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來自於一種思維缺陷』:淺談普通人的惡行和極權暴民的思維狀態(譯文分享,暨2022新年寄語)

譯者按:對於中國和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來説,2021年比2020年疫情初起時更艱難,更黑暗,更壓抑。我在品蔥上常看到有人問,駁斥小粉紅喚醒身邊人爲何那麽難?爲什麽對普通小粉紅的恨會大過對趙家的恨?這個世界有公理嗎,還是一切都只是游戲各有各的玩法而已?共產黨的惡和普通中國人有關嗎?把中共和中國人綁在一起不就是共產黨的話術而已嗎?作爲一個普通人覺醒了更加痛苦,我該怎麽辦?不是勇者的反賊究竟有什麽用?等等等等。

2021年聖誕前夕,宋庚一老師被學生中的粉紅暴民舉報,隨後李田田老師又被當地政府部門迫害。由此上溯,一年來我在品蔥關注過的種種不平事,如彭帥曝光性侵後又被自由、歐金中被逼行凶後又被自殺、維吾爾人被迫害、抵制新疆棉的企業被大衆反制、拒絕洗腦的小孩被逼轉學、外國奧運選手被網暴、孟晚舟被英雄化……幾乎每一件不平事的背後,都有一群平時潛身縮首默默無聞,事發後卻因參與加害、維穩、詭辯洗白而走入我們視野的普通人(當然,很快又被我們遺忘)。這些普通人在彼時彼刻卻不免又成爲另一起事件的受害者——最近的一齣,便是西安的小粉紅陷入飢餓絕望。

以上所有的問題和現象都指向一個問題:普通人該怎麽做?而這個問題有更刺耳的内涵:如果最大的惡行正是普通人所為呢?

下面這篇短文探討的是普通人(尤其是他們的思想狀態)在巨大的系統性惡行中所扮演的角色。時值歲末,這篇文章既像是為每一個人鳴響的警鐘,又像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努力的新年展望。本貼的標題,就是文中最觸動我的一句話:
Evil comes from a failure to think.


重點(tl;dr)

  • 納粹惡魔艾希曼帶給我們的震撼——他是個正常人。(漢娜·阿倫特)
  • 在我最邪惡的時刻,我曾確信我在行善,而且我的善還得到了充分的,系統性的佐證。(索爾仁尼琴)
  • 邪惡是常被我們故意忽視的我們本性中的一部分。
  • 讓群眾信服的既不是事實,也不是虛構的事實,而只是他們(自認爲)所屬的系統的一致性。(漢娜·阿倫特)
  • 既輕信又玩世不恭,這是暴民心態的一個顯著特徵。(漢娜·阿倫特)


新年寄語(即原文最後一段):
愿普通人能鼓足勇氣,自我覺醒,去尋找内心中善與惡的分界線,在看到邪惡時戳穿它,拒絕它————————尤其是當我們在自己身上看到邪惡的時候。愿我們能駁斥強加於我們的假象,將它們的謬誤大白於天下,澄清被宣傳洗腦偷換的現實。如果歷史有助於預測未來,那我們的命運將取決於我們的個人選擇,道德信念,以及最重要的,思考能力。


以下是我翻譯的全文。文中的鏈接是我爲了科普或推薦原著添加的。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漢娜·阿倫特 (Hannah Arendt,亦譯:漢娜·鄂蘭) 是一位猶太裔德國政治哲學家,她於 1933 年逃離德國,再於 1941 年逃離歐洲,在美國開始新的生活。

阿倫特逃脫了數百萬猶太人被屠殺的命運。戰後,她試圖對那段瘋狂的歷史進行理性梳理。為了尋找答案,她於 1961 年到以色列參加了對納粹官僚阿道夫·艾希曼 (Adolf Eichmann) 的審判。艾希曼最終被定罪並被判處絞刑,罪名是危害人類罪,包括督導『最終解決方案』實施的各個部分。

在關於審判的報告中,阿倫特寫道,六名精神病專家已經證明艾希曼是「正常的」——且據説其中一名專家驚呼:「無論如何,艾希曼比檢查過他之後的我更正常」。而另一名專家則稱,艾希曼的整個心理面貌,包括他對妻兒、父母、兄弟姐妹和朋友的態度,「不僅正常,而且堪稱令人嚮往」。

「他們當然知道,認定艾希曼是個怪物會讓人們感到非常欣慰……然而,艾希曼帶給我們的震撼恰恰在於像他這樣的人太多了,很多人既不是變態,也不是虐待狂,而且他們在過去和現在都非常的,令人恐懼的,極其正常」。來自:《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關於邪惡的平庸的報告》<譯者注1>

如果最大的惡行是普通人所為呢?

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Aleksandr Solzhenitsyn) 在《古拉格群島》中描述了以下記憶:在戰勝納粹後,他作為一名高階士兵穿著制服被蘇聯人逮捕。在前往古拉格 (Gulag) 的路上,他樂於讓當時他認為比自己更低等的人背負沉重的行李。

索爾仁尼琴在反思他的生活時寫道:

「我從監獄歲月中帶出這段重要的經歷,我曾被它壓得幾近崩潰;一個人如何變得邪惡?如何變得善良?陶醉於年輕時的成功,我曾覺得自己無懈可擊,因此我很殘忍。在過剩的權力中,我曾是一個殺人犯,一個壓迫者。在我最邪惡的時刻,我曾確信我在行善,而且我的善還得到了充分的,系統性的佐證。而當我躺在監牢裏腐爛的稻草上的時候,我才感到了自己內心中第一次湧動的善。

漸漸地,我發現:區分善惡的這條線,既不穿過國家,也不穿過階級,也不穿過政黨——而是穿過每一個人的心靈——穿過所有人的心靈。這條線是會移動的。它在我們的內心中隨著歲月而搖擺。即使是在被邪惡淹沒的心中,也有一塊小小的橋頭堡裏保留著善。而即使是在最良善的人心中,仍然存在著……一個未被連根拔除的邪惡小角落。」

邪惡常被描繪成這樣的一個奇幻童話故事:一個來自在遙遠時空的人們,在遙遠的土地上,受到某種邪惡的外力侵害,最後由卡通化的反派和英雄來完成的故事。邪惡是(被描繪成)宏大且易於識別的存在;它有著一張特定的面容,有自己的生命。它當然不需要由完全正常的、看似善良的人來配合;我們也永遠不會淪落到那種未開化的程度讓邪惡通過我們重演。

(不幸的是)由於把邪惡想像成一個宏大的、黑暗的、具有生命的異域幽靈,我們離掌握理解它的能力更遠了。通過將人分為黑與白、善與惡、我們與他們,我們拒絕認識邪惡的真實本性,即,我們本性中的一部分。邪惡並非存在於真空之中。當我們把邪惡看作一個遙遠的謎而不予理會,我們就關閉了從他人和我們自己身上看到它的能力。

如果邪惡是我們所有人的潛力,那麽觸發邪惡現身的因素是什麽?答案并非極端。事實正好相反。邪惡是普通的 (原文:Evil is ordinary) 。對此,阿倫特寫道:

「善可以是激進的;惡永遠不可能是激進的,它只可能是極端的,因爲惡既沒有深度,也不存在任何(專屬於)惡的維度——而這就是它的恐怖之處——邪惡可以像真菌一樣在地球表面蔓延,並摧毀整個世界。邪惡來自於一種思維缺陷。邪惡蔑視思想,因為思想一旦試圖與邪惡碰撞,辨析產生邪惡的前提和原則,思想就會因為在那裏什麽也找不到(空虛)而產生挫敗感。而這,就是邪惡的平庸性 (原文:the banality of evil)」。

人如果不思考,別人就可以把想法放進他們的腦子裡。如果最大的惡行是由喪失了思考能力的普通人犯下和完成的,那就會留下一個極易被宣傳洗腦填充的空隙。

漢娜·阿倫特說:「現代群衆的一個主要特徵就是(這種)宣傳的有效性。現代群衆不相信現實中自己經歷的任何可見事物;他們不相信所見所聞,只相信自己的想像。而想像則可以被任何在當下具有普遍性和一致性的事物所束縛。讓群眾信服的不是事實,也不是虛構的事實,而只是他們(自認爲)所屬的系統的一致性」。

在《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中,阿倫特解釋了大眾被一個巨大的謊言催眠的概念:

「在成為一個日常的群體現象之前,輕信與玩世不恭(犬儒主義)的混合體一直是暴民心態的一個顯著特徵。在瞬息萬變又難以理解的世界裡,大眾已經達到了既輕信一切又什麽都不信、既認為一切皆有可能又認爲一切皆不真實的地步。

於是宣傳(洗腦)者們發現,他們的聽眾隨時準備相信最壞的情況,無論它聼上去是多麼荒謬;同時他們又對欺騙不是特別反感,因為他們認為反正一切陳述都是謊言。」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謊言當中,我們也知道這一點。但問題是,這個謊言的結局會不同嗎?

「當下的這波邪惡浪潮會波及到什麼程度?當下的這種現代極權主義會扎根多深?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取決於邪惡在普通人眼中有多麽正常。」

愿普通人能鼓足勇氣,自我覺醒,去尋找内心中善與惡的分界線,在看到邪惡時戳穿它,拒絕它——尤其是當我們在自己身上看到邪惡的時候。愿我們能駁斥強加於我們的假象,將它們的謬誤大白於天下,澄清被宣傳洗腦偷換的現實。如果歷史有助於預測未來,那我們的命運將取決於我們的個人選擇,道德信念,以及最重要的,思考能力。

(全文完)

作者:Kate Wand
標題:The Line Dividing Good & Evil: What if the greatest acts of evil are committed by ordinary people? (December 9, 2021).
原文:https://katewand.substack.com/p/the-line-dividing-good-and-evil
視頻:https://youtu.be/CWQ8iDizXlk

——

<譯者注1> 鏈接中的譯本及維基百科中文條目將此書名譯作《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我認爲不妥。所謂平庸的惡,是以平庸來形容一種惡。而 The Banality of Evil 中的平庸是名詞,是惡的一部分或一種屬性,即惡的平庸性、普通性。故我將之譯爲《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關於邪惡的平庸的報告》。作爲新年推薦書目,特此分享 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 (Penguin Classics) 一書之原版在亞馬遜上的鏈接


相關推薦

換日線全球讀書會:【回顧耶路撒冷審判】漢娜鄂蘭:當一個民族只信仰自己,我不愛猶太人、也不信仰他們

紐約時報:《古拉格:一部歷史》,一部警世之作(2013)https://cn.nytimes.com/books/20130422/cc22gulag/zh-hant/

老实说,中国还是很多善良的人的。 - 评论 by @HEHEDEMON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411064

079.2018年推荐读什么书?《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076-80 by @一只鹿兒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9

【想要严肃讨论】为什么在21世纪改开下成长的受过高等教育的90后一代能够如此一致真诚地拥护共产中国并为CCP合法性辩护? by @艾尔文史密斯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2111


最後,預祝蔥友們2022健康,快樂,平安!
25
分享 2021-12-30

29 个评论

【區分善惡的這條線,既不穿過國家,也不穿過階級,也不穿過政黨——而是穿過每一個人的心靈——穿過所有人的心靈。】

受教 以前我在品葱上问过怎么识人,怎么和现实中的反贼交往时避免伤害,让我收获最大的几条回答都讲到了这个道理

按立场论人品确实不好,但话说回来,既然靠谱的人不会盲目站立场,那么粉红,那种你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他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傻X样,然后倒骂你被洗脑了被西化了,按照文章的说法这种人不就是邪恶的暴民嘛

【邪惡蔑視思想,因為思想一旦試圖與邪惡碰撞,辨析產生邪惡的前提和原則,思想就會因為在那裏什麽也找不到(空虛)而產生挫敗感。】

所以说不要浪费时间跟五毛粉红辩论,更不要试图说服他们,不然只会让自己烦恼无力,应该直接拉黑
( ̄▽ ̄)"

上面两句话都让我感触挺深的,谢谢楼主前辈的分享

新年快乐!
>> 按立场论人品确实不好,但话说回来,既然靠谱的人不会盲目站立场,那么粉红,那种你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他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傻X样,然后倒骂你被洗脑了被西化了,按照文章的说法这种人不就是邪恶的暴民嘛


同意。您的評論讓我想起了挺久以前寫的一篇回《大家是否有对粉红的仇恨大于对中共赵家仇恨的现象?》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54642

我那篇回答結合上面的文章,可以簡化成兩點:

一,粉紅的粉和飯圈的飯類似,都代表著一種從圈外看圈内的美顔效應,即自我洗腦的假象。粉紅和既得利益者之間的不同在於前者沒有掌握權力和既得利益。越是一無所有的普通粉紅,邊緣粉紅,越是缺乏理性思考的動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然會更加不負責任。再者,由於粉紅相對於趙家人的邊緣位置,它們必須更賣力與組織靠攏,甚至相互之間都要競爭誰更積極學「習」,誰更爲了所謂愛國而不惜一切,所以在思想、行爲和語言上會攀比誰更加極端。

二,極權統治者為了穩固權力,會先挑動爭鬥,然後出來扮演仲裁者和由亂入治的拯救者,順理成章地成爲被各方倚賴的獨裁者。共產黨口口聲聲說失去了它的領導中國會亂,爲此它一直都在播種混亂。在此過程中,小粉紅作爲國家暴力的幫兇扮演著告密者、挑事者、矛盾激化者、仇恨製造者,和文革紅衛兵如出一轍,就是混亂的種子。它們作惡的時候會自認爲是勇於鬥爭、無私奉獻、維護國家尊嚴和穩定,也就是索爾仁尼琴所說的,「在我最邪惡的時刻,我曾確信我在行善,而且我的善還得到了充分的,系統性的佐證」。王滬寧、胡叼盤、金國師等一批分到了肉湯的知識分子就是這些「佐證」的製造者。

如上,缺乏思考的動力和能力、極端化的行爲和語言、系統性地將行惡認作行善,再加上各種平庸和龐大的人數導致的從衆心態,當今中國的小粉紅確實是阿倫特「邪惡的平庸」理論在二十一世紀最好的實證之一(但符合上文的例子並不僅僅是小粉紅這個群體)。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接受不了!就是绕个大圈子说普通中国人都有罪都该死呗!好大一碗毒鸡汤,喵了个咪的!
>> 接受不了!就是绕个大圈子说普通中国人都有罪都该死呗!好大一碗毒鸡汤,喵了个咪的!


是怎麼樣的閱讀能力能把這篇文章解讀成這樣的?
太神奇了🤔
台湾阿二 🤬不友善用户 回复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 接受不了!就是绕个大圈子说普通中国人都有罪都该死呗!好大一碗毒鸡汤,喵了个咪的!

有罪不等于该死,不等于不值得拯救。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3:23,6:23)

也不见耶稣、上帝抛弃世人。

按照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基督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希伯来书9:27-28)

佛教也是说世人沉沦苦海,贪嗔痴,三毒残害身心,使人沉沦于生死轮回,为恶之根源。但佛陀也渡人。

现代社会,犯人也有人权,死刑犯死前也要人道对待。
>> 是怎麼樣的閱讀能力能把這篇文章解讀成這樣的?太神奇了🤔


猫猫挺可爱的,就好像是专门注册了一个号给文章捧场,短短三个感叹句就让人看到了文章的准确性。XD
>> 【區分善惡的這條線,既不穿過國家,也不穿過階級,也不穿過政黨——而是穿過每一個人的心靈——穿過所有人的心靈。】


@adt: @桃子陸 引的这句,原文里的单复数用法有意思。翻译时似可稍加斟酌以更准确地传达原文的意思:
Gradually it was disclosed to me that the line separating good and evil passes not through states, nor between classes, nor between political parties either—but right through every human heart—and through all human hearts.


我注意到前面国家、阶级、政党都是复数。后面两次用到“人心”这个词,但第一个是单数,第二个是复数。

所以我理解到的意思是,如果善恶之间有条界线,那这条线区隔(穿过)的不是states 好国家和坏国家,classes 好阶级和坏阶级,parties 好政党和坏政党,而是every human heart 即每个人心中都有的善恶两部分(符合后文),以及all human hearts 善良的人心和邪恶的人心。@桃子陸 由这句话引出不以立场分善恶的讨论很敏锐。

不过我对nor between political parties 这点不以为然。政党不分善恶?至少在阿伦特和索尔仁尼琴的历史背景下这种的说法有点不可思议,不符合现实。不知楼主怎么看?

再深一层,如果每个人心中都有善和恶的成分,那么整个人的善恶又是如何区分的?标准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如文章最开始的例子,反人类罪犯纳粹屠夫艾希曼同时也是好丈夫、好父亲、好朋友。假设我们开一个“如何评价艾希曼”的题,人们能允许“他其实是个好人”这样的答案存在吗?接受与不接受的原因何在呢?

@來閒逛的台灣人: 诚邀看看上面的问题,兄有没有什么高见?

最后祝楼主和各位新年快乐!
>> 是怎麼樣的閱讀能力能把這篇文章解讀成這樣的?太神奇了🤔


看你的ID应该没在墙内呆过吧,大概不了解墙内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这么跟你说吧,这篇毒鸡汤我看了反胃想吐!想骂人!我不管他什么哲学家文学家这家那家,他说什么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咩!大过年的谁都不易,看到这么一通高高在上骂普通人的文章,我TMD难受!还拐弯抹角什么邪恶人人有份,喵了个咪的点赞的是不是都认为自己不是普通人都特高尚勒?土共把墙盖那么高,每次翻墙都有被喝茶的风险,哦我还活该TMD思维不健全还就邪恶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傻BOY的文章说好听的叫毒鸡汤,难听点就叫变相维稳!
>> 缺乏思考的動力和能力、極端化的行爲和語言、系統性地將行惡認作行善,再加上各種平庸和龐大的人數導致的從衆心態


总结得真好 又学到了 👍

新年快乐!!!

系统时间已经2022-01-01喽 *★,°*:.☆( ̄▽ ̄)/$:*.°★*
话题太大,无处下嘴。楼主如果把文章拆成几个主题分别发出来,效果可能更好,比如:

1、你可以考考大家怎么看待汉娜·阿伦特。

和大多数思想家一样,阿伦特有两种身份——作为记者的汉娜·阿伦特和作为哲学家的阿伦特。她的前一个身份因为艾希曼一案更为有名,她的后一个身份不被当时主流哲学界认可,业界认为她只不过沾了前任男友海德格尔以及学术导师雅斯贝尔斯的光。

2、你可以先让大家定义一下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我敢保证这里的神棍们很喜欢这个话题,他们会给出匪夷所思却意料之中的答案,然后一定会有另一帮人(比如我)与他们针锋相对,看看谁更接近真理。

3、你可以搞一场角色扮演游戏。

请一些葱友扮演艾希曼的辩护律师,再请一些葱友扮演以色列的公诉人,剩下的葱友当陪审团。我非常期待有“辩护律师”能凭借雄辩的口才让艾希曼脱罪,这不仅是将来新政府审判中共党员的预演,还能调动“资深五毛”的发帖热情,岂不美哉?

4、你可以用今天的标准再去衡量一下艾希曼是否是心理学意义上的正常人。

心理学界定精神障碍的标准是随着年代不断改变的,大量的psychopath潜伏在人群之中,他们擅于隐藏自己的情感,运用得当可以成为优秀的商业谈判大师、职业律师、甚至是魅力型领袖,运用不当才会暴露自己,被关进精神病院。
近代心理學為了找尋犯罪的起源
讓許多的變態殺人者做了基因定序

他們發現了一個基因總是出現
於是很開心地認為自己找到犯罪的起源
並且把這個基因定為"變態人格者"

他們想知道變態人格者在人群中的分布比率
原本他們預想這應該只是個0.幾%的稀有基因
結果是大約15%的人都有這個基因

更勁爆的地方來了,這個基因跟社會地位有強關聯
地位越高,這基因擁有者的數量呈現瘋狂的比率攀升

怎麼回事??我們的領導全是一群變態殺人魔??

真實的情況是,變態人格者並不是變態的起因
而是能讓人不受羊群效應的干涉

不過這不重要,其實真正重要的是剩下的那85%
因為這邊要談的是平凡之惡,不是變態之惡

羊群效應,又稱從眾效應
是一種尋求跟群體一致的心理現象

你在大馬路上不會脫光衣服,這讓你渾身不自在
你到了澡堂,你還穿著衣服,這也讓你渾身不自在

當整個社會普遍行善的時候
從善如流就是個風氣

當整個社會行惡的時候
做好事的就是個蠢貨

老太婆倒在路邊,扶不扶??

以前我跑去玩大陸服的時候
最讓我印象的就是有人在公頻上公開的騙新人
雖然晚了,但我依然譴責這個人

那時候我第一次體會到大陸人跟我們的區別

受害者默默承受,認為是自己的不小心
加害者洋洋得意
旁觀者沒有一個對這明顯的惡行有意見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個惡行,但都當作沒看到

這是甚麼??這就是平凡之惡

七十年的時間,中國人已經不是中國人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人溺己溺的精神去哪了??

這就是平凡之惡

馬列主義他媽的爛透了
推薦一本書,《服從權威:有多少罪惡,假服從之名而行?》(原名: Obedience to Authority: An Experimental View)。由史丹利米爾格蘭基於與漢娜相似的想法而進行實驗並寫下的,對,就是著名的米爾格蘭實驗。

作者在實驗中並沒有區分善惡,只是單純研究了普通人在「權威」「紀律」「忠誠」等概念的影響之下可以犯下什麼程度的錯誤,當中並沒有針對任何特定的族群,玻璃心的人也可以安心服用,順便辱一下那些參與實驗的美國白豬滿足自己的變態心理。

如果因為學術討論這種人類為了維繫社會性架構而難以避免的缺陷竟然也能成為辱華材料,我也沒什麼好講的。但對稍為清醒的人們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提醒──即使要求你服從或者令你覺得需要保持沉默的是諸如「公眾利益」「大局」等的偉光正高大上理由,人依然必須時刻警醒自己並保持思考。
>> 【區分善惡的這條線,既不穿過國家,也不穿過階級,也不穿過政黨——而是穿過每一個人的心靈——穿過...


大陸有一個網站被我搞崩潰了,原因是我在裡面發反共書籍,從原來的不需要手機油箱註冊,到後來被我搞得禁止新用戶註冊。

我在裡面和五個以上的粉紅對罵,每次都把內容提前寫好,他們罵什麼我從不看,我只管複製張貼,一群罵不過我一個。

每次每本書下載量一個小時就破一千,哈哈。
>> 是怎麼樣的閱讀能力能把這篇文章解讀成這樣的?太神奇了🤔


小粉紅來打卡了,要麼就是老粉紅。
>> 话题太大,无处下嘴。楼主如果把文章拆成几个主题分别发出来,效果可能更好,比如:1、你可以考考大...


新年好,老闆開個貼吧,我來捧場。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回复 V在行動 黑名单
>> 小粉紅來打卡了,要麼就是老粉紅。


笑湿我了!小粉红这个帽子好用吧?表达不同意见就小粉红?质疑一下还活在上辈子的外国人就是小粉红?哦,他新年给人添堵还不许反驳了?这文章明显跟中国现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都是被压榨的韭菜,都是各自挣扎的受害人,谁比谁恶呀,说破大天我也看不惯!
社會外人只有一類, 在社會裏有三類人,  [好人]、[不分好壞的人]與[惡人].
在每個瞬間同一個具體的人皆處於三類之一.

[好人]至少有三個階段, 若我有生之年能到達下一個階段, 會補第四個吧.
一階, 認爲應當成爲好人, 即便過去或現在有諸多惡行, 通過人性與邏輯認定應當成為好人且身體力行.

二階, 確實和周圍的人相處融洽, 常一起合作, 做到了公平守約, 那我是真的好人嗎?
認識到這點建立起原則, 是真的好人. 這個階段如認受自由、民主、憲政, 就是公民.

三階, 構建自身美學, 有美學引領在全新環境下也不易迷失, 有極大挑戰時或依靠美學, 或斷尾保全.

在一個寬鬆環境裏不應成爲壞人, 在一個嚴酷環境裏我建議成爲好人.
>> @adt: @桃子陸 引的这句,原文里的单复数用法有意思。翻译时似可稍加斟酌以更准确地传达原文...


這個需要後續專文討論吧…
題目很大啊

跟女友約會快速回覆下,哈哈

平庸的邪惡這概念可以很單純的
談人們可以把責任甩給權威時
他們能做到什麼事情

但什麼是善良什麼是邪惡

又是更複雜的問題

就我的看法
沒有先設的善良與邪惡
這些價值觀念與其說是先設的或真理
不如說是群聚動物間的一個群體共識

對於一個獨居動物來說,什麼是正義,什麼是誠實,什麼是善良,私以為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但以中國這個狀況
比起談論平庸的邪惡

我更好奇現在中國的善良邪惡社會價值上是否還有共識

佛教團體的善良可能是不殺生
民主人士的善良可能是人權



但中國現在什麼是善良什麼是邪惡?
仍有明顯的共識嗎?

比如P兄一定注意到我昨天跟前天不斷打臉一個垃圾

能講出“黑惡勢力”基本上還要硬裝台灣人真的只有無恥而已

且牠發言沒有根據,拿不出資料
不斷改變發言論點
被指出矛盾誤謬及開始拼命崩潰謾罵

並奢言要求他講話得有根據
請他拿出資料的我
是自認為偉大的小孩子心態

所以對他來說,講話沒憑據,
且對要求牠提出言論根據的人惡言相向
是他認為的成年人證明
講話必須沒根據,必須拿不出資料
誰要他對他的言論拿出資料
他就會大聲哭號要他拿資料佐證他的言論的就是第五縱隊粉紅

牠的價值觀中的善良可能就是像牠這樣
沒憑據胡扯,沒根據攻擊
沒臉皮的假冒台灣人
反正只要為了完成任務
牠怎麼做都可以,
反而要求牠為言論拿出憑據
對牠來說是邪惡的,過份的要求

而對我而言,從一開始要求他拿出史料
到最後請他有什麼資料都行
最後被
牠這講話沒憑據裡所當然
態度驚嘆的我來說
講話沒根據還引以為榮
這已經不僅是邪惡與否的問題
而是已失去人類的資格
所以最後我憐憫他,
希望他下輩子有機會當個人類

但這些價值仍是相對的


說不定對牠來說,假冒台灣人隨口胡扯是善良
要求牠講話有根據拿資料出來佐證真的是邪惡
可能牠的家庭就是這樣教牠的

對我來說,
發現出現價值觀差異大成這樣時
該討論的
是先確認這個社會價值觀是否仍有一定的共識

然後才有平庸邪惡的討論
AlexiosI 回复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 笑湿我了!小粉红这个帽子好用吧?表达不同意见就小粉红?质疑一下还活在上辈子的外国人就是小粉红?...


品蔥也是有說話比較沖的,像V和脫脂幾位蔥友就是極端反支的,他們都肯定在牆內待過的,那為什麼同樣是牆內人的V一開口就覺得閣下是粉紅呢(順帶一提我也這麼覺得,抱歉)?最主要還是你對文章的第一反應就是受到冒犯,繼而拒絕討論。這是典型的粉紅反應啊。

先解釋一下:平庸之惡以及原力、咳,社會性的黑暗面實際上是個全世界在二戰後都積極研究的議題,而且至今仍然沒有人敢下非常確定的結論(畢竟上個敢做實驗去證明的人就被罵不道德了)。相信原PO發文的原因就是為了重新普及這個在近年逐漸被遺忘的論點喚醒更多人,以避免人類犯蠢向着重覆歷史和開啟三戰的死路上踩油門。

要知道原PO提及支國最近的時事議題只是引子,嘗試帶出普通人在對極權的侵犯行為上起了什麼支持的作用,但閣下得出的卻跟包括上面幾層樓在內的大家截然不同而且完全沒有嘗試對論點進行闡述的結論:這是毒雞湯,喵了個喵。

其他人的心路歷程我不知道,就講講我對閣下的印象吧:「心裡覺得自己就是個受逼害的中國普通人,辛辛苦苦出來翻牆想要當個清醒人,結果發現卻只是被另一群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老爺們批鬥,這不能忍。」

我倒是認為按贊的人都沒將自己當成什麼特別的人去跟普通人區分開,畢竟大家都是受壓逼的韭菜,按贊只是單純同意文章的觀點:普通人無可避免地會陷入權威塑造出來的誤區並進而犯下連自己也沒有發現的錯誤,甚至以為自己在行好事。因此理解這一點的我們更應該時刻警覺並思考。

閣下既然是對支共的邪惡本質有一定認識的,相信只要回想一下就能發現身邊發生的例子。我就自虐地用全國口誅筆伐的香港作例子吧,那些對屁民流血被鎮壓的場面視而不見反將他們叫作蟑螂非人化,高舉着「我也支持香港警察」的網民們(支國網民和香港本地人也有)認為自己正在表達愛國情緒,對國家(而不是那個藏在背後的政權)的穩定起了正面作用。這就是平庸之惡的一個特點:他們的出發點經常都是正面的,至少他們是這樣認為。就像艾希曼,他也覺得自己只是完成被交付的工作一樣。

假如閣下感到冒犯的話,最主要還是因為支共的大漢法西斯和黨國沙文主義幹的是跟納粹一樣的事,所以支國在面對這類一針見血的抨擊時吃的是真實傷害。在我看來,你作為一個未能擺脫中國人身份的新生反賊尚未能做到在討論時作一定的情緒抽離,並因躺着中槍而被激怒。這點多練習就可以了,品蔥不介意蔥友們對線開戰,但火藥味再重也得有火藥,真材實料地用自己的論述去幹對方一炮,而不是發洩完就當完事。
>> 這個需要後續專文討論吧…題目很大啊跟女友約會快速回覆下,哈哈平庸的邪惡這概念可以很單純的談人們...


哈哈哈哈……赶着约会之前还能写成这样的回答,厉害!新年快乐!

嗯,其实我在设问的时候并没有期待任何深入完整的回答。关于善的定义、绝对性V相对性、社会性V天然性等争议,任何一个话题挑出来都是博士论文也难以尽述的话题。在兄的回答里有两个词我要先确认一下:

就我的看法
沒有先設的善良與邪惡
這些價值觀念與其說是先設的或真理
不如說是群聚動物間的一個群體共識


兄用的“先设”一词,是不是和 a priori 同义?

兄认为价值观念是“群聚動物間的一個群體共識”。
这里的群聚和群体与“社会”,在兄的定义中是否等同?
群聚动物=社会动物? 群体共识=社会共识? Yes/No?
adt 回复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 接受不了!就是绕个大圈子说普通中国人都有罪都该死呗!好大一碗毒鸡汤,喵了个咪的!


首先祝您新年快樂!

我很好奇文章中具體哪句,或者哪幾段,最讓您覺得是在「绕个大圈子说普通中国人都有罪都该死」?可否拷貝粘貼到回復裏進一步討論?

您所説的「普通中國人」是指什麽樣的人?能否定義一下這個範圍?

謝謝。
>> 近代心理學為了找尋犯罪的起源
讓許多的變態殺人者做了基因定序

他們發現了一個基因總是出現
於是很開心地認為自己找到犯罪的起源
並且把這個基因定為"變態人格者"

他們想知道變態人格者在人群中的分布比率
原本他們預想這應該只是個0.幾%的稀有基因
結果是大約15%的人都有這個基因

更勁爆的地方來了,這個基因跟社會地位有強關聯
地位越高,這基因擁有者的數量呈現瘋狂的比率攀升


請教一下,上面這段敘述中的(1)基因定序實驗、(2)變態人格基因定義、(3)基因在人群中的分佈比例、(4)和社會地位的強關聯,出自哪本或哪些專書或者文章?

所謂近代心理學是一個很模糊的範疇,我也不是很瞭解,能否請教一下試圖從基因尋找犯罪起源的心理學家是誰?有什麽著作推薦嗎?

新年快樂!
>> 话题太大,无处下嘴。楼主如果把文章拆成几个主题分别发出来,效果可能更好,比如:1、你可以考考大...


新年快樂!

為深度討論拆分是個好建議。非不欲也,實不能也。換個別的話題或者環境也許我會這麽做。
1、你可以考考大家怎么看待汉娜·阿伦特。

重複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21364(而且只收穫到一個回復),我知道肯定不行。
2、你可以先让大家定义一下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That's a perennial question. 我不認爲互聯網論壇是討論這個維度的問題的可行平臺。
3、你可以搞一场角色扮演游戏。

新年聯歡會?德雲鬥笑社?我記得袁騰飛提過中國的中學歷史課堂就搞過角色扮演教學創新,讓初中生扮演十月革命的沙皇、貴族、資本家、工人、農民、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來學習十月革命的這段歷史……結果可想而知。
4、你可以用今天的标准再去衡量一下艾希曼是否是心理学意义上的正常人。

近期在李田田的話題下面已經有一個關於精神鑒定的問題了,再贅述則成鷄肋。

其實,我只是在新年的時候水一貼總結分享一下一年來的感受,順便翻譯一篇喜歡的短文(真的很短)練練手罷了。
>> 重複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21364(而且只收穫到一個回復),我知道肯定不行

陈士杰水平有限,陷入了“如何评价某某某”的提问范式之中,喜欢这种提问方式的通常是水军和受过训练的五毛。即使陈士杰是真心求教,他在自己没有任何有深度的见解时,却期待一篇专业性极强的回答,当然没有回复啦。(而且当时我还没来品葱)

汉娜·阿伦特能讨论的角度多了去了,比如我提到的她对海德格尔/雅斯贝尔斯的继承,以及当时严肃的哲学界对她的批评。再延伸一下,我们可以伴随她追溯到康德和亚里士多德,甚至是苏格拉底,假如读者们认真阅读过阿伦特的著作,一定会对苏格拉底定义“思考”有深刻的印象——“精神的助产士”、“电鳗”、“牛虻”——它们都值得葱友学习。

>> 我不認爲互聯網論壇是討論這個維度的問題的可行平臺。

互联网时代的深层问题在于,每个人都倾向于待在各自的舒服圈,不再容忍和完全对立的价值观共存。该现象是造成当今民主衰退的根源所在,而一个运转良好的民主体制必须由“拥抱辩论与抬杠的公民”组成。

>> 我記得袁騰飛提過中國的中學歷史課堂就搞過角色扮演教學創新

初中生在大陆的洗脑环境中能理解什么是角色扮演吗?他们在这个年龄就已经学会了按剧本说话,这种游戏毫无价值。但品葱上可以试试,我们正好验验那些口口声声已经“脱支”的高等人群的成色。
>> 哈哈哈哈……赶着约会之前还能写成这样的回答,厉害!新年快乐!嗯,其实我在设问的时候并没有期待任...


對,我的看法中善良與邪惡等不是一個priori的詞

且此時的社會共識該說是種群體共識

不過我發現我昨天寫的東西有不小的問題

我的本意應該是

這些價值判斷不是一個先設的東西

世界本無善惡等價值觀念
這些價值觀念來自人的思維判斷

這價值觀念只有擺在群體中才有意義

而這些價值觀念形成一個能互相檢討指責的狀況時,是群體有某程度上共識的情況才行

沒一定群體共識基礎下個人的價值無法被比較

所以道德標準這會是群體有共識下才會有

我的想法整理後該是這樣

抱歉啊昨天約會時打的急,疏漏之處不少@@
October 回复 小奶猫猫 新注册用户
>> 看你的ID应该没在墙内呆过吧,大概不了解墙内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这么跟你说吧,这篇毒鸡汤我看了...


喔就稀饭看恁这种玻璃♥碎一地无能狂怒的样子😄😄😄
不管恁是看不懂文章还是不想懂, 喔都要谢谢恁亲自表演亲自示范平庸之屙
很多预言,说了人的结局。人跟随中共邪党这个魔鬼,那么你会被打上兽印,而下火狱。

当年审判纳粹,有个人说,我也应该被枪毙。民众不知道纳粹有多邪恶,但是我知道,包括那些集中营的事。

上面说明了一个道理,当你在外部(互联网以外,中国以外),你能清楚的知道中共所干的坏事,知道它的恶,那你还不脱离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是非常非常不对的。

发过誓言说为共产主义献上一切的人,知道共产党是邪恶比不知道邪党是邪恶的人更坏。所以,退出党团队就是善恶的选择。

有宗教信仰更应如此,比如你信耶稣,耶稣会替你选择吗?出埃及记,耶和华告诉你们,属于他的人大门上都要涂羊血。耶和华为什么不替你选择?你不涂表示你没有选择耶和华。今天,有案例美国移民局说:被动退党不算退党,什么是被动退党?不交党费,不开党会等等,被共产党开除,这些都是被动退党,它不算你退。得主动退,才是退。

匿名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
https://santui.tuidang.org/
感谢分享。文章看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先放着没回,差点就此忘了。给楼主提个小建议,引言里似乎忘了提郑州大雨和德国记者在郑州被围攻。我觉得这是一个巨有代表性的相关事例。。。

新年快乐!!!(补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1-04
  • 浏览: 6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