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和解决很多中国的民主(反共)组织总是内讧的问题?

大概从近代至今,几乎所有中国的民主组织发展着发展着就会内讧,一开始都很团结,但是只要发展到一定阶段,什么捉内鬼,乱扣帽子,内部互斗就开始了,逼着大家都要去站队,直到内部互斗将组织消耗瓦解掉。除非出现一个像毛腊肉一样口才极佳,超有感染力和人格魅力的领导人,在这个人的鼓动下,下面的人着了魔一样帮他杀光所有反对的声音以后,“革命”就成功了,只可惜建立的是专制魔鬼政权。

我现在特别想知道

1.为什么总是这样,推翻一个魔鬼只能靠另一个“魔鬼”吗?这难道是中国人逃不出的宿命?是毛腊肉鼓动中国人内斗,互相杀戮?还是喜欢内斗的中国人选择了毛腊肉,而毛只是利用了中国人的人性?

2.我们有没有可能性不用“魔鬼”推翻共产党(这里“魔鬼”指和共产党一样卑劣的手法,比如排除异己,煽动手下互相攻击)?我希望答案是有的。如果有,我们应该怎么做?

3.最糟糕的情况,如果我们一定要靠“魔鬼”推翻共产党,共产党推翻后,我们要如何保护胜利的果实,不让新的民主中国重走弯路,不让中国人再经历一遍“文革”?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了,求高手解答,哪怕一点点思路。另外,我智商比较低,麻烦请用小学生都能听得懂的话解答,如果答案是那种甩个链接告诉你“这里有二十万字看完你就懂了”的那种,你可以省省力气不用发了,我文化水平很低的和包子一样低,肯定不会去看也看不懂的。
已邀请: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很简单,就因为一个东西:

=====================
很多人讥讽:反共是一个生意

搞革命,并不能填报肚子,所以海外民运第一要解决的就是问美国政府要钱。
谁要得多,谁就是大哥。

大家内斗,本质上就是生意竞争。有点像招标,美国政府说,我这边有投资基金,用于反共,你们谁有什么方案吗?

然后大家都说,我我我!各种人都来了,说我有老共的什么什么黑点,您看值多少钱?

大部分呢,黑点都是:我是政治犯。
我办了个报纸骂政府被关了啊。我去街上游行被抓了啊。我组织学生运动被抓了啊。甚至我画了个画写个小说被抓了如何如何。

这其中最成功的法轮功。因为它提出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黑点:器官移植。
它说:你看,大陆每年器官捐献数量和移植手术数量对不上,其实都是我们弟子的活摘器官。

这个创意非常好,比什么政治迫害,宗教迫害啥的更恶心人,美国人立刻给了很多钱。

更重要的是,法轮功自己也生财有道,不像其它人没完没了的要钱,它又组织文化商业演出,搞了神韵到处演出,扯起民族文化大旗,自立门户,自然发展壮大。
只不过毕竟法轮功先天不足,一不是宗教,没法立教堂搞据点。又没法说自己是政治团体参政。

郭文贵也是典型。

当年他出来反共,一群人蜂拥而至,个个说我可以爆料,给我钱就行。
这里我不说郭本人如何,那些冲着钱找郭的人,更加让我不齿。

还有的人,希望郭可以团结海外民运,主要就是因为郭有钱。
======================================

所以,反共团体分裂,竞争,打压,都是因为钱。
这和生意竞争没有任何区别,也和中国人的民族性没有关系。

你看早期东欧反共流亡群体,也是一样的。比如波兰吧。

波兰裔美国人当年也是在美国非常活跃的反共群体。每天跳着脚去要钱。而且他们反共反得也非常极端,主张直接出兵踏平都有。

但是你见过波兰人团结一下在海外成立一个有巨大影响力得政党,甚至是流亡政府吗?
没有,他们也非常分裂,对国内影响力很有限。

波兰最后民主化,依靠的是团结工会。是工人阶级起义不是知识分子造反,不能不说是一种启示。

====================================
那么中国民主化,是不是海外力量就没有用了呢?
说实话也不能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认为,海外民运是不太可能带领中国人走向民主的
他们真正能起到的作用是:
1、知识储备:提供社会转型方案。
国内由于政治打压,几乎无法开展社会转型的研究。
海外就成为了唯一可以研究这方面问题的场所。

海外知识分子,要能给与民众信心,提出方案,保障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伤害民众最小。

现在海内外都有一个不好的心态,就是指望着天灾人祸去消灭共产党。
他们每天除了骂共产党之外,很少提出具体的,有操作性的方案。

要么就是战争,这种代价极大,民众也很反对的方法;要么就是指望中共内斗自己搞垮自己;最后就是指望经济崩溃,民众自己造反。

而像国内自由派那种福利诉求,和平方法逼迫政府转型的,我就没见过海外华人有这方面的理论研究。
更不要说,转型之后,如何确保经济转型,市场开放,法律制定等等。
这些通通都没有,令人十分遗憾,其实这些都是海外华人要去做的重要工作。

2、提供资金:
你想反共,那就要组织一个反共的政党。
我们且不说中共的打压,就算你被允许组织政党,你也有一个问题就是,政党的资金从何而来。

你光指望党费,那你和传销诈骗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你要保持政党运作,必须有足够的海量资金。
如果你想使用战争,那么就更烧钱。
世界上就算是民主国家,政党也是需要极强的商业运作,保障收入的。

中共打天下,你真以为小米加步枪?苏联也是烧了很多钱的。
同样辛亥革命,海外华人赞助革命中共历史书都写进去的。

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必然需要大量资金来协助成立新的政党,帮助国家度过难关,这些,也都是海外华人的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地方。

=======================================
所以我认为,目前海外民运团体,想要团结,想要有作为,就需要做好一点:
赚好钱。

你不能光指望着美国政府,或者郭文贵这样的巨富,你需要自己有能力去赚钱,维持你的团体,法轮功就是非常好的案例。

你还要明确你的任务,反共活动,不能光骂街,还要研究转型方案,提出切实可行的内容,去赞助那些良心的学者,而不是骂人骂出花的民运分子。
民主的前提是共识,共识的前提是群体的同质化,也就是说民主天然就有一大一杂就容易分裂的倾向,古希腊的政治家因此认为只有城邦可以民主的形式,大的帝国必然走向独裁。
罗马从民主转向成为帝国,也是和它的扩张几乎是同步的,当最初的罗马公民稀释在越来越庞大的帝国里面,地方与中央的利益越来越不一致,不同阶层的分化导致公民的立场越来越远离,此时人人都能表达意愿的民主制度也就会越来越展示出冲突严重的情况。
你看这像什么?不就是今天的美国吗?
而且这已经是排除了很多更大差异群体的结果。菲律宾就是通过投票从美国独立的。至于南北战争,实际上也是一次分裂未遂,南北差异仍然存留至今,幸好当时的北方以废奴大义替战争背书,最终的和解也化解了仇恨,双方的意识形态仍然是以基督教为底,才能把斗争重新拉回到议会中来。
美国人视宪法如此神圣,美国历届总统有四任死于刺杀,还有里根的差点死去,他们仍然坚决捍卫第二修正案,可见只有真正把宪法当回事,它才是有用的,否则再完美的法律也就是一张纸。
但是今天,我们看到一个越来越分裂的美国,只有外界的威胁能让美国人有共识,其他,几乎是你死我活。特朗普时代美国减少新移民实际上是无奈之举,因为本国的同化能力在削弱,必须要有一个暂停时间来消化掉这些异质,等第二代成长起来,变成更接纳美国价值观的新公民,这才是美国能够避免进一步分裂的唯一解决方案。
美国号称民主灯塔,尚如此危机四伏,何况他国?
中国比起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更加难以民主化,就是因为中国不断强化独裁,导致连基本的民主化都消失了,中国就像一个什么呢?一个被肿瘤占了正常器官位置的病人,医生一开腹,完了,没法切除,一切就全空了,病人就是死路一条,只好原样缝合,姑息治疗。还有什么办法呢?化疗放疗,先杀死一部分癌症细胞,让肿瘤缩小,然后等病人身体稍微强壮到能够承受手术时候再开掉肿瘤。这个就是和平演变之路。
然而中国是个抗药性的,癌细胞不愿意死,反而是你输的营养液全被癌细胞吸收了,它越来越大,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办?凉拌呗!万事有结果,既然是非要这样,将来的分裂就会更加惨烈,就像南美的独立没办法直接产生一个完整的大玻利维亚,二次三次,一直要分到勉强那个有共识的小国家,就是今天的南美洲地图,一堆说西班牙语,主要人群乃是西班牙殖民者和印第安土著,黑奴,以及这些人的混血儿,却有十七八个国家,你们看看乌拉圭和巴拉圭,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他们有什么区别?
你们总是觉得必须要团结起来,实际上只有把底线放到只要一个共同目标,其他的分歧全部各自保留就好。你看藏人和维人都能联手,民运却不能就知道了嘛
东欧共产政权垮台以前,波兰 东德  捷克等国活跃在西方的民运人物甚至民运领袖都是共产党的特务。自由欧洲电台波兰语部主任的纳科德就是共产党的线民,如此看来,美国之音原中文部主任龚小夏如果是中共线民一定不令人意外。

东德反共人士、推倒柏林墙的重要领袖之一的维拉.沃伦伯格,曾被秘密警察逮捕过。东德共产政权垮台后,她当选了国会议员,推动把原东德秘密档案公开的法案,结果她震惊地发现,在自己的案卷里,有多达60个线民打的黑报告,其中包括她私生活的最细节部分,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化名的线民就是她的丈夫努得。丈夫先是以“两个孩子的名义”发誓,那种下流事不是他干的;但最后还是承认了。从此,维拉与努得离婚;努得没脸见人,自己搬到乡下隐居了起来


以史为鉴可以知得失,在两极对抗的当初和全球化的今天,波兰共产党渗透自由欧洲的难度高还是中共渗透自由亚洲的难度高?东欧共产政权他们经济实力和能动用的资源,和今天的中共比起来孰大孰小?当时共产阵营和美国和西方的贸易额几乎忽略不计。而今天中共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与美国的贸易额就高达6598亿美元!东欧同志在当初那么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都在西方发展了那么多的特务,线人,如今条件优渥的中共会在西方发展多少特务,线人?



不去思考中共间谍系统几十年来对民运的破坏分化统战收买乃至暗杀,反说中国人的德性差 素质差,你不是被脑控的智障,便是五毛,并且,这种似是而非 大伪似真的五毛是最危险的,因为很多人不能一眼就分辨他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说到底还是利益所致。

一个个都以“民意代表”“海外民运总教练”自居,还没推翻共匪就在幻想自己应当在民主后的国家里获得怎样的政治地位取得怎样的利益,以至于什么“中国流亡政府总统”“满洲国总统”等小丑粉墨登场,令全世界耻笑

我个人认为目前海外真正能威胁共匪统治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也就三个派系。

一是法轮功,无孔不入的宣传,传播翻墙手段和六四真相。

二是郭文贵,通过爆料直播揭露共匪不为人知的恶行,搜集共匪转移到世界各地的民脂民膏,为光复后清算共匪保留证据。

三是以文昭先生为代表的有知识有良心有态度的真正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给翻墙出来的屁民深入浅出的讲解很多政治经济知识,开启民智,让屁民先了解什么是民主自由,再去发自内心的追求民主自由。
pincong6 教育改革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根本
路德 老江 安红 inty 庄烈红 sara这些人,从知识结构上,不具备领导爆料革命的水平。他们与太平天国、义和团、红卫兵这些“反抗者”并无本质区别。
他们没有受过历史、政治理论、社会学、哲学的基础教育,也不具备公民的素养。他们是读者共产党的教材长大的,也在共产党的洗脑环境中生活了几十年。 
西方是通过通识教育、博雅教育(大学的前2年),以及全社会的新闻、电影、文学来传播自由主义的思想的,培养有能力投票的公民。
但我每次心里默默骂老江 路德这些人是小丑的时候,我都会脸红的问:为什么我自己不能站出来?
有水平的客观专业的记者、政治学者、作家、宪政学者、历史学人,社会学者为何没有站到前台参与爆料革命?
这些人是最应该站出来的人。当年台湾为美丽岛站出来的,是大批的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东欧捷克等,也有作家站出来。
中国的知识分子缺席了2019年的爆料革命和香港运动。 
此外强烈推荐youtube上的《王剑每日财经评论》,全网最好的华文热点自媒体。 专业,客观。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这说明各方对“民主”的理解上差别很大,甚至是南辕北辙的。所谓组织,所谓行动路线,就是你对这个“民主”的具体理解,在各种具体的环境下应该做什么和怎么做这些理解罢了,有人认同就结成组织,有人看到应该去做的如解决危机或者消灭敌人,大家支持了那就会去形成行动。

民主的实现过程就是对民主的理解。民主不是一个东西在那里等着你去实现,并不存在一个形式上的叫做民主的目标和结果,包括美帝他也不敢说这就是民主了,所有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都是在分享这个民主的具体价值,他们都不能说自己就是民主,这就如同并不能像中共说有一天共产主义实现了那样“计划”的模式。

其实事情是,你怎么理解的民主就会怎么实现,实现的过程有问题,其理解也就一定是有问题的,是你先“民主”了,而后才来落到现实。
已退葱的陈士杰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民运内斗是无法避免的。大部分民运人士在美国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所以必须靠着民运组织的资金度日。民运人士之间谁也不服谁,所以永远不可能把钱分配的让各方都服气。

这其中也有很多没操守的,甚至还拿中国使馆的钱,做小骂大帮忙的事情。

海外民运这种糟糕的内斗现状,几乎无法改变。不过也不需要改变,毕竟中国的变革指望的是国内民运,海外民运只要保持海外有一股反共的声音,当啦啦队就行了。

海外民运和国内民运的状况真的是不一样。
海外的各组织互相拆台,组织内部无休止的内斗内耗,为了分钱闹得不亦乐。
但国内民运真的是不一样,由于在国内做民运面临很大的压力,所以都是完全无私的互相帮助,都是形同兄弟姐妹的关系。

在国内做民运,就是从小监狱到大监狱,每年都有很多国内民运人士,由于受不了压力,最终选择出国。共产党如果想整你,它可以让你在牢外的日子比牢里面更惨。出狱的民运人士如果去找工作,共产党可以告诉雇主不得雇佣他。出狱的民运人士去找房子住,共产党可以要求房东拒绝租给他。有时候,出狱的民运人士过得日子比监狱里还惨,在监狱里至少三餐可以按时吃。国内民运圈只有互相扶持才能生存,很多国内民运人士不得不经常借住在别人家,手头紧的时候只能靠互相借钱救急。(扯远了)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首先与题目无关的一段话。那些提郭文贵的就得了吧。文昭可没拿郭的钱,郭也攻击文昭。如果是因为钱郭与民运闹翻了,那为什么郭会攻击文昭呢?因为文昭教人思考,而郭要的是脑残粉。这两个人是天生不和的。
然后我再说说与题目相关的。

因为总是有些假民运进来捣乱,在这里不讨论这些人是蠢还是坏。我们知道民主的特点就是对于很多问题是有争议的,所以大家会为了一些问题吵的不可开交,即使是在今天的美国也是这样。不过:

海外民运一开始只有一个理想,就是推翻共党。但是这个时候外面有个人看你们这么团结要推翻共党,他就要和你说说推翻之后的事,建立什么样的制度,讨论很多推翻共党之后的诸如户口、选举等具体制度问题。
香港抗争一开始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五大诉求,但是这个时候有个人要和你讨论香港应不应该独立,或者和你讨论普选后选谁合适。
这能不吵吗?

郭主要攻击的是谁?跟郭文贵打官司的郭宝胜夏业良韦石之流,你怎么说?我不知道官司结果怎么样,但是这个逻辑。。。。我说中共64杀学生,你难不成要我再说说中共怎么让穷人上得起学的吧?我说三年人祸死了多少人,你不会要说说中共是如何养活十几亿人口的吧?听起来和粉红逻辑也太相似了。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互斗有错吗?根本不是自己人,干嘛非要假惺惺?最恶毒的攻击往往是在“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旗号下发生的。只有承认了“不同政治派别的政治意图和手段取向皆不同”的事实,才有可能得到一个符合理性的解决方案。
安插间谍的最高境界,就是对方组织的领袖级高层或领袖身边的重要人物就是我方特务。
情报工作的最高境界,就是对方组织讨论关注的焦点问题受我方控制,引导并加以利用。

安插间谍越早越好,因为在早期有机会接近领袖,甚至成为领袖级人物。
破坏分裂越晚越好,越晚分裂造成的伤害越大,时机恰当可以摧毁团队。

反共的最高境界,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共匪犯罪集团的本质,并将反共付诸行动。
反反共的最高境界,对方高层配合我方分化反共团体,耗散团体精力于闲杂事。

中共匪谍出身,玩儿这一套的技术炉火纯青,一般的组织根本不是对手。
别看他们怎么说,要看怎么做:

  • 在民主国家申请反共经费,到大街上打打标语喊喊口号;
  • 偷偷收老共的钱,上节目说些个无关痛痒的大道理;
  • 最后跟海外华人骗捐款,再搜刮一波钱。


你指着这帮人反共?他们根本就是一群骗子,为了点儿钱撕破脸。
反感CCP的人当然不一定互相看着顺眼。

维尼喜欢蜂蜜,我也喜欢蜂蜜,但我不喜欢维尼。
估计是在说,细思这个事情吧。也凑个热闹吧,

细思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是吃了几个鸡腿要报账这种事,是他确实不该搞什么筹款,老郭说得对,他没那个能力,如果非要搞是该划清界限。别的不清楚就不说了。

但老郭连别人鸡腿都记得,说明后头是记了小账本的...(他这个防范都没有,早就被ccp弄死了)。细思就算是反角色,也算是做了贡献,好歹先坐下来开诚布公谈谈?在没有实锤证据的时候,好歹按住别下结论?如果有实锤证据,为啥不起诉?如果已经有友好交流,为什么公布谈话内容?... 这些不该是有信仰的人的言行的。看看川大爷明明知道ccp骗,还是坚持把正规程序走完。

但是还是继续保持距离支持老郭,因为他在干正事。干别人做不了的事,他确实也是消息灵通人士。所以支持他做的事情,而不是个人。现在吵个天翻地覆,CCP可乐死了。看着着急。

当然,一介草民,也没资格去要求什么。说多了讨骂。建议大家还是把注意力放到有意义的事情上去。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这里所说的民运内斗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中共派遣人员从民运内部故意挑拨唆使内斗。民运中人员鱼龙混杂,夹杂了中共故意派遣而来以及金钱威胁收买了的间谍特工人员,这些中共派遣收买人员的主要任务之一,便是挑动反对中共的华人组织产生内部矛盾与互斗,如此可消弱民运对中共当局的影响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我的SHA512加密串:09F143B7AB386E0CCFD3A02BC58AA249A615172DADF118ADEF996B18F61B7CF20655C465CE1699C7
毛腊肉聚集那么多革命废物可不是光靠耍嘴皮子。那会的人,天天吃民国弹,是有不少真心支持共产党的。而且那会国际红色革命处于高潮涨粉期,从苏联一国向几十国扩张,不像现在和死了妈一样瘫软无力。做“翻身梦”和做“赵梦”还是有区别的。
说难听点就是劣根性吧
背后捅刀子,踩人头上位这不是厉害国社会的基本操作么
    不去关心那些互相攻击指责的人和事。
     分化,不团结,不是好事。
     对不好的事,不看,不听,不说。
      讨论,分析为什么,不仅没好处,还产生新的分化。
     这是回答题主说的如何解决的办法。这也是从香港运动总结学习而来的。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你可以参考郭文贵为什么跟海外民运闹崩了,也是上面有人说的钱,在钱的事情上谈崩了,海外民运都等着吃郭文贵身上的肉,郭文贵开始给了钱,后来他就不给了,海外民运见拿不到钱,就开始黑郭文贵了.
如果各个民主派系都一个声音了, 那实质上它变成了另一个独裁政党。
看看外国各个政党就知道了,民主党,共和党,保守党,自由党。。。都在互相攻击,看着乱哄哄的。但这本就是民主的本质,就是各种思想,势力之间的互相妥协。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慢慢来,当年我们美、苏合作对抗轴心国,等打赢了再冷战,现在先团结一下吧!
akira1990 宪政 民主 法治 自由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中国人的德性组织不起一个开放性的广泛参与的政党,最后就演变成一个个小号的封闭的列宁党。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先完成共识
1.多党制
2.军队国家化

等这2点实现了 各派组建自己的党
另类民主斗士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
同意楼上一位同志(这里代表一切反贼,下同)对看法。内斗最主要的是钱,其次是对共产党倒台之后建立的制度的分歧。第一个问题目前很难解决,除非强行把所有同志拧成一股绳,然而这样本身就是不民主的表现,屠龙者没有杀死恶龙之前就成了龙。第二个问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就是所有同志约定俗成,遵循二战美苏合作先例,打倒共产党之前建立新制度的话题尽量回避,有什么恩怨等灭掉共产党之后再清算。我们也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反贼包含但不限于美分(为了方便起见,这里包含但不限于亲美民主派,只要是民主派,亲美亲俄亲欧都算美分,下同),还包含毛左(反对改革开放,仇视邓小平及之后的共产党),蛤丝(不反对共产党但是反对习近平),皇汉(反对共产党,但是想把中国变成汉人至上的法西斯国家而非人人平等的民主国家),轮子(法轮功信徒),绿绿(反共穆斯林)等人。我知道求同存异很难,但是为了反共(或者反习)的共同利益,我们必须一致对外,等目的达到之后再撕破脸
所以一直觉得诺奖得主的死是民主事业的巨大损失,由此也失去了一条看得见的最好路线的可能,也只有一个刘晓波了
我是脱支党人,看裤论比较多,我分析中国未来的几种可能性:
1.共党内部分化,形成军阀割据
2 民运领导人民取得政权
3 共党官逼民反,农民起义成功
4 加速纳粹化,八十国联军核平中国,然后国际托管,实行现代法治治理
5 朝鲜化,暗无天日
第2,3是肯定不可能的;第1有一定的概率但很小,但5点想退回到计划经济概率不大,但也是我最不希望的;我最希望世界核平,虽然对老百姓残酷了点,但中国社会的进步哪一次不是外部文化的进入。
endlessrain 半个反贼,其实是跑路党人。 电子科学在读。(目前谋划肉翻,潜水中)
有不同的政治见解很正常,可以江来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各抒己见,相互协调。打打嘴仗,议会里过招,拿选票说事。
至于拿钱办事的,不平价。
老忠实喷泉 因为中国人劣等,所以不适合民主
如何评价和解决很多民主国家的不同党派总是内讧的问题?
初音維尼 我的任期做夠未
NZRdlClr5 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的確是需要一個有人格魅力的領導人,歷來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區別只在於,北美等了沒幾年就刷新出了一個華盛頓,中國刷了幾千年都沒刷出一個華盛頓,倒是刷出了毛賊東
fkgcd9901 FREEDOM IS NOT FREE. 行动改变中国
@Winnie宝宝: 说说我对民主的理解。民主这种政治架构形式之所以会出现就是为了实现对王权绝对权力的制衡。
实际上,我觉得中国要实现民主的核心在于参与中国政治的人们一定要放弃那种互相斗争就要把对方斗倒,斗臭,斗死的一根筋。不要因为对方的政治理念不一样,就要想着把对方肉体消灭。
要保持斗而不破的态势,就像美国两党那样,他们的斗争,在我们外人看来也是非常激烈的,就差最后互相开枪了,但是别人有包容性,知道底线在哪儿。
所以中国将来的民主化,人们一定要有意识:有不同的意见很正常,大家各自表达,最后投票决定最终的决议,然后大家都去遵守。
中国一定要保持多党制,这样才能形成强有力的互相制衡的架构。
多党制是实现民主的核心路径
学习强国小粉旗 每天上强国,洗脑墙国人
因为很多人虽然立场是反共,但思维还是中共的思维,狼奶没吐干净
大伪似真 水葱狗管理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个问题非常有价值。必须承认,民运三十年的行动基本上就是瞎扯淡,现在直接宣告失败都可以。对付魔鬼是不是要用魔鬼的办法,今天我将这个问题给你解答了,我给你一个坚定的信心,不用,而且,正义是一定能战胜邪恶,我会给你一个强有力的论证。

首先是,为什么反共组织总在内讧。这就要说到反共组织内讧的原因,就是抓特务思维。抓特务思维的本质是什么,是因人废言。看到没有,他们和匪共有什么区别。而且我们经常能听到一种论调,就是有些人表面是反共,其实是小骂大帮忙云云,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呢,我说,有,但是如果你的应对方法是抓特务,你就永远中招爬不出来,你不内讧就见鬼了。其实,这种说法最有可能来自哪些人,我估计是变节者,是匪共的变节者。就是他以前就是这么干的,后来不知道哪一天他良心发现,叛离匪共了,然后他就站出来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去猜,谁谁谁是和我一样的套路,我只能对这些变节者说,你们那,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不得不说,共匪,高,实在是高。其实对付这种变节者,匪共再派几个五毛,用同样的指责说他是小骂大帮忙也行,从此以后就陷入无休止的猜忌之中。谁也没办法自证清白,那个变节者都快急死了,你们怎么这么笨,那个家伙真是特务啊,愁死我了,可你们就是不信,甚至有时,他的判断可能还是正确的。

那么到底要怎么对付这群混进来,渗透的人。正确应对是听之任之,你可能认为我疯了。现在我就要讲民主议事规则的威力。其实任何一个人,就算现在是我在这给你滔滔不绝,你能保证我不是什么特务或者小骂大帮忙吗,你想必没办法确认,那你准备把我的话都当成胡说八道吗?事实上,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一直很简单,就事论事,一事一议。一个特务,就算是小骂大帮忙,你需要做的是确认他哪个观点是逻辑严谨,事实确凿的,哪个是混淆视听的,如果你对自己的这种判断力没自信,你又如何确认你所坚信的又是真理呢。一个正确的观点,依靠的是确凿的证据,和严谨的逻辑才能立的住。一个错误的观点,在这两方面必然有漏洞。比如失实的证据,或者错误的逻辑,而我们在辩论时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许转移话题,不许回避问题,不许人身攻击。如果你针对其观点发起反击,如果他的逻辑不严谨,他就要转移话题或者回避你的质问。这样他的观点也就立不住了。而且,如果一个人长期使用错误的事实,混淆视听的逻辑,重复再重复,那么他自己也就自动暴露了,错误的逻辑可以一时欺骗一部分人,但是一旦被揭穿,不能重复使用,这就是真理为何能战胜谬误的原因。假新闻可以骗一次,可是次次假新闻,收视率还能保障吗。CNN就是例子。

我再举一个例子,比如上美国之音的有个叫夏明的所谓叫兽,他经常指责trump反新闻自由,不接受媒体监督。一个完整正确的逻辑链条是,首先什么叫反新闻自由,其次,trump做了什么,其三,trump是不是反新闻自由。那么什么叫反新闻自由,就是不许媒体采访,报道叫反新闻自由,其次,trump做了什么,把左媒呛了。然而你突然发现,这完全推不出trump反新闻自由的结论。那么这个夏明叫兽依据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就是故意混淆概念。就是在概念未澄清之前,直接下断言,只要是五毛,就是同样的套路,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你不小心接受了这个断言,那么后边的结论你就都接受了。但是这个错误的逻辑,如果这个夏明叫兽不断的重复使用,请问,这个人还值得信任吗。

所以,记住,谬论只能得逞一次,但是不会总是得逞,多次重复的竞争就一定会被真理所击败。
这只是解决了一个团结的问题,剩下的问题就是就算有什么组织,也必须按照民主议事规则来议事,这样就能保证正确的意见能战胜错误的意见,从而才能形成真正的合力,就算有特务想捣乱,你总要说点谬论,可惜在正确的议事规则面前,谬论是无所遁形的。
其实大部分只是把反共当成一门生意,哪一天共匪真的垮了,他们可是会比共匪更悲伤
紅鷹同蒼狼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有请敲碗帮总舵主陈破碗大侠。
对不起陈大侠正在睡觉,不能接受采访。
阿提拉 中国特色民主是否是民粹的道德绑架工具呢?民粹是否正在潜意识绑架所有人
中国特色东亚圈子。也就日本算是保持被污染程度最低。但日本自己核心文化和道德体系也在慢慢退出舞台,台湾为例子。台湾原住民嘴炮肯定低于49年跑台湾的同志们。中国特色本质就就达尔文思想和从林法则。我看香港人的YouTube一些视频底下的评论和微博贴吧基本没有区别.....南朝鲜人民也是如此.....所以解决的问题还的是中国人放开思维。慢慢迈步。现在解决是不可能的。向品葱里也有很多中国特色.....
还有一件事,程序正义不重要,要用魔鬼打败魔鬼
拂晓神风起 观察 推特:拂晓神风起
其实中文问题讨论,受制于中文的特点,总是伴随着语意模糊各说各话的问题
就好比大家都在讨论民主,美国有民主,朝鲜也有“民主”,那么请问你讨论的“民主”到底是哪个“民主”

1.路线问题
民主/反共组织海了去了,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有主张合理非的,有主张暴力革命的,有主张外国势力介入的,有主张殖民三百年的,有主张分裂成几百个小国的,其中还有各种屠支大佐,法轮功,中共特务,精神病患者混杂其中(是的你没听错,我曾经见过认认真真研究如何远程脑控习近平,让习近平完成中国民主化的)
不同路线之间分歧这么大,不内讧就见了鬼了
2.派系问题
有一句话叫“异端比异教更可恨”,这句话真是太精辟了,站在我这种坚决的革命派的立场上,我认为鼓吹合理非的不是国贼就是中共特务,理由很简单,刘小波和香港那么大规模的示威,遭到的都是越来越猛的社会主义铁拳,事实已经证明面对这种邪恶到极点的政权,除了暴力革命其余的手段都不好使
站在合理非的立场上看呢?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监控和包括各级维稳人员以及军队在内的国家暴力机器,革命的可能性是零,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哪怕革命成功了,你怎么能保证今天的革命者明天不会变成共产党第二呢?
那么问题来了,革命党和合理非好像都是反共的,但请问派系之间区别那么大,请问怎么合作?
3.组织结构问题
今天海外民运一盘散沙谁也不服谁的情况,当年在欧洲流亡的那群俄国人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略过夺权过程,事实证明最终取得胜利的,是有着严密组织的共产党(当然,还有毫无底线)其实各国反政府组织的形态,是取决于他们反的这个政权的形态,中共铁桶一般的形态,注定了能撼动中共的组织,一定是一个比中共更严密,更有战斗力和纪律的组织,对于沙俄那种仁慈的君主专制,左翼书店里的读书会就可以颠覆,但是对于中共?不仅得硬碰硬,你还得比他更硬
4.筛选问题
社会的变革需要精英,中国民主化这种社会的全盘洗牌更如是,请问变革中的精英怎么来的?是筛选出来的
简单设置一个多层筛模型,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第一层:有反贼意识,对于中国现状不满
第二层:明确了解专制之恶,知道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国
第三层:拒绝沉默,在外网社交软件上发声,或者更进一步,开一个YouTube频道表达主张
第四层:认清共产党不会改也不可能改的本质,抛弃幻想准备革命(或者准备和平抗争)
第五层:开始有实际行动,加入NGO,加入反共组织(假设加入的组织都是靠谱的)
第六层:在漫长的革命(或者合理非)生涯中,你足够好运,逃过各种暗杀,绑架,并且运气足够好,各方势力大多愿意鼎力协助,历史也站在你这边,最终成功推翻中共推行民主
如果一层一层筛,每一层筛掉70%的人,最后一层筛掉95%,哪怕起始的是一亿人,最后还剩下的只有十万人出头,何况现实情况比这复杂得多,筛选严酷程度也大得多
以目前的社会动荡程度,大部分人都是岁静,没有人想进这个筛子,把反贼群体都放进这个筛子,大部分人也都是二三层为止了,到了第五层甚至第六层的,要么被中共抓走或者干掉了,要么就势单力孤
请问,缺乏精英领导(目前来看)充斥着泛泛之辈的民运圈/反共圈,整天连一个明确诉求清晰目标都没有的乌合之众,你认为可能不出内讧吗

(可能稍微有点答非所问了,也算是个人浅见的简短论述吧,如果感觉说的不对请轻喷)
民運水平真不高,不過好在現在有不少獨立自媒體可以看看。中共全球滲透消滅各種海外組織所以內訌很正常。
外人角度觀點:
除了貴國滲透能力強(這方面我肯定沒有蔥友們懂)
組織本來就沒有不內鬥的

企業團體也會內訌,但其形式明確,有具體負責人,主管再怎麼鬥、意見不同,總歸是老闆或董事會撐著付錢維持組織

運動之類理念型團體,之所以給人容易內訌的印象(不只中國),便是因為責任鏈通常並不明確。諸位同志為了理念共同奉獻、哪天理念不合抽腿便了,組織通常沒有節制力,況且理念這事可大可小,初級運動團體的通病就是沒人想要服從指揮、而組織也沒有資源產生秩序,只能像學生社團一樣期待自發性配合

如此翻桌的人一定多,才會給人容易內訌的印象,實則其他種類團體也內訌,但結果上較不會浮現出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