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们还以为中国遍地粉红吗?

      只是万人规模的品葱就足以让各类帖子更新不断,而知乎政治贴的更新速度也就和这差不多吧?而五毛是整天琢磨怎么发帖不断发帖宣传的,我们只是有所感才发文评论,发言的频率差距巨大,这是否就代表着实际上那些网络五毛水军人数其实是非常少的?民间支持共党的粉红也是非常少的?
yogafire God save the queen
这次回粪坑,跑了几个城市,包含了发达和相对不发达地区,做了相关调查研究。
主要是在确定没有监控的环境下和一些陌生人聊天,试探他们的政治倾向,以确定目前中国人被洗脑程度。
研究的对象是软核和硬核的性工作者(所谓软核性工作者主要包括中共所定义的”有偿陪侍“人员,具体是什么工作方式容我这里保密,以免泄露个资)
我用偷偷录音的方式获取对话内容,之后去做transcribing和discourse analysis。我知道这一点违反research ethics,因为违反informed and voluntary nature of participation。但是最近我说服了自己,在粪坑这个大环境下有时候你如果一直坚持建立在西方意识形态基础之上,主要被西方左派所倡导的研究道德,会寸步难行,所以for the greater good我还是采取了这个数据搜集方式,并且保证不把录音的原始数据外泄,会保证整个研究过程中参与者的anonymity和confidentiality。在中共还掌权的大环境下研究结果也不会发表在主流期刊上(主要是为了自我保护),有可能的话在品葱这里做部分的disclosure。
样本大约几十个人
结果非常不乐观。
目前只有不完备的data set,还没有开始做data processing 和analysis
但是以现有的数据估计,”遍地粉红“这个判断基本为真。
在接受调查的所有人当中,在我这个researcher明确表达我的政治倾向之前,几十个participants中没有任何一个明确表态反中共。
在我开始明确自己反贼的身份和观点之后,有一些participants开始部分附和我的观点。完全附和并且开始激烈攻击中共的,完全没有。有一部分开始转移话题或者表示不懂或者不关心。其中的大部分开始表达和我相反的观念(我自己虽然表达反贼立场,但是言辞比较温和,态度也是比较open to discussion得那种),不过其中有一位(大奇葩)反应激烈,在我摸着她的奶而且只是在讲道理的情况下,此人反应非常激烈,已经开始用汉奸这样的词称呼我,用”帝国主义的狗“称呼香港抗议者,粉红到后面的happy ending都没有给我做,衣服都没有穿好,夺门而去(这位应该是真的完全被洗脑,粉红的态度已经凌驾于经济利益和一些基本常识之上了),后面弄得我都被吓到会不会被举报然后被找去喝茶嫖娼什么的,还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做了善后。
其中这些人反中共的原因基本说来说去就那么三个,一是这些年的扫黄赵弹,二是”每行每业都越来越难赚钱“,三是”到处是谎言“(这一点还是都是我提出来,她们附和的)
但是相应的,这些受调查者当中支持中共的,民族主义的,反”帝国主义“的,大中华主义的观点,可谓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基本上网上各种五毛战狼的观点,在线下的这次调查当中我都听到了
当然我的调查的一个很大的局限性是我的sampling方式,我的samples都是软核和硬核的性工作者,没办法很好地代表整个population。她们中的大多数受教育程度比较有限。我确实想调查更多groups,但是问题是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监控,有监控的情况下这种调查无法进行,原因不用解释。再说了我这次研究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可言,而我是要恰饭的。。。另外一个选择这些人作为participants的原因是自我保护,不太可能被举报。在我的设想中,应该不会有技师跑去派出所和警察同志说,在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我给某汉奸打飞机的时候发现他是个大反贼,希望你们把他绳之以法。即便举报了,这种场所一般注重保护客户的个人隐私,我也只付现金,因此难以被定位。
另外一个局限性就是很难区分参与者所说的是否是真实的想法,毕竟我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而话题又那么敏感,出于自我保护很容易说出一些违心的粉红言论。当然,在中国这个信任缺失的大环境下做任何社科研究都会遇到这个问题,我只能说discourse analysis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问题。
以上
叶落知秋 一个愚人,啥都不懂,偏偏爱说。
在中共治下的大环境,“幸存者偏差”被无限放大,墙内因为各种审查,你很难看得到反对意见。
我眼里的国人大多都民族主义情绪严重,但是对中共的其他宣传不感冒。不会有人维护中共到和人掐架的地步,而对中共不满的人也大大存在,但一说起外国如何如何,马上粉红上脑。
这种民族主义情绪是中共长年来信息隔离带来的“丰硕”成果。中共喜欢捧一个踩一个,制造鲜明的矛盾来逼迫人民做非黑即白的站队。在鼓吹中国是“文明古国”、“经济腾飞的巨龙”、“亚洲奇迹”的同时,报道国外的“枪击”、“游行示威”(在中共诱导下,人们把游行和“乱”划等号)、“选举丑闻”。通过如此这般的信息过滤,在人们心中埋下了西方世界没有好东西而自己又是天朝上国居民的感觉,从而自发排斥、不接受西方的文化与体制,不得不说中共相当的成功。
另一方面,中共喜欢把“国”和“家”拉到一起,搞“家国情怀”,重视家庭是国人传统之一,中共通过家国混淆来试图把一切“国”问题转换为家务事一般的内部矛盾。外交上当外国媒体审问人权问题时,发言人总会强调“不要干涉我国内政”,这看似不是很搭配的回答其实和中共自身的宣传手段完美嵌合。无论中国发生什么,都是“家事”,你们外国人少来管。
如此一来我们关起门来自成了一“家”。中共作为家长,做的再不好那也是家务事,与外人无关,所以在中共政策问题上我们常有反对意见,但是一说到推翻中共,那就是推翻家长,是要不得的;而谈到外国问题,是绝无商量的余地的。
United People always leave
为什么要叫小粉红, 因为这些人大多是在校学生或者年轻人. 各位在校的时候(尤其是中学)接受着教育洗脑,如果没有良好的家教给你解毒, 大部分人在年少时应该都是pro党国的吧.
另外就是,粉红和党国文宣是在社交平台一路绿灯加速传播的, 反贼们在国内基本没办法发声. 再加上知乎微博这些重点区域的重点文宣, 所以国内重点社交媒体上展现出了几乎一面倒的粉红氛围.  
如果你略过一些极端的红贴, 多看看下面的一些评论, 应该会发现正常的人其实也不少. 毕竟谁也不是傻子.
一个网评员有10个账号不过分吧, 如果把社交媒体上看到的这些粉红信息的量减半(减去官方文宣)再除以10. 数量就没那么吓人了.  而且网评员只是工作职业(虽然有点出卖灵魂), 从业者是不是都是死忠红还不一定呢. 

--------------------------------------

https://scontent-nrt1-1.xx.fbcdn.net/v/t1.0-9/91319020_10158061103739800_5776096947098091520_n.jpg?_nc_cat=102&_nc_sid=8bfeb9&_nc_oc=AQlGpTY8DIcKj-rHT1VSEkVbiEZLyyoVcId2Z916vCcNOo38uWjXmkQqmJNLoMMw9ZQDaZ2YY4ARHq2A31lQ9kk9&_nc_ht=scontent-nrt1-1.xx&oh=10c78929079e0ea9e38009c8aaa6e03f&oe=5EE2F0AF
https://scontent-nrt1-1.xx.fbcdn.net/v/t1.0-9/90973745_10158061103434800_6266560900673568768_n.jpg?_nc_cat=108&_nc_sid=8bfeb9&_nc_oc=AQnIaJRDiiTXfjQ96Re5znr_jl714fhN1ZSoLGiecmB1EQM20zS4vn6xtzCekSW1vUujWkxcdij2kohQp4P2YhPO&_nc_ht=scontent-nrt1-1.xx&oh=7d6d7151dfaef6dabaa3623a437b716f&oe=5EE4B29E
来来来. 一张图展现网评员的辛苦工作. 文字雷同就不说了,请注意(同事)点赞数.  对比疑似正常的回复的点赞数, 网评员的账号数量大家大概可以有个概念了.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在中国各大城市的广场,你都能不分时段地看到聚集扎堆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的中年人和老年人。
他们大多数都是下岗职工,对社会不满的退休人员。而且他们讨论的大多数都是对政府,对体制的不满。
当然这群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小粉红」,但也绝非讨论的是「民主」,其中百分之八十是怀念毛时代,痛骂当权者「走资派丧权辱国」,幻想文革再来「无产阶级翻身做主人」、「痛击美帝解放台湾」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柏林街头充斥了这样的人,他们是从战争前线退下来的伤兵,言论里满是对政府的不满和战败的屈辱。历史是相似的。
这样的人,我觉得可以代表不上网的大多数民意。
民情秩序 水覆了旧舟,就一定能载得了新舟吗?
高赞层主给了我一点启发,让我想给身边的人也做一次调研。

不过我目前可以总结一下之前的调查结果,全靠回忆。调查对象是在海外留学/交换的华人,都是旅途遇到的,这样就保证我们只见一面,未来再不会相见,基本没有“为了防止举报而故意隐瞒政治取向”的顾虑。

有一些理性的,有思考的,会承认习近平做的不好,会觉得舆论环境压抑,会批评政府。但是我们“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未来会变好”。

还有一些是岁静,虽然知道国内是大染缸,国内压力大想留在国外,但对政府还是一如即往的支持。

还有一些就是粉红了,国内很好很强,上海比国外ta去过的所有城市都好,有摄像头很安全

但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对香港的态度都是:国内和国外新闻差距很大,我不知道该怎么判断,所以我相信国内

我这个算是对高赞层主的一点点非正式补充,调查对象更加年轻化,都是20-25岁之间的学生。情况也非常不乐观。

一点点感慨:
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未来要掌握了政治资源,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这让我不知不觉变得有些丧气

ps:新的一年,希望我自己放弃输出革命(但这个调查我会做下去)
人民网做过调查:您是否赞同中国共产党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加快推进改革”,选择“不赞同”的高达73.45%;对“2、您赞同‘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利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说法么”,选择“不赞同”的为80.91%;对“3、您赞同‘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人民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说法么”,选择“不赞同”的为82.56%;对“4、您对中国‘一党执政、多党参政’的制度怎么看”,选择“不赞同”的为79.94%。

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為秋香 非大中華膠
我以前也天真以為大陸人會慢慢越來越不粉紅,但一個香港反送中就像一個照妖鏡,照出了最本質的思維,我們就認清一個現實吧,很多人只是「表面」抵觸中共,但不知不覺間已經繼承了那套「中共思維」現實是80後那代人恐怕已經是最不粉紅的一代,父母奶奶爺爺那代人經歷過各種社會運動和文革,然後還保留了對64記憶,哪怕不「反共」也會對中共多少存有「戒心」,折射到80後也不會對中共抱有多少「好感」,去到90、00後那代人的父母基本就是文革後期出生,64時候還年幼,經歷了所謂「祖國騰飛」的時代,折射到他們後代的教育可想而知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我的粗略估計
<1% 堅決反共甚至革命派
3% 理性追求民主自由,但不一定明確反黨,改良派居多
25% 粉紅、黨員、官員,或體制內的親屬、既得利益者

70+% 吃喝睡的豬、自稱中立但其實是政治冷感的、小農思想家,不會表明政治立場但本能上還是會維護黨的,不過實際是維護自己的利益 (因為下意識認為黨是可以保障他們利益) 
不敢反共的一大原因是 畏惧,不是心里赞同。一旦共产党完蛋,这些人肯定都成了反共的了。
可口可乐 快乐的小孩
国内微博知乎全部绑定了电话,电话绑定身份证,除非不要“前途了”,或者不打算在国内混了,或者不打算回国了,不然敢在上面讲真话的是极少数。沉默的大多数,让子弹再飞一会。
楼主真是个人才,做事严谨,但其实楼主不用那么麻烦,还耗费了太多金钱和蝌蚪。。 哈哈。  我告诉你就是了。本人从02年从美国回来后一直在大陆工作,现在也在墙内,因为我自己是做基因测序软件的,所以自己写的程序用自己的加密方法做的VPN基本没有被封过。由于我在国内创业经历比较多,也跟不少高级别的赵家人接触很深,周围的朋友圈基本是中产以上到企业主(但不是超级富豪的那种),当然也有高等级的赵家人,但跟这些赵家人除了一般吃饭见面谈些事情,微信上一般不会联系的,因为大家都明白微信是每周一次把通过AI和关键字规则筛选后的聊天记录,尤其是群聊记录,上传到公安网监部门的。电话虽然安全些,但一般敏感话题还都是见面说。好,言归正传,我的观察是其实我的朋友圈(中产到富豪,还有部队人士)基本都很理智,知道习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大家对取消任期制耿耿于怀,但都不愿意招惹麻烦,只是冷眼旁观,看习什么时候倒霉。能像任大炮一样敢于直言之士真是少之又少。至于我自己,本来就不是中国籍,更只能旁观了。这些人虽然对习不满,但对CCP的统治还是抱有很高的幻想的,他们中很多虽然教育程度也不错,基本都本科硕士以上,但因为基本都是国内院校毕业,知识面确实很狭窄。比如说,我接触的几个大律师,竟然大部分都不知道孟德斯鸠的"spirit of law", 在我这个非法律专业人士看来,上述三百年前的著作是现代法律的奠基之作,没有理由法律人没有听说过,更别说读过了。所以说,这些大陆的广义elite人士,基本是不吃习那一套,但对CCP有感情,但他们受过的教育和经历的缺陷导致这些elites的愤怒无法有效聚集成为一股反习的力量。这些人基本都属于揣着聪明装糊涂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至于更底层的大陆人民,我没有深交很多,但从平时的接触言谈中,大部分底层人物属于被洗脑的群体,像极了Le Bon的乌合之众中所描述的愚昧而狂热的群体。 当然,也有少数因为拆迁等自身利益受CCP严重损害的底层人民对CCP是深入骨髓的痛恨。

总之,感觉还是教育和民众素质的问题,我感觉国内目前情况下,再加上外部战争因素,习垮台是有可能的。但CCP整体垮台可能性不大。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国人对党-国-族体系整体上有亲近感,至少认为“是个不坏的/外部压力导致的”结果。
而这种信念的根源来自于党提供的执政合法性,即先抑后扬式的经济发展带来的错乱幸福感
只要这个根基在他们眼里没有倒,那么其他都只能算是边边角角的黑料,不影响他们在整体上期冀一个明君盛世封建帝国的心态。
反过来,只要这个根基动摇了,他们立即开始怨声载道。
这就是实用主义者的真实情况。目光短浅的国人们,除了自己身边物价之外,对一切都是冷感的,易于被欺骗。党灌输给他们的世界观是他们唯一接触到的宏大叙事,所以他们除了相信和不太相信之外,不存在更高明的视角。甚至某些国内的所谓反贼,他们言论的逻辑思路和背景知识也都是这种被灌输的结果,例如用课本马克思主义、课本唯物主义或课本近代史当作常识。
品葱现在的流量大概有七百万,墙内自由派的平台凯迪在过去鼎盛的时候有两千万流量。数据很能说明问题。至少有一半的自由派被转化成了粉红。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只是萬人規模的品蔥就足以讓各類帖子更新不斷,而知乎政治貼的更新速度也就和這差不多吧?


典型的filter效應。太天真。

你跑進隨便一間KFC,滿滿是人頭而且都是中国人,然後說,看看這比例?中国人最愛吃的一定是KFC。
mtw1994ja 五毛亂華
到底是粉紅太多令你覺得大部分都是網評員? 還是你身邊的朋友全是反共的
武德尊者陈展浩 单男,异性恋,27岁,1.79米,18公分,常驻香港,可约
我觉得小粉红比反贼聪明的多
在国内或者留学还没国籍脱脂的时候当小粉红很安全
如果未来有啥变化他们跳反的比谁都快而且毫无道德压力
架空如果日本军国份子侵占现在的中国
我敢肯定首先带着太君杀党委书记全家的肯定是小粉红
反贼受了点3手的民小思想影响做事情可能还要考虑下底线。

活下去。
种花家的包子店 种花家的包子店
     本来也以为大家迫于现实压力才不说,但是没想到香港这事揭露了我办公室人的看法。那天,突然有人拿微博里的被剪过的视频给别人看,说什么垃圾废青,那时候我已经对香港事态了解了一段时间,我知道他说的信息被蒙蔽过滤的,我很想反驳,但考虑到自己安全,只能说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办公室的人都是95后,没想到思想竟然腐朽到如此。各位在墙内记住隐藏好身份,不要暴力冲塔。
      XXXX,XXXX。
显而易见地,绝对遍地都是。包括很多自认反贼的粉红,一说到新疆香港台湾等话题就露馅,分分钟化身战狼要求政府镇压或镇压的还不够。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我最近有比较乐观的感受
主要基于两点

第一 原先我在心里会默认每个人是粉红 然后去交流和沟通 现在我在心里会自动预设每个人是反贼 这是一种内心自然而然的转变 很有意思 也可能是因为我日常比较高调吧

第二 我在社交方面对粉红坚决拉黑屏蔽 但唯独保留了一个兴趣和地域的群 作为观察爱国小将的窗口 昨天惊奇的发现 他们开始讨论反贼的话题 而且是质疑和无奈的立场 难道总加速师的铁拳如此的奏效?
中共粉饰太平,粉红自然也就清一色,事实究竟怎样经历过0几年的网络环境的人保留看法,如果中共开放网络,粉红会被淹没,中共经不起真相的辗压,事实上中共真不敢开放网络,它们内心恐惧…
你也可以問問台灣人有多少認為或希望自己是獨立國家的 你也會發現台灣遍地覺青 別小看政黨洗腦的功力
瘋魚 信仰只是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跟其他人沒半毛線關係.
弟子規說。流俗眾。仁者稀。
群眾本來大多數是隨波逐流 平庸之人。
身邊的人會有那種少數思想輸出者。圍繞著他的追隨者會被他影響。
而牆內又是言論管制。粉紅多很正常。
看清這點後。只要哪天言論管制失效了。比方戰爭。外軍殺入。維穩無法正常。
那各種言論紛起。中共那套思想很快會被取代。
不需要現在就斷定中國人多數是哪類人。他們都只是求活命求更好生活的普通生物。
離苦得樂是本能。能不能有氣節有道德要靠後天的道德教育。
滅共後再教育百姓就好。
看了埃尔多安的消息发发牢骚。
以前总以为外国文化能治疗小粉红,kanter事件看了虎扑之后就有些人就是天生的畜牲治不了,
为了精神支持匪国喜欢无脑支持独裁者。
curry一篇批评菲律宾的假新闻,一堆人说什么运动员不要说政治,不可以批评别国。
popovich的人格原本在刺区是一致好评的,现在都变老不死了,那堆SB自打嘴巴不知道痛不痛,
他也不过是说支持言论自由而已。

ACG圈也许就更加不堪入目,随便哪里开个fgo2.3的帖子,应该就能引出一堆粉红来。
看看SB粉红对2.3的评价
https://imgur.com/a/KiZ3SiO
中国人应该政治冷漠居多吧,还有中国网评员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在封闭的互联网环境下,几乎可以渗透墙内任何角落,那些赞美中国贬低港台和西方大都这些人所有意营造的。
已隐藏
颐使气指的维尼哥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前不久去一家公司面试,两个清洁大爷在楼道里谈老共:这共产党真坏,啥事儿都骗,可中国人又傻,啥事儿都信
Crench Creeeench
不是。
当经济下滑的时候,各种牛鬼蛇神就蹦出来了。
上回那个杀医事件在墙内反响很大,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有些人想借此抱怨政府。
不过不幸的事,现在的宣传口,尤其是学校的宣传口,都在粉红(学校的狗腿子的手里)。
孝謙天皇阿倍 又作稱德天皇,諱阿倍內親王,46/48代天皇
每次回到匪国一下飞机就一股土匪味,臭不可闻的那种
元旦一天,我出去吃饭,逛街,旁听路人很多都在讨论政治和经济,讨论习近平改宪,这在以往几乎不可能,很好的现象
Mr_Rabbit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牆國人精緻利己主義思維可是深入祖宗的血液中了。
品葱政治贴的更新速度和知乎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这还得考虑到知乎上讨论的长度和深度远超过品葱
墙内支持共产党的人越来越多,是很显然的事情
daxinaudo 观察 自由发言朝圣者
粉红其实没那么多,都是些共青团组织的学生,服刑人员,正常人又不是二级管,都是根据自身利益发表言论的,精致利己人士才是主流。
中文打字機 電子計算機出現,才有中文打字。脫離秦始皇大一統,才有漢人世界的民主制度。
中國粉紅遍地,或者說主流是粉紅這個事實還是應該承認。這也是共匪洗腦建牆的主要動因。

另外中國經濟取得的重要進步也是一個關鍵的客觀原因。對比三四十年前的經濟實力和生活水平,足以說明這一點。


但所謂的經濟奇蹟已經走到了盡頭,中國只不過是重演蘇聯的歷程而已。早就粉紅的內能已經大為減弱,從華為抓人案的反映已經現實出這些苗頭。

當今粉紅和當年紅衛兵一樣,走後走進歷史垃圾箱是無法避免的。
Agopain 疯狂的宇宙
这几个月,我发现身边的一些朋友,他们原本对中共比较冷感,受教育程度也比较高,有不错的思辨能力,现在都变了,至少在中美贸易战或反送中的问题上,跟中共的论调是一致的,这真是有点难过啊。
那么其他人去哪里了呢?
墙内十四亿人至少十三亿翻不出墙,整天接触的只有墙内的洗脑,这样的人除了遍地粉红还能是什么?
品葱是翻出墙的极少数里,能从各路大外宣包围网中逃出来的极少数。
就是不喜欢这种盲目乐观的帖子。
whencanipost 大熊维尼
我对越是低端人口越多粉红的观点不敢苟同。
低端人口忙着生活,可没那么多时间关注这那的国家大事,天天厉害了我的国。
我觉得应该是95后、00后多粉红,他们生于一个养尊处优的年代,加上学校教育,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国家给的、党给的。
难道不是你父母努力给你的吗?
党和国家也是纳税人养的呀~
维尼万碎 疯狂宇宙掀翻中南臭水坑
被圈养的猪在主人没有死亡之前没有敢反抗的 
筱田君 为我们的兄弟Donald J trump 祷告,人非神不完美,臭皮囊也可以维护公义
确实遍地粉红啊,就算不是粉红也是投机者,真正的可以坚定立场的人怕是有没有5千万?
Audi2020 灰名单
已隐藏
Vivian黎 新注册用户 小熊维尼
感觉还是网络舆论风向导致的……胡温时代完全不会这样的,胡温时期网上一堆中国人吐槽中国环境差、中国应试教育不好这些言论,都玩成梗了,大家也觉得没毛病,就是自从习近平上台后宣传“正能量”“强国”“厉害了我的国”之后,再加上五毛狂轰滥炸,民族主义就被煽动起来了,任何反思自省的言论都被骂成崇洋媚外,就好像前几年杨舒平的事居然在微博微信闹得沸沸扬扬,那些大v连篇累牍的批判扣“辱华”帽子,声讨了几个星期都不止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这是幸存者偏差啊楼主
能来品葱的都是能翻墙翻出来的
而有意愿翻墙的本来就是反贼居多
再说了 品葱月活用户有多少?
香港200w人上街支匪都没怕的
国内后台没有控评的情况,并没有你想象有那么多粉红
品葱里的人只上墙外的网站,把翻墙的五毛粉红当国内主流,对墙内网站了解不多。而且总觉得自己思想多先进,把墙内的网民说的一无是处,动辄扣粉红的帽子。说实在的,墙内那些评论老江湖们,不论是理论水平,还是讽刺时政的辛辣程度,比你们强多了!
幸存者偏差吧。
自从包皇上台,网络监管一天比一天严格,稍微有点范皇上忌讳的词,你基本都搜不到。任何墙内社交平台敢说一个不,言论直接被删除,过于直球的网警请你去喝茶。
Ailleurs 信女一生吃素
粉红也分为很多种类的。下面四种词汇层层递进,然而并不是每种都算粉红:

爱国
反美
爱党
爱包

据我混迹nga多年的经验,nga中“爱党”的粉红绝对是少数,只不过目前水区言论紧缩,反党信息都无法存活罢了。
武汉肺炎时期的nga反应了真实民意。当时反党言论几乎是整个nga主流。
即便是现在,nga也经常出现暗搓搓骂习近平的回复,点赞远远超过点踩的。
nga真正主流的观点是爱国。比如“武汉肺炎来源美国”这种言论几乎但凡发表就几百赞。毕竟你让这些半粉红群体内心真正承认这场大灾难是自己的原因是非常艰难的,有多少人愿意自我批评呢?
是现在只允许粉红发声
其实原则也很好把握
此生无悔入中华
破美国旧欧洲小日本,风景这边独好
我兔我党最伟大。。。。
白板 新注册用户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执政者是否得到民众的支持,主要是看经济。
Threshoulized 松板砂糖大佐,連合艦隊の司令長官である
中国人的悲哀之处就是是非常投机的人群,他们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会作出最精致利己的选择,也就是骑墙的。今天他们会大喊共产党万岁,明天美军入关就摇身一变sir this way。就算能说出哪天亡国后兔子乱扔核弹的傻逼粉红恐怕都不可能身上绑着炸弹大喊习大帝胡阿克巴。
KJGim 新注册用户 反对中共暴政,建立民主中国
大多数大陆人并不关心政治。他们认为只要不惹事就行。
世间如梦 新注册用户 自由民主的二次元爱好者!
山东就是很粉红的!真还有就是江苏和广东等省份,真的!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信息获取越全面的人,是粉红的概率越低。那些只会刷抖音微博天天厉害了我的国的人,八成是分红。
vitamin 黑名单
从比例上来看,越是低端人口,粉红的倾向越重,因为真实有效信息基本和他们无缘,反过来越高端得到的信息比较全面,反粉红的倾向也会越明显,当然,自身利益和安全还是最大的,并不会对陌生人轻易表示什么
s13243890665 在深圳的义士可以跟我联系
墙内实则反贼遍地,尤其是在今年政府倒行逆施之下,广东这边不知道多少反贼咬牙切齿
第一,五毛狗其实不算粉红,只是工作而已。第二,真正的粉红自干五等等,经过接下来的找不到工作失业潮、物价飞涨潮、粮食危急潮、全民监控潮等等社会主义铁拳后,估计还能保持粉红的应该不多了。第三、大量沉默的大多数,其实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要我日子过得好,我即使知道共匪邪恶,也是可以唱赞歌的,不过随着中国朝鲜化,利益大量受损,这帮人也会受不了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那品聪为什么只有万人?按我的推算应该有一千万左右反贼,他们在哪里?他们只是不喜欢中共,或者不敢说,但也不会来这里发帖。

五毛的话多数是囚徒,这点倒比较清晰,就像这次习肺炎,中共国死了4000多人?当然不可能,死了1亿?没那么多,大概10万肯定不止,一百万~几百万之间吧?
2000后的受过学校教育的人 , 99%是粉红.
不要小瞧了中共的洗脑教育.
哈哈哈哈嫖娼就嫖娼 还整个政治调研。笑死我了
到各個群看看,和身邊人聊聊,就能大致對國內有多少粉紅有個大致估計。

我的測算是,粉紅至少過半。有大中華情結也不許別人批評中國的至少95%。反賊估計有千分之一。
习包子总皇帝 祝伪大的共惨党长命百岁,不同意的请举手?
在一个普通高中的普通班里,大概30人,会翻墙的有五六个,会翻墙反共/膜蛤/乳包的就朕一个。不过朕平时跟他们骂一骂习近平还是有用的,他们也拿这个开玩笑,比如我早上买了个包子吃,他们就会说”这个宪的习近平好吃吗“之类的。按照这个比例算,15亿人大概3亿会翻墙(这还不算程序员等有正当需求的人),5千万人反共。不包括那些表面岁静内心有反共倾向的人。每次官方出了丑,大清早微博都是一片嘲讽(再晚点网评员上班,就被删了)
墙内至少网络表面是粉红的天下,自由派早被禁言干净了。10年左右,墙内网络还看得到希望,那会好多地方跟品葱一样。现在呵呵,虎扑连个打251都直接封号。
洋紫荊 Free-HKG
我在香港和日本接觸的多數是小粉紅 … 幾年没有越過深圳河,內地多不多我無發言權了
風在吹 The wind is blowing
依據我們呆灣人親身接觸經驗,CCP洗腦功力無以倫比。對CCP的赤誠愛戴,那是深入骨髓。敝帚自珍,裝睡而已。
香港魔法師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职业五毛和平民墙外互呛,很多时候都败阵。试想想,一群一天上9小时班的五毛,和闲时骂一骂的网民,比较一下就知道数目差。

但要记得始终有一大部份是沉默,漠视一切的人。机会主义者,或者是绝对中立(dnd5e设定)。从来推翻政权的,都是少数人。推得翻了,那群被动的就会跟着走。
遊客藍 不自由,毋寧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大部分普通民眾被侵蝕的原因無外乎幾種:1)信息和媒體封鎖;2)宣傳和教育欺騙;3)強權和暴力恐嚇;4)利益和色情誘惑;5)財產和家人威脅;6)洗腦和思想控制。其中1)2)6)受眾面積最大,影響也最深遠,改變的難度也最大;而3)4)5)在不同條件下即有轉換的可能。
brfee Freedom Number 1
不允许第二个声音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第二个声音?
文革plus ccp祸国殃民
让子弹飞这部电影就已经把楼主的问题说明白了,而咱们,不过是让子弹飞里面的一群鹅
现在网上线下审查严苛,你我生杀予夺尽操共党之手,真的有反贼没有多少愿意和你说实话,看看前一阵子那家美国新开超市被扫货,以及苹果手机的在华销量,就知道国人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要说中国的粉红多,这的确是事实,不过这些人本质就是拥护当权者的乌合之众,当权者一垮台,他们就会如鸟兽散。文革时期这种人更多,更极端,结果腊肉完蛋后,这些人马上就闹不起来了。然而香港在经历了大抓捕之后,人们却能一早起来排队买苹果日报,试问中共倒台后那些粉红会这样舍生忘死的拥护它吗?所以这些人虽然多,但是根本不足为惧。
天下為公 遲來的公義就是不公義. 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起初我以為是,但自從上多了推特,和看多了yt的“反共”影片下面的留言後,就知道原來也有不少大陸清醒的人,之後又得知了品葱這裏,就更加確定了,這的確令我驚訝,但很欣喜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我從我每天所遇到的環境及身邊的朋友歸納總結出:的確絕大部分是粉紅色的。
毛氏腊肉蛋炒饭 这一切都要从武汉的一间实验室开始说起
自从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关门那天出现放鞭炮,放好日子的现象可以看到粉红是遍地都有
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反美国家有一半都是粉红的功劳
大陆出身的年轻人,包括墙内墙外的,粉红比例很高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但是更多的人是嵗靜派,這種人在未來遇到民主運動的時候估計又跟香港藍絲一樣大駡暴徒廢青了。
朱榴 新注册用户 只恨蒋公剿匪不力
zuobiao.me80、90后多少都有些耳闻吧,当年可谓爆红,做过的中国网民据说以百万计,备受期许。后来DNS污染加大力度,我很久没有上去过。不过它依旧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未经统计学考量的样本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样本量多么丰富,调查多么精甚细腻。想要探讨题主的问题,愚以为最好的办法只有自己做一遍问卷,再看看自己在广大群众中是什么位置。
其实此问卷准确度也有待斟酌,所谓「粉红」和「右派」,只不过是一种政治立场,不是一个问卷就能考量的。可以多做几遍。反正和键政一样杀时间。
西瓜不太甜 新注册用户 包帝一心只想,赶毛超邓。
I我工作的地方19个人只有2人明确反共,1人希望中共改组,实行多党治政,粉红有5人,其余的人大多数是不关心。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嵗靜類和三奴類(房奴、學奴、商業貸款奴)類的人是沒時間泡論壇網絡的。而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大多數在共匪營造的世界裏過自己的小生活,身家性命悲歡榮辱都係於共,相信粉紅還是大多數的(包括wishful thinking 的人)。

總之,不太樂觀。
tastyRAM 牛津大学 政经哲 本科在读
作为曾经的粉红 (不知道算是吗?)我感觉我这个挺有发言权的

我是留学生 我身边大部分人不管对中国还是美国英国的zf都没有什么好感度,但是一旦问题设计到hk/tw主权问题,或者西方的仇中情绪,大家就会觉得不太舒服。

我自己之前也有为了想要了解hk事情全貌,使用推特的经历。推特上大部分看到的基本无非是:
1. hk人士发和👮‍♀️jc的交涉视频/图片
2. 西方国家人直接说free hongkong (底下全是nmsl)

但是很少看到有人真的去讲这件事情背后真正的逻辑,包括为什么要反抗 etc
包括我在内,我当时在twitter上看到这些内容,对于第一点hk ppl VS hk jc,其实很多情况下只要大陆人看到hk人搞暴乱其他一切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而对于第二点西方人讲free hk,就会潜意识觉得他们也不懂就瞎说就为了干扰内政(当时觉得是因为西方的仇中情绪渲染所致),因为他们确实也没说原因道理。

我也试着在推特上礼貌地和hk人交涉,去问了他们关于这个事情的原因,(我说:just a genuine question pls since i really do not know what's going on... could you tell me more about the rationale behind this violent protest thingy pls? its okay if u feel uncomfortable discussing this)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多粉红直接上去就跟他们说nmsl,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并不友好,基本要么就是直接骂我ccp trolls,还有人骂我china doll的我觉得很难过....(我推特头像是自己的照片,我是中国人) 要么就是拉黑处理。

但是!后来我在经过看无数纪录片什么的去尝试了解这个hk事情的逻辑后(虽然我仍然不确定我了解的是否是真正的样子),

我觉得我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不知道大部分中国人,至少大部分留学生,如果告诉我们free的真正逻辑,而不是只是打free,其实很多人都会想要支持你们的....(我知道这个在墙内不可能,但我觉得大家可以努力在墙外去做一些解释...对于那些nmsl真的确实不要理他们素质极低,但对于真正想要了解事情全貌的解释真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ps,大陆网民大部分学历不太高...导致大家在网上看到的很多其实都是跟风的,没有人有真正思考的,而我相信,真正愿意思考的互相解释,我相信互相理解完全是很顺利的)
abcdefghijklmn 没有中間路線
是的, 是真的 。
有一次大紀元有一個視頻關於中國網軍的, 每個人面前幾十個電話。 但他畢竟是少數啊? 個人覺得遍地粉紅有一半是大媽, 另一半是大媽的寶寶。
已隐藏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沉默的大多数不一定是粉红,但涉及政治问题时表现和粉红一样。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我高一的时候,在宿舍内聊天打屁的时候可能无意流露了对ccp的失望,马上就有一个舍友大喊大骂要冲上来打我,真是把我吓到了
peterwang 一个网友
墙已经不是个问题了。。毕竟vpn 和香港都是一去一大把。。现在国内大环境发展的很好了。。我一个从上海 苏州地区生活多年的人的观点,弄个旧车 弄个二手房 住下,国内只要少受大环境洗脑就行了,过日子已经很好了
kateli 新注册用户
本质上还是封建极权,200多年寿命,有多少剥削就有多少反抗,
尤其中国人,看当官的骑头上拉屎撒尿能舒服?时候还没到阿
直说我个人的感觉,除去没形成三观的儿童以外,按百分比算的话,
大约15%的人完全不关心政治,既不反对也不拥护(不是只停留在嘴上的拥护),多数都是农村中老年人;
大约30%的人浅粉,平时不太关注政治,但是坚决拥护中共,多数是打工族中下层收入阶级,韭菜的主力军;
有20%是岁净和小确幸,类似李文亮那种心态,总体上拥护中共,个别社会问题上会有意见,以知识分子和小资中产为主;
还有20%粉红,这些人就是我们在网络上见到的粉蛆的具体形态,很喜欢在网上怼人叫嚣,什么阶级什么类型都有,但多数是年龄不太大,以学生和刚进社会的青中年为主;
有10%对现实生活不满进而对中共也不满,但对中共的罪恶缺乏系统认识;
类似品葱反贼的大约占2%到3%吧
Oregay 无可奉告
这可能说明常上网且时不时表达自己观点的这个群体中反贼有一定比例。然而这部分人在中国就是少数。
flingfog ? 弱不禁风
看看这两三年的热门电影就知道了。战狼流浪地球哪吒,居然可以霸占票房榜。

霸票房榜也就罢了,因为这数据很容易造假。然而在线播放量,下载量,也都很高。

没别的解释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孤蓬万里飘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9
  • 浏览: 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