好的,墨西哥就是美國的愛爾蘭。英國人要發慈悲的話,給愛爾蘭、蘇格蘭就夠了。留下來給墨西哥就好了,不要讓墨西哥人得不到美國投資,反而讓美國投資跑到遙遠的亞洲,哪怕是給越南或者東南亞都不如給墨西哥好。但是美國人很可能執行不了這種策略。美國的外交政策對泛美島之外的外交策略是小事情博弈出來的產物,而博弈的結果很大程度上就是取決於它的道德印象。

[00:16:31]所以在這方面,所有的華人都在企圖開發他們,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都在非常積極地開發。像費拉右派的套路就基本上是這樣的,誇張地說:沒有川普就如何如何不行,如果讓沃倫(Elizabeth Warren)上臺就如何如何不行。我看了一眼他們的所有論證,就斷定他們肯定是在針對美國的中文讀者來實行帶輿論的,其中肯定有大量的匪諜。例如像是沃倫所謂的反對美國葉岩氣和化石產業的策略,就被也許是匪諜、也許是被匪諜帶動的其他輿論說成是不得了的事情,“如果沒有川普和美國能源產業,今後美國就會對共產黨網開一面。”這個很明顯就是帶輿論的。帶輿論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在美國反共、但是頭腦不清楚的這一批美華被帶到川普這邊去,認為沒有川普就不行。但是實際上就在這一項事情上來講,比如說沃倫如果實行了有利於太陽能產業的政策,實際情況就是這樣的:美國石油和煤炭產業被川普放了生,它們給美國增加了一些就業機會,但是留下來的污染在美國本土;如果推行太陽能產業而把這些產業壓下去的話,太陽能產業移到中國境內,巨大的污染全都到了中國,而造成的效益全都輸送到美國,實際上它對美國的環境是非常有利的。要說哪一種更有利於美國的話,恐怕在這件具體的事情上來講,沃倫倒是更有利於美國的。

[00:18:09]像楊安澤,他是不可能的候選人。在民主黨的候選人當中,費拉右派已經被共產黨的匪諜輕而易舉地統戰過去了。我估計他們下一步就會這麼說:川普已經完了。無論如何,就算川普明年不下臺的話,2024年他總會下臺,不可能像他開玩笑的那樣2024、2028一直做下去。然後他們就會說:2024年以後民主黨已經是社會主義了,現在只有共產黨的改革派才是資本主義,所以你們非得跟著共產黨的改革派走不可。這方面的輿論預熱,我看現在已經做得差不多了。而在民主黨方面來說的話,很明顯,拜登(Joe Biden)的問題是什麼?他簡直就是希拉蕊的男性翻版,一切政策都是跟希拉蕊一樣的。希拉蕊的優點,他有些沒有;希拉蕊的缺點,他全都有。川普專門打他就是因為,打他就像是打希拉蕊一樣,而且比打希拉蕊更容易,川普最希望這樣了。但是沃倫不一樣,沃倫有希拉蕊沒有的優點,卻沒有希拉蕊有的缺點,所以她是很有機會上臺的。另類右派和費拉右派借這個機會,就很有可能被一股腦地統戰到共產黨那一邊去,繼續為共產黨充當准匪諜,然後就會整個完蛋。

[00:19:24]費拉右派的基點就是,我想讓共產黨去死,但是我希望別人替我去做犧牲,最好是美國人替我包辦了。首先,這件事情從前提和出發點就是不可能的。美國人要亞洲內陸的土地來幹毛?它為什麼要替你去幹這些破事情?你頂多就是說利用各種美國人造成的機會替你自己服務。但是從這個角度來講,無論是誰上臺,無論是希拉蕊還是川普,無論是沃倫還是川普,都會給你製造出各式各樣的機會。如果你利用不了的話,那顯然是你自己不行。反過來,無論他們誰上臺,匪諜都是有機會的。所以這事全看你自己,你自己有沒有政治主體性,有沒有行動能力,有沒有團體。費拉的特點就是,他們自己是全部靠吹泡沫過日子的。吹泡沫看上去很佔便宜,卻很吃虧,因為時間是無價的資源,你在吹泡沫當中度過了時間。你得勢的時候其實是風口上的豬,並不是靠你自己。失勢的時候,你頂多是把你自己的話說得更激烈一些,希望刺激你的粉絲跟著你走。但是這樣做反而使你的可信度降低,使你的支持面縮小。根本上的問題就是在於,輿論導向這種事情只能影響非常週邊的人,在關鍵時刻派不上用場,能夠產生的效果是極小的。真的想要產生效果的話,非得流血和出錢不可,這是不可取代的事情。如果你停留在這個層次上面,那麼無論怎麼樣折騰,你終歸還是不行的。如果真的願意流血的話,那麼自然而然形成的勢力,無論是哪一黨派,都會相應地重視你。即使你一度是站在敵對方面的,因為你能夠流血和敢於流血,你的統戰價值像愛爾蘭共和軍那樣自然會上升,最後別人會逼得非得跟你談判不可。在方面,所有的原則都是扯淡的事情。比如說,共產黨跟塔利班談判的時候,就有人跳出來說共產黨跟恐怖分子談判;然後川普也跟塔利班談判了,這些人馬上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

[00:21:33]那麼塔利班憑什麼呢?就是因為它手頭有一些軍閥和部落的勢力。但是塔利班並不能夠支配這些勢力,你不能指望跟塔利班談成了以後就有效果。例如你跟曹錕簽訂了協定以後,孫美瑤照樣要到淪陷區去劫車,這樣的協定是根本行不通的。如果你要保護僑民的話,那你只能撤出僑民,脫離接觸,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像當時孫美瑤在臨城劫車的時候,北京和上海的英文報紙就咆哮說,既然曹錕大總統簽訂的協定是如此之不靠譜,我們只有自己組織護路軍了。如果你組織的這支護路軍到津浦鐵路上去一路護,沿途那麼多土匪,總有幾個人會打冷槍把你打死的,那麼在華外僑的傷亡率肯定不會下降,肯定會上升。比如說你組織兩千名護路軍,三年五載下來的話,總會有幾十人被人打冷槍打死的,你的軍事技術再高明也架不住打冷槍。所以,你要避免外僑出事的話只有一個辦法:你乾脆把他們撤出。如果不撤出的話,讓曹錕和吳佩孚這樣比較聽話的軍閥去替你維持秩序,已經是形勢能夠容許的最好解決方法了。如果你連這個都不能忍受的話,你只有全面撤退。當然,在阿富汗全面撤退是可以的。阿富汗雖然有銅礦和其他礦,但是讓俄國人或者中國人去開採也沒有什麼關係,他們開採出來還能賣給別人,無非是他們自己去替你流了血而已。

[00:23:01]這就是說,你要在歧視鏈的不同層次上採取不同層次的政策。諸夏是什麼?其實就是吳佩孚時代的那些各路軍閥的化身。當然,這件事情也不取決於美國。你只要自己肯流血肯打仗的話,這樣的軍閥勢力你肯定能組織起來。只要能夠組織起既成事實來的話,你就不用害怕在西方或在其他地方不能夠製造出相應的支持者。問題在於,所謂的反共勢力,包括所謂的反華勢力,全都是放嘴炮的小知識份子。他們(包括我在內)的意思就是,我已經給你設計好了極好的方案,你照著做就行了,但是讓我自己去做的話,我要先考慮考慮,再等三年五載再說。像這樣的做法的話,那就是扯淡了,還不如讓像張士誠那樣的走私販子自己去負責。當然,如果是美國的情報部門要去幹這種事情的話,它要扶植起這樣的武裝團體很容易,但是對它來說這一點確實沒有必要。要麼乾脆完全撤出,要麼扶植越南人都比扶植你要好。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你自己把這樣的團體搞出來、去交投名狀的話,那麼機會是很大的。你就處在陳光甫說的那種茶房給人遞毛巾的水準。你如果主動上去給人遞毛巾的話,人家給你小費的可能性是極大的;你如果自己不去的話,人家根本不給小費或者小費給了別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基本格局就是這樣。

[00:24:24]當然,美國的外交沒有辦法利用這一點,因為它不承認世界是分階級的。英國人是欣然承認全世界都是分階級的,所以它的外交就能夠做到性價比比較高。歧視鏈的實質就是階級鬥爭,就是說世界是分階級的,而且要求你對自己的階級地位進行準確鑒定。如果不能進行準確鑒定的話,那就是裝逼遭雷劈,人至賤者無敵。像蔣介石這種裝逼犯一定要把自己裝出比真實階級地位更高,然後他就創造了一個空子,可以讓毛澤東這樣願意犯賤的人來吃他;如果他願意像張作霖一樣安于做一個軍閥的話,那麼像毛澤東這樣的人就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所以,你為了自身安全起見,就必須把自己的階級地位鑒定得很準確。

[00:25:13]主持人:所以您認為,最近美國內閣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先生(John R. Bolton)辭職這件事情,其實對於美國撤出阿富汗的國策並沒有實質上的影響。

[00:25:28]劉仲敬:是的。基本上沒有任何影響,因為美國人早晚是會撤出的,無論有協定還是沒有協定。如果塔利班達不成協定或者協定遵守不了的話,它可以跟阿富汗政府達成協定。雖然阿富汗政府除了喀布爾以外什麼都管不了,但是法律上的形式做足了也就足夠了。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被鹿姐邀请,非常荣幸。

海外参政的华人,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共产党捧出来的红色代理人。这种人一般都是来自西方的左派政党,选区都是华人聚居区。他们之所以能当选,都是当地使馆资助的华人社团和中文媒体捧出来的。如果西方政府真的调查下去,这些人在竞选的过程中,非常可能存在贿选或者其他的作弊行为。这种人当选后,从来不会批评中共,甚至会帮助中共在西方说话。加拿大就有很多这种例子,比如谭耕、陈国治。

另一种,就是完全的香蕉人。除了亚洲脸之外,和中国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蒋宋美龄那句“The Only Thing Oriental About Me Is My Face”,形容他们很合适。这种人在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上,有的是更强硬,有的是完全不关心。华裔对中国政府非常强硬也是应该的,因为中共是一个邪恶的专制政权。但是即使中国民主化以后,海外华裔政治人物对中国依然很强硬,这是可以理解的。民进党里面的外省人,打国民党比谁都狠;国民党里面的本省人,打民进党也比谁都狠,这是人之常情。我之前见过一个叫刘舒云的华人女议员,非常年轻,是来自魁北克的新民主党人,她就属于第二种。她父母来自香港,她本人就完全不懂中文,和普通的加拿大人没有任何区别。

杨安泽就属于第二类人。他父母来自台湾,自己不会说中文。杨安泽的崛起,确实证明华人在美国的地位越来越高了,对提升美籍华人的地位是一件好事情。不过他是不可能当选总统的,他和夏威夷的众议员Tulsi Gabbard一样,虽然肯定选不上,但是名气打出来了。这次总统肯定选不上,但是以后是有当议员的前途的。

推荐大家看一下Joe Rogan对他的专访,信息量非常大,杨的口才也是非常好,给华人长脸。该视频的播放量,已经有四百多万了。他受人欢迎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把华人正面的形象展现出来了,给人一种实事求是的感觉。
Joe Rogan Experience #1245 - Andrew Yang
索多玛艺人 ?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здрасьте ,支人 支文化 支党 属于自然界三种互利共生的毒物,谁也离不开,谁也别想逃离责任
杨安泽透露,拜登主动与他讨论了自动化进程对美国就业率的威胁,拜登还向杨安泽表达了他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切,如果未来工业化取代现有劳动力,这将会从根本上威胁美国中产阶级。杨安泽表示,拜登此番表态令他感到非常欣慰,这显示出拜登吸取了他的观点。“哇,拜登在听呢。”

杨安泽称,虽然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但如果拜登获得党内提名,他愿意考虑以拜登副手的身份角逐美国总统大选。如果是其他候选人胜出,并邀请他成为竞选搭档,他都会认真考虑,以帮助民主党战胜特朗普(Donald Trump)。

杨安泽也说,如果他当选了美国总统,他也愿意让其他参选人进入他的内阁。

作为这次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唯一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宣布参加竞选以来,一直不被美国主流媒体看好,但是他却出人意料地杀入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最后一轮辩论。从“给所有美国人每月发1,000美元”到美国富豪马斯克(Elon Musk)支持的“哥特式总统”,杨安泽的竞选之路可谓噱头十足。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25日发文称,杨安泽的候选资格标新立异,因此很难报道或量化。但是文章也指出,正如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可以证明的那样,非正统的候选人能够以传统候选人无法做到的方式引起共鸣


 马斯克加拜登 还用多说什么呢

美国需要的是有冷战思维的像里根这样的人再次主导美国政治格局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謝謝鹿兒的邀請 

先聲明 我不是professional political analyst

亞裔在美國政治上的影響一直是有限的 我認為有一定的機率是因為標準的亞裔在美國的比例是6% (這個是四捨五入了的 具體的是5.9%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

這個數據是不包括那些multiple races including Eurasians etc.

所以 如果按照民主黨的那種 按照種族的分佈來看亞裔美國聯邦級的政客的比例的話 U.S. senator 應該是有5-6個亞裔美國人 U.S. representatives 應該是有25-26個亞裔美國人 再次重申 這個是按照民主黨的ideology 來分的 那麼實際情況下是怎麼樣呢?

Kamala Harris的母親是來自印度 但是父親不是 所以 她不能完全算是在這個 而且她平時一般會自我標榜為black

Tammy Duckworth 來自伊州的 也不完全算 理由和Harris的是一樣的 Duckworth的母親是泰國的華裔 雖然我曾經在偏紅的美國華人媒體裡面經常提到她 說什麼支持她 也支持華裔 但是 根據我今天查到的資料 (英文版的)沒有證據表明她會說中文(普通話 粵語 客家話 等等 以後文中的中文指的是這個意思)附加一句 她會說印尼語和泰語 此人是否是另外一個層主——陳世傑 說的中共推出來的代理人之一 有待考究 不過在海外的紅媒狂推她的這點看 確實有疑點 再附加一句 她也確實是左派的民主黨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mmy_Duckworth

比較標準的是Mazie Hirono 來自夏威夷的日裔美國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zie_Hirono

因此 當前的senate 標準的亞裔的比例是1% 如果算上不標準的那兩個為了讓數據好看一些 那最多也就是 3% 按照美國的人口比 亞裔在當前的senate確實是少了

當然了 左派的蔥油可以說 還是左派好 畢竟上述人士全是民主黨人(左派)我認為不全是 我們現在可以來看美國歷史上的Asian American Senators 這次我就盡量不包括像Harris or Duckworth這類不完全是Asian American的政客了

  • Hiram Fong (R-HI) 1959-1977
  • Daniel Inouye (D-HI) 1963-2012
  • S.I. Hayakawa (R-CA) 1977-1983
  • Spark Matsunaga (D-HI) 1977-199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Asian_Americans_and_Pacific_Islands_Americans_in_the_United_States_Congress

所以我不认为党派是问题 现在senate的亚裔是民主党多的原因 这个我后面会提及

不知道看官是否看到一个规律 亚裔的政客都是来自某些州的 这个又是为什么呢?我们来看一下这几个州的数据

夏威夷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Hawaiian or other pacific islander)比例是37.3%
加州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Hawaiian or other pacific islander or native Americans or Alaska natives) 14.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wai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lifornia

简单的说在这两个州里面 亚裔的比例是很高的 高于全美平均 我认为这点对出亚裔政客有帮助 但不是必要条件

再来谈谈current U.S. house representatives 这里就不包含Harris or Duckworth这类了 因为人数太多了

  • Doris Matsui (D-CA 6)
  • Ami Bera (D-CA 7)
  • TJ Cox (D-CA 21)
  • Judy Chu (D-CA 27)
  • Ted Lieu (D-CA 33)
  • Mark Takano (D-CA 41)
  • Stephanie Murphy (D-FL 7)
  • Raja Krishnamoorthi (D-IL 8)
  • Andy Kim (D-NJ 3)
  • Grace Meng (D-NY 6)
  • Pramila Jayapal (D-WA 7)


我不认为Samoan算是Asian American 所以我没有把Tulsi Gabbard加上 而且Gabbard只有父亲是Samoan 虽然她后来加入了印度教 但是我还是不会算上她的 虽然我算是蛮喜欢她的

U.S. representatives 總共有435人 上面的名單總共有11人 比例是2.5% 所以 比起senate的1%是要高了點

如果按照美國人口比例來看 在聯邦的級別的政客上 亞裔的政客比例比亞裔占人口比例要低至少2.4%

我們可以具體來看 if a higher percentage of the Asian-American population at the local community has an impact on the Asian American politicians at the federal level.

加州和夏威夷的州級別的人口比例在上文已經提及 接下來我們來看一下FL, IL, NJ, NY, WA的人口比例 不過 我不認為 以州這個級別來看會有影響 我會在後文分析到以上眾議員的選區的人口分佈情況

Florida: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American) 2.9%
Illinois: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American) 4.6%
New Jersey: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American) 8.3%
New York: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American) 7.3%
Washington: Asian American (non-native American or other pacific islander) 8.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lorid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llinois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w_Jerse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ew_York_(stat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shington_(state)
上數5州的亞裔比例並沒有超過夏威夷或者加州 有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上數5州還未出現過亞裔的聯邦參議員 當然 有些看官會指出New Jersey, New York and Washington的亞裔人口比例已經高於全美的比例 然而和加州與夏威夷相比 還是相差甚遠的

雖然當前的眾議員裡面的亞裔都是民主當人 但是歷史上的亞裔在兩黨上面都是有的 具體的可以看我上面附上的其中一個鏈接 亞裔的眾議員的歷史我就不具體的寫了 連結上面也有的 我就想分析一下當前的眾議員的選區對於他們的當選也有一定的影響 我們來具體看每一個人

Matsui is from Sacramento, CA. (18.3% Asian American)
Bera is from Elk Grove, CA. (28.4% Asian American)
Cox is from Fresno, CA. (12.6% Asian American)
Chu is from Monterey Park, CA. (66.9% Asian American, including 47.7% of Chinese)
Lieu is from Torrance, CA. (34.5% Asian American)
Takano is from Riverside, CA. (7.4% Asian American)
Murphy is from Winter Park, FL. (1.32% Asian American)
Krishnamoorthi is from Schaumburg, IL. (19.8% Asian American)
Kim is from Bordentown, NJ. (2.73% Asian American)
Meng is from Flushing of Queens. 法拉盛 不用多介紹了吧
Jayapal is from Seattle, WA. (13.8% Asian Americ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cramento,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lk_Grove,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sno,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terey_Park,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orrance,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iverside,_Californ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nter_Park,_Florid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haumburg,_Illinoi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rdentown,_New_Jerse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attle

從上面的數據可以看出 只有3個當前當選的hometown Asian American比例少於10% (Takano, Murphy & Kim)

我不知道10%是否是the magic number 但是我可以分析一下 少於這個比例的亞裔如何當選

Takano:

美國現在在搞政治正確 這有助與其中一些人的當選 而且抓住了大眾和媒體的注意力 Takano就是其中一個 他非白人 同性戀 家庭在二戰的時候 被遷入了War Relocation Camp 這個對美國歷史有一定了解的會知道這個camp是什麼 不清楚的 可以去搜索一下 這段經歷 會在一定程度上 給他有同情分 畢竟戰後的美國 多數美國人 認為這個是不對的 Sympathy sometimes can be very powerful. 本科是與藤校畢業的 一定程度上 對於那些推崇精英政治的人會喜歡這點 他參政之前是老師 老師多數是公會成員 一定程度上 他會有公會的支持 不過 公會也確實一般會支持民主當人 加州特紅 所以 民主當人這個身份也對他當選有幫助 我對他的政策不是很了解 不過看到他支持net neutrality這點還是很贊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k_Takano

Murphy:

從姓上面看 看不出是越裔 應該是她丈夫的姓 不是在有錢人家長大的 這對那些精英政治不感興趣的選民有appealing 父母是因為逃離越共的統治而來到美國 估計反共的人士會對這點有親近感 在她初次競選的時候 她拿到了Obama的endorsement 這個有一定程度上的幫助 他的選區不是middle class反而是blue collar 她的政策不是極左 財政上面便保守 我喜歡她對中小企業在財務上的支持 她的gun policy我也是喜歡的 她對Kate's Law的支持 表面她不是特別的radical 其他方面的政策不予評價 看上去是一個算是中規中矩的政客 當選也不算奇怪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phanie_Murphy

Kim:

執政黨的mid-term總會少幾個席位 這個時候Kim就來了 他得到了Obama的支持 還有當時New Jersey的州長的支持 還有演員Piper Perabo的支持 雖然我不知道她是誰 而且她的片子我一部都沒有看過 有些時候 得到演藝界的支持還是有幫助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dy_Kim_(politician)

說完了 legislative branch 來說一下 executive branch

我認為亞裔對美國政治的參與 不單單應該只是算在legislative branch上面的 剩下的兩個也都有應該算上 亞裔在內閣上面的位置 從小Bush的時代已經開啟了 雖然現在才經歷了3個總統 也就是20年 趙小藍 在Bush的內閣過了8年 Steve Chu 過了Obama的前4年 我個人認為Obama偏好拉美裔 所以 他的第二任期的內閣沒有亞裔 至少 我沒看到哪個是……如果 第二任期有 還請各位蔥油更正 現在Trump的任期 趙小蘭又回來了 雖然在一定程度上 趙小蘭現在的位置和她的丈夫McConnell有關 但是 在她和McConnell結婚前 她已經在DoT工作了 還是Deputy D 當然了 我知道 一些反共的蔥油會不喜歡她 因為她親共 曾看到有消息說 她家跟江派是比較進的

最後是judicial branch

最高法院裡面還未有過亞裔 不過其他的federal courts都有亞裔法官 具體的大家自己去查 今年我某個時候去查的時候 亞裔法官的比例是接近與美國人口的亞裔比例的

分析:

為什麼judicial branch的比例是最高的 我認為 亞裔 特別是一代和二代移民 估計會喜歡名聲 法官 工資不錯 名聲好 而且 很多法官以前都是律師出生 律師一般收入不錯 亞裔選擇這個也不奇怪 而且 以後還有一定的機率是法官 

legislative branch 作為選民選出來的政客 似乎沒有什麼magical formula能夠當選 跟作為法官不一樣 而且 這個一般是大多數人眼中的傳統意義上的政客 亞裔確實似乎不喜歡作為前面站台的人 我倒是注意到一些亞裔在一些 committees 作為領導 而且很活躍 但是 也確實都不是politician 譬如 Solomon Yue. 也有可能是亞裔是一個比較apolitical 族群 我記得最近看到一個video說到HK 說HKer是非常的apolitical 當人人都走出街頭去關注政治的時候 there's something wrong in the politics. 我不知道這個是否可以apply to the rest of the Asian Americans. 

executive branch 我覺得這個很難 亞裔的參議員 最早可以追溯到 1959年的Hiram Fong 我對眾議員沒有多大的關注 有興趣的蔥油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但是 作為內閣成員出現 也只是在2000的小Bush時代才有的

結論:

亞裔在傳統意義上的政客的比例確實偏低 但是亞裔對美國的影響 遠遠可以在別的方面發展 但是確實做得還不夠

最後談談Andrew Yang

他是誰?在他站出來參選之前 估計很多人都不認識他 他沒有作為政客的經驗

關於這個人 可以從很多方面談

政策方面:

還算是比較中立的 比較左的政策 也同時是很多人知道的就是他的UBI 他不是第一個提出這個概念的人 但是這個確實是他目前與別的參選人不同的一點

我認為這個政策不現實 具體可以看別人的分析 中文版和英文版應該都有的 他們說得都很好 我就不重複了 如果他提出的是increase standard deductions 那種會比較好

再分析為何他要提出這個政策 他的妻子是house wife 照顧他special need的孩子 他希望像他妻子那樣的人的工作能夠被認知 也就是說社會應當認可她的付出給她回報(金錢上的) 估計他認為直接這麼講不好 所以就乾脆來個每個人都可以得錢 那反過來問 如果他的家庭不是這個情況 他會提出這樣的政策嗎?我不知道 但是 我知道的現實是這樣的情況 他所以提出了這個政策 通過這個 也可以對他本人做出一定的認知 我認為他會是很好的advocate 但他不一定會是一個好總統 再說了 哪怕是搞個special tax credit 給caregiver都比這個政策好

他不可能拿到民主黨的提名 我想這點很多人的想法更我都一樣的 也許有些讀者覺得我認為亞裔 卻在唱衰亞裔 這樣不好 這個是現實 我自然希望亞裔好 我也可以告訴你們為什麼我這麼認為

我認為他去參選的很大原因是因為Trump是總統 上次 共和黨也是一樣的情況 沒有人認為Trump會贏 但是Trump不僅贏了 而且現在還在白宮 這個是當年很多人預料不及的 他大概也有一種那種博彩的心裡 認為他自己是下一個Trump 從一個政治素人變成總統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機率比別人低 所以選擇在了Trump要參與連任的時候競選 所以 他大概想要的只是現在把自己的知名度提起來 至於以後他要把這個名聲拿來做什麼呢?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好吧 上一段的信息其實是很多的 我慢慢的解釋

第一 他不會成為第二個Trump Trump在成為總統之前 已經有自己的同名品牌了 酒店 高爾夫球 酒 等等 而且還上過不少八卦雜誌 還有自己的電視節目 Yang有什麼?很抱歉 我也不知道 也沒多大興趣去找資料 正如我一開頭所說的 我不是幹這行為生的 所以Yang在知名度上已經落後了

第二 性格 不知道看到這篇分析裡面有多少人去看了 或者了解了這次民主黨的debate 他們給Yang的時間是少的 帶有偏見的那種少 如果是Trump的話 肯定會強話 搶鏡頭的 嗯 楊做了這些事情嗎?沒有 我不是在提倡這種行為好還是不好 但是 從比較客觀的角度上說 都不願意去爭一下 努力一下 他大概也認為自己沒多大希望的吧?

第三 這個民主黨裡面很多人站出來的原因也多數是知道 很大程度上 幹不過incumbent 不看當前的局勢 看歷史上的數據 有多少incumbent輸了的? 有 但卻不多 最近的一次是老布什 不過老布什的時代經濟不好 而且柯林頓年輕 比老布什長得不錯 (有study寫過這種 一般來說 長得不錯的打敗長得搓的那個機率還是比較大的)所以 可以說這個也是現在民主黨群魔亂舞的原因 所以這個時候得到了提名反而不一定是好事 輸也就無所謂啦 反正現在人這麼多 試水一下也無事 大概就是他現在站出來的原因之一

第四 算是第二點和第三點的一點補充 現在 民主黨內 能拿到提名的只會在這兩類人裡面出現:極左 或者是擊敗Trump的機率比較大 所以楊以上兩個條件都不符合 他不可能當選 再說了 雖然 民主黨現在有不少亞裔在兩院 但是 亞裔卻不會是民主黨裡面的老頑固和新派都會認可的人 除非包括了中東的和半個亞裔那種

第五 口號和競選團隊 楊的是Yang Gang 平時帶的胸針上寫的是Math Math是個非常不平易近人的主題 這個讓多少數學不好的想遠離 而且Asians的其中一個sterotype就被認為是STEM的專長 突出nerdy?還是想遠離某些groups?我反正是無法理解的 我沒有聽說楊找了一個running mate叫做Gang 楊搞得標語是 Yang在上 Gang在下 可以參照一下別人競選的logo 一般都是競選人的姓在上 然後 running mate的姓在下 反正我不知道楊到底是在幹嘛的 也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如果真的拿到了提名再改logo?還是他根本就認為拿不到提名 競選來玩的 既然是這樣 那為何要認真的看待他的競選呢?

@一只鹿兒 不好意思 這個花了點點時間找資料 然後斷斷續續的寫了一段時間
itsufei 弄潮儿
分两个方面来看:
作为亚裔,杨的确在过去不大关心政治的亚裔特别是华裔中带来了一股关心政治的热潮,从这一方面来看肯定是积极的。不管政治倾向是什么,首先让大家关心起政治而非只是进藤校大公司当律师医生什么是非常重要的。

其次杨的政策我不是很喜欢,我自己虽然也是一个左翼,但更赞成桑德斯或者沃伦的经济政策。杨虽把UBI带入了美国政治的舆论场中,这点很好,从长期看我也是比较欣赏UBI的,但是支撑其UBI政策的核心是提高增值税和削减其他福利来覆盖UBI的支出,增值税本质是一个“劫贫济富”的税种,用它来实现UBI是非常糟糕的想法,我非常反对。不过能让美国的政治舆论场严肃讨论起UBI以及将焦点从种族身份问题转换到贫富阶级问题上是非常重要的,从这点来说我也是挺感谢他的。

从目前的民调来看,他初选胜出的可能性不大,这次民主党初选可能还是在沃伦、桑德斯和拜登三人之中选出,他参选也主要是以提高公众对UBI这一议题的认知度为主。希望他在这次选举之后能够继续打磨自己的政策,争取之后获得一定的成就。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任何亚裔候选人在亚裔中的支持率都不可能比奥巴马在非裔中的支持率高,原因在于亚裔美国人中的南亚裔、东亚裔与西亚裔在种族、宗教、文化上都差别巨大。一个亚裔群体对其他亚裔群体所产生同胞之心必然不可能有一个非裔群体对其他非裔群体所产生的那样强烈。 

不过这不重要,因为亚裔人口比例本来就少,亚裔注定不可能以本族群为主要支持者以获取全国性的职位。

杨安泽能走到这一步有着美国经济、科技发展的大背景。从7、80年代开始,美国经济快速高知识化、高技术化,“书呆子”这一原本在美国流行文化中受鄙视的特质,在流行文化中的地位逐渐提高,甚至出现了“聪明是新的性感”一说,而东亚裔、南亚裔在美国人眼中就是最具有“书呆子”气质的少数族群,所以必然地位也随之提升。不难发现,杨安泽在竞选中有意的利用了这种形象。

经济快速高知识化、高技术化,也使知识与技术的差距所导致的收入差距增加,这也使知识技术平均水平较高的东亚裔、南亚裔得到了更高的相对经济地位。

但我认为上述发展的影响十分有限,杨安泽能走到这一步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他对当前美国的社会问题、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认识及提出的方案,归功于其个人独到的眼光和魄力。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我认为是改变正在进行。

Yang 作为亚裔的代表,但是保守派的那些亚裔反对他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

不仅仅是亚裔。。。还有美国的保守穆斯林女性,其实也不支持Ilhan Omar。。。

这两个保守团体都是我宁愿自己继续受到一些歧视,但是只要我收到的歧视没有我歧视别人的机会多。。。我还是支持歧视的政策。。。

自己天天喊着不要歧视亚裔,但是对黑人对拉美人歧视的不要不要的。。。如果没有种族歧视的代价是再也不能歧视黑人拉美人。。。很多人宁愿继续被歧视。

事实很清楚。。。

众议院有196名共和党众议员,其中仅13名女性,7名拉丁裔,2名原住民,1名亚裔,1名非洲裔,

231名民主党众议员包括89名女性,35名拉丁裔,50名非洲裔,13名亚裔,2名原住民

只能说明亚裔本身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外界环境对华裔的印象的改变,跟华裔本身的思想的改变是互相促进的。
特意去各大亚洲地区最大的传媒(NHK 朝日 朝鲜日报等)检索了andrew yang,结果嘛,就是几乎没有结果。讽刺的是,另一位支持率相近(除了biden sanders warren,其他以支持率而言都是小虾米)的总统候选人Pete Buttigieg的信息却有多次收录。

结论是:绝大大多亚洲媒体根本不关心这个“历史上第一位亚裔美国总统候选人”

就美国本土而言,“有头有脸”的亚裔很少公开支持andrew yang,yang从亚裔选民中获取的支持率远高于全国支持率(根据调查,占美国总人口比例5%的亚裔中会有19%的选民支持yang,而他的全国支持率约为5%左右)。然而相对于biden的24%支持率以及sanders的22%支持率,仅处于亚裔群体支持的政治人物的第三位。对比奥巴马参选时在黑人群体中的首次竞选得票率59%以及二次竞选得票率92%,不免让人感到无力

继续看投票者年龄层:18-44岁的人群占总支持者比率的74%,而45及以上的支持者仅占26%。yang的亚裔支持者主要是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二代甚至三代,他们从小接受的是美式教育,受自己母国的文化影响甚少,也就是大家口中黄皮白心的“香蕉人”。有趣的是,这些受美式教育的亚裔反而更能团结起来去支持自己本族裔的候选人,而他们的长辈们则相反。亚裔群体在升学等方面权益在美国处处被漠视,也似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主流”媒体们在选举中前期因为自身利益有意忽视这位候选人,尽管无耻,却有情可原。而亚裔们对于yang的冷漠,则更值得玩味一些
亚裔在族群分裂语境下,作为中立方有上升趋势,但不温不火,并且个人认为与Yang关系不大。常听他的演讲就能看出来,他最努力争取的是白人劳工阶层的选票。

不温不火的原因主要是亚裔分层分族严重,与黑人因历史原因,族群认同感极高有强烈对比。华人,日本人,印度人,都为亚裔但相去甚远。再者,普选制 + 赢家通吃选举人 = 小团体(亚裔)被忽视。长期来看,亚裔生育率甚至低于白人,且居住分散,难以形成强力说客团体;目的又不统一,难以形成关键选票。

说些体外话,美国亚裔群体如果想要强势地位,不是没有可能,但需要:
1)以英语为核抛弃各族语言(不抛弃难以建立新亚族),以长相为本排除中东印度(可以互相冒充有利融合)
2)拥抱自由意志主义,与白左与红脖割席(合理性在于亚裔 = 被自由所吸引的发达国家公民 + 不爱共产爱自由的原红色家奴 + 立身时间不长,多为中小业主以及中层管理的美籍亚裔 = 自由意志主义少收税,不歧视,爱自由主张的潜在支持者),发展另类党派,促成全国比例代表制(1%地区不够多,但全国1%不容忽视)
3)舆论上以中立方姿态与犹太人抢班夺权,外交上积极促成亚洲自由巩固自身高姿态 + 增强亚裔身份凝聚(亚盟一出,谁与争锋
不太同意他的观点,觉得选还得选能力强的,族裔其次。

我不太看好universal income, 我在东岸偏僻地方呆过,那里现在萧条的基本都是穷人。穷白人丧失动力,喝酒吸毒,不工作。 其实挺可怜的,他们那里没工作机会,恶心循环。当地找蓝领的人帮忙打工也没人愿意,宁愿拿低保。所以我非常反对这种低保,让人迷失工作的意义,堕落下去。

反观加州就是完全相反,所以繁荣。

所以我觉得有工作是好事。对社会,对个人都好。

universal income 另一个原因是说科技继续发展,取代工作。我也不完全认同。传统行业会大量被取代,但是新的行业会继续加入。美国穷白人现在主要抱怨归根结底是他们没办法适应新的行业,抱着老产业只能等死。

比如手术用的机器人,也是人操作。 自动驾驶最近几年也不太可能有突破,机器学习估计到瓶颈了。科技化我个人觉得不一定让人无所事事。
韭菜反贼 90后,为国家民主而读书
首先要感谢楼主邀请。我看其他人写了好多呀~他的政策分析我就不赘述了,上面写的差不多了。

我讲一下我个人感想吧。我觉得“杨安泽崛起”更像是昙花一现。不知大家发现没有,美国近几年的电影和电视剧越来越讲究“政治正确”。(体现在女性为主角的电视剧快速增多。每部剧里面都要有白人和黑人、黄皮肤的人配角也越来越到位。)

不知道这是我的个人感觉还是大家都有这个感受,反正我感觉美国电视剧在走“政治正确”。而“杨安泽崛起”就在这个政治正确的风气的延长线上。

但是特朗普在2019年真的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非常明显的扭转了美国的这种左倾思潮,从他2017年上台到现在,今年我是感觉是最明显的,尤其是美国两院对新疆、西藏、香港等法案的通过上。

总结一下就是,虽然有着保守主义的总统,但是美国社会并没有扭转“政治正确”,需要一个契机,而2019年显然就是这个转变的开端。
——————————————————

下面说一下我对亚裔在美国的政治影响。说起这个我个人认为就两点:①几千年的封建思想影响下的华人对政治的漠视和不关心;②华人对公共权益的漠视和集体思想的冷淡。

第一点很好讲,全中国因为集权专制,导致很多华人思想里树立了政治是大多数人无法触及并没有能力干涉的,所以在中国很少人关心政治话题。

第二点,“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种一直被中国人按上”多管闲事“的帽子,所以在中国大多数社会焦点事件往往持续时间很短。大多数只是吃个瓜,发泄一下情绪而已。要真帮助想追究到底的人太少太少了。华为251就是如此。

因此,从这两点看来,亚裔要在美国的政治上具有影响力,要看这两点改变没有,改变不了的话,哪怕是亚裔当选总统也改变不了。顶多成为美国社会的傀儡总统。
在共匪沒有倒台以前,能夠上位的亞洲人只能夠是仇華的人。這不是地域問題,是國家安全問題。

在矽谷等各行業都限制華人的時候,別告訴我政壇上的人沒有此等防備之心。

在我看來,共狗永遠都是海人華人背負的一種負資產。
Tseyu 请注意:电报上的“小知识分子 zz言论集 by Tseyu”为刻意抹黑本人的频道,其成员为五毛,见到转发该频道者请尽快屏蔽。
首先杨是台湾裔。其次,报道他完全是出于一种猎奇心态,或者说单纯为了不报道特朗普。因为民主党没什么能打的了,但是纽约时报这种左派媒体又不可能公然支持川普,所以只好把杨安泽拉出来宣传一番,制造一种他能和川普对立的假象。
杨安泽现在还是表演政治居多。华人最缺乏的其实就是基层的组织,也就是说华人是根本没有社区的铁票仓的,他能吸引的只是知识分子,就和伯纳德桑德斯一样。但杨一个愣头青,理论当然讲不过桑德斯,所以他连桑德斯的票都很难抢过来。
币圈奇葩8964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草草翻了翻他的维基百科,感觉这人就是一个典型的“亚裔+优等生”,不过“做题家”的可能性微存,,,
另外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把UBI(统一基本收入)作为他竞选的标志性口号,晚几年不好么,,,
(顺便说一下,杨安泽也算对币圈友好,,,)
正常情况下,他当总统胜算不大,但是美国被川普这么折腾,如果发生经济危机,杨安泽作为一个另类的候选人,当总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提升,,,
我币圈人暂时看不出这人有通共迹象,实际上在美国政府全员反共的大背景下,他也没法通共,,,
aniu_zhang 流浪阿牛
每人发1000块的噱头,仅此而已。噱头政策都不可行(完全违背人性),加上有次左媒记者问他对香港台湾怎么看,他说这事本来就这样,不管我们的事。基本上属于标准左逼价值观,完全建立在海市蜃楼上的虚伪。
ubi也许是可行的,经济大佬曼昆给他占过台,根据曼昆的分析增值税确实可以收。
但是yang的外交政策还是幼稚了点,也没有公职经验,我觉得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是加入沃伦的团队或者先在某个有意愿施行ubi的州当几届众议员,等民主党接班的时候也许能开花结果。
白頭翁 小學畢業
覺得他很厲害,從陪跑到現在這樣的排名,是什麼膚色不重要了,重要是不是黨內大佬能走到這一步很困難
感谢鹿姐邀请
我说句可能得罪人的话啊,我个人认为andrew yang是匪谍
他的几个比较亮眼的政策,都有社会主义大锅饭的嫌疑,这个我在品葱上也说过几次了。还有他的外交智囊也有非常靓丽的染红记录。总体上说,我对这个人并无好感而且也不乐观。民主党内也很排斥他。
在西匪脱钩的当下,这种人的出现是在害华裔。
简单的看了下他的主张,基本是民粹那一套,玩早上3个栗晚上4个栗的把戏。
winnie得肺炎 XXXX, XXXX!
看好他
Elon Musk 公開支持他
Andrew Yang一系列價值觀代表了tech industry的liberal left
如果他能成功拿到民主黨黨內提名,真能成總統.
公民評論 个人油管频道,欢迎围观、指导!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LOmp0AXhXhv3qGhkvTFHQ/videos
如果他想真正在美國競選總統,最好先能去做一下基層和中層公務員,

時間不用太多,五到八年就可以了,這樣對美國政府運作有比較深的了解後,再來參加競選可能機會大些。

目前他還年輕,還有成長的時間

但是對他太太爆出多年前被婦產科醫生非禮一事,有博同情博關注之嫌
作為競選,這個策略用的不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5
  • 浏览: 1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