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對社會的想法以及校園的互相排斥

有一輩子的人總是在說這一代的人只是懂得抵賴這樣抵賴那樣,就是說這一輩子的人不懂珍惜現在有的東西、不懂得吃苦,不然就埋怨這樣埋怨那樣。明明有書讀了,但就是不努力去讀,天天在一旁對著電腦上一些奇怪的網站,盡是把自己的時間放在玩耍上,做人要知足呀!你們還沒有經歷過戰爭飢餓的日子,就是不知道珍惜的重要。我也給人家這麼說過,「你現在要面對戰爭嗎?你現在要面對飢餓嗎?不然的話你在怨什麼?」,我也看到網絡上一些戰地記者籲人珍惜的言論,所以我究竟在怨什麼?

我埋怨的不是這個政府不給我什麼,這個社會不給我什麼,反而是製造更多的問題出來。我承認每個社會在每個不同時段也會有問題,但是用你面對過之問題的角度去衡量我面對過之問題,那麼你究竟有沒有想到,以前的一元可以買到多少東西, 現在的一元又可以買到多少東西;又或者你以前如何快樂,現在的人又可以用你以前的快樂來比較嗎?如果不可以,何以要這樣來衡量?最近我收看了對我而言是「娛樂」的片,就是講述嘗試讓一個富翁從一百元,零開始重新建立財富,像是將資金如何分配,如何找工作等等,但令我不解的是,一個窮人所面對的是不是就這麼簡單。窮人被水費、電費、氣費各種費用所壓迫,甚至隨時來一場大病令你一無所有。雖然我不應該這麼揣摩人家在想什麼,但在這些片當中我學到的是人一無恥、就是無敵。我也曾經某些有錢人捨棄他們的財產,不過可笑之處在大家不是看不見,就是裝作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畢竟他們壓根就做不到。我在擔心於這個無法流動的社會下,我的生活隨時變到像那些窮人一樣,當你無法再發言向政府求救的時候, 你就只能等死,不知道一群戰地記者們見到有人在那麼發達的城市下會餓死時候還說不說得出珍惜自己所有。是的,我現在不會面對飢餓,畢竟我餓死的時候已經靈魂歸西,再也無法看到這一群戰地記者們如何繼續他們的一套「知足常樂」。

按照人家那套知足,我只要有書讀,管他什麼中小學;只要有東西吃,管他是不是糞便還是水泥;只要有水喝,管他是不是排污管來的水,反正「排水渠」三字裏面因為有個水字,那就是可以喝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每個人都是有所謂的精神,這種精神不只是為生存而存在,而是要讓我們追求更進一步的生活而存在。若果對現況容易滿足的人,我建議這群人不要喝乾淨水,應該去喝泥水;不要賺錢,用廢張跟人家買賣,還有石頭當寶就可以了。你會覺得我這是歪理,這只不過是你不接受人家看法罷了,畢竟在你的眼中一切意見不合的都是歪理,然而也可以選擇不聽,但因為這而走去打人,極權世界挺適合你生活的。 不進則退,當下的社會不進步的話,隨時可以讓你受苦,天天提起人家沒有苦過的你,在社會退步之後可以讓你受苦受個飽。我最希望的是政府不要再製造更多問題,社會才有方法進步。

至於我的確有書讀,但是現在的學校有欺凌問題。這就是所謂珍惜有書讀之機會所造成的問題,大家只懂得讀書、讀書、讀書,結果讀死書,學生與學生之間都只懂得競爭,看到你那麼弱就排斥你,我也算是其中一個受害者之一,一直處於弱勢的我亦受到校園排斥,上到大專時稍為有好轉。看到連學校都有問題的時候叫我如何讀下去,就只能在一旁哭泣。我不太喜歡香港,整體而言香港給我的印象真的很差,不過當我看到基本整個中國都是這樣,我就更加絕望了,不是排斥這樣就排斥那樣。不過重要的是民主是讓我一直留在香港的主因,加上我也沒有選擇出國的權利,就只能乖乖待在香港,就是香港讓我認識到什麼是民主,我還希望的是排斥可以減少,那才是真正的民主,香港一互斥時比外國更嚴重。

回到現實,我剛剛去翻譯了抵賴這個字就是Deny,跟中文發音一樣,Deny也可以譯作拒絕人家的意見。說人家抵賴的時候,自己也應該想想是不是自己不能接受人家。
3
分享 2020-05-31

14 个评论

香港美国的互斥很严重,因为大家脑子里主要还是个人发展,自利,别人不如自己,只是有一些法律在制衡,可以...

我在校園面對的就是面對小粉紅一樣,意見不合就是陰陽怪氣,行為跟一群人有別的時候就覺得你是異類。最近我看了油館上某些影片解說,說到有一個胖子年紀大到可以做老爸,從來沒有拖過女孩子的手,也未曾結婚,還喜歡玩具,盡是一些奇怪的行為,與社會格格不入,結果經常遭人欺負,只能默默忍受。我覺得這個情境有點像我,見到被人欺凌或者遭人欺凌,怕沒有人理會自己,於是加入,不然就視作不見,到自己被人欺凌的時候,就只能默默忍受。我也未曾做過主動的那一個,畢竟我的生活就是很沉悶,但若然有人是主動進入世界,我樂意這樣做,只要大家互相尊重就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個因低收入、低學歷、低動力、低趣味、低智商、低情緒而只能在一旁等死的廢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2
  • 浏览: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