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漢語裡「讓」是否在兩岸用法中有差異?

我原本以為「讓」在現代漢語中應該兩岸的意思用法皆相同
但在貼吧和其他地方看到一些網友寫的短句讓我疑惑很久

1. 他讓我想吐 -> 這裡的讓是「使得」的意思,兩岸皆同
2. 他讓我問你一個問題-> 在台灣這裡的讓是「允許」或「請」的意思

但是

3. 他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在中國這裡的讓是「要求」或者「想要」的意思嗎?
如果是,這是地域性的部分方言講法嗎?
還是和台灣一樣,這句的讓也是「允許」的意思?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不佞非臺灣人,也說不出北方話,僅會一點藍青官話。說「讓」的似乎多是北方人或說慣北方話的人,包括使令用法的「讓」(「讓狗咬人」)和被動用法的讓(「讓狗咬了」)。題主垂問的是使令用法,不佞謹奉所知之相關者。

表示使令義,北方官話常用「讓」字,但含義是「請」、「命」還是「許」,往往不清楚。如Childhoodagain君所言,類似的還有「叫、要」,不知到底是囑咐還是命令。得體的現代中文,表示使令義有一套精審的用字:

命、令,命令
派、遣,差遣
請,請求
逼,強逼
求,乞求
託,託付
囑、吩咐,託付之有禮者
勸,勸說
許、容、准,允許
任、由、縱,任由

若是加上文言、古白語與其他方言,精審的使令用字就更多了。本來北方人「讓」習慣了也無妨,但中共主一國之政,偏偏要推廣這種模糊的用法,逼大家都含混不清,那就難居心叵測了。

不佞讀過香港    陳雲先生兩篇論「讓」字用法的文章,以為於此題不無小益,敬此轉奉:


怎一個「讓」字了得?(上)


在老北京的舊貨地攤,有這麼一段對話。碰巧我路過,讓我聽了:

「剛才那位北大老教授懷裡攢着那舊書不放,就是不肯讓我買。我說呀,那書是我老爺爺的啊。後來咧,老教授見我都快要哭出眼淚來了,就放下那書,讓擺地攤賣舊書的老大爺給我買了,還讓我少付了點錢。」

上面的對話,是我虛構出來的語言學材料。諸位能把握住北方話那「讓」字的意思嗎?還是可以的,因為對話完整,也有二人搶買舊書的語言環境。然而,孤立的一句「你讓我先走。」你懂得「讓」字的意思嗎?又或者在香港的地鐵月台,車來了,聽到那粵語與北方話混合的廣播,說「請先讓乘客落車,然後上車。」你懂得那「讓」字的意思嗎?

不懂得啊。因為那「讓」字,不知是個動詞語綴(verbal affix),還是個全動詞(full verb),不知道是「讓」,還是「禮讓」。所謂語綴,是不能獨立成詞而產生意義的,要依附於其他動詞的,例如北京話「我打從出娘胎起」,「打」是語綴,沒獨立意義,否則就變了「打娘的胎」,不可思議了。這些詞綴或語綴,漢代以前的古漢語很少,當代的北方話極多,南方話較少。例如廣東話,就只是講「我自出娘胎」,「打」與「起」都是沒有的。宋元以後的北方白話多了用,清代的北京話更是近乎濫用了。其原因,是這些語綴並不是漢語本有的或常用的,而是胡語常用的。

漢末有「匈奴內附」,東漢建武二十四年(公元四十八年),漢朝的大敵匈奴分裂為兩部,南匈奴王呼韓邪單于率眾南下歸附漢朝,屯居在朔方、五原、雲中一帶(今內蒙古自治區內),與漢人混居和通婚,令漢語混雜起來,漢語原本的動詞語綴的用法得到了強化,後來中國受到蒙古人和滿洲人統治,阿爾泰語的口語習慣混入漢語,更令北方話的胡語成分氾濫成災。所謂胡語,就是阿爾泰語系(Altaic family)與漢語從屬的漢藏語系不同。「匈奴內附」而引起胡漢語言混雜,例如那個「讓」字,來自蒙古語的「er」的語綴。蒙古語的名詞變格附加成分「er」,一般稱為工具格或用格的部分。「er」與「讓」字兩者讀音相近,從名詞後綴前移,就形成了「讓」這個字。例如北方話的例句「讓我喝個水再走」的「讓」字,語法上與蒙語的用格性質完全一樣。這是臺灣語言學家張華克在《漢語的地位》一文考證出來的,雖然列舉例子不多,但言之成理。見《中國邊政》第153期,2001年9月,網上可讀。


怎一個「讓」字了得?(下)


「你讓我先走。」你懂得「讓」字的意思嗎?是謙讓,還是命令?在香港的地鐵月台,車來了,聽到那粵語與北方話混合的廣播,說「請先讓乘客落車,然後上車。」那個「讓」字,是禮讓、謙讓的讓,還是吩咐、命令、頤指氣使的讓?讓字若是全動詞(full verb),意思就是讓字在漢語本來的意思:「責備、禮讓、避免、躲避、放棄」之意,要是只是動詞語綴(verbal affix),就要按照語境來分辨其意思,有致使、使得、令到之意,語義類似英文的let it‭ ‬happen與make it happen之間,曖昧不堪,但總是不客氣、不客套。這種不客套,可以是親暱得不拘禮,如兄弟哥兒們,也可以是呼呼喝喝,拒人千里。這頗符合關外胡人與東北漢子的感情。

在草原、在農村、在部隊裡面,大家親暱,口口聲聲講「讓」字是沒問題的,但在城市的陌生人之間,這就麻煩了!「你讓我先走」,不知道是盛氣凌人的強行推撞,還是客氣央求,就因為那個「讓」字的意思不清楚。即使變成「請讓我先走,行麼?」還是怒氣沖沖、不大客氣的,怪你阻了他的去路,要變成「請讓我一下,我得先走」,「讓」字變成全動詞了,變成「禮讓」的意思,城市人聽了才安心,知道是禮貌客氣的話。

漢末、晉末、宋末、明末,大量的漢人因為胡人入侵漢土而南遷,來了閩粵一帶,故此閩粵是漢民族的遺民社會,此地之漢語保有古風,當然也與當地的南方民族語言(苗、壯等)混和而有變化,有本土特色(如增加聲調),但北方胡語的影響,特別是口語,在廣東話可謂微乎其微。廣東人不在口語用「讓」字為動詞語綴的。北方話說「讓我講幾句公道話」的那個「讓」字,在廣東口語,有很精細的講法:

1‭.‬「由我講幾句公道話」:這是當仁不讓,由我來講。
2‭.‬「等(待)我講幾句公道話」:這是沒人出來主持公道,我唯有挺身而出。
3‭. ‬「卑(容)我講幾句公道話」:這是人多口雜,講的愈來愈亂,央求大家停口,聽我講公道話。(按:括號內的是雅言的寫法)

漢語本身也有動詞語綴,如由、等、待、容,但卻是由全動詞演化過來的,有清晰意思的,可以輔助動詞和語句,使意義表達得清楚準確。但是來自胡語的「讓」,由於是外來語的擬音詞,在漢字裡面沒根源,意思不清楚,有時候就只是個語氣詞,例如「那小孩讓車給撞死了」,就有惋惜之意,但也要聽聲韻才能夠決定是否惋惜,添加些詞綴和語氣詞,變成「可憐那小孩,就讓車給撞死了」,才弄得清楚。

我在本欄高舉古文、保育粵語,諸位別以為我是漢語純粹主義者、大粵語主義者,我可不是。中文的胡漢混雜,南北混和、華洋並茂,我從來不反對,這可豐富漢語的表達力。現代英語也是混雜語,混和了日耳曼語系和拉丁語系,也有點北歐的基爾特語。然而,漢語混和起來,有自己的難處,就是漢語是聲韻語,寫文章的時候,因為只看文字,聽不到聲韻語氣、看不見表情手勢,看字的人又不能追問寫字的人,還是以漢語為本、胡語為輔、洋文為補的好,就像我這篇隨手寫來的洋化白話文章吧。


上為    陳雲先生「讓」論兩篇。謹奉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感覺兩岸針對該字兩種意思都有,看是用到哪種語境下吧.
他讓我問你——這種台灣蠻少人用的吧,一般會說:
他請我問你一下/他請我幫忙問一下
他讓我開車—-這個的確是有同意允許的意思.

中國用「讓」一般都是替代:要or叫,也有人是有請的意思
這跟講話的人的語言習慣禮貌程度有蠻大的關係
Hker 自由仍是會開花
「讓」這個字的用途很廣泛,可以參考英文中的let?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听话,让我康康!
--杰哥语录

这跟大陆用法没有啥两样啊?
个人反倒感觉台语里边的「予/乎」比起北京语的「让」含义更灵活多样呢。
北京语说「狗咬我」,台语说「狗予我咬」,这就很有特色
还有「予我看埋我拍予你死」这种的。
Artemis #1) Respect the privacy of others. #2) Think before you type. #3)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3 我认为是两者皆有,模棱两可。 另一种说法:他叫我问你一个问题
Lanuance 台灣人。女性主義者。
我是台灣的,但我一直以為第二句的讓是請求的意思,而且是大陸用法。

台灣沒人說『他讓我問你一個問題』這樣的句子吧?起碼我沒聽過。
焦焦 路過的台灣人,我是焦焦
"讓"這個用法我一開始跟中國的朋友接觸的時候很不習慣,還有"搞"。

我自己的感受是中國式的這個讓的用法,除了大部份情境下,給我「帶有命令」或是「上目線」的氣氛存在…

搞的話,台灣只有在壞事才會用"搞"這個動詞,但是中國卻常常用搞來代替"做"這個動詞。
freedemo Freedom is not free.
一字多义,很多语言都有啊,不同的词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用法,也不奇怪吧?
同样是汽水,美国人有的叫soda,有的叫pop,
do 在英文里 作动词,几十种含 义,还可以是名词,辅助动词
语言上的这种差异司空见惯,没必要有太多解读吧?
未知数 为了爱与正义!Justice will be done. For Justice!
一般上可以用“”来直接替换“让”,英文的话意思接近let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让在粤语里好像还真没有。
让我摸一下你的胸好吗?
粤语:畀我揸吓你对波好唔好?

你让我很想吐。
粤语:你令到我好想呕。
hjkmyrt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看老炮儿,地道的北京人是说容我?

这听起来就比让有内涵 。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Cthulhu统一地球 人类怎么才能团结起来呢。
允许或者请,我觉得是有这个层面的含义,但是很难说他们就完全是一个意思。
如果非要说让这个字,尤其是在你的例句里,我完全听不出有任何尊敬语气在里面,他是表请求的,但是是一种非常不客气的说法,除非是特别熟的人,不然首先不会用这个语法的,大概都会换个方式说。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让字这么用来自阿尔泰主人对汉人的悉心教导,你们那太靠南可能学的不够充分,不过”的了吗”之类的总该学得差不多了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