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存在所谓的「共同目标」吗?

最近品葱中港台葱油关于李文星医师的争论很激烈,核心论题在于不同的人对于他的评论完全南辕北辙。对中国人来说他是疫情的「吹哨人」,也是争取言论自由的支点之一。而对于香港人来说他只不过是又一个撑警的小粉红,是这台巨大国家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

如今在本站和LIHKG都流行起了一种论调:「虽然我们对李文星的观感不同,但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中共,只要中共还在谁也不会好,所有我们要联合要connect要兄弟爬山各自努力blablabla...」,常常还带上一些互相理解、极具感染力的口号。这种帖子很容易获得高赞,而反对者则动辄被扣上「割席」「分化运动」「反向加速」的帽子。

然而这种论调并没有什么事实论据。香港的黄金时代正是中共如日中天的时候,虽然也受到中共组织的不断袭扰,但这种annoyance显然没法和今天的系统性压迫相提并论。如果不是香港本身高涨的「中国」认同,香港本来完全可以和中国没什么联系,至少不会高于新加坡的程度。而对于一个自身认同坚定、武装完备的地区,中共采取的策略完全可能是间谍渗透(如台湾)而不是直接统治。

台湾的例子更为明显:整个台湾的民主化运动和中共关系都不大(甚至于中共站在反国民党的一边)。台湾所遭受的苦难和中共毫无关系,而是「中国」这一个整体所造成的。可以看出,港台两地距离「中国」越近,就越危险;距离文明世界越近(英国、日本、美国),就越安全。中共在这个过程中不过是不时扮演「中国」的代表而已。

因此中国、香港、台湾的抗争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目标」。中国人反抗中国共产党当然是为了中国本身的福祉,而这和港台并没有直接联系。台湾已经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一个成为世界公敌的中共,为台湾在世界舞台上发声、保卫自身安全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只要有足够的国际支持和自我认同,中共能仰仗的仅有纯粹的武力,而中共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显然低于其维护自身统治的欲望。这使得中共比起一个民主中国政府成为好得多的博弈对象。在理想情况下,这也会是香港未来的情况。

而「割席」的指责也无法站住脚。香港抗争者谈「不割席」自然是因为他们都有瘫痪港共政府、驱逐中国势力的共同利益,而这并不和中国——无论是中共还是其反对者——的诉求一致。香港从来都可以不依赖中国生存,正如同其沦陷前的一百五十年一样,而中国当前的经济制度对香港的依赖却无可替代。因此,中国的任何政治势力都需要维持其在香港的利益,而这正是香港抗争者所反对的。

然而,由于「大中华」思潮所带来的认知混乱,很多抗争者并不知道按照实现自己诉求的方向行事,反而盲目的为运动加上了很多无谓的包袱。品葱与LIHKG之间频繁的互动,更多的可能是因为渴望得到认同的隐秘心理需求:许多人热衷于在香港人中间扮演「觉醒的中国人」的角色,以满足香港人心中残留的大中华情节;而部分香港反抗者同样在中国人面前表达理解中国、热爱「中华传统文化」、渴望「民主中国」的意图。在排除「整个中国一夜之间共同民主化」这种白日梦的情况下,这些模糊认同边界的行为其实对未来极为不利。

划定认同边界,即确定「我们是谁?」,从来都是用血写成的;边界越是模糊,所需要流的血就越多。德语与捷克语迥异,所以在战争过后仅仅是互相遣返各自民众就好;而南斯拉夫各族难以区分,所以非挨家挨户搜杀不能划定边界。一个热衷于中国民主的香港人,和一个参与反送中的中国人,究竟谁才是香港的一部分呢?这些模糊的选项,最终都必须以鲜活的生命来判定。

当然这里说的事情都在遥远的未来。而在眼前,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意识到,从来就不存在所谓的中港台「共同目标」,中共也是中国人自己的问题。也许三百年之后,实行同样制度的东亚可以像今日欧盟一样融为一体,但在那之前我们还要走过欧洲三百年的路,而这条路只能由我们各国各自走过。

比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更喜欢圣诞节休战中的一句口号:Live and let live。
12
分享 2020-02-10

36 个评论

三百年相信我要是大陆香港台湾都是民主体制不用三十年就统一了知道为什么吗?在一个民主整体下你享受着地方所有的权利和自由也就不会执着于独立了。
寫的真不錯呢,同志
記得有個笑話是這樣的,納粹德國將義大利當作敵人比作為盟友所需付出的成本來得更低
所謂的必須串連牆內異議人士、團結一切反共力量、為了討好中國人的歡心而閹割自己的言論
不過是剜肉醫瘡、飲鴆止渴,替自己募集豬隊友的行為罷了


而所謂的反向小粉紅其實就是些翻了牆頭腦卻沒有跟著翻牆的中國人,無法接受自己看見了牆內不會出現的各種不和諧思想,就希望透過各種權力來盡可能地和諧這些言論,與小粉紅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們是反共的,之所以反共只是因為不滿共產黨當皇帝,想要滿足自己當皇帝的願望,就像過去的共產黨那樣,它們會用民主的名義當作幌子,以多數暴力來消滅不一樣的聲音 - 索多瑪民主協商:

https://i.imgur.com/yUARdr6.jpg

https://i.imgur.com/NccFc8d.jpg
    那是你的问题,我知道我是谁!我是广府人南雄珠玑巷的后裔,我要复兴当年那个世界第三大港口的广东,还有那条用白银铺设的十三行。我希望我的故乡能成为东亚之子而不是中国的附庸!                                          我希望我的家乡能引进世界各国最先进的体系包括:德国的工业体系,犹太人的经商体系,英国、瑞士的金融体系,美国的科技体系,法国、台湾的医疗体系。还有当年那为了中国大一统而放弃的民主,自由。              但我知道共产党不倒台这一切都是空谈,所以要联合一切力量摧毁共产党不管他们是香港人也好,台湾人也好,外省人也好,华人也好。。。总之我希望在互利共赢的情况下共同摧毁共产党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只要和共产党对着干的我都支持。
香港和台灣的最佳路徑都是中國大陸地區各諸夏民族獨立,民間自組織,走向分裂和民主;而不是一個統一的中國大陸,在張獻忠的帶領下,一幫粉紅戰狼內外燒殺。

香港和台灣都應當尋求加入美國、日本、南韓的西太平洋島鏈互保體系,共同防衛。
别说中港台没有共同目标,中国内部那么多群体就真的有共同目标吗?波斯尼亚族回族今天说要建一个伊斯兰共和国,汉族民主人士搞起斯雷布雷尼察来怕不是要比匪共还欢。

我觉得中国将来巴尔干化不可避,所以早早对一切辱支辱华言论都脱敏了。反正这些支啊华啊的概念将来都是要在战争中被粉碎的,现在辱一辱没啥大不了的。
   要联合一切力量摧毁共产党不管他们是香港人也好,台湾人也好,外省人也好,华人也好。。。总之我希望在互利共赢的情况下共同摧毁共产党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只要和共产党对着干的我都支持。

自己支持當然沒有問題,但某些人想強迫品蔥上的所有人都支持 (๑◔‿◔๑)
寫的真不錯呢,同志記得有個笑話是這樣的,納粹德國將義大利當作敵人比作為盟友所需付出的成本來得更低所謂...


非也,反向小粉红就是那些喜欢借着“大义”之名对理直气壮霸凌他人,对人抒发恶意的人

对小粉红来说,大义是爱国,是无条件拥护共产党。对反向小粉红来说,可以是民主,是独立,是民族自决。在你葱和推特上那些高喊着“索多玛不义人都该死”“支那人都活该”,就是这样的反向小粉红了

说实在,我觉得小粉红还是反向小粉红,内心都不爱他们高举的大义,爱的是借大义之名霸凌他人的快感而已
寫的真不錯呢,同志記得有個笑話是這樣的,納粹德國將義大利當作敵人比作為盟友所需付出的成本來得更低所謂...

请不要把本文当作支持你姨的论据——台湾和香港的身份构建来源于本土,你姨的alt-right黑屁与中华民族主义者同样恶臭
汉族民主人士搞起斯雷布雷尼察来怕不是要比匪共还欢。

@BiliShe
中国有14亿人,其中正式共产党员8000万,野生共产党是13.2亿,所以

13.2亿+0.8亿=14亿共产党员

这个简单公式,解释了中国发生的一切人和事,灾难和悲惨
请不要把本文当作支持你姨的论据——台湾和香港的身份构建来源于本土,你姨的alt-right黑屁与中华民族主义者同样恶臭

本討論串何時出現姨學要素了(๑◔‿◔๑)?

對了,這個地方建議同志修正一下:
最近品葱中港台葱油关于李文星医师的争论很激烈
還以為反共是大家的共同目標...
難道我來的不是品蔥?

至於反共要付出什麼程度的代價自己決定
反共完大家要各自獨立還是搞軍閥大一統,都是由當地居民自己來決定

要論血統的話全世界都非洲人
然後樓主第四段最後一句我覺得你把中國跟中共弄混了
三百年相信我要是大陆香港台湾都是民主体制不用三十年就统一了知道为什么吗?在一个民主整体下你享受着地方...


國家是否獨立評判的標準是,軍事、政治、外交、經濟是否獨立,實際上中華民國在台灣早已是獨立國家,只是因為中共不斷否認這一事實,並以此施加國際組織壓力與對外不斷宣傳,台灣才需一直在國際喊獨立,實際上現在台灣人喊獨立,更多是指內部方面影響。

例如要 在地化法律、讓國家與國民黨撤底脫節,國家不屬於黨也不代表黨。這些更多是為了台灣內部的改革,而不是一個早已是獨立國家的事實。

所以才有人嘲諷「台獨份子? 不管你是中華民國、台灣國、中華民國台灣都是台獨」,就退一萬步說單純討論統獨好了,要喊台獨也是內部的中華民國派喊,也不會是中共喊,因為台灣不曾被中共統治過,又何來的獨立。

一定會統一就更奇怪了,除非你說歐盟那個就算統一了。
自己支持當然沒有問題,但某些人想強迫品蔥上的所有人都支持 (๑◔‿◔๑)
那就是他们的事,我对大中华什么的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什么野心。现实生活中我只受过岭南人的恩惠与岭南这块土地的恩泽,至于岭南以北的暂时好像没有分文关系(可能我是一个极端的分离主义者😌)
還以為反共是大家的共同目標.


目标是促进中港台人民的各自福祉,但是因为目前共产党成了这条路上最大的障碍,中共不倒中港台不会好,所以倒共理所当然成了实现目标的必要措施,但它不是目标本身。

按照楼主的说法,在驱除中共这个障碍之后,港台人民马上就会发现中国本身才是他们通往幸福路上的最大障碍。与其事后醒悟不如现在就认识到这一点,越早跟中国整体切割越好。
目标是促进中港台人民的各自福祉,但是因为目前共产党成了这条路上最大的障碍,中共不倒中港台不会好,所以...


有點微妙,如果沒有中共整天洗腦台灣是中共的,而是去接觸外面資訊,理解台灣不曾被中共統治過,難道民主之下中國人民還是選擇侵略台灣嗎?
感谢提供新视角。
@BiliShe中国有14亿人,其中正式共产党员8000万,野生共产党是13.2亿,所以13.2亿+...

14亿的数据是算上了港澳台...
你看,这才多久就有人开始来分化了。
  共同的目标是寻找共同和认同。
  从我们是谁去寻找,只有不同,没有共同。
  从我们的对手是谁去看呢?
  还不够明显吗? 
   
本討論串何時出現姨學要素了(๑◔‿◔๑)?對了,這個地方建議同志修正一下:

品葱/中/港/台/葱油
中國能夠實現真正的民主化自由化,不只對中國人好,對香港人好,對台灣人好,更是對全體的地球人類都好。

地球上存在一個專制獨裁的極權國家,無所不用其極滲透全世界,甚至不斷鬧出各種瘟疫禍害全球,根本就是人類公敵。

這麼簡單明白的事實都看不出來嗎?
毕竟联邦派眼里中华民国根本不存在。
還以為反共是大家的共同目標...難道我來的不是品蔥?至於反共要付出什麼程度的代價自己決定反共完大家要...

感觉楼主有点分化的意思,不知道我的感觉是不是错的。
意思是說即使中共倒了,中國還是會出現其他的極權獨裁政權對周邊國家和地區虎視眈眈嗎?這是為什麼呢?如果中國共產黨倒台了中國民主化了分裂成各個小國,至少對於台灣應該會好一些,畢竟有太平洋阻隔,香港可能就沒辦法了..
已隐藏
你说的是政治还是社会行为?

前者当然不存在共同目标,后者永远都靠共同目标而存在。视角不同,立场不同,思路与结论都不会有什么同的可能性。
现代社会关于言论自由有一个常识:尽管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权利。

由此可见,现代社会并不一定会有观点上的“共同目标”的存在,但现代社会在没有这个“共同目标”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很好地运转,这就是其运转中的言论自由部分。

观点不能做主,是人做主。假如观点做主,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就要灭了你了,这其实就是形形色色的坚持各类主义的邪教或宗教神权国家反人类的根本所在。也因此现代社会仍是人类社会,而不是反人类。
非也,反向小粉红就是那些喜欢借着“大义”之名对理直气壮霸凌他人,对人抒发恶意的人
对小粉红来说,大义是爱国,是无条件拥护共产党。对反向小粉红来说,可以是民主,是独立,是民族自决。在你葱和推特上那些高喊着“索多玛不义人都该死”“支那人都活该”,就是这样的反向小粉红了

一個粉紅,各自表述 (๑◔‿◔๑)
意思是說即使中共倒了,中國還是會出現其他的極權獨裁政權對周邊國家和地區虎視眈眈嗎?這是為什麼呢?如果...

具體可以參考蔣介石,貴國往後數十年必定是軍閥林立的狀態,難保不會出現某些小型軍閥,像國民黨那樣,在獲得蘇聯先進武器與技術後,逐步併吞其他地區,重新將大中華統一起來,現在名正言順地掛著共產旗號的 PRC,西方國家都採取緩靖態度了,如果是號稱民主的中國會是怎麼樣的情形呢?可以參考鄧小平時期,一個假裝"開放"的中國比起擺明是極權的中國對東亞各國來說將會是更加棘手的夢魘

這個時候假如有獨立的香港或台灣,就可以在美日帝國主義的默許下,就能向親西方的軍閥提供軍事與經濟援助,制衡那些野心勃勃的朱元璋與蔣介石
我对中国民主之类的议题毫无兴趣。以中国人的道德水准,民主是最大的灾难。全国投票给台湾扔导弹,把少数民族全送进集中营里,这种事是可以预见的。
台灣/ROC:主權>反共(因為主權被打壓,所以反共)
反賊:反共>主權(你們根本不用爭主權)

簡單來說台灣人是主權第一優先,如果中共承認ROC或台灣,那台灣人根本不會反中,頂多像日、韓人民那樣不喜歡PRC。
具體可以參考蔣介石,貴國往後數十年必定是軍閥林立的狀態,難保不會出現某些小型軍閥,像國民黨那樣,在獲...
所以中國人永遠都逃脫不了..除非有高文明國家願意殖民統治或者切成各小塊歸給各國...
怎么可能有「共同目标」?
举个栗子,工人和老板之间就不存在「共同目标」
老板想要极端压榨工人,工人想要翻身自己做老板。
也就是说工人钱多了,老板钱就少了,此消彼长的关系。

人与人之间也是一样,世界上资源就这么多,你拿了一份,另一个人就少一份。
临时的「共同目标」可能会暂时性的存在,但事后各怀鬼胎的人一定会「分赃不均」

Trust no one
所以中國人永遠都逃脫不了..除非有高文明國家願意殖民統治或者切成各小塊歸給各國...

其實還是有可能的,當年如果沒有國民黨這個蘇聯要素的話,各省獨立指日可待,不過目前的中國已經沒有當年的基礎了,距離下一次機會出現恐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中共必须死,然后中国才可能好,然后任何与之关联的,被影响的乃至沾边的,港台,海外,周边,世界,共同目标与否实则无所谓,重要的是共同利益,而目前通往它的路上最大的阻碍就是中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