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2017年12月北京的“驱逐低端人口”事件?

北京——在北京远郊区的夜晚,让中国这座首都城市有饭吃、有人打扫、且供应充足的农民工们,胆战心惊地等待着可能会毁掉他们寻找更美好生活希望的敲门声。

在远离市中心摩天大厦和历史性建筑的摊大饼式的北京远郊区里,住满了来自中国贫困农村的外来务工人员,警察和安全检查人员正在那里进行排查。住在或工作在被认为是危险或非法建筑里的人被勒令搬走,有时,在他们的住所、店铺,甚至整个工厂被拆除之前,他们只有几小时的时间收拾东西。

北京正在进行一次人们记忆里声势最为浩大的清理外来人口行动,已经导致成千上万的农民工流离失所;更多的农民工都在琢磨他们还能在自己住的地方,乃至在北京还能呆多久。市政府说,要求农民工搬走,是为了他们的自身安全。不久前,一个外来人员聚居的地方曾发生了一场致命火灾。但许多农民工说,政府正在以火灾为借口,来加大驱赶他们、缓解城市人口压力的力度。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2000万。“一夜之间,我的谋生手段突然被毁掉,就好像遇上强盗似的,只不过这是政府干的,还说这是因为他们关心我们,”来自中国中部河南省的38岁妇女张贵欣(音)说,她的水果和蔬菜摊已被拆除。

“我在北京八年的时间里,从来没看到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张贵欣站在新建村自己被拆除的摊位边上说。新建村是北京南郊的一个外来人员社区,那里的清理工作是迄今为止最为激烈的。“北京不想要我们。我们只能回老家。”
 
驱逐外来者的事情,与习近平今年10月展现给人民的愿景之间,形成了不和谐的鲜明对比。习近平在10月份获得了担任中共领导人的第二个任期,他誓言要建立一个公平惠及全体人民的富裕社会。拆除外来人口定居点的行动,让农民工在寒冷的冬天突然失去了家园,让他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一个建立在代表劳苦大众的基础上的政党领导人,用如此残酷的方式来对待农民工?
 
“习近平是从我们老家出来的,”党慧娥(音)说,她是来自西北省份陕西的农民工,习近平年轻时期的一段时间是在陕西度过的。党慧娥说,她被勒令在三天之内搬出住所,她有一个九个月大的婴儿。

“这个国家有法律吗?”她问道。“法律是你制定的,你是国家主席,你制定的法律有什么好处可言?”
 
 
两周前,新建村里住满了农民工和他们的孩子们。现在,这里的一半地方是被拆除建筑物的瓦砾和废墟,另一半地方的建筑物几乎都已搬空,等待着拆迁大队的到来。尚未搬走的居民正在把自己的东西装进箱子和纸盒子里。

在他们搬出的建筑里,吃了一半的方便面和被遗弃的玩具见证了生活被突然中断的时刻。
 
北京的几十个外来人员社区里正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幕。农民工说,他们觉得北京把他们当害虫对待,早就不让他们得到有户口的当地人和有永久居住权的人所享受的教育、医疗保健和住房方面的福利。

“我们都是中国人,这也是我们的首都,这是人民的首都,”满脸通红的中年清洁工施永祥(音)说。他来自中国西北,现住在北京东北边缘的半壁店附近,那里住着成千上万的农民工。
 
“北京没有外来打工的人能行吗?”施永祥问道,路边两名菜贩点头表示同意。“我们干的都是本地人不愿意干的活儿。”

这些农民工一般住在北京的边缘,住在成排的三、四、五层的公寓楼里,他们住的地方通常很狭小,但并不是破旧不堪。街道两旁有着活动繁忙的超市、便宜餐馆、理发馆和手机店。
 
 
在这次清理行动之前,当地的官员们除了偶尔检查一下、对他们征税之外,多年来一直对这些建筑物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们却突然宣布这些建筑由于火灾隐患或缺乏许可证属于违法建筑。

“盖这个楼的时候、他们来检查的时候,或者我们交押金的时候,他们从来都没说过这是非法的,现在却通知我们要搬出去,一点都没得说的,”来自中国中部的42岁的司机罗海刚(音)说。两天前,他接到了搬出自己单间公寓的通知,他正忙着收拾东西。

北京市政府表示,清理工作势在必行。这之前,新建村的一栋外来务工人员公寓发生了火灾,造成19人死亡,其中的17人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火灾发生后,官员们匆匆忙忙地在全市范围内查出了25395处安全隐患,并表示“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下令进行为期40天的专项行动,清理排除城市中的安全隐患。

“今天开始,能拆就拆,不要等到明天,”中共北京丰台区委书记汪先永在泄露到互联网上的对官员内部讲话中说。“今天拆了,你不就能踏实地睡大觉了吗?”
 
最初,北京市领导并没有理会来自被迫流离失所的农民工的抱怨。但是,遭驱逐的工人在寒冷的冬夜拖着他们的行李在街上行走的照片传到社交媒体上之后,引发了异常强烈的公众反对。就连一些官方新闻媒体也发声批评这个匆忙的拆迁行动。“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是支撑起北京这种特大城市正常运转的基层劳动力,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尊重、去理解的劳动者,”中国主要的官方电视台CCTV在其网站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这些说。
 
慈善团体也纷纷出来帮助流离失所的工人。

无家可归的农民工的照片“让我想起了电影里犹太人被赶出家门、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的情景,”家住北京的35岁的专业摄影师刘博文(音)说,他帮助成立了一个为流离失所的农名工寻找住处的服务。“我觉得,我们应该站出来说话。”批评北京市这项行动的人在文章和公开信中,指责北京市政府以火灾为借口,加速驱赶外来人口,这次专项行动之前,市政府一直未能减缓北京市人口的增长速度。

“死者尸骨未寒,首善之区的一些人自己不做深刻反省,却挥起驱赶‘低端人口’的鞭子,”一封公开信中这样写道。

北京市一名官员否认称农民工为“低端人口”,并暗示批评者试图挑拨社会分裂。但北京市政府已经花了好几年的时间试图减少北京的低收入农民工人口,用拆除违法建筑和大范围排查居住证的方法迫使外来人口离开。市政府警告说,北京市的人口膨胀问题已经让城市不堪重负,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已从1990年的1090万飙升到2016年的近2200万。
 
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人口中有810万是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农民工,其中大多数从事低报酬的工作,但也有人从事白领工作,一些白领也因最近的大拆除而流离失所。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北京市解决其庞大的人口问题,这让北京市进一步强化了驱赶外来人口的行动。市政府迅速采取行动,把工厂、学校和市场迁出北京,迫使低薪的农民工离开。北京市制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把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同时还要腾出空间来吸引更多受过大学教育的高收入专业人员。尽管有这些努力,但到目前为止,北京的官员们仍未能阻止外来者在北京居住,这主要是因为北京市需要这些人来当厨师、快递员和清洁工。

“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30几岁的农民工张永辉说。他来自陕西,几个月前,因为没有找到煤矿的工作,他来到了北京。“他们会把我们赶走一段时间,也许一年,但以后还会悄悄地让我们回来,因为他们需要我们的劳动力。”

 
 
 
已邀请:
由比滨结衣 葱油,有一个蛤蟆桑,隐居在密歇根的膜法少女,大岤图书馆管理猿
政治层面你们已经说的很完善了,我来说说社会层面

其实就我所知道的北京人跟所谓王德彪(WDB,像我这样的可能还得再进一层,东北逼)的关系几乎等同于60年代的阶级斗争,大家可以在一起玩,一起看球,一起吃饭,乃至一起蹦迪。但是有一个话题是坚决不可以触碰的,即“外地人本地就学,医疗,养老等”问题是绝对的禁忌。

在他们看来,资源是有限的,但再多的资源分上十几亿份到达自己手里也是少得可怜。所以在他们的世界观,我们来到北京属于“侵略者”。是去抢夺他们生存空间蝗虫

我并不是责怪北京人都是自私,吝啬的族群。其实恰恰相反,他们都是一群性格直爽,有话说有屁放,有棱有角,讲义气的人。(自夸一句其实我也是,起码我很愿意跟他们厮混。)错的不是这群人,而是这个体制把一个城市本该具有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社会分工协作硬生生地给搞成了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的零和博弈。城市的存在也就变成了一个权力和特权的象征经济层面的存在意义反而被无限削弱了。

很多北京人常跟我说:我小的时候住的是胡同,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好,自打你们这帮人来了,大院全拆干净了,很多邻居,朋友都找不到了。

一般这种情况我都顺着他们说,偶而惋惜几句。但我其实心里特别想跟他们说:拆您家四合院儿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爹我妈。拆您家的是北京市政府。您这话应该找市政府说去,跟我们说不着。您家让人点了,您不敢骂放火的,您骂我一卖劈柴的。像话吗

当然我偶尔也会发点小牢骚:我虽然不是生在这里,但是起码我们家也交了税了啊。那凭什么不能让我在北京参加高考呢?我们交的税难道就没有被用到公共教育事业吗?

每每我说到这里,听者就会挥舞着拳头愤愤的说:你家不开车吗?马路维护用不用财政支撑?你所用的公共资源要不要钱?

顺带一提,在北京国安吧里面,为了确定彼此的身份是不是北京人,竟然发明出了一种“看身份证是不是110开头”的奇葩方法。真的是荒唐的让人感觉哭笑不得,欲哭无泪。本来想重点批判一番这个,但是请原谅我是在组织不起语言去评价这件事。

如果深去追究这种心态的成因,你就不难发现上述行为其中一个非常恐怖的内在逻辑。

共产主义社会究竟把人当成什么。

我看过我爸的一套连环画,说的是抗美援朝时期的事儿。说是一个机枪手掉下悬崖,攀在石头上。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让战友先把他机枪的机枪管拉上去,并说这是国家财产。虽然这只是文艺创作之间的一个片段,但是在共产主义语境下的艺术创作,也就是变相的反映出了一个优秀的士兵在高层眼里本应该是的样子


如果说一个熟练的机枪手的生命还不如一个机枪管值钱。那我实在想象不出来,你我他的命在他们眼里算什么了。

其中还有另外的例子,(可能是)亮剑其中的一个桥段。一个士兵为了给团长抢一盒烟牺牲了。我们姑且不论吸烟是否危害健康。就单单论一个人用一条命换来的一包烟,这李团长抽这盒烟是什么感觉我就没法想象了。

共产主义虽然号称,以消灭阶级差异为己任。但在我看来,他所划分的阶级其实要比它推翻的阶级无情的多得多。北京可能是个好地方,但是想要住在这个好地方则需要最高权力的施舍。那些未经允许擅自住进来的,自然就是挑战这个规矩的敌人那么对付敌人当然就要专政。所以,就低端人口这个话题,无论你是北漂的民营企业家还是身无分文的乞丐从阶级成分上来说,大家都是一样的。

我爹我妈送我上灰机的时候,我爸说:有志气,你就别回来了。我俩老了,直接进养老院,不要你操心,这个果家,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小粉红们笑话的印度教贱民,人家好歹还有伊斯兰教可以皈依。而就低端人口而言。活着,就TM是一种罪啊。
刁氏疯狂宇宙对韭菜们进行的一系列"压力测试"之一。
测试结果,韭菜们表示情绪非常稳定,熊猫的护主能力也得到了完美的检验。
压力测试圆满成功,明年就得来真格的了。建议大家多读读文革史和红色高棉史,打打预防针。
Croyance 虽千万人,吾往矣
蔡奇市长新上任,特别想搞些功劳让习总书记对他有所肯定。你可以看到他来北京后先是各种拆楼顶的霓虹灯牌子,这里一是想搞市容,而是想借此把之前领导们的签名都给拆了。其二就是想减少北京市人口。

北京市拥有太多好的资源,但北京的城区规划,道路规划等都犯了十分低级的重大错误,导致这个城市虽然面积大,但可以容纳的人口并不能匹配这个城市的面积。所以人一多,各种问题就都出来了。
就像郭德纲相声里讲的:“老爷心善,方圆几百里内见不得穷人”。
经济下行,预先掐死不稳定因素
id1984 已停用
现在看来共匪早就预计到失业潮,提前为上山下乡准备啊。
不愧是二次文革,相同地方还真多。
怕搞革命呗~
他主要是学习老毛,可以看我https://youtu.be/fcwqku1s8As  4分06 秒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4-09
  • 浏览: 3512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