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即使中国人全是粉红,共产党也会倒台

   历史上的许多王朝其实在人们心中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可以说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支持当时的皇帝。即使有人不支持,也必须得非常小心地把话往肚子里吞。与今天对比来看,古代对于官员、平民和军队的洗脑肯定是更彻底的。古代人说话、写诗还得注意避皇帝的讳。可以看出,古代帝王对人们的洗脑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了。而且因为当时所有人能够了解的只有这一套专制制度,连动摇它的民主思想都根本不存在。专制思想一家独大,没有竞争对手。这和今天的情况是大相径庭的。

那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基本上所有人都支持的古代的王朝还是能够倒台呢?这种道理就类似于蚂蚁损伤堤坝。如果蚂蚁的行为对于堤坝是不利的,最终溃坝也会冲掉它们的蚂蚁窝,这和它们的目标:生存是不相符的。但是从个体来说,它们为了短暂的利益,所以选择损伤堤坝。这正是所谓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同样的道理放在古代也适用,甚至比之更进了一步。比如在唐朝的时候,每一个节度使肯定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心里都知道造反是不对的事情。甚至于有一个大节度使叫韩建都已经率军打到京城了,最后都被皇帝训诫,然后退兵了。但是,实际上,正是这些节度使的所作所为导致了唐朝的灭亡。节度使朱温在篡位的时候,为了把唐朝的皇帝干掉,指示手下去杀了皇帝全家。最后,又假惺惺地大哭一场,然后把干这个事情的手下灭族。

所以,由于中国的国情和它的国民性,中共的崩溃将与这种情况非常类似,而且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这种对于体制的破坏了。也就是说人们即使心里面觉得中共做的是对的,但是却会为了个人利益的需要,不断地破坏这个体制,导致这个体制最终的瓦解。比如上次在江西和湖北交界处发生的事情就说明了这一点。按理来说,要维护这个体制,那江西的警察应该坚决执行中央的命令,给湖北人放行,结果却没有这么干。而参与事件的湖北人们肯定也很不希望国家处于一个分裂的状态。当时,一个务工人员的代表在和县委书记谈判的时候,就在引用俄罗斯普京说过的“俄罗斯虽然大,但是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来表达自己不希望国家分裂的想法。但结果却是,这一事件恰恰反应出来地方主义的兴起,并且起到了一种示范作用,对分裂起到了一种加速作用,并给外界更多研究和解读的空间,对中央的权威起到了极大的破坏。也就是说,参与事件的每一个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在他们意识不到,甚至少部分人能意识得到,但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推动了事情往他们在当时不愿意看到的方向的发展。这种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这次中共号召房东们减租,但是呼应的人其实相当的少。我身边有粉红本人就是房东,但是他在明知道有号召的情况下拒绝减租。其实假如站在他的角度上来看,减租可以减轻疫情中的普通人的生活压力,降低他们造反的潜在风险,对这个体制形成保护。他们本人其实也或多或少知道这一点,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中央这么号召,就说明这么做肯定对这个体制有好处。可是,他们却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拒绝了这种做法。

那就让我们继续来思考一下,中国人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以何种形式来继续对这个体制造成冲击。比如,随着经济的下行,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会不停地增加。而最近地方主义的兴起,会让中央产生惩治地方封疆大吏的想法。这个时候,地方的封疆大吏们就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煽动或者放任一些群体性事件。中共的逻辑是这样的,假如地方一爆发群体性事件,就会有官员被免职,那就是向老百姓低头,会鼓励群体性事件的发生。这个时候,在位的官员就不能免职。甚至于在位的官员为了避免被中央怀疑,会主动扩散群体性事件,增加中央的压力。在这些群体性事件中,绝大多数人,从地方官员到参与抗议的老百姓其实可能一开始想得都不会太远,极少有人想到要破坏中共的体制,但每个人事实上都在对这个体制进行着破坏。为了镇压这些群体性事件,中央将给予地方更大的权力,甚至下放武警的枪支使用权等等,造成地方政府实力的实质性增加,进一步加速分裂。

和古代不同的是,现代有了民主思想。因此,如果今天,韩建再次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可能就可以说自己是为了民主才这么做的,直接进城把皇帝杀了。以后也是如此,因为中共自称是一个民主的政党,所以造反的时候,地方的人就可以扛起民主这面大旗,很多事情就会更大胆,中国变化的速度也就更快。另外,中共是一个自称科学的政党,他的合法性不是来自于上天的授权,而是来自于不断地让人们相信它在做正确的事情。因此任何一个对这个体系形成破坏的党内或者党外的势力,只要成功就不太需要担心后面的结果。他只需要把前任领导人或者中共干过坏事罗列出来,就能显示自己做的事情的正义性,心理和道义负担就更小了。因此,中共的崩溃会来得非常非常快。

我讲到了这一步,相信还有的人认为中共不会垮。那我继续讲好了。其实和文革的时候相比,改开对中共体制最大的破坏就是让每个人都变得极度的自私。最起码和以前相比,现在没人敢扶跌倒的老人了。这种极度自私的社会风气,让每个人都会在适当的时机,出于自己的利益的考虑,对这个体系做出巨大的破坏,即使他们自己都不认可自己的行为。这与文革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这里并不是在赞美文革,恰恰相反,我在否定文革。这就好像一个恐怖分子去自爆,他本人这么做是出于狂热的圣战思想,并且从理性的算计来看,他没有从中获得太多的好处,难道我们就应该夸赞他的行为吗?文革中红卫兵的行为就和此非常的类似,可以为了狂热的理想不顾一切。只不过现在这种人非常非常的少,对于他们而言,只要利益受到一丁点实际的损失,比如少收一点点房租,他们就会在行动上尽量加以抵制。这就是过去和现在的不同。中国人也不是饿死不造反的。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全国各地出了十几个皇帝,一大堆村集体造反。而且,七千人大会上,正是因为刘少奇带头造反,才把毛泽东打了下来,为日后的文革埋下了伏笔。
176
分享 2020-04-14

109 个评论

讲得非常非常有道理,基本上时事就是这样发展的。
就是概率的問題,如果天天買彩票,連續買1萬年,中頭彩的機率是100%
没错。经济学基本规律:所有人都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最终可能会使整个经济体的利益受损。参考囚徒困境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让我再次坚定了持续推塔的信心。谢谢!
这些天我也有一些思考,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目前墙国可以榨取的资源还能挥霍多久。

以中共今后集权的趋势来看,给地方政权发放武器镇压民众的事情是很难发生的。如果地方冲突事件扩大的不可收拾,最差是中央授权军队进城。

中共在军队控制的问题上是非常专业和重视的,因为这是关系到政权生死存亡的重点。首先是严格规定了服役和退役时间,其次是营连级干部采取借调和轮换制,这一方面保持了基层的干劲,也防止了军队基层懈怠和腐化。各级军官士兵形不成关系网,可有效防止军官拥兵自重。

对军队的严厉控制基本杜绝了内部崩盘和暴力革命的可能性。

另外题主提到的人性堕落和利益准则确实是今后革命的趋势,但这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墙国的资源必须拮据到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影响的时候。这种黑暗的人性才会总爆发并威胁到统治。

这是我强调的一点。

目前不好说墙国的资源还能挥霍到什么程度,由于经济发展放缓,加上中共病毒的影响,墙国生产资源已经很难带动国内发展。唯一寄托的方式只能是进口和进一步对屁民压榨。但中共特权阶层挥霍过于厉害,已经将国内环境破坏得相当严重,即使依赖进口和压榨也很难逆转,因为环境保护在独裁政权里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随着国际形势的孤立,进口这条路会可能堵死。而对屁民的压榨必须保持在一定限度内防止大规模死人。有人认为再死3500万人屁事没有,这点我反驳,现在的形势不同于1959年,有了网络传播,不再是当年中央一道命令可以封锁农村真相的,即使国内网络控制得当,国外也会发酵,若再死这个规模的人间接牵扯到的家属人数将达到将近一亿,这些人即使不把矛头直接针对政权,也一定会针对到基层官员。如果在基层同时发生大规模反抗,这个跟直接起义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还有,不要拿所谓墙国都甘愿当奴才这种来反驳。目前,网络上的假象是经过审核之后的。大家都知道习上台以前的网络环境,价值观的养成不是靠中共封杀网络能封杀的,除非将这群人全都抓进去喝茶。(你觉得可能吗,假设真这么做了我认为会起到反效果)

所以,大部分人因为恐惧政权武器强大不敢反抗,但不是因为当惯了奴才。

扯远了,简单来说就是中共也知道资源危机是自己难以解决的,前两年没有征收房税就是出于这个考量,防止民怨聚集。

如果未来发生非常严重的环境危机,我认为才可能触及到政权统治,但这个时候仍然需要有人领头,而这个人出现在高层才可能完成革命,又或者军队倒戈,尽管可能性很低。

中共病毒事件和香港示威都可以算是一次革命前的演练。未来这一天到底是哪一天,目前不得而知。不过我认为习如果连任,这一天恐怕会在香港基本法到期之前出现。
中国人如果都是粉红,那共产党倒不倒台也无所谓了。无非就是换一个皇帝跪嘛。
中国人如果都是粉红,那共产党倒不倒台也无所谓了。无非就是换一个皇帝跪嘛。

不认可。
拿传销公司举例,每个员工都疯狂地拥护老板,可一旦这家传销组织被取缔,立刻就会被解散,而不会立马加入另一个传销组织。因为之前的洗脑只对之前那家的员工适用。
共产党确实可能会倒台。但是按照当前鸡国人的索多玛度,如果不推行文明开化依旧搞中国传统那一套。不过就是改了王朝依旧做皇帝。
不认可。拿传销公司举例,每个员工都疯狂地拥护老板,可一旦这家传销组织被取缔,立刻就会被解散,而不会立...

中国人奴性是被社会环境熏染而深入骨髓的,不是洗脑宣传造成的。上访维权的都在政府大院门口跪着,难道中共还洗脑过上访要下跪?
中国人奴性是被社会环境熏染而深入骨髓的,不是洗脑宣传造成的。上访维权的都在政府大院门口跪着,难道中共...

洗脑不一定是物理的。当然,大部分人不会主动就跪了,但是政府门前,不跪下来表示完全没有进攻性,安保公司、协勤这帮黑皮子,几棍子就把人打跑,然后再挑几个站的最直的进局子关几天。因此一次次下来,趋利避害的人性自然趋向于在挨打之前先跪下来再说。但是,问题是如果面临人人利益都受损,而且官府也没有余粮了,这时候立死跪亦死,趋利避害的人性会逼迫那些跪下的看着像费拉的人们站起来去搏命,赌一把至少还有希望。
洗脑不一定是物理的。当然,大部分人不会主动就跪了,但是政府门前,不跪下来表示完全没有进攻性,安保公司...

公民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尊严。就好比你车位被人占了你去和车主交涉不需要跪下一样。对方人多也好,要打人也好,大不了撒腿就跑也不需要跪下。越是放弃自己的尊严,越不可能解决问题。
认识不到这一点就是奴性。
中国人奴性是被社会环境熏染而深入骨髓的,不是洗脑宣传造成的。上访维权的都在政府大院门口跪着,难道中共...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电视台成天播放古装剧,就是为了等级制度尊卑观念深入思想。
日本被原子弹轰炸之前也大部分都是好战分子,这种国家政权的更迭是靠外部因素的,和大部分民众无关。当这个政权严重侵害了世界的利益,绝对就会被干掉。
精辟 东亚秩序洼地需要外部因素外部环境来改变 更可怕的是还学了德国的组织哲学和列宁党的建构 脑子里有纳粹德意志的梦想和昭和式的对外挑衅手段
共产党即使会倒台,但是皇上/皇权大概率不会走
希望共匪滅亡的不止是民運人士,很多被毛左洗腦的基層人民也希望共匪滅亡,雖然他們跟共匪一樣不希望中國民主化。
就是概率的問題,如果天天買彩票,連續買1萬年,中頭彩的機率是100%

計算上是「一次都不中的機率」會趨近於零,但永遠不會達到零。

@MadrasBeef
所以需要反「中」(大一統信仰,天子信仰)
五毛没了金主什么都不是。共产黑帮离开了华尔街券商,廉价劳动力根本卖不掉。嘴巴再硬都是空气,没外汇了粮食都买不到,拿什么维稳?
问题就在于大部分人是没脑子的,当粉红间接让自己利益受损这点他们是想不到的。个人利益是与赵家有冲突,但是大部分人脑袋里都有个阀值,一到了事情的因果简单到可以发现自己的利益损害了中共,他们就不敢前进了
請問,同样的這個理論也可以用在民主制度上嗎

可以


時間夠長,所有政府都會垮台,例如俄羅斯吞並整個歐洲,歐盟滅亡。墨西哥吞並美國,美國滅亡
从加速主义的角度来讲,桂枝人越全是粉红,越容易垮台。
因为粉红的本质是义和团,你们可以想想义和团干了些什么。
桂枝粉红浓度越高,越极端,越容易产生冷战或热战,越容易加剧自身的脆弱性。
范松忠 黑名单
就是说古代的“浅黄”比今天的“粉红”比例大得多?

太平时期是的,而且目前反贼其实真的不少,比如我常说的1千万翻墙的,不翻墙,但憎恨强拆、毒奶粉的人,绝对不可能是粉红。至少不会极其拥护习杂种。

https://i.imgur.com/OOUD8X3.png

那么,根在哪里?习畜已经把中国民间社会打成原子化了,老百姓互相不信任,其实在2019年前,我都觉得有事找警察,也比找其他人私下解决安全,这不是我愚昧,而是中国百姓确实也不可信,除非你的挚友,否则一般人比警察还难说。

2020年了,防疫的红卫兵时代,那都不同了,可能百姓比红袖章的畜生们好,我没亲自体验我不好说。

大家真的不要忘了丑云的大数据,还有偷ICQ的马巨赖,他们实质掌握所有信息,包括高层的,都在用巨赖对吧?习杂种本猪大概不会被窃取数据,因为它不懂电子产品。而其他高层的谈话,窃听,全都由这两批畜生完成,对社会的全方位无死角监控,由他们实现。

所以,除了习一头,一个不会用电子产品的猪以外,其他高层,这两批畜生都了如指掌的。不是吗?那要如何推翻呢?
没错。经济学基本规律:所有人都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最终可能会使整个经济体的利益受损。参考囚徒困境

这个并不是经济学基本规律或者说原则,囚徒困境是在“理性人假设"前提下,一个限制非常多(比如只有2个参与者,2种选择等等)的博弈论模型。理性人假设假设的就是每个人都追求利益最大化。理性人会在充分竞争的情况下到达社会整体的利益最优(即自由市场调节机制,“无形的手”)。所以造成整个经济体的利益受损的情况缺乏充分竞争是一个理由,但不会是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而且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整体来看是人类天性使然,根本改变不了,只能顺应建立一个相互制衡即保证充分竞争的制度。
不错,支持一下
何不食肉糜?
前几天看了明居正教授有关中国会不会民主化以及民主化的实现过程的讲座,里面谈到有关人性的问题,人的本性是向往自由的。具体可以看看以下两个视频。
上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ubgq3PAYL4&t=7s

下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bKm-F4mjUU&t=16s
没错。经济学基本规律:所有人都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最终可能会使整个经济体的利益受损。参考囚徒困境

你说的也是我想说的东西。只不过写的时候,别的地方已经表达出了这个意思了,所以为了让文章更好懂,就没写“囚徒困境”
前几天看了明居正教授有关中国会不会民主化以及民主化的实现过程的讲座,里面谈到有关人性的问题,人的本性...

对的,那个视频我之前就看了,也非常认可明老师的观点,并据此推演出完整的理论。
lll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就是说古代的“浅黄”比今天的“粉红”比例大得多?太平时期是的,而且目前反贼其实真的不少,比如我常说的...

你说的这个我就不认可了。未来随着经济状况的进一步走弱,国际封锁的加强,中国的电子产品就会越来越难更换,因为没钱或者买不到芯片。监控用的超级计算机和摄像头,是需要大量的芯片的,而且由于二十四小时开着,所以每几个月就需要更换存储器、电流稳定的二极管等设备。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中共的维稳能力自然下降。在不断网的情况下,防火墙的反应速度会慢慢下降。你会看到一些以前很快就删掉的帖子很久都停留在那里。如果断网,说明经济已经崩溃到了一定程度了,到处都是游行示威。那到这个时候,地方主义也会随之兴起。可能中央要地方断网,不少地方已经被民众控制或者偏向民众,那些地方可能就不听中央的了。
非常有道理,不过我想提出一点:我发现很多支那人在得不到直接利益的时候往往选择损人不利己,也就是让别人利益受损并以此来获得满足感。
不知道楼主对这种心理怎么看?我有时候觉得这种现象很普遍,这可能是你理论中的一个漏洞。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lll
你说的这个我就不认可了。未来随着经济状况的进一步走弱,国际封锁的加强,中国的电子产品就会越来越难更换...

我真心希望我说的是不对的,那就有希望了,不然,当统治者拥有科技,变成了“神”一样的力量,那么,猪就完全无法反抗了。

对,说的好,希望你是对的,但别忘了西方无耻商人仍在给中共输血,我们一定要掐断它!强烈呼吁在各国的,不管种族啦,只要看得懂我这篇文章的人,都要立刻呼吁他们所在的国家制裁中共!
对的,那个视频我之前就看了,也非常认可明老师的观点,并据此推演出完整的理论。

明老师的预测准确率一直都很高,之前他说CCP可能撑不过十年,希望这次也要成真。
明老师的预测准确率一直都很高,之前他说CCP可能撑不过十年,希望这次也要成真。

他的原话是说,中共能不能撑过十年不好说。其实最准的是徐杰不是明居正。徐杰去年说日后中国会形成地方割据,今年到处都在提地方主义。之所以徐杰更准,倒不是说徐杰看到的东西,明居正没看到,而是明居正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出于台湾的利益,很多东西不能说得太多。比如,徐杰认为以后中国一定会大乱,各地割据,到处死人,而且趋势无法阻挡。这种话明居正肯定不能说,要是老是说的话相当于给中共续命,而且对台湾也不利。中国民主了对台湾和世界肯定有好处,即使死很多人能影响的也只是中国的内部。所以每次别人问明老师中国民主化会不会乱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从来不正面回答,只举苏联解体的例子,就说明他其实明白这一点,并且排除不了这种可能性,所以不把话说绝。
他的原话是说,中共能不能撑过十年不好说。其实最准的是徐杰不是明居正。徐杰去年说日后中国会形成地方割据...

谢谢你的提醒。中国确实和东欧的几个国家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东欧国家的模式只能作为一种参考,事实上谁也无法百分百的正确预测,未来就只有让我们一同去见证历史了。
説得好,但是依樓主的方法讓中共垮臺,速度太慢了,中國歷代王朝唐明清都經歷了300年才滅亡,現在中共100年都還不到,而且現在國内局勢對中共而言很是明朗,相比之下現在的國外勢力對中共威脅更大,而且只要其他國家團結一點,中共很快就倒了。
希望接下來索償中共一切順利
写得很好,我现在也有一个想法:就算是完全支持中共的义和团,对中共也是有损害的。也就是只要是具有明晰政治立场的民间串联,对中共都有损害,不论亲共还是反共。因为这代表了自行解释政治事实的可能,中共是难以忍受的。所以我的一个加速目标是催动帝吧小粉红搞线下串联。
反正我就不信有朝代能千秋萬代了
好文点赞留名!难得的新观点,而且让人豁然开朗👍最近也事实在朝着这个趋势发展~ 感谢lz~
很独到的思考
因為小粉紅看到皇上就跟劉邦看到秦始皇一樣:大丈夫當如總輸雞。

黨內野心家看到皇上:彼可取總輸雞而代之。

黨外人士:黨員幹部寧有種乎!我們也可以做國父!總輸雞他爸當年也是這樣幹的!
多简单的事:
它若一部分粉红、一部分韭菜,或许还能勉强维持;
它若真的全民粉红,恰恰才会死得更快。

无论后人怎么看不起野蛮的纳粹秦国,有一点不可否认:
暴秦的制度虽然残暴,但它居然从来没有爆发过大规模饥民起义。

显然,并不是暴秦做得有多好,而是绝大多数秦人根本活不到挨饿的岁数,就已经死在某场战斗中了。
它们根本就没有“挨饿”的机会,就已经被制度变成了疯子、推到前线当炮灰了。
纳粹秦国,正是靠着这一手,不断把坏人和潜在的好人,统统变成坏人,然后送出去抢别人,而维持的。
雪球滚得再大,毕竟也是滚雪球,早晚有散架的一天。

当暴秦完成 “大一统”,瞬间就会变成失去猎物的猎人,原先的 “耕战” 统统都会变成 “耕”,只为皇帝一人服务。

金庸先生的所谓 “吸星大法”,就是在讽刺这个——
从来不去练内力,而只吸别人现成的内力,那么这必定会是这类下场:
1、因吸无可吸而被饿死;
2、因吸得太多而被撑死(所以作者给这种妖法做了 “反噬” 的设定);
3、因吸到不该吸的东西而被毒死(比如左冷禅的寒冰真气);
4、老实人全死绝,只剩了一堆练 “吸星大法” 的强盗,那么它们为了生存,必定会互相吸,而功夫练得不到家的菜鸟,照样也会成为别人的食物,最终能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又会回到第一条的逻辑。

所以,聪明的暴君,比纳粹秦国更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则会把人分成两大类:
一部分是负责 “耕” 的韭菜;另一部分则是负责 “战” 的五毛、粉红,专门监督 “耕”。

所以,纳粹秦国十几年就垮台了,而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却能维持几百年、并为后世奠定反人类的 “汉族文化”。
哪个朝廷如果真傻到全民五毛,那就是后人哀秦而不鉴秦、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直到现在,中央电视台,农业与军事,仍然还是同一个频道(我二十年不看电视了,不知道它们现在改了没)。
你真的去过上访吗,门口倒是有带被子睡觉的,没见过几个跪的

典型的支蛆逻辑,我没见过就等于没有。跪访是个专有名词,不懂可以谷歌。
這幾天我對推背圖有點癡迷(不要笑我迷信)。在網上看到了一種解讀,認為“黑土走入青龍穴”也就是2023-2024年之交,中國會進入一種“慾盡不盡”的狀態。我認為就目前的局勢來看,是非常有可能的。中國像個胖子,即使煞車也會產生巨大的慣性,經濟可能在未來近期還是會保持一定的增長,直到這種慣性被耗盡。這個節點很有可能就是3到4年之後。而樓主所謂人的“自私性”和地方主義的興起,就會在此時正式拉開序幕。有人預測在之後的20年,中共都會處於這種“慾盡不盡”的狀態,直到民主化改革實現。樓主更是對這層預測提供了邏輯依據。實乃高人!
典型的支蛆逻辑,我没见过就等于没有。跪访是个专有名词,不懂可以谷歌。

我去过挺多次了,还拍过视频,我最起码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什么专有名词
还有你说话正常点儿,你自己盖棺定论的逻辑也比别人抢不到哪去
我去过挺多次了,还拍过视频,我最起码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什么专有名词还有你说话正常点儿,你自己盖棺...

说了这么一堆,不还是在强调你没见过就等于没有吗?一句蠢话说第二遍,它不还是蠢话吗?
说了这么一堆,不还是在强调你没见过就等于没有吗?一句蠢话说第二遍,它不还是蠢话吗?

我原话是‘没见过几个跪的’,没否认完全没有,而且我的依据是我去过多次并且录有视频。你根据什么?谷歌里几个地方性事件?谁蠢还不自知,戾气那么重逻辑那么菜只会盖棺定论,国内的人如果都跟你一样,那也别反共了,反了半天还是有你这种人真的让人丧气!
希望有更多中国大陆的朋友能尽快退党。
因为,加入中国共产党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这么说是小题大做了,不就是加入一个党派吗?
其实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共产党的真实起源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
有一本外国人写的书《马克思的成魔之路》,这本书现在在网上也能找到。书中详细记述了共产党的起源就是犹太人成立的撒旦教(光照帮),一个典型的邪教组织。马克思是犹太人,最早他是信上帝的,后来离家上大学的时候,加入了撒旦教。在基督教中说有7宗罪,贪婪、妒忌、色欲等等,而撒旦教的教义完全是反着来的,鼓励教徒贪婪、妒忌、纵欲等等。
加入撒旦教后的马克思性情大变,心中充满了仇恨与狂妄自大。他当年写了很多诗和一些剧本,都可以看出他当时的那种心态,在这本《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也有提到,引用《Oulanem》剧本中的文字:
“他们也是 Oulanem,Oulanem,
这犹如死亡的名字,鸣响、鸣响,
直到它在卑微的蠕动者中消褪。
停止吧,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升起,
如空气般清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还有很多类似的诗句,充满了对人类、对神的憎恨和狂妄自大,以及对魔鬼的崇拜之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看这本书。
马克思把撒旦教的教义给改头换面了一下,变成了《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常说5月1日是劳动节,实际上1776年5月1日,是撒旦教光照帮成立的日子。共产党党旗上的镰刀和锤子标志,实际上,在欧洲镰刀并不代表农民,而是魔鬼和死神的象征!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写道,“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的上空游荡”,如果结合马克思加入馓旦教的经历来看,这其实是魔鬼的宣言。
而从后来的共产主义运动或社会主义运动也可以看到,所有宣称要实现共产主义的那些社会主义国家,全都是充满了谎言和暴力杀戮,杀戮本国人民。从苏共到中共、柬埔寨、朝鲜这些无一例外的。如果只是某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样,你可以说是个个案,但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这样。你就应该好好想想了,因为共产主义是魔鬼的教义,共产党是魔鬼在人间的代理人,专门用魔鬼的镰刀收割人民的生命和财富!
这样看来,加入共产党,其实就是加入了一个邪教组织,成为了魔鬼的代言人之一。这,不可怕吗?!
另外,在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要宣誓,那个誓词里有,除了要“为党的事业奉献终身”之外,还有一句“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这在正常国家人看来,很不可理解,党有什么秘密可言,党的条例那不都是公开的吗?其实这正说明了这个党的邪教本质,害怕内部人对它进行揭露和曝光,一旦它的恶行全部被曝光,所有人都会明白它才是真正的邪教组织,魔鬼的代理人!
所以,大陆的朋友,当您明白了中共邪恶本质后,希望您能够及时“三退”,退出曾经加入的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抹去您曾经为邪党发过的毒誓,和这个邪教组织彻底区隔开来!
天灭中共在即,远离中共邪党,“三退”保平安!
我原话是‘没见过几个跪的’,没否认完全没有,而且我的依据是我去过多次并且录有视频。你根据什么?谷歌里...

所以你回复我并不是支持或反对我的观点,只是特地要来告诉我因为我只看过视频而你录过视频,所以你比我牛逼?怎么说呢,你这个脑回路实在是太清奇了,确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当炸弹爆炸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受伤,只有想要在废墟之上称王称霸的野心家才会对这样的惨烈情况充满期待。我衷心祈祷,让爱和信仰救赎我们,而不是一次又一次陷入暴力。
所以你回复我并不是支持或反对我的观点,只是特地要来告诉我因为我只看过视频而你录过视频,所以你比我牛逼...

我回复你只是说明跪访没有那么多,但是不懂你逻辑拐到什么地方,就像你的逻辑里觉得录过视频比看过更牛逼一样,很奇怪好么!
因为你自带别人一旦跟你观点不一样就比你牛逼的神奇逻辑,所以你的判断都会从这个角度出发去反驳别人,不是真的就内容反驳,而是仿佛被伤了自尊,要证明你自己比别人都厉害才能挽回颜面!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你的想法跟别人都不在一条线上!你爱回复什么我都不会理你了,真的无聊。
樓主根本不了解古代中國社會,古代皇權不下縣,基層基本由鄉紳自治,而中共的輿論監控(科技)和集權體制(黨委等)絕對是冠絕古今的。而且士大夫雖然有些愚忠,但是社會出現重大行政失誤,為臣死諫和為君罪己的傳統也一直都在,而這個在中共國是絕對不可能的。但共產黨必然倒台,歷史規律,熵增定律而已。
中共会倒台,变成习家江山,已经是了。 习近平一世大帝—超越俄罗斯沙皇彼得大帝的存在,习大帝是不死之身,用自己的一切和银河系所有恶魔换来无穷无尽的力量,有了力量就可以控制地球。 
撒旦:小习啊,你成功了。 自由民主永远不会实现,地球都是你的。 我把力量都给你,你实现了忘我、无我的境界,人性就是大粪,病毒在美国会更严重,除非信仰你的思想,新冠肺炎是没有解药的。 
阎王爷:习爷,我支持你。
暗黑破坏神:我给你续命1000000000000光年
樓主根本不了解古代中國社會,古代皇權不下縣,基層基本由鄉紳自治,而中共的輿論監控(科技)和集權體制(...

其实我以前是很喜欢看古代历史的。皇权是不下县,可是皇权的影响并不是不下县的。中共的确是存在着很多控制基层的力量,但是这些力量都是由人组成的,和古代的道理差不多。另外你说的高科技监控这个的确存在,但是有个问题,那就是这些监控是由美国提供的。我一直都抱着一个观点,那就是,美国要为今天的中共病毒爆发的局面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他们为监控提供了硬件和软件的支持。相信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美国会越来越认清楚这一点。美国已经开始给中共的芯片断供,也导致了中共两次卫星发射失败。高级监控系统所需要的超级计算机按也是用的美国的芯片,美国现在也开始断供了。
光年是长度单位,是真空中光跑一年的距离

就是宇宙距离单位,维尼遨游星探,维尼征服宇宙嘛,扛着地球走出银河系不换肩。
中共會滅亡這是自然規律,因為沒有任何東西是永恆的。先不管未來的政權會比中共更加獨裁還是開明走向民主化,總之可以肯定的是下一個政權肯定會大力清算共產黨,只是民主化清算會比較溫和並且符合法律而張獻忠式的清算很可能就是真的抄家了。。。
同意,只有改变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活质量的国家才是真正的国家
粉红实际上都是精致利己的,而不同粉红群体之间依然也有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所以就算全部是粉红也必然会内斗
就是概率的問題,如果天天買彩票,連續買1萬年,中頭彩的機率是100%


不好意思,并不是…………你的每一次购买都是一个独立事件。
不好意思,并不是…………你的每一次购买都是一个独立事件。

但連續一萬次購買都不中的概率就很低了。就像三峽大壩,預言多了,總有倒的一天
但連續一萬次購買都不中的概率就很低了。就像三峽大壩,預言多了,總有倒的一天


你没明白什么叫“每一次购买都是独立事件”

建议重修概率论……
为什么我认为 三年自然灾害 是中共用来掩盖毛的决策错误而找的借口? 

还是改成大跃进和人民公社 比较好, 

我也一直跟大陆的朋友这么说的。

 如果跟官方的称呼一致,那他们永远不明白真相
很好的论点和论述。
楼主的观点让我耳目一新,确实在某种程度上,粉红越多越能加快这个体制的奔溃,粉红也会和政府产生冲突和矛盾,他们是不可能无条件支持政府的,就像有些被社会主义铁锤砸到的粉红
中國有沒有粉紅誰在乎啊, 美國怎麼想才重要吧。 
看看香港吧 , 大家都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 是為了共同的理想 。 以前根本都沒有預計到自由會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
香港沒有感染到你們嗎? 我相信已改變了很多中國人。
中國歷史上還沒有不改朝換代的事過。 遲早的事。
人最终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行动,因为利益的本质是对能量的消耗(指可集聚的能量形式转化为不可集聚的能量形式即热能这一过程),物质虽然可以循环使用但由于物质分布的熵增趋势,依然需要能量消耗才能熵减。
围绕能量和物质(自e=mc2问世以后就可以更纯粹地用能量作为唯一通货)这些通货的任何行动力都属于利益。
所以,人类必然会为了这种范围内的利益而动摇,理想吹嘘也属于这种利益,因为它需要“消耗能量”,但它属于比较细枝末节的需求,因此,共产党权贵因为享受了过多其他干路需求,会不可避免地需求这种更细枝末节的需求,而底层则因为干路需求不足会反对权贵,矛盾就此必然产生。
粉红也不例外,一般粉红主要是学生,后浪和权贵这种不需要自己生产的人群,就算是公务员也会因为干路需求不如权贵而粉红趋势衰减变得岁静,但只要共产党导致他们的利益减少,他们会叫的比谁都大声,这大概是这里说的粉红摧毁共产党的机会,因为粉红想当权贵了。
古代王朝的摧毁也多是因为那些原本不是皇帝的人想当皇帝,他的派系下属也想从龙从而占据从前没有的关键利益,但是以这种方式让中共垮台,结局只会和古代王朝更替没有区别,最终,死的只是现在的习派,但未来还会有其他派,共产党依然会有很大概率作为幌子活着,最多保留大部分原体系改名叫中国纳粹党之类的名称,核心的共产党和支性被摧毁的机会依然不足。
幸存者偏差,不跪着上访的早被抓起来了。有件事我印象很深刻,我们县政府的大喇叭有几天一直在谴责一个人,理由是那个人跑到北京上访,成功了之后居然放鞭炮庆祝,于是县政府把他抓了,还要在大喇叭里骂他。

还有几次,跑三轮的围着县政府,好像在反对什么政策。上次江苏高考政策变了,几十万家长跑到南京围着市政府。

中国人并不是奴性入骨的,如果真是这样,哪来的陈胜吴广朱元璋?
中国人奴性是被社会环境熏染而深入骨髓的,不是洗脑宣传造成的。上访维权的都在政府大院门口跪着,难道中共...
我个人觉得这种观点是纸上谈兵,你应该没接触过那些维权的人。他们的手段可以叫做无底线博弈。为什么有些老大妈脱光衣服去政府闹?这其实是一种宣示:我脸都不要了,下一步就是不要命,你看着办。事实上,很多这么闹的,有些软点的地方政府都妥协了。

这个现象的本质不是奴性,还是社会没有大家都认可的博弈规则,明面上的法律,大家都当屁放。现实中的博弈就不是在法院上律师唇枪舌剑,而是比拼谁的拳头大,谁更不要脸,谁更不要命,谁更无赖。

很多人在谴责强拆,但事实上很多钉子户也漫天要价;你知道有人拖欠农名工工资,但也有黑社会组织一帮人,在工地磨两天洋工,就跑到企业讨薪,最后政府还让企业妥协付钱。

你认为只有政府会作恶?不是的,我们每个人都会,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大家都遵守的规则,在底线之上博弈,不遵守规则的人要受到严重惩罚。但要这样,不建立法制是不可能的,只有法律还是一个政府用以钳制民众的工具,民众就不可能真正尊重法律。所谓民主,无非是集众意建立规则,然后社会依此规则运行。除此之外,民主就是恶政,直接民主制更是暴政。
公民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尊严。就好比你车位被人占了你去和车主交涉不需要跪下一样。对方人...
我也很不喜欢他那种专断的语气,不过因此不喜欢一个人就不反共,你这个世界观是不是有点不成熟?

我原话是‘没见过几个跪的’,没否认完全没有,而且我的依据是我去过多次并且录有视频。你根据什么?谷歌里...
因为这里是品葱。
先射箭后画靶子的月经帖真是多到让我以为这是在墙里面。
被铁拳捶到脑子了?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你没明白什么叫“每一次购买都是独立事件”建议重修概率论……
你才应该重修概率论,期望值怎么算还记得吗?每一次抛硬币都是一次独立事件,抛一万次正反概率自然趋同一比一。真不敢相信我凌晨翻墙给人普及初高中数学...
古代对平民没什么洗脑,农民只有因为没饭吃才动乱 落草 谋反,从来没有因为什么理念不同形成大阵仗的。
况且古代避讳皇帝名讳只是士大夫阶层罢了,小民一不识字二不知道皇帝名字确切的字,避讳个啥。狂热皇帝,父母名讳也要避讳,皇帝本人写东西时也要给天地君亲等字眼抬格。
古代对普通人的控制真的比现在小太多,没有科技的加持,手段 方式也弱爆了。政令的执行贯彻情况,地方官员的优劣得所,皇帝了解起来更困难,更容易被文官集团敷衍。对于文官集团来说,只要不造皇帝家的反,换个人上位也同样是符合理法的忠君,反而是现在更符合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描述。
a421527548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反日?要求赔偿?请认清历史真相

https://telegra.ph/file/2fbaa899a33e6bfc50adb.jpg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你才应该重修概率论,期望值怎么算还记得吗?每一次抛硬币都是一次独立事件,抛一万次正反概率自然趋同一比...


你说的对,我说的就是这个“独立事件”。

我回复的那个帖子,说“彩票买一万年,中奖概率是100%”,而其实每一次买彩票都是独立事件,按照你的举例,扔一万年硬币,正面出现的概率会趋向:50%。所以买一万年彩票,中奖的概率依然是彩池总数分之一。

你实际上在支持我的说法,谢谢。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你说的对,我说的就是这个“独立事件”。我回复的那个帖子,说“彩票买一万年,中奖概率是100%”,而其...

就是概率的問題,如果天天買彩票,連續買1萬年,中頭彩的機率是100%

不好意思,并不是…………你的每一次购买都是一个独立事件。
—————————
那 只要购买次数足够多,中奖概率就是百分之百 这句话也没错。
你实际上在同意第一个人的看法,谢谢。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又回到最初了,并不是。还是建议重修概率论,如果你学过的话。


我和第一个人说的是抽奖次数足够多近似于把彩票全部买下来 必有中奖,你说的是单次抽奖的概率。这么杠有意思吗?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我和第一个人说的是抽奖次数足够多近似于把彩票全部买下来 必有中奖,你说的是单次抽奖的概率。这么杠有意...


你赢了
CNMGB 新注册用户 回复 胡耀棒
>>这些天我也有一些思考,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目前墙国可以榨取的资源还能挥霍多久。以中共今后集权的趋势来...

都将习写进党章了,修改了五年任期制,表面的制约都懒得装了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你赢了

抛骰子数量足够多,总会出六点,和每次抛出六点概率是六分之一不矛盾。下次看到这样的表述别上来就拿概率论说事。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抛骰子数量足够多,总会出六点,和每次抛出六点概率是六分之一不矛盾。下次看到这样的表述别上来就拿概率论...


你还来劲了?那我再陪你聊五毛钱的。

我最初回复的根本不是你,我回复的是“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而他的原话是:

如果天天買彩票,連續買1萬年,中頭彩的機率是100%


而不是你说的什么
抽奖次数足够多


好吗??

而你回我的第一帖,是这么说的:
 每一次抛硬币都是一次独立事件,抛一万次正反概率自然趋同一比一


这已经是偷换概念了好嘛?你自己都承认了,每一次抛硬币都是独立事件,那每一次购买彩票也是独立事件,所以不存在买一万年就是中奖率100%,就像你扔一万次硬币也不能说你下一次扔的硬币正面概率是100%。你这明明就是在证明我说的话,然后你歪曲到正反概率趋向上,不是莫名其妙吗?

然后你又歪曲到
抽奖次数足够多近似于把彩票全部买下来


这和我说每一次购买是独立事件有什么关系呢?

咱能不东拉西扯,该讨论啥讨论啥吗?回到问题的本质吧:

天天买彩票,连续买一万年,中奖几率是100%吗?

你就回答这个问题就行。用你可能学过的概率论。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你还来劲了?那我再陪你聊五毛钱的。我最初回复的根本不是你,我回复的是“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而他的原...

难道不是吗?如果彩票总数一百万张,你一年买一百张买一万年,中奖概率不是100%?
别人说的本来就是期望,你自己不审题上来就让别人修概率论,这杠抬得很起劲是吧?
你说不影响下次的概率和别人说的话根本半点关系没有,你自己拜托有点高中水平再来指点别人行吗,在这还得辩论这种没营养话题还不如微博教育小粉红呢,真没劲。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难道不是吗?如果彩票总数一百万张,你一天买一百张买一万年,中奖概率不是100%?别人说的本来就是期望...


彩票每期一开好吧…………等你买完所有彩票再开奖?这叫”每天买一次彩票“?这叫”一次彩票你分一万年买“好吗?话说一万年开一次的彩票也是奇观了…………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彩票每期一开好吧…………等你买完所有彩票再开奖?这叫”每天买一次彩票“?这叫”一次彩票你分一万年买“...

好就按你每期一开这个例子,假设,假设 买一期彩票中奖率是万分之一,一周一开,一年的中奖率是万分之五十二,一万年中奖次数期望值52,只要买的足够多,必有一次中奖的概率趋向无限大,买的多必有中奖这个表述有什么大问题?
Infected 新注册用户
感谢此文章。本人一直感觉未来必会发生一场巨变,但要是理性分析上的话毫无思考的头绪。不说茅塞顿开,也算解答了我部分的疑惑吧。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好就按你每期一开这个例子,假设,假设 买一期彩票中奖率是万分之一,一周一开,一年的中奖率是万分之五十二,一万年中奖次数期望值52,只要买的足够多,必有一次中奖的概率趋向无限大,买的多必有中奖这个表述有什么大问题?


哈哈,你这个描述就是典型的概率论没有学好的说法,概率论中有一个基本概念:“独立随机事件”。独立随机事件是指这样一系列事件:其中任何一次事件发生的概率,都与此前各事件的结果无关。
因此,对于独立随机事件,借助已发生事件的结果来推测后来事件的概率是不可能的。而彩票抽奖恰恰是最典型的独立随机事件,每一次抽奖时中奖号码出现的概率,都与以往各次抽奖的结果完全无关。

所以我说如果你学过概率论,请重修;如果没学过,最好学了再来喷。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哈哈,你这个描述就是典型的概率论没有学好的说法,概率论中有一个基本概念:“独立随机事件”。独立随机事...

无语了。期望值 期望值 期望值,概率论考试不考算期望吗?说到这份上你还嘴硬也是没谁了,或者您理解能力有限?
你在对着空气讨论单次概率?
>>不认可。拿传销公司举例,每个员工都疯狂地拥护老板,可一旦这家传销组织被取缔,立刻就会被解散,而不会立...

现实是很多传销者被解救出来后又自愿加入另一个传销组织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别的不说。
彩票单次中奖率万分之一,小明不计成本抽奖,抽一百万次至少中一次的几率是多少?一次都不中的几率是多少?
请你这位喊别人去补概率的同学先来回答一下。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ckyy
>>无语了。期望值 期望值 期望值,概率论考试不考算期望吗?说到这份上你还嘴硬也是没谁了,或者您理解能力...


又开始扯东扯西了,期望值和购买彩票这个独立随机事件有个毛线关系啊?

得,还是你赢,行吧,我睡觉了,再聊也就是把以前说过的话重复一边,你不累我都累了,杠精再见
彩票的问题是这样的,比如中奖率是千万分之一,你开一千万次,中至少一次的概率是1 - (1 - 10^-7)^(10^7)=0.63. 其实就是1-1/e
wickyy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又开始扯东扯西了,期望值和购买彩票这个独立随机事件有个毛线关系啊?得,还是你赢,行吧,我睡觉了,再聊...

本来就没有关系。
别人第一次说的也是期望,是你非要扯独立概率来杠,你看你自己也说没关系了。
真是太欢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