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豆瓣辩护:论《豆瓣十日閹割記》

昨天读到端传媒上《豆瓣十日閹割記:愛國的火燒到阿中哥哥的輿論陣地》(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1018-opinion-douban-nationalism/),作为一个亲历了整件事的人,觉得有必要反驳一下这篇文章,为豆瓣正名。

首先感谢那篇文章作者对“豆瓣雪藏小组”事件的梳理以及对相关材料的收集。“八组”被封、其它小组收留“八组”难民、国庆期间议论领导人……等事实都是没有问题的,可通篇读下来,文章作者有非常强烈的预设立场,那就是:豆瓣审查批评言论的时候很严格,却故意纵容小组的爱国言论,因为豆瓣贪图流量,想要在爱国大潮中分一杯羹。

因为有这样的预设立场,作者基于观察到的事实得出了一个离谱的结论:“所有試圖收容、利用、或者刺激這種愛國主義情緒的個體,只要你不姓趙,那終有一天你會玩火自焚。” 这个结论不只在说豆瓣,似乎还在影射微博和微信等其它中国社交平台。作者似乎忘记了,中国的政治运作是个黑箱,你并不知道言论的界限在哪里,批评固然不允许,爱国也可能越界——前一段时间官方也批判了“高级黑,低级红”。所以没有任何一家平台愿意主动触碰政治,无论是批判国家还是爱国,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更别提收容和利用了。

而豆瓣之所以给作者“纵容小组用户”的印象,恰恰是因为豆瓣审查不太严格,不能及时处理,如同文章下的某个评论提到的,豆瓣审查人手不够。可因为豆瓣对日记和广播的审查让作者误以为“豆瓣的自我審查是最為嚴苛、敏感、甚至幾近神經質的”,这实在冤枉了豆瓣,也以偏概全。恰恰因为豆瓣审查力度不足,所以只能用有限的资源去审查广播和日记,以至于小组的审查就相对宽松,甚至直接下放给小组内选出来的管理员。因为人手不够,大概只能靠算法和关键词去审查,显得非常简单粗暴。相比之下,微博和今日头条这样的平台,因为有钱雇佣大量的审查人员来人工识别,有时反而会放过许多处于灰色地带的内容。

确实,近年来国内审查愈来愈严格,言论空间愈来愈小,所有平台为了不惹麻烦都会首先自我审查。这里并不为自我审查辩护,可无论它们的自我审查多么严格,请相信没有任何一家平台——无论是微博还是豆瓣——愿意主动去做这样的事情。审查是需要成本的,需要公司额外雇佣大量的审查人员,如果不是害怕触怒上面,谁愿意浪费投资人的钱在审查上?尽管它们事实上做了帮凶,但是它们可能并不是那么想做。

如果作者长时间观察过豆瓣小组,就会知道豆瓣小组只是在近年才大量集中了“爱国饭圈女孩”,以前并不是这样子的。“八组”一直以来都会主动搬运各种社会新闻,许多人把八组当成资讯来源,下面的评论也不是一边倒的爱国,而是有大量批评的声音。“八组”之所以被封禁三天然后改名“鹅组”,正是因为习近平修宪之后讨论批评太过热烈——这也说明豆瓣审查并不严格,如果豆瓣像其它平台那样火速删帖,绝不会沦落到封禁小组的地步。很多小组的管理员也都有自由主义倾向,以前对民族主义的帖子反而管理严格,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小粉红会大骂“豆瓣屁股歪”。

写到这里我希望我说明白了一件事:豆瓣因为审查宽松,没能及时处理政治相关的帖子和小组,终于在最近引来严格审查。豆瓣并没有故意收容或圈养小粉红来表忠心或牟利,小粉红聚集在豆瓣纯属意外,是官方鼓励民族主义的副产品。

那些“饭圈女孩”以前只是追星,并不太关心社会,这两年她们变得越来越爱国,和官方的引导鼓励有很大关系。官方为了抢占阵地,努力学习年轻人的语言,共青团等官媒相继入驻微博等平台,不断和粉丝互动,因此吸引了不少“饭圈女孩”。如今出现在大众视野的“饭圈女孩”的各种举报和骂街早就存在,只不过一直在圈子内部,后来她们发现可以利用官方去打击不喜欢的明星,比如举报某些明星是台独,而官方居然真的和她们互动,给她们想要的,于是她们的追星热情也开始用在爱国上,后来居然还在新闻联播里得到表扬。(更多关于“饭圈女孩”可以参考我这篇文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6372

和《豆瓣十日閹割記》的作者相反,我认为这种极端爱国主义是官方无法控制的,从最近的 NBA 事件就可以看出。官方明明想要妥协,可小粉红们依然不依不饶,甚至怀疑官方内部出了汉奸,热情大大减少,后来迪奥的地图出了问题很多人就不愿意去骂了,觉得就算爱国官方也可能不领情。如果再出几次 NBA 这种事,不知道“饭圈女孩”的热情会导向何方。

最后我有一点建议给端的作者:中国的言论空间逼仄,批评和温和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大量极端的声音,如果你反对这种声音,迫于压力,你的反对也很有可能变得极端。我希望各位都能警惕这种极端,批评中国的时候不要带有太过强烈的预设立场,否则论述只会变成抽象的空中楼阁,国内的读者会觉得遭受了误解,国外的读者只会加深对国内的极端印象。
23
分享 2019-10-23

32 个评论

那些极端言论持有者大多生长于温暖富有家庭,未经历经济萧条,不知生活艰难,思想上被ccp严重洗脑,成为无底线支持ccp做任何流氓行径的教徒,这种教徒不被社会主义铁拳捶打是不会醒的
好文。

此外,我所聽到的評價,豆瓣跟其他牆內社群,相較起來言論空間確實是寬容許多。您認為這是豆瓣的企業理念,並不盲目追求流量。或者是社群本身的屬性關係,最後相輔相成,形成較寬鬆的審查制度呢?
不管各位怎样辩护也好,那些在豆瓣上煽动对文明国家和普世价值的仇恨对立,灌输抵制一切、灭亡一切的极端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价值观的家伙,不管披着多么「萌萌哒」的外衣,在我眼中都是反人类罪犯,将来应该接受审判的。
我所奇怪的是,这帮极端分子在被豆瓣封杀以后居然没有有效地掀起对豆瓣「亲美」高层的口诛笔伐甚至是线下恐吓骚扰。日本右翼还知道给「国贼」寄子弹呢。
并不完全,如果你深入了解过小粉红,尤其是所谓饭圈女孩你就知道,这些人非但不是所谓生长于温暖富裕的家庭,相当大比例出身于小城镇和农村,家庭贫穷不说,还往往遭到重男轻女校园霸凌职场歧视婚恋骗局等等,在现实生活中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和受害者。豆瓣鹅组(也就是饭圈大本营)还没解散的时候我去围观过她们对于自己出身和家庭背景等等的吐槽贴,大片大片的内容都是自己被家人如何忽视,姐姐妹妹被送人被流产婴儿时期被杀之类的。然而就是这群人身权利不会得到任何保障的底层女孩,一提到香港台湾民主自由什么的,嘴比纳粹还要狠毒。
我不是为豆瓣上的小粉红辩护。我是为豆瓣这个平台辩护。那些人在豆瓣上不是豆瓣的错,豆瓣是管不过来。
我觉得和企业理念有关,以前就说自己是“慢公司”,也没那么想做大,所以商业化的速度就不快,拿到的融资不够多,然后就负担不起那么大的审查队伍。微博好像就骂过豆瓣用户都是“垃圾用户”,也就是不爱冲动付费,广告都不点,很多投资人估计也看不上。

当然也和豆瓣用户没那么多有关,比起微博微信,豆瓣算小众了,估计上面并没有特别在意。
你说的对。富裕家庭有很多娱乐方式和精神发泄渠道,大部分还是精神空虚的家境不好学历也不高的人。
我认为任何网络论坛或者社区,只要聚集了很多读书人,必然要走自由主义。
那这就更罪恶了,奴隶被社会主义铁拳打击居然还在歌颂奴隶主,还希望其他人都当做奴隶,蠢和坏都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垃圾用戶這麼難聽的嗎

現在看起來,越是要商業化,犧牲的言論空間就越大阿。
用戶確實是蠻重要的
在国内想做大,想挣大钱,必然要考虑到政治因素,投资人也肯定会同意招收审查团队,自我审查肯定严格得多。

豆瓣都是“垃圾用户”好像是微博 CEO 说的,因为豆瓣聚集的都是穷文艺青年,平时意见很多,但是付费意愿特别低,广告也小心跳过,是平台的负担。小粉红这种愿意掏钱的才是“优质用户”。
豆瓣封了多少“反贼”小组都数不过来,巴拿马文件泄漏没多久所有讨论的帖全部删除,巴拿马还成了敏感词,豆瓣已经阉割得很厉害了那些饭圈粉红的脑子除了追星和组领导人cp还剩啥?只会骂豆瓣屁股歪?希望这帮粉红快点享受社会主义铁拳。
有道理。
王高飞原话是〖无价值用户〗,而且不止嘲讽了豆瓣,是一并嘲讽了豆瓣和A站。https://www.pingwest.com/a/127505

端的原文明显缺点是时间跨度不长,至少不比楼主长。尤其楼主提到豆瓣在国内几个老牌网站里很长一段时间内属于审查不太严的这一点,可以说是业界公认的,一则豆瓣用户本来就少,二则豆瓣用户属于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那种,在赵家人看来构不成威胁,至少我是从未听说豆瓣用户搞成过什么大事件。但这所谓【高自由度】也有时间限制,尤其近几年来豆瓣多次整治之后清理了大量老牌小组〈如父母皆祸害〉,书籍音乐电影的诸多条目消失不见,几大小组的画风也逐步转向。端的文章基本是根据近段时间的观察和记录写就,可能在一些豆瓣的老人看来有失偏颇,尤其是指控豆瓣引流量恰爱国饭的话语过于诛心,和老用户印象中的豆瓣截然相反。

话又说回来,如果我是端文的作者,我也不会觉得我写的有什么问题。2005年到2017年的豆瓣是豆瓣,2017年到2019年的豆瓣就不是豆瓣了?阿北及无价值用户们没把自己的优质平台守住,成了饭蛆聚集的粪坑,我一个看戏的说昨天阿北家里粪坑爆炸了,有何问题?顶多说委婉一些,是沼气池被突开、阿北被满脸喷粪。非要我上溯十几年,说这个粪坑以前不这样啊,以前这里曾经是刘淑娟的后花园啊,都是赵家人太坏了动用各种手段在把阿北家后花园拆掉修了一个大型沼气池的呀,那我完全可以另外写一篇文章赚稿费。
对,是无价值用户,多谢提醒。

我并没有否认那个作者说的具体事实,比如豆瓣小组粉红特别多,只是他的预设和根据事实得出的猜想太过离谱了,除了一些软文作者,没有平台会专门养小粉红表忠心,风险太大。豆瓣近年来的整治也是被迫,和微博专门上线“新时代”板块、好奇心被关等事件,算不上什么了。

豆瓣小组变成粪坑主要是豆瓣审查不严,交给用户自己管理,无价值用户又懒得去,结果就那样了。像微博虎扑这种地方,发个帖子立刻删除,绝不可能沦落到封禁整个小组的地步。国内大环境导致小粉红急剧增多,总要有个去处,豆瓣错就错在审查太松,不过这也是大家喜欢它的原因。
我从来没适应过豆瓣,曾经有过账号,点评一下自己看过的电影,电视剧,书籍,其实也蛮有意思的。 微博很热闹,但是言之有物的少之又少,而且微博越来越粉红,让人受不了,动不动就大字报,要这个那个道歉,豆瓣的电影评价,就没给中共什么面子,甚至引来人民日报的“质疑”,堪称这个时代的嘉奖。悲哀的是,现在的豆瓣主流也快被一群没有思想深度的蛀虫占领,以前的自由主义几乎被完全侵蚀,甚至有一大群人逐渐默默接受现状,十日阉割,带来的不是反省,不是痛批,而是庆祝,而是小庆幸, 而是苟安,让人失望。
如果谁认为她们还有救,那我助他好运。当然不能一棍子打死,但是我认为这群人里绝大部分是又坏又蠢的。真心对她们好的人绝对没有好报。
有句老话叫做没有被爱过怎么可能爱别人。这群人自己一辈子没有被当作人看,对待任何人都是捧高踩低的。10年前我还会可怜她们一下,现在这么多年看得太多了,觉得她们根本就没救。虽然墙国没有真选举,但是墙国政府和它的臣民是配套的。
豆瓣的那些“主流”就是小众,小组里的那些人和微博上的才是主流,以前豆瓣只是边缘化了,聚集了很多小众人群。
哪吒之魔童在豆瓣评分是8.5
新海诚的天气之子在豆瓣评分是7.1
有人说豆瓣网友粉红少水平高?呵呵,我不信!
想不到品葱居然还有人写了这篇文章的观后感。
端传媒还有一篇写豆瓣的哦,名字是【豆瓣的「無為而治」,最終也經不起時代的風浪】,这篇火药味没那么浓,观点上与你更贴近。这个作者使用豆瓣的时间应该久些,文中引用了13年张悬被打作台独的事件。
霏艺Faye 图书管理员 回复 Brendan
你是24小时挂品葱啊。。。

我没有呀...平时都是晚上才出来的。
哪吒之魔童在豆瓣评分是8.5新海诚的天气之子在豆瓣评分是7.1有人说豆瓣网友粉红少水平高?呵呵,我不...
客观的说,最近国产烂片受包包带起来政治风气的影响,评分确实比以前高了点。但你看一下国庆几大舔共片的评分,豆瓣还是很给力的,在新时代已经比知乎微博强太多了。天气之子和哪吒受众也不太一样,对于文青来说天气之子剧情偏差,对于文盲大众们觉得哪吒搞些烂梗拍的过瘾。
想不到品葱居然还有人写了这篇文章的观后感。端传媒还有一篇写豆瓣的哦,名字是【豆瓣的「無為而治」,最終...


豆瓣本来就是受害者,不过那些书影音用户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最近才被打醒也是厉害。
这说反了吧,豆瓣只是利用文艺的皮,为影视利益集团服务,有人用大数据统计过,豆瓣和国产片同期上映的进口片评分都严重偏低,各种无逻辑的讽刺负面评论遍地,直接为中宣部的国产片票房比例要求和国内影视利益集团服务。
客观的说,最近国产烂片受包包带起来政治风气的影响,评分确实比以前高了点。但你看一下国庆几大舔共片的评...

豆瓣那些评论很多是国产片的水军代节奏的,舔共片这种压根不是中国文化利益集团的核心利益,核心是国产商业片
我觉得她们就是慕强心态,喜欢做集体化里面的一颗螺丝钉,不敢追求民主,总是说民主是要流血的,而她们要的是安稳,尤其是追星族,明星要是追求民主,事业就毁了

另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也有很多正常人,只是正常人都被封号了,那些管理员害怕正常人危害连坐到她们,就禁止说不好的,把正常人逼走了
兄弟,这个原文只能花钱看啊
最讨厌这种他们要生存,所以请你谅解平台的言论审查这种逻辑。。。
让你爱上强奸犯是人格尊严的矮化,本质上是封建那一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