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結局之路由此開始

转自Matters

儘管所有人都曉得,香港特殊的國際地位對整個中國而言極端重要。但是我兩年前仍然在此大膽推測,終有一天,從北京的角度來看,這道門戶其實是可以合起來的。意思就是,香港可以失去獨立關稅區的地位,聯繫匯率可以取消,特區護照的效用也可以等同中國護照,至於上網要翻牆這等小事,那就更不用說。只不過兩年前我還不曉得這條走向結局的道路,究竟會如何鋪成;現在,我們總算能看到它的大致軌跡了。

首先,是特首林鄭月娥和市民的對話大會之後,街頭行動依然不止,警方則日益強悍,於是就有了示威者中彈重傷的悲劇,實質上也報廢了所有「對話」。然後特首開始引用《緊急法》禁止蒙面,換來無論從任何國際標準而言,都是名副其實的大規模暴動。最讓人震驚的,是一群頭腦發熱的市民在一個商場集會,居然宣佈成立臨時政府,終於用我多年前所說的「打機」心態,邁出貨真價實的港獨第一步,正式把局面上升到顏色革命的程度。到了這一刻,整件事情還有可能善了嗎?恐怕再也不能了。原因之一是我之前所說過的「建制派沒有大台」的奇怪現象,不知他們究竟是想軟還是要硬,出招節奏紊亂,而且自相矛盾。另一個原因則是雙方對整件事情的認知和解讀的差距實在太大,而且都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可以用來解通所有違反己意的事實

一個月前,我在這裏寫過:

「香港這個夏天以來一切事件當中最奇特的一點。那就是所有最理想,最能緩和局勢,最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全都變得異常困難。與此相反,最糟糕,最能惡化局勢,最容易導致災難爆發的事情,反而變得特別容易。」首先主張「攬炒」的「我要攬炒」,竟把我捧到和國務院同一等級的高度,專門撰文回應國務院的發言以及拙作,力陳攬炒有理。他說:「哪怕是緊急法、解放軍,我們根本不放在眼裏。堂堂所謂大國只敢說不敢做,極權統治威嚴何在?天下間實在沒有比14億人輸給750萬人更丟臉的事。攬炒後,誰能夠浴火重生,全球拭目以待。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可能我太過實際,每逢有人說到革命,或者這種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的壯語,我總是會追問「然後呢?」在我看來,真正負責任的政治,是不能不問革命之後的第二天該怎麼辦的(假設你真能搞出一場革命的話)。這類主張最不切實際的地方,首先是把賭注全押在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身上。甚至有人居然以為特朗普會是香港示威者的救星。你看這兩天不就傳出消息,特朗普還打算在中美貿易談判當中對香港問題保持沉默?另外,很多人忽略了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卜睿哲最近的發言,他勸香港示威者「見好就收」,可見香港問題的惡化已經傷及美國利益,他們不可能對一切示威者的行動奉陪到底。更要緊的,則是相信這種主張的人,嚴重低估了中國政府為了保持政權權威所願意付出的代價。到底香港這扇窗對中國的利益比較重要,還是政權安穩和執政者的威信重要?大家不妨猜猜看習近平會怎麼選擇。但我知道,這麼討論是沒有用的,因為就算出現了不符合自己邏輯的跡象,相信這類想法的人也還是可以把它解釋過去,認為是對政府的壓力還不夠大,表現出來的決心還不夠強。到了現在,這些人是否仍然相信勇武運動的升溫會帶來好結果?

另一方面,整個建制派也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從一開始就把整個運動打成「港獨」,所以就覺得任何對付「港獨」的行動都一定正確,不容置疑。於是當我懷疑內地群眾給香港警方打氣,是不是真能幫助他們解決在香港所面對的實際問題時,就有大批內地網民批評我是為港獨說話。理由很簡單,既然他們相信香港示威者全是港獨份子,而警察是對付示威者的,所以有關警方行止的任何置疑就自動等於港獨言論。我認為這並不單是一些網民的情緒反應,可能還是整個建制派大型同溫層的思考路徑。也就是說,凡是有人強勢提出一種「止暴制亂」的妙方,大家就不能夠再懷疑它的效用,圈層外的人固然不能這麼懷疑,圈內人更加不能有歧見。反過來講,對手提出的意見則是萬萬不能接受的;而且就算接受了,最後也總能證明對方的錯誤。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從一開始,建制派內就有很多人懷疑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效果,認為反對派絕對不會輕易罷手。所以一拖再拖,終於等到整件事情的焦點早已轉移,這才正式宣佈撤回修訂。然後呢?整個運動到了此刻當然早已停不下來,於是就反過來證明了他們當初是多麼的有遠見。

「禁蒙面法」的出爐,更是這種同溫層狀態的好例子。其實稍微瞭解目前香港真實情況的人,都應該看得出來,這只會及時觸發更多的激烈反抗,難怪最實際的股市在立法當天重挫500點,為什麼建制派就是看不到呢?沒錯,西方很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法律,但是正如很多論者所言,他們立法時的整個政治背景和社會氣候與我們是很不一樣的。更實際一點,請注意現在正好是整個運動漸趨惡化的階段,從建制派和政府的角度而言,最大的課題當是如何維護體制和執法者的權威,應該充分考慮這條法律是否有助於目標。我記得呂大樂教授很早就提出過,香港人在這場運動的開頭便已不知不覺地降低了犯法的心理門檻,他當時舉的例子是好幾次合法集會,最後都演變成了佔據馬路,不單是一向守法的香港人,就連警察都好像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問題。後來我們更常見到的,是警方時常宣佈商場或者街頭聚集的人群正在非法集會,儘管後來警方驅散人群,逮捕到幾個跑得比較慢的,結果他們也還是沒有辦法把所有被認定犯法的市民逮捕歸案。如果市民每一次成百上千地聚集都是非法集會,每一次你都不可能徹底執法,那麼還有誰會害怕「非法集會」這四個字呢?難怪十月一號那天,竟有十萬以上的市民參加了一次明知非法的遊行。假如早已習慣非法集會的示威者今天又都一起蒙面上街非法遊行,你有把握能夠一次逮捕歸案嗎?更何況反正他們都已經在非法集會了,又怎麼還會害怕犯了蒙面法呢?這就好比立法規定市民不得在家批評政府,這種不能完全執行的立法,最後只會反過來破壞法律的權威,以及執法者的威信。不要輕易去立一條你沒有把握維護的法律,這難道不是很根本的常識?

然而建制派就是有很多人相信這個法管用,有疑惑的人也不願或不敢發聲,反正他們無論如何也都得為「止暴制亂」幹點什麼。果然,現在這條法律刺激出了更強烈的反響,讓運動在一夜間成了廣泛的暴動。但恐怕他們不會認為這是判斷錯誤,反而覺得是對手太猖獗,光是這條法律還不夠硬。接下來,既然整場運動已經變質,依循同樣的邏輯,就更該推出宵禁,取消區議會選舉……。

https://ipfs.sloppyta.co/ipfs/QmUg7C7s7umWp24Qr9x9kc68zEi2ixJqbyAQTCNT4FUg22
--
不知道梁文道是不是在预测中共对香港抗争者会有强硬动作了,不过看来大家都认为中共闭关锁国的可能性真的很大了。
17
分享 2019-10-08

126 个评论

年紀越大越應該虛心學學年輕人。如果沒有華沙起義的種子,波蘭也不會那麼容易建國。有時候香港年輕人的知覺比老作家們的擔心靠譜
一切以美国是否撤侨为准
我觉得一个六月的电话很难得出美国现在不奉陪的结论,关键是,川普哪怕不想奉陪,这节骨眼上也会有人逼他奉陪,特别是在电话爆出来之后。
可以说,这通电话的爆出其实是对香港大大有利的,如果美国不奉陪,你想想会给川普的对手多大的攻击川普的弹药。

当然了,桂枝要是真有这志气,坦克开上香港陪着香港玉石俱焚,也不亏就是了,香港绝对是一张会引起桂枝经济崩塌乃至于极度加速冷战开始的多米诺骨牌。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总觉得梁讲的有点问题。
1、HK此次抗争在最初时候是大概200万人出动,按照比例换算成在美帝这样的自由民主国家也就是将近8500万人出动游行,如果这样的接近上亿人的游行出现在美国,请问,美国政府的合法性是不是应该看成已经出了问题?(按照香港并不完全民主的状态,实际有出动意愿但没有付诸行动的可能更多,这里就直接约等于美国好了,已经是降低比例的了。)
2、合法性既然已经出现问题,为什么建制派包括梁在内还是认为禁蒙面法是因为维护法律的能力不够?这是能力问题???
3、法律之所以有权威,不正是因为是大家在支持?如果大家不支持,哪来的权威?也就是说,法治其实是大家主导的人的统治,当然,这不是某一个人的独裁统治,是“大家”是“人”的主导。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回复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回复 时代革命 ?
我倒不认为他是建制派,但他对法律的看法是很奇怪的明显在建制派一边。
巴巴罗萨 回复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梁文道一个老牌亲共左棍,最高也就是体制内良心派。要不能整天去凤凰卫视,你见过凤凰请过陶杰没有
梁文道一个匪谍
梁先生我是很尊敬的,不过就这篇文章来看,至少他对美国是误判了。美国以清教徒的基本信条立国,延续300年,说它是半个神权国家,也是有道理的。只要镇压香港,屠龙派绝对是会给你来个全面脱钩的,因为这是民之所想,民之所愿。
他一个反美左派当然这么想
关键是中共不会镇压香港,不会有坦克上街,而是让各种白衣人,蓝衣人,黑警殴打香港人,然后逐渐调高香港的紧急状况,甚至伪装为抗争人群,发表港独宣言,然后一直拖延下去,这种情况,你觉得美国怎么办?
我觉得判断“港独”宣言是党国搞出来的是武断的,现在有真的“港独”宣言其实对想要中美全面脱钩的人是好事,从这个角度想我不认为“港独”宣言是不可接受的。
aggie 已停用 ? 回复 时代革命 ?
从政治上来说,现在选择尽量客观,不为了选边而决定自己言辞的,都很容易陷入两面不是人的困境,两边都有人骂。
为啥会促进中美脱钩呢?我想恰恰相反。 华府和华尔街都一批想和中国做生意的人,他们也巴不得把这次运动定性为港独,然后就可以继续和中共合谋了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electron8964
那还能怎么办?老布什不是也去劝乌克兰不要独立,要留在苏联内吗?
老布什是有名的妥协派,苏联能解体也不算他的功劳。 所以香港人尽量做到让美国人完全支持,不然就更没结果了。中共不会派坦克的,他们只会慢慢升级暴力对抗,然后用警察手里的枪就够解决问题了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electron8964
用枪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用枪有燃烧瓶。
我不清楚你你是否在美国呆过哈,美国普通人对地区自决独立一向是持支持态度的,毕竟他们也是靠独立自决脱离大英殖民地状态的,远的不说近的案例有南苏丹…… 倒是对人权问题平民大众还是很在乎的,这就是美国的优势,华尔街和华府想赚钱也得考虑民意再说。然而现在美国国内的反中情绪历史最高,连拜登这种收了不少黑钱的都为“中国不是威胁”的说法道歉了,再继续发展下去可能反中情绪能达到80% 90%,接近IJN空袭珍珠港的民调了……别的不说强硬镇压香港绝对会引发快速脱钩。
现在的问题在于勇武派能不能撑下去,撑到除非明面出动大量实弹武警否则不能解决问题的局面,所以行动升级未必是坏事。
美国普通人确实对地区自决独立比较支持,但是自从伊拉克战争后,美国人对国际事务的态度趋向于不关心,趋向孤立主义,换而言之,他们会觉得:“嗯,这事情中国做得不对,但是美国不应该管”,以及考虑到中美建交的承若,美国承认一个中国。如果美国政府真的能支持香港自决,那台湾独立早就不是问题了。 台湾尚且如何,何况香港呢?
燃烧瓶和枪差远了,跟别提勇武派的个人保护装备比警察差的不是一点点。 警察现在开了几枪,就快要到两条人命了。
https://www.reddit.com/r/LIHKG/comments/de2g9j/共諜現形/?utm_medium=android_app&utm_source=share
(轉載)
某些人很愛講:
「要是在美國,暴民早就全被開槍打死了!」
是嗎?要講美國,那我們就來講:
要是在美國,
行政長官早就普選了
要是在美國,
立法會早就全部普選了
要是在美國,
早就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了
要是在美國,
行政長官不會強推送中條例
要是在美國,
立法會選舉早就取消功能界別了
要是在美國,
檢察官早就調查警察濫權了
要是在美國,
早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了
要是在美國,
違法施暴的警察早被調查追究了
要是在美國,
警察違法施暴,早就賠償天價了
要是在美國,
新屋嶺私刑早被追究了
要是在美國,
打瞎救護員和記者眼睛的警察,
早就被調查追究了
要是在美國,
警察使用武力指引規則就公布周知了
要是在美國,
警察不能衝進地鐵車廂暴打路人
要是在美國,
政府不能任意DQ候選人資格,
不能任意DQ當選的議員
要是在美國,
超過四分之一的人民走上街頭抗議,高層政客早就引咎辭職了
要是在美國,
人民擁有合法持槍的權利
要是在美國,
遇到拒絕民主的殖民者,
人民早就拿槍革命起義了
一直嚷嚷美國警察也會開槍的人,
曾經為香港發生的不公義發聲嗎?
要講美國,
怎麼只講美國警察會開槍,
其他都不講?
不懂嗎?那真是井底之蛙
裝不懂嗎?
那就承認你只會站在港府、港警和中共的角度看事情吧,別裝中立客觀了!
匪谍还不至于,他不过是在吃屎与不吃屎之间保持中立的人。
现实主义的政治家,其任务是以最合理的方式执行民意。在历史上来看,美国对香港没有承诺保护义务而对台湾有,这也就是为什么台湾已经是事实独立了,共党只是叫叫,无需口头承认,口头承认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中美建交其实也是现实主义,也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唯一一个未必符合美国利益的外交行为是让中国加入wto,这也是美国内部有史以来投票分歧最大的对外事务。而现在支持香港人明显符合美国利益,中美脱钩也符合美国民意,问题只在于操作和尺度的把控。
梁文道这个废物的文章我看的多了,一个整天去凤凰台的玩意,还能是啥好人?
我觉得梁文道说得有理,不能不考虑革命后第二天的事。同归于尽不值啊,况且人家有绝对优势。

毛主席说过,革命的核心问题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自己都没了,还咋消灭敌人。

港人要学学共产党在野的时候,怎么对付国民党的,用来对付当前的对手。用中共党史研究专家高华的话,在“夹缝中成长”。该怂就怂,该颠就颠;敌人虚弱时抓住机会,壮大自己;敌人露出破绽时,该狠就狠。现在明显各路政客传出话了见好就收,硬碰硬流血不值。
最近几次议会表决,比珍珠港开战还刺激。
华尔街能操纵美国?怕不是左派黑屁真信了。国务院内部的所谓中国专家已经给清理了,亲支?搞笑吧
作为倾向渐进改革的真左派,梁文道深谙国内言论边界,多年一直游刃有余。
在国庆前几天,国内,看理想唯一讲时事的频道完季,我隐隐觉得圆桌派上他提到香港像是有点跟平时不同的着急。后来在香港,他也上了港台视点31,再有这篇发文。
种种迹象,我相信他是sense到大势已到了一个临界点,他这个温和派读书人、启蒙大众的梁老板,somehow选择了自爆。
这个估计很大原因还是老布什里根跟戈尔巴乔夫私人关系还不错,庆丰?哈哈哈哈
已隐藏
就事论事,你看过他几篇文章?我上次看他不爽就是他给张翠容站台,你看看在占中中张翠容啥态度。张翠容写的几本书,基本论调世界这么糟,都是美国干的。写了本中东现场,骂以色列,搞笑的是梁文道说要她小心,说摩萨德会杀她,这是不是有病?丫写书为了给阿联德洗地,把阿联德经济崩溃的锅摔在美国身上。这玩意你告诉算啥?
rtgzddgh 已停用 ?
“最好的结果恐怕也只是像六四那样,象征性地制裁几年”
那不是再好不过叻吗?
『現在的問題是不僅錢沒有,連壯丁也沒有了。江澤民以來一直在投資北洋艦隊,習近平軍改的投入前所未有,但窩老人家親眼所見,內地絕大部分斯大林時代的設施仍然沒有更新。
去年出生人口一千三百萬,2021年就不足一千萬了。九十年代的鄉縣小學,目前已經關閉過半。』

总之只要不让贵妃一鼓作气,贵妃带着中国一起就会力竭而亡啦~
贵妃付不起新疆的财政黑洞以后,维吾尔武装就可以像洪水一样给西百带去解放~
贵妃九十年代有充盈的人口,现在有什么~
现实主义不错,但是中共就真的对美国没有利益吗? 中美脱钩,美国也是七伤拳。 台湾确实某种意义上的实质独立,但是却几乎不能参与任何国际组织,不能和任何主流国际建交,这也是事实。 台湾还不算是一个正常国家,和中美建交之前相比差远了。 支持香港人符合美国人的利益,但是支持香港独立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要是果真如此,美国出台的香港人权法案应该更加强硬,更加迅速。 我没有从任何新闻看到美国会支持香港独立,相反,我觉得香港抗争者一旦走向独立,那么美国会陷入纠结,对外表态很尴尬。 总之美国支持香港民主自由,随着中美矛盾越大,支持力度越大,但是绝不会支持香港独立,哪怕中美贸易要脱钩。 如果中美开战,那就另说
华尔街不能操纵美国,但是影响力极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说华尔街能操控美国了?
华尔街是为了挣钱,如果你国没钱可挣它们支持啥?
中国没钱可挣? 要是明天川普说中美贸易脱钩,直接加1000%关税,你看美股跌成什么样?
“更加迅速”这个论断不太专业……现在基本是走流程,还没有到紧急到要改变议会章程的地步,乱改章程都会后患无穷。
表态支持香港独立和内心希望中共出兵香港导致中美加速脱钩是两回事,两者的表面做法可以完全相反。
我从来没说过美国会直接支持香港独立,我的意思是香港宣称独立如果能引来的强烈镇压,有助于中美脱钩的进程,因此美国内部的屠龙派绝对是大大赞赏这一点的。相反口头上过瘾宣称独立这种美国政治家是从来不在乎的,真正在乎的只有国内的对现实政治不是那么了解的韭菜,连维尼大大都不好说会对这件事有多么在乎,但如果民族主义情绪能影响到他们的判断我认为是大大的好事。
那你该知道丫可是自称左派吧。经常上小骂大帮忙凤凰对吧,只不过习近平上台这种人也容不下而已,就像方舟子一样,总不能因为方肘子骂吴法天和周带鱼就说丫以前不是自干五
典型左胶。
那么依道长高见,又应该如何做?
通篇我都没有看到良方妙药。
我看到的只是他故作清高,两边不是人。
你国自己都没钱了,美国还挣啥?脱钩只是快点而已
给杀人放火的六七暴动洗地的玩意,算好人吗?
如果习近平安于做一个仅仅剥削赵国P民的独裁者,人口锐减这还真不一定是坏事,但是他要找事
1. 香港独立目前而言并不符合香港的民意,如果只让年轻人选,都不太能,更别说整个社会了。 香港抗争者宣传独立,本身就会走向分化,中共恐怕不用镇压,香港抗争运动都会失败
2. 纵使香港独立引来镇压,香港人会付出惨痛代价, 平民牺牲,经济直下,所有抗争者都会被治罪
3. 纵使中共镇压了,中美脱钩了,然后香港还是毁了。 中美脱钩不意味着中共灭亡,鬼知道中共还能拖几年?

总之,香港独立是死路, 甚至短期内对中共都是好消息
庸俗不堪 新注册用户
一国两制的谎言都破产了,接下来难道不应该是香港的民族觉醒和独立吗?除非双方继续承认一国两制,而一致否定颜色革命的定性。再说香港本来就民主政治,颜色革命变变极权吗?
梁文道要被你发明成右派了,笑死我了,你问过人家本人意见了吗?下一步是不是马克思也要被开除了
继续你那大一统迷梦吧
他连李锐的边还没摸到呢,别这么抬,小心闪着腰
改革开放那会中国更穷,更没钱,美国人不也来了吗?中国加入WTO时也没钱吧? 更别说中国现在到底有没有钱了。 你说话真的没啥逻辑
1不赞同,如果没有镇压的担心的话全民公投早就独立了。
2、3确实是值得考虑的问题,揽炒代价很大,但或许向死而生也说不定呢?我们相信前线勇敢和智慧香港人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已隐藏
新宋里,西夏被打快完蛋的时候,梁太后跟西夏皇帝说,再惨也比当初建国时的强吧,要挺住,皇帝自己心里的OS是每个国家要完蛋的时候看账面都比刚立国的时候要好啊。你再品品这个事。至于你跟讲逻辑,可是笑死我了。你这个逻辑不就是标准的支式的交感思维
嗯,我同意,我只是说极端情况
难道梁文道不是左派了,我就问你,凤凰请过陶杰吗?好像没有吧
了解香港历史该知道,香港的左派本来就是共产党养的一条狗,这是香港左派的原罪,不能说黄秋生这种老左现在支持香港人民就给忘了,有一说一,而且黄秋生好像老早就给封杀了,问题是他梁文道在哪呢?
不分左右,就算是分乖和不乖派,他梁文道也是比较乖的那一类。
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任到了决断时刻都会丢人现眼
李锐能影响的多是体制内精英/学者,粱启蒙的是人口更多的知识青年大众。反正比你我都强,我自认没资格冷嘲热讽他来口嗨。
admin 公共账号
我认为梁文道是一个具有独立思想的文人,他这种左派跟毛左派不一样,属于西方语境下的liberal不是communist。在中国大陆的语境下自由派属于右派。

梁文道常年在内地走穴买书上节目,跟各种宣传部门和新闻同行打交道非常多,他对言论尺度的把握非常精准,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基本上游刃有余。

梁文道这篇文章我认为也是典型的计算好的口吻,但有用信息在于第一段:他认为中共可能会放弃香港地位,中共可能会走闭关的道路。其它剩下的部分是典型的理客中口吻,因为梁文道知道自己的读者在数量上是大陆背景的人为主,所以说得非常委婉。在中国大陆的语境下,梁文道这番话已经出格了。正如前面朋友所言,他是选择自爆。从这种情景来看,梁文道真的感觉到危险来临,才会发出这种警告。
请过。陶作为嘉宾上过锵锵三人行多次。
那我孤陋寡闻了
大中华胶,上大陆揾真银,这些都是常见跟大陆有关的帽子,他批评和思考如常。
资格不资格是不是要考试通过,这搞得,是不是给他树个像裱起来
他可比一般意义的李伯儒乖多了,另外这个警告给谁呢?让香港青年乖一点还是说香港人快跑你?我感觉是给建制派吧,那他自己定位不就很清晰了。档的诤友吗?
中共每一次所谓昏招都在倒逼香港人抗争升级,其实都是阴招,自己表面上不费一兵一卒,不表态,暗地里使坏,把好好的和平游行演变成现在的局面.
我自认没资格嘲讽两位,不等于我要给他立牌坊。你爱批评你的事,以理服人就行。这里的葱友较少五毛逻辑,看客自会分晓。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巴巴罗萨
梁文道在胡温时期非常活跃,这两年随着毛左跟义和团中央的崛起,梁文道已经逐渐过气完全靠惯性维持大陆的业务。我认为他这个warning之所以重要,第一他是独立于反送中事件的外部观察者,第二他非常了解中国大陆和大陆人,第三他是香港人在内地没有根基香港完蛋的话梁文道也会如丧家之犬。这个公开的警示不是对谁的发出威胁,而是呼唤改变呼唤解决方案,客观上来说他是在呼唤跟他一样的利益攸关的观察者站出来为香港想办法,这样的人士数量上可能跟反送中人士不相上下,一般来说都是更成熟的有产者,可能是建制派里的沉睡者也可能是大陆的相关人士也可能是外国商人等等。这个警示的价值就在于梁文道本人智力上的独立性和跟香港的利益相关,我认为是再一次确认香港形势发生转折点的信号。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提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什么是民主自由啊?如果让HK的民自己做主,他们说要独立,那么如果你支持民主自由,支持不支持他们自主决出来的独立呢?
陶杰不亲共但陶杰上过无数次锵锵三人行
时代革命 已停用 ? 回复 admin
已隐藏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
他的根在香港,大部分收入估计来自大陆以及香港的文化出版产业,将来如果他去台湾损失非常大几乎就是从头再来,我估计他在台湾的人脉非常浅薄。
建制派其实损失最大,但是最怂也是他们,今天看到有人引用丘吉尔那句话战争和屈辱,选择屈辱依然要面临战争。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巴巴罗萨
其实我认为建制派中很多人是在地下玩阴的反送中,刀就是冲着他们砍过来的,他们也不是傻子,没有建制派私下个人支持反送中运动不可能闹这么大。梁文道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呼唤那些温和派和建制派内部的反对者站出来扭转事态恶化。
Fakenews本身就不值得讨论,川普已经三次警告过,他在关注香港。
当然川普一定一开始不想管,一开始谁知道港人的决心有多大?
投石车都上了,说啥都没用了。
乌克兰指日可待。
香港版右区会不会有呢?
神他妈左派就是共产党的狗,学点历史再来丢人吧
不是共产党的狗是谁养的?要不要讲讲六七暴动?
确实,香港富豪没几个出来明确挺港府,但是现在是它们站在前台的时候,不站,它们早晚也要给收拾了,站出来拼死一搏,还有一线生机,而且就算被干烂,至少还能留个好名声
按照李鸿忠的话,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在中共尤其习近平看来,白手套就是不忠诚。它们没得路选
HK左派难道是白左养的?
那我问问你,现在的中共是你说的左还是右?
当然是左派了,少在给我玩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游戏,你要觉得右,麻烦告诉我啥时候变右的。
白左可还行,国内粉红最喜欢用这词了
罗曼罗兰 萨特,简方达一脉相承,独裁的打手和拥簇
事先聲明,本來我打算說完就離開繼續去做應該做的事的,畢竟打嘴炮不是我的專長。所以賬戶都是一次性的。密碼也是隨機的。

但是一次又一次見到品蔥上的怪話,所以忍不住一次又一次註冊新帳戶。

勇武派是很忙的,沒時間打嘴炮,還要考慮保密,所以很多時候話語權就掌握在你們的手上。

我的存在,就是告訴你們,問題出現在哪裡。

為的就是讓你們更好地促進和理非和前線的合作。而不是引起互屌。

--------------------------------------------------------------------------
啊真趣怪,啊又有趣,我望望Facebook裡。

某些左膠,在香港人舉起美國國旗請求國際援助的時候,直接搶奪國旗,說是不要給共產黨鎮壓的藉口。
(這是有視頻為證的)

之後,又有左膠站出來,說不要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又說不要給共產黨鎮壓的藉口

然後,又說為了要所謂的畫面感、鏡頭感。堅持10.1去港島集中,而不是分散各區開花,大圍捕導致大量手足犧牲。

現在,又說為了國際戰線的鏡頭感,要勇武退場。打算用國際戰線牽制勇武行動。

千萬別忘了,要勇武退場的呼喚之前已經出現了很多次了。

不斷地病態捉鬼,散播陰謀論。找到幾張照片只能夠證明有臥底的存在,你不能說凡是勇武的都是臥底。

你們怎麼不能夠學黑社會一哥,無論警察做了什麼都說“你們沒有做錯!”“yellow object”



反勇武、反港獨、反勾結境外勢力這些事情,你們怎麼做得比共產黨還積極?

而且不可否認的是,現在大多數中國人都認為香港搞獨立,你們已經浪費了極大的資源去洗地。

而且還導致被共產黨迫害轉而尋求真正的獨立的香港人受到壓力。(例如你們說他們是共產黨的特務)(戰爭都還未結束,你們就已經開始內鬥了)

這是不公道的,與其要求香港人放棄獨立,怎麼就不能讓所謂的開明中國人支持香港獨立呢?

而且輸出革命為何那麼死板?怎麼就不能試試讓小粉紅變成義和團?

給小粉紅說:現在西方勢力猖獗,為了保家衛國,我來教大家製造武器的方法。

閉關鎖國是一定的,共產黨正義的鐵拳砸向小粉紅也是極有可能的,如果小粉紅不掌握武器,那麼被共產黨鎮壓的時候,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菜人。

有了武器就不一樣了。炸彈一爆炸,至少可以拉幾個特警墊背。還可以加速小粉紅所在地區的新疆化,消耗共匪的資源。

互聯網檔案館什麼都有,例如homemade c4這樣的經典書。整天喊著沒槍沒槍,paladin press一大堆槍。

給黑社會走私犯罪集團輸出技術也是可行的,我們完全可以給他們輸出更高級的技術。

教他們造無人機、導彈、RPG。教他們cia網站上的情報知識、YouTube上的美軍軍訓。

讓普通的土匪升級成悍匪。發展成省港旗兵。給共產黨公安帶來巨大的麻煩(主要是消耗共產黨的資源)

但是以上這些僅僅是停留在文宣層級的嘴炮輸出革命,你們都沒在做。

天天沉迷於政治討論之中,自己打飛機,圍爐取暖。實際上你什麼也沒有做。

按照這樣發展,你們和那些叫囂“厲害了,我的國”的人將會毫無差別。



基於不割席、不分化的原則,我不能指責你們是共產黨特務。(當然我內心裡是將你們當作匪諜的)

希望左膠檢討一下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到底是誰在被共產黨利用?

當然也希望勇武派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質,即使CIA也有很多不被承認的black ops,無論別人怎樣說,做好自己就是了。

------------------------------------------------------------------------


相信你一定知道什麼是長輩圖,什麼是保民生、反修例、促發展、穩經濟。

首先假設梁文道是我們的人,那麼,你難道會相信長輩圖裡面的鬼話嗎?

例如:林鄭是英國特務,故意搞亂香港,給習主席抹黑......

出口用的文宣,如果出口轉內銷,會導致自己也將自己騙了。

法輪功就是這樣的作用。關鍵看你們怎樣用。

你們不會真的相信大紀元說的鬼話吧?(不過對輸出革命倒是有用,畢竟中國人熱衷於陰謀論)

黃歧山是臥底、汪洋又是臥底、王滬寧還是臥底..怎麼習近平身邊的全是臥底?全部都在下大棋?

好事都是習近平幹的,壞事都是江派給習近平他老人家挖的坑?

你們啊!不是趙家人就不要擅自意淫了。什麼體制內改革派、開明人士都是垃圾。

妄想統戰建制派,還不知道到底誰被統戰。

開明派和帝師派的區別,在於讓你們吃狗屎的多與少的問題。

從來都是你們被招安,不要意淫自己戰勝了共產黨。

聰明的老人去市場將同一堆的菜,分開來賣。一堆賣完了,將另一堆再分,再賣。

一堆貓屎,一堆狗屎。只有死了的共產黨才是好的共產黨。

你所謂的勝利,就是靠出賣別人而取得的。

只要不是行動派,嘴上說說,那有個屁用?共產黨一聲令下,管你開不開明,全部歸邊投票。

根本就沒有納下投名狀,怎麼可能值得信賴?




其次,假設梁文道是共產黨的匪諜,那麼你們的損失就大了。

但更關鍵的是你們自己。



面對黃金神棍/變態香蕉(支納維基搜索李威)散佈的閉關鎖國言論,有幾種人

1.反正最後都是死,那就和共產黨死拼到底
2.安安靜靜地等死.向共產黨投降
3.加入共產黨煽動義和團,越左越好,用正義的鐵拳砸向小粉紅,促使他們轉變立場



面對劉仲敬理論,有人的眼中只有罵“辱華、分裂國家”“妄想”,

而劉仲敬在我眼中,他的所有理論的核心,就是練好狼牙棒、發展好組織。

不管他以前說了什麼,反正我是對事不對人。提劉仲敬理論而不提狼牙棒的,還好意思說?

其實問題很簡單的,就是佛系與非佛系的區別。

你們準備好了為自己所相信的任何整理理論,流血犧牲嗎?



再次,煽動極端和理非和極端勇武難道就不是共產黨做的嗎?

沒有這個技術又學別人抓所謂的間諜。實際上很多情況是賊喊捉賊。

劉仲敬有哪一天建議香港人衝去解放軍軍營送死的?

劉仲敬是說,要大力發展香港地下黨,避過共產黨的主力,廣泛地開展游擊戰,增加共產黨維穩成本,加速共產黨資源消耗。
港独起码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是美国宣布会武装干涉香港,第二是香港人已经拥有了重武器,如炸药,对正规军队有杀伤能力。这两个条件没满足就主动提港独非常幼稚,被大陆情报操纵无疑。
陶杰的确经常上锵锵三人行的,不过当然没有梁那么频繁。
请过,搜索一下锵锵三人行+陶杰,结果还蛮多的
而且他在台湾可就好玩了,台湾的政治色彩哪有他这种对中共小骂大帮忙的人位置,找统促党?
梁文开头的说法,可能是悲观的预测,或者最坏的预测情况,事实上这个只有极少发生的概率,贸易战以来,外资纷纷撤退或者观望,新投资或者加码投资的几乎没有,为数相当外资企业的人都失业了,或者这个数目还是小数,十几万到百万间吧,但是每一个失业的人背后牵连的家庭为数也不少,而新的就业岗位很难创造,所以才有中共讲了两年的“稳就业”,每一个失业的人都是社会的不稳定因数,可能引起所说的群体性事件,好在国人生性温和,不敢上街,怕上街,成为维稳的对象,有苦自己承受和自己家庭承受了,毕竟牢狱更苦。中共这些并不是不知道,所以才有习包子开创的进博会,全世界几乎没有国家开这种会,大家都在开出口博览会,注定这种所谓的进博会迟早开不下去,但是呢领导人说了,只好主办的人硬着头皮操办,就是一个姿态而已,给外资外商信心,说这个政权不会放弃对外开放的。那么回到香港,中共会放弃香港,把香港直接接管,放弃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吗?当然是不会的
沒有香港做洗錢中心, 上面的都都是起來反了
说临时政府是党国搞得简直胡扯,你们干脆说《荣光归于香港》也是党国的阴谋,为港人创造了国歌好有借口。
一些自认为高尚的人,满怀激情地谈论着革命与政治,却根本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六四如何?领袖们有谁像谭嗣同那样走在前头慷慨赴义?几百鲜活生命嘎然终止之后又如何?中国大陆三十年后却没多少人敢像八十年代那样评点政府。
如果不知道把握事情的度,一味靠理想主义去冲去闯,这种人就是一个不能回头的卒子,而后面的车马炮将帅都享受着回旋余地。蠢材还好意思讥讽梁。梁如果敢说非常出格的话,在大陆早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有他这样的高智商的人存在,大陆还不至于都是毛左习奴。每每看到过往历史,朝代更替,很多时候都是几群各自执拗,相攻相害的腐儒把事情推向不可挽回余地的。
如果你看不出梁有多爱香港多爱中国(不是政府),却私下以为他是站在自己在大陆的经济利益上说这些话,你的格局也太小了一点。
西方有句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估计这些热血的急性子根本不懂。
形势的发展好像是越来越快了,几个月之前谈论港独的时候,感觉只是极少一部分人在操弄,大部分香港人还是抱着很反感的态度,但是最近一段日子,貌似反感港独的人开始变少了。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paritalrock
现在中共的难题在于如何防止经济下滑避免失业潮,习近平近几年的措施都是经济转型压制过剩产能以及给过剩产能找出路的一带一路等等,作个善良的猜想他的言论收紧措施也是害怕失业率提升带来社会动荡。

问题是这些措施就像一个死亡螺旋,不断的让人怀疑习近平是否要走文革和公私合营的老路,因为这些措施不仅让国进民退还在进一步破坏法治环境,让一切都变得政治化。这些措施只有让投资人感到更恐惧,最终就是所有人都进入囚徒困境获得双输的结果。

经济周期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现象,市场经济就意味着优胜劣汰,每次经济危机也都是对那些缺乏决策能力缺乏洞见缺乏远见的市场参与者的清洗,是一次资源和权力的重新分配。只要社会是在法治下的相对公平的规则,那么社会中那些原本在不起眼角落里的企业就会从经济危机的废墟中进入投资者的眼睛,获得更多的资源而壮大。所以在真正的市场经济环境里,经济危机往往都是短暂的。

近几年大外宣鼓吹的“中国模式”根本就是一条死路,这种国家资本主义和补贴资本主义根本就是在破坏自由竞争的法则,让市场机制失灵,让竞争变得不公平,长期下去就让蠢货在台上下不来,聪明人无法出头,最后就是系统性逆向淘汰,市场和社会的溃烂。

习近平如果想解决问题,就应该首先把刀砍向共青团中央、毛左派这类极左团体,彻底禁止这些团体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动做法。其次是实现真正的司法独立,让维权律师能够发挥他们的作用。最后给地方更多自治权,让各个省自己因地制宜找到出路。让新闻机构能够监督权力,让监察委能监督权力。

至于反习势力,其实只要政治改革的门打开,反习势力就只是空中楼阁。失业潮可能会有,但是只要把握好不同行业的开放节奏,是可以避免大规模失业潮的,但只要不管那么死,人总是会想到办法维持自己的生活。现在这条路走下去,等某天全部国有化之后,将来全国都会像东北那样死气沉沉,惨得一塌糊涂。
囿于习近平的能力,他现在就像手抓细沙,抓的越紧,沙子漏的越快,越快他就抓的更紧。
然并卵。
六四的时候,全国有几个人不支持学生?这不是道义的问题,而是是否值得去牺牲的问题。要想鱼死网破,那鱼也得明白这网到底是不是已经腐朽不堪了。刚从大陆回来,对大陆老百姓的普遍看法很了解。这事儿,中共政府要做极端了,大陆老百姓表示遗憾甚至支持的是绝大多数——说是冷血也好,说愚昧也好,但事实上大陆老百姓对香港现在的问题确实就是这么一种看法。徐锡麟死后如何?袁崇焕死后又如何?
现在中共顾忌的是国际观瞻。但是,六四的时候,国内国际压力那么大,邓都敢拍板,比邓铁血的刁某,未必就不敢。问题还是,牺牲流血之后呢?三十年前,共党内开明一点的全下岗、三十年大陆言论上的大退步摆在那里。香港要真正的自由,必定是跟大陆同步的。不是说没希望,但是现在走极端,只能是赤裸裸地受伤。
哎,好悲观。
在大陆劳动人民拼命赚钱的时候,没人去关心谁当不当皇帝,因为本来就习惯了。在大陆特权阶级肥肠满肚的时候,没人会去动维持富贵的根本,因为他们都不傻。不要去抱怨劳动人民,读书人能做的只能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独善其身,不跟权贵同流合污,并有技巧地去开化民智。当然,敢自己一马当先去冲击一个坚固城堡,而不是躲在后面支使别人去冲锋,自己留在大本营的,也实为可敬。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