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语言:中国南部的客家话

正在消失的语言:中国南部的客家话
2019年3月20日 03:58 VOA

在中国南部小镇沙口戴蒙·黄的家里,一天听到三种不同的汉语并不稀奇。
有时会听到客家话,那是黄家祖辈的语言,还会听到粤语,那是广东省的主要方言,还有普通话,也是多数外国人所知道的“中文”。在黄的生活中,每一个方言都有其独特的目的,不管场合是在家、学校还是工作地点。
在沙口的家度过假日长周末的黄说:“我会在一些正式的场合说普通话,我和朋友出门玩的时候,我会说粤语。我和一些家人会使用客家话。”
21岁的黄中学时离开了他的农业小镇,到县城读书,如今在中国大都市之一广州上大学。


[url=https://facebook.com/sharer.php?u=https%3a%2f%2fwww.voachinese.com%2fa%2fdecline-of-hakka-in-southern-china-shows-bigger-problems-ahead-20190301%2f4838234.html][/url]



[url=https://twitter.com/share?url=https%3a%2f%2fwww.voachinese.com%2fa%2fdecline-of-hakka-in-southern-china-shows-bigger-problems-ahead-20190301%2f4838234.html&text=%e6%ad%a3%e5%9c%a8%e6%b6%88%e5%a4%b1%e7%9a%84%e8%af%ad%e8%a8%80%ef%bc%9a%e4%b8%ad%e5%9b%bd%e5%8d%97%e9%83%a8%e7%9a%84%e5%ae%a2%e5%ae%b6%e8%af%9d&via=voachinese][/url]



[url=https://plus.google.com/share?url=https%3a%2f%2fwww.voachinese.com%2fa%2fdecline-of-hakka-in-southern-china-shows-bigger-problems-ahead-20190301%2f4838234.html][/url]



[url=whatsapp://send?text=https%3a%2f%2fwww.voachinese.com%2fa%2fdecline-of-hakka-in-southern-china-shows-bigger-problems-ahead-20190301%2f4838234.html][/url]



[url=https://line.me/R/msg/text/?https%3a%2f%2fwww.voachinese.com%2fa%2fdecline-of-hakka-in-southern-china-shows-bigger-problems-ahead-20190301%2f4838234.html][/url]



一起说客家话,仍然是把黄与他在沙口的祖父母和在佛山的父母联系在一起的纽带,但是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他的弟弟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每个人把语言从客家话转向普通话。。
“我的小弟,---虽然我们住在佛山,教他客家话,”黄说,“可他不学客家话,他学普通话,所以到现在也不会说客家话。”
香港大学语言学博士生亚瑟·汤普森(Arthur Thompson)说,黄家只是语言多样性正在中国渐渐消亡的一个例子。汤普森和同事、香港大学语言学系的两位助理教授约瑟夫·佩里(J. Joseph Perry)和乔纳森·黑文希尔(Jonathan Havenhill)正在研究黄家的案例。这是正在开展的沙口客家话项目的一部分。
全世界有3千4百万人说客家话,包括香港、台湾和东南亚的海外华人社区。说客家话的还有一些中国最著名的领袖人物,包括现代中国的国父孙中山和太平天国造反领袖洪秀全。
虽然客家话有如此显赫的历史地位,但是在中国大陆境内,普通话正在排挤客家话。源自北京方言的普通话被视为“标准”国语。
中国由农村向城市的大迁徙是客家话江河日下的主要驱动力。过去30年来,包括黄家在内的几亿人从乡村迁往佛山和广州等城市。很多移民最后放弃了家乡方言,改说当地的标准语言。
汤普森说:“正因为如此,黄有了客家话正在消亡的感觉,因为他已经看到,一出家门,客家语实际上就派不上用场了。而更加触发他这种感觉的一个事情是,他的弟弟甚至根本就没有在沙口长大,可能不会在沙口接受任何教育。”
他还说:“这种情况在中国各地多有发生。我认为,这种模式可以延伸到汉语很多不同的语言上,不仅仅是客家话。”
中国南部受到的冲击尤其大,这是中国语言最多样化的地区之一,如今已成为经济和工厂重地。根据《汉语方言地图集》(the Linguistic Atlas of Chinese Dialects),在全中国范围,有大约10大种不同的汉语,此外,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还有很多语言。几乎所有这些语言都处在衰落状态。
台湾最近通过法律保护客家话等少数族群的语言,而中国除了当地电视台有限的公共节目之外,没有做出这样的保护语言努力。中国也不承认各种不同的中文为正式的“语言”,只称其为“方言”,尽管有些“方言”有众多使用者,比如粤语在全世界就有9千1百万人在使用。很多这些“方言”实际上与普通话彼此并不相通,音调数量和词汇也经常不同。
随着客家话的消逝,中国南部正在慢慢失去它的历史元素。客家人几百年前从北方南迁,客家话随之扩展。客家人在定居中国南部和东南亚的过程中,常与其它族群出现暴力对抗,而客家话却生存了下来。
在当代,客家话的颓势也将有重大的政治后果,这在黄家只说普通话的弟弟身上已见端倪。
汤普森说:“这正是中国政府想要的那种小孩:达蒙的小弟弟从三岁起就说着流利的普通话长大,与他的语言多样性没有任何关联,这样他将被抹去任何地区身份认同。他只把自己视为中国南方人。”
他说,两分法对中国政府来说更容易管理:中国北方人与中国南方人,而不是靠各种各样的村庄或语言群体来分人。这种两分法似乎大体与中国正在展开的更大范围的运动相符合。中国正在强调,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就是说普通话的汉人,特别是在那些有大量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比如西藏和新疆。
汤普森说,虽然在广东还是可以听到客家话,但是,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年轻一代的中国人不再说父辈的语言,“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臺灣,雖然政府試圖推廣客語,但客語人口流失的速度還是相當驚人。很多小孩父母至少一方是客家人,但因為家裡交談不使用、日常生活也用不上,客語程度甚至比不上閩南語程度,平常也不會特別看客家電視台或聽客家電台,國小本土語言課即使選修客語,考完試也立刻忘得一乾二淨。

我的雙親之一就是客家人,講四縣腔,但除了回祖父母家時偶爾會聽到大人用客語對談外(老一輩跟我們這些孫子還是說國語),就沒什麼接觸到客語的機會了,小時候本土語言學的也不是客語,是閩南語。最近想試著藉由準備客語檢定重新學習客語,但客委會的教材和實際的口語表達差別很大,講起來老是被長輩笑有「臺北腔」。本土語言教育真的還是要從小教起。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语言主要用来交流沟通。人类历史上诞生了很多语言,也消失了很多,这也符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顺其自然就好,没必要强制性干预。
恶习像弹簧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北方方言,哦还有四川话都很强势,用普通话问个路他都回你本地话。
说到客家话,就也说下闽南话吧,都福建的。
只能说因为有着台湾未沦陷区,否则闽南话,尤其是在城里,几乎为零。厦门岛内转到莲花三、五村那带才听到几句闽南话。客家话莆田话福州话之类比较倒霉,都没在非沦陷区留个种……
农村讲闽南话虽然还很多,但随着沦陷区共党的城市化和“推普”,能讲会讲闽南话的势必越来越少。
更别提本地文化了,现在留着的都是对共党或当地人有利的,至少不是有害的。
biomodified 观察 劝中国人向善等于犯罪
因为本来就没有客家话这一说
客家人就是不同来源的附近的流民 或者高地人一类的        各地的客家人的方言都不一样

客家人的概念就和汉人一样可笑
問心 路過的閒人
跟大家報告一下,臺灣還有一些客家文化,雖然我不是客家人。
在臺灣客家人主要分佈在桃園、新竹、苗栗和高雄的部份地區,有專門使用客家話的電視頻道,也有客家音樂家推廣客語音樂,學校有客語課保存母語,政府也設有客家委員會。當然,不可否認的,使用客語的人確實越來越少了。
weini8964 驅除共匪,恢復中華
我媽是客家人,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學會說的
只能說作為一種方言,它的流動性並不高,出了城裡基本都是說普通話
只有在鄉村才會說
普通话一定程度上消灭了本儿地儿人儿的本地臭
虽然俺反重力,但主持普通话
语言是有军队的方言
北方胡语为什么能在诸夏语言中脱颖而出,推行到诸夏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远到内亚东土
就是因为有暴力机关在确保它能够推行
感觉客家话同时受到了粤语和普通话的挤压……
仅根据我身边有限的样本来看
客家话、潮汕话在广州佛山等地会说的人应该也不少,但多数人同时会说普通话和一点粤语
不认识的人交流的时候首选普通话,能用粤语的时候首选粤语
客家话和潮汕话收缩到了家庭和同乡间使用的范畴

我一个六年同学,在校期间从未听他说过潮汕话,游戏语音内传来潮汕话背景,才缠着他学潮汕话hh
drdoom_2009 ConfedCantonia 百粵邦聯 新邦聯黨人
俺就是客家人,然而家乡人主要说的还是家乡话

既然客家人都說沒問題,那我看大家就散了吧。
印度有许多客家人,中印战争的时候受过政治迫害。
很多人来到加拿大,他们不会说中文,会说客家话,行为上很印度。聚会时载歌载舞。
有个年轻人当上了国会议员。
客家话的问题是没有订立官方标准,不像粤语以广州音为标准。香港粤语也是广州有钱人带过去的。
蝗飞红 蝗皮肤蝗头发黑眼睛,永永远远都在人传人
其实全世界人都说拉丁语挺好,不过上帝可能会发怒
會聽客家話,但基本不會講
連廣東話那麼強勢的語言開始衰落,客家話不可能避免消失
DOGLY 電腦大爆炸 存檔死清光
客家話很難保存,就我所知在台灣、香港、馬來西亞等地都有客家人,但各地客家人用語和口語都有極大區別,甚至無法互相對話。
俺就是客家人,然而家乡人主要说的还是家乡话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四邑話瀕臨滅絕的程度過於客家話吧



滑動剪貼項目可以將其刪除
法國南部的奧克語也幾近消失,年輕人都不講了。
Bi ere gisunbe bahanambi.
Saya boleh cakap bahasa ni.
Ngai sed gong Haggafas.
I speak Hakka.
我会说客家话。

好像拉丁字母都不计入讨论字数?
在之前於香港聽到說客家的人也不少,通常懂客家的多數都是正宗的南方人,可是近年聽到的卻是普通話為多,北望神洲的人也放棄了自己的語言,嗚呼哀哉!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我們看到消失了的語言還少嗎?當年的契丹語鮮卑語還在嗎?現在世界上有多少個人會滿洲話?
耶穌基督嘅說:「天地要過去,但是,我的話決不會過去。」(路加福音21:33)。
看看外面的世界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作为一种文化,语言应该经过详细研究记录下来。

作为一种工具,应该让人们去自由学习自己喜欢的语言,不要为了保留一种语言去逼迫人们强制学习。当然强制推广一种语言也是不对的。
天下為公 遲來的公義就是不公義. 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我是客家人,但完全聽不懂也不會說客家話,只會幾句基本的日常對話,數字,和粗口,其中懂最多的就是粗口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为什么一些台湾人香港人,不愿意承认和大陆人是同胞?

答:說了你不要生氣,給你說句實話,我遇見過的大部分台灣人,香港人,其實從內心深處是看不起大陸人的,甚至許多國家的人都看不起你們,這是一個刻板印象的關係

為什麼看不起大陸人?他們對大陸人的刻板印象是:大陸人素質低、沒水準、窮得饑寒起盜心、甚至於智商都有問題。準確的說,這個是一個身份認同問題,但是不是認同大陸人的問題,而是認同中國人的問題

中國人在世界上的名聲,其實已經臭了,背負著中國人三個字,就是背負著一項隱形的負資產,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中國人,你要比日本人、韓國人、澳洲人……在海外活得更加努力和謙卑,才能獲得別人的尊重,而這些尊重,是日本人、韓國人、澳洲人……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獲得的

我親身經歷過莫名其妙的國家歧視、民族歧視,我什麼也沒有做,僅僅是因為我背負著中國人這個身份,就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傷害

相信我,如果你去海外生活一段時間,你就會理解,為什麼中國人三個字那麼臭,你也會理解在這個層面是,為什麼台灣人、香港人不願意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你如果見過文明世界,再回首看看中國人,你也會有這種感觸:我可別做這種中國人了
普通话是专制语言,共产党强行推广普通话目的是消灭各地方语言,最终达到一个民族只讲一个语言。
不仅客家话受到普通话威胁,其它地区语言面临同样的困境。
各民族要保护自己的语言文化必须消灭共产党,建立民主宪政新国家,由新国家议会立法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化。
imundo 为安全原因,本账号已弃用。密码随机设置,无法再找回。
对于方言的应该是:政权和民间都应该做到不强人所难,顺其自然。
我家是廣東客家人,感覺牆國一直在剿滅地方文化,不但客家話,連廣東話也式微了,用語都已普通話話了。而台灣據說客家人只佔5%, 火車報站都有客家話,好仔細(客語)感動!
所谓普通话其实满话,共产党毁了汉字同时在毁汉语。
KuoTW 廢文產生器
客家人经常对外声称自己是纯种汉人,既然是纯种汉人那当然应该讲纯种汉语,努力向北方纯种汉人靠拢。
 海外的客家人亦然,后代变得渐渐不愿学习客家话(坐标东南亚)。可见没有祖国,保存文化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很多语言文字都消亡了。
语言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交流,现在世界越来越小,人类联系越来越紧密,当然也更需要更简单直接的沟通方式。
所以普通话的发展和英语的广泛使用都是社会进步发展的自然选择。
当然作为历史文化的传承,方言也需要保护,喜欢地方文化的人可以去录音,记录,整理,学习。
但是逆历史潮流发展,各地说各话,十里不同音,也是不可能的。
方言作为口语来使用是注定被淘汰的。
汉字简化和强制普通话是中国做的为数不多的两个正确决定。
客家话和潮州话一样,都难听得要死,早该消亡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