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中华、大一统”思想有没有什么理论基础?谁能从逻辑上或者现实利弊来论证一下大中华思想不合适?

首先我想先声明,我是有条件地支持大中华的,我是联邦党,对两岸的原则是:

1,在两边都是民主制的前提下,支持中华联邦共和国。
2,做不到第一条,那么我就支持中华民国统一中国。
3,第一二条都做不到,我就支持台湾独立。
4,坚定反对中共国体制。不相信,也绝不支持中共主导下的一国两制。

排名严格分先后。

所以,我本质上还是大一统支持者(联邦就是统一)。看到坛子里相当部分的人坚决反对大中华统一,反对任何形式的统一,哪怕是完全民主前提下的统一,我想知道反对“大中华、统一”的人为什么要反对,民主制下的统一都需要反对吗,必须是“人权大于主权”吗?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大一统不是原因,而是一种结果
造成大一统的原因是:秦制。

秦制之前是周制。
周制不是大一统,是宗法制。打个不确切的比方,它有点像:冰与火之歌。
里面的诸侯国,就是一个个冰火里面的领主。领主有自己的土地、人民和部队。大家效忠于铁王座。

但是周制里的领主可不像冰火里面,和国王可以是异性族的。宗法制里,诸侯往上数都是一个爸生出来的。
而且,不同于冰火里面,各个领主都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练兵。西周时期,各个领主大部分时间在首都生活。远程控制自己的领土。

可以看出,宗法制有很浓厚的原始部落的影子:也就是依靠亲属关系,获得人与人的信任。进而维系组成国家的各个部落。

这样的制度缺点也很大,就是一旦亲属关系传了几代之后,大家关系远了,就和陌生人是一样的了。尤其周代还是一夫多妻,子女关系复杂。
比如最近逝世的赌王何鸿燊,妻子4房,子女后代几十人,仅仅是一个集团公司,争财产那是不亦乐呼,若是放到几个省,那么大的财富,那肯定是杀红了眼。


说白了,过去家里人,还客气客气,现在谁跟你是一家人,就要争财产。
所以到了东周,大家就开始互相抢地盘。
在争夺的过程中,统治者们发现现行制度有两个不好的问题,不但影响国家发展,更影响它们抢地盘。

1、社会暴力浓度很高:
到了周朝后期,各个诸侯国虽然名义上都是亲戚,但是过了好多代,血缘关系已经很远了,大家开始不听天子,自己屯兵,开始吞并弱小的诸侯,掠夺它们的财富和人口。

这导致整个国家从事暴力行业的人口很高。可谓是穷兵黩武。今天根据考古资料显示,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总人口众有30%的是从事军事行业的。比今天的朝鲜更加夸张,几乎是人人从军,平时搞生产,战时就当兵,几乎没有剩余能力搞生产,提高生活水平。

这让统治者很头痛,他虽然可以用暴力手段强迫人民当奴隶,给他去送命,但是穷兵黩武的结果就是自己的日子也过不下去。怎么样能一面发展,一面保持军事实力呢?

2、世卿世禄制使得管理人才无法得到提拔,国家治理人才经常断档:
世卿世禄制意思说白了就是你想当官,你就必须是红二代。

老百姓一辈子别想当官,你只能给领导当个秘书出谋划策,但是不能有实权。这种制度缺陷非常明显,如果你的领导是个sb,那么你就是诸葛再世,也没有办法发挥本领。
所以为什么春秋战国有很多“门客”。其实就是有本事的人,到处就业,找好老板。

这也让统治者很头痛,我天天请门客,但是一来门客也不可信,万一他起兵造反怎么办?若是还是用自己亲属去看着他,那么他的本领也发挥不出来,过几天又跑去别人那里来搞我了怎么办?

这些种种需求之下,统治者们开始寻求变法,也就是政治体制改革

春秋战国时期,很多思想家就提出了种种的政治改革方案,最后实践检验真理,胜利者就是秦制:

=============================================
秦制解决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废除血统制,用法制替代。

法家认为,若是要争霸天下,必须富国强兵,而在大家科技水平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内部管理水平更好的,当然就是胜利者。
但是内部管理水平,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信用问题: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外人,死心塌地地给我卖命呢?

过去为了解决信用,大家是用血缘关系。现在看起来血缘关系不可靠,怎么办?

法家就提出,既然是人性本恶,大家都是贪生怕死,图求富贵,那么我们恰恰可以利用这一点:那就是用严酷的法律制度,代替血缘关系。

甚至法家认为,血缘关系就是不可靠的,你的妻子,子女都会觊觎你的王位,财富。它们对你好,是盼望你早死,它们自己好占为己有。

那么真正可靠的,只有自己制定的规则。只要另外一个人服从你的规则,那么他就可以为你所用。

但是另外的人怎么才能服从你的规则呢?当然就是重赏重罚了!
你若是违反规则,也就是违法,那么就杀。你若是服从规则,也就是伏法,那么就重赏。

至于你是不是真心服从于我,无所谓,但是只要你是贪生怕死,又想升官发财,那么我可以满足你的财富欲望,又可以利用你的怕死,服从于我。

这样一来,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我一个王,再也不用担心重用外臣会不会出现问题,而自己的子女,也不用担心会加害于我,因为我连子女都敢杀,或者流放,它们也必然对我服服帖帖的。

太爽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我为什么要去征服其它国家,而不是自己过小日子呢?

其实,上面已经说过了:法家连自己的子女都不相信,凭什么又要相信另一个王,会和自己一直维持和平呢?

所以,为了降低自己国家的暴力浓度,过上和平安定的日子,我就必须要把所有人可能威胁我王位的人都要肉体消灭。

这就造成一个结果,秦制法家社会,必须是大一统。
分开的话,大家也一定会互相猜疑,最终还是以一统天下为最终目标。

========================================
这种古老而朴素的逻辑,今天中共依然在用。

中共的宣传就是一旦大一统被破坏,国家必然会陷入分裂和动荡之中,大家互相猜疑,最后不得不重新花时间统一,付出巨大的代价。

其实我们看到,分裂的最大问题在于,我无法相信你能和我和平共处,也就是三体描述的黑暗森林法则。

用社会学的词汇就是:生人社会中的互信问题。

也就是:你我之间,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我们之间如何才能信任对方呢?

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很简单,就两个方案:
1、我们之间变成熟人。
2、我们共同遵守一个规则。

比如,我们的父母爷爷奶奶等长辈,一定要天天去菜市场买菜,就是为了建立熟人关系,防止自己买菜的时候被骗,因为它们直到小菜饭一定会骗陌生人。但是变成熟人,大家互相沟通,消除了信息不对称,对方自然就会收敛很多。

但是仅仅依靠熟人是很难治理国家的,周制就是这个问题。最后大家都不熟了,就又开始骗来骗去的。
于是中国人早就想到了办法二。大家都遵守同一个规则,也就是法律。

比如,你我做生意,我们之间再熟,也要签个合理,黑纸白字,这样你违约了,我们都有办法处理。若是你从来不遵守约定,那么我们之间就不会做生意了。

=================================

某种意义上,法制的确是进步的,大一统使得独裁者,有机会建立一个比较长寿的王朝。
而且可以保持中国这个土地,大家可以一直维持一个统一的思想土壤,也就是专制土壤,或者叫支那土壤都可以。

让上面开出的花,都是秦制之花。就算国家崩坏,法家思想,也能保障让下一个开过皇帝,一定是一个特别有统治能力的人。而不会让民间的高人无法得到天下。

但是这一切直到清朝晚期,大家才发现法制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社会发展极其缓慢
秦制虽然有法制,但是它依然追求国家有一个独裁者。

这造成一个问题,那就是权力的本质。

我之前分析过,权力其实本质就是信息不对称。

好比菜市场买菜,定价权,来自于你掌握信息的多少。

若是你只知道一个商家的价格信息,那么你很容易被骗,也就是最终定价权,在卖家手里,而不在买家手里。
反过来,若是你有能力货比三家,那么你就不容易被骗,也就是臮定价权,可能在买家手里,而不在卖家手里。
比如去年大火的电视剧鬼吹灯中,刚开始王胖子去骗外国人,因为他认为外国人不懂中国话,各种漫天要价,结果老外一开口说中国话,他立刻很尴尬,就是他发现信息是对称的时候,自己的骗局就被揭穿了。


同样的,治理权,也是来自于信息不对称的。你不知道你本地的经济数据,就算你知道了你也不一定能看得懂。就好比一个不会中文的老外去中国的文玩市场一样。

但是无疑,官员是知道的,而且他为了权力,他不会让外人知道这些情况,防止有能者将他取而代之。
而只有独裁者,知道全盘的信息,可以做出判断,至于他自己有没有能力做出正确判断,也就是良治,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有知情权,有了知情权和知青能力,才有权力。

这导致,秦制一定是阻碍信息流动的。

所以我今天依然能看到很多奇葩的法律,比如户口制度。就是为了限制人口的流动,因为人口流动会造成信息流动,不利于权力。同样,禁止自办媒体。也是最明显的,因为统治者不允许民间自己扩散信息。

但是信息的不流通,就非常不利于科技创新。因为知识,是需要积累的,也就是你必须获得信息才能学习前人的知识,进而发展出新的东西。

而我之前分析过,春秋战国大家争霸,强调组织力动员力,是因为大家科技水平相差不多,军事能力相差无几,最后就是拼人口,拼后勤。

但是若是对方有黑科技,比如本来大家都是骑马射箭,突然人家来了一个坦克师。那对方根本不需要什么内部管理,直接就是吊打。

这就是清末的状态,中国人惊讶地发现,西方的高新技术,把战争拉到了一个它们根本不能想象的地步。

当然中国人一开始也是如同今天一样,我们来个:中体西用。大家都有飞机坦克,最后拼人口拼动员力就好了。

其实苏联也是这么想的。

最后美国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今天的世界,科技创新水平已经加速到你专制还来不及学会和掌握,就已经被超越和落后的地步了。

最后独裁者发现,我就算派人去偷去抢技术,最后弄回来了,也没有人能学懂。等我们学懂了,人家又出新的黑科技了。

于是革命党就是要求彻底的改革,废除专制,实现宪政民主。

但是无疑,这一步失败了。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又逐渐回到秦制。尤其是习近平领导下。
而且,中共还逐渐搞出了一套培养机制,可以快速地消化吸收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为自己所用。试图把世界拉回到拼动员能力, 拼人口的地步。


=====================================

为了破除这个怪圈,很多人想尽了各种办法。
破除大一统就是一个办法,但是在我看来,破除大一统形式很简单,甚至是必然会发生的。但是破除大一统思想恐怕很难。

阿姨的思想,我听了很多讲座,但是始终觉得并不能绕开秦制。因为秦制本质上就是为了破除诸夏而设计的。你不反秦制,不破除法家思想,中国依然会走上秦制的歪路。

而世界与中国脱钩,也仅仅是只能让中共完蛋,不能让法家秦制完蛋。因为如果中共灭亡,中国支离破碎。那么中国依然还是重走诸夏大一统的老路可能性更高。

反过来,若是拥抱熊猫,只会让专制更坚固,因为只要它觉得自己的军事实力和其他人一样强,它必然会要求消灭其它国家,以获得自己的安全。

比如,中共如果强大到蓝星无敌,一定会灭了印度,至少,会想办法把印度肢解成无法统一的小国家群体。绝对禁止欧盟这样的,可能会导致它权力旁落的国家共同体存在。

那么秦制应该怎么破除,怎么才能彻底根绝大一统的思想,目前来看,还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
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必须要找寻得道路。

否则中国人的未来,就如同阿姨所说,只有通过灭种,才能彻底终结这个人类思想肿瘤。核平中国更是应该事不宜迟。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大中华是历史与文化格局下的产物,这个概念本身没什么对与错,就算拿掉了它,也会有其它概念取代过来。比较危险的是依据大中华建立一个大中华民族国家,这是一个相当于拿破仑的拉丁帝国,或者1848以后知识分子设想的泛日耳曼或泛斯拉夫国家。这种国家真要出现就会是打破国际体系平衡的巨兽,非得全世界一起扼杀在摇篮里不可。

中国要求其他国家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其实是这方面战略规划的。因为,中国,中华这些词在英语里都一个词Chinese,Pan-Chinese(ism) 这个概念也不流行。如果未来西方对中国问题失去兴趣,或者无暇东顾。制造舆论建立一个大中华联邦可能比恢复天朝朝贡体系更符合中共的利益目标。当然这还很遥远。

大一统的危害就太大了。这个一统不是领土上的,而是思想文化和制度上的。

有没有想过,中国历史为什么没有欧洲那种宗教战争:收复失地,十字军,胡格诺,三十年战争?其实中国很多所谓农民起义都是宗教战争,黄巾,孙卢,方腊,太平这些起义的实质都是宗教战争。但他们一旦失败,就要遭到官方彻底的根除。正史也会把他们当作叛匪来处理,绝不可能有和谈。而这种视角和处理方式就是大一统的表现。

与之相比,欧洲的宗教战争不会只有一方面的权威解读。解释的分歧,让人更加意识到矛盾的长期性,而大家也担心悲剧重演,能很快从战争的血腥中反思。荷兰七省共和国立国时为了担心归正宗报复天主教和其它教派,就把宗教宽容放在第一位,带有一票否决权的共和制并保留贵族由奥兰治家族出任执政以保障保守势力的力量。这都是有政治德性才能实现的良性健康政治生态。

而大一统的环境下,有创造力有生机的组织和人物是很难出人头地的,更不要奢望能够让各方人尽其用的体制了。

遥想为何司马迁把称王只有六个月陈胜放在世家,多少也是对于他反抗大一统的努力做出的赞许吧。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举例子举了很多了,我用纯推理的方式讲一下吧
大前提A:民主制度包括民族自决(威尔逊主义原则)
小前提A:民族自决包括民族独立/建国
结论A:民主制度包括民族独立/建国

前提B:大一统要求统一高于一切
结论B:统一高于民族自决,或者民族自决可以被大一统否定

联合结论A和结论B,可以得出
结论C:大一统可以否定民主制度的一部分,除非不承认威尔逊主义原则

这就是在逻辑上大一统与民主制度存在分歧的一点,你当然可以设想一个很美好的乌托邦,在那里,每个人既是民主主义者也是大一统主义者,所有人都自愿投票维护大一统。但是在现实政治中,你会遇到一个如果对方也是民主政体,而且对方不愿意陪你玩了怎么办的问题。
比如假设一下,把时间转向一个平行时空的1938年,希特勒发动了公投要求奥地利加入德国,而德国的公投结果显示97%的德国人支持德奥合并,而奥地利的公投结果显示只有35%的奥地利人支持德奥合并。在这个结果下,希特勒有两个选项:
A,尊重奥地利人的公投意愿,放弃德奥合并(大一统失败)
B,尊重德国人的公投意愿,入侵奥地利(威尔逊原则失败)
你可以看到,在这种假想的情景中,大一统与民主制必然有一方是失败的,原因就在于大一统要求统一高于一切,这就为破坏民主制度留下了隐患,因为大一统要求维护一个至高的,排他性主权,而这个排他性主权并不与民主制度之间存在因果上的必然联系,从来没有人能够论证“大一统与民主制存在因果关系”,连擅长闭着眼睛说话的纳粹和中共都论证不出来。

因此不可能说“民主了就一定能统一”,或者“民主制能确保统一”。民主制度和大一统两个是平行且相互独立的元素,“民主制下的统一”是一种非必然事件,它发生在“大一统”和“民主制”这两个事件的交集之中,不是一定发生的。而反对“民主制下的统一”的一个派别,就是主张“大一统”和“民主制”这两个集合其实是不存在交集的。在数学上两个不存在交集的集合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一想就明白。
一个现成的反例就是泛民的“民主回归派”,这个派别只有在“大一统”和“民主制”存在交集的时候,在那个交集之内才是他们的活动空间。至于现在他们的处境,看看支联会就知道了。
howard044 到處看看
個人認為民主跟大一統本來就是互斥的一種概念
先不說兩岸,你如何能相信中國民主化後內部不會有先要求"獨立"的聲音?
像是新疆、西藏應該會有高機率先跳出來跟中國say goodbye吧?
為什麼民主化後這些地區就非得參加你所謂的"中華聯邦",而不乾脆建立自己的國家呢?

所以問題就是民主化的同時如何維持大一統?
說到底不就是利益?
這可能是經濟層面,也可能是民族認同層面
這一點上面的人也說過了
你覺得台灣跟中國大陸民主統一很好
那請說明台灣加入中華聯邦可以帶來什麼利益,否則台灣幹嘛做善事去實現別人的夢想?
主要就是因為民主化後,利益分配跟過往不一樣,要用"橋"的
相較過去是上面老大說了算
互橋這個做法真的會讓意見分歧與難以統一
這個就是我認為民主化與大一統互斥的根本原因

除非未來中國出現一個超級神人,橋王之王,橋中之神
這個人以及他的團隊可以完美整合所有地方派系以及各省間的利益
並且制定出一個超級良善公平的遊戲規則讓大家願意遵守
那這樣子才有你說的大一統之可能
否則現在的情況來看,集權政府只要手一鬆
下面的人跑掉的機會應該是挺高的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聯邦不是統一,你看美國多不統一
只要各州/省/縣……不管你叫什麼,只要各地有足夠的自治其實都不統一
邏輯上論證很簡單
你看『大中華地區』的面積就知道了
面積大決定了差異大,差異小的如台灣尚且能戰南北,大如大中華地區要如何統一?
地理上差距大->環境差距大->文化差距大,因為文化是環境養成的->三觀差距大->對決策的喜好各有不同->難以達成一致->難以統一
比方說我們都是四川人,我們吃川菜吃辣火鍋,四川可以成為一個統一的整體,因為我們都吃川菜所以可以全國種辣椒吃川菜,有錢了我們可以研究如何種辣椒。要是大中華統一,廣東人也統一進來了,廣東人說他們不要吃辣椒所以反對把錢花在辣椒上,他們要把錢花在研究魚翅上,但我們四川人反正也不吃魚翅啊?真不爽
未必是辣椒和魚翅的問題,但差不多就這個意思,每個地方想要的需要的都不一樣,鞋穿在腳上只有自己知道舒不舒服,只有自己能決定要哪雙鞋
必须是“人权大于主权”吗?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人權來自人的生命本身,所謂天賦人權,你作為人而出生的時候就有作為人的人權,這是隨著生命而來的權利
一切人類社會裡的『權』基於人權之上的,是因為人有人權才有意義的
主權說穿了就是『領地』,就和各種野生動物的領地是一樣的。熊會留下抓痕和氣味表示這裡是自己的領地,在領地上他可以覓食,如果有誰入侵他的領地他就會生氣
現在問題來了,對一個打算獵熊或者綁架小熊的獵人(也就是說,不尊重『熊權』)而言,侵犯熊的領地(也就是『主權』)有那麼重要嗎?
中国社会民主党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对于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而言,中央集权的政治结构和民主化的政治规则天然的不兼容。

任何以怀着建立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心愿的革命运动,只要是放弃一定区域规模之内的高度地方自治,不管其口号有多响亮、多先进,最后必然会滑向专制、独裁的深渊。

因为中央集权是一种全方位的类似于“计划经济”的管理体制。它妄图在一个无比庞大、千差万别的庞然大物之内达成高度的统一性甚至服从性,任何地方都必须服从中央领导。这样就会产生两种最基本的政治逻辑:第一,一切地方都向中央献媚,哪怕是损害本地的利益;第二,中央不愿意地方过于强大或者超出中央控制地发展。可以说,在决定以大一统观念来治理国家的那一瞬间,这个国家就注定会形成一个权力自上而下的授予的、社会的各个剖面都层层压迫层层剥削的社会基本形态,注定迎接一个由不断疯狂从全身吸血变态般畸形的大脑一样的机构——中央级别领导,去傲慢地、视所有地方层面为随意宰割的猪狗畜生一样地统治整个身体,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联邦党人文集》里描述的是一个大的区域内如果没有一个军事、外交、和关税的统一基本盘的诸多小国会迎来怎样的噩梦,那么《论法的精神》里描述的就是一个大的区域内如果各个地方的行政和立法权被中央政府夺走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最令人信服的逻辑是以下两个:
一个有地方自治权力的大国,必然会出现某些个别地方首先出现了新的、进步的社会趋势,而其他地方慢慢地跟进这种现象。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上级或者同级政治势力可以左右、压制这种进步;同时,如果某个地区实验性地采取某种落后、愚昧的社会制度,在和周边联邦国或者州的对比之下,很快也就能意识到本地的这个搞法是错误的。最典型例子就是美国建国初期的罗德岛滥发纸币事件。

而一个没有地方自治权力的大国,必然会出现某些个别地方首先出现了新的、进步的社会趋势,而中央政府利用整合起来的其他落后的地方的势力,去攻击、阻止先进趋势的现象。因为中央政府想让国家尽可能一致、不希望地方更强、更独立。

这种情况最典型的就是中国历史上的革命事件,这么大一个国家,不到差不多整个国家哀鸿遍野时,没有人能撼动所谓的中央政府。你这个省都饿殍遍野了,不得不反抗了,中央从另外一些衣食尚可保暖的地方可以毫不费力地调集军队进行围剿。到头来你为了生存而战斗,一个狗屎一样连你的基本生存权都保障不了的中央政府,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以维护统一为理由,调集另外一批尚未遭遇你的厄运地人来名正言顺地消灭你。这在联邦制国家的政治基本原则里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无论是从整个大的国家的福利而言,还是从地方利益而言,尤其是对公民个人、社会形态的利益、水准来看,只要当一个国家的疆土和人口大到了一定程度,就必须采取联邦制,绝不能用所谓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的观念去治理国家,那样对国家尤其是人民注定是一场一望无边、长夜漫漫的灾难。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你的理論從前提就失敗,忽視「大一統與民主互斥」,「不民主才能定義為大一統帝國」的事實了。
你在混淆統一(國家合併)和中國大一統(中華帝國主義)。

X反對任何形式的統一
O反對與中國這個大一統帝國同國

中國大一統信徒不願意承認正常的國家之間簽約合併和中國的併吞是兩回事,才會問出這種荒謬的問題。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联邦制是变相分裂(指正),看看美国,各州法律都不一样的

然后烦请你看一眼我的签名,再自己多思考思考,大一统的问题在哪里并不难看出,与其问别人为何反对它,不如先说说自己为何支持它,只因为它先入为主了吗?你的国家(假设它确实是你的)领土面积大还是小,一个岛到底属不属于它于你自己这个人真的那么有所谓吗?
Genzo 嗯, 懶的寫
如果出發點是台灣香港的話, 就是不相信中國不會以大欺小, 也不相信中國會守信.

對, 是中國, 不是中共. 比如"不平等條約" 的說法, 並不是中共提出的. 打輸了就叫不平等的話, 那為什麼中國不把兩廣還給越南? 
一顾功成 慎行之
Sorry,我覺得你先說服台灣人為什麼要統一,再要求別人解釋為什麼要獨立,這樣比較實際和禮貌吧。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其实就从楼主的立论出发,就能看出,表面上的联邦主义最后还会落实到台独上。平心而论,一个民主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能说服台湾放弃现有的有利地位成为大陆国家的一个岛屿省份吗?做不到,1就完蛋了。

2军事上不成立,不用讨论。

所以楼主以联邦主义理想之名,最后还是回到了支持台独之实。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联邦的前提是共和,在你支具有民主的前提下,根本不可能达成地方利益互相妥协的共和,特别在你支垮台之后需要背负你支负资产的前提下。你支大一统粪坑帝国成立的前提就是不民主的大一统中央政府以强权压下一切矛盾,只要没有强权的中央政府,你支就必然无法形成共和。
東海東 台灣大學生
我只想問,如果在一的狀況下,台灣拒絕組成聯邦的話,你是要武力攻台呢,還是承認台灣獨立,如果是前者的話,那這個統一還算是"民主制下的統一"嗎?至少在我看來這跟中共沒甚麼不同,以一個台灣人的角度,"完全民主前提下的統一"不是不能接受,但你自己認真地思考一下,台灣人的立場有人認同統一嗎?以我的觀察來看是很少很少會有人願意的。所以現在大中華、大一統不過就是中國侵略台灣的藉口罷了。
  1. 贵支的皇帝大一统是因为领土越大 奴隶、财富就越多 


作为奴隶希望大一统是非蠢即坏 
台灣沒人想跟支那統一 就這麼簡單 懂? 還需要別的解釋嗎 女的不想跟你上床 你就不能上 懂嗎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以南宋的格局想恢复盛唐的版图,这样的大一统要不得。
teaculturetalk 茶文化交流群群主,MtX反贼
你就看看,广东人和新疆人,和东北人是一个物种吗,如果日本人和韩国人不是一个物种的话。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看看印度就很明顯了,中國和印度大一統都建基於內亞民族向窪地的殖民和征服,中國是西戎等內亞民族向窪地武力輸出,印度是印歐蒙古莫臥兒伊斯蘭等內亞輸出

如還不懂,看看歐洲秩序在美洲的殖民地,如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智利等,面積是不是很大?
骨子里透着南斯拉夫的基因,再厉害的理论用在血统不纯正的套娃上,如浮华的沙雕,水一冲就垮了。
個人感覺是,大中華思想跟日本帝國主義時期的大東亞共榮圈是本質相同的概念,就是想要擁有一整個區域的控制權而提出的。

如果是想提升區域合作的話,組成像東協或歐盟這樣的組織就好,為什麼要建立聯邦政府,這不就擺明是要把本來不互相隸屬的國家硬湊在一起,然後掠奪人家的資源或佔人家便宜嗎?

不要以都是華人或都是中華文化的理由硬把大家歸為一類,原住民文化不是中華文化、新疆、西藏、蒙古文化也從沒在中華文化中擁有話語權,如果要建立中華聯邦或華人專屬國家,是不是要先放這些不算中華文化也沒被華人尊重的文化與民族自由?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有啊,习匪不懂“熵”这个字的念法吧?

就这一个字,就能把习匪的脸打得震天响,哈哈哈哈。
从南方各地文化独立角度出发,实际上当然是不独立的,但是完全可以像美国一样各地地方权力很大
虽然听着像笑话,但“还是要看国情”。

联邦制不是万金油,就像这些年美国输出民主,有哪怕一个被输出国家走向稳定繁荣吗?

说实话,台湾地区现在这副摸样和独立没有太大差别,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独立与否不是当地说了算的。

独立战争前,美国南方各州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独立,联邦政府拒绝然后开打。公投真的就是个笑话,你要是当真就是真的没脑子。

苏联那个毕竟是加盟共和国,性质不一样。

中国政权对台湾的统治也有“正统性”存在,爱尔兰好歹一直再反抗英国佬。台湾的高山族有不断反抗中国吗?
中国的历史证明了大一统是失败的,大一统导致了文明的退化和人种的劣化,中国历史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历史,经过几千年内耗和战争的筛选义人所剩无几,无耻、贪婪是现在中国的主流文化。
撞墙的哈维 品葱终将毁于反智姨粉。2020.4.19
都是姨学家自己编造出来的,实际上二者没有必然联系,他们只会给你举一堆例子却不独立论证二者的相关性,台湾发展的好是因为有民主和宪政等诸多因素,和分裂没有半毛钱关系,不然的话朝鲜和韩国同样分裂怎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东德人和西德人的不同到底说明了日耳曼民族武德充沛还是费拉不堪?姨学家就只会找有利于自己的事实往上套,就像一个喜欢吃面的人得了癌症就说吃面致癌一样,至于他吸烟酗酒则通通无视,反正致癌的因素很多又没法精确控制条件,你也没办法论证吃面和致癌不相关。
--------------------------------------------------------------
看看,有人急了,政治和历史麻烦就麻烦在这,没法科学的控制变量来做试验,以至于姨学家这种浑水摸鱼的人粉墨登场。你中国现在不行了锅都给大一统背了,那往回退那么长的时间中国行的时候有说过是大一统的功劳吗?你说集权不好,那就地方分权,你说独裁不好,那就追求民主,你说共产主义不好,那就改成资本主义,到了姨学家这倒好,一切的问题都是大一统造成的,必须分裂!问题是分裂了上述问题就解决了?分成一堆小朝鲜就比现在强?姨学家和墙内的粉红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旦input某个问题就必然print某个答案,中间思考的过程都省了,按照编程随想老哥的说法,大概是崇拜的盲目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