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极权主义中国的两点思考

人口学(demographic)困境
低出生率的负面经济后果肯定不是中国特有的问题, 如果他们不能实质性地改变现状,持续低出生率带来的深刻结构性问题的前景绝对于执政党无益。虽然从社会政治的角度来看,CCP已经认识到减少年轻人群体的经济问题,但CCP对多数利益集团之外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什么好处。简单地说,减少年轻人意味着群体性事件以及反对某些政府政策的可能性显著降低,这种政治利益可能远远超过拥有更多年轻人的经济利益。

俄罗斯在普京治下也出现的相似的清晰,受教育的年轻人大批移民,剩下的年轻人往往组织力更弱,反抗意愿不明显,更容易控制;然而,普京可以并且已经在引入低廉的移民工人补充劳动力,这是可预见未来内CCP不太可能采纳的。

当然,忽视老年人积极参与CCP认为不那么政治化的活动的能力也是错误的。在香港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中,许多公司的父母和年长员工一起走上街头,支持年轻的参与者。对近期中国大陆抗议活动的回顾显示,老年农民,退伍军人和损失惨重的中产阶级家庭处于街头抗议活动的最前沿。对于当地的CCP领导人来说,他们的抗议活动即使不是更多,也是如此。然而,幻想破灭并且政治觉醒的青年与这些年长的抗议者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年轻人潜在需求的规模和持续性。年长的抗议者需要实现特定的诉求:农民希望获得土地补偿,退伍军人需要慷慨的养老金,市民希望污染源远离他们的家园。对于在主要公司中具有强大影响力的CCP,在现有政治框架下进行会议,这样的要求就容易得多。

这样一来,未来10年内,年轻人的需求不会普遍地变得更加全面和结构化。

民粹民族主义(populist nationalism)
当代中国的民族主义可以认为是民粹民主主义,尽管官方经常封锁和压制其中的民粹和种族成分,然而客观上的manoeuvre一向寻常。正如菲律宾和印度的民粹主义运动一样,这可能见证了对本土主义和反全球化的全面欢迎。对外国公司的压力可能会增加。国家媒体对其失败的揭露(例如2014年影响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世间)将成倍增加。用于迫使苹果和思科在中国开展更多研发活动的监管行动让位于更加公开的经济保护主义。然而考虑到中国和菲律宾及印度政权性质的本质不同,并不能非黑即白地认为当前的民族主义思潮要么是政府的附庸要么是人们自发的产物。

不过随着监控统治的进一步加强,有理由认为CCP未来可以更加得心应手地应对其统治威胁。统治者利用面部识别和大数据技术监控大量人群,掌握着前所未有的权力。然而,CCP维护自身统治的根本原则不会变化,随着民族主义的发展,一部分民族诉求必然与CCP一贯的经济文化为政治服务的策略相冲突,这个时候,已经强大的民族主义反而会对CCP的长久统治起负面影响。
19
分享 2019-07-20

28 个评论

我倒是觉得民族主义目前都还在中共的可控范围之内
俄罗斯至少有ins
人口问题没这么简单,出生率降低带来的问题一是劳动力缺口,当前规模下的经济出现了劳动力缺口,该怎么解决?当然引进移民理论上可行,这个问题我稍后再解释。其次就是低出生率带来的人口结构变化,也就是老龄化严重,年轻人少了,老人多了,那这些老人的退休金从哪来?每个年轻人负担的老人越多,给年轻人带来的压力越大,压力大了怎么维持两口之家的支出消费?怎么有更多的资金来生养孩子?所以年轻人会更倾向于不婚和不育。

而民粹民族主义政府不光是没有封锁,反倒是他用来煽动仇恨团结人民的一杆大旗。从小我们学习的历史里面就讲中国近代史多么多么屈辱,好像全世界都欺负我们,都是我们的敌人,没错吧?举个例子说为什么他在操纵利用民族主义,所有人都知道中国是不允许上街游行的,但是为什么12年就默许了那个浩浩荡荡的反日游行?而且为什么游行会伴随着无数暴力事件?因为这是用仇恨团结人民。现在和日本关系又近了,就叫人家一衣带水的邻邦了。所以民族主义完全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用来操纵人民的。接上面的移民劳工问题,中国的国情注定了愿意来中国的劳工移民必定是来自一些更为贫穷落后的国家,中国老百姓不会接纳的。再就是中国对宗教的打压估计那些有宗教信仰的外国人也吃不消。最后,假如你是一个外国人,你来中国你就不怕哪天被民族主义的枪口瞄准了吗?
不这么认为,未来随着机器人大规模替代人类,人口减少的相对减少反而会促进社会的稳定。这两年ai行业飞速发展,也许10-20年之后,很多岗位就不存在了,要那么多人干嘛?另外炒作民族主义是最廉价和最基本的政治手法。特朗普炒作的美国和美国白人的民族主义,安倍利用日本和韩国的矛盾刺激民族主义支持自己。港台分别用炒作自己的族群认同式民族主义来反抗中共,民族主义有效,好用,成本低,而且容易获得大部分人的支持,为什么不用呢?
建议好好了解下ai行业现状,多看看行业报告,不要官煤吹什么就信什么,能说出10-20年只能表明你对ai行业毫无了解,连专家也不敢像你这么吹的。就连无人驾驶到现在也没做到lv5,你还指望人工智能代替其他行业?
虽说不是行业专家,但是趋势已经形成,大方向普通人还是能看到的,无非是早点晚点的问题,当大量基础工作被替代后人口可能就会越来越成为国家的负担。也许哪一天机器人税也会浮出水面。ps 我基本不看官媒。
大方向看到有用嘛?vr,共享单车,比特币区块链,谷歌眼镜,多少个大方向破灭了?对于你不了解的行业还是得保留敬畏之心。
虽然没直接从事,但是社会关系中不少制造业的朋友都反应因为新技术的引入,所在工厂的人数变少了。最夸张的有挺过人数减少2/3的,而且生产规模保持不变。
无知者无畏啊,看了你很多发言,都是混淆视听的,你这里的原则很简单,中国的一切都是好的,其它国家的一切都是有问题的
首先,我从来没说过中国一切都是好的。其次在我眼里政治操作不分善恶好坏,只有有效和无效的区别。政治原来就是人类社会中最肮脏的地方之一。善恶永远是相对的概念,而不是绝对的。用善恶来评判政治原来就很可笑。
你觉得百日无孩这波政治操作有没有善恶?
阁下的认知有非常巨大的局限性,建议去学习学习,什么叫主权,什么叫人权,什么叫公民,什么叫政府,政府权力如何而来等等问题,把知识更新到2019年再来,阁下未经过任何学习,完全凭借主观认知,大谈政治善恶等高立足点的话题,甚至多数时候在为罪恶辩护,非蠢即坏。政治就是政治,善恶就是善恶,政治当然有善政有恶政,至于如何评判,人类社会早有大多数都认可的公有认知。
已隐藏
所谓的主权,人权,公民都是人定义出来的,在不同政治制度下,所有的现有权利和名词都能被重新定义,你用西方社会的价值观来评判东方社会本来就很奇怪。其次同一个政策在不同的时代,用不同的方法实行会造成不同的结果,结果对不同的群体也会有不同的结果,你认为对什么群体有利算善,对什么群体有害又算恶呢?再说一遍用善恶来谈论政治本来就很荒唐。政治是利益冲突的结果,而从来不是善恶的问题。
只谈利害,不辨善恶。无道德的社会只会向邪恶堕落,说中共是邪恶的化身,一点都没错。
既然政策对绝大多数人有害,只对赵家人有利,那么全国人起义推翻政府是理所应当的。
维护社会运作靠的是制度,而不是善恶道德。温良恭谦让的传统腐儒思想导致中共之前的中国政府,软弱无能迂腐透顶,中共上台后才改变了这个状况。西方社会虽然用人权民主做包装,但是在关键核心议题上无一不以自己的利益为优先,最典型的就是美国。如果中共真的如此不堪,那人民恐怕早就推翻中共了。然而事实上想要造反的人数量是很少的,当代社交媒体很容易出现同温层,不要只沉醉在自己的同温层里取暖,去看看不同的意见。这样也许更有助于你理解这个社会。
@华夏正道3 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价值观,为什么就可以适用于你国的东方社会了?
五毛本质又暴露出来了。中共政府比国民党、袁世凯都更加迂腐,毁灭大半工业传统饿死几千万人,叫“改变了这个状况”,可笑。
西方现实就是实现了人权,人家就是能上外网能谈政治,能靠法律解决问题,能维护自己的利益,中国人就是不能,一切利益随时被共产党夺走,你还在这复读国内的所谓假民主洗脑,可笑。
中共就是这么不堪,随时随地拿军队镇压,你等同于想要造反的人很少,可笑。
同温层形成靠的是墙内式的观点审查,最大的同温层就是中华局域网,百步笑五十步,可笑。
中共邪恶的制度当然孕育出邪恶的道德。你所谓的“不同意见”,潜台词还是想让墙外的人接受中共的“不同意见”洗脑,请问你接受了姨学裤论法轮功的意见了吗,可笑
@华夏正道3 所谓温良恭俭让的儒家才是你国东方社会所发展的原生的思想,而你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过是低俗化的马克思主义、大一统秦政再加上你国长久以来的厚黑学拼接后的产品。之所以你国人民不会站出来反抗,正是几千年无视个人权益的结果。
@华夏正道3 再驳你所说的"其次在我眼里政治操作不分善恶好坏,只有有效和无效的区别"。你国现行的制度,正是因为不受制约的权力,所以作出错误的决策完全没有被阻止的可能性,从这一点来说,很多决策不光是无效,甚至是有害。
那你认为理想的制度是什么?
对你个人来说,哪个国家的制度是地球上最理想的?
吃屎啦?
这种弱智“很多岗位就不存在了”的言论留在知乎就行了。
ai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厉害,其干掉的岗位,更是集中于社会中层的白领,而非体力劳动者。中国主体经济依然依靠海量的廉价劳动力,人口少必然出大乱。
我认为劳动力短缺不是要害,自动化可以补足。真正要命的是人口减少造成需求不振,足以引起经济危机。
大家对你几乎都是一边倒的反对,但是我不希望你由此随便改了自己的立场,更不希望你因为大家的反对而逆反着走向另外个极端。我希望你好好的看待所能遇到的问题,随便找几个你目前感觉中国存在的问题,预想下他们该做什么样的处理,以及实际上对这些事的处理,比之于西方对于类似的事件该做的处理有何差异,这些差异是否是客观条件存在而导致不得不产生的?至于为何不造反,我想中国传统上是个农业国家,除非吃不上饭,并不会有人造反,传统上的农民起义只有朱元璋是成功的,其余的根本上则是权力集团的内斗。西方虽然民主有些假,但实际上,权力由三方面掌握,政治(三权),媒体,财团,此三者相互制约,而中国有与最高领导抗衡的权力么。看下中兴事件,足以见得其权力傲慢。(具体可以看下up主:<i>红酒汤姆一世<i>关于中兴事件的视频)再说下,比如天际线问题,改地名问题,不都是很可笑么,但它实实在在就发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另:北欧比中国社会主义多了,了解下他们?
从他的评论里闻到一股TG“辩证法”的味道。
邓小平要是不服资本主义的速效救心丸你猜中国会怎样?民国时期即便是内忧外患也有一战时候民族工商业崛起的苗头。次之中国并未拥有法治,如果不实行宪政个人权利难以得到保障,中共自身的制约机制非常有限,集体领导也只是缓和了党内派系斗争,并未有效防止滥用权力。如果有比当前制约机制更好的制度,为什么不可以采用呢?发展的成功与否看的是什么,只有经济指标吗?国民科技创新,教育,文化娱乐等软实力反而更能反应一个国家深层次的问题。
对于人口困境来说。我认为独裁者可以造一批机器人供他们自己使用,这样世界上就只有独裁者他一个人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