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書院 事件帶給我的感想

如果港台海外的朋友們不了解,在這裏先解釋一下。“豫章書院”、“臨沂網戒中心”等組織是迎合官方創造出的病——“網癮”而成立的私人組織。主要就是欺騙家長,上網會上癮,導致毒癮一般的副作用,再欺騙學生到這種“學校”接受訓練。訓練內容就是軍訓、毆打、沒收通訊設備、禁閉、人格侮辱、電擊、性侵、強制屈服⋯⋯不少學生送出“網戒中心”後不同程度地出現心理、精神問題,成為他們一輩子的陰影、甚至引發了殺害父母這樣的暴力事件。

本次事件是Bilibili的up主“温柔JUNZ”對社會的呼籲和求援:曾有同學向上反映“豫章書院”的惡行、整治得不了了之;在網上發帖、帖子被刪,發帖的同學以“造謠誹謗”罪調查。他們只得向志願者曝光,志願者奮鬥數年卻沒搞倒“豫章書院”,反遭到其惡首——吳軍豹的打擊報復,逼到一個志願者自殺(未遂),大多志願者遭到死亡威脅等等不同程度的攻擊。“豫章書院”被新聞曝光、立案調查後,起訴失敗,原因是“證據不足”,與楊永信一樣,立案-處理-關停-換個名字繼續運營,你們都知道為什麼。

這樣的網戒中心前前後後已經運營了十餘年了,分布中國各地。愚昧的家長不斷地把孩子送到這樣的組織裡挨打、受辱,妄圖得到一個聽話的小綿羊。他們拉上橫幅,支持“豫章書院”繼續開下去。這不是個例,現在去百度搜、百度推廣依舊把這些學校推到頭條。民眾們呼喊“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可是惡魔並不孤獨。

我不由得感覺,這是一場多方、多種需求的共謀。

順民培養的需求:可能我這樣的人,如果遇上不開化的父母,就要被送去網戒中心了。中心的教官都是沒多少文化的退伍軍人,或者乾脆就是流氓。他們用《1984》裏那套集體主義的方式逼迫你放下個人的慾望、思想、服從於“孔子”、“楊叔”或者某個抽象的孝道偶像。其實還不是害怕反賊、害怕上網作亂、害怕年輕人自由之思想。所以官老爺其實是默許這幫流氓辦學的,要不然他們想打黑除惡還不是分分鐘?

央視十年前就以極其正面的形象報導過楊永信等人,美其名曰“戰網魔”,好像互聯網是個魔鬼,是互聯網本身毒害未成年人。把家庭的矛盾歸咎於互聯網,並且一手打造了“網癮”這個病,臆造了上網與暴力、反社會的直接關係。其實我們都知道,人類對很多東西都有依賴性,比如打麻將、看電視、抽煙,很多能不能稱為“上癮”還沒定論,再來暴力、家庭疏離等等行為是複雜成因的,一屁股賴到互聯網上顯然是簡單認知或是別有用心。當今之世,大家都離不開互聯網,貌似所有人都患上網癮,並且有了“學習牆國”上頭就開始掉轉槍頭:哎呀,互聯網本身沒有錯,錯的是那些群眾中的壞份子嘛。

但實際上有沒有把這些惡魔進行處理呢?沒有啊!怎麼告都是“證據不足”。除了他們本來就有一定的後台,再來就是戒網癮學校本來就是一個極佳的威懾廣告,告訴小孩,上網是危險的、是會被懲罰、甚至虐待的。更告訴其他人“要是亂講話,就是這個下場!”。他們開辦下去,也能少幾個有獨立思想的人,多幾個無腦的順民,豈不妙哉?

傳統社會規範的需求:時代變了,可是老人總是意識不到,不少家長還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觀念裡。“聽話”是什麼?——服從;“上進”是什麼?——創造經濟利益。這種一代代互相牽制的關係,必然和追求獨立自由的新一代互聯網原住民形成對立。現在的主流意識形態是什麼?——民族主義,民族主義必須要有一個家庭關係作為紐帶,為了維持傳統家庭的關係,家長和當權者必須要守住“傳統道德”這條戰線。建國之初的國際主義、推翻舊傳統的思潮逐漸被一套更古老的思想拍在沙灘上。因為,首腦已經不革命了,他們是革命的反面,成了君主制。其傾向與愚昧家長的思想不謀而合。下一代的家長會更開明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為他們生長在充斥傳統價值的環境裡,就算有開明的思想,也不敢讓孩子出頭。

樹立權威的需求:吳軍豹、楊永信開學校要求誰?權力機關;志願者要關學校要求誰?還是權力機關。志願者們求爺爺告奶奶大喊“我比任何人都熱愛自己的祖國,所以沒求助任何境外勢力”。“網癮可以戒,但是要國家辦戒網中心”(這不是又把孩子推入另一個深淵了嗎)下面的評論大喊“簡直像韓國電影一樣黑暗,但是他們是真的黑暗。我們國家很安定和富強”云云。1、創造出一片祥和;2、大家批判壞分子;3、權力機關高度重視,龜速處理。就能不斷創造出政府很好、壞人很壞的簡單二元假象。一般群眾更仇恨壞人,更仰慕政府,更陷入美好的夢境。更不影響愚昧的群眾繼續把孩子往魔窟裏送,吳軍豹繼續賺錢,多方滿意的幻夢。

這就是我一個普通小民的不成熟認識。
37
分享 2019-11-04

33 个评论

像我爸妈差点想把我送进这个书院,幸好当时我有独立思考能力,直接拒绝了他们。虽然我至少比他们幸运,但是我也很心疼,很多人都是被骗或者直接强送至书院或者类似所谓强制戒网瘾场所,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说这种由专制带来遗毒,直接可以毁灭大陆人自我的独立思维,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多数人浑浑噩噩跟着共党走向毁灭,也无所谓
还好你没被送进去,送进去出来的很多人完全丧失了反抗意识,可怕可悲
当时我爸妈忽悠我说:我朋友说这样为了你能上大学,你可以用手机查查,这学校很好的
当时我就用手机查了一下,的确没有见到什么负面报道(当时不懂翻墙,估计负面报道也被百度屏蔽了)。下面的评论也都是孝敬父母什么的好话,就引起我的怀疑了,再加上其中一句“自从我进了学院,我学会了洗衣服,爸妈你不用再担心我了”
我看到这句话,基本上就证实了我的猜想,这又是一个杨永信
【洗衣服这种破事直接丢到洗衣机就可以了,再不济真的手洗也没啥的啊,为什么还要感谢学院,感谢爸妈,说自己会洗衣服了¿¿¿】
掌管宣传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反应慢了,此事是经由b站发酵的,然而b站已经是个又红又专的网站,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积极?实在是豫章书院这种事击中了年轻人的痛脚,就算是红小将也避不开。就像是正在奔三的青年人会因为乐咖事件和房价、婚姻、猪肉等重重困难惨遭社会毒打一样,豫章书院就是未成年人的乐咖事件。以前我们总认为,没有踏入社会的孩子容易分不清社会现实,容易无脑舔共,但豫章书院的事实给我们带来了另一丝可能性。
此外也不得不提一下正在流行的快手、抖音等网络媒体,正是这些媒体和智能机的存在渐渐培养起了普通人的视频纪录意识、视频表达意识;换句话说,即使每个人不能算做电影导演,也能算做一个纪录片导演了。再加上一点简单的剪辑知识,用上些功夫。一个逻辑清晰、条理通畅地小型新闻式纪录片就能很快速地制作出来。所以很多人讨厌抖音快手(包括我),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在训练中国人新媒体应用上是有贡献的。
b站也是新媒体的一份子,并且一直在有意识地培养有潜力的”up主“,只不过在之前,”up主”们除了娱乐搞笑的作品,通常也就剪一剪技术分享。然而近几个月各种“失业”、“找工作”、”生意失败“等相关的纪录层出不穷,且有越来越精良的趋势。这就不是b站管理者或宣传部门的领导所能控制得了的,当他们还在因各种青年人自学剪辑知识自愿为祖国国庆增光添彩而沾沾自喜的同时,悄然不知这场浪潮的另一面已初露峥嵘,甚至可能将其反噬。就好比给士兵发放了枪支,却不能精准地控制士兵朝谁开枪。于是,视频(或者说电影和纪录片),终将回流到它古老的传统中去——社会批判。
b站的管理者可能不会想到豫章书院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或者豫章的相关领导背景那么硬。甚至管理者一开始还天真地想要为我国法治添个砖、加个瓦,起到舆论监督的作用。殊不见临沂杨永信至今安然无恙?目前b站已经骑虎难下了。我们就等着看笑话吧。知乎上还有一个”中国到底强大到怎样“的帖子,各路爱国者在里面群情高昂的,我的账号只是被封了,要不是被封,我肯定要在底下加一条回答:
”江西吴军豹为此题点赞。”
如果这事能让某些小粉红认清中共“法治”的真面目倒也算是件好事。
@共青团 滑稽
微博上"豫章书院"的热度被压,百度上"豫章书院"的词条消失,我使用的小黑盒与nga游戏论坛的时事版块上不能讨论"豫章书院"。似乎只有bilibili坚挺着,多么悲哀的现实。在中国这解决不公需要炒高热度的土地,这就意味着铡刀离抗争者的脖子已非常近。
说点题外话,为此事抗争或发声的人,他们是否会在某一瞬间,羡慕他们一口一个喊的"废青"?"废青"起码能上街为自己的要求贡献一份争取力量,他们却只能对着越来越恶化的事态干瞪眼,谁更"废"呢?呵!
帮忙顶一下吗
https://space.bilibili.com/475065150 
这是我的b站个人首页,作为很普通的人做了几个声援视频,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
新人up很难,各位的每一个支持都很重要对我,谢谢你们。
小心遭到五毛和无菌包报复,你在品葱公开了你的个人身份(B站绑定手机号码)
请不要在品葱暴露任何墙内个人信息,要知道现在浏览“反华网站”都会被抓。
同学, 请注意个人隐私,如果你是up主本人的话
我爸妈也曾经想把我送去这种学校 我26了 在我初中的时候这种学校非常多 
朋友,保护个人安全,我这就去支持下
同龄人,小时候,多多少少都被这种学校恐吓过,加上变形计这种节目,很多家长中计了。
看他视频,应该是经常翻墙者,只是在google搜索豫章书院,里面有一条结果恰巧是品葱,然后初来乍到顺便注册了,只有这么一条发言和这么2个赞,他也不知道品葱是什么性质的网站,就算国安注意到他了,也没有过往的“反华言论”作为“证据”
up主也太刚了,这个网站不知道有多少监察员在盯着呢...
你们很多人都判断有误,并不是朝廷授意,而是朝廷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这种机构除了注册公司之外并不需要太多手续,选址也在偏僻的地方,你说朝廷怎么管,要管的话也得先知道有这个东西。

然后你打掉一个,又出来另一个。这东西说白了就是一些懒得管孩子的农村家长集资成立的。就跟家暴似的,你怎么管?管不了。
天真,杨永信电厂偏僻吗,不仅活得好好的,还给当地医疗创收呢。
中国人权报告对此视而不见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抚摩,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住于这生活。——鲁迅《南腔北调集·漫与》
現在上網上癮的反而是這些父母 成年人,手機不離手 到處影影影,發朋友圈發抖音,平時沒事也是拿個手機刷抖音快手刷朋友圈,要麽用手機煲劇煲綜藝,淘寶買買買 外賣也得通過手機叫。
你这智商,以后还是告别VPN吧
注意保护个人隐私,不要把品葱和墙内账号关联。
说实话我挺好奇的,既然那个豫章书院的那个谁要干你要报复你 你为啥不出动法律的手段去解决 法律的手段解决不了 然后P小将一阵高潮?结果呢?还不是没有解决 人家还是可以继续干你 这个时候你不反思强国的法制问题 你来煽批小将 ? 墙国人的思维 真的搞不懂。
豫章书院反应出来信息封锁 公民人权没有保障
能追溯到独裁专制 司法狗屁
然后批小将在这一步停止思考 对豫章书院的讨论都浮于表面 根本没有质疑公权力的想法
⑧嗦了,我年轻时都差点被送进去了。这件事其实也不必急着批判与嘲笑,简单来说还是一个通过舆论来反抗大众权威的事件,是个好事,这一系列事件至少引发了人们对于过去大陆权威媒体的质疑以及对于一个更开放自由的网络舆论环境的诉求。
老實說,這會不會是當時提前為新疆集中營做準備的試驗性機構
如果中共承认这种戒瘾学校侵犯人权,那就等于否认了自己修建新疆集中营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所以它不可能承认,B站也注定徒劳无功。不过还是很钦佩楼主的勇气,不如翻墙到油管做视频,让墙外的人权组织也知道这件事,给美帝多递一把刀。
我跟豫章书院事件的志愿者说了,豫章书院是共产党撑腰的,豫章书院的后台就是共产党,志愿者死活不信,坚称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
建议把豫章书院的视频转发到油管。
墙内的粉红真的已经是无药可救了。https://i.gyazo.com/f6e8fba2381d706b63b69581639e710b.png
关于政治上和管制上的弊病导致这些集中营的出现,很多人都说了。我想说一点就是:豫章书院和杨永信的事情,让我看清了中国家长。
绝大部分家长是主动把自己的孩子送入这些地方的。在这些事情被全面曝光的今天,还是有家长相信类似的机构,把孩子送进去。
有几个家长站出来给自己饱受折磨的孩子维权了?有几个家长真不知道那里面发生了什么?
索多玛就是中国,恶魔就可能是中国孩子的父母。
我也懷疑這些"書院""學校"是在為未來的某些舉措充當政策試驗田……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