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陆人关于香港的一些记忆

引子:香港回归(沦陷)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1997年家父的单位里还发过一些纪念品,至今还在用的是一个搪瓷质地的杯子,上面写着“1997香港回归纪念”,这几个字下面就是一朵红色紫荆花图案,如今杯子已经破旧不堪上面的红字红花也显得格外扎眼。

正文:
我上学的时候课本里一说香港就是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丧权辱国和西方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把亲儿子就送给了英国人。好在伟大、光明、正确的共产党在第二代核心邓屠夫英明的领导下和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进行谈判,最终达成一致1997年香港回归大陆。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洗脑教育,伴随着撒切尔夫人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跌倒的画面也被披露出来,那时候很多人都唏嘘“日不落帝国”真的是日薄西山了。

1990年邓屠夫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李黄瓜,屠夫拍着胸脯说:“香港50年不变,50年后更不会变。”李黄瓜会心一笑,此后在大陆的投资越来越多,生意越做越大,多次荣登亚洲富豪榜第一位。直到2013年习维尼登上大位,李黄瓜开始陆陆续续撤掉在大陆的资产,气急败坏的喉舌和粉红们大喊“别让李嘉诚跑了”,几年后房地产业内人士则对李嘉诚的撤资举动念出了一句诗“春江水暖鸭先知”。今天墙内的一些人一说起李黄瓜都很愤恨,骂道都是这个老贼发明了公摊。

独裁者都怕死,据传有港人要在今年维尼大帝来港的时候用一把狙击枪“迎接”他,后来我便看到维尼发表讲话的时候没有去标志性的金紫荆广场,而是在室内对着四名香港官员训话,后面也没有再过多的进行一些活动就早早离港了。邓屠夫也希望自己长命百岁,他曾多次对外界袒露过他的心声,希望自己可以活到1997年收回香港,到香港做一次旅行,以退休后的身份去,只是旅行。

可能命运就是这样,邓屠夫确实活到了1997年但早早在2月份就去世了(习维尼这么怕死不知道后面能不能善终),他晚年最大的愿望“去香港看看”就再也无法实现了。在邓屠夫心里一个改革开放一个促成香港回归是他最得意两个政绩,如今改革开放已停滞不前,香港的“一国两制”也沦为泡影,在习维尼治国理念思想的指导下,《中英联合声明》也成了过期文件,说好的五十年不变刚过一半就灰飞烟灭。

其实这“一国两制”和“五十年不变”就是最赤裸裸的谎言,宛如1945年毛泽东在重庆高声呐喊“蒋委员长万岁”是一样的。如果邓是真心为了香港好那就让香港完全自治甚至不需要驻军,在尊重香港已有法治的基础上开放普选,让香港人拥有民主选举的权利。所以邓和共产党心里是真的明白,香港不过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有了这个母鸡红色家族和权贵们便有了更加为所欲为的天堂。

1997年江蛤蟆在邓屠夫的追悼会上抹着眼泪,声音哽咽地念着哀悼词,后来这个画面看得多了就会发现江的内心是喜极而泣,太上皇驾崩没有人再能垂帘听政,果真权力是男人最好的春药,特别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腐败的官场里,这比喻十分恰当。在香港回归交接仪式上,江意气风发发表着讲话,少不更事的我那时候和同学们坐在电视机前,见证着那个历史时刻为香港的回归而自豪。

若干年后当我幡然醒悟的时候才明白自己曾经喜欢的那些电影、歌曲、小说和美食等等都是建立在一个高度自由的环境下,其次也得益于东西方两种文化的剧烈碰撞在香港那片土地上生根发芽。今天可能有些朋友会对香港人说这也是你们的求仁得仁,但我想说这真的由不了港人,因为地域限制又夹在两个大国之间一定会引起一些老港人对民族大义对家国情怀产生一种眷恋,就像在西方世界非常出名并且也很有思想的电影明星李小龙会拍《精武门》这样的电影。

2019年8月16日,李黄瓜在香港主要报纸上刊登整版广告,八个醒目的大字表达他对香港局势的态度——“黄台之瓜,何堪再摘。”这完全可以说香港自1841年开埠以来从来没有这样让人绝望过,历史上的香港发生过暴乱,被日本占领过,也有贪腐非常严重的年代,但那时候港人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只是这种希望并没有存续很多年继而又转向了失望到今天的绝望。在历史的长河中苦难似乎总是伴随着中国人,洋务运动35年,改革开放40年,香港人过上真正好日子也是在上世纪70年代以后。最后,希望台湾的朋友们千万不要被共产党的甜言蜜语所迷惑,和魔鬼做交易你不会得到金币而是会失去灵魂。

结束语:香港承载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年少的我曾经也少不更事,为香港回归(沦陷)中国大陆而自豪,也曾多次自由行去过香港,如今二十五年过去了我此刻的心情宛如二十五年前在凄苦风雨中离港的彭定康那样,难过但又无可奈何。

(下图为习维尼参加香港特首李家超就职演说时的表情)
https://imgur.com/Dk3qK1U.png
10
分享 2022-07-01

5 个评论

愿荣光重归Hong Kong
瓶子永远还是那个小学生,听领导讲话直接睡着了
香港是 所有 广府文化 信仰者 心中的殿堂
在 过去的岁月里 把 粤语流行文化 提升到 世界级的高度
屹立于华人 世界
这都是 因为 英国白人 治下 宽松 自由的 社会制度和氛围
英国人花了一百多年 才 打造出来的 国际都会
土匪 不到 三十年 就 彻底 打烂
我只想说 土匪, I  艹你玛!
很明白你的感受,香港本來是中國最後一塊民主思想覺醒的夢。

我因為喜歡粵語文化很早就說服爸爸媽媽送我到香港;因為在香港重塑三觀和思想把這裡當成現在的我的真正出生地;因為真正把香港當成自己珍惜的自由家園三年前我們和平抗議,遊行無果後我寫了遺書衝過立法會砸過中聯辦被穿著警服的狗噴辣椒水射布袋彈敲警棍威脅,他們根本不是人都是中共的人形走狗。

從那時政治抑鬱到現在,我無法接受香港這麼被毀了,無法接受看著她一步步滑向深淵,我們再也不能說話,再也不能上街,再也不能64去維園悼念,再也不能在香港發出支持CCP以外的聲音,繼續抗爭的手足被逮捕了,民主連儂牆被清洗了,校園里的六四雕塑被搬走了,online頻道被一個個舉報,討論的人越來越少,當初一起並肩戰鬥的同學朋友走的走沈默的沈默。絕望,麻木,心死,我避免自己不去想我們是不是香港的最後一代,我想相信還有希望,可親眼看到香港的赤化和死亡我不知道剩下的香港人還能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

很抱歉寫了這麼消極的東西,今天下午去參加了小範圍的「一人沈默遊行」心情受了些影響,香港現在任何地方都不能集結三人以上不能出聲說話,和旁邊人距離必須三米以上,否則都違反國安法被直接抓走,所以都是很謹慎沈默的前行,我回頭看到一個男生手上拿著ipad,看到我看向他就把螢幕按亮,「光復香港」。
那一瞬間我控制不住在街上邊走邊哭,我知道到現在這一步香港人自己也有錯,一直沈溺在8964實現民主夢想破滅後的巨大錯愕和打擊中沒有醒過來,錯過了經濟轉型的最後時機,也錯過了與中共脫鉤的最後一絲絲機會。我看到阿姨說,香港不武裝反動就只有死這一條路,香港不死中共就沒有機會徹底滅亡。他也許說得對,這是我們自己行動失敗的苦果,也只有我們自己承擔。我們不是不敢拿槍,我們很多人早就寫好遺書想過最壞的結局,但是我們醒悟的太晚了,輸給了對敵人心存的那一絲軟弱和僥倖

寫不下去了
>>很明白你的感受,香港本來是中國最後一塊民主思想覺醒的夢。我因為喜歡粵語文化很早就說服爸爸媽媽送我到香...

因为你们有条件却从来没有想过全盘西化,统战终致沦陷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7-01
  • 浏览: 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