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ught-provoking】深度讨论系列(4)河殇派和鲁迅的同与不同—— 中国人有没有“劣根性”

我很少看海外中文媒体,我发现无论挺共还是反共,跟一个硬币的两面似的,多是激进的声音、立场,少有客观有逻辑性的东西。

刘晓波说中国被殖民300年就好了,萧瀚说”以做中国人为耻”……很多有名的异议人士,都是持类似逆向民族主义观点的人。当年他们叫“河殇派”,至今这种论调还是层出不穷。河殇派抨击中国的点,主要是文化、文字和语言。

  • 文化这一点我同意。农业文明是人口密集的文明(人类学提供的证据,人类开始农耕定居之后人口密度急剧上升)所以早早演化出了一堆“处世哲学”。三十六计不是兵书,而是与人斗。孔孟之道追求的不是像西哲那样的”真理“,而是人在社会中的角色扮演、伦理道德。哲学脱胎于社会形态,又对社会形态和人的思维意识有深远影响。西方启蒙运动的哲学推动了自由民主,东方的“处世哲学”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争斗、阶级、奴役与被奴役。所以厚黑学、阴谋论在中国永远有市场,远到三国演义,近到琅琊榜,大家都喜欢看尔虞我诈宫斗“计谋”。达尔文主义在中国基础雄厚,尊重人权不是中国传统。


  • 文字这一点我不同意。中国的文字在近代之前,比画太多学起来太复杂。汉字的复杂程度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启民智”的门槛,这话不假。但是我认为印刷技术在欧洲的发展繁荣对识字率的贡献远大于文字本身。也就是说不是说因为中文本身难写,影响了大众的智商,这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态度。
  • 语言这一点我持保留态度。河殇派认为中文的语言没有时态,没有从句,表意含糊,逻辑不严谨,因此没有培养中国人逻辑思维的习惯。他们认为德国出哲学家的原因是德语非常严谨。我认为这个也有一点矫枉过正的嫌疑。西方的逻辑思维传统从古希腊就有了,一直没有断过。中国从头就没有,硬要说是中文没有逻辑的缘故,有点牵强。


我可以理解河殇派在80年代那种强烈的对比冲击之下,对中国的制度、文化、历史、语言文字的反思。但是我认为有很多论点缺乏理论支撑,却被很多人引以为真理。我不相信有所谓“基因”,“本性”。文化、制度、教育对人有决定性的影响,鲁迅所批判的中国人的麻木不仁是一种现象,不是原因。把结果当成原因,是典型的逻辑错误。

河殇派在今天还有众多拥趸,我没有看过“姨学”的东西,但是据说他们鼓吹中国人是一群猪,没有一个人无辜。

的确,中国的现状是国人受奴化教育,被教得跟猪的生存状态差不多——只注重物质享乐,没有独立人格,不懂得追求自由。但我强烈不认同在当下的环境里,把重点放在批评“丑陋的中国人”上面。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学校里受到的人文学科的教育尚且不会培养自由的意识和独立的思维方式,即使翻了墙甚至肉身出国,也不过看到的硬币的两面。没有媒体是不带立场的。没有分辨能力的受众常常在无形中受到操控,被人卖了还浑然不觉。就像那些盲目的追星族,根本不晓得娱乐圈水有多深。独立思考能力说起来简单,我不觉得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世界里面很多人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也不该怪他们没有辨别能力。

就像我觉得不该怪那些国外的留学生小粉红一样,一个奴隶社会,你去恨奴隶们不懂得反抗,不会觉醒,不懂追求自由,是荒谬的。一味贬低中国人,更是一种无用的懦弱行为。

我觉得任何情况下,都不该去谴责大众。群体这种东西的属性,就是容易被操纵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古今中外,没有变过。认识到这一属性,就不会对群体有所谴责,也不会对群体突然觉悟有所期待。

更现实的方式,是民主自由派上了台之后,给大众“洗脑”民主自由。没错,我认为即使是对的东西,也必须通过少数精英推动的“洗脑”方式来完成初步的“安利”,这是群体的属性决定的。

我不是一个精英主义者,只是我对群体的属性有比较深刻的认识。那些还在批评“中国人是一群猪” 的人,才是真正的没有同理心的冷血者,或者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无知者。

几个待讨论的问题:
  • 鲁迅同“河殇派” 有何相似点和区别?
  • 你觉得“河殇派”的观点哪些有道理,哪些没道理?
  • 你同意“中国教育没有逻辑和常识”这种说法吗?


以下是往期话题: 
【thought-provoking】深度讨论系列(3)什么是民主自由,人权到底是什么权利,政府到底是做什么的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948

【thought-provoking】深度讨论系列(2)古代中国的衰落与个人主义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918

【thought-provoking】深度讨论系列(1)分裂还是统一?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99
13
分享 2019-08-22

32 个评论

五毛網評員越來越傾向罵魯迅是“美狗日雜”,因為這些狗腿子的主人越來越對有力的文字感到恐懼。

魯迅柏楊等批評劣根性作家只是一群凡人,很多論點不對屬於正常現象才對。私以為他們仍然對中國人愛大於恨,不然也不會在當年冒著被各個輿論權威人身批鬥的風險下寫大量希望國人從統治者手中解放的文章

你認為是劣根性,統治者認為是好東西,所以他們大力製造,不信請看下文,像不像今天

鲁迅文集·杂文集·花边文学

论辩的魂灵①

  二十年前到黑市,买得一张符,名叫“鬼画符”②。虽然不过一团糟,但帖在壁上看起来,却随时显出各样的文字,是处世的宝训,立身的金箴。今年又到黑市去,又买得一张符,也是“鬼画符”。但帖了起来看,也还是那一张,并不见什么增补和修改。今夜看出来的大题目是“论辩的魂灵”;细注道:
  “祖传老年中年青年‘逻辑’扶乩灭洋必胜妙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③。今谨摘录数条,以公同好──
  “洋奴会说洋话。你主张读洋书,就是洋奴,人格破产了!
  受人格破产的洋奴崇拜的洋书,其价值从可知矣!但我读洋文是学校的课程,是政府的功令,反对者,即反对政府也。无父无君之无政府党,人人得而诛之。”
  “你说中国不好。你是外国人么?为什么不到外国去?可惜外国人看你不起……。”
  “你说甲生疮。甲是中国人,你就是说中国人生疮了。既然中国人生疮,你是中国人,就是你也生疮了。你既然也生疮,你就和甲一样。而你只说甲生疮,则竟无自知之明,你的话还有什么价值?倘你没有生疮,是说诳也。卖国贼是说诳的,所以你是卖国贼。我骂卖国贼,所以我是爱国者。爱国者的话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我的话是不错的,我的话既然不错,你就是卖国贼无疑了!”
  “自由结婚未免太过激了。其实,我也并非老顽固,中国提倡女学的还是我第一个。但他们却太趋极端了,太趋极端,即有亡国之祸,所以气得我偏要说‘男女授受不亲’④。况且,凡事不可过激;过激派⑤都主张共妻主义的。乙赞成自由结婚,不就是主张共妻主义么?他既然主张共妻主义,就应该先将他的妻拿出来给我们‘共’。”
  “丙讲革命是为的要图利:不为图利,为什么要讲革命?
  我亲眼看见他三千七百九十一箱半的现金抬进门。你说不然,反对我么?那么,你就是他的同党。呜呼,党同伐异之风,于今为烈,提倡欧化者不得辞其咎矣!”
  “丁牺牲了性命,乃是闹得一塌糊涂,活不下去了的缘故。
  现在妄称志士,诸君切勿为其所愚。况且,中国不是更坏了么?”
  “戊能算什么英雄呢?听说,一声爆竹,他也会吃惊。还怕爆竹,能听枪炮声么?怕听枪炮声,打起仗来不要逃跑么?
  打起仗来就逃跑的反称英雄,所以中国糟透了。”
  “你自以为是‘人’,我却以为非也。我是畜类,现在我就叫你爹爹。你既然是畜类的爹爹,当然也就是畜类了。”
  “勿用惊叹符号,这是足以亡国的⑥。
  但我所用的几个在例外。
  中庸太太提起笔来,取精神文明精髓,作明哲保身大吉大利格言二句云:
  中学为体西学用⑦,不薄今人爱古人⑧。”
鲁迅刘晓波这样的肯定是爱国的,没有爱,难以“恨其不争”。本文讨论的是正确看待对他们的所谓“劣根性”的说法。
很多河殤派更傾向於單純的說中國不如西方,魯迅更多希望國人覺醒,假如魯迅投胎到了西方國家也會批評當地人劣根性
姨学的论调是,中国人是一群猪,只有在心理认同上不当中国人了才能不是猪,这其实就是一种究极的文化脱离。
文字的问题我以前谈过,汉字使用者学习英文比较困难,语言的隔阂其实才是最大的一堵墙。
100年过去了,还是一样,没有变
河殇也好,周树人也好,哪个不爱国,爱国爱到眼都瞎了才是。爱应该适度,如果真的要对人好,应该使用合适的方式。对你国来说合适的方式是什么呢?剑与火。
中国人的脑子是有问题的:一味地崇拜权力,没有权力的趋炎附势,有少少权力的就喜欢把别人踩在脚下。中国人崇尚权力和利益,不崇尚正义公正。要说中国人信仰什么,那就是信仰权力和利益。
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一群人在玩抢做皇帝的游戏,是为争权。抢不到皇帝的就争做官,是为夺利。绝大多数的人是争不到权也夺不到利的,就只能接受韭菜的命运,一面假意奉承,一面伺机而上,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升官发财,好把别人踩在脚下。

所以我说,中国人的脑子是有问题的。玩了几千年的抢做皇帝游戏,到二十一世纪仍然沉醉于此,懵然不知。具体表现就是崇拜权力跪舔权威,谁强谁有理,五毛小粉红,厉害了我的国,xi皇万岁。14亿人搞不定一个皇帝,你想想是为什么,崇拜权力,这就是原因!

未来出路,我的看法是悲观的。只能寄望于两件事:老的一辈逐渐死去,新的一辈逐渐成长;以及开明的教育和资讯。崇拜权力的年长的人逐渐死去,年轻的一辈逐渐出生成长,我相信人性,年轻人是会质疑权威挑战权威的,会追求符合人性的自由和民主。确保这件事情发生就需要开明的教育和正确的资讯引导。但后者已被中共切断了希望。

所以最后我得出结论,仅仅因为无法自由流通的信息,虚假扭曲的信息,洗脑的价值灌输,这个组织必须被摧毁。为了中国的未来!
“一味地崇拜权力,没有权力的趋炎附势,有少少权力的就喜欢把别人踩在脚下。中国人崇尚权力和利益,不崇尚正义公正。要说中国人信仰什么,那就是信仰权力和利益。”

“一面假意奉承,一面伺机而上,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升官发财,好把别人踩在脚下。“

这些说出了我的心声。的确如此!但是我不同意你的结论——这是因为中国人脑子有问题。这些“传统”脱胎于教育,包括学校和社会的教育,而不是中国人本身脑子有问题。

“确保这件事情发生就需要开明的教育和正确的资讯引导。但后者已被中共切断了希望。” 我也十分同意。

我也相信人性。否则不会长篇大论地写一大篇文章。
“中国人脑子有问题”只是一种修辞手法,并不是真的就是说中国人本身脑子有生理缺陷。
我说的“中国人脑子有问题”还隐含着一个意思:
中国人几千年都意识不到自己在玩一个你死我亡的零和游戏,他们是否曾感到绝望?
也意识不到除了这个游戏之外,原来还有正义公平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存在。
近代西风东渐,才带来了正义公平自由民主这些普世价值。但可悲的是,100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沉醉于权力的游戏!
中国人热衷于权力的游戏,我文章里仔细解释了,农业文明造成的人口密集,导致与人斗的处世哲学过早成熟,哲学反过来塑造并影响了千年以来的思想乃至于社会形态。

“中国人几千年都意识不到自己在玩一个你死我亡的零和游戏,他们是否曾感到绝望?
也意识不到除了这个游戏之外,原来还有正义公平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存在。
近代西风东渐,才带来了正义公平自由民主这些普世价值。”

当我们聊“普世价值”的时候,实际上指的是“普世价值高于其他价值”这种三观。就好像人人都承认爱情是美好的,但是古代大多数人都觉得包办婚姻是必要的。你似乎对中国人没有意识到“正义公平自由民主”感到绝望,但是这难道不应是常态么?

“普世价值高于其他价值”这种三观绝对是西方的舶来品,我们要做的就是跟日本那样,把人家的东西搬来用就完了。
关于【更现实的方式,是民主自由派上了台之后,给大众“洗脑”民主自由】,我忍不住说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我能理解你的意思。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真正极大地促使我理解民主自由思想的,并不是翻墙看几个短视频、推文、漫画等碎片信息,而是较认真刻苦地阅读了一些系统性的著作、听了一些系统性的课程。以己度人,我也能理解为何不少人即便翻了墙脑子却还在墙内。

民主自由远不是口号,其背后有着深刻的原理,想要理解这些原理,绝不是轻松愉快的过程,是需要克服一定的苦才能学到的,所以,我也认为,让公众义务性的接受关于民主自由原理的教育是有必要的,但这不一定是洗脑:洗脑仅仅是灌输单一的知识,被灌输者没有独立判断的空间;而义务性的教育民主自由思想,不与其他思想的教育相冲突,最终留给学生自己去独立判断,便不是洗脑。
顶你上去,我非常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

顺便,我也是经历了痛苦的过程,认真读了很多书,才真正理解了民主自由的原理和必要性。我也十分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带着防火墙出国。意识形态问题其实是哲学问题,想不清楚应该是常态,有动力和机遇想清楚的,是少数。

所以我不同意那些骂中国人是猪的,但同时也不认为每个普通人都能完成这样推倒内心的墙壁的过程。

我说的“洗脑”,表述不够准确,的确是你这样的意思。“洗脑仅仅是灌输单一的知识,被灌输者没有独立判断的空间;而义务性的教育民主自由思想,不与其他思想的教育相冲突,最终留给学生自己去独立判断,便不是洗脑。” 嗯
私以为人皆有劣根性,在性本善与性本恶中,我坚定的相信性本恶,不能简单的说中国人有民族劣根性,每个人,每个国家都有,所以在后天的教育,经济,环境,社会,法治,道德上面就必须充分且必要,好的民族和国家的人民都是有约束的,制度或者道德层面.如今的日本成为全世界最讲礼貌的国家,马路上干净,公共空间也很干净.人民之间也是友好热情,成为世界上免签国最多的国家.可曾经明治维新之前,他们也有劣根性,近代以来更是发起法西斯战争,残暴的行为世界皆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被全世界的人交口称赞.
快速崛起的经济,成为gdp排名第二的国家,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发展成全世界数一数二的经济国家,教育肯定是最重要的.良好的教育也成了国民维持良好的国际形象的重要因素.
所以,古人早就说了,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很多中国人都没吃饱饭,你和他们说民主,说自由,说平等,不打你就算不错了.
在生存面前,人性就是不值得考验的.人性本恶.yes
鲁迅没有变成你说的“河殇派”,是因为他死得早。
在广州的一个“学者”说,“鲁迅的话已经说完,《语丝》不必看了。”这是真的,我的话已经说完,去年说的,今年还适用,恐怕明年也还适用。但我诚恳地希望他不至于适用到十年二十年之后。倘这样,中国可就要完了,虽然我倒可以自慢。——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二十二日《语丝》周刊第一五四期
鲁迅说的话百年之后仍然适用,那“中国”在他心里应该完了几回?
劣-根性的说法,并不准确,主要还是教育上,和西方还有较大差距 和 不同

鲁迅的时代不说了,农业社会刚结束,东西方差距巨大
100年过去了
学前教育:质量差不安全(从业人员学历低/红黄蓝幼儿园)
学校教育:量赶上欧美,质差(填鸭不强调阅读,应试不强调动手,社会科学没有除了党八股+没有社会活动)
学校后自我学习:防火墙+舆论控制;宗教限制+NGO限制;文化审查制度。。等等 体制上的阻碍

进步确实明显(相对印度),仍有较大差距(相对四小龙)
如果中共不阻挠 并 主动进行教育和政治体制改革,1-2代人吧,劣根性估计就没人提了
当然这样中共估计也解体了,光是官员家族的巨额财富就足以致命
所以大家都感觉看不到这个希望。再过20年,人家可能还像看猴子一样的看小粉红们
鲁迅要是活在当代,一定是和我们一起上品葱。
如果他活在毛时代,早就被关进监狱关到死。

他对中国爱之深,责之切,但他很乐观,有信心中国会改造得更好,他终其一生都在改造中国的文学-不是把旧时代的付之一炬式的改造,而是去芜存菁式改头换面,更适应现代人的需求。

中国人的劣根性当然有,就像有人说的:移民到美国去的俄罗斯人从来都不会在美国的土地上为所谓“母国”叫好站台唱战狼歌,但中国就有。这的确有点国民性的问题了,尽管国民性这个概念似乎已经过时,但鲁迅一直认为中国人的确在某些方面与其他民族有区别--那就是深深的奴性:最差的就是甘当主人的奴仆,其次是甘当官员的奴仆,再就是甘当皇帝的奴仆,还有就是甘当执政集团的奴仆,最后就是甘当“大一统”中国的奴仆,完全不问是非对错。

河殇派应该来说是对鲁迅的国民性批判的继承,批判得很彻底但可惜昙花一现,怀念百花齐放的灿烂的80年代。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看到知乎上有人在吹嘘朝鲜战争是美国头一次吃瘪,大家有什么好的干货可以去打脸?
中国人真的意淫无底限。
发生在别国的民族内斗,和中国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结果自己卷进去,死了20万中国青壮年,伤残超100万,还好中国人和蟑螂一样能生,换了别的小国家死伤100多万青年,基本上民族就灭亡了。
中国人因为别人民族内斗死伤100多万是值得吹牛的。
中国人还因为朝鲜民族内斗,北朝鲜被南朝鲜占了几千平方公里土地,毛腊肉为了补偿北朝鲜,将毛白山近一半土地无偿划给朝鲜,长白山天池已经不是中国独有了,是两国共有的,鸭绿江原来是分界线的,现在连江上的岛屿全部是朝鲜的了。
中国后来饿死几千万人,和毛腊肉花大钱买苏联武器去朝鲜参战,以及被国际围堵也有关系。
总之虽然是别人民族内斗和中国本无关系,但是中国参与进去,中国死人,中国丢领土,中国伤财导致饿死人,结果是中国赢了。
最后美国对中国是真爱,朝鲜战争炸死了毛腊肉的儿子,避免了朝鲜式世袭,现在又搞习近平,希望能把习近平打下来。
中国传统文化反智,这是为啥一直在粪坑里轮回的原因。实际上历史上也是被一次次的入侵征服,只不过会阿q的精神胜利法罢了。
我认为河殇的确过时了,一切支性皆人性。鲁迅的描述也是一样只是刻画并无解决方案。宋美龄对美国记者说延安的共产党如果真的清廉那只是他们还没尝过权力的滋味。它不是下层民众无知造成的问题,而是根植于人性的自私,或原罪。

不是说河殇或鲁迅错了,在他们的时代没有更好的东西,他们是探索出路的一部分。

现在已经有更好的框架来理解,我认为基督新教、民权运动、平权运动都有很多值得借鉴的东西。现代社会已经非常不同于80年前、40年前,现代社会很复杂了,美国这种大杂绘的社会对不同信仰和价值观的尊重包容是最好的框架。中国现在需要这样的多元化去中心化的框架,而非斗出一条正确的路,然后要求改造别人。多元文化主义在中国这样一个撕裂的社会是最好的方案,中国毕竟还共享了儒家文化的大是大非基础道德观。
我非常赞同你对中国文化的观点: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强调人斗人,而缺乏对天赋人权的尊重。“做人上人”这种价值观,真的很恶心。
就我而言,中國人把責任通通推給中共,無視中共是他們自己養出來的這事實,想把責任從中國和中國人身上撇開,還想這樣要別人替他們打中共不打中國的論調是極為可惡的。
哪个民族也有劣根性,但是有的容易被伤害感情,还怕别人指出。
想请教下作者。
你说“ 文化这一点我同意。农业文明是人口密集的文明(人类学提供的证据,人类开始农耕定居之后人口密度急剧上升)所以早早演化出了一堆“处世哲学”。

但,详细分析,这又是为何呢?

在工业文明之前,不是整个地球都是农业文明吗?所以,在“西方跟东方都是农业为主的结构”这个前提下,能分析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中国人的“落后”吗?
文人并不像武将那样上战场保家卫国和敌人厮杀,他们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文字表达自己对国家的情怀,他们只能向君主提出自己建议,为国家的安全繁荣出谋划策。
不觉得都是被逼的吗?如果给这些文化批判以讨论的空间,他们远不会这么的极端,极端就是因为完全禁止讨论了,这种极端否定和中共的高压政策完全是一体两面。
河殇派的人自己都觉得以前幼稚,都想要修改,但是有理性探讨的空间吗?
中国需要的不是一个一揽子解决计划,不是你死我活,而是长达百年以上的文明积累,理性思考,过于偏激的观点自然会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被修正,而不是完全禁绝讨论。
河殇派没什么神奇的,也没有任何值得被妖魔化的地方。你要是觉得河殇派极端,就看看资中筠,邓晓芒的书。他们写书的目的再清楚不过了,就是把鲁迅的书定义为思想启蒙,后人就是接着把这条路走下去。

只不过神奇的中国民族主义者绕了一个大圈子以后,觉得还是中国封建朝廷这套逻辑好使唤
  這題目真像討論中國人的原罪是甚麼。

  魯迅是一個作家,雖然他也是個思想家,但他的角度是個作家,即他用感性去角度去形容述說他看見世界的一切,而不加評論,至少不是我們期待一個歷史學家或人類學家所到達的程度。

  關於文化,文字和語言。文化是沒有異議的,文字是象型的,反而容易造成大一統,但我想是題外。關於語言,這個你不認為的理由可能不足。如果自古就沒有邏輯訓練,而語言自古就存在,不就是反證語言造成不嚴謹的思維嗎?關於這點,我誠實地說,看哲學書,例如純綷理性批判,看英文比看中文容易,而我中文其實比英文好得多。
  
  每一個文明不可能是憑空存在的,它自古就在應對和反抗它存在的環境。這個環境可能是物質,也可以是精神;可以是外在,也可以是內在。當我們考慮到這角度時,我們無法不意識到,地緣和社會環境,也造成了很多中國文明所擁有的特質,而這些特質在歲月之下,慢慢跟中國文明思想變成一體。

  用一個簡單例子,例如說,孟子曾表示,不好的皇帝,人們有權去推翻他。孟子明顯是儒家,然後他的角度自然是儒家的角度。只是這種論點不會傳到後世,至少不會流行。理由是跟中國政治形態不符合。長期中央集權導致這種反賊思想根本不可能扎根。

  又例如,中國自古以來酷刑就很多花樣,而且很殘酷。一個講教化和文明的國度,為何歷代儒人智士,都對這種現像視而不見?凌遲這個,腰斬那個。這是為甚麼?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儒家學說並沒有實際的執行能力,就好像共產主義在現實並不可行一樣。當它們並不能被執行又要硬上弓時,就唯有使用恐懼和死亡。這是儒人智士到現代的共產黨內部精英都無法面對的真相。

  又例如,尋找中國人文明深藏的劣根性。我們相信「我們之中出了一個內奸」一直是固有文化思想,從前是小人,後來是漢奸,跟著是走資派,後來是台獨港獨精日精美。

  又例如相信教育萬能,如果失敗不是教育失敗而是那個人失敗。

  這題目太大太長,我可以說很多,但還是讓給其他人說吧。

  只是最後一句,共產黨的罪就是中國人的罪。中國共產黨的一切,其實各處都看得到,中國文化的影子。
  看到上面的留言,想補充一點。關於中國人的虛偽和熱愛權力,我不認為跟人口數目有關,至少不是因為人數太多造成的競爭而成。

  關於虛偽,首先是儒家本來就是一本不給人活路生路的人生雞湯書。你可以用很多說話去論說儒家是甚麼,但總括而言你不能否認它的中心在教你如何成為一個道德上的偉人。

  只是,它是行不通的,而自古以來儒人智士並沒有對它在這部份做過修正,也就是探討「為何不行」。

  又或者可以簡單地說,跟共產主義失敗同樣道理,就是人性其實做不到那麼完美,仁慈而且無私。它不容許失敗者,如果有,那就是那人本身不夠努力,又或者本質不好,又或者教他的人沒盡到責任。所以你唯一能逃避指責的方法就是在社會隱藏你真正的想法和個性,尤其隱藏你過去的錯失。

  所以為甚麼小布希和奧巴馬可以坦誠年輕時抽過大麻,而習帝只能說他走十里山路二百斤不換肩。因為習帝沒有選擇,他的權威來自他的完美,而他失去完美就會失去他的權威。

  然後關於迷戀權力,可以看看我上文,因為文化思想的不完善,無可避免地做成了黑手,也就是中國那個無情殘酷的次文化。每個人都生活在這種白色恐怖之下。那請問,誰不想追求更多權力來保護自己?

  打一打字,又一堆了。先停一個吧。
我听过这样一句话:笑贫不笑娼,听了之后我也有点自卑了,因为我真的穷,但是我真的没有去找过小姐,但是这个却成了一个笑柄!我自认为还算有独立人格的人,但即便如此我都难以抵御有些卑劣文化的入侵.你说这种文化也许没有卑劣之分,但是绝对他妈的反智!what the fuck!
這個問題實際上是討論中國文化中產生了負面影響的元素吧。也就是在中國的語境下討論。這樣的話,有一點是以羣體性爲主要特徵的社會組織形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社會文化的表現形式。
我們的聚居羣落,或者說初期的城市,是怎麼來的呢?是基於由宗族爲基礎的村落演化而來的。我們都知道中國以家庭爲最基礎的社會單位,然後是宗族,村落,城市,再到國家(state)。和歐洲的由商業活動、貿易交換刺激而發展形成的城市不同,我們的早期羣落的形成過程中沒有自發的資本和人口流動,維繫社會關係的基礎是宗族,血緣關係。(宋代開始的城市化就呈現出了不同的特徵。這個對比的觀點可能有點過時,相關的論點出自於李約瑟。)在不斷強調祖先的領導地位、宗族內部的等級秩序的時候,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自然就產生了政治場域——以血緣、道德爲基礎的對等級的追求。接下來就順理成章了,如何追求更高的等級呢?肯定是追求更大的權力。
當對等級的追求、權力的鬥爭甚至滲透到家庭內部的日常生活的時候,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十分政治的社會,每個人都希望在社會金字塔中找到更加高的一塊磚頭。這樣的競爭我認爲是零和的,而且它常常訴諸道德和身份,導致了社會參與者對道德的普遍失望與不信任。(類比宗教改革時期歐洲普通人對教廷的觀感?)但是對死者的過分尊重的情況下,死去的先賢立下的道德律是不可打破的,於是在等級的綁架下,現代社會的人性、平等都不被提倡。所以說,如果硬要找個劣根性,就在於中國的宗族社會形式以及對等級的追求吧。
1、真
世界是客观的,价值是主观的,人生是乐观的。

2、善
社会是金字塔,经济是基础,上层建筑是遮羞布。

3、美
大脑和宇宙。

4、中国人有没有劣根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