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才慢慢理解“母语是一个人真正的祖国”

这句话最早是在 合金装备V 里看到的,里面是这么说的:

It is no nation we inhabit, but a language. Make no mistake, our native tongue is our true fatherland. - Skull Face

实际上是转述了一个罗马尼亚哲学家的话:


One does not inhabit a country; one inhabits a language - Emil Cioran

我突然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之大,是因为中文真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语言。

其实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说1种以上的语言的,甚至第二语言也是接近母语水平的。日本人虽然只说日语,但是日本人实际上有大量生活在国外的,并且日语环境和其他语言有大量的交流;美国人和英国人虽然大部分也会只说英语,但是英语并不只存在于美国和英国,英语是实际上的世界语言;主流语言中,几乎只有中国人是只说一种语言且只生活在这种语言的环境里,并且这种语言的环境几乎只存在于中国并且很少和外界直接交流。

而现在的情况下,大家也都知道简体中文被审查的程度是多么的深,可能99%的简体中文都处于共产党的审查之下……这是很可怕的。

概念是必须依靠语言才能被表达,而不能被表达的概念等同于不存在的。中文现在就好像1984中的新语一样,不被允许存在的概念是无法存在的。这也是大家都已经讨论过的为什么现在的舆论环境看上去那么的左,因为不左的舆论就根本无法存在。

对于我们80后90后来说,我们的母语中文还存在着绝大多数的概念,但是对于00后的人来说,他们学习的到的母语中文和我们学习到的中文已经是不同的了。语言决定了表达的内容,内容决定了传达的思想。

现在我们还可以说我们还记得那些概念,但是过10年以后,一部分人根本就没有学习到,或者这些概念在他们的语言中无足轻重;另一些人则可能因为太久没有接触,也不会在在乎这些概念,等到那个时候,真正的舆论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也算是真正理解了,为什么所谓的留学生或者出国的人越出国越爱国……只要他们还生活在简体中文之中,哪怕有的人确实深入的使用了英文,他们依然是生活在祖国的国境之内。

中文真是一个可怜的语言……中国人是一个可怜的民族
65
分享 2019-07-04

51 个评论

一个文化的本质其实就是它的语言,而中文包括其蕴含的文化,都已经被你国渗透的滴水不漏,尤其是信息迅速发展的网络时代,更是充斥着大量筛选过的信息,甚至海外华人也不可避免,更不用提港澳台了,而且这种趋势有向其他文化渗透的倾向,比如外语五毛等。你国是人类文明的毒瘤可以说是不容置疑的,甚至比极端伊斯兰教的危害更大。但你国人其实不少也有说两种语言的少数民族,比如朝鲜语蒙古语维吾尔语等,不过这些语言难以达到与世界交流的作用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删除
中文目前越来越像1984里面的新语,世界上唯一每年减少词汇的语言(敏感词越来越多,连日常沟通都变得越来越困难;对词义进行篡改,使语言表达的边界越来越窄),乔治奥威尔在70年前对于独裁政权的预言几乎全在中国发生或者发生中。意识是底层,而语言是意识的延伸,一门语言在长期使用的过程中会变得逐渐丰富,让使用者能够轻松,准确的表达自我,

学门外语吧,能看到不一样的天空,用中文很难避免信息污染。被约束在中共管制言论下的语境内,思想和语言都会受到限制
所以我应该不用中文 只用英文 I am American
请放弃中文
中国語を諦めてください
很好的思考,语言确实会改变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有研究),习得第二语言也能开拓视野。不过正是因为语言在审查下出现了这种政治性的变迁,坚持用母语书写和诉说就更有意义了。
所以反共的核心是反那套意识形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_eHivAe9jk
《张维迎:中国语言腐败前所未有 中文已失去交流功能》

张教授已经阐述过这个观点,他称之为“语言腐败”
引用加缪的一句话
Ma patrie, c'est la langue française.
我的祖国,是法语。
我承认欧洲人的外语能力的确强,这一点很大程度上也有语言类似的原因,相比之下中国的的确不行。但是日本人的外语能力是真的差,甚至不如中国。
在语言问题上,被孤立的恰恰不是中国,而是说着世界通用语言的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相反,中国的外语教育越来越广泛,除了英语之外,小语种也在慢慢兴起。
第二语言接近母语水平,如果是在儿童期之后再学习,是相当困难的。我不知道你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是什么人,接近母语水平比托福110/C1水平难太多了。
所以我這段時間堅持使用繁體中文啊
所以说我们的大大在源源不断地创造着新语言:习语吗。我们说他念错字,殊不知这是他在创造着新语,最后作为全国的新母语。古有秦国造字,后有中共造简体字,今有习语
书都有被翻译日语,而中文的翻译书还是太少,当前简体中文是被管制最厉害的语言,数千来也是被扭曲很严重,但并不是什么可怜的语言,可怜的是被抹去和消失的语言。
乔治奥威尔是一名共产党员
出国了还说中文,那交际圈子也不会有啥改变,思想不变也是正常的。
个人对文化的概念理解比较粗俗,就是大家都在想的或者干的事,语言只是最基础的文化。
笑了……

首先,日本人并没有大量生活在海外,无论是总数还是占比,肯定不能和华人比。所以日语也是只有日本人使用的语言(人家比中国人更存粹,人家连少数民族都不承认有,日本只有一个民族,大和族,如果你觉得你是虾夷人,你就去死吧)

其次,语言的全球使用范围和人口,取决于对外的殖民度,以及后来的科技发展。否则为什么西班牙语那么多人用?

第三,中文并不是只有大陆在用,大陆用的也不是什么新语。请你举例台湾,马来西亚,哪怕新加坡使用的中文里,有哪些词汇是大陆中文无法表述的?无非就是一些称谓不同:滑鼠/鼠标这种。

敏感词只是在论坛上不能用,难道哪里都不能用了么?很多论坛上打不出民主二字,难道中国人就不知道民主二字怎么写么?无非就是对民主的定义有分歧而已。但哪里不是这样呢?
認同母語才是國家所在,但不認同世上 multilingual 的人是很多這一點

英語系國家只會說英語的人其實非常多,原因是他們沒有學習外語的動力。美國 75% 人口只會一種語言。中國也不好到那裡去,主要是鄉村人口太多。英美澳加中日韓這些國家的外語水平其實真的不高。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因為教育資源及文化限制等問題不會外語的人也不少。


歐洲是多語言的俵俵者,曾被殖民的國家通常也會有多種語言流通。 由於流通世界的人通常外語能力都比較高,所以才造成了錯覺。 簡單來說就是你在世上接觸不到的人許多無法溝通的

幸好的是英文這個通用語言普及率的確很高,比上世紀的法語普及率高得多了

至於中文…好好保衛香港台灣剩餘的正統華文文化吧

港台沒了,真正的中文也會消失的
我也这么觉得,辛亏我除了中文还会另外两种外语,我还考虑再多学一种外语。
我发现简体中文信息上基本上达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垄断。如果你用中文搜索,即使用的是谷歌,搜到的和百度也相差不大,特意用繁体会好些。
所以我搜索想要的内容中文搜不到的时候,就用外文。
而中文搜索和外文搜索那就真的是两个世界了。打个比方,如果我想要在美国租车。用中文搜出的价格比用英文搜出的价格贵3-5倍。这真的太恐怖了。

我也这么觉得,辛亏我除了中文还会另外两种外语,我还考虑再多学一种外语。我发现简体中文信息上基本上达到...



出租车司机学中文也不容易啊/s

我也这么觉得,辛亏我除了中文还会另外两种外语,我还考虑再多学一种外语。我发现简体中文信息上基本上达到...



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我也这么觉得,辛亏我除了中文还会另外两种外语,我还考虑再多学一种外语。我发现简体中文信息上基本上达到...


中国人最爱宰中国人
其实我有个问题,俄罗斯是这样的情况吗?


感觉俄罗斯人也是只说俄语

認同母語才是國家所在,但不認同世上 multilingual 的人是很多這一點英語系國家只會說英語的...


這個沒有問題,正如你可以有多門母語,你也可以有多個祖國
而且Multilingual未必是多母語了,後天學的也算

個人覺得這個話題和「外語能力」是無關的,一般我們說外語都是指後天學習的語言,也就是説不是母語,那討論外語可能就偏題了
但是母語的確是會影響很多,甚至包括一個人的思維方式
據説日本人如果從小只聽日語,大腦接綫的時候會把R和L自動接在一起,長大以後不是發不清楚R和L的區別,是聼都聼不清楚有區別
還有比方説,「鮮味」這個味覺似乎是只有中文(可能有日文)才有的概念。我嘗試過和各種外國人解釋這種味道,很多人只能理解「新鮮」
而且哪怕是相近的語言,一些細微的差異也會有影響
比方説英語和美語基本上就是同一個語言,但是還是存在一些差異(儘管這些差異可能會漸漸減少)有一些詞或説法是明顯的比較英國風格或者美國風格的,甚至存在一些美國人生捏硬造出來的單詞,英國人日常中不會使用的。紐澳使用的語言雖然也和英語或美語很像,但個別詞就是不一樣
類似的例子還有奧地利和德國、加拿大和法國等等。甚至方言也是如此
結果上,一樣要貼標簽,比起以行政為標準的「國籍」,可能母語是一個更好的標簽。一個人可能出生或久住在國外,但他的思維還是會受到母語的影響的。如果多重母語,那這也是一種標簽
只有当你能自由切换思考用语言,并且了解什么叫Weltanschauung的时候,才真正理解这一点。虽然我最多算bilingual,但幸好满足条件了。

所以真正的emigration,从语言开始,不是人口学研究上那种摸不到现实边儿的所谓学术定义。(每当这种时候,我忍不住同意刘仲敬)

不过,楼主自己能感觉到,很难得。

笑了……首先,日本人并没有大量生活在海外,无论是总数还是占比,肯定不能和华人比。所以日语也是只有日本...





日语中很多音译外来语 日本外国人也很多
英语中也有日语音译过来的词 汉语中也有 日语是有对外交流的
One basic fact, there's no such language as Chinese now, the so-called Chinese now is actually Mandarin.
所以母语到底是啥,我生下来学的第一种语言是英语,但是我开完脑洞以后忘的差不多了
完全可以这样推论,因为“语言才是真正的国界”这句话和“母语是一个人真正的祖国”是异曲同工的
共产党的审查创造新话只是一方面,除此之外,汉字这类象形文字对比拼音文字有天然缺陷——难以创造新的文字,以英语为例,牛津词典每隔几年就会修订一次,因为每年都会新增大量词汇,它们来自创新或者吸纳法语,德语的词汇,这些词汇集中在各个专业领域,一旦有新的发现或新的概念,就会创造新的词汇用以描述,以至于尖端的论文难以翻译,一旦翻译概念就会夹杂不清。
而汉字,有谁发明了新的文字?当然,繁体字只是停滞不前,而简体字每年都在退化。
所以我对日本将日语去汉字化,片假名化的努力非常认同。
这也是很多被汉化的回族,包括我,曾经苦恼的一点:

到底我们回族是什么?汉族穆斯林?儒化贝都因人/波斯人?
因为中共的文化同化政策,现今回族无论是中国哪里的回族,以非汉语为母语的人已经不到半数,以阿拉伯语/波斯语为母语的更少,回族本身在划分上是以使用汉语为基础的回族,但当然这种判断方式不科学,所以回族本身就是一个大熔炉,从前撒拉,东乡,保安等回回其实与儒回非常亲近,后来分了出去。维吾尔,哈萨克人也是信伊斯兰,有自家语言,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有部分人民族认定后也成了回族,近似的例子还有使用白族语的回族同胞。

我们西北穆斯林有一个好处,就是相对其他回族仍然保留一定的民族语言,虽然说汉语,但至少相当一部分人可以说波斯语/阿拉伯语,目前在防止沙化阿化的大潮下中共仍然对回族人学阿语比较担忧,反而波斯语比较能接受。一般来说,阿訇两种语言都要学,平时讲卧尔兹用汉语,因为不是人人懂阿语波斯语。格底木不一定学阿语波斯语,可以只懂汉语。瓦哈比耶派系只用阿拉伯语,用波斯语是异端,用汉语更是异教行为。

一般来说,东部沿海回族只会使用汉语,也就是网上天天吹的回族=汉回
但西部穆斯林就非常复杂了,滇西他们那边讲的民族语言陕甘宁的人听不懂,我们也听不懂伊犁回族同胞的哈萨克语/维吾尔语。所以为免抓破头纠结这个问题,我们把范围限制在陕甘宁一带,但是很令人惊讶的是,我们主要语言还是汉语

好了,我们翻开经典之一的《曼丹叶哈》,这可是本民族的重要经典,就我而言里面每个字都能看懂。
https://i.imgur.com/0nUlzTl.jpg
我自出生起用的母语是汉语,第二语言英语。记得小时候爹和阿訇用阿拉伯语吱吱喳喳的说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懂。后来有些堂兄也是用波斯语为母语,汉语为辅的,我一开始也是感觉他们讲的汉语怪,而我一句波斯语也不懂,可能他们也认为我挺奇怪的。这些使用不同语言的近亲令小时候的我反思我到底是什么人?后来我告诉我妈,我妈告诉我一个蝙蝠的故事,就是鸟不是鸟,哺乳类不是哺乳类的那个童话,好像最早是南美父母用来安抚麦士蒂索小孩用的。

但是问题是,我的母语是汉语,日常用的汉语,出门和其他人说话用的都是汉语,那我是不是汉人?但是在三道防线上,也就是饮食,婚姻和丧葬上与汉人不同,本身就是高度汉化,日常生活起居与汉人无异,但是感觉不像汉人。我相信很多高度汉化的少民也与我们有差不多的身份认同问题。后来我爹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解释,就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不需自找烦恼,一个人的身份认同是多元的

当我高中时,我爹带我分别到汉族的地方,全程讲汉语。又去奉行原教旨的教坊,全程讲阿语。晚上回家后,我爹问我他们有什么不同,接下来问他们有什么相同的。我领会到语言会塑造一个人的思想。回族中瓦哈比派的阿语明显比苏菲门宦的具有更多宗教语言,有更多暴力相关的用词。但是我们的阿语至少可以相通,顶多就是用词有一点不同。汉语反而更复杂,承载的意思更多,用词更多元。

后来我用汉语与对岸台湾同胞沟通,发现他们会追求生活品质,小确幸啥的。我们还在追求生存质量,当年还没有佛系这个名词。还有早期等离子电视在国内还是高大上的东西,价格相当昂贵。认识的台湾朋友认为电浆电视在台湾是普遍的东西。汉语本身承载的思想与方言地域紧密连系,汉语中的方言如此之多,其变化之多,令人目不暇给,我曾经问一个浙江朋友能不能听懂他邻市的方言,他的回答是不能,十里不同音。这确保了汉语的多元化,因为不同的思想碰撞在一起,即便中共推普机开了这么久时间,我仍然能见到不同的汉语方言的使用者,不要低估汉语的生命力

最后送给各位一首阿语歌

对于我们80后90后来说,我们的母语中文还存在着绝大多数的概念,但是对于00后的人来说,他们学习的到的母语中文和我们学习到的中文已经是不同的了。语言决定了表达的内容,内容决定了传达的思想。


我的书架上有中文版的约翰密尔《论自由》,约翰洛克《论人权》,托马斯潘恩《常识》,甚至还有哈耶克、波普尔。

除非可以禁掉这些书,可惜做不到,因为还有电子书。略萨的书一下架,电子书就开始疯传。于是还得把互联网朝鲜化,重回毛时代。

只可惜,即使是毛时代,也仍然存在关于对自由和人权利的讨论,只是把形式付诸于遇罗克《出身论》那样的青年马克思的话语,或曰论调。但他想讨论的,无疑是人权问题。

事实上,自由是一种状态,不是概念。我上述举出的西方著作,并不是把自由概念化,而是在讨论政府的施政方针。上述作者有不少人都做过政府顾问,或干脆就是政府的人。

自由是没有必要言说的,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果自由真的到了需要说出来的地步,那么任何语言上的封锁,都无法阻止。

“内容决定了传达的思想”,恰恰说反了,是思想决定传达的内容。文革有一项罪名,叫做在革命的掩饰下宣传反革命。思想也不是由语言决定的。有些东西,像自由,是心决定的,压根不需要通过语言,所以没办法封锁。

最后,如果有人问:那要是中国人的内心就不喜欢自由呢?

答:如果是真的,那么现在还是秦朝。历史上一次次农民起义,在负面的意义上就叫自由。

“自由是人的天性”——刘晓波

我很贊成樓主的心得。以下是我對自己進行强制吐毒奶所采取的辦法,個人感覺堅持幾年后,作用比較顯著。

1,堅決只用正體字。

2,堅決在工作環境(或學校環境)只用所在國的官方語言。尤其是在和華裔溝通的時候更要堅持只用所在國官方語言。

3,使用漢語的時候,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對每個漢語詞的來歷和本義進行重新學習和瞭解,從而使自己從共產黨强奸污染后的漢語中解脫出來。這不僅對自己的精神和文化生活有好處,對現實中的口才和表達準確性也有非常大的幫助。

我記得自己溯源過的常用詞有:形式、實質、本質、客觀、主觀、唯物主義、唯心主義、迷信、信仰、信念、霸權、自由、自主、自治、法治、法制、虛無主義……等等等等。不敢説自己找到了什麽正根,但至少知道在什麽情況下——幾乎所有情況下——遇到這樣的詞要多個心眼。

这也是很多被汉化的回族,包括我,曾经苦恼的一点:到底我们回族是什么?汉族穆斯林?儒化贝都因人/波斯人...


可惜这首歌被用来支持一位独裁者的假选举
中文世界已经成为知识的孤岛,很多东西就像AO3一样被墙了,连墙内替代品都无从诞生,于是就变成一块辐射区那样的禁区,这样的禁区越来越多,能走的地方越来越少,收敛成一张渔网。
文革时期曾经全国八亿人只能看八个样板戏,文艺作品只能看《欧阳海之歌》《金光大道》。不过私底下传抄的是《第二次握手》《知青之歌》,上层领导们内参电影是直接翻译好莱坞电影,林立果是第一代摇滚青年。
我反对“语言相对论”理论,熟悉语言学的人都知道这个理论臭名昭著的纳粹背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强调任何一种语言的特殊性,或者强行将语言和文化联系起来,是很危险的。

如果说同一种语言必定孕育出相同或相似文化的话,很多事实是无法解释的。
海伦 观察 回复 Pancoast

很好的思考,语言确实会改变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有研究),习得第二语言也能开拓视野。不过正是因为语言在...



很赞同。所以作为一个坚决的海外反贼,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孩子学中文
從小沒培養人權公民意識 就算給你讀到牛津哈佛第一 一樣是個奴隸。 也不難理解那些精通英語的小粉紅吧
不是母语的力量,北朝鲜人出国成为脱北者后,人家也不天天看朝中社,西朝鲜人就能天天痴迷CCAV和微信。
我的學位論文就同粵語有關,結合語言、認同和媒介研究。目前正在聯絡出版社,希望明年可以出版。

笑了……首先,日本人并没有大量生活在海外,无论是总数还是占比,肯定不能和华人比。所以日语也是只有日本...



日本法律沒有規定官方語言,唯一明文將官方語言定為日語的國家是帕勞(帛琉)

共产党的审查创造新话只是一方面,除此之外,汉字这类象形文字对比拼音文字有天然缺陷——难以创造新的文字...



無論簡體還是正體中文,每年都會有許多新詞增加。但是整體而言,正體中文的表述風格明顯更開脫,更自由。簡體中文的表述常常有一股死氣,配合著西化的中文語法,應該是受中共黨八股文宣影響。縱觀整個華人世界,香港人的口語表述是最奔放躍動的,無論遣詞風格和語調語氣,完全自成一格,沉澱著無奈與自由的因子。

無論簡體還是正體中文,每年都會有許多新詞增加。但是整體而言,正體中文的表述風格明顯更開脫,更自由。簡...



全世界的簡體中文都有一股腐氣(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但是會比中國好一些),基本上簡體中文所及就是中共魔爪所及。你去留意,香港、台灣人寫的文章,其實遣詞造句多多少少會有不同於中國的痕跡。台灣人口語方面也很“自由”,有時甚至幾乎要跳脫出漢語語法,卻有一種淳樸與悠然,跟香港那種奔放躍動急促的自由又不同,本質上香港口語已經不是漢語所及的範圍了,上述兩者的口語表述都帶有百越民族海洋性格的影子,不同於以北方農耕文化為基調的所謂普通話。

这也是很多被汉化的回族,包括我,曾经苦恼的一点:到底我们回族是什么?汉族穆斯林?儒化贝都因人/波斯人...



很喜歡妳分享的感受,多語言更是代表多元文化的體現,
每種語言思考邏輯都不同,例如有人說他的外語跟母語性格是不一樣的,相當有趣。
我本身是閩南人,雖然這比起大多瀕臨消失語言中,算是勢力較大的一群,
我自己則是不夠標準跟詞彙不齊全,漸漸年輕人已經越來越少能說的出來,
有一天,母語可能會消失,
普遍的人講普通話,可能沒有感受,但母語容易在世代傳遞中漸漸衰弱(或更新吧)
因為沒有注重傳遞,它會連同價值觀(祖訓)一起丟失。

從妳的母語追溯,可以看到不只一個龐大的家族移動與傳承,
就妳爹說的不必自找麻煩,身份認同是多元。

有些人說多語言容易造成文化隔閡,過去人們就算語言不同還是能夠好好溝通,
我很羨慕以前不必每個人都要學"通用"語言,也能來往各國、互通學術的時期。(不過現在電子翻譯發達了)而且想要了解一個民族的性格,可以利用語言學習來加速理解民族世界觀,隔閡其實是雙方待人接物處理不當所造成的結果。

只有当你能自由切换思考用语言,并且了解什么叫Weltanschauung的时候,才真正理解这一点。虽...


阿姨的真实英文水平估计雅思6分不到
看你们这群自诩英文好的人抬举他我就想笑

認同母語才是國家所在,但不認同世上 multilingual 的人是很多這一點英語系國家只會說英語的...



English是HONGKONG的官方語言,考慮到很多粵支的英文水平不夠,這才保留了漢字和粵語。真心覺得英人在hk殖民的時間太短了。
日本人大量生活在国外是什么鬼。。

阿姨的真实英文水平估计雅思6分不到看你们这群自诩英文好的人抬举他我就想笑


我的雅思也就6分,但不妨碍我youtube上看看各种pundit show

我的雅思也就6分,但不妨碍我youtube上看看各种pundit show



好吧

可惜这首歌被用来支持一位独裁者的假选举


你说塞西?埃及我认为还没有摆脱从前纳赛尔那套强人政治,热悉的套路赛西去年还在用,不是法老恋栈权位,都是手下人迫的,被劝进这可不能怪他那一套,56年到现在还是相同的配方。所以今年华邮对埃及又嘴炮了233。
我有时候看脱北者说他们刚到韩国时候,发现自己说的Korean很粗俗,我在想这个和现如今简体中文字圈里动不动就是nmsl这种话的现象,是不是异曲同工。

很喜歡妳分享的感受,多語言更是代表多元文化的體現,每種語言思考邏輯都不同,例如有人說他的外語跟母語性...


我感覺我與台灣朋友相處比較愉快,偶爾也學一兩句台語,他們也非常願意交流,比較有趣啦XD。
我是簡繁兩種文字都會寫會讀,也對台灣文化歷史有點了解,知道蔣氏政權對台語的打壓。
我家族中也是不少人被打上標籤說精神阿拉伯人,雖然他們可能說的是波斯語,
但我們幾乎70%以上的人同時掌握流利漢語,30歲以下年輕人中這個比例接近100%。
我感到最大問題的是一件事,就是我們新一代的兒童拒絕學習任何阿語+波斯語,
這固然有國家教育的問題存在,但更多的是小朋友們學了覺得沒有什么用。
我聽台灣朋友說在台灣南部小孩還在學台語,但苗栗往北通常在家都說國語。
這也與目前中國非漢語少民家庭的下一代很像,就是老一輩會說民族語言,
中年的會說但主要說漢語,00後就全說漢語了。
只要再過二十年,你可能會在養老院聽到字正腔圓的民族語言,我們這代人講的普遍是漢化的民族語言,再下一代就真的沒幾個會說了,通常就是漢語中插入幾句擬聲詞,寫點偽民族語覺得挺好玩啊。還有一種狀況用台語說是幹譙人,就是什麼都不學,就學問候人家家人那幾句。

我爹早年是反對我學阿語和波斯語,他比較不喜歡回族人普遍有的封閉心態,認為應該學漢語。
雖然如此,但他是講得一口流利阿語波斯語的,我學了快10年的阿語都追不上他那程度。
目前回族和漢族最大的問題還是有一種隔閡,雖然雙方不乏互相溝通和接觸的人。
但是還是充滿了彼此之間的刻板印象,還有一堆謠言和彼此歧視。

我用回族角度先說回族,漢族部分交給阿乐

1. 汉人贪财
常见印象:汉人都是骗子,奸商,做事不老实,天天骗回族人钱。
回应:回族也一样有骗子,人家汉族人建高楼开商场,我们回族大部分商人还守着传统小商店,自己不提升竞争力,怪谁?

2.汉人污秽
常见印象:汉人喝酒吃猪肉(最近也许加上蝙蝠),滥交,婚前失贞。
回应:回族人也有这些东西好吗,推开金星镇迎宾街酒吧大门,是汉人多还是回族多?那些人是不是回族?还有为什么某医院补处女膜的生意那么红火?为何某些不可名状的地方或者浴场有那么多回族男人光顾?经上说的禁止的东西回族人也没少做。

3.汉人不尊重伊斯兰
常见印象:封斋时汉人吃饭,汉人要求回族女性不包头巾,汉人们认为诵经的声音很烦。还有汉人歧视性用词如绿绿,绿畜,回子,马瓦里等等。
回应:真正的伊斯兰先顾好自己的修行,汉人有汉人的宗教,我们有我们的宗教(109 : 6)。人家不信伊斯兰迫人信干吗。我支持马国礼阿訇说的,认为汉人吃饭影响封斋都是吃饱撑的没事找事。我们回族有太多的古板宗教阶层,以伊斯兰用幌子作他们的遮羞布,掩盖他们见不得光的行为,用谣言抺黑汉族人。这些人思想还停留在旧时代,坚守相当狭隘的保守观点,这样子我们不会有未来。
最后,荒谬的互扣帽子不会有进步,我们回族人骂汉族人的话也很难听。

我認為吧,我們需要更多的交流和溝通,打破隔閡。目前新一代回族人像我與漢人親善,彼此之間關係也比維漢之間相對好一點,至少不到過去晚清不死不休的程度。我覺得我們流的血已經夠多了,是時候放下歧見,攜手合作了。

你说塞西?埃及我认为还没有摆脱从前纳赛尔那套强人政治,热悉的套路赛西,不是法老恋栈权位,都是手下人迫...


如果这首歌出现在2012年那确实真的非常inspiring了,哪怕很多人接受不了穆兄会,只要有一个民主的框架还在总归会有出路(突尼斯是唯一一个做到的),到了塞西的口袋选举真的就没啥意义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