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参崴:我的满洲你的中国

俄国庆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建城160周年,大中华主义者重提国耻,指战狼跪俄如同文化汉奸。然而,海参崴正如东突厥斯坦一样并非中国,庚子被屠者也非中国人。

海参崴属外满洲,方舟子称 “自明朝起就是中国固有领土“。其实当地部落头人只是接受明朝封号,而朝鲜“世守藩封”更为绵长,幕府将军也曾受封“日本国王”。难道韩日也是中国领土,中国抗日是分裂势力破坏祖国统一?

何况土地常有变迁,若弃明而另选计时起点,也可称外满洲为俄国固有领土,或称中国为蒙古固有领土,因此“自古以来”说不足为凭。

外满洲与北京的密切联系始于大清,但大清并非汉唐宋明,它是以满洲可汗为纽带的多元帝国。直到俄人到来,外满洲绝少中国移民,官府不用中文,学校不兴科举,民间不慕华制。此地既无中国迹象也缺中国认同。

满洲人征服了中国,也控制了东突厥斯坦。当地贵族与满洲代表分享权力,为数甚少的中国移民则被分城而治的制度隔离。与外满洲一样,东突厥斯坦是可汗庄园而非中国田地,人民是可汗臣仆而非中国人。

俄人占地虽广,无一寸取自中国。中国以此为耻,犹如日本耻于北京之占满蒙;中国收复海参崴,犹如皇军光复盛京城。

在义和团烽火中,成千上万满洲人遇害于黑龙江前线附近。中国人对这场屠杀表现出言不由衷的悲情——他们欢庆更为惨烈的辛亥屠满,并假装外满洲被屠者是华人。

方舟子说:“如果华人没被清洗,海参崴将来就是香港。”可见大中华主义者只爱土地不爱人民:需要酝酿悲情时,人民就是遇害的华人同胞;需要清理门户时,人民就是待驱除的鞑虏。这不是缅怀鲜血而是品尝人血馒头。

在东突厥斯坦,数百万土著在集中营里被洗脑、被虐待、被绝育、被杀害,这一种族灭绝暴行深受中国人欢迎。可惜当年“国耻”不够深重,被囚者如今只能透过铁丝网,遥望国境线另一侧自由的同胞。

我祝福符市,祝福俄人带走的满洲突厥诸城。它们就像台湾,过去本非中国,如今有幸远离中国。希望它们永远不被中国“收复”,人民永远自由。
12
分享 2020-07-13

15 个评论

土地这个东西,你没办法追根溯源。总是在不停的易主。在世界大同之前。还得看拳头说话。
直到清中叶,东北还是禁地。但是1860年签订瑷珲条约割让外东北之后,清朝政府打开山海关,允许汉族人进入东北垦荒。汉族很快占据当地的绝大多数人口。海兰泡被屠者绝大部分毫无疑问是汉人。在当地的都是1860年之后闯关东的垦荒贫民,怎么可能有多少满人?

祝福被俄国带走的满人土地吧,那土地上已经没有满人的踪迹,你一定是欢欣于此的。
直到清中叶,东北还是禁地。但是1860年签订瑷珲条约割让外东北之后,清朝政府打开山海关,允许汉族人进...


1860年以后外满洲已非大清领土,中国人难以自由进入作为飞地的村屯。外满洲的这些村屯属黑龙江将军和珲春副都统管辖,居民包括中国本部移民绝大多数被编入八旗。这里说的是外满洲,不是盛京一带,那边在乾隆年间中国人(不在旗)新移民就不少了。
1860年以后外满洲已非大清领土,中国人难以自由进入作为飞地的村屯。外满洲的这些村屯属黑龙军将军和珲...


所以海兰泡杀的不还是汉人?汉人游民从河北山东,先到东北,然后到海兰泡讨生活。
满人谁会去海兰泡当劳工当小商贩呢?
俄罗斯比不了台湾的。无论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被台湾吊打了。俄罗斯也就比中国强点有限的水平,其实也就半斤八两,布丁和维尼两独裁者统治的国家和台湾民主政治有啥可比的。
在京城,旗人在理论上被禁止从事工商业,虽然有兵额,但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挑不上甲也没官职,也就吃不上铁杆庄稼。而在满洲本部又与京城不同,旗人作为可汗属民,是必须为国家种地打猎的,像中国本部汉人百姓一样,承担相当繁重的劳役负担;如果家有余丁,或工或商也就见怪不怪了。所谓江东六十四屯,其实就是旗人农屯,不是近代意义上的八旗兵屯(否则俄国也不可能允许它们存在多年)。我记得根据珲春副都统的统计,满洲八旗和汉军八旗几乎各占一半。中国人现在或许会说汉人进了八旗还是汉人,岂不说几十年下来互相通婚,很多汉军旗人家里都有了姓赫舍里姓伊尔根觉罗的母系亲属,在满洲本部,汉军旗后裔至今还有萨满仪式和满文春联,就说辛亥,中国人自己在屠满的时候也没有对汉军高抬贵手啊。
俄罗斯比不了台湾的。无论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被台湾吊打了。俄罗斯也就比中国强点有限的水平,其实也就半...

俄罗斯和旧中华民国一样属威权体制,中国和朝鲜一样属极权体制,两种体制有本质不同。
在京城,旗人在理论上被禁止从事工商业,虽然有兵额,但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如果挑不上甲也没官职,也就吃不...

江东六十四屯:据1881年俄国当局统计,当地居民共14000人,其中汉族8600人,满族4500人,达斡尔族900人,共1266户。来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A%9A%E5%AD%90%E4%BF%84%E9%9A%BE
海兰泡华人绝大部分是劳工和小商贩,以劳工为主。总不能有在旗之人去当劳工的吧?
江东六十四屯:据1881年俄国当局统计,当地居民共14000人,其中汉族8600人,满族4500人,...


江东六十四屯的汉军八旗(可能还有一部分内务府旗人)可能是被俄国当作Chinese了。当时并无”汉族“”满族“这样的概念,如果你问一个在旗的人他是什么籍贯,他会说是汉军xx旗,满洲xx旗。旗人种地经商打工在满洲本部不奇怪,因为这本来就是入关前八旗”兵民合一“的常态,既是兵也是民,必须干活,入关以后满洲本部继续保持了这种传统。中国移民闯关东被编入八旗,朝廷也不是说让他们从此就吃自来食。
俄罗斯比不了台湾的。无论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被台湾吊打了。俄罗斯也就比中国强点有限的水平,其实也就半...

差远了
虽然同样是专制,但是中国是极权,俄罗斯是属于威权,可不是什么“强一点”的区别
江东六十四屯的汉军八旗(可能还有一部分内务府旗人)可能是被俄国当作Chinese了。当时并无”汉族“...

所以说了半天,江东大部还是汉人。海兰泡的劳工属于海外流民,在旗满人有何可能“自弃王化”“孽由自作”呢?满八旗营的管理有如此疏忽吗?
所以说了半天,江东大部还是汉人。海兰泡的劳工属于海外流民,在旗满人有何可能“自弃王化”“孽由自作”呢...

不管是怎么入的八旗,哪怕是山东闯关东过来入了汉军,朝廷不再当他是汉人,革命党更不当他是汉人,这一点前面已经讨论过;京城八旗和满洲本部八旗的制度本来就不同,不要再重复了,在同一地域,满洲八旗和汉军八旗的体制是一致的。
汉军旗人不是汉人,这一点前面已经讨论过;京城八旗和满洲本部八旗的制度不同,但是在同一地域驻防的满洲八...


海兰泡的华人是自内地而来的流民,失去土地到东北讨生活的,毕竟东北大部分平民都是如此来历。假如你想说海兰泡的华人也有逃跑的八旗兵丁,那应该拿出证据证明。从常识判断这不太可能。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要么你给我跪着,从来没有平等的观念
https://i.imgur.com/ci6Mj8J.jpg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2
  • 浏览: 1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