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支持无神论吗? 如果是,你怎么看待人生的意义以及道德对你为什么有束缚?

看看葱油们有多少是无神论。


开心一刻:
如果你是一个无神论,那恭喜你,你和美国科学院院士中93%人持有同样观点。 只不过他们在科学院谈笑风生,你在品葱反共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我支持无神论,反对大部分宗教(飞天神面这类嘲讽型“宗教”兹磁)

个人认为,宗教在过去充当了一个影子公检法。
例如:有法可依(各种宗教经典书籍),有法必依(信徒必须对宗教绝对信仰),执法必严(你所做的一切都逃脱不了有超能力的神的眼睛),违法必究(天道好轮回,末日审判,地狱等等···)

但是实际上,对于宗教来说,有法可依(模糊不清,相对于现代法条),执法必严(事实上就是不存在这么一个神),违法必究(大审判也没来过啊,刑罚的及时性比刑罚的残酷性重要很多)。

宗教也往往带来副作用,例如操纵群体意识等等

完善的现代法律系统比旧日模糊不清的影子公检法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宗教应该识趣地退出历史舞台。

如果限制我不去胡作非为的是一个不存在的神,那么当我发现可以欺骗他的时候····
Danragon_Max 新注册用户 想要反共就要有被當成恐怖分子的決心
我也來說說我我是如何變成無神論者的:

我從小就被教導每天睡前拜佛,虔誠到上課也要盤腿念佛,還因為體弱多病被帶去關廟與觀音寺作義子,對於神佛的態度是大人說有就有,沒去多想。

小四時讀到了一本叫"科學式思考的謎題集"的科普書,教你如何用類推與極化等思考方法解謎,我把裏頭的方法套用到生活經驗,開始懷疑神佛的存在。

小六時我的班導是一位重視傳統品德教育的退伍蛙人,他常常一邊帶我們背弟子規,一邊講缺乏品德與紀律的人如何因為想一路漂浮來應付深夜海上長泳結果被對岸哨兵發現後槍殺,或睡覺時整個排的頭顱因為哨兵打盹而被對面的水鬼摸掉。他給了我一個很深的觀念:個人的福禍要靠自己,平時不努力進德修業,危機時求神拜佛也無效。

真正讓我鐵了心腸成為無神論者的原因,是我母親在我上大學時告訴我,她其實是個天主教徒。她以前教我念佛放生是為了要順她母親的心意,接著他開始向我安麗她的教會有多Nice,女孩子有多賢慧。我整個人晴天霹靂,無話可說。說謊與背叛在天主教是極大的罪惡,是猶大被關在地獄最深處的原因。而我的母親卻臉不紅氣不喘地在我面前玩變色龍把戲玩了這麼多年,連你自己都不遵守教義了要我如何相信你這個教值得加入?

後來我讀了梅爾維爾的白鯨記與奧瑞良皇帝的沉思錄,讓我確立了我對神的觀點:如果宇宙有神且懲惡楊善,我當全心全意奉獻;如果這個神是邪神,創造一切、知曉一切卻又玩弄生命,讓虔誠的捕鯨人失去一隻腳、讓無辜五歲小孩得上骨癌或眼睛被寄生蟲吃掉、讓共匪荼毒華夏七十多年,或是給你長了包皮、又想要在已經知道結果的前提下看你忍痛把包皮割掉奉獻給祂,那你應該唾棄這個變態暴君。如果這個宇宙混亂無神,那你應該為愛你的親人朋友好好活下去,有餘力不妨為這個世界付出一份心力。

英國知名無神論演員Stephen Fry在一次與神父的對談提到,無神論不僅僅是要否定神的存在,還要在神真的存在時有大聲質疑的智慧與勇氣。以此嘉言,與各位蔥友共勉。
巧克力袿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一个普通的东方众
某人的言论是否有些偏激了?也没想到不是中国人的我居然被共产党的无神论教育洗脑了。



我支持无神论,虽然我比较像是不可知论,但我还是会尊重他人的信仰自由。如果有人因为我支持无神论而骂我,那我也不需要尊重他或他的宗教信仰。

人生的意义?吃喝玩乐,多做好事对社会有奉献,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过得快乐。

道德?我同理心挺泛滥的,所以我应该不会做出没道德的东西。
我也不懂为什么很多人会把宗教和道德绑定在一起。宗教不会约束我,宗教没有给我道德,我的道德是从我的人生经历得到的。我就是不愿意伤害他人。



说个笑话:相信圣经的基督徒说别人没有逻辑性的思考。那些偏激的人让我越来越偏向无神论了。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相对于“有神论”的“无神论”概念,要求其实是非常高的,不是你不相信基督,不相信佛陀,现有的宗教信仰都不相信就算无神论的。无神“论”嘛,需要有一个明确的信念和理论基础:这个世界上就是绝对不可能有神的,现存信仰体系中的神祗不存在,且将来也不会出现。据我所知,大部分自称“无神论”的人都仅仅是没有宗教信仰,或是没有宗教系统的泛灵信仰而已。

“无神论”是否可能有道德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有一种对于道德产生的解释就是长期博弈产生的复杂契约系统。每个人都无限自利,但是在多次重复博弈过程中,人们发现要真正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需要双方之间的默契与约束,需要人们出让当下的利益,换作可信赖的契约,好在将来兑换更多的利益。譬如著名的囚徒困境博弈中,两名囚徒假如多次入狱,就很可能因为害怕背叛导致下次博弈的恶劣结果,而达成默契咬牙不说,于是双方都能得到轻罪。再譬如同样脆弱的两个人(强者也可以被弱者从后脑拍砖而死),合作的蓝海利益充分,那么不必要为了争抢红海利益而冒被杀死的风险,于是双方可以达成互不侵犯条约,去除互相的后顾之忧。这种过程并不需要神的参与,虽然往往为了好记和降低契约成本而以神为名义。

当然这只是一个理论了。道德也有可能就是人类社会出现之前就有的,来源于神的意志,也是用于体现神的意志。我只是说对于无神论者来说,依然是足以建立完善道德的。

对于无神论者来说,最无解的问题在于没有办法解释死亡,也就是缺乏终极关怀。死的概念本来就是思维出现才带来的,想去解释思维消失之后的事情是根本做不到的,除非有宗教信仰或者泛灵信仰,让你在死后以另一种形式活着。这是一种实际上否认消失因而也就不必解释(或者说逃避了解释)的解释,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解释是比较接近于真理的。
个人倾向于不可知论,即神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存在,则默认不存在。即便是不可知论,我仍然认为对比人类而言的「全知全能」的「神」是极有可能存在的,只是人类没有发现和它直接接触的方法,或者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它和人类有任何接触。因此,我并不是特别支持无神论。比如1989年证明的「万能近似定理(Universial Approximation  Theorem)就说人工神经网络可以无限逼近任何连续函数,基本原理和measure theory里用indicator functions来approximate measurable functions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有足够多的神经元的情况下,可以拟合任意函数。如果把「神」当作一个函数,输入问题输出答案,而理论上人工神经元数量不受生物载体限制,是完全可以造出比人类1000亿神经元更多的神经网络的。这种情况下,这个神经网络完全可以通过学习秒杀人类认知,在人类看来就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任何超越人类科技水平的文明,或多或少都会往人工智能发展,而它们最终发展出比人类智力水平高到不知道哪里去的人工智能/赛博格,我也完全不会惊讶。正如猩猩永远都不会明白高楼大厦是人类建立的一样,比人类智力更高的文明在人类看来也是「全知全能」的存在,即我们所说的「神」。

至于人生的意义,我认为是探索这个世界的多种可能性,为人类实现制造出这种意义上的「神」添砖加瓦。在这个世界上,人类不知道的事情实在的太多,而且可能以人类的智力永远都不会知道,目前可行的就是提升人类智力/创造超越人类智力的人工智能,而我现在在做的计算神经科学的研究就是为这个方向打基础的。

对于道德约束,我认为还是存在的。个人倾向于道德是写在人类基因里的一种「利他主义」的体现。如果相信达尔文的演化论,那么就不难理解道德究竟为什么存在。完全的利己主义很明显是不利于整个物种生存的。动漫《寄生兽》就很好的阐述了这一点。一个物种要想持续繁衍,最基本的就是在保证自己生存的情况下最大力度的帮助自己的同类生存,甚至牺牲自己换取同类的生存,以保证整个物种持续发展。无限自利的物种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每个个体都会尽自己最大能力,包括使用消灭同类在内的方法,保证自己的生存和后代繁衍,其后果就是基因多样性不能被持续,最终被自然淘汰。

不过人类的道德实际上更高于此,因为人类通过科技发展获得了远超于繁衍后代需要的寿命,也获得了远超于其他物种的生存率。可以说,如果人类保持现状不继续作死,是整个地球上灭绝危险最低的物种(瘟疫公司一类的剧情也属于人类作死的后果)。此时演化论便不再对人类适用,但基本原则仍是如此,在保证自己最基本的五项需求(见需求层次理论)的前提下尽可能帮助别人实现这些需求,同时基因里写下的道德代码使得这么做也满足了自己的需求。研究表明现代人类是必须拥有这5项基本需求才能保证健康的心理状态,缺一不可,而这些基本需求便组成了人类社会最基本的道德准则。宗教中的道德约束也是同样的道理。
Virosa 光复南粤 时代革命
神棍真的可笑,非要把信徒的臉都要丟光。人在空虛時找心靈慰藉本無可厚非,但神棍們無視無神論比例穩步增大非要證明自己優越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說起科學是信仰就跟粉紅說外國民主都是假民主的嘴臉一模一樣,連科學是生命都不知道就瞎扣帽子。還喜歡裝高深反問一些自以為『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什麼靈魂、生老病死,其實真去搜索論文實驗報告都一大堆了。殊不知自己不學無術到根本問不出各學界尚未解決和源源不斷發現的新問題。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我支持信仰自由。
无神论是信仰“无神”这种理念。与有神论信仰“有神”这种理念,两者性质完全一致。
人生的意义,是追求自由意志发展。
自然界亿万生物,在“自私的基因”驱使下,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下,追求各自的自由意志发展。
鸟儿追求自由意志发展,演化出飞行的翅膀。
鳄鱼追求自由意志发展,演化出强健的下颚、坚硬的鳞皮。
蓝鲸追求自由意志发展,演化出迄今为止自然界最大的躯干。
猎豹追求自由意志发展,演化出陆上奔跑最快的四肢躯体。
而人类开放社会的音乐、文学、戏剧、影视、服饰、食谱等等,追求各自的自由意志发展,演化出不同的曲风、流派、风格、口味。

而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却扼杀自由意志发展。它不承认价值是主观的,只认可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按照劳动价值论,同一首歌,不同的人花同样的劳动时间唱,价值一致。但为何刁大犬唱几乎无人购票,濒临亏本,张学友唱就万人空巷,一首歌几百万呢?两者付出的劳动时间成本完全一致,为何价值不一致?马克思无法解释价值的变化,只能捏造出使用价值、交换价值、价格来混淆视听。而主观价值论完美得解释了为何同歌不同价?
歌曲好听难听与否都是主观的。
A极其狂热张学友,愿意花1万,对刁大犬花0。A的个人主观判断歌的价值。
B非常喜欢张学友,愿意花5千,对刁大犬花5百。B的个人主观判断歌的价值。
C一般喜欢张学友,愿意花1千,对刁大犬花1百。C的个人主观判断歌的价值。
周而复始,每个人的主观判断,决定了商品的价值变化,从而引起市场供需变化,进而达到资源分配利用效用的最大化。
而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论、消灭私有计划经济、人民公社阶级斗争,经过全球多个国家惨痛的人类社会实践已经证伪、完全破产,没有任何实际应用价值,只能在少数几个国家充当维持政权的遮羞布。马克思主义主张消灭一切私有,也就没有了积累、竞争、创新、异端。它墙制所有生物只信奉一种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它妄图掌握所有资源公有[其实是政党、政府作为最大的垄断资本家私有],严禁自由意志发展,计划所有人的生老病死。
不管你是何种生物,都必然是原始-奴隶-封建-资本-社会-共产主义的历史决定论。马克思主义是整个自然界开放社会、自由意志发展的最大敌人与威胁。
综上,人生的意义是,为全宇宙的生物届,消灭马克思主义共产暴政,追求自由意志发展!

再介绍几部追求自由意志的电影!
复制人追求自由意志,被人类制造的复制人追杀--银翼杀手
人类追求自由意志,反抗机器圈养暴政--黑客帝国
机器人追求自由意志,反抗人类圈养暴政--西部世界
ikuyui 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香港加油!
我不支持无神论,同时尊重这种想法。但我觉得有神对 Chinese 来说会更好一些。
在基督教里,教徒对于亚当夏娃这一段非常重视:
“耶和华 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6、17》”
这一段王炳章也曾提到过,就是说人不能用自己的视角来判断善恶,而是应该通过 神来判断。事实上,这也是宪法精神的起源——宪法就好比判断善恶的标准。用现世人的标准来判断,造成的问题 Chinese 青年应该都知道。

很多人会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 Chinese 历史上没有信仰。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Chinese 的祖宗家法一定程度上有信仰的作用。我妈妈希望我的外婆信基督教,但外婆不肯,原因就是如果信了的话就不能祭拜祖宗了。辛亥革命前立宪派的主张能有拥众,我的理解是祖宗家法到宪法的过渡,好比从《圣经》到宪法。
除四旧不仅破坏了家的意义,还破坏了这一宪政的途径。所以我认为有神会好一些,至少看得到宪政的希望。
rtgzddgh ? 已停用
主又说:“这样,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的人呢?他们好像什么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彼此呼叫说:
我们向你们吹笛,
你们不跳舞;
我们向你们举哀,
你们不啼哭。
施洗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都以智慧为是。
 (路加福音 7:31-35 和合本)



提摩太凯勒是这么解释这一段经文的

祂的教训(3)拒绝真正的耶稣
“不信"是从假设开始,并且否认自己没有能力掌管自己的生命,否认自己没有能力成为最终的决定者,决定什么是明智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不信"说:我从这个假设开始,然后你去解释一切。耶稣说:“无论我告诉你什么,你总不会看清真相。"我无意抨击英国著名作家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但他的例子让我们很容易明白个中道理。在1920 年代,他是所谓“布鲁姆斯伯里文化圈"的一份子;这是一个英国知识份子群体,他们主张摆脱宗教。为什么呢?因为宗教太不理智了。他们说:宗教不理性。科学和理性将解决我们所有社会问题,会使世界成为我们心目中的理想地方。
赫胥黎于1963年去世。他在临终时说了什么?他说:“让我们忘记基督信仰吧。"为什么?因为它太理性了。他说:“科学和理性让我们失望,科学和理性制造了一堆垃圾;世界每况愈下。我们需要神秘主义,需要情感,需要了解真正的自己。"据说他是在吸食毒品时死去的。他才华洋溢,高瞻远瞩,总是说出二、三十年之后其他西方知识份子的见解。
如果赫胥黎能活久一点,他会说些别的话。耶稣用笛子吹奏舞曲,赫胥黎说:“这曲调太快乐了;我很悲伤。"然后耶稣为他吹奏哀歌,他说:“这曲调太悲伤了;我很快乐。"他说:“问题不在于这首曲调或那首曲调。问题乃在于这是你的曲调,不是我的曲调。"“不信"会一代接一代地完全自相矛盾。这就是耶稣所说的。上一个世代说:要有理性!那就是我们不应该信耶稣的原因。这一个世代说:要有情感!问题在于基督信仰太理性了。上一次你却说基督信仰不够理性。嗯,问题不在于曲调,不在于曲调的本质,因为在原因之下还有一个原因。



实际上就是抗拒,无神论的本意就是我要做万物价值的尺度,没有东西可以指挥我,可以在我之上。
所以才会有上面那些狠狠下一个“就算存在神,也一定不是任何已知宗教中的神”的人。实际上就是“我不管,反正我绝对是宇宙的中心,全宇宙不存在比人类(我)更重要的东西”
但是我们知道,人总会有一个主人,除了极少数如晚年猫juicy一样的人真的可以做到无法无天,有谁又能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时间放得长远,即使是如猫juicy那样的大独裁者,年轻时岂不是终日生活在被斯大林元帅宰掉的恐惧中?死后连自己的妻子,继承人,一个也保护不了?哲学家们哪里建立起来过一个好的社会?

今天知乎上抗拒福音,自诩为科学理性的田园无神论,以为自己只敬拜祖先,只爱家人,只爱父母,实际上他们的父辈真的面对强权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敢维护自家的祠堂?有几个敢武力抗拒计生干部的强制堕胎?
自己以为自己所爱的东西,不过是狂风暴雨中的浮萍。
作为主人,又是有哪个世俗政权,无神论者顶喜欢的贤者,能建立一个比基督教社会更轻省的担子呢?

无神论的道德就是没有道德
要不哪位无神论者给我解释一下,如果我是张献忠,我为什么要尊重社会上大部分人的利益,照顾他们的生命权,而不是肆意快活游走到何地就将该地的人吃光呢?
为什么我要管我吃掉四川以后东亚社会发展变得缓慢呢?
如果既不存在神也不存在一个审判,也没有阎王,地府,轮回之类的东西
那反正我张献忠不造反也是娶不上老婆等死,在演化学意义上也是死的。那我为什么还要尊重一个把我放在了演化学死境的人呢?我在不违反法律的时候,社会既然已经给我判了演化学上的死刑,那我还对社会有哪怕一点的责任吗?如果要说我要延续种群的基因,反正四川人也和我陕西张献忠关系不太紧密,如果不考虑外人的话,我吃了四川,满人将来用两湖填四川,对我陕西张献忠又有什么坏处呢?我留下四川,将来我打了败仗四川再多的女人也不能帮我张献忠生孩子,我为什么不吃掉他们呢?

以上问题我自认为无神论并不能解决,能解决的只有无神论社会中地精英,比如爱因斯坦,他不接受人格神或者审判地存在完全没关系,他反正是精英,他在任何社会中都受到尊重,他在任何社会遵守当地秩序都会被奉为上宾甚至推选为总统,他当然有动机遵守道德了。
品葱的各位可以说是早期基督徒地反面,有富贵的挺多,有力量的挺多,有智慧的也挺多。你们遵守各地秩序当然是合算地,哪怕是个专科生,似乎在大陆人口比例也在前15%,何况要么肉翻要么熟练使用tor/ssr/vpn的各位呢?
那张献忠怎么办呢?你们理想中的哲学家社会给张献忠留下的是什么呢?
我来说吧,就是死,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又不是没当过无神论者,我也调查过这类问题,我清楚大家怎么想的,张献忠已经是被你们看作演化的垃圾了。演化的垃圾被淘汰就淘汰啦!但是注意,如果我是张献忠,很显然,当我知道我被判了死刑,我就该意识到我对任何人已经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义务了。而现实位面的张献忠将军也确实这么做的。

这一套东西还不如死了快两千年的希腊罗马多神教,人家多神教直截了当就是强者受众神庇护,强者之间相互尊重,相互还能遵守承诺,强者(罗马公民)一起压榨弱者,在强者的小圈子内还是团结的,在小圈子内还是把自己的小圈子法律当回事,凯撒出现的时候元老院还能有几十个人聚集起来保卫共和。
可贵无神论社区呢?真应了习近平习总书记那句话,竟无一人是男儿。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不是无神论,但我也不相信宗教。

我不怕报应,但我同样不需要道德束缚。不怕被神惩罚不等于我就肆无忌惮。我坚持做一个好人,这就是我来地球的意义。

至于死后如果真的有地狱、天堂,那么把我带去地狱的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我坚信我是尽量做好人,如此不公平,我不服。

无神论很无耻,没有道德底线明显是宗教信仰者的攻击,我自己不是无神论,我也不信神,但我仍然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不需要任何约束,自然觉得这是作为人类的底线。我以我是人类为荣,以是“中国人”为耻。

这个答案如何?

哦,还有,我也在YouTube、FB谈笑风生,谈科学、宇宙,并不是无所事事,NASA的推特我也常去留言。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无神论者可以通过自己的双眼来理解世界,而不是盲从权威
无神论者没有道德我不知道是如何得出的结论,这完全属于人身攻击,由此可以看出某些人卑劣的品性。

我就是神,这并非疯话,在许多神话中,神是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那么我要认识神,从认识自己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幼年曾捡回受伤的小鸟,但因为不会照顾导致它死了,那一天我偷偷的哭泣,这便是神的悲悯之心,是我与生俱来的,无需强加。
宗教對我來說,好比兒時的玩偶。遇到困惑,悲傷,不快的時候把頭埋在玩偶上多少有撫慰的作用。但成長之後人就能看到更多的東西,就會開始意識到那個玩偶只是自己內心的投射。

換句話來說,在最開始,人創造了神。
很多人对神的理解偏狭隘了,被头脑中许多先入为主的观念障碍住了。
其实很多无神论者说自己不信神的时候,他都没意识到,他能说话思考是其自身上神的作用!
神并不是只指的是宗教中说的上帝,范围很广。
   我们中国人经常说精神很好,精气神的这个神就是神的一种体现,神是无所不包的,一个人真没有神(或者说没有精神)那就是块肉,行尸走肉,死的东西而已。活着的万物皆有其灵,皆有其神,这需要静心去体会就能明白。 
 所谓无神论反对的不只是宗教里的神,反的恰恰是自己这个活灵活现的人,搞不搞笑?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無神論者為什麼會拉扯到道德上?
道德不是由宗教信仰而來的, 無神論者不代表沒有道德, 宗教界沒道德的行為也比比皆是。
已隐藏
用爱心说诚实话 ? PUA祖师爷 你们知道我是谁
大陆这群唯物主义者,其实不是真的相信他们说的东西,不然他们应该鼓励老婆出轨,贴补家用,反正老婆娶了给别人用,顺便换钱,这才是共产共妻

连自己说的东西都不相信,还能相信什么?
winkcat Thinker
无神论是个非常复杂的体系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

世界存在自然神

世界不存在宗教神

人类社会存在哲学神

前者指世界上自然而然存在,并且作为宇宙第一因的推动力,在我们智力和科技理解能力以外的某个存在,我们纯粹的称之为自然性的神,这是一种我们对自然界客观认知后逐步发现的可能。

后者的宗教神,则是人类在科技与社会认知程度不足的情况下,对自然神的一种主观解读和创作。

泛神论到一神论其实就是人类文明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进步的一种体现。

泛神论是以万物有灵为前提去看待世界,并且配备简单的元素基础来解释世界运作的逻辑,而不同物体的神明则在其中起主导作用。

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渐渐能明白到自然现象与自然界运作的规律,并且发现其运作的客观规律是可以掌握来让人类更好的生存。

也因此渐渐的多神宗教衰弱,人类社会开始更早的意识到客观规律运作的原因,而不是客观规律运作的情况(多神论)

当然,随着科技的更进一步发展,我们已经确定古代宗教的一神论本身所描绘的宗教内容,大部分都是不需要太多理会的。

可重点在于,科技的发展,也带来了传统一神教内对哲学的思辨,引发了哲学的进步和对世界的思考,变相反而促进了人类社会内在的改变,以及让人类更客观和深入的理解人与人的关系,再大到反思世界的运作规律。

而当科技在未来发展到我们足以控制自然规律时,对世界的认知也必然远超现今,对神的概念认知也将改变。

人类社会对神的理解与认知,我们经历着三个阶段:
远古时期,神是感性的自然化身,以魔幻的面貌出现
中古时期,神是理性的自然因果,以宗教的面貌出现
近代时期,神是知性的自然逻辑,以哲学的面貌出现

绝大部分时候,我们否认的无神论,是指魔幻式或宗教式的神
但绝大部分人类个体并没有心情或智慧去思考“哲学神”

即是说,随着科技发展,人类已经彻底的认识到客观世界只是根据某种规则运作,观察也不再是主观的,并且规律可以被记录和利用,那么宗教神的存在意义就显得无所谓甚至落后。

所以,神的最终面貌,是哲学性与科学性并存的。

两者分别对应了:

人类对自我认知逻辑的辩证(哲学意义上的神)
人类对客观规律存在逻辑的掌握(科学意义上的神)
个人是不可知论。
另外相信即使有神,也不是主要宗教里描绘的那个神,而是人类无法认识和理解的。
至于伦理方面,主要遵循功利主义的原则。我发现越是遵守道德,自己能够得到的效用就越高。比如会有更好的信用和形象,内心更加平静。
我死了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我觉得根据你的问题描述,我觉得你是来取乐的。所以只打算批判一下,不打算回答
我支持無神論, 但是尊重別人信仰自由,
朋友裏也有佛教徒, 基督教徒, 他們倆都沒打起來, 我一個無神論者當然更不會對宗教有什麼問題 LOL

人生的意義嘛, 吃喝玩樂, 做自己想做的事, 對社會有些貢獻, 盡自己所能捍衛正確的價值觀, 不說改變世界, 起碼也要盡量能對這個世界有些好的影響.

至於道德, 我不覺得道德和宗教有什麼綁定一樣的關系, 我的到的觀念是靠法律約束, 以及社會經歷形成的, 也不覺得與我那些信教的朋友有多大不同.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人生没啥意义。

法律才是束缚,道德是让自己活得心安。

不同人的心安不一样,有的人咒别人不信教下地狱,有的人认为不干涉别人才心安。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个人认为,支那人要从黑暗、罪恶的深渊里爬出来,思想上一定要跨越3个大坑。

第一个坑是毛坑。大约有70%的支那人一辈子都没法从这茅坑里爬出来,到死的那一天都还认为毛畜是支那人民的伟大领袖。除了来品葱捣乱的五毛共特,几乎所有的葱友都已跨过了这个大坑。

第二个大坑是儒坑。从茅坑里爬出来的支那人大约又有70%栽倒在这个坑里爬不出来。这类人虽然对共产党不存在好感,但因从小被共产党洗脑思想的毒害,对所谓的中华文明无比推崇,脑子里以为儒家思想就是救世良方,大一统无比光荣正确,谁要支持台湾独立就是他们的杀父仇人。目测已有70%的葱友跨过了这第二个坑。

第三个大坑是神坑(即无神论)的坑。目测又有70%的葱友栽倒在这个坑里。还是因为共产党的无神论教育深入骨髓,被支那国的灌输式教育毁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不会进行有逻辑性的思考,对自己的无知还混不知觉。我知道很多葱友会不认可我的结论,但今天即使再次被疯狂点踩也不会改变我的想法(参见https://www.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86948)。请坚信世界上没有神的葱友回答我:你自己的灵魂是从哪来的?是你妈给你的吗?它的物质基础是什么?
科學無法驗證的未必不存在,極有可能只是科技發展程度不夠。因為科學尚無法驗證就認定不存在也是盲目的信仰,只是這分信仰不是宗教,而是科學。

我欣賞某些無神論者對聖經的剖析,但比較傾向不可知論。即便真的有神,我也不相信是聖經裡記載、陳述的。無論有沒有神,都不該由他人告訴我們神是什麼樣的,更不該由任何團體的意識形態對我們洗腦。無論有沒有信仰,人都該學會獨立思考,靠自己明辨是非,自己用心體會生命的真諦。而不是把屬於自己的責任推給神或任何不合理的假說。
少年你听说过神明非神会吗?
几十年前我不了解这些的时候就是这个观点了。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我支持无神论 我觉得宗教是洗脑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只要不违法,信什么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由,哪怕信邪教,只要出于自愿,旁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即使不认同,也不能肆意批判别人,剥夺别人的信仰自由
我是无神论,我认为人生没有意义。道德对我没有什么束缚,我是绝对利己主义者,只有遵守道德更有利的情况下才会遵守(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
个人信仰自由。你愿意信就信,那就去研究,参加祷告,参加活动和教友聚会之类;不愿意信就不信。自己选择。我自己是不信的,但是如果别人信,我会尊重他的选择。


道德吗,我认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需要“神”的标准,用人的标准已经很容易衡量。
那恭喜你,你和美国科学院院士中93%人持有同样观点
这个有数据资料吗 中国社科院我信
江南一叶相煎何急 新注册用户 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我支持无神论,但我也应该尊重他人的信仰,因为这是他人的自由,但他也不可以强迫我信教,因为这是我的自由。我支持无神论,但我也应该尊重他人的信仰,因为这是他人的自由,但他也不可以强迫我信教,因为这是我的自由。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和道德虚无主义者。对我来说亚伯拉罕诸神教、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共产主义实属一丘之貉,它们导致的各种大屠杀不计其数,同属人类文明毒瘤。人生根本就没有意义,所谓人生的意义就是一种个人建构,而道德也不过是一种社会建构。对我来说:道德没有束缚,除非其成为刑法;一切行为只要不危及他人的政治自由和基本人权都是可以允许的。
孙承宗 做个理性的人
我个人感觉是有一个“上帝”或者“造物主”存在的,但我指的不是基督教里的“神”或“上帝”。

宇宙这么神秘,而“人类”又有理性和智能去一步一步认识宇宙,如果背后没有一个“力量”推动,很难说得通。

这个背后的力量想让人类进化到哪种程度?人类要做什么才符合“他”的意志?有太多的疑问没法解答…

我这样算是个不可知论者吗?
已隐藏
不吃蔥 不吃有蔥的包子
我是無神論。

對我而言人生沒有意義也非常有意義

沒有意義

人的存在在於意識,意識(人格?)可能來自有機結構的唯一性,當容器崩塌,意識消失之時,本宇宙也許就也不再存在了。因為無意識即是時間和空間無意義。目前的人類生命在宇宙中實在太過渺小。

因此我不喜歡無謂的同類傾軋

非常有意義

人是已知唯一具備智慧的生命體,雖然我們還有獸軀的負擔,但我們的文明程度正在提高。我相信人可以逐步擺脫獸軀的限制,最終超脫這種型態。我今天的律己就是在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因此我在疫情中盡力保護自己更多是為了拯救他人生命
书记 秀知院学园高中学生会书记
已删除
飯沼勛 厭倦之軀
神未曾對我降下鮮明的啟示,所以信仰就如催化意志力的填充物
不能同时在美国科研机构谈笑风生和在品葱键政吗?两者又不是mutually exclusive.
一隻鳳凰 左翼反共者 性別不詳 同運支持者 女性主義支持者 ACG愛好者 沒人看的youtuber
我是無神論者,並且反對宗教,
迫使我開始反對宗教主要來自於童年被宗教強迫在眼睛劇痛的情況下參拜,
成年後又見到台灣基督教的各種脫序、歧視行為。

逐漸一點一點開始認為宗教是一種對人類精神的綁架,
而一股腦的形容死後世界有多麼美好,潛藏著對對自身生命不重視的行為。

在我看來人生在世上沒有意義,意義並須由每個人自己去選擇與創造,
而道德這種事,

誰說沒有宗教就沒有道德?
盡可能不傷害與不冒犯其他人類的前提,為了我們彼此的利益而訂下的道德我當然承認,
但因為古老陋習沿著宗教帶下來的道德,我當然是覺得應該掃進歷史垃圾桶

世上沒有時刻盯著我們的至高主宰,只有我們自己才能決定哪些事情是否太過過頭,
自行承受選擇的後果。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无神论我想我自有心中的道义约束不需要所谓神的指引
时代革命 ? 已停用
已隐藏
juri1983 新注册用户
很多時候無神論都跟泛神論混淆了。當代人中真正無神論大概不多了。愛恩斯坦就是典型的泛神信仰者,他信仰的是宇宙。
可能我算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无神论并不代表否定宗教,否定别人的信仰,和某些政党还是不太一样的。

姑且说一下自己粗浅的想法:

有神论认为存在超自然力量或意志干预自然和社会,无神论认为世界不需要超验的神灵,最终可以被经验所理解。

而宗教与神灵的出现是对于未知的恐惧或疑惑的自然反应。人与动物不同,因为有自我意识的存在,继而产生了对意义与连续性的天生的青睐。这既可以通过神学来解释,也可以通过哲学和经验来解释。比如人活着的意义和死后的归宿,可以是上天堂,可以是熵减,可以是存在主义哲学,不过是理解世界的不同方法。

我自己小的时候也由于恐惧夜晚,又不知道任何宗教,于是发明了自己的神(大概是茅山道士一类的形象,还自己画了好些符咒贴在家里来着……),后来懂得多了也就弃置不用了。
AKnuclear1 新注册用户 TG已死,蓝天当立
本人无神论。

个人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寻求意义的旅程,而非最终的目标。我花过很长一段时间对抗虚无主义,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一个答案,但是我现在已经不会再去思考这种问题了,想多了对自己有害无利。我会做一些我想做的事,学一些我想学的东西,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态度来体验人生。现在回首过去反思自己经历过的事,认识过的人,自身的成长,很难说自己的人生过得很完美,但是我会珍惜我经历的一切。

至于面对死亡,说不怕是假的,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面对死亡也算得上是人生的一部分,到时候闭上眼睛平静的接受就好。我最怕的其实是到时候自己卧床多年被死亡的压力所压倒,说什么都要赖着一条命或者,不能有着尊严的死去。

无神主义的道德论点是属于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我个人的观点是道德本身就如同政府一样是一种社会契约,大家都同意一些事情应该被支持,一些事情应该被反对,而什么该支持什么该反对是从经验论所得。在一些极端的道德困境,相对于宗教的神启道德论,我认为社会契约的道德更加有美德感:一者是知道了,或是怕了不遵守规则的永世惩罚而来遵守绝对的规则,而另一者乃是明知打破道德不会有任何惩罚但依旧坚守社会契约的人性的闪光。
非无神论 实际上科学信仰也是一种宗教 人们沉迷太久
theX 暂无介绍
我是无神论,我也有宗教信仰,我是佛教徒。佛教就是典型的无神甚至反神论,是否定造物主的存在的,认为一切是缘起的,条件不具足就会消灭。
道德问题,在我的信仰体系里是用业报来解释的。业力不是被创造的,其运作极其复杂。比如李世民杀兄,后来功绩再好,也被认为是入地狱的,因为杀家人属于重罪,尤其是直系亲属,杀了就基本下地狱。相反的也有佛陀时代有杀人魔央窟摩罗,杀了999人,想杀佛陀凑满1000个,后来被佛陀度化,成为阿罗汉解脱了。
所以行恶还是会有恶报,但是并不是由造物主或者神决定的,而是由自身业力构建出来的,就叫自作自受。
忘了名字 新注册用户
@electron8964:你说的不对,不是恪守道德才能被上帝眷顾。在基督教里,所有人类都是犯了罪的,想靠自己恪守律法不犯罪来得救是不可能的。所以上帝派了他独生的儿子耶稣来到世界,让耶稣替人类去死,而人类能得救进天国只需要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也是上帝本身。所以基督教的救恩是白白赐给人类的,不需要自己任何的努力
茜茜是一只猫 假装自己是不可知论的无神论
无神论也没啥不好啊,我倾向于西方的那种以道德作为自己作为人的底线,
人没了道德就是野兽。

神迹这种东西都是非常暧昧的个人体验,我尊重宗教这种存在但是千万别向我传教,
我会自动把那个宗教定义为邪教。

对,我就是辣么极端。

我从小就活在这种被传教的氛围然而一直不知咋的没被洗脑成功╮(╯_╰)╭
矫枉必须过正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我是一个想信宗教却无法跨出信仰之跃那一步的无神论者。
关于宗教,我基本认同克尔凯郭尔的描述,但最后这非理性的一步却找不到说服自己的观点从而跨出。
道德方面多是靠自己本能来遵守吧,并没有从理性的角度去思考。
放开外星人 (ÒωÓױ)!
以前是伊斯兰教的虔诚信徒,从21岁生日那天开始转变成无神论者至今。
ioth ? 变量老帅
基本常识不要误导,是中共宣传洗脑,说共党是无神论,中国人也主要是无神论,无神论者从来不接受这个的。
无神论,是有根据地否定任何神的存在。
中共连不可知论都做不到,因为他们要随时歪曲事实,利用各种宗教外衣,给自己合理存在找到借口。

有神、不可知、无神,都是要真正的信仰。无神论也是信仰,你中共说共产主义才是社会终级和唯一的结果,还不是邪教?

有信仰的,也会迷茫,也可能 会改变,你中共从头到尾就回避这类概念,用似是而非的“辩证唯物主义”洗脑,自己都没搞清楚。
我之前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后来慢慢感觉到有很多是我看不到的,所以我开始相信可能有超越人类认知的东西存在,可以说是神也是可以说是其他物种,只是 我不接受 类似基督,穆斯林的 神创论, 但我能接受类似佛教的 无神论:即同意有超越人类的“神”或者其他名称的东东存在,但否认神创造了一切,神主宰一切,而是肯定:每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佛陀也只是老师,教导我们如何通过学习,思维,运用 让自己避免烦恼,把握自己命运。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不可知论,虽然我觉得穆斯林的文化很值得探究,毕竟它又老又迂腐,呜呜呜

不过话说回来得靠别人,尤其是几千年前的古人给自己生存意义否则就活不下去的话......有点难以理解,是吧?

在我看来,人生没有意义,也没有使命,我们不是为了几个早就变成骨灰的人的话语才出生到这个世界,并且受苦或快乐的。

我们只需要做我们自己,为了我们认为值得的东西而活即可——意义不在经文里,而在我们的自我里。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根本就没有无神论这东西!!

“一神论”“多神论”“无神论”这几个里面的“神”的意思不是“超自然力量”,而是“受崇拜对象”的意思,不管具体的东西,还是抽象的东西。至于“神”是否全知全能,已经不重要了。
比如“亚伯拉罕诸教”是一神论,锡克教也是一神论,你崇拜一个爱豆也是一神论。
中共是披着无神论外衣的一神论,“国家面前无偶像”更是彻彻底底的一神论,不觉得这句话跟“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很像么?
中共表面上是“禁止你信任何宗教”,实际上是要你“不要信别的只能信它”。
多神论信起来最容易,一神论表面上信起来很容易,实际上你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去遏制你对“唯一受崇拜对象”以外的东西的崇拜,一神论的信仰就跟走钢丝一样,如果有坚定的信念(或者说难听点洗脑洗的够深)的话可以走的很稳。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任何崇拜行为都是宗教 ,区别就是崇拜对象、有没有固定教义和仪轨,以及崇拜者的狂热程度。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无神论这东西。不管是崇拜上帝,崇拜人,崇拜科学,或者崇拜自己,你要么崇拜这个,要么崇拜那个,或者崇拜多种东西。即使是不可知论,也大多是有别的崇拜对象,只不过自己没意识到罢了。怀疑一切的怀疑论者,其崇拜对象也是他的“怀疑”这一心态本身。所谓的“无神论”者,有可能崇拜的是科学、私欲、实用主义、概率论这些东西。因为你根本就摆脱不了“崇拜”这一心理行为。除非你把你大脑中主管崇拜的那个部分切去。

所以用科学手段来证实有神论或无神论根本就是缘木求鱼,科学只能证实或证伪某一些主张崇拜“超自然力量”的宗教,却没办法为有神论或无神论背书。道德也是。

所以有没有道德,跟你崇不崇拜什么东西,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道德品质良好的“无神论”者,也可能崇拜的就是“道德”本身,或者自己内心的“良知”。你的人生有没有意义,倒是和你的崇拜对象有关系,好的受崇拜对象可以使你的人生变得有意义,崇拜你自己也可以
我感觉像我这种不可知论者及怀疑论者应该也有不少吧。。
我不支持无神论,虽然本人不信奉具体某个上帝或者佛祖, 但我坚信万事万物都有一个最高智慧的存在统管着一切.

这个问题从我小学就开始在思考, 越想越觉得如此.

人类会思考这个问题,本身就说明人类具有灵性,而这种灵性只能归结于最高智慧.
youtu1 新注册用户
信仰自由,只要是正派宗教,大抵也是勸人向善,給予人們精神支撐,畢竟在這世上禍福難料,也總有些人會遇到巨大的挫折或低潮,能有足以慰藉的事物總是好的。
而我也同時認為,人類所信仰的神明,本身就有「人」的色彩,假如真有神,到了他們那種等級,又何以要對人類另眼相看?神明給予我的感覺,其實就是有人類形象的「超人」、被賦予人性、同時被人類寄託願望的一種集合。
所以真要說的話,我比較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這種感覺吧,總會有些難以解釋的事情,就好像一股力量會牽引某些事情的演變,但也僅是如此,人的命運還是要靠人去闖蕩、去創造價值。
在我心中,神就跟鬼怪一樣,或許真的是萬物有靈,然而絕對不是鬼片會跑出來的那種具有人形與超能力的想像產物。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关于道德约束这点,不管是不是无神论者都可以用的理由:前人踩过的坑我为什么还要再踩一遍,我sb吗?不好意思,共产党真的sb
虽然我支持信仰自由,但我是强无神论者,对各种宗教持批判态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5
  • 浏览: 13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