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战狼小粉红文化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是否存在社会心理机制方面的底层的共性?

以前在文昭老师的会员网站讨论过这个问题,奈何那边人口比较少,所以来品葱和大家交流下哦。

战狼文化和伊斯兰极端主义都表现出对现代文明尤其是普世价值的极端排斥,在思想上极为敏感易怒,似乎长期处于一种严重的“意识形态戒备状态”(所谓浑身是G点,一碰就高潮),并且都以一种极为夸张和歇斯底里的方式表达出来。其和以往常见的民族主义有一定相似性,却又有着比较大的不同。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些西方分析人士研究近年久治不愈的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的文章,很受启发,觉得其社会心理的形成机制可能与中国的战狼小粉红文化有内在的共性。

现代社会是由西方文明所主导的,虽然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但是只有西方文明孕育了现代社会,因此现代社会难免具有西方文明的烙印。当现代社会成为普世文明以后,非西方族裔潜意识中的自我认同和群体认同出现了危机,他们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迷茫和担忧。在思想上“浑身是G点”的敏感易怒性也体现了他们对自身族裔文化式微的自卑与应激反应。在强烈的焦虑感下,他们急于寻找一种与西方现代文明对立的意识形态来维护自身族裔的差异性,从而获得精神上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激进主义在思想上与西方所主导的现代文明差异巨大,同时都具有鲜明的斗争性,是充当文化武器的优良之选。因此一部分非西方族裔有意无意的利用这两种思想对抗西方文明的“入侵”,并在对抗与斗争中完成自我认同与全体认同的构建,最终把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塑造成了其民族主义的一部分。

个人认为,中国人的文明危机感是十分强烈的。这一方面源于其近代的屈辱史,另一方面则来自于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大肆破坏,使得国人对中华文明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与疏离。一方面处于文明危机感中,而另一方面却又不熟悉自己所属的文明,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共产主义偷梁换柱,成为了部分国人捍卫其文明的“战狼文化”。

根据我个人的观察,现在很多人支持中共不是不知道真相,而是他们认为中共是维护中国和西方差异性的重要力量。典型代表就是上次语出惊人的澳洲留学生,他们承认中共的暴行,却认为是可以接受的。

中共随着自身的停滞与衰退倒台不可避,但是中共的思想被民众主动接受并作为群体认同的武器则是更大的危险,需要严肃的思考如何应对和扭转这个局面。
10
分享 2019-11-28

25 个评论

这是我在文昭会员网站上写的另一篇关于本话题的论述,主要是反思我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生在一个非常西化的家庭,父母都在西方留过学。我从小就只着美国的动画片和电影,听西方古典音乐。我在很小的时候,在国家和民族意识还没有形成的时候,就隐隐的觉得千里之外的那个地方跟我似乎是更契合的。

我和父母发自内心的认同普世价值,但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们都会不由自主的在中共和西方之间摇摆,我们认同普世价值却不愿意直面中共的价值是错的。在很长世界里我们一直以理客中来解释内心价值观的矛盾。有一段时间我甚至热衷于搜集西方国家的政治丑闻。终于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修宪把我们彻底打醒。

现在看来,我和父母都长期处于一种自我和群体的认同危机之中,我们很难明确的告诉自己我是谁。出于作为中国人的自尊心,我们对西方既认同又反对。

中共建政70年了,不得不说中国与中共的界线正在模糊,对于缺乏中华历史底蕴的年轻一代来说,什么是中华文化,什么是中共党文化,其实已经有点难以区分了。在这个背景下,中共的意识形态很可能被错误的当成中华文化而参与了一代人的自我与群体认同意识。

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曾预言冷战后的国际冲突的主线将成为文明的冲突。而我认为文明的冲突也表现在西方文化与意识形态在近代成为普世文化以后,非西方地区的群众以对立的态度反抗这种文化影响,在文化斗争中完成自我与群体意识的构建。

共产主义思想虽诞生自西方,但它和西方的普世价值天然对立。这种鲜明的对立会被一些非西方世界的人拿来捍卫自己的群体认同和自尊心。而中共和中国在长期的互动中已经形成互驯机制,中共中国化,中国中共化。最终在多方因素的影响下,意识形态冲突逐渐上升到文明的冲突。
因为西方文明才是异数,欧洲在三十年战争后确立的威斯法利亚体系,各邦国不论大小强弱在国际交往中拥有平等独立地位,最终这套外交准则随着西方文明的扩散成为实际的国际法。然而伊斯兰文明与中国文明都曾有不同的外交准则,伊斯兰文明不承认任何非伊斯兰国家的合法地位,中国的朝贡体系视所有的外邦为需要接受教化的蛮夷,这两个文明都以高人一等的姿态视自己为世界的中心,虽然现在迫于实力不得不冒充正常国家,然而貌恭而心不服,或者说狗改不了吃屎。
造成战狼文化的主要原因就是墙和共匪的宣传机器
首先还是要令所有人能从小接触到真相
之后才可以从教育上入手,还原历史事实
回复传统经典及被共匪删除的近代作家思想家作品
在这基础上要重塑民族自我认同,对我族人并非难事
日本人和韩国人不就在现代文明中很好的保存了差异性
至于知道真相还要舔共的。。就支持他们宗教信仰的权利
我就贴一个演讲的内容,有兴趣思考看看。其实在社会这个巨系统层面,有些规律反而非常简单,至少很容易去设想。
链接地址:
http://www.tedtochina.com/2013/04/18/recuite-kid-of-terror/

巴基斯坦裔纪录片工作者夏明·欧白德·奇诺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她在2010年以纪录片“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孩子们”(Pakistan: Children of the Taliban)赢得艾美奖,这是她在TED演讲的一个话题:恐怖分子如何说服孩子成为一名人体炸弹。

恐怖袭击试图摧垮人们的信念,而使用儿童作为人体炸弹则是这个噩梦最令人发指的时刻。


这个演讲短小,但震憾心灵,她说恐怖分子培养新人的手段有以下几个步骤:

1.获得贫苦阶层支持,将孩子纳入到自己的教育体系;
2.思想灌输:禁止孩子读报、听广播和接触其他资讯;
3.学习憎恨:从小培养憎恨式教育;
4.鼓励奉献:殉教和牺牲者是光荣的英雄;
5.使之愤怒:妖魔化的宣传


……
非常赞同,我文中也提到了,中国目前是缺乏健康的文化标志物:
个人认为,中国人的文明危机感是十分强烈的。这一方面源于其近代的屈辱史,另一方面则来自于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大肆破坏,使得国人对中华文明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与疏离。一方面处于文明危机感中,而另一方面却又不熟悉自己所属的文明,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共产主义偷梁换柱,成为了部分国人捍卫其文明的“战狼文化”。
说到底,就是身份的认同。就我观察,这招相当好使。
有,都是生殖器指挥大脑的玩意
近代的历史并不屈辱,当你看到历史之后你就会觉得那中国人到底有多可悲,你真当鲁迅笔下所塑造的只是个体、特例吗?不是的,绝大部分的人都一样!整个民族散发着一股旧时代的恶臭。我真心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所应得的。
我就贴一个演讲的内容,有兴趣思考看看。其实在社会这个巨系统层面,有些规律反而非常简单,至少很容易去设...

和中共玩法完全一致
近代的历史并不屈辱,当你看到历史之后你就会觉得那中国人到底有多可悲,你真当鲁迅笔下所塑造的只是个体、...

确实算不上屈辱,不过是前现代国家不懂国际规则把自己玩死了。但是多数国人所受到的教育就是苦大仇深的受害者。
其实粉红和极端伊斯兰现象,正是他们母体思想的高级黑。讲究绝对正确,不能接受异议,最后葬送的是这个思想体系的思考温和派。
个人接触的开明穆斯林,是可以接受开真主的玩笑的。
其实粉红和极端伊斯兰现象,正是他们母体思想的高级黑。讲究绝对正确,不能接受异议,最后葬送的是这个思想...

我也接触过开明穆斯林,觉得他们都很开朗豁达。所以有时候挺同情他们的,他们的形象被少数激进分子给破坏了。
确实算不上屈辱,不过是前现代国家不懂国际规则把自己玩死了。但是多数国人所受到的教育就是苦大仇深的受害...

那是统治者受的屈辱,外来侵略者远不如统治者造成伤害重,你也要代入赵家人?
一方面非西方国家都有这个苗子,一方面也得有别有用心的人悉心浇灌,去发展这种对立。
那是统治者受的屈辱,外来侵略者远不如统治者造成伤害重,你也要代入赵家人?

没有任何这个意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多数国人还是认为自己是西方入侵的受害者
勃兰特罗素有一段话形容穆斯林:不是用良知来审核伊斯兰的教导,他们通过重新定义善恶和伦理来适应伊斯兰教条

我觉得可以作为参考 https://youtu.be/Nb1Id-Y65cg

https://i.imgur.com/yo8Ijig.jpg
已隐藏
完全不一样。服了,你是怎么把网络论坛骂战和现实混为一谈的?你在现实中有见过小粉红组织成过一次社会活动...

战狼粉红也不完全是纯口嗨嘛,他们还在外国校园武斗嗷。另外我所指的相似性主要是心理机制。在这个心理机制下比较费拉的就成了改开废物小粉红,比生猛的就成了清真男儿。
已隐藏
勃兰特罗素有一段话形容穆斯林:不是用良知来审核伊斯兰的教导,他们通过重新定义善恶和伦理来适应伊斯兰教...

共产主义这方面也差不多,拿阶级等无关道德的概念来重新定义善恶。
我就贴一个演讲的内容,有兴趣思考看看。其实在社会这个巨系统层面,有些规律反而非常简单,至少很容易去设...

可以参考伊斯兰主义(不是伊斯兰教,是主义)的定义:A form of clerical fascism,一种基于宗教的法西斯集权。 同样,保守的基督教国家也会把通知结构宗教化。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4690760701321528
https://www.workersliberty.org/story/2008/09/08/political-islam-clerical-fascism
可以参考伊斯兰主义(不是伊斯兰教,是主义)的定义:A form of clerical fascis...

在我个人看来,其实宗教是人建立的组织,不能反过来让宗教凌驾于人之上,也就是说,是否反人类是区分宗教正邪的依据。
确实,伊斯兰与中国都有一种自我中心的观点,根据伯纳德·刘易斯《Whant went wrong》,伊斯兰文明也和中国文明一样,长期以来对于外界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不感兴趣(虽然伊斯兰接触西方的机会比中国多得多)。
因为现代伊斯兰是缺乏中心的,所以恐怖活动此起彼伏。
而中共更为狡猾邪恶,把自己装成正常国家,这样便于渗透,等哪天中共控制了全世界,或者出于政治需要释放义和团,那中国小粉红会比伊斯兰圣战者更强大。
因为现代伊斯兰是缺乏中心的,所以恐怖活动此起彼伏。而中共更为狡猾邪恶,把自己装成正常国家,这样便于渗...

从组织方式上讲中共的极权模式看起来更强大,但只要中央大脑一完蛋,就全部稀烂了。伊斯兰的组织模式去中性化,基本上杀不尽的,一不小心又死灰复燃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