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病毒歧视,白左天下大同和正能量:美国郊区一台胞的管窥

我個人坐標在華府遠郊區,是臺胞。典型的鷄犬相聞,但各戶有草坪隔開各自爲政,人口相對稀疏,防疫較易。個人體驗如下:

- 出外慢跑,遠遠的跟一對白人鄰居夫婦解釋我并非來自中國,近期也沒去中國(想想措辭真不應該,對大陸朋友們致歉了。只是本能的想讓對方安心)。對方尷尬但親切的笑說沒事,我想應該是覺得我已經語涉歧視,但當然也處於禮節與體貼不會公然糾正。白左的可愛這時候看出來了,逆境之下還是先替別人打算。

- 上星期停學之時我去超市購物,大排長龍,身後的非裔男士打電話給朋友說:這裏像世界末日似的。我主動跟他攀談,聊了一陣也跟他解釋我不是來自中國,他的態度和白人夫婦一樣,但多了幾分伉爽:“我不擔心的," 意思是大家都是自己人,而且他一定預期我如果是大陸朋友而且有感染可能,會自覺隔離,不會在外頭危害別人。他是自來水系統的人員,爲了要防疫,接下來會比較辛苦,要倒班的。

馬里蘭有很多華人韓人印人反對爲了照顧少數族裔和低收入家庭重畫學區,鬧得上了紐約時報。他們的想法我不同意但可以理解:留學精英移民謀生也仍然辛苦,死活供數十萬甚至百萬豪宅,圖的就是孩子將來上名校飛黃騰達,不願將利益分潤給他們眼中”不配“”四肢不勤“,他們羞與爲伍的其他少數族裔社區。

我有個認識十年的白左好友,是重劃學區的幹將,在地方社區動員極其活躍。她對華人韓人反對重劃學區的歧視黑人西裔的言論很覺困擾,特意來叩問我——怎樣和他們溝通?她的預期也是:他們爲什麽這樣想?她想明白出發點和成因。

我感受是,無論膚色族群,很多美國人的德性是,儘管意見相左,利益起衝突,他們的直覺反應是想更深一步理解,而不是打棍子。基於疫情的歧視,不是説沒有,但有强大的基於價值觀的反制。他們真的相信天下大同,命運共同體,愛鄰如己。

超市現在已經限出老人專用的購物時段,照顧他們沒法和人爭搶東西。也限制了購物品類,感冒藥肉類厠紙啥的分量限購。限制人流來防疫,排隊秩序井然。

我看到有個爲了衛護中國人免於歧視,往死裏罵川普說中國病毒的白左老先生,抱怨早上六點他起不了床買菜,覺得很可愛。他不一定克己,不一定馬上想到他退休了,應當共體時艱,早點起床。但是爲了保護少數族裔,卻不願理論病毒起源的問題。他深知在毀壞的時刻,愛和關懷才能修補人性爲了自保的自私利己,否則大家弱肉强食,踐踏公益,活下來的人也活成了怪物。

超市的網站上有公司董事長給顧客的信。她說,只要我們彼此照顧,一定能克服這次的難關。

寫出這些,希望能安一安大家的心。願大家都平安。
20
分享 2020-03-22

14 个评论

不要说台胞,要说台湾人!
不要说对岸大陆,要说他国中国!
感谢您的一手观察资料,祝全家平安
rtgggt 观察
看到台胞两个字就不想看了,说的难听点,真是太鉴了。
不要说台胞,要说台湾人!不要说对岸大陆,要说他国中国!


2015前我會說對岸,現在我說中國或中共國,2015前我認為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現在我自認台灣人。感謝維尼。
我不反白左,我覺得不應該把白左與中共混為一談,如果運用西方國家劃分左中右的政治光譜理論來分析中共,中共屬於政治變態。

如果重視經濟均富 實質平等 按勞分配為左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左派,無論是極權計劃經濟時代的中共,還是黨國資本主義時代的中共,都是經濟均富 實質平等 按勞分配的敵人。

如果重視自由競爭 機會平等為右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右派,中共是自由市場經濟的敵人,中共建立的行政審批制度與市場准入制度就是對機會平等的否定。

如果認為社會福利與自由競爭應該兼顧為中間派,中共根本不屬於中間派,中共統治的中國即沒有高福利也沒有充份的自由競爭。

如果傾向於認同國際主義為左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左派,中共長期輸出反美反西方的意識形態,而且長期用抽象的民族主義與愛國就是愛黨的愛國主義進行統戰宣傳,中共本質上不屬於認同自由人聯合體追求消滅國家的左派。

如果堅持民族主義是右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右派,中共為了與美國對抗大量的援助第三世界國家,甚至在中國本身還需要提升社會福利水平的情況下,還是堅持援助第三世界國家,中共本質上并沒有以中國人的利益為優先。

如果認為應該堅持本國的利益同時國家需要包容不同的文明屬於中間派,中共根本不屬於中間派,中共從來不會包容基督信仰,中共長期迫害中國境內的真正的基督徒。

如果認同社會自由主義屬於左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左派,中共堅持運用中共的黨文化支配整個社會,堅持文化保守主義,反對公娼制度,壓迫流行音樂的自由發展。

如果認同自由保守主義屬於右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右派,自由保守主義堅持專偶制,中共官員卻經常共享情婦。

如果認為社會自由主義與自由保守主義應該兼顧或者折衷屬於中間派,中共根本不屬於中間派,中共即反對社會自由主義也不接受自由保守主義。

雖然移民海外的中共子女因為希望少繳稅所以傾向於支持堅持低稅收低福利的自由保守主義右派政黨,可是中共本質上并不接受自由保守主義右派政黨堅持的經濟領域的自由競爭與專偶制。

如果認同民粹主義,認為應該強化直接民主,傾向於使用公投權的屬於左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左派,中共統治的中國從來都是沒有直接民主的少數暴政,所以不存在民粹主義。

如果認同精英主義屬於右派,中共根本不屬於右派,因為中共本質上仇恨精英,中共雖然實行的是少數暴政,中共政權的性質屬於精英專政,可是中共根本不允許中共體制外的精英根據個人的專業自由的進入體制內成為技術官僚,只有專業審核沒有政治任何的任命技術官僚,中共任用幹部以是否對中共忠誠為衡量標準,很多時候根本不尊重體制外學者,中共不會把重要的工作交給通過自由競爭產生出來的體制外精英,雖然中共認同精英主義認為少數人應該統治多數人的內在邏輯,反對限制統治者的權利,可是中共并不接受精英主義的專業化原則,政治上站錯隊的專業學者在中共體制內沒有機會成為技術官僚。

如果認同直接民主與精英統治應該兼顧,認為應該人民選舉國會,國會根據大多數人的利益訴求制定政策,專家執行政策的屬於中間派,中共根本不屬於中間派,中共否定民主制度,中共在很多時候否定體制外學者。

如果認同集體主義屬於左派,中共根本不是左派,因為中共壓迫公民社會,中共堅持的集體主義本質上是個人服從集體,集體服從領袖,無法代表多數人的共同利益。如果堅持個人主義屬於右派,中共根本不是右派,中共鼓吹的不要關心政治的原子化思想,雖然反對公民社會,可是中共鼓吹的中國特色的個人主義不僅反對公民社會,而且壓迫個性發展,否定個人自由,不尊重個人的權利,中共只是反對別人聯合起來反抗政府,并不接受主張個人自由的意識形態。如果兼顧個人主義與公民社會屬於中間派,中共根本不屬於中間派,因為中共即反對個人主義又反對公民社會。
大部分白左们是真的品德高尚,教育程度高、社会地位不低,且严以律己和关怀世界。

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真的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品德高尚,这就导致一些很现实的问题、一些必须抛开仁义道德耍手段才能解决的问题(非法移民、贸易不公、反驳中共病毒起源地的阴谋论)被他们忽视掉了,或者他们的解决方式不起作用。

诶,期待共产主义实现的那一天(手动狗头)。
樓主的文章突然讓我聯想到中國學者批判白左的事情,批判白左的中國學者總是試圖把白右價值冒充成美國價值,好像自由主義左派特別是白左堅持的社會自由主義不是美國價值,好像政府權力小社會責任大的社會自由主義不是托馬斯 傑佛遜在建國的時候所堅持的初衷,瘋狂的攻擊真正關心中國人權狀況的美國白左跟民主黨,把歷史上跟現實上並不是很在意中國人權狀況喜歡跟共匪做生意的共和黨吹捧成政治正確的代表,我覺得這些學者非常可疑,雖然某些人也打著反共的旗號,實際上卻是在攪渾水。

杜魯門成立北約 制定馬歇爾計劃 甘乃迪跟約翰遜成立歐盟 經濟上孤立共匪,反倒是共和黨經常扯後腿,艾森豪威爾結束杜魯門發動的針對共匪衛星國的韓戰,尼克森結束約翰遜發動的針對共匪衛星國的越戰,共和黨人基辛格經常散布共匪無害論。無腦吹捧白右的學者完全忽略這些基本事實,硬是要把民主黨跟共匪混為一談。

事實上共和黨在上個世紀末,強烈主張人權原則跟經濟利益脫鉤,硬要跟共匪做生意,於是才有布希上台之後的共匪加入世貿組織的事情發生。

至少我認識的共匪的子女普遍都支持共和黨,他們比較喜歡那種即反對福利國家可以讓他們少繳稅,同時在文化生活方面又堅持保守主義立場,可以幫他們壓迫白左跟黑左的生存空間,緩解他們的邊界憂慮的傳統自由主義右派,共匪子女比較傾向於認同自由保守主義,中國的反共人士裡邊,至少我接觸過的,大多數意識形態都跟民主黨比較接近。

很少有人是因為覺得自己有超出常人的本領,一旦支持經濟層面的無政府狀態的自由主義右派上台實踐自由保守主義路線,他們擁有的超出常人的本領就會有機會被充份發揮出來,從而讓他們自己成為大托拉斯老闆,所以他們選擇反共,追求建立一個自由主義右派主導的國家。

大多數反共人士都是因為覺得共匪本質上是極右翼政黨,都是覺得共匪建立的權力尋租制度帶來了嚴重的貧富兩極分化,覺得共匪堅持的黨國特色保守主義立場嚴重壓迫了個人在文化生活方面的自由跟全面發展,認為共匪是福利國家的敵人是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敵人,認為共匪壓迫人的自由跟全面發展,所以選擇反對共產極權主義的立場。

我接觸過的中國反共人士跟民主黨的意識形態比較接近,反對右翼雅痞統治,反對精英主義,認同自由派在文化生活層面的主張,對自由主義與社會公正的理解偏向于托馬斯 傑佛遜跟約翰 羅爾斯比較接近,基本上是自由主義左派的信徒。

我覺得自由主義左派跟共匪的意識形態衝突比較多,民主黨如果了解共匪的本質,應該也會成為反共陣營的成員,因為左翼自由主義跟共產極權主義是水火不容的,中國的自由主義左派更容易促進一般民眾對共匪的離心離德,最終結束共匪一黨專政的政治勢力應該是認同社會自由主義的自由主義左派。

至於中國人在美國最合適最志同道合的思想盟友,應該是自由主義左派,應該是白左,是堅持社會自由主義的白左,是民主黨,不是堅持自由保守主義的白右不是共和黨。
不要说台胞,要说台湾人!不要说对岸大陆,要说他国中国!

抱歉,可是我就是認同中華(不是反華共產黨!)的台灣人啊。這僅是我個人的認同,不代表台灣。我在台灣沒有投票權,我也當然尊重我們台灣自主自決。可是我個人希望看到有朝一日兩岸統一或邦聯。前提當然是中國大陸民主嘍!(熊貓歡快跳躍擁抱)
看到台胞两个字就不想看了,说的难听点,真是太鉴了。

我瞭解您的想法。我也想不出有什麽其他的自稱,可以表達我對中國的文化認同和對中共的絕對反對。說臺胞是我個人的感受,當然不能代表任何其他人。我希望兩岸統一,是在中共倒臺中國民主,而届時台灣人民也願意統一的情況下。這些條件只要有一條不成立,當然台灣應該保持獨立。
樓主的文章突然讓我聯想到中國學者批判白左的事情,批判白左的中國學者總是試圖把白右價值冒充成美國價值,...
感謝您的深刻論見。從自身的人脈與經驗出發,探討紅二代的動機與心理,美國兩黨的動機與政治作爲,都豐富有力,多方啓發,受教了。
真正的正能量😊我觉得中国很多人批判白左这个态度本身就不正确
那些人道主义等思想本身就是正面的。现代社会也需要这种思想,而不是中国的那种类似社会达人主义的思想。
中国人真的应该向所谓的白左学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直教銀漢墮懷中——我理想的高冷富帥。歐洲教會爭辯女人是不是只有半個靈魂的時候,李商隱寫下《柳枝》。這才是中國文化,寬衣包子帶魚侯看了就沒胃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2
  • 浏览: 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