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时间翻译了一篇William H Overholt教授2018年8月发表的一篇文章,给大家看看

文章标题the west is getting China wrong,西方误解的了中国,作者就是1993年预言中国崛起并在17年写下China's crsis of success的哈佛大学教授,文章内容我自己先不评价,看看品葱的想法

                                               The West is getting China wrong

在西方主流媒体的阅读下,中国现在是一个由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力的“终身领导人”管理下的稳定政府。中国已经摆脱了政治改革的压力,这些改革改变了早期亚洲奇迹经济体的发展水平。中国巩固了一个特别压制性的列宁主义市场,该市场注定在无限的将来会迅速增长。而且其日益集中的经济控制和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们对西方构成了无限的威胁。

这些论点是错误的。中国没有摆脱政治复杂性所带来迫使其改革的压力。相反,这些压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习近平政府的整个结构都是对这些压力的反应。

2005年前后,中国领导人开始担心该国正在分裂,经济改革滞后,强大的利益集团正在控制政策,地方政府不听话,部委无视总理,腐败的将军削弱了军队,腐败正在破坏党的合法性,这些力量非常强大(中国的富裕省份和利益集团通常大于欧洲国家)

由于担心紧急危机,中国领导人设计了一项新的经济计划,该计划基于资源的市场分配以及政府对集权的迫切渴望,为了促进决策,最高领导人将由七名领导人而不是九名领导人组成,并将排除“极端”意见(毛泽东薄熙来和改革派李源朝)。关键政策领域将由小型领导小组控制,包括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全部由一个领导人担任主席。与前任不同,新领导人将立即指挥军队。与选择习近平这个决定不一样的是,这些决定是通过可行的共识做出的,与华盛顿的模式相反。习近平不是普京。习近平是党的产物,而普京的政党是普京的产物。

习近平获得了权力,同时进行了艰巨的改革任务。资源的市场分配会损害每个主要权力集团的权力和财务:国有企业,银行,党,政府,军队和地方政府。习近平驱散改革反对派的手段-反腐败运动-不仅疏远了所有这些部门的领导人,而且还使官员们害怕实施改革。

反对者非常坚决,所以支持者们希望,最好的情况是,习近平将用他的第一个任期巩固权力,并进行第二次实施改革。

当然,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是巩固他的职位。习近平第二任期之后,激烈的反对(由一位高管概括为“你死我亡”)激起了人们对个人报应和改革逆转的担忧,因此决定在必要时允许习近平担任第三任期。

西方的结论是,这会使习近平成为“终身总统”,并且是自毛泽东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中国领导人,这是完全错误的。习近平无权单方面执行其议程或无限期地执政。他对对手的镇压并不能证明他的无敌,相反,它反映了他的脆弱性,他的许多头衔反映了不安全感,对权力充满信心的邓小平曾经以桥牌协会名誉主席的身份统治中国。

习近平的困境反映在他无能为力或不愿做出战略决策。他主张法治,但加强党委的裁决权。他主张国有企业的市场化,但要加强党委对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商业决策的控制。面对在增长缓慢得多的快速改革还是在改革缓慢得多的快速增长之间做出选择,他承诺快速增长和快速改革,这比毛泽东更像特蕾莎·梅。

亚洲的奇迹经济体都始于专制,专制政体和高度集权的经济体。成功使这些经济体和政体变得如此复杂,以至于过度集中的统治变得不可持续。在台湾,曾于1978-88年担任总统的蒋经国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克服了他无情的列宁主义历史并策划了逐步的经济和政治过渡。在韩国,朴正熙(Park Chung-hee)试图在担任总统期间遏制这一潮流,因此该国的转型始于1979年一位密友执行了对他的暗杀,他深知改变的必要性。

中国现任领导人比任何前任政府都更加明确地承认了新的经济环境,并做出了更加出色的计划,但是政治正在抑制经济改革。习近平正试图将蒋经国的经济学与朴正熙的政治联系起来。但是,试图制服政治潮流会掉进破坏性镇压的循环。

习是脆弱的,他在媒体上消失了好几天。一部吸引人的电影突然被削减了,肖像突然被删除。他的保镖突然变了,律师和学生越来越自信,年度北戴河领导层会议颇具争议。

这与无所不能且可以让经济快速增长的终生总统截然相反。基于这种错误前提,华盛顿宣布其接触政策失败,宣布中国成为可怕的国家安全敌人,并针对中国政治化经济的优越经济前景发起了绝望的经济战。悲哀
华盛顿原本可以从对自由企业制度的信心和中国的政治困境种受益。特朗普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恐惧,可以视为一种对美国在1970年代至80年代被日本可怕的工业政策淹没的不必要的恐惧的报复。

同样,美国的参与政策没有失败。它创造了预期的社会和政治多元化。中国可以继续以破坏性崛起为代价而在自我毁灭周期中循环,可以民主化,也可以找到一种引导多元化浪潮的新方法。参与政策的批评者既不了解中国广大社会变革所需的时间,也不了解习近平众多头衔下的现实。
32
分享 2020-05-05

29 个评论

同意他所说的,中国的政治改革压力与日俱增。90年代以来的高速经济增长只是掩盖而没有释放这个压力。中国的麻烦不在于“叙事”,而在于真正找到自己的道路。
同意他所说的,中国的政治改革压力与日俱增。90年代以来的告诉经济增长只是掩盖而没有释放这个压力。中国...

这个教授的观点跟现在品葱越来越极端的想法已经有些格格不入了,我也是希望品葱能够接受更加理性客观的观点
这个教授的观点跟现在品葱越来越极端的想法已经有些格格不入了,我也是希望品葱能够接受更加理性客观的观点...

确实 改良派几乎已经都绝望了。不是转成革命派就是完全放弃。不过这也是共产党求仁得仁
从前半部分看,算是一个比较了解中国的人,不过他还是意识不到,现在的习近平中共,是大中国主义的产物,可以说,习近平的共产党,是大中国主义的政党。

没有核心内容的大中国主义,其实能和任何意识形态组合起来,使其为己所用。正因为习近平实质上身为大中国主义代言人,所以他才具备这么典型的中国式“既要左,又要右”的特征,并反应在他的任何政策上,最终什么都落空,什么都变成落自己脚上的砖头。

不能明白这些现状,研究中国再多也是白研究。
确实 改良派几乎已经都绝望了。不是转成革命派就是完全放弃。不过这也是共产党求仁得仁

这个教授的书我都读了一遍,他所传递的并不是一种改良思想,而是他常年分析和研究亚洲国家经济与政治发展得出的一种结论,一种类似规律的东西,他经常拿来打比方的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不得不承认中国跟这些地方是有相似之处的,比较惊人的是越南竟然也走向了普选而且已经将公务员全部改为合同制,我之前对这个教授的看法是持保留态度的,但是越南的转变让我越来越相信这个教授的观点,就是亚洲奇迹经济体国家,在某个时刻必然会走向政治改革,这个变革是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是整个社会的需求必然会把国家往这个方向推,虽然这个观点与品葱加速主义遍地张献忠的观点相反,但我还是想让更多的人接受这个想法
从前半部分看,算是一个比较了解中国的人,不过他还是意识不到,现在的习近平中共,是大中国主义的产物,可...

他在书里都提过这些问题,社会形态撕裂,人口结构老龄化,货币超发货币政策失效等等,但是在他看来这些都不是决定性问题,不能够阻止政治变革,亚洲奇迹经济体在改革的时候都或多或少面临类似的问题,他的看法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就是必然发生的事情,跟影响他发生的因素没有关系,可以是这个因素也可以是其他因素,他只看重结果,习近平的共产党这种话他已经反驳过了,是共产党的习近平,不是习近平的共产党
他在书里都提过这些问题,社会形态撕裂,人口结构老龄化,货币超发货币政策失效等等,但是在他看来这些都不...

我没有兴趣掰定义,现实如何就是如何。

今后,无法理解和快速把握现实者,无论此刻身在何地何处,只有下坡一途。
谢谢楼主的分享!我认为我们能通过这种基于证据而分析的文章学到很多,只是很可惜品葱上更多人喜欢听基于道听途说而杜撰而成的阴谋论。

overholt最近一篇关于一国两制历史的文章不知楼主读过没?作者在里面讲解了一国两制从一开始为台湾而发明到最近的返送中运动下的逐步崩坏,并通过描述自己同李鹏见面的经理来解释中共的方针,让我感觉受益良多。
http://www.theoverholtgroup.com/media/Articles-Hong-Kong/overholt-hong-kong-paper-final-9.pdf
习近平从来就是典型的共产党人,从来不接受西方的一套。维尼的确集权是想改革,但这与大家期望的普世价值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什么误会了习近平没有权力没有意义,因为习近平集权所走的路就不是民主自由的路。所以西方也没有必要支持习近平,只需要维持民主自由体系,与威权体系割席。
我认为分析的还是很到位的,我的观点也是类似。

但是最后他所得出的解决方式的结论,无法苟同。我不太认同这种所谓的从历史决定论的角度来看当下,认为反正早晚中国的这个不平衡的体制会不断螺旋上升式地走向两极,走向内部巨大的分裂,所以现在西方其实只用保持原样就可以坐等中国崩溃。其实这就有点类似于墙内一直有的观点,就是如果川普没上台,希拉里做总统,那中共就会被美国玩阴招,最终一点点失血而死。就好像波德里亚说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早晚走向自爆,所以西方左派就会寻求某种改良的、实用主义的协商方式来尽量平衡社会中必然走向分裂的元素。

but我是个加速主义者。我并不认为体制内部的改良可以换来更小代价的改革。我恰恰认为这种看似可以慢慢失血的方式,付出的代价是最大的。而且习这种“既要又要”“左右都走”的路线,以及中共为防止多方位的失控而制造的高压状态,其实带来的剧烈改变,及其破坏性是很难被改良的力量所阻碍的。其实2015年就是个分水岭,在15年以前,包括胡的第二任期之内,其实中共都是在走这种缓慢的下坡路的。但是15年的供给制改革带来的股灾(股灾的原因也是多重的,既有制度的必然因素,也有因经济下滑导致党内分赃不均而引起的偶然性因素),这种级别的金融失血,是绝对超乎习本人的想象的,他也正是从这开始,被迫走上了一条为了防止失控而要加大控制权的路线,然后随着这条路越走越远,问题就越来越失控。贸易战如果没发生,恐怕今天这个局面,也不会晚几年出现。而文中这种历史决定论的观点,我觉得恰恰忽视了一些偶然因素在这里起到的作用,也就是所谓的自我加速。
是的,如果他真的做到了定於一尊,完全沒必要像現在這樣死要面子活受罪。

毛澤東晚年,跟美國建交也沒人敢反對,鄧小平在野,也能喊出誰不改革誰下臺。
這才是對權力自信的表現。
我觉得教授讲的很有道理:中国100年,几种思想占主流,救亡党,毛派,邓派,还有封建几千年的皇权思想。如果和种思想的人不能靠自发自觉认清这些思想的利弊,就无法达成梳一,走向民主,冒冒然有了形式的民主,各种思想的人(中国人口很多,每一种思想都会积累相当数量的人,哪怕是原指马列主义者)如果容易煽动,就会被野心家利用,最终造成割据局面。。我认为,ZF应该是知道五毛的恶心,知道文革思维的恶心,知道抗日剧的不合理的,知道党媒说的很虚,但是,但是,很多稍有理智的人,都明白这些东西不符合现代潮流,但却成为官方主调,再看另一方面的西方思潮,100年来,西方思想是可以在内部自由传播的,并没有阻止,有了互联网,这种思想已经开始深入社会各方面,除了信息数据的入侵,还有留学生,大学生,等等。。我个人有一种猜测:党媒现在发布一些看似倒退的言论,其实恰 恰 是以一种反智的形式瓦解落后思想,如果让自由派西方派,与传统派直接争论,最终极可能会失控,造成革命,由政府将两派适度隔离,在政权范围之外争论(比如宪政就不允许争论),现在政府控制媒体,只要网上言论越来越多来自五毛,某一天,政府只要调转方向,说改革,自然就不会有冲突有革命。这是我对中国的希望,而且从最近几年所做的许多事来看,也是在进步的,最大的问题是:一党专利会放下权力吧,如何正义转型?
从长远看中国永远竞争不过美国这是谁都知道到事情,并不是特朗普这些人看不到这一点害怕中国崛起,所以才对中国强硬。我认为这文章错误理解了华盛顿怼华新政策

新的对华政策目的在于从一开始制止中国任何试图侵犯自由世界利益的尝试。不论是像香港这样的政治讹诈经济渗透,还是对台湾日本的军事讹诈。华盛顿的新政策并不是为了直接干涉中国使共产党倒台,他们自然知道中国正在走向自爆而他们只需要等待,但是中国的任何垂死挣扎都有可能深刻损害东亚各个盟国和美国的利益,有必要从一开始就予以遏制。

习呆呆的政治根基不稳固反而使他更加具有危险性。更加倾向于通过外交讹诈和军事行动来巩固自身的权力。因此习呆呆在这一点上和希特勒是相同的,它当然不是毛和斯大林这样的绝对独裁者。毛和斯大林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卖国,可以对外认怂,还可以稳坐龙椅,但习呆呆没有这个本事,国内的政治压力使它只能选择一步也不能后退的强硬外交立场

华盛顿的遏制政策并不是这篇文章所说的那样,拒绝与中国进行接触交流,单方面断绝与中国的关系,放弃过去接触中国取得的一切成果。而是在至少是台湾海峡明确地划下了一道线,明确美国绝不会允许中国通过讹诈巧取豪夺吞并台湾的立场。这是吸取放任希特勒吞并苏台德的经验教训的成果,如果盟国在一开始遏制住德国,纳粹是很有可能倒台的。

最后如果我理解得不错的话,这文章暗示习呆呆是一个改革派,通过三个任期巩固权力后将实行民主和自由化改革,因此给出的建议是不要在短期内遏制中国对外侵略的尝试,否则将破坏习呆呆的权力并引发中国的的强烈对抗情绪,无助于第三个任期的进一步自由化改革。恕我直言这完全只是天真烂漫的幻想
>>「华盛顿原本可以从对自由企业制度的信心和中国的政治困境种受益。特朗普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恐
>> 惧,可以视为一种对美国在1970年代至80年代被日本可怕的工业政策淹没的不必要的恐惧的报复。

>> 同样,美国的参与政策没有失败。它创造了预期的社会和政治多元化。」
------------------------------------------------------------------------------------------------

美國雖強也不能輕視敵人, 中國現在就是挑戰世界主流秩序的反派, 中國政府反人類, 中國人民反民主, 現在的中國就是新的蘇聯

習近平對內可能有很多政敵待機而動, 但牠本人權力不穩, 並不等於中國對世界就沒有巨大的威脅


至於中國的政治改良之路早就死了, 沒有公民社會和公德心你民主能搞起來嗎? 不客氣地說句, 中共治下的中國人是全人類歷史最卑劣的人群, 比起秦-清的費拉更費拉, 更下賤, 更無道德
13年-17年之間我接觸了很多共匪

他們都在罵習近平

主要是說"反腐是假的,只讓他們很不方便而已。"

影響他們圈錢了,本來一些行之有年的福利(違法的),都不敢搞了。

有個碩士生說他母親的單位逢年過節都可以從小金庫分錢,還有一堆購物卡什麼的,都被包子整沒了。

差不多那時,蔡英文也正在削減台灣較為高階的軍公教福利(退休金)。

憑良心講,當年我對包子沒什麼厭惡感,那幫小共狗崽子他們竟然覺得那些隱形非法的福利不是貪腐。

後來中國的言論管制越收越緊,就像一個下沉螺旋一樣,搞的包子裡外不是人。

蔡英文削減軍公教退休金有民意支持,軍公教上街遊行在台灣就跟笑話一樣;他包大人有什麼讓他依靠?他還得靠這群反對他的人來統治中國。
楼主,你这个是机器翻译的吗?我看起来很吃力,但无奈我的英文也不好。唉。

我找来了原文。URL:https://www.eastasiaforum.org/2018/08/11/the-west-is-getting-china-wrong/


另外 17年的文章China's crsis of success 我倒是觉得可以翻译为中国信任危机比较贴切。

做个备注,日后空闲慢慢拜读原文。
强烈赞同,中国民主化的前景是乐观的,而不是墙外中文社区弥漫的悲观情绪
這個教授按照同樣的邏輯,給死去的巴格達迪也寫一篇吧。
寫這篇文章的肯定是支持美國民主黨搞資本全球主義的御用文人,估計他還會支持youtub,facebook,Twitter,Google等等美國企業將大陸註冊用戶的身份資料信息交給共匪的國安部呢。
“律师和学生越来越自信”?他是看a片打飛機打到大腦缺氧,精神失常了吧。
理解中国成功学的泛滥看看苏联成功学的兴衰更有借鉴。当年宣传苏联成功的罗曼罗兰那样的大牌数不胜数, 比今天几个教授外加火锅大王可整容强大多了. 西方老百姓对中国或许有误解, 决策者则不然. 现在是下棋收官阶段, 党国接受不接受民主制度(中国自称和平演变)对手都考虑到了, 那些对华政策失误不过是党派斗争的宣传。自由世界把香港给中国的时候就打算让"孙悟空进到白骨精肚子里", 如果到时党国不抛弃党国体制, 自然要肚子疼。如同港澳办主人陈晓明说"我们出台国安法是被逼的", 这往往出现在下棋快输的收尾

"习近平是党的产物,而普京的政党是普京的产物" 倒是很能说明要去除的是整个党国体制而不是加速师本人。
从长远看中国永远竞争不过美国这是谁都知道到事情,并不是特朗普这些人看不到这一点害怕中国崛起,所以才对...

这篇文章是2018年夏天写的,那个时候哪有什么贸易战、反送中、病毒、国安法。习上台后的确曾经给人希望,也许也感染了这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教授。我们都低估了邪恶的的野心和力量。在中共这台疯狂驾驶的公交车上,是司机绑架了车,还是车绑架了司机,还是车和司机融为一体?
這個教授是不是只看官方文章啊
連本屆政治局常委都是習包子傀儡這麼基本的是都不知道?
看他的結論就是美國不該出手轟中共
習包子權位沒有毛鄧穩,代表中國對文明世界沒有破壞?
不該出手抑制?
他不是不夠用功
就是收了中共的錢
这个教授的书我都读了一遍,他所传递的并不是一种改良思想,而是他常年分析和研究亚洲国家经济与政治发展得...
非常遺憾的說,就算品蔥網友接受這個想法,但現實大抵是走向滅亡這個方向的。
这个教授的书我都读了一遍,他所传递的并不是一种改良思想,而是他常年分析和研究亚洲国家经济与政治发展得...
他有沒有考量過國家體量的大小呢?中國是越南韓國台灣等國家的數十倍,也許規律並不適用此地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事情不是不可改变的。可能大众真的已经忘了4年前是什么样子。事实是,事情永远是不断变化可以不断变化的,区别只是谁能改变而已。真理并不总听起来像是真理,而现实是不是每个议题都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展开讨论。

所以这就是一个接触派,他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有时候这就已经够了。
>>>>「华盛顿原本可以从对自由企业制度的信心和中国的政治困境种受益。特朗普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

我看你满嘴脏话,一口气把全中国人骂了,现在又来一句人民,又是民主的,精神分裂。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对大陆人这么敌视,以至于中国人都成最卑劣的,isis和塔利班看了笑晕在厕所。你们这种人嘴里的民主不要也罢,整天动不动就是什么人民,民主这种大词,词语用的伟大不会让你这个人人格也变得伟大,希望你这个费拉也要明白。而且我也是个右派,我要的是自由和法制,假如中共有一天实现了我会支持它,我不要民主又怎么地
又是一个分不清极权和威权区别的。
简单而言朝鲜的极权和韩国的威权能相提并论吗?
到了2018年还看不清的只能呵呵了。
>>这个教授的书我都读了一遍,他所传递的并不是一种改良思想,而是他常年分析和研究亚洲国家经济与政治发展得...

韩国、越南没有长期的网络封锁、言论管制、精神阉割、愚民洗脑(习也是中共歪曲历史洗脑的产物,但是和中国不同的是大部分专制独裁者自己是清醒的)权力的金字塔永远都是逆向淘汰的吸收成员,民间更无从下至上改革的力量,中国唯一变革的可能性就是朝鲜化的时候,否则现状可以一直维持下去,或者彻底朝鲜化
该文不了解中国领导人的心路历程,西方人无法去想象任何时人在那个位置,如果是后政治强人时代该如何做。习近平是党的利益集团选出来的,但他让所有利益集团都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的野心如此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