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粉红和自由派都很喜欢鲁迅?

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粉红和自由派对近现代人物的看法截然对立。但细思不然,也有孙中山、鲁迅等粉红和自由派(这里泛指反共人士,现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旗下面挂的还是孙中山像)都很欣赏的人物。

对于孙中山来说,很多自由派已经认识到了其负面的地方,比如容俄容共以及对大一统的坚持。但是对于鲁迅,似乎绝大多数自由派(包括品葱)还是持以肯定的立场。

请问这是为什么?如果鲁迅正面影响较多,那为什么粉红对鲁迅崇拜至极却没有丝毫民主自由的元素?如果鲁迅负面较多,为什么自由派没有察觉?

顺便请各位葱油评价一下王康对鲁迅的评价https://youtu.be/DJmDmB4Pm-w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谁都不可否认的是,鲁迅在中文世界中,具有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虽然其晚年思想倒向共产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但就和纳粹喜欢瓦格纳与尼采一样,不能因此否认他的价值。当然鲁迅作为出身于中文世界的作家,其高度天然受到很大限制,他本人也因此反对给他诺贝尔奖提名,一九二七年,瑞典考古探险家到中国考察研究时,曾与刘半农商量,拟提名鲁迅为诺贝尔奖候选人,由刘半农托台静农写信探询鲁迅意见。这年九月二十五日,鲁迅便郑重地给台静农回了这封信。静农兄:九月十七日来信收到了。请你转致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或者我所便宜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这“中国”两个字罢,那么,与陈焕章在美国做《孔门理财学》而得博士无异了,自己也觉得好笑。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奖赏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有些疲倦,有些颓唐,此后能否创作,尚在不可知之数。倘这事成功而从此不再动笔,对不起人;倘再写,也许变了翰林文学,一无可观了。还是照旧的没有名誉而穷之为好罢。
鲁迅看到了专制帝国导致社会败坏的必然覆灭,却看不到解决的办法,以死马当活马医自己都不是特别相信的倡导苏联道路,不得不说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整个沦陷区历史的悲剧。一个末人社会的可悲之处就在于,阻挡他们被拯救的恰恰就是他们自己。鲁迅看到了沦陷区社会的腐败陷入悲伤的虚无,却没有看到拯救腐败需要的不是强人与力量而是勇气与信仰,当然勇气与信仰的确是末人社会最宝贵近乎与无的东西,可以说鲁迅的错误与沦陷区自身千百年的专制腐败的历史戚戚相关。
粉紅推崇的魯迅,是被中共閹割過的魯迅,所謂“後期魯迅”,所謂馬克思主義的魯迅。

中共拼命宣揚魯迅的雜文,卻幾乎不讓研究者碰觸留日期間的魯迅。文革時魯迅的書可以讀,但是能讀的是所謂“選集”,根本不是全集。尤其在中共日益法西斯化的當下,魯迅作品幾乎從教科書中完全退出,這就是中共的尷尬之處,因為中共完全走到了它當初主張的反面。

魯迅之所以深受自由主義者推崇,根本原因是魯迅就是自由主義者,他對抗的是獨裁暴政,無論這個暴政打著民族主義、帝國主義還是共產主義或者別的什麼主義的旗號。魯迅被深深捲入中國近代政治之中,他深諳獨裁專制對中國的戕害,對民間的戕害,對知識分子的戕害。中共在當時也是打著如此旗號,喊著如此口號的。魯迅加入左聯,無非是發現彼此的主張有相似之處,然而他主動退出左聯,也是因為他發現左聯被中共控制,拿著鞭子驅趕作家們為中共服務,這種法西斯作風完全違背了自由主義的主張。這和曾同情共產黨還加入西班牙內戰然後果斷退出並且寫出1984的喬治奧威爾沒什麼兩樣。知識分子的確容易被高遠的政治理想吸引,然而總有人會看穿謊言,選擇獨善其身。

他在三十年代對馬克思主義的翻譯,無非是用馬主義來對抗極端保守的守舊派,尤其是只會唱讚歌的精緻利己的知識分子,因為這些士大夫來自於民眾,最終卻拋棄民眾,也就是柏楊所說的“士大夫之禍”。

魯迅是光復會第一批會員,終身都恪守光復會的宗旨。他受到的日本和古華夏的影響遠甚於所謂馬克思主義,只可惜,魯迅和日本的關聯,在中共國的所謂魯迅研究哪裡也是禁區。中共對待魯迅就是掐頭去尾,塗成血紅,然後束之高閣。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因为毛畜东对鲁迅的评价很高。蜘蛛们不读书,毛说鲁迅好,蜘蛛们自然要粉鲁了。

“二十年来,这个文化新军的锋芒所向,从思想到形式(文字等)无不起了极大的革命。其声势之浩大,威力之猛烈,简直是所向无敌的。其动员之广大,超过中国任何历史时代。而鲁迅,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 毛畜东《新民主主义论》
能不能改一改立场大于一切的“中共病”?

就像周作人无论当没当“汉奸”,他的文学水平都是周家三兄弟最高的(另外我觉得他私德其实挺好的)。

同样的周树人无论添没舔共,他的文章都是不错的。很多图纸派也赞赏鲁迅对中国人劣根性的描绘,因为写得没错啊…


毕加索是共产党,所以他的作品垃圾?马斯克周期性舔共,所以星链是狗屎?佩洛西老白左了,打包帝脸打得响不响?
高晓松不说了么,鲁迅那不是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家,它是革命文学家,谁的命都革
我个人也很崇拜它,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我觉得鲁迅应该不会落下前三名吧,至于什么毛腊肉,邓矮子,提鞋都不配
因为这个人对中国人的国民性的写法,可谓是刮骨的级别,一丝的情面,遮羞布,都没给中国人留,把中国人最丑陋的地方全部写出来了,而且写的惟妙惟肖,通俗易懂
如果中华大地,尽是这般人物,则共产党安敢正眼视此地哉
鲁迅的黑点主要是晚年赞扬共产党,在上海租界写下大量舔共文章,所以共产党和粉红就因此推崇鲁迅,不过我们不能因人废文,鲁迅以前写的不少关于批判中国人劣根性和中国文化的文章还是很有价值的。

鲁迅和柏杨差不多,虽然看透了中国的很多黑暗之处,但是还是心存幻想,觉得中国人有救,不能彻底反华,所以依然存在被统战的可能,在当时苏联共产国际宣传对中国的不断渗透下,作为一个本来就偏左的文人,他晚年倒向共产主义也不算特别反常。

这里贴一篇鲁迅晚年写的舔共文章,估计现在很多左人都无法写出来,因为实在是太主旋律了,而且这篇文章写于1932年,在乌克兰大饥荒爆发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洗的。
      我们不再受骗了

      帝国主义是一定要进攻苏联的。苏联愈弄得好,它们愈急于要进攻,因为它们愈要趋于灭亡。

  我们被帝国主义及其侍从们真是骗得长久了。十月革命之后,它们总是说苏联怎么穷下去,怎么凶恶,怎么破坏文化。但现在的事实怎样?小麦和煤油的输出,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正面之敌的实业党〔2〕的首领,不是也只判了十年的监禁么?列宁格勒,墨斯科的图书馆和博物馆,不是都没有被炸掉么?文学家如绥拉菲摩维支,法捷耶夫,革拉特珂夫,绥甫林娜,唆罗诃夫〔3〕等,不是西欧东亚,无不赞美他们的作品么?关于艺术的事我不大知道,但据乌曼斯基(KAUmansky)〔4〕说,一九一九年,在墨斯科的展览会就二十次,列宁格勒两次(《NeueKunstinRussland》),则现在的旺盛,更是可想而知了。

  然而谣言家是极无耻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的话是撒谎时,他就躲下,另外又来一批。

  新近我看见一本小册子,是说美国的财政有复兴的希望的,序上说,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现在也无异于从前,仿佛他很为排成长串的人们抱不平,发慈悲一样。

  这一事,我是相信的,因为苏联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但我们也听到别国的失业者,排着长串向饥寒进行;中国的人民,在内战,在外侮,在水灾,在榨取的大罗网之下,排着长串而进向死亡去。

  然而帝国主义及其奴才们,还来对我们说苏联怎么不好,好像它倒愿意苏联一下子就变成天堂,人们个个享福。现在竟这样子,它失望了,不舒服了。——这真是恶鬼的眼泪。

  一睁开眼,就露出恶鬼的本相来的,——它要去惩办了。

  它一面去惩办,一面来诳骗。正义,人道,公理之类的话,又要满天飞舞了。但我们记得,欧洲大战时候,飞舞过一回的,骗得我们的许多苦工,到前线去替它们死〔5〕,接着是在北京的中央公园里竖了一块无耻的,愚不可及的“公理战胜”的牌坊〔6〕(但后来又改掉了)。现在怎样?“公理”在那里?这事还不过十六年,我们记得的。

  帝国主义和我们,除了它的奴才之外,那一样利害不和我们正相反?我们的痈疽,是它们的宝贝,那么,它们的敌人,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了。它们自身正在崩溃下去,无法支持,为挽救自己的末运,便憎恶苏联的向上。谣诼,诅咒,怨恨,无所不至,没有效,终于只得准备动手去打了,一定要灭掉它才睡得着。但我们干什么呢?我们还会再被骗么?

  “苏联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智识阶级就要饿死。”——一位有名的记者曾经这样警告我。是的,这倒恐怕要使我也有些睡不着了。但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为了将来的无阶级社会么?只要你不去谋害它,自然成功就早,阶级的消灭也就早,那时就谁也不会“饿死”了。不消说,排长串是一时难免的,但到底会快起来。

  帝国主义的奴才们要去打,自己(!)跟着它的主人去打去就是。我们人民和它们是利害完全相反的。我们反对进攻苏联。我们倒要打倒进攻苏联的恶鬼,无论它说着怎样甜腻的话头,装着怎样公正的面孔。

  这才也是我们自己的生路!

  五月六日(1932)。
cheney0906 來自台灣的自由主義者跟反共人士,同時也是二次元愛好者跟乳華愛好者
我很喜歡魯迅,讀他的文章脫支速度極快,我雖然是台灣人,但從小有一個粉紅老師所以也曾淪為粉蛆還有大中華主義者,直到讀了魯迅的文章才醒來。


除此之外,還很適合拿來玩梗(X

反共的事,能算辱華嗎?
粉红喜欢鲁迅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中共对鲁迅的定位是为了唤醒麻木的中国人而弃医从文的伟大文学家。这满足了粉红的民族主义情怀。

自由派喜欢鲁迅的就比较复杂了,以为个人非常有限的认知,左派推崇鲁迅的比较多,右派就很少见。左派之中有一些人是真的粉鲁迅,我认为是因为他们在鲁迅身上看到了自己批判国民性这种行为正当性,并引以为荣,而还有另一些人,我觉得鲁迅对他们来说就是个煽动情绪的工具。

我个人认为鲁迅是真的希望改变中国,让中国走向更好的未来,只不过他当年的认知也是有局限性的。根据秦晖在《走出帝制》中的分析,当年章门弟子从日本学习来的被阉割过的自由主义,实际上是加强了中国的秦制,因为当时日本的中国所面对的问题并不一样,社会结构也不一样,因此只能说是开错了药方。但我觉得这也很难就把责任归到鲁迅头上,毕竟今天的很多人,哪怕是品葱上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个问题。

题外话,今天中国的问题和鲁迅那个时代的问题也不一样,今天的中国人也和当年的中国人不一样,所以今天的人还在学鲁迅批判什么国民性,也就是自己感动自己而已吧。

王康的视频没看,太长了。但是从评论里的吹捧可以大致上猜到其观点,说鲁迅只批评国民性不批评制度是懦弱或者虚伪之类的观点我是不认同的,因为鲁迅他的理念本来就是认为只有改变了封建礼教(当然这个定义我们今天知道是不对的)对国民的影响中国才有可能改变,姑且不论这个理念对错与否,但是既然这是他的理念,他不批评当时的制度也是理所当然的。当时来自日本的自由主义就是要国民打破小共同体的束缚,追求相对于小共同体自由的存在,但同时成为了天皇的附属。而鲁迅在其作品中鼓励年轻人反封建礼教也是遵循了相同的逻辑,而当时日本的自由主义并不反对天皇,鲁迅在其作品中没有批判制度也是一脉相承。
第三新索多玛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一个早年支黑,晚年舔共的家伙,两头都能从他身上找到共鸣。
洞察秋毫 無話可說
都是基於對歷史的不了解。

粉紅拜魯迅自不必多說。

“自由派”喜歡魯迅,則屬於還沉浸在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的偽“民主與科學”的口號中。殊不知當時的歐洲正處在恩格斯如火如荼的“第二共產國際”運動中,陳獨秀、李大釗、魯迅幾個二愣子青年,把從日本學了點屬於二手貨的“民主與科學”,實則屬於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當寶貝,風急火燎傳入國內。

目前的這些“自由派”們,只看到了當時“民主自由”這個幌子,卻忽略了他們傳播的實質內容,加上有胡適等“右派”們若即若離的參與,使得這兩個運動更具迷惑性。其實,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以“打倒孔家店”口號鳴鑼開道,就已經足以說明這兩個運動,完全沒有自由民主的包容內涵,把反對封建專制變成了反傳統文化。從日本學來的二手貨其實本質上是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這可以從後來的日本軍國主義得到確認,德國納粹,這個社會主義工人黨,也很說明問題。

“自由派”沒看清這些本質的東西,說的直白點,“自由派”其實是文革紅衛兵的堂兄弟,只是他們還沉迷而不自知。其實,百年紅禍始於新文化運動和“五四”,是這兩個運動打開了中國的潘多拉盒子。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自認自由派
我覺得魯迅唯一的優點就是至少他敢罵會罵,罵中國人還罵出很多梗了
但他自身並不比他罵的那些人好到哪裡去
KarlKautsky 赤匪?我是的。
窃以为鲁迅同时受左右欢迎的缘故还有一点就是他在反专制的同时也并不很看好民主制——或曰严格来说不是任何一边,而是尼采/施蒂纳一类个人主义者——这也为两方再诠释其言论提供了空间。
试举一例:“与其抑英哲以就凡庸,曷若置众人而希英哲?则多数之说,缪不中经,个性之尊,所当张大,盖揆之是非利害,已不待繁言深虑而可知矣。”(《文化偏至论》)
鲁后来不是退出了左联了吗?就没有和共眉来眼去了吧,还有他到底有没有拿卢布?
粉红那是觉得鲁迅骂的是北洋旧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却没意识到自己也配姓赵?

不过我挺想问问台湾的葱油们台湾人对鲁迅什么看法,支乎上的人好像说台湾不怎么提鲁迅,不过台湾有柏杨
shijiaqing 某中学物理老师(非本人)
歪个楼。个人认为粉红和自由派本身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只反习不反共,反共皇汉,反二共毛左还有极端宗教人士都既不是粉红也不是自由派,这些人属于反贼(旗帜鲜明反对当今圣上),但是并没有什么民主自由思维。相应的,对gcd并不太反感,但是要求党主立宪,举例说明就是8964的那些学生,或者承认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短期内不适合中国,需要gcd训政几十年再还政于民的人,既是粉红又是自由派,因为这些人既挺共又挺民主自由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读得书少,没见识。就鲁迅那篇入选教材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fair play他认为不好他要批判,那么什么好呢?是毛的阴险手段和毒辣伎俩,还是不讲道义的匪帮行径?

鲁迅许多杂文尖酸刻薄,论人论事失当,能被匪党看中选入教材洗脑亿万学生,仅此一点我认为他就是罪责难辞的。

我上学时就不喜欢鲁迅,现在想起他批费厄泼赖和毛批自由主义岂不是异曲同工、彼此应和?一丘之貉罢了。
一級蔥師 搖滾大爺
自由派欣賞的人很多,魯迅只是其中一位。

而粉紅只許喜歡魯迅。

有時候看起來自由派喜歡魯迅,只是因為粉紅只聽魯迅的。後演變成為自由派扛著魯迅,反紅旗。
流浪的文字 人文爱好者。自由的汉字无处安放,只能流浪
这不就正好说明自由派和小粉红骨子里是一样的人么?讲几件事,当年鲁迅好像上了他嫂子还是哪个女人。有人回忆录里写他当年在北平的胡同住的时候,在茅厕附近拿弹弓打人小鸡鸡。不止一人指出过鲁迅在性方面极其压抑变态,事实上他把当时有点名的女人骂了个遍。(然而被他骂惨的要么有才气、要么有骨气,例如杨荫榆。)1932一二八淞沪抗战的时候鲁迅一边骂着日本一边躲进日租界。

Anyway,言归正传。自由派喜欢他是因为国民性批判,通过批判他人,自认自己是高等华人。小粉红喜欢他是因为他身上的革命斗争精神。文革时候只有两个人的书可以读,一个是他一个是腊肉,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Scripter 探索中的人,中立者
很简单,粉红喜欢他批评反动派,自由派喜欢他说真话的精神
morgan2022 黑名单
这个标题就是错的。到墙内翻看一下吧,已经不少人骂鲁迅“极端”,亲日汉奸了,何来题主所言的“喜欢”二字
鲁迅文章喜短句,廖廖几字,勾勒明白,入木三分。他从不拐弯抹角,而是直击要害。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的文章既有深度,还很有趣调皮,我特喜欢他调侃御用文人的文字,形象生动好玩。我摘一句:

“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瞥见他黑瘦的面庞,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只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绝的文字”

可以直接套用在共匪御用文人上

极富有战斗性,对阴暗面坏人不带脏话得骑脸输出、怒扇人脸、扯人底裤。文字没有半点做作,白话夹带文言文,朴素自带华丽。

最后,他谈得比较深入,封建礼制对人的异化与扭曲,放到匪共体制对人的异化扭曲一样受用,匪禁其文章进入课本的原因所在。

对我个人的写作有极大影响,所有文豪里,最喜先生的文风。我这个人懒笔惜字,反感水文、云山雾里、故弄玄虚。要么不谈,谈之必有物有事,挑出背后的关系原因。
粉紅以為魯迅在批評舊中國人,而粉紅自認是新中國人。
自由派認為魯迅批評的是中國的舊傳統、保守派。
所以,新舊的標準不一致,就會出現說著同樣的話,腦袋裡想的是兩回事。所以才會有,一些人站成一夥半天,發現根本就不是一夥的。
鲁迅舔共只是因为没去过苏联,很多著名知识分子去苏联前都偏向共产党,去了后就醒过来了
laojacky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粉红现在已经开始批判鲁迅了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想逃离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9-26
  • 浏览: 1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