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對社會的想法以及校園的互相排斥

有一輩子的人總是在說這一代的人只是懂得抵賴這樣抵賴那樣,就是說這一輩子的人不懂珍惜現在有的東西、不懂得吃苦,不然就埋怨這樣埋怨那樣。明明有書讀了,但就是不努力去讀,天天在一旁對著電腦上一些奇怪的網站,盡是把自己的時間放在玩耍上,做人要知足呀!你們還沒有經歷過戰爭飢餓的日子,就是不知道珍惜的重要。我也給人家這麼說過,「你現在要面對戰爭嗎?你現在要面對飢餓嗎?不然的話你在怨什麼?」,我也看到網絡上一些戰地記者籲人珍惜的言論,所以我究竟在怨什麼?

我埋怨的不是這個政府不給我什麼,這個社會不給我什麼,反而是製造更多的問題出來。我承認每個社會在每個不同時段也會有問題,但是用你面對過之問題的角度去衡量我面對過之問題,那麼你究竟有沒有想到,以前的一元可以買到多少東西, 現在的一元又可以買到多少東西;又或者你以前如何快樂,現在的人又可以用你以前的快樂來比較嗎?如果不可以,何以要這樣來衡量?最近我收看了對我而言是「娛樂」的片,就是講述嘗試讓一個富翁從一百元,零開始重新建立財富,像是將資金如何分配,如何找工作等等,但令我不解的是,一個窮人所面對的是不是就這麼簡單。窮人被水費、電費、氣費各種費用所壓迫,甚至隨時來一場大病令你一無所有。雖然我不應該這麼揣摩人家在想什麼,但在這些片當中我學到的是人一無恥、就是無敵。我也曾經某些有錢人捨棄他們的財產,不過可笑之處在大家不是看不見,就是裝作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畢竟他們壓根就做不到。我在擔心於這個無法流動的社會下,我的生活隨時變到像那些窮人一樣,當你無法再發言向政府求救的時候, 你就只能等死,不知道一群戰地記者們見到有人在那麼發達的城市下會餓死時候還說不說得出珍惜自己所有。是的,我現在不會面對飢餓,畢竟我餓死的時候已經靈魂歸西,再也無法看到這一群戰地記者們如何繼續他們的一套「知足常樂」。

按照人家那套知足,我只要有書讀,管他什麼中小學;只要有東西吃,管他是不是糞便還是水泥;只要有水喝,管他是不是排污管來的水,反正「排水渠」三字裏面因為有個水字,那就是可以喝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每個人都是有所謂的精神,這種精神不只是為生存而存在,而是要讓我們追求更進一步的生活而存在。若果對現況容易滿足的人,我建議這群人不要喝乾淨水,應該去喝泥水;不要賺錢,用廢張跟人家買賣,還有石頭當寶就可以了。你會覺得我這是歪理,這只不過是你不接受人家看法罷了,畢竟在你的眼中一切意見不合的都是歪理,然而也可以選擇不聽,但因為這而走去打人,極權世界挺適合你生活的。 不進則退,當下的社會不進步的話,隨時可以讓你受苦,天天提起人家沒有苦過的你,在社會退步之後可以讓你受苦受個飽。我最希望的是政府不要再製造更多問題,社會才有方法進步。

至於我的確有書讀,但是現在的學校有欺凌問題。這就是所謂珍惜有書讀之機會所造成的問題,大家只懂得讀書、讀書、讀書,結果讀死書,學生與學生之間都只懂得競爭,看到你那麼弱就排斥你,我也算是其中一個受害者之一,一直處於弱勢的我亦受到校園排斥,上到大專時稍為有好轉。看到連學校都有問題的時候叫我如何讀下去,就只能在一旁哭泣。我不太喜歡香港,整體而言香港給我的印象真的很差,不過當我看到基本整個中國都是這樣,我就更加絕望了,不是排斥這樣就排斥那樣。不過重要的是民主是讓我一直留在香港的主因,加上我也沒有選擇出國的權利,就只能乖乖待在香港,就是香港讓我認識到什麼是民主,我還希望的是排斥可以減少,那才是真正的民主,香港一互斥時比外國更嚴重。

回到現實,我剛剛去翻譯了抵賴這個字就是Deny,跟中文發音一樣,Deny也可以譯作拒絕人家的意見。說人家抵賴的時候,自己也應該想想是不是自己不能接受人家。
3
分享 2020-05-31

14 个评论

香港美国的互斥很严重,因为大家脑子里主要还是个人发展,自利,别人不如自己,只是有一些法律在制衡,可以解决一些矛盾,但是往往是事后
欧洲,特别是北欧要好很多,因为教育和社会规划特别强调利他,共同进步,别人和自己一样,除了法律之外的社会契约的发展其实比美国和香港进步很多,对于矛盾的解决,预防,都做的更好

北欧更接近liberal democracy
美国的每个人的民主权力并不一样大
香港美国的互斥很严重,因为大家脑子里主要还是个人发展,自利,别人不如自己,只是有一些法律在制衡,可以...

我在校園面對的就是面對小粉紅一樣,意見不合就是陰陽怪氣,行為跟一群人有別的時候就覺得你是異類。最近我看了油館上某些影片解說,說到有一個胖子年紀大到可以做老爸,從來沒有拖過女孩子的手,也未曾結婚,還喜歡玩具,盡是一些奇怪的行為,與社會格格不入,結果經常遭人欺負,只能默默忍受。我覺得這個情境有點像我,見到被人欺凌或者遭人欺凌,怕沒有人理會自己,於是加入,不然就視作不見,到自己被人欺凌的時候,就只能默默忍受。我也未曾做過主動的那一個,畢竟我的生活就是很沉悶,但若然有人是主動進入世界,我樂意這樣做,只要大家互相尊重就是。
我在校園面對的就是面對小粉紅一樣,意見不合就是陰陽怪氣,行為跟一群人有別的時候就覺得你是異類。最近我...

是的,我在大陆香港美国,欧洲几国都呆过
大陆,香港,美国,周围很多这样的人,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我的选择是尽量躲开他们,找到一个小圈子的人,有共情,会真心关心他人,互相帮助。在外面尽量少受伤,受伤了回到里面休息和疗伤。找不到这个圈子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呆着。
在北欧是真的好,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有共情和会关心他人的,可能几个月碰到一两件被伤害的事。当然他们的共情和关心也不是无限的,利益特别重要时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亚洲人牺牲自己,但是日常生活里碰到的各种关系都很舒服。
祝福你在香港找到自己的小圈子,实在不行可能跟大陆或者网络上也行。
是的,我在大陆香港美国,欧洲几国都呆过大陆,香港,美国,周围很多这样的人,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我的选择...


我觉得小圈子就挺好吧。真要像北欧那样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大圈子竞争太少,社会还怎么发展。
我觉得小圈子就挺好吧。真要像北欧那样整个社会变成一个大圈子竞争太少,社会还怎么发展。

北欧的科技水平和收入水品都很高啊
为别人着想不意味着不竞争不努力做更多事情的
北欧人其实挺努力的
是的,我在大陆香港美国,欧洲几国都呆过大陆,香港,美国,周围很多这样的人,几乎每天都会遇到,我的选择...

不過有時候找一堆人都挺難的,我基本上整個童年都是自己一個人,動不動就遭到人冷眼。我中學或以下程度的日子都挺難過的,尤其有些什么分組活動,所以整整十二年也要這樣過,父母也沒有過問些什麼,即使知道了也叫我忍耐,要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十二年過去後到上了大專院校才認識到新的人。
北欧的科技水平和收入水品都很高啊为别人着想不意味着不竞争不努力做更多事情的北欧人其实挺努力的


只是相对来说,我不是说福利社会都是懒汉,但是系统disincentivizes hardwork。牺牲一点发展来追求其实也是个人偏好罢了,我也能理解。不过我觉得长期来讲经济增长对底层生活质量会带来比财富再分配更大的提高。
只是相对来说,我不是说福利社会都是懒汉,但是系统disincentivizes hardwork。牺...


福利社会系统disincentivizes hardwork和人懒是你的误解
北欧和瑞士没有牺牲经济增长,比美国还富裕
而且人也不懒,每家生三个孩子自己带,坚持运动等等
这么说吧,我在中国最好一档大学和美国最好的大学时,我觉得自己算是最努力的那一档
但是到了北欧,我觉得我不够努力

因为以前的努力就是加班堆时间,但是思考不够,脑子偷懒,也没有努力寻找科学的方法
我比北欧人缺乏的就是在寻找科学的方法上的努力

只是他们努力的方向不是简单挣钱,努力的方式也不是简单的多加班,培养努力工作的方式不是像中美一样靠“你不努力你就穷死了”来逼迫
而是培养坚持,毅力,独立思考这些东西,科学的提高效率
帮助他们追求有效的努力和坚持
就是说需要加班时加班十几个小时,平时自愿的有效率的工作6-8小时,再花几个小时思考休息,提高第二天工作工作效率
而不是像很多中美日的人,被逼着无效率的工作十几个小时

他们工作的时间,你加上阅读,思考,科学锻炼,其实比中美都多
就算单比工作时间,北欧最努力那档人的工作时间也不比中美的短
举个例子,你看看Avicii, Alan Walker 这些人有多努力你就懂了

另外,中国美国那种制度,逼迫想懒的人去努力
他们努力的东西也价值不高
还不如让他们好好休息,对别人好,减少社会不必要的摩擦,影响想努力的那些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實行一黨專政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校園霸凌特別嚴重。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實行一黨專政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校園霸凌特別嚴重。

西方的是明顯地不明顯,本地的是不明顯地明顯,就是平時不怎麼欺負人,但一欺負上來比西方的還厲害,可以徒手打死人
西方的校園霸凌通常是短暫的肢體衝突,中國的校園霸凌通常是長期的精神剝削與軀體虐待,中國的壞人比西方的壞人更陰沉更邪惡,中國人長期接受唯物論 無神論 辯證法 道德相對主義 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熏陶,中國人比西方人更殘暴,在中國生活的生活成本比在西方生活的生活成本更大。
福利社会系统disincentivizes hardwork和人懒是你的误解北欧和瑞士没有牺牲经济增...

中国公司逼着工人996那样的行为我们都不赞同。我所考虑的是自愿愿意996的人,你立法禁止996就是阻止他们寻找自由幸福的权利。对于有投资头脑的人,政府强制征税又再发补贴就是剥夺他们把这些钱投资然后赚取更多利润的机会。无论是何种生活方式,它都不会适合所有人,因为你自己主观认为对人们有利就把制度强加于人身上,是不合适的。中共的“人就该努力,你不努力我就逼你”跟你的“人就该放松,你不放松我就逼你”都是对个人权利的侵犯。

我不是反对福利社会,甚至社会主义都不反。我反的是强加于人身上的制度。美国19世纪初新英格兰有很多农场主把自己的庄园和朋友们一起改造成“commune”我是完全支持的。
中国公司逼着工人996那样的行为我们都不赞同。我所考虑的是自愿愿意996的人,你立法禁止996就是阻...

對於我來说,讚同不讚同根本没用,中共一直把中國的人當成廉價奴工看待,看到低收入的跟物價相差多大就知道一清二楚,這些人一直被當作替外國幫中共賺錢的工具,外國是幫兇,中共就是主兇,外國某程度上也要負責任。另外,中共就一直想方法把賤民們身價壓低,外國賺夠了就輪到中共賺,啥時候都不會到你賺,在這情況下你一是有錢時就要做最有錢的那一堆人,不然你就會做被人剝削的那一個,不過什至是有錢也沒有用,你也要入黨才能保平安,因中共隨時充公你的資產。
對於我來说,讚同不讚同根本没用,中共一直把中國的人當成廉價奴工看待,看到低收入的跟物價相差多大就知道...

我想你应该理解了我之前说的了,我也不再说什么了。我知道你们痛恨中共国,想要改变。但是我认为你们不应该为了反共不计一切手段,因为那样可能你们会在无意间就伤害到了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