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时间翻译了一篇William H Overholt教授2018年8月发表的一篇文章,给大家看看

文章标题the west is getting China wrong,西方误解的了中国,作者就是1993年预言中国崛起并在17年写下China's crsis of success的哈佛大学教授,文章内容我自己先不评价,看看品葱的想法

                                               The West is getting China wrong

在西方主流媒体的阅读下,中国现在是一个由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力的“终身领导人”管理下的稳定政府。中国已经摆脱了政治改革的压力,这些改革改变了早期亚洲奇迹经济体的发展水平。中国巩固了一个特别压制性的列宁主义市场,该市场注定在无限的将来会迅速增长。而且其日益集中的经济控制和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们对西方构成了无限的威胁。

这些论点是错误的。中国没有摆脱政治复杂性所带来迫使其改革的压力。相反,这些压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习近平政府的整个结构都是对这些压力的反应。

2005年前后,中国领导人开始担心该国正在分裂,经济改革滞后,强大的利益集团正在控制政策,地方政府不听话,部委无视总理,腐败的将军削弱了军队,腐败正在破坏党的合法性,这些力量非常强大(中国的富裕省份和利益集团通常大于欧洲国家)

由于担心紧急危机,中国领导人设计了一项新的经济计划,该计划基于资源的市场分配以及政府对集权的迫切渴望,为了促进决策,最高领导人将由七名领导人而不是九名领导人组成,并将排除“极端”意见(毛泽东薄熙来和改革派李源朝)。关键政策领域将由小型领导小组控制,包括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全部由一个领导人担任主席。与前任不同,新领导人将立即指挥军队。与选择习近平这个决定不一样的是,这些决定是通过可行的共识做出的,与华盛顿的模式相反。习近平不是普京。习近平是党的产物,而普京的政党是普京的产物。

习近平获得了权力,同时进行了艰巨的改革任务。资源的市场分配会损害每个主要权力集团的权力和财务:国有企业,银行,党,政府,军队和地方政府。习近平驱散改革反对派的手段-反腐败运动-不仅疏远了所有这些部门的领导人,而且还使官员们害怕实施改革。

反对者非常坚决,所以支持者们希望,最好的情况是,习近平将用他的第一个任期巩固权力,并进行第二次实施改革。

当然,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是巩固他的职位。习近平第二任期之后,激烈的反对(由一位高管概括为“你死我亡”)激起了人们对个人报应和改革逆转的担忧,因此决定在必要时允许习近平担任第三任期。

西方的结论是,这会使习近平成为“终身总统”,并且是自毛泽东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中国领导人,这是完全错误的。习近平无权单方面执行其议程或无限期地执政。他对对手的镇压并不能证明他的无敌,相反,它反映了他的脆弱性,他的许多头衔反映了不安全感,对权力充满信心的邓小平曾经以桥牌协会名誉主席的身份统治中国。

习近平的困境反映在他无能为力或不愿做出战略决策。他主张法治,但加强党委的裁决权。他主张国有企业的市场化,但要加强党委对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商业决策的控制。面对在增长缓慢得多的快速改革还是在改革缓慢得多的快速增长之间做出选择,他承诺快速增长和快速改革,这比毛泽东更像特蕾莎·梅。

亚洲的奇迹经济体都始于专制,专制政体和高度集权的经济体。成功使这些经济体和政体变得如此复杂,以至于过度集中的统治变得不可持续。在台湾,曾于1978-88年担任总统的蒋经国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克服了他无情的列宁主义历史并策划了逐步的经济和政治过渡。在韩国,朴正熙(Park Chung-hee)试图在担任总统期间遏制这一潮流,因此该国的转型始于1979年一位密友执行了对他的暗杀,他深知改变的必要性。

中国现任领导人比任何前任政府都更加明确地承认了新的经济环境,并做出了更加出色的计划,但是政治正在抑制经济改革。习近平正试图将蒋经国的经济学与朴正熙的政治联系起来。但是,试图制服政治潮流会掉进破坏性镇压的循环。

习是脆弱的,他在媒体上消失了好几天。一部吸引人的电影突然被削减了,肖像突然被删除。他的保镖突然变了,律师和学生越来越自信,年度北戴河领导层会议颇具争议。

这与无所不能且可以让经济快速增长的终生总统截然相反。基于这种错误前提,华盛顿宣布其接触政策失败,宣布中国成为可怕的国家安全敌人,并针对中国政治化经济的优越经济前景发起了绝望的经济战。悲哀
华盛顿原本可以从对自由企业制度的信心和中国的政治困境种受益。特朗普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恐惧,可以视为一种对美国在1970年代至80年代被日本可怕的工业政策淹没的不必要的恐惧的报复。

同样,美国的参与政策没有失败。它创造了预期的社会和政治多元化。中国可以继续以破坏性崛起为代价而在自我毁灭周期中循环,可以民主化,也可以找到一种引导多元化浪潮的新方法。参与政策的批评者既不了解中国广大社会变革所需的时间,也不了解习近平众多头衔下的现实。
34
分享 2020-05-05

29 个评论

从前半部分看,算是一个比较了解中国的人,不过他还是意识不到,现在的习近平中共,是大中国主义的产物,可...

他在书里都提过这些问题,社会形态撕裂,人口结构老龄化,货币超发货币政策失效等等,但是在他看来这些都不是决定性问题,不能够阻止政治变革,亚洲奇迹经济体在改革的时候都或多或少面临类似的问题,他的看法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就是必然发生的事情,跟影响他发生的因素没有关系,可以是这个因素也可以是其他因素,他只看重结果,习近平的共产党这种话他已经反驳过了,是共产党的习近平,不是习近平的共产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