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国民对话录——与一位朋友就当前形势的讨论

(形势分析和情景假设是不一样的,请不要改变分区)

本文摘自与一位朋友在tg上的对话记录,为了行文方便,在顺序和部分内容上有删改。



Q(友):如果以后某个人在党内的派系斗争中倒了——当然,仅仅是想入非非的假设——那么,对于在此次疫情中的主要责任人,我个人认为,重点处理十几个责任最大的,这种情况应该是最理想了——毕竟,那时候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全力避免大规模的政治分裂,而不是“报仇”了。

A(我):是这个道理没错。不过442(注:442=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翻译成人话就是“舔习”)是个选拔马屁精的制度。舔习上来那帮人就算诚心诚意投降,你留着也只会添乱,所以必须换血。承平时期可以慢慢来,经济危机的时候就不行,老百姓未必有这个耐心。所以横竖风险都很大。

Q:嗯,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遇到撞破南墙也撞不破的经济—政治大危局,像老共那样的统治集体,哪一派也不可能试着开启正儿八经的政治改革不是吗?

A:对,老共向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几次体制改革都是被形势倒逼出来的。
这次一来是老习自己不愿意改,16年就出问题了还硬碰硬;二来是442把体制仅有的执行力和纠错力给毁了。积重难返,尾大不掉,看命吧。

Q:不过话说回来,2016年的时候,总体上出来哪些“大问题”呢?

A:16年夏天的时候房价疯涨,这是泡沫崩溃的前兆,可能直接进入次贷危机剧本。然后很多明白的人就开始疯狂转移资产。土共是靠限购限汇两个反市场政策,外加烧了四分之一外储硬压住的——说是四分之一,外储里面大概有2.5万亿是外债和外企占资,土共不能自由支配的。换个统计口径也可以说是可支配外储的近三分之二。

Q:也就是是说,经过那么一通烧,目前能为老共所自由支配的,就还5000亿了?

A:去年5000-6000亿,现在应该更少了。

Q:一口气烧了三分之二的可支配外储用于一时稳住泡沫?我了个去——我们可别鄙视当年日本政府直接了当得刺破房地产泡沫了……

A:不稳就炸了啊。外汇是真金白银,相当于砸真金白银进去中和了一部分泡沫避免爆炸,但再来第二次肯定是玩不起了。
老习之后的思路据说是印钞把房价托住,统购统销托住民生。也就是高债务、高通胀,但国家承担基本民生的半计划经济体制。在这个状态下用30年时间把泡沫一点一点消耗掉。
而且这个模式会像双轨制时代一样,一定程度上经济绑架人民,对他的政治安全有好处。换个说法就是依托国企做经济发动机,政治上朝鲜化,经济上双轨制化。当然相信国企能给他刷钱就只能说纯傻逼了。

Q:南辕北辙,竭泽而渔的“政治安全”——竭泽之后,固然不存在“水能覆舟”了,然而接下来,也就要连人带船一起陷进沼泽地喽……

A:国企和442官僚,习胖报以期望的两个东西都是废物,有什么办法。

Q:别说!当年也就是2016年都时候,那兔吧上还真掀起过一股不分青红皂白得批判几乎各路民企的风潮呢。

A:18年的时候有过一个“私营经济退场论”,那个事很有意思,官媒争先恐后冲出来大喊“没这回事”,但作者也没受到任何追究。我估计是某个反习派系以退为进,或者说一种加速主义话术。结果就是引起了私营企业的警惕,给老习做大做强国企的道路下了绊子。
老习为了稳定人心,放官媒打自己的老脸还得笑呵呵说打得好打得妙。

Q:好好的总舵主不当,非觉得自己是龙王,不知是不是“顺天时报”看多了。当然,我们都觉得,99%的责任肯定不在“顺天时报的编辑”对不对?

A:很难说他到底是得到的信息有问题,还是对信息的理解有问题,抑或是决策水平有问题,这只有他身边的人知道了。442的结果是各方面施政把”讨上面开心“放在”实际有效“之前。结果就回到晚清那一套了。

Q:是呀,这就相当于某个人专门制定了一套“怎么写让我高兴的报道”的体系了不是?那么99%的责任还能在谁呢?

A:对呀,所以说是倒车呢。江胡时代贪归贪,官僚选拔机制还是比较一丝不苟的。442嘛呵呵呵。

Q:不过话说回来,前面太多假设。实际情况下来,应该是某个人即使现在下台裸退,那么距离老共搞起什么实打实的“政治体制改革”,恐怕还有“一道黄河”加“一道长江”的距离。

A:习如果是被赶下台,新上来的为了安抚人心,至少也会宽松化。二次改革只能说有政治条件,不能说一定会发生。

Q:不过,眼下的黑天鹅与灰犀牛,恐怕不是单单的“宽松化”所能解决的了——当然,此时此刻进行“政治改革”的话,可能更多“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动大手术”了——当然,我也不觉得以后会有什么境况,让老共下定决心给自己做脱胎换骨的彻底手术。

A:所以基本没救了,宽松也就是安抚人心续一两年,争取个体面退场。

Q:如何评价东北广州商户抗议潮?这些事情,好像只在推特上有提到,而没有得到任何重量级的外国新闻网的报道?

A:这在外国人看来根本没有报道价值嘛,这种小规模抗议在西方可不是司空见惯的事。

Q:关键是,品葱上那个问题,好像已经指出这一“新闻”的真实性的问题了吧?——我当然希望它是真的,并且希望真是的规模是新闻中的十百倍——然而,我们也总不能让“希望”盖过了了去伪存真,让“希望”变成了“想入非非”吧?

A:消息肯定是真的。地点、口号都可考,普遍戴口罩也可以证明时间。也不用对这个孤立事件本身报太大期望,这就是个小小的前奏。
这种小规模示威的作用就是产生破窗效应,打破一些人瞻前顾后的心理门槛,让更多人意识到还可以这么搞。随着经济崩溃波及面扩大,出于共同利益受损而聚集起来的人就会逐渐变多,同时镇压本身也会加强社会和体制对立的情绪。
事情发展是要走流程的,别着急。

Q:也只希望不要“本以为是个开始,后来发现那就是王者”了。当然,我也不会单单对这一件事或一系列事本身,抱有多大希望。

A:不会的,要看趋势,而不是看孤立事件。除非明天从中南海下面挖出500万吨黄金来。

Q:呃,这样串联下去,老共下一步怕是要开始查禁或针对性切断诸如电报、whats、ICQ了。下一步,也许会对特定地区采取断外网了吧?

A:能切断他早切了。闭塞地区可以,北上广深断外网是经济自杀。

Q:这样的话……也是伤敌一千,自损起码也一千——不过对于老共而言,也可以集中精力压制少数几个点了吧?

A:归根到底一切政治问题都是经济问题,二月革命的时候连电话都没普及,不是照样把沙皇干翻了。民间共识形成之后有没有网就是次要问题了。

Q:不过,不得不考虑现在的话,政府一方可是有各种各样的通信手段,还有无孔不入的监控系统。而民众一方倘若沦落到“通信只能靠吼”,那么客观上,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恐怕就是——怎么确定会有多少人跟自己一起去闹了。

A:很多街头运动都不是事先组织的,都是一个导火索事件导致民众自发抗议,然后滚雪球。
我见过这一个场面:某次三胖来北京,二环封路,沿线地铁暂时停运。地铁站外面聚集了几百等着通勤的人,所有人都非常焦虑,满腹怨气。我当时就想:如果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一声“共产党下台吧!”也许革命就由此爆发了。
这是岁月静好还有效的时期,那么假如换成全社会焦虑不安的时期,这个火药桶还要大好几倍。当整个社会都陷入焦虑时,火药桶就无处不在。谁能想到城管打小贩断送了整个突尼斯政府的独裁统治呢?疫情结束后,武汉又要怎么维稳呢?那里有成千上万个和共产党结下血仇的家庭。

Q:先像西域那样断网一段时间?

A:武汉九省通衢的地缘位置不太可能,当然逼急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Q:毕竟,当年突尼斯的网络管制与社会镇压水平,那真是连“瓦房店的半间卫生间都没有”吧?

A:茉莉花革命后期,连警察都开始抱怨”工资不高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和示威群众对打“,于是也加入了示威。

Q:所以我看,至少今年的老共要让更多的韭菜,为主要用来威慑镇压自己的军队、警察及国安机关出更多的血。

A:这经济形势榨不出来了啊。越压榨,反抗的人越多,武装机器也是有亲戚朋友的。你看226的时候,一个有力的煽动口号就是“你在为国卖命,你的姐妹却在为生计卖淫。”

Q:赵家人自己有没有可能多少从小金库里掏出来些?

A:当年崇祯爷也是这么希望的

Q:……就看习家军有多少觉悟吧——或者,再向民间借钱(摊派)呢?

A:习家军拍马屁从不吝啬,让他们出血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至于民间——现在不就是民间没钱了。他也许还能从国企榨点油水出来,不过估计也不会太多,国企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

Q:现在也忽然明白,为什么2016年初,土耳其军方政变的时候,参与政变的一线官兵,为什么不敢对冲着缴他们的械的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了——如果他们开了枪,那么,就算政变成功,作为一线小兵渣渣,他们的身份也不免要被向全世界曝光了。而到时候,他们估计就上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入境黑名单。
而且,所谓“提高基层暴力机器的螺丝钉的待遇”,就算是在承平时期,甚至说就算是在民主国家,那也会是三克六扣,冷热不均吧?

A:对。去年好像还有辅警上街的群体性事件,就是克扣工资。维稳机器崩溃很可能从辅警开始。

Q:呵,先从临时工开始,背锅也是吧。
那么某个人,下一步说不定要“发动群众”,甚至“鼓励群众之间相互检举”了……感觉有好戏看了。

A:
那是上一步,去年就开始学习枫桥经验了。

Q:感觉最后恐怕要引火烧身。某个人也不看看自己有老毛一半的魅力没有,估计起码没有下个任期了。

A:我估计三四月份各地小规模群体事件会此起彼伏。失业潮本身会造成治安恶化,也会拖住相当一部分维稳力量

Q:我倒没那么乐观——但也感觉今年的话,老共在财政上会非常难过。
我也是直到一月十五(阳历),才知道有“武汉疫情”这回事(狗头.jpg)。而在五天之内,甚至都没往“发展成当年非典的规模”的方向去想。这都是出现在虚构小说里,会被吐槽到死的剧情……

A:我倒是很早就知道了,不过想着有非典经验应该还好。没想到这帮傻逼照着作业抄都不会。程晓农都说自己写溃而不崩的时候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疫情,处理得这么狼狈。

Q:但是话说回来,后面随着疫情至少没有消退下去的话,想来,以后敢于“上街”的人也不会太多。而且,政府也正好可以用“阻止暴民散布病毒”的名义,来进行镇压……

A:疫情持续越久,经济越崩,疫情结束的时候反弹就越可怕。穷则思变,人民需要有一个实体来承担苦难的责任,这个时候他们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比如60年饥荒,尽管中共成功甩锅给“自然灾害”这个不可抗力,仍然导致了文革初期民众对官僚集团的残忍报复。习近平固然可以甩锅给湖北政府或者所谓的走资派,但他真的能保证民怨不延烧自己吗?就算他走狗屎运成功利用民众斗垮了所谓的走资派,那就意味着体制仅存的执行力散架,离崩盘也就不远了。
另外,现在疫情严重地区的基层政府士气已然见底,武汉一些地方基层近乎崩溃。如果疫情长期持续,维稳机器不可避免被投入进疫区来维持基本社会秩序,这会快速消磨士气。这就像沙俄把大量炮灰投入东线喂德国人的机关枪,这些士气崩溃的炮灰忍无可忍成建制溃逃,为沙皇垮台加了一捆巨大的稻草。又比如苏联在阿富汗的狼狈,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819政变的结果。
维稳机器也不是无条件唯命是从的NPC,他们对自己的前程也是会有小算盘的。

Q:不过话说回来,中国另一方面,一年不是也有多少万起群体性事件吗?那些事件,怎么说的,怎么也没产生这样的“示范效应”?

Q:示范效应的前提是其他人有共情。之前社会还在岁月静好的氛围里。强拆啊P2P啊之类的,其他人看了也觉得与自己无关,甚至有点小侥幸。

Q:这就需要赶上大规模的经济下行了吧?

A:经济崩盘人人自危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这种情绪会变成“下一个是不是我”。而且情绪会转移。比如这次条例、AO3这些事,搁去年可能很多人睁只眼闭只眼,嘴上抱怨几句就过去了。但是现在整个社会都焦虑,情绪就会通过各种宣泄口爆发出来。就好比李文亮之夜不是真的仅仅为了李文亮这个人,茉莉花革命也不是真的仅仅为了那个突尼斯小贩。

Q:不过感觉至少两个月以内,类似的事件,还是会集中在政府出手也不得不保留三分的大城市与其他省会城市——西域除外。

A:肯定是集中在人口流入城市啊,漂泊在外的打工族危机感更强。

Q:我觉得关键是这些地方,政府不好完全撕破脸。

A:主要看北上广深,国际化都市,在国际社会眼皮底下。

Q:但是下一步,老共应该会为这些地方的维稳大大力气了——而且会好生提高相应维稳人员的待遇。

A:过于依赖维稳人员会产生另一个效应,类似安德罗波夫时代的KGB那样,获得巨大话语权的维稳系统为了维护自己的存在,反而不会消灭不稳因素。也就是俗称的养寇自重。

Q:这也是现在各种网信机构,不会真的出手封死所有梯子的原因所在,以及当年的计生部门,至少给金钱与关系户留一线的原因所在吧?怎么说呢?估计国内外的各种反恐机构,也都存在类似的问题吧?

A:不一定,这很大程度上是苏联式体制的权力结构诞生出来的。

Q:而且以后真的闹大了,也就不会在意“国际上怎么看”了吧?

A:国际形象下降了经济进一步恶化

Q:然而,现在不正是赶上中外经济加速“脱钩”吗?不过,加速“脱钩”的话,估计人民币也快要成金圆券了……

A:中国不希望脱钩啊。疫情结束后没准土共会被经济逼得重新低声下气找外国拉投资呢。

Q:话说现在,可支配的外汇储备,在官面上不就还有5000~6000亿美元吗?

A:现在可能已经没那么多了,贸易谈判交投名状又烧了不少。疫情结束后没准土共会被经济逼得重新低声下气找外国拉投资呢。

Q:就看以此是能苟延残喘,还是起死回生了。不过外企再大规模进行,也许可以缓和一部分吧。而且,重新让千万失业者与毕业大学生燃起希望。
总之我感觉,老共真到了那一步的话,会全力保证经济能够起死回生——但是否真烦的大差不离得起死回生,也就是另一说了。

A:中国投资回报率去年就降到全球平均线,今年肯定更低,外企主动来的理由不太充分啊。除非跟八九十年代似的又各种优待,人家上不上钩还不好说。
嗯……没准这倒是能推动法治改革。

Q:但是,政治改革应该还是没戏吧。

A:法治改革也算是政治改革的一部分吧,外资逃跑的另一个重要理由是这些年中国法治越来越不透明。

A:不过,体制的根本改革是另一回事吧。

A:也不一定,法治改革彻底的话,能倒逼出三权分立来。当然,仅仅是论述可能性。

A:也可能只是在执法甚至立法层面,额外照顾外企吧?

Q:对,所以只是论述可能性而已,别指望就对了。总的来说这个体制想改已经非常难了。

Q:要是外资再次大回流——以八九十年代的特权待遇来吸引。那么老共现有的体制,估计又能苟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A:“投资回报率那么低,谁来啊。而且法治环境太差,而且已经恶名在外了。
法治没有保障,超国民待遇的吸引力就很有限。就算给他习近平本人的待遇,最后挣的钱被共产党黑了,有卵用。

Q: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法制环境也不怎么样吧——可是那时候,外企确是趋之若鹜。而现在,倘若疫情过去,再大体恢复当时的商业环境,再给予外企一部分特权。又将如何呢?

A:当时没人知道土共是这个德性啊,大家都觉得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中国的信用已经被习近平败掉了。就好像六四之前没人能想到中共会对民众开枪;但香港反送中,从第一天全世界就盯着土共,看他会不会出兵镇压。

Q:结果派了黑警白手套。

A:他就只敢用警察啊,双方大体都在规则框架底下玩,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两边的实力不对称。

Q:外企特权过多,也会让老共从中榨不出多少油水吧?

A:形势比人强,水都淹到下巴了还顾得上油水?能拉动就业和交税就行啊。

Q:也许只要经济层面上过得去,还是能续很长一段时间呢。

A:到三月末可能会有几千万甚至过亿的失业/半失业人群,土共拿头让经济过得去……当然他会印钱救市,但副作用就是物价飞涨,按了葫芦起来瓢。
而且物价飞涨意味着维稳机器同样会受经济问题波及,那就会影响维稳士气,这可是救命稻草。

Q:另外今年,老共应该会在丧事喜办上下大功夫了

A:大国战疫还不算大功夫?一个月凑出200万字来,多大本钱啊。

Q:感觉,这还是能让相当一部分脑子已经坏掉的粉红,以及连“翻墙”这个概念都不存在中老年人买账的。

A:保皇党无视就好啦,宣传和现实反差越大,人民越不满,反抗意志就越强。

Q:那么,在宣传上拼命甩锅省一级呢?

A:一两次行,甩多了就变成中央责任了。省领导是谁任命的?而且封疆大吏如果被逼得抱团自保就好玩了。

Q:地方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军权不是吗?

A:自保又不是说造反…可以通过政治手段啊。比如河北2016年抵制煤改气,故意一刀切禁止所有燃煤,给农村灶台贴封条。然后通过自己控制的地方媒体,大肆宣传中央的煤改气精神,最终成功引导民怨指向中央,倒逼中央妥协。

Q:今年也许,会有变相形式发第二次上山下乡,或者更大规模的大学扩招呢?

A:有啊。今年部队和研究生扩招都是为了吸收应届毕业生。

Q:问题是种种手段加上去,能在数年之内,吸引今年应届毕业生的百分之多少呢?

A:当然是杯水车薪。


最后,再补充一段我对接下来几个月经济形势的推测:

简单来说:中国85%的中小微企业资金链撑不过三个月,而这些企业承担了超过4亿个工作岗位。
而根据财新的统计,2月末复工率仅有32%,而且这里面还包括一些“名义复工”但并不真正创造经济价值的情况。王剑估计3月份实际复工率很可能只达到50%。今天官媒新闻说农民工“有望”在4月上旬全部返岗,也证明现在复工情况并不乐观。这就意味着一半以上的中小微企业会在3月内破产或者严重收缩裁员,产生过亿的失业或半失业(留职但只能领到最低工资)人口。
在这个状态下,会有大量失业/半失业人口由于无法承受月供而选择止损售房。但疫情环境以及整个市场趋势又使得售房不可能顺畅,于是一些更急于止损的人就会降价,从而导致整个市场恐慌式降价,房地产雪崩,进入次贷危机路线。如果政府通过政策手段强行限购,那么民间就会由于止损而大规模断供,仍然是次贷危机剧本。
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法是继续印钞托住房地产市场不崩,但这就意味着通货膨胀的进一步恶化,本质上只是饮鸩止渴。
而且、而且——以上推论还都是建立在不考虑疫情二次爆发之上的结果。
89
分享 2020-03-07

119 个评论

辛苦了,沙发,话说442是什么东西
你和你朋友的分析比較合理。贊+推。
辛苦了,沙发,话说442是什么东西


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
翻译成人话就是“舔习”
就凭这篇对谈的内容和质量,品葱应该在油管上开出自己的频道,绝对碾压油管大多数的时事政论节目,油管的收入还能供血品葱网站的建设。
房产崩盘的假设不成立:

1、你说的这部分失业人口不一定有贷款买房
2、银行并不会收房。收房对银行一点好处都没有,对政府也没有好处。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不还又不是永远不还。如果我没记错,现在已经出台了推迟还贷的政策的。
这贴的质量很高,看这个回答质量,应该是体制内少有的明白人呀。

现在的国际形式,极其类似于上世纪30年代,尤其是新冠的流行,完全是个黑天鹅,很可能结束这个经济的繁荣周期。所以今年才是难过的第一年,随后的经济停滞周期只可能更加的难过。

我们这代人,摊上这种事,只能说有幸见证了历史。。。现在自怨自艾也没用了,指望自由世界来拯救中国人也不太现实。。这世界需要拯救的太多了,中国人暂时排队都轮不到。

所以第一件事还是保住财产吧。家里在墙内的,一定要千方百计降低家庭资产的杠杆,不要背上无谓的债务。。当然了住房贷款这项怕是大部分家庭都免不了的,尤其是我了解到有些拼了命凑首付买房的,这种情况我都可以理解他们的绝望,但不管怎么样,先活下来吧。手头有点闲钱想投资的,也省省吧,现在十年期美债都快零收益了,哪里有好的理财产品呢。。

其次降低自己的生活预期,如果经济停滞甚至萧条了,那真的可是能有个工作糊口不错了,可别想着发财了。实际上中国很多开的士的司机,之前就是做生意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破了产,只能开的士了。

最后就是有机会的,有真爱还没结婚的,赶紧成家。。乱世保命最重要的不就是有一大家族亲戚和孩子么。。想想如果全世界经济真的萧条了,有个家庭还能相互依靠,心理有个寄托,你单身狗靠什么支撑着过苦日子呢。。

总之,未来的日子可能很艰难。。虽说我也是个逢中必反的,但也不希望大洪水真的来了,毕竟还有苏联解体真条路呢。
这贴的质量很高,看这个回答质量,应该是体制内少有的明白人呀。现在的国际形式,极其类似于上世纪30年代...

能走苏联解体的路都是谢天谢地了。毕竟苏联解体前苏联人民过的就是苦日子,解体之后其实也没多差多少。中国发展三十年,大家算是过了些好日子,然后一夜之间回到改开前,这个反差的巨大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再说俄罗斯还有石油天然气资源可卖,军工也能从中国伊朗叙利亚之类的国家换些外汇,中国能卖什么,是造价高昂对几乎所有国家都不具实用价值的高铁,还是大搞基建留下的钢筋水泥?
房产崩盘的假设不成立:1、你说的这部分失业人口不一定有贷款买房2、银行并不会收房。收房对银行一点好处...


1、白领和小企业家断粮的比比皆是,这些人是供房主力

2、不收房就是鼓励断供呗。银行本来就为各种债务爆雷焦头烂额,他要真这么自爆我是乐见其成的。
1、白领和小企业家断粮的比比皆是,这些人是供房主力2、不收房就是鼓励断供呗。银行本来就为各种债务爆雷...


失业依然是从社会最底层开始,往白领方向发展是后期了。至于小企业家?哦,房贷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他们有得是其他债务需要担心)

断供并不是坏账。所以不需要担心。再说了,国内银行本身就是国家的,其他坏账多了去了,房贷真的不是主要的问题。
失业依然是从社会最底层开始,往白领方向发展是后期了。至于小企业家?哦,房贷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不需要担心...


前天全国各地最先上街的可不是底层,互联网行业甚至从疫情之前就在裁员,那也不是底层。
房贷不是问题,16年就不会烧外储救房市了。
前天全国各地最先上街的可不是底层,互联网行业甚至从疫情之前就在裁员,那也不是底层。房贷不是问题,16...


……这些事情都没有关联性嘛……

商户要求减租又不代表商户没钱,即使有钱,如果是你,难道也不觉得少付一个月好一个月么……

互联网行业甚至可以说是这次疫情最大的收益人了……我知道都有的公司两个月就完成全年指标了……

16年救房市又不是因为大量有人断供……
能走苏联解体的路都是谢天谢地了。毕竟苏联解体前苏联人民过的就是苦日子,解体之后其实也没多差多少。中国...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央行注入了那么多货币,流通性还不行。。。中国国内那么多印出来的钱,够打五六场伊拉克战争了。。。这个天量的杠杆最后爆炸的话,怕是墙内普通人永无宁日,最坏结果一场战争解决债务问题
……这些事情都没有关联性嘛……商户要求减租又不代表商户没钱,即使有钱,如果是你,难道也不觉得少付一个...


我觉得您对疫情开始之前中国是什么经济状态缺乏基本的认识。前面说了85%的中小微企业资金链撑不过三个月,你要是觉得这影响的都是没有背房贷的那我只能说乐观真好。
中国房贷余额大约是GDP的50%,居民部门储蓄总额的150%,希望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疫情期间互联网业有所好转,但只是延缓了萎缩速度。比如被版号卡得半死不活的游戏业。

16年不救房市就会大规模断供,等出现这个情况再救就晚了。
我觉得您对疫情开始之前中国是什么经济状态缺乏基本的认识。前面说了85%的中小微企业资金链撑不过三个月...


还是那句话,房贷对于国内银行,真的算不上是不良债务。如果连区区房贷都可以把银行拖垮,那银行早就垮了。(想想地方债,想想国企的贷款)

你无非就是想说会有一个很严重的失业潮。但我只能说,现在还看不到。中小微企业确实会有危机,但即使你说的成立。我们也要看到一点:

要扣掉没有买房的(事实是在大城市,绝大多数未婚白领都没有买房,甚至不被允许买房)

买房的也基本都是结婚了的,那么只要没有双方都失业,基本上还是能继续扛

还有父母赞助的问题。

所以我不认为会产生断供潮,即使有部分人断供,也产生不了坏账。还是那句话,对于银行来说,早收几个月晚收几个月又如何呢?
还是那句话,房贷对于国内银行,真的算不上是不良债务。如果连区区房贷都可以把银行拖垮,那银行早就垮了。...


GDP的50%是“区区”?
那按这个逻辑16年中共何必烧外汇救房市?反正断供也不痛不痒。

反驳请拿数据,不接受凭感觉的论述
GDP的50%是“区区”?那按这个逻辑16年中共何必烧外汇救房市?反正断供也不痛不痒。反驳请拿数据,...


事实是并没有烧外汇救房市。这两件事情本来就是独立的。

16年政府想要救房市,救谁的房市?是二三线城市,希望借这个机会去库存降低房企的杠杆,把杠杆逼到普通人手上。然而,一如既往的,一旦事情到了地方政府手上,味道就变了。你应该是放开二三线房市,紧锁1线房市,这样才能达到目标啊。结果1线也一起放开,然后资金自然全部涌入一线,然后1线又暴涨一波。这整个事件和断供就没有关系。

有关外汇储备暴跌,那因素就更多了。可以看这个帖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520728

简单而言,你不能把同期发生的两件不相关的事情强行联系在一起。

另外,美帝的家庭债务占gdp的80%,所以我觉得区区一半真的算不上什么问题。
很有水平的全面分析,终于等到了👍
怎麼說呢,這些都是用常理去推測的邏輯思考,然而共狗永遠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雞可以殺掉取卵。

「分攤」那部分就不是很認同,事實上感覺只要國家推出債劵,願意持有的韭菜還是很多。
還有就是到現在為止,在統計數字裡人均負債多少多少與儲蓄多少多少的情況下,現在還沒有流傳出銀行對房貸持有人作出追債等等行為,也就是說現在為止韭菜的房子還能供得動。油管上那些說失業了很徬徨生活都成問題的人是完全沒有被曝露出來。
事实是并没有烧外汇救房市。这两件事情本来就是独立的。16年政府想要救房市,救谁的房市?是二三线城市,...


你说的是因,我说的是果。中国房贷余额占比可比次贷危机前的美国高多了,你从哪里看出不严重?
至于政府债务对银行压力和纸面数额不成正比,那是因为它们至少名义上不可能破产赖债,银行可以假装没事而已。

烧一万亿外储和房地产当然有关系。次贷危机才10年,不傻的人看到房价疯涨当然明白即将发生什么。对资本决策影响最大的一捆稻草怎么就成“不相关因素”了?
失业依然是从社会最底层开始,往白领方向发展是后期了。至于小企业家?哦,房贷对于他们来说是最不需要担心...

我支持這一條,因為銀行是國家的,所以房貸不是主要問題。不過由於共匪不敢刺破房價泡沫,在工作機會愈來愈少以及工資預期停滯不前的情況下,新生代的年輕人有一絲機會會由粉紅改變也說不定。

就像以前有個合乎用戶在大學時期大言不慚的批評別人工資低是因為不夠努力,然後自己出來社會才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是一樣。
你说的是因,我说的是果。中国房贷余额占比可比次贷危机前的美国高多了,你从哪里看出不严重?至于政府债务...


说得好像中国有个人破产制度一样……

anyway,正如我说的,美帝的家庭债务(同样,你的数据一样也应该是家庭债务,而非房贷,虽然房贷是大头)占gdp的80%,所以我真不觉得这是大问题。何况美帝倒是有个人破产制度的。

这么说吧,在天朝,什么叫买了房你就是银行的人了?因为你无法破产。

换句话说,只要你活着,房贷没还完,你所有的收入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银行的了。你没工作了?没关系,你没存款么?OK,假设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没关系,银行有耐心。这么说吧,如果你真的一辈子还不完也没关系,不是还有遗产继承么?债务也是一样继承啊?哦,你绝后了?好吧,那房子就是银行的了。
能走苏联解体的路都是谢天谢地了。毕竟苏联解体前苏联人民过的就是苦日子,解体之后其实也没多差多少。中国...

说的好,高铁再好,没有经济条件的国家也不要,修高铁要花很多钱,没有巨大经济支撑也修不起,房子?也就收割韭菜有用,难不成能搬到外国去?说白了就是牺牲基层民众的利益换取各种政治条件,这下要玩完了
说得好像中国有个人破产制度一样……anyway,正如我说的,美帝的家庭债务(同样,你的数据一样也应该...


个人当然可以破产啊,打开窗户跳下去就行了。居民和民间资本可以撕破脸止损式断供,政府能这么玩吗?有可比性吗?

美国现在处于就业稳定时期,银行当然不担心。对比也要考虑大环境。
顺便一提中国家庭杠杆率已经超过100%了
非常棒,不过还有一个压倒土共的问题,这边没说,维稳经费黑洞,新疆啊。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今年内地经济也黄了,如果塔利班和巴基斯坦聪明点,就该知道,现在是背靠美国向东发展的好机会
个人当然可以破产啊,打开窗户跳下去就行了。居民和民间资本可以撕破脸止损式断供,政府能这么玩吗?有可比...


跳楼不够……你得没有人继承才可以,债务也是可以继承的……

民间资本大概可以玩撕破脸。然而居民并没有脸可撕……
塔利班要是聪明点把自己斗争对象改成中国,那就是另一种国际形象了。
非常棒,不过还有一个压倒土共的问题,这边没说,维稳经费黑洞,新疆啊。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今年内地经济...

塔利班是民族主义,不想往外走
说这些话的都是什么人,体制内?级别怎样?
跳楼不够……你得没有人继承才可以,债务也是可以继承的……民间资本大概可以玩撕破脸。然而居民并没有脸可...


民间有民间的玩法,俗称按闹分配
说这些话的都是什么人,体制内?级别怎样?


Q是朋友
A是我
干货贴,看完了,支持。已收藏。
希望这样的贴子多一点。
怎麼說呢,這些都是用常理去推測的邏輯思考,然而共狗永遠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雞可以殺掉取卵。「分攤」那部分...


居民部门人均储蓄只有不到两万快了,国民人均储蓄也不到五万。什么债券也是杯水车薪
Q:呃,这样串联下去,老共下一步怕是要开始查禁或针对性切断诸如电报、whats、ICQ了。下一步,也许会对特定地区采取断外网了吧?

这里有点问题,ICQ早就没人用了,电报和whatsapp国内也很少人在用
Q:呃,这样串联下去,老共下一步怕是要开始查禁或针对性切断诸如电报、whats、ICQ了。下一步,也...


他的意思是彻底切断,当然这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除非彻底断网
居民部门人均储蓄只有不到两万快了,国民人均储蓄也不到五万。什么债券也是杯水车薪

在數據上我是認同你上面所有回覆的,但實際上在現實裡反映的就是中國的居民還能支撐著各項必須開支,我不明白但是似乎也只能暫時接受。

你以上所說的我認為統計的bell curve會顯示情況更嚴重,就是富二代等大頭明顯拉高了人均儲蓄,不然這個不能反映事實的數字就是假的,中國居民實際上隱藏的財富比在帳本上為高,這也能解釋了一部分為什麼異常超發的貨幣沒有造成Hyper inflation。
MARK MARK 马克留名
在數據上我是認同你上面所有回覆的,但實際上在現實裡反映的就是中國的居民還能支撐著各項必須開支,我不明...


中国居民开支的开源节流是这样的:开源靠加杠杆,节流靠拼多多水平的廉价劣质产品。物价问题去年已经怨声载道了,只能说勉强维持。今年消费力和物价此消彼长,我认为居民心理预期崩盘的可能性极大。

至于超发,统计局版CPI都破5了还能说没恶性通胀?
非常棒,不过还有一个压倒土共的问题,这边没说,维稳经费黑洞,新疆啊。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今年内地经济...

现在压倒中共的应该不是维稳经费。现在湖北瘫痪,这么多医疗人员和物资都是支出。说白了就是其他各省在养湖北。可是现在各省都不复工,或者复工缓慢,那么税收就完蛋了。各省支出照常,那么填黑洞就等着中央的转移支付。可是中央的转移支付的钱又来自各省的税收。当各省都需要中央来养的时候,不知中央哪来的钱养这么多。这还是建立在没有二次爆发的基础上
好帖先围观,

总之今年是一个艰难的年景,能不能撑过去,得看怎么玩法了
中国居民开支的开源节流是这样的:开源靠加杠杆,节流靠拼多多水平的廉价劣质产品。物价问题去年已经怨声载...

當然我並不清楚中國居民的消費模式,不過從日常可以見到微貸裸貸等的爆發式增長我是相信你所說的。不過我倒是認為貿易戰的大量農產品需要內部消化情況下,日常食材的價格是有下調的空間,前題是共匪有能力維持現時匯率。

我覺得有沒有惡性通漲不是單看數字的,現實裡如果沒有中國武漢肺炎病毒,你現在看到的還會是車水馬龍的食肆,當居民還能負擔那麼就不算惡性通漲,這是我的見解。
當然我並不清楚中國居民的消費模式,不過從日常可以見到微貸裸貸等的爆發式增長我是相信你所說的。不過我倒...


日常食材主要是被猪肉危机拉高的,这个靠进口也解决不了。
“车水马龙的食肆”背后其实已经摇摇欲坠了。这几年餐饮业利润率越来越低,由于猪肉危机导致成本水涨船高,去年下半年有不少店铺已经进入止损经营的轨道了。

卫生间是公共设施的良心。看看有多少商厦写字楼的卫生间清扫频率降低了、气味难闻了、免费卫生纸和洗手液取消了,就知道经济开始滑坡了。
中国居民开支的开源节流是这样的:开源靠加杠杆,节流靠拼多多水平的廉价劣质产品。物价问题去年已经怨声载...


首先,这是滞涨……因为大家收入并没有提高。

其次,很多事情是要一点一点发生的,中间是有逻辑关系的。

比如说失业,失业不会导致房贷暴雷。但失业一定会导致需求减少,从而引发企业减产,然后引发更大的失业。这是第一重循环。

然后当企业就坚持不住的时候,就会退租,从而导致商业地产垮塌(所以要垮也是先垮商业地产),这个时候就有可能暴雷了,因为企业是有限责任的,没钱了就是没钱了,房子你拿去好了,而商业地产本身就很难出手,这才会有真正的坏账。这是第二重循环。

第三重循环:由于失业的往往是流动人口,当这些人已经付不起房租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离开城市回老家,触发逆城市化。这样城市居民很多就会少一笔房租收入,从而更压低需求,引发更剧烈的循环1和循环2.

最后,当逆城市化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导致公用事业的大规模亏损(因为规模效应起不来了),好了,这下是烧真金白银了。到这个时候,社会就真的要开始乱了。
首先,这是滞涨……因为大家收入并没有提高。其次,很多事情是要一点一点发生的,中间是有逻辑关系的。比如...


房奴失业当然会有很多人选择售房止损,而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失业人群里房奴占比不高。此外很多企业都把房产作为应急资金,那么资金链紧张的企业也会急于售房。首先恐慌式抛售这一关就过不去,除非又用政策硬堵。
失业潮究竟会对房地产产生多大冲击没人能准确预估,也许银行咬咬牙能熬过去,但土共敢赌么?更何况权贵资产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房产。所以继续投放流动性预防房地产暴雷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做。

其他的我同意,这些情况都会出现。
房奴失业当然会有很多人选择售房止损,而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失业人群里房奴占比不高。此外很多企业都把房产...


都不会。你这个比期待移民潮都不靠谱。房奴把房卖掉一点好处都没有(姑且不论是不是卖得掉)

企业?为什么要卖?直接抵押贷款啊。
都不会。你这个比期待移民潮都不靠谱。房奴把房卖掉一点好处都没有(姑且不论是不是卖得掉)企业?为什么要...


好处就是不会因为房贷活活饿死,这不是好处的问题而是止损的问题。然后,就是因为难卖又急于卖才会降价,才可能引发恐慌性抛售潮。

房地产本身都摇摇欲坠了,企业拿房产去抵押银行也要考虑偿还能力的。去年我知道的卖房补贴资金链的企业就好几个,而且有的规模还不小,他们不知道能用房产抵押贷款么?还是那话,次贷危机才十来年,懂点的人看到现在的形势都要琢磨琢磨。
好处就是不会因为房贷活活饿死,这不是好处的问题而是止损的问题。然后,就是因为难卖又急于卖才会降价,才...


……你这种想法太一厢情愿了……

因为房贷饿肚子?姑且不论我前面说过可以延缓还贷的政策。任何正常人在失业以后如果面临还贷而导致经济危机时候的第一反应,不可能是卖房子(尤其是现在这个阶段),而是搬去和父母一起住啊…… 话说吃能吃掉多少钱啊……
现在压倒中共的应该不是维稳经费。现在湖北瘫痪,这么多医疗人员和物资都是支出。说白了就是其他各省在养湖...

我的意思是,新疆这个维稳是刚需,内地这些地方,如果共产党把习近平干死,把锅一扔,可能就平民愤,但是新疆这个没办法。武汉现在吸引了目光,但是新疆一直都在
……你这种想法太一厢情愿了……因为房贷饿肚子?姑且不论我前面说过可以延缓还贷的政策。任何正常人在失业...


搬去和父母住,就可以凭空生出钱来还房贷了?
延缓还贷政策就是鼓励更多人断供,当然土共为了维稳可以这么搞,但如果真这样我是乐见其成的。
搬去和父母住,就可以凭空生出钱来还房贷了?延缓还贷政策就是鼓励更多人断供,当然土共为了维稳可以这么搞...


但不会饿死啊。当然了,如果你说会长期失业(超过半年),那是会考虑卖房子了。但毕竟现在还没有到这个时候不是么?

至于断供,我早就说过了,为什么要去库存,为什么要把房子逼入最终用户的手里?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断供。公司是有限责任的,可以关门。个人是无限责任的,你怎么断供?真的去自杀?或者杀光自己全家自杀么?可能么?

你的工资都是要发到银行卡里的,到时候征信一查知道你有钱了自然来逼你还钱,你有本事不还么?你要真有本事不还,也不是现在不还了,早就不还了。
合理的推演与分析。我们真的在历史当中了,幸运又不幸。接下来,就只能做自己能做的,并祝愿大家能各有理想出路了。
但不会饿死啊。当然了,如果你说会长期失业(超过半年),那是会考虑卖房子了。但毕竟现在还没有到这个时候...


我也没说过失业第二天就止损卖房或者断供啊?

都失业了哪来的工资进银行卡。失业成规模了银行去逼月供?真把人逼跳楼或者上街了,维稳责任谁负?别忘了银行也是中国官僚系统的一部分。
我也没说过失业第二天就止损卖房或者断供啊?都失业了哪来的工资进银行卡。失业成规模了银行去逼月供?真把...


是啊,所以我说银行不会去逼月供啊……

但你不可能认为一个人会失业一辈子吧……
是啊,所以我说银行不会去逼月供啊……但你不可能认为一个人会失业一辈子吧……


“不会失业一辈子” = “一定会在短期之内成功就业”?
光普遍(我都不敢说全面)复工估计就要五月见了,见底的经济拿头在几个月内恢复回来?
“不会失业一辈子” = “一定会在短期之内成功就业”?光普遍(我都不敢说全面)复工估计就要五月见了,...


所以我说过,银行有耐心啊。what to lose?
所以我说过,银行有耐心啊。what to lose?


又绕回来了,2016年的银行没耐心是吗?
又绕回来了,2016年的银行没耐心是吗?


这个点就根本不在这里,2016年政府从来就不是因为怕个人断供而救房地产的。恰恰相反,2016年放宽房地产管制的目的就是为了去库存把房地产逼入个人手里。你因果都没搞清楚。

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政府怕个人断供这个事实。
这个点就根本不在这里,2016年政府从来就不是因为怕个人断供而救房地产的。恰恰相反,2016年放宽房...


我说的是年底限购令不是放宽谢谢

不怕断供干嘛限购啊,放着房价继续暴涨多好,反正银行不care
我说的是年底限购令不是放宽谢谢不怕断供干嘛限购啊,放着房价继续暴涨多好,反正银行不care


因为资金并没有如政府所希望的流入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而是继续流入了已经高企的一线房地产市场,这样就起不到以下两个作用:

1、二三线城市去库存

2、试问,一线城市谁在买房?是个人多还是机构多?这样不是也没有办法把房子逼入个人手上了么?

就好像我说的,商业机构是可以有限责任断供的。

既然这样,那只能恢复限购,继续把这个市场压死咯。
因为资金并没有如政府所希望的流入二三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而是继续流入了已经高企的一线房地产市场,这样...


银行不是不怕收不上钱么?“商业机构有限责任断供”怎么就又怕了?

居民没收入导致断供,银行把房子没收了又能怎样,那还是照着次贷危机剧本演啊。
银行不是不怕收不上钱么?“商业机构有限责任断供”怎么就又怕了?居民没收入导致断供,银行把房子没收了又...


因为个人无法断供,而商业机构可以断供啊。

我们又绕回来了,银行根本没有必要收个人的房子(没有意义)

另外,别整天把次级贷挂在嘴边。次级贷危机是由断供和高杠杆引发的不代表高杠杆和断供一定会引发次级贷危机。

中国的金融体系内根本就不存在次级贷这样一个东西。
因为个人无法断供,而商业机构可以断供啊。我们又绕回来了,银行根本没有必要收个人的房子(没有意义)另外...


“不一定”的意思就是存在发生的可能性
所以你觉得银保监会和银行会说“好吧,也许房贷不会崩”然后赌一把?那你太不懂官僚主义了。
这贴的质量很高,看这个回答质量,应该是体制内少有的明白人呀。现在的国际形式,极其类似于上世纪30年代...

但走苏联解体的路问题就是民主得不彻底,现在的俄罗斯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也不希望流血,但现实就是付出得多回报不一定多,但指望着白嫖,拿到的也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既然来了就坦然面对,洪水不会因为你的逃避而改变方向,该来的总会来
首先,这是滞涨……因为大家收入并没有提高。其次,很多事情是要一点一点发生的,中间是有逻辑关系的。比如...

我就蔥友所講的進行補充,以區區於香港1997年與2003年的樓爆經驗看來,失業能不能造成房貸爆雷取決於人們對明天的信心。

當時1997與2003時是泡沫爆破的原因在於:
1997:對共產黨的不信任與東南亞國家已經發生的事情,觸發對港元的基礎信任危機。
2003:非典加上八萬五房屋政策,引起市面蕭條失業與供應量前景的擔憂,觸發對房價預期向下失序調整。

對於大陸,我想像力有限,不過就以97與03的經驗看來,對貨幣信任危機在大部分韭菜眼中比較低,主要原因是他們長期在封閉市場接觸封閉資訊,所以比較不會觸發像香港一樣的內部崩塌,但是,如果一旦人民幣出事了,韭菜肯定一夜回到解放前,金圓劵日子指日可待。

致於失業會不會與有沒有可能改變韭菜對房價泡沫爆破的預期,我只能說在我有限的知識裡我看不懂,以香港人的角度來說,大陸人對風險的承受程度極高,賭性也強(悲觀的講就是風險意識為零, 火中取栗的弱智)。
房奴失业当然会有很多人选择售房止损,而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失业人群里房奴占比不高。此外很多企业都把房产...

我想補充,在香港知道不少大陸的權貴,他們所屬房產的配置只不過是龐大家產裡的冰山一角,事實上很多權貴的錢早就出國了,在世界不同的領域上管理著。

如果真是所有錢都在房產上的人,如資產淨值在5000萬-3億左右的,只能算是高級韭菜。但就我所知這種人在2017年時也有大量向海外配置的傾向,就是當時走資已被嚴打,加上大陸二手市場冰封而被逼將大部分錢留在大陸而已。
都不会。你这个比期待移民潮都不靠谱。房奴把房卖掉一点好处都没有(姑且不论是不是卖得掉)企业?为什么要...

銀行最擅長就是在天晴時送傘,下雨時收傘。
經濟危機時不貸款是免於出錯,而且本身中國銀行業藏污納垢,你的房產值多少錢是他們說了算。
我就蔥友所講的進行補充,以區區於香港1997年與2003年的樓爆經驗看來,失業能不能造成房貸爆雷取決...


是这样的,中央经济小组所谓“六稳”一直是以“稳预期”开头。

但你对大陆人风险承受力还是高估了,随便去几个房地产群看看,随便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有人问“会不会跌”。应该是大陆人的风险观不是承受程度高,而是非理性、爱走极端。无事自我麻醉,有事陷入恐慌(主要原因是信息不透明)。再加上喜欢跟风扎堆的特性,如果一批明白人带头撤退,完全有可能引起跟风的恐慌式抛售,这是不可预期的。

就像我前面说的,土共不会去赌“万一房地产没崩呢”,它一定会投入资源保房市,而代价就是继续加剧通胀。
我想補充,在香港知道不少大陸的權貴,他們所屬房產的配置只不過是龐大家產裡的冰山一角,事實上很多權貴的...


中共体制是靠利益链维持的。如果头部权贵不维护下面的利益,政治安全是要出问题的。
当然,这确实是个次要因素。
但走苏联解体的路问题就是民主得不彻底,现在的俄罗斯也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我也不希望流血,但现实就...


说实话,中国这个传统,我不太看好一步到位走向民主。。。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社会结构,少部分市民加上大部分农民,实际上改开四十年,农村早就名存实亡了,所以说六亿多农民工实际上就是大城市贫民窟的市民。中国市民心中固有的等级观念,又回天然地排挤这些人,如果真的对立起来,和90年代之前种族隔离的南非相比能好到哪里去呢。。

我对中国最大的忧心,就是没有谁提出过和解两个字,只有成功者和失败者两个概念,更夸张的是社会资源早就被红二代寡头抽干了,就算共产党现在名义转型民主了,不解决实际问题还搞普京那套,普通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是啊,所以我说银行不会去逼月供啊……但你不可能认为一个人会失业一辈子吧……

你與榮譽蔥油的分歧在於對前景的預測,如果是改革開放初期,你是對的,但現在是美中進入冷戰時期,簡單一點,美國是buy side,中國是sell side,如果有戰略眼光的外資就算捨不得中國的市場,理應也對供應鏈及銷售網絡進行重新配置,而如此結果將必然是中國的比重下跌。

是你的預測正確還是我的預測正確,還有很多不肯定的因素,就且耐心等著吧。
中共内斗目前只停留在宣传口的阴阳怪气和外交口的咄咄逼人上,而没有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内斗,这个形势很像失势前夕的四人帮,只有人民日报一个发声机关,这也太不正常,太无聊了。
是这样的,中央经济小组所谓“六稳”一直是以“稳预期”开头。但你对大陆人风险承受力还是高估了,随便去几...

其實在理論上的講我對你的分析沒有太大的反對,只是我一直認為中國的投資者是一堆扭曲制度裡的怪獸,原因是:
1. 資訊不透明
2. 市場投資工具非常有限
3. 缺乏個人分析能力
4. 賭性非常高

但是,我並不認為「恐慌性拋售」會出現,原因是二手交投市場在冰封狀態(如有錯請指正),而當一手市場依然能夠維持在指導價格的水平,那麼這個價錢對二手不動產依然有指導性作用。當然這只能是表面性的,但是我的預測是引爆泡沫的因素不是來自於房地產的本身,而應該是來自於國際間的動作以及政治上的因素。
说实话,中国这个传统,我不太看好一步到位走向民主。。。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社会结构,少部分市民加上大部分...


以现在中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如果中共突然垮台,有三个危险的可能性:

一是各个政治派系在重新建政过程中无法达成妥协,变成法国大革命式的血腥政斗。
二是新体制以过去的官僚系统为母体(这是基本不可避免的)导致感染积弊流毒,变成乌克兰那样的腐败官僚社会。
三是有相当比例的民众对强人政治抱有希望(例如毛泽东崇拜),导致拿破仑或者普京式的野心家上台,进入下一轮专制循环。
中共体制是靠利益链维持的。如果头部权贵不维护下面的利益,政治安全是要出问题的。当然,这确实是个次要因...

我完全不擔心習大大會讓我們失望,畢竟他每次的決定總能好好的把國祚往可以預期的方向縮短。
其實在理論上的講我對你的分析沒有太大的反對,只是我一直認為中國的投資者是一堆扭曲制度裡的怪獸,原因是...


恐慌性抛售出现或者不出现,中共都会事先阻止这个情况出现,它赌不起。所以其实重点不在于会不会出现抛售,而在于中共堵这个口子的后续反应。
我认为单纯政策性限售可能会导致止损式断供或是更直接的社会动荡,所以烧钱维持的可能性很大。
我的意思是,新疆这个维稳是刚需,内地这些地方,如果共产党把习近平干死,把锅一扔,可能就平民愤,但是新...

新疆这个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把维族全部肉体消灭,但是习近平又没这个胆子。不过新疆这点维稳经费比起支援湖北和全国停工造成的财政黑洞差太远了。新疆送到集中营的维族还可以强制劳动来赚钱。而现在全国,特别是湖北,基本就是指望中央救济了。
我完全不擔心習大大會讓我們失望,畢竟他每次的決定總能好好的把國祚往可以預期的方向縮短。


这倒也是,习大大有“完美避开所有正确选项”的神奇才能。
以现在中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如果中共突然垮台,有三个危险的可能性:一是各个政治派系在重新建政过程中...


我的看法是,能回到北洋政府徐世昌那个水平。。算可以了。。

说实话当年北洋政府也没那么不堪,只不过当时的国际形势确实不好,日俄两个大国彻底激发了中国的民族主义,否则肯定可以和平转型的。

现在唯一的优点在于,如果中国内战,国际社会肯定会出面协调,以去核武器为代价达成和解协议。说到底这算是较好的一种结局了。中国异质化太厉害,社会的戾气不化解的话,不会有和平过渡的空间。。
新疆这个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把维族全部肉体消灭,但是习近平又没这个胆子。不过新疆这点维稳经费比起支援湖...


新疆维稳主要是牵制人力巨大。
但新疆毕竟属于边陲,如果内地情况紧急是可能被暂时放弃的。
说实话,中国这个传统,我不太看好一步到位走向民主。。。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社会结构,少部分市民加上大部分...

這個完全偏離經濟了,在不考慮道德的分析下,我認為大陸需要,理應進行一場內戰。把老年與知識水平低下的人口消滅,然後變成一個大約只有5億人左右的國家。

當大部分人對資源的爭奪壓力減輕了,社會階級的分層對立也會有所減緩。然後就是人民應該擁槍,並進行政府全面透明化操作。

當然我是按自己的喜好說的,畢竟我腦子內的迴路跟韭菜差太多,韭菜就沒有喜歡過普世價值的路過,正如前人所說,中國人反而更喜歡不平等。
這個完全偏離經濟了,在不考慮道德的分析下,我認為大陸需要,理應進行一場內戰。把老年與知識水平低下的人...


问题在于没有战争可以按人口素质划线来消灭,而且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受损的概率更大。

另外资源争夺压力,或者说内卷化并不能单纯看资源/人口比,社会原因的比重很大:

1、缺乏政治安全感。因为中共的法治是个笑话,对于没有权力光环护身的平民来说,金钱是唯一可能为自己提供(比较可靠的)保护的东西。如果法治保障得到改善,内卷化能得到改善。
2、贫富差距焦虑。之前30年高速增长期带来的贫富差距剧变让所有人产生了不进则退的焦虑感,从而增加了对争夺资源的渴望。经济进入停滞期之后这种情况会自然缓解。
3、价值观单一。政治、文化和教育的钳制导致很多民众被迫(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把金钱作为自我实现的唯一标准,单一的价值观加剧了内卷化的形成。
這個完全偏離經濟了,在不考慮道德的分析下,我認為大陸需要,理應進行一場內戰。把老年與知識水平低下的人...


你不需要内战,你只需要耐心。大陆的人口是在减少的。

按照现在的数据模型,大概在2100年左右,大陆的人口会下降到6亿,然后你所谓那些老年与知识水平低下的人口,也就基本都死完了。
平心而论,这里很多人真的是简单的希望土共完蛋而完全没有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就拿次级贷来说吧。

什么叫次级贷?就是本来不应该拿到钱来买房的人,拿到了贷款去买房了。

在大陆是这样么?在大陆贷过款的人应该知道,房贷几乎是大陆审核最严厉的贷款类型,这些年很多人根本就拿不到贷款。

即使如此,大陆的首付是多少?30%-60%(基于不同情况),远高于美帝。

再次,次级贷本身暴雷需要哪些危机?

1、断供。我前面就强调过,断供需要银行的配合。
2、断供之后,恐慌性抛盘导致房价下跌,房价要下跌到房价本身低于抵押贷款的金额。姑且不论大陆如此高的首付所导致的跌幅需要有多巨大,请问现在政府会开放抛盘么?
3、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房贷本身要成为金融产品,来盈利。大陆的金融体系远没有美帝那么复杂,根本就没有类似于“大而不倒”里面那种做法,这就是我说的,大陆本身根本不可能有美帝那种次贷危机。大陆根本就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房贷作为金融产品在盈利。

最后,贴一个次贷的wiki, 我建议大家反共还是要加强知识学习。经济有其客观规律,而且大陆又不是真正的开放式经济,为了看空而看空就没意思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C%A1%E8%B2%B8%E5%8D%B1%E6%A9%9F
平心而论,这里很多人真的是简单的希望土共完蛋而完全没有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就拿次级贷来说吧。什么叫次级...


30-60%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现在很多地方首付已经降到20%,有些急于刺激的地方都10%了

再说一遍。很多失业潮下的民众根本不存在暗示还贷的条件,要么抛售止损要么断供,没有其他的选择。那么银行会赌一把“经济在大规模断供出现前复苏”去配合?就算银行配合,银保监会答应么?
不放开抛盘那民众还不起就止损断供呗,不让断就全家跳楼,要么就按闹分配,冲击维稳呗。

归根到底,“失业潮带来抛售或断供,大规模断供或抛售最终导致房地产泡沫崩盘,中共为了阻止这个情况发生就要放水,放水导致通胀加剧”。这就是我所表达的,纠缠“中国情况和次贷危机并不是严丝合缝一模一样”有什么意义吗?
跳楼不够……你得没有人继承才可以,债务也是可以继承的……民间资本大概可以玩撕破脸。然而居民并没有脸可...

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装懂? 只要声明放弃财产继承,那么债务就和继承人无关了。中国人现在习惯于现金交易,比如我现在银行有20万现金,还欠银行400万房贷,我跳楼之前只要把20万现金取出来给儿子就可以了。过两周跳楼自杀,400万房贷没了,20万现金给到儿子了。那么剩下的资产(含房贷、尸体、衣服、手机等)都给国家好了。这时候儿子自己可以平衡,如果这个房子价值300万,但是还欠房贷400万自然可以不要(这是可能出现的问题,香港就曾经出现过,我的当年的老板,97之前买的一套房子600万,首付200多,银行贷款接近400万。他的房产最低的时候价值300万,欠银行贷款的本钱也是300万)。但是如果这个房子当时价值800万,还欠400万贷款,这时候我估计儿子会继承这个债务。
30-60%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现在很多地方首付已经降到20%,有些急于刺激的地方都10%了再说一...

我同意你的观点,再加个论据:事实上,有些中介做假账,骗贷不少。更有之前被叫停的首付贷(只是公开叫停,实际上私下里仍然有操作)。
我同意你的观点,再加个论据:事实上,有些中介做假账,骗贷不少。更有之前被叫停的首付贷(只是公开叫停,...


哦?
还有没有料再爆点,我对中介的猫腻还真没多少概念
房奴失业当然会有很多人选择售房止损,而且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失业人群里房奴占比不高。此外很多企业都把房产...

这个问题我和你的看法略有不同。以我对身边人的了解,如果有两套房的,失业了日子过不下去的,可能会卖一套房。但是如果是只有一套房子,他按揭是付钱,房子卖了出去租房还是付钱。所以并无区别。只有一套房的应该会选择死扛,即使是去卖身
这个问题我和你的看法略有不同。以我对身边人的了解,如果有两套房的,失业了日子过不下去的,可能会卖一套...


但那种月供压力大的,可能会在止损之后租一套更小的房子或者回老家租更便宜的房子降低开支,或者和父母挤一挤。
 mark
我就蔥友所講的進行補充,以區區於香港1997年與2003年的樓爆經驗看來,失業能不能造成房貸爆雷取決...

我同意你的看法。在大陆,大部分韭菜是对明天有狂热的信心的(实际上毫无独立思考能力,已经废掉了,他们还有脸说HK是废青,我也是醉了)。因此你最后两句话的总结我完全同意--大陸人對風險的承受程度極高,賭性也強(悲觀的講就是風險意識為零, 火中取栗的弱智)。
以现在中国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如果中共突然垮台,有三个危险的可能性:一是各个政治派系在重新建政过程中...

你觉得是否会出现东南互保这种情况?如果会出现,我个人看好长三角和珠三角这两个地方不太出现你说的1、2、3
以我身边情况看,土狗在增加事业单位公务员的住房公积金,通过这群人拉动内需,毕竟这群人跟土狗属于利益捆绑的,经济变化并不会影响这群人的信心,复不复工这群人工资照拿损失几乎为零。通过这种办法搞扩大版的朝鲜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你觉得是否会出现东南互保这种情况?如果会出现,我个人看好长三角和珠三角这两个地方不太出现你说的1、2...


我认为如果经济没有崩到让共产党瞬间垮台的程度,东南互保是很有可能的。既然中央财政已经对地方没有帮助,地方一定会想办法自救。如果中央没有有效的手段遏制这种情况发生,最终可能导致事实上的联邦化。
而沿海地区很可能会求助外国,而引进外援就得在法律或者体制上做出一些让步(不一定是公开的),最终也许会通过一些奇怪的、曲线救国方式导致局部的体制变革。
以我身边情况看,土狗在增加事业单位公务员的住房公积金,通过这群人拉动内需,毕竟这群人跟土狗属于利益捆...


杯水车薪
我就蔥友所講的進行補充,以區區於香港1997年與2003年的樓爆經驗看來,失業能不能造成房貸爆雷取決...


关于房价的信心问题,我觉得至少就我所见的,一线城市认为房价不跌是可能的,但再涨应该是没人信。二三线就不提了,基本上都认为会跌。总之问题不仅仅在房价,对于整个经济形势的预期都是普遍悲观,房价的涨跌其实不是什么核心问题了。
平心而论,这里很多人真的是简单的希望土共完蛋而完全没有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就拿次级贷来说吧。什么叫次级...


我觉得中国就是人为地延长了经济周期,本来正常周期是5-7年上升,再5-7年下降。中共的干预之下索性是从2000年一直上升到2015,现在这个形势无论政府怎么做都是错。

名义上说不准断供,允许延期还款,再狂印钞票抑制钱荒,苟是肯定苟得过去,接下来过两年物价再飞涨一轮,马上就到80年代那个局面了。80年代的人们基本上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后面经济腾飞才压住了反抗的念头。现在由奢入俭,肯定人心思变。
沒讀過經濟學, 粗淺推論
房貸爆發不是銀行說暫緩就緩
沒人承接的房子跌價, 一大堆負資產欠銀行上百萬, 銀行收不回來就暫時不收? 
銀行太多呆帳表示銀行發出去的債回收不了, 銀行虧錢....銀行的錢哪裡來? 
是存款, 當中部份是留作存款準備金, 部份是借貨出去, 虧了表示存款消失, 引發擠提
銀行評級下跌, 股價也下跌
降準? 能降到憑空印鈔嗎? 印鈔會令通貨膨漲, 也不成, 所以中國市場內的帳面資金會突然蒸發掉, 變得一文不值
樓市爆破中國經濟可不是寒冬, 而是冰河時期
關於樓市,說銀行可以隨時讓人不還那就是笑話﹗
平時銀行收到還款的人的錢怎麼做的,當然是再借出去了。
銀行本身的支出反而不算大,不就養些職員和支付租金。

只要想一下大陸房市的規模,即使只是沒有了一少部份。
銀行的貸款能力也會受到打擊。
個人不能破產,但企業可以。
企業借不夠錢,破產自然會增加。

如果共匪印鈔給銀行,就那變成物價上升。
说得好像中国有个人破产制度一样……anyway,正如我说的,美帝的家庭债务(同样,你的数据一样也应该...


按照中国的法律,如果不继承遗产,则不继承债务。如果被继承人只有债务或者资不抵债,傻子才会去继承啦。
因为个人无法断供,而商业机构可以断供啊。我们又绕回来了,银行根本没有必要收个人的房子(没有意义)另外...


个人当然可以断供,实际上房贷就是以你贷款购买的房子作为抵押品向银行贷的款。断供超过一段时间(看贷款合同)银行就会收回抵押品(房子),然后债务关系也就解除了。如果我理解得不对请指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1
  • 浏览: 15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