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辱圣——伊斯兰教长点评穆斯林抵制法国

转自绿色中华海外站

近日,法国辱圣事件持续发酵,很多穆斯林站出来抗议查理周刊的行为,接着又如滚滚洪流一般抗议马克龙的言论。


不错,历史老师展示侮辱穆圣的漫画,难道这就是车臣男孩恐怖暴行的理由吗?谁侮辱你,你就斩首谁?那么,国内微博上的穆黑如习五一、梅新育之流,每天的言论要比那名教师恶毒上百倍,恐怕更应该碎尸万段了吧?



伊斯兰教教义有没有要求杀掉所有侮辱者呢?穆罕默德的教导有没有支持过这种行为?不,无论你在古兰经中还是圣训之中,都找不到杀害无辜者的教导,任何恐怖行为都与伊斯兰相悖,这一伟大宗教自始至终反对非法侵害他人的生命,正如古兰经所说:杀人一命,等于杀害全人类。(5:32穆罕默德也掷地有声地强调人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他在辞朝演说中讲道:“人们啊!确实的,直到你们回到安拉那里,正如本月本日和本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样,你们的生命、财产以及你们的名誉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确实的,不久的将来,你们要见到你们的主,而且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没有几个人站出来谴责杀害教师的凶手,难道穆斯林不应该反对这种暴行吗?我们有什么理由袒护一个杀人犯?如果你认为这个人杀得好,解你心头之快,那么你的行为与恐怖分子没有区别,尽管你没有实际行动,但你却与恐怖分子站在了一起。而任何对恐怖行为的支持,都是真正有辱先知的行为。


如果你认为杀人有罪,但又无法接受教师的行为,毕竟法国目前出现的对伊斯兰的歧视的确不尽人意,但你完全可以通过温和的方式表达你的诉求,提出你的反对意见,诉诸法律,甚至于和平抗议,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一开始就这样做,大家都这样做,还会有悲剧发生吗?


话说回来,先知穆罕默德光辉的一生足以成为见证,尽管有人刻意丑化他,妖魔化他,但却丝毫无损他的伟大,六十年前的中国,发动对伊斯兰教的空前的批斗,甚至专门搞出了《伊斯兰教的反动本质》一书,连很多阿訇都被动员起来宣布退出伊斯兰教,西安就有十个阿訇联名写了一张批判穆圣的大字报,然而,他们有没有伤害到先知?有没有阻挡伊斯兰在世界上的传播?有没有人能够阻止世界上十多亿人每天对他的祝福?没有。那么,仅仅一张漫画就能侮辱到先知吗?就能损害他的伟大吗?不,所有侮辱者只是自取其辱。


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不是同步的,人们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的,总会有一些素质低下的人通过卑劣的手段来破坏宗教的尊严,这是无法避免的。不仅穆罕默德,孔子也遭到过侮辱,不是被叫成孔老二吗?佛经也遭到过侮辱,“什么佛经,尽是狗屁”这标语仍然让人记忆犹新。耶稣也曾遭到过侮辱,电影《达芬奇密码》就曾遭到基督教世界的强烈抵制,因为剧中提到耶稣娶妻生子,这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但对基督徒来说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们把耶稣当成神来祭拜。然而即使如此,别人的侮辱能够有损孔子的伟大、佛陀的伟大,以及耶稣的伟大吗?当然没有,他们伤害不了孔子,伤害不了耶稣,又怎么能够伤害穆罕默德呢?


有人说,穆斯林太玻璃心,不淡定,一名教师就惹得他们抗议如潮,在我看来,穆斯林的玻璃心和不淡定都是选择性的,就拿东方墙国来说,有多少人被禁止留胡须,禁止戴头巾,有多少清真寺被枭首,有多少经书被禁售,有多少人被强制“学习”,他们遭受到多么大的苦难,我相信大家都历历在目,可为什么,全世界绝大多数穆斯林都能够如此沉得住气,如此淡定呢?那些口口声声要捍卫宗教,执行沙里亚的人,怎么没有见你们对那头恶魔的暴行吭过一声,哪怕说过一个字呢?


当然,世界上很多穆斯林被蒙蔽,并不知道墙内发生的苦难,但那些所谓的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呢?那些塞西们,埃尔多安们,电锯王子们,阿亚图拉们,联合酋长们,他们在干什么?他们有没有为这数百万的同胞站出来做点什么?他们对法国兴师动众,而对北京却一味装聋作哑。


那些忙着捞取政治资本的人,他们不但装聋作哑,反而还变本加厉,昧着良心与恶魔站在了一起,在联合国为牠站台,成了牠镇压穆斯林的帮凶,看看那五十多个投赞成票的国家吧,有多少是所谓的穆斯林国家,看穆斯林国家支持镇压穆斯林,这真是穆斯林的奇耻大辱。


相反,那些为穆斯林所不齿的西方国家,却在为穆斯林伸张正义,他们通过一项项声明和法案来谴责并制裁那头邪魔的暴行,包括你们所反对的马克龙,就在9月8日,就在信中直言了牠的反人类罪。而你们所支持埃及长老们,阿亚图拉们,他们站出来说过一个不字吗?这不由得让我想起穆罕默德阿卜杜在访问欧洲之后曾经充满悲凉地说过的一句话:“伊斯兰在欧洲,而穆斯林在埃及。”


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正义之举是令人敬佩的,与此相反,所谓的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却是令人不齿的。国内也是如此,在一座座清真寺被枭首,被拆毁,被合并,被改建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那些戴着白帽子的獐头鼠目正忙着进京开会,各表忠心,或者忙着批判异端,断人出教。极端主义行为并不是孤立的,二十多年前,艾哈马迪亚教会的学者周仲羲来中国推广他的古兰经译注,诚然,这个教会不被穆斯林世界接受,然而仅仅因为这个理由,上海某位知名阿訇竟然说,应该将他们从肉体上消灭。十几年前,天津的王仁忠老师写出了一本伊斯兰与中国古代文化的书,同在天津的某位李姓教授得知之后说道:“此人应该杀掉!”如果你有机会读到他们攻击穆斯林同胞的言论,看到他们充斥着“教敌、毒瘤、下毒手”等字眼的文字,你一定会感到震惊。如果说起辱圣,穆斯林将自己的同胞当做敌人,是不是对穆圣的侮辱呢?如果说起辱圣,穆斯林对自己的同胞发出死亡威胁,是不是对穆圣的侮辱呢?如果说起辱圣,穆斯林无视自己的同胞的苦难,是不是对穆圣的侮辱呢?非但如此,他们还支持镇压穆斯林同胞,是不是对穆圣的侮辱呢?那些热克甫们,杨发明们,以及国内国外所有那些昧着良心支持镇压同胞的阿訇、毛拉、会长们,你们的恶行是不是对穆圣的侮辱呢?


今天的穆斯林世界,正遭受着空前的割裂,穆斯林乌麦,再也不是有如一个躯体一般,一处疼痛周身皆痛,而是一盘散沙,分崩离析,穆斯林国家的政客们为各自的利益忙得不可开交,或忙着和大国勾兑,或忙着和以色列建交,或忙着发动政变,或忙着迫害异己,至于维护穆斯林的尊严,解救遭难的同胞,那统统和他们无关,西方国家谁爱管让他们管去好了。这种麻木不仁,这种离心离德,对产生过辉煌文明的穆斯林来说,不是天大的侮辱吗?今天的穆斯林群众,拒绝传教,拒绝求知,放弃礼拜,无所事事,耽于享乐,恣意狂欢,或如非穆一样陷入淫乱之中不可自拔,这种种衰落颓废的乱象,对一个本应顺从真主,劝善戒恶而止于至善的乌麦来说,不是天大的侮辱吗?


亲爱的同胞,如果我们的心中,还深爱着先知,我们怎会抛弃他的道路,如果我们的心中,还存有仁慈,还怎能任由恶魔欺压我们的姊妹,我们的女子,如果我们的心中,还仅存一丝尚未被恶魔啃噬的良知,我们还怎能眼睁睁地看着穆斯林遭受空前的苦难而熟视无睹?如果我们心中,还承认自己是这个群体的一员,那么,我们没有理由浪费生命,而应该向先知一样,为人类的正义和自由得到昭彰而做点什么。


我委派你,只为慈爱众生。(21:107


无花果

二〇二〇年十月三十日

【作者简介】原名洪炉,回族,”绿色中华“创建者,渭南市一青里清真寺前任教长,曾在中国入狱,并应美国国务院邀请访美,现居马来西亚。
9
分享 2020-10-31

22 个评论

所谓教长是什么职务?
这个人在中国穆斯林圈挺有名,我反感他的原因是我们回族人不认同向非回族群众传播伊斯兰,我们只认为伊斯兰教是中国回族内部事务,不要和汉族和其他民族有太多宗教往来。
无花果这些人致力于所谓在中国推行伊斯兰教,不限汉族入教,还希望自译古兰经,认为马坚译本不妥。
不过就他说的这些批评穆斯林世界中的沙文主义的观点,我还是一致的。
只是这种伊斯兰国际主义如果不从身边的社区开始做起,搞教育,搞实业,创致富,和汉族,基督徒,西方人搞好关系的话。
空谈这些也是毫无意义的。
伊斯兰教应该进行一下宗教改革了,不然这次事情要是把天主教教皇给激怒了,你认为全世界大多数天主教徒会饶了穆斯林吗?
>>伊斯兰教应该进行一下宗教改革了,不然这次事情要是把天主教教皇给激怒了,你认为全世界大多数天主教徒会饶...

教皇面对共匪的钱舔的不知道有多欢
>>伊斯兰教应该进行一下宗教改革了,不然这次事情要是把天主教教皇给激怒了,你认为全世界大多数天主教徒会饶...


现任教皇走的是奥巴马路线。放心吧,就算穆斯林杀到梵蒂冈,他也只会继续给穆斯林洗脚,亲脚丫子。说批评穆斯林是种族歧视。
问题的关键是伊斯兰教须进行世俗化,政教分离。
不然,在现代社会就像公牛闯进玻璃店,动辄得咎。
>>问题的关键是伊斯兰教须进行世俗化,政教分离。不然,在现代社会就像公牛闯进玻璃店,动辄得咎。


这事儿其实不单纯是世俗化的问题,因为就算穆斯林世俗化了,他们同样可以对于侮辱默罕默德抗议和愤怒,他们同样也可以在他们自己的穆斯林国家制定法律禁止侮辱默罕默德,就像德国禁止纳粹一样。不少抗议法国辱穆的国家其实也挺世俗化了。
但问题在于,穆斯林需要明白,你可以愤怒但不可以砍头,穆斯林的禁忌也不等于全世界的禁忌,你在其他国家得入乡随俗仅止于抗议但必须容忍。
而穆斯林世界之所以这么欺软怕硬,其实和左翼一直倡导的融合政策也是不可分离的,左翼天天强调要自我阉割照顾别人感受,时间久了别人自然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而且很多穆斯林地区战乱频繁,自然法制观念薄弱,一生气就会乱来。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只能加强移民审查,最好就像我曾经提议的,入境的时候戴个情绪检测头环,展示辱穆漫画,检测情绪波动如果超过某个可能有杀人冲动的阈值,就禁止入境。
在这点上,你支人比穆斯林更麻烦,毕竟你支人太滑了,虽然不砍头但是搞渗透破坏,搞腐败输出,搞偷窃技术,大概只能展示辱包辱腊漫画,标准下降到有负面情绪就禁止入境才行。
不过我个人感觉,这次穆斯林国家的反应其实挺诡屌的,查理周刊辱穆都辱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这次法国人被砍头了反而穆斯林国家纷纷跳出来,这么多年你们难道不知道查理周刊始终辱穆??背后指不定真有你支的黑手在操作。
与现实无关,说什么都行啊。

宗教,对大众的意义就是提供一条逃离无尽痛苦的途径,哪怕只能暂时。

但是,这样去面对现实,可就只能继续这样逃避现实了
温和的声音在穆斯林族群里没有市场,他们已经长期的被灌输仇恨论了。

如果你说回教极端,他们会说:多数的穆斯林是温和的。

但你看到可以发言的都是极端的言论。
穆斯林主張不信者是要下地獄是要被穆斯林血洗的存在,非穆即非人,在穆眼中人命不包括非穆斯林阿。
本來就是邪教就別再一堆人跳出來洗地了,真的好噁心一堆穆跳出來主張自己溫和及替邪教洗地。
>>温和的声音在穆斯林族群里没有市场,他们已经长期的被灌输仇恨论了。如果你说回教极端,他们会说:多数的穆...


写这篇文章的无花果我有点印象,是个挺有名的人了,不能算没有市场。
而且本来教长也差不多等于阿訇了。
說真的,伊斯蘭歷史上出現許多帝國,出現許許多多的開明的領導人
諸如蘇里曼大地、撒拉丁、凱末爾
若他們能看到現在穆斯林社群的醜態,應該會很想爬起來
>>写这篇文章的无花果我有点印象,是个挺有名的人了,不能算没有市场。而且本来教长也差不多等于阿訇了。


有没有引起穆斯林游行支持温和的声音 ?多数的温和穆斯林有没有站出来为自己的立场说话 ?

他们是不能还是不敢 ?

土耳其的极端言论一出,全球的穆斯林都出来游行烧国旗了。
>>有没有引起穆斯林游行支持温和的声音 ?多数的温和穆斯林有没有站出来为自己的立场说话 ?他们是不能还是...


你要从全球来看自然没啥卵用,穆斯林毕竟不是铁板一块,他最多能影响到点支国背景的穆斯林。
不过我觉得其实不管穆斯林说什么,在品葱这儿其实压根没人真正了解,要不你介绍我点欧洲穆斯林的网络社区我进去瞧瞧穆斯林的态度?
我个人觉得欧洲的穆斯林其实是有种被战狼坑害的感觉的,推特上有看到类似的发言。
>>你要从全球来看自然没啥卵用,穆斯林毕竟不是铁板一块,他最多能影响到点支国背景的穆斯林。不过我觉得其实...


我本人对穆斯林没有敌意,而且也和他们一起生活,他们都是温和且乐于助人,问题是他们长期被灌输仇恨论,这是不能否认的。

我的希望是温和的穆斯林敢于改变,站出来反对那些极端言论的穆斯林,如果做到这点,战狼或者极端主义都不能代表他们了。
不要洗了。我们就不说追随者,可以说是他们的曲解,说也说不清楚。我们直接说宗教创始人穆罕穆德吧。他发动了多少次战役?平生杀了多少人?娶了多少个妻妾?

这是和平的宗教创始人干的?

穆斯林啊,你们所喜爱所尊敬的那些温柔,良善,忍耐,公义等穆罕穆德的品质恰恰在耶稣里面。
8 : 12
當時,你的主啟示眾天神:「我是與你們同在的,故你們當使信道者堅定。我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的人的心中。」故你們當斬他們的首級,斷他們的指頭。

8 : 17
你們沒有殺戮他們,而是真主殺戮了他們;當你射擊的時候,其實你並沒有射擊,而是真主射擊了。(他這樣做)原為要把從自己發出的嘉惠賞賜信道的人們。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9 : 29
當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經的人,你們要與他們戰鬥,直到他們依照自己的能力,規規矩矩地交納丁稅。

9 : 123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要討伐鄰近你們的不信道者,使他們感覺到你們的嚴厲。你們知道,真主是和克己者在一起的。

religion of peace
>>伊斯蘭教應該進行一下宗教改革了,不然這次事情要是把天主教教皇給激怒了,你認為全世界大多數天主教徒會饒...


伊斯蘭自己的「宗教改革」還嫌少?
那些穆斯林国家必须跟支共做切割
Newer 观察 回复 upgraded
>>有没有引起穆斯林游行支持温和的声音 ?多数的温和穆斯林有没有站出来为自己的立场说话 ?他们是不能还是...

还是有的,尼斯那事的时候有穆斯林保护教堂。
这种和解能够多一点就好了
马克龙与大大勾兑下,将所有穆斯林强到墙里来,让他们感受下什么叫做特色默罕默德自由与人权
这人的名字叫‘绿色中华’,一听就没安好心,想让绿教改变中国的文明和传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