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贪腐被判17年,为什么韩国总统不是被抓就是死呢?

韩国到现在有12位总统,算起来已经有四位被判刑,一名还在被调查,两位非正常死亡了。
这个数据实在难以用巧合或者误差来解释,是什么导致的韩国总统有这么高的犯罪率和非正常死亡率?

PS:我对韩国政治几乎没什么了解,还希望熟悉韩国政治的人能从头给我科普一下。
先说一下,没想到品葱也有一些人也被墙内部分营销号忽悠洗脑深信万事财阀论,女明星被财阀玩弄.....什么张紫妍崔雪莉具荷拉都是因为财阀而死.......
「他们相信自己一票一票选出来的议员先生是能够制裁那些玩女明星的阔少爷的英雄」........

韩国一些激进左翼工党和好吃懒做的工会都骑到财阀脖子上耀武扬威了(财阀还得让着他们 满足他们需求)
财阀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都不会放过大闹特闹,,要是如知乎和某些自媒体意淫的地摊文学那样搞女明星,不要说这些激进左翼团体了,整个韩国国民都不会放过他们,肯定要上街示威了好吗
每次看国内一些自媒体意淫财阀女明星都觉得特别魔幻,完全把韩国财阀妖魔化,但真的就有人信....
什么张紫妍和乐天,韩国早八百年就澄清的东西国内还在继续意淫,韩国左翼讨厌乐天喷乐天也是喷他是日本企业大部分盈利都进了日本,辛东彬辛东浩韩语说的烂,辛东彬娶日本人老婆,儿子也娶日本人做老婆,辛东彬辛格浩40岁才加入韩国籍这样就不用服兵役了,乐天赞助浅田真央没有赞助金妍儿等等这些,前段时间抵制日货运动也把乐天的产品从上到下抵制了个遍搞的乐天出来喊冤自家很多和日本没关系的产品都被盲目抵制了(光是这些就急得乐天和辛东彬迫不及待宣布自己是韩国企业 爱国,快速推进乐天酒店上市来达到乐天集团大头盈利不会流入日本的措施),韩国一些激进左翼网民骂乐天也是骂上面这些,根本没提女明星的,因为本来就是假新闻,奈何中国人还添油加醋当真了
乐天这几年日子都不好过,前被朴槿惠政府收拾展开税务调查,又被闺蜜崔顺实“勒索 ”要钱,因此辛东彬还被送进拘留所拘留了快一年,接着萨德搞到完全退出中国市场,后文在寅政府上台也没有给一点弥补补偿(对于萨德这事乐天自己觉得委屈,为国家把土地交出来遭受重大事业打击,但政府不站在我们这边),接着文在寅政府又开始煽动反日运动不买日本东西,搞到乐天被一起抵制,甚至很多非日本产品 没有日本股份的乐天集团产品也被抵制,用韩网的话来说这几年就是乐天全面受难日,多的也不说了,总之韩国财阀根本不是一些人想的那么厉害,更不是国内营销号自媒体描述的那么可怕,看着知乎上有些人意淫财阀和女明星 完全把财阀恶魔妖魔化,真的是无语,韩国好歹是民主国家发达国家,又不是什么第三世界,真如此韩国人还能坐得住?早上街大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题主的问题

是韩国政治报复的问题,左派右派政治斗争,总统权力过大

和美国一样,总统有特赦的权力,美国一般前任如果犯下什么腐败问题,新上任的会赦免上一任,算是一种默认的潜规则吧,这样就避免权力交替时搞的大家不好看,虽然左右两党斗争互挖黑料很厉害,特朗普也会说要把希拉里关进监狱之类的,但他上台后不会真的把奥巴马希拉里送进监狱对吧。
毕竟如果开了这一先河,那么就会留下美国总统卸任后可能遭到司法清算的风险,那么在位者就更难以放弃权力,甚至在自己在位期间,就会想尽办法扭曲司法系统与行政系统,从而避免卸任后遭遇清算(文在寅现在就在这么干) 

韩国就是左派民主党上任一定会清算保守右派国民力量党,右派国民力量上任一定会清算左派民主党,当然所谓的清算不是指真正的独裁国家那种清算,你可以说这是一种政治落后性,但问题是总统是真的有不正之风,如果总统本人真的干净一点问题都没有也不会被反对派抓住把柄(韩国民主化后总统卸任后没有入狱的有金大中和金泳三),美国等国或许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韩国左右两派就是会进行真的报复打击政敌

这方面做的最好的是金大中,金大中时期是韩国第一次和平的完成朝野政权交替,金大中没有进行政治报复,并且特赦了全斗焕和卢泰禹,全斗焕一生算是顺风顺水,至今过着富裕的生活,全斗焕和他夫人也不止一次强调过最感激的人是金大中,说在金大中执政时期自己生活的最舒心(这也是韩国一些左派不满的点,怪金大中特赦全斗焕)。其实当时几位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承诺之一都有释放全斗焕,金大中也是为了拉保守派的选票吧,所以和当时的总统金泳三商议特赦全斗焕

1980年光州事件,当时光州事件被韩国政府定性为北韩间谍和金大中支持者引发的武装暴动,不是民主运动而是暴徒暴动,金大中以煽动内乱引发光州暴动,违反「国家安保法」和「反共法」等罪名被判处死刑,他当年在军事法庭上最后陈述时曾表示:「如果我死了,也决不能再对这片土地进行政治报复」

今年是光州事件40周年,韩国媒体公开了1980年被判处死刑以后金大中在狱中的书信,在亲自写下的随笔书信中,强调了对朴正熙、全斗焕等权力者的宽恕与和解:

「我一贯的信念是,将韩国历史上最大的污点—政治报复的恶习以我自己的遭遇来结束」

「在朴正熙政权下,虽然受到了最残酷的迫害,但宣布全部原谅,对每一个把我逼到这种地步的人,都不存任何仇恨和报复心」

金大中通过和解和宽恕结束了对立和矛盾的时代,开启了和谐和团结的时代,但是他的后代民主党人士们,以及对方保守阵营都没有遵守这一点

2020年8月18日是金大中逝世11周年,韩国朝野固定参加每年的纪念仪式,韩国最大在野党--保守右派国民力量在今年的纪念仪式上表示:

「金大中前总统执政时期邀请各阵营元老和贤人到青瓦台开诚布公的交谈,没有进行任何政治报复,用谅解和宽恕,和解与团结的政治引领了韩国」

「再次回顾了一生为民主主义献身的总统的生活和为国家利益而奋斗的足迹,表示尊敬和感谢」

「金大中总统所说的民主主义不是单边通行,而是双边通行,这就是我们所有人切实感受到的理由,守护总统守护的民主主义价值并为国家利益进行沟通和合作才是韩国政界应该履行的义务。就像总统所说的想要改变世界,首先要改变自己一样,国民力量将以变化的面貌带头走在最前面」

民主党也说了差不多形式的话,反正两党都说的很好听,能不能真的做到呢

再说说去年的8月18日,金大中逝世10周年的时候,保守右派国民力量的党魁婉转的批评文在寅政权政治报复:「金大中前总统是韩国民主主义的象征,和解宽恕团结的政治为我们的民主主义开辟了新的天地,金大中前总统就任时期的一副画面在韩国国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和全斗焕卢泰禹金泳三前总统们在青瓦台畅谈的场面,那场面是韩国国民渴望的团结与和谐的历史象征,他没有政治报复。现在的韩国,总统要拿出智慧和勇气,应该牢记金大中总统宝贵的教诲,我们要跟随金大中总统的伟大足迹,共同建设自由、繁荣、和平与幸福的国家」

此番发言针对的是对李明博和朴槿惠展开调查的文在寅政权,也是保守政党国民力量不断提出请文在寅总统特赦朴槿惠的延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韩国进步保守政治圈与民众都会探讨一个问题,为什么总统卸任后几乎都会被调查,都会有不正之风

韩国有一个词叫제왕적대통령帝王氏总统制(这里的帝王总统制当然不是指北韩/中国这类独裁国家一个人或一个寡头权贵集团拥有的那种绝对权力,控制所有)

帝王式总统,这是比喻作为总统制国家行政首脑的总统强大的权威。是1973年美国历史学家史勒辛格二世在他的著作《帝王式总统制》中首次使用的批评尼克松政府的措辞

在韩国,无论是左派这边还是右派这边都认为对于韩国政治来说,对于总统为什么都没有好下场,卸任后都被查,不正之风这些问题,帝王氏总统制是根本原因,主要还是总统权力过大导致的,韩国左右两派政客们都发表过很多此类观点,左派执政时右派要拿这点出来说,右派执政时左派要拿出来说事,文在寅本人在大选时期做出的竞选承诺之一就有改革帝王氏总统制,韩国现执政党民主党这边目前是有意向准备要修宪(修宪还包括4年连任制等),保守派这边也同意,但如何修,两边的利益,这当中很多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文在寅政府现任总理丁世均今年5月的一段采访:「我国政治仍然停留在开发连带系统上,帝王式的总统制度也是如此。我当初在国会的时候就提出意见说为了改变帝王式总统制,应该修改宪法,现在这个信念也没有改变。总统需要的两种力量,一是危机管理能力,如果太平盛世持续下去,谁当总统不都一样,要有危机管理能力。另一个是必须能提出长远规划」

韩国上届国会议长文喜相,今年5月刚刚退休,他在退休前夕提出了请文在寅总统赦免朴槿惠的请求以及改革帝王总统制

文喜相:「为了防止再次出现由实权人士垄断国政的情况,必须实行内阁制,以防止权力集中在帝王式总统手中」

其实除了朴槿惠,韩国总统坐牢的没有超过2年的,几个月1年就出来了,李明博之前也是保释状态,被判17年但不可能真的坐牢17年

朴槿惠打破了韩国总统最长记录,之前都没有超过2年的,这也是韩国保守派对文在寅政权非常不满的点之一,尤其是一些激进的朴槿惠支持者扬言朴槿惠是18年文在寅就是180年(朴槿惠文在寅和过往很多韩国总统不同,他两都拥有大量粉丝,这些脑残死忠无论文在寅朴槿惠做什么都会无条件支持,打个比方就类蔡英文粉和韩国瑜粉,这也被韩国一些知识分子批他们搞粉丝政治,一个靠爹上台一个靠卢武铉上台,自身没有能力)

保守右派国民力量党这边的主张是:
「朴槿惠的赦免问题,每当我们与现政权重要人物见面时,都会请求8·15时释放朴槿惠,但现政权一直在敷衍。如果赦免、复权在法律上很困难,希望可以像前总统李明博一样被处以停止刑罚,朴槿惠前总统至今仍被关押这是政治报复,虽然朴总统有国政干预的过错,但不至于受到超过30年的刑期,70多岁的人在监狱里生活了3年以上,已经充分承担了罪责」

(注:815是韩国光复节,这一天总统都会发布特赦令,特赦一些政治人物、商界人士、平民。还有就是文在寅政府这边主张由于朴槿惠相关案件判决还没有结束,因为赦免是要在判决全部结束后才做的,所以现在谈赦免在法律上很困难。所以保守派这边主张那就像之前李明博一样停止刑法,这样就可以被释放了,但是文政府这边就是爱搭不理的不释放朴槿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于卢武铉的自杀,只能说太傻太注重名誉也太不负责任了,脸皮厚一点他下半辈子可以活的很自在,受贿全部推给他老婆就行了,而且不会被判很久,他是可以撇干净的

为什么卢武铉出了丑闻就要自杀??

贴一位目前韩国最受欢迎的进步评论家陈重权对于个别自杀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前不久首尔市长性骚扰被揭发后)的看法:
「韩网的一些舆论,公职人员的生命在于名誉,如果说物理上的生命是一半的话,那么社会对自己的评价就是另一半了,在某些人心中,后者大于前者,韩国就是这样的文化。比方说朴元淳市长犯的错不会被判死刑,但他选择结束生命,因为这是能够维护名誉的韩国式解决方式。“你怎么知道那个女秘书说的就是真的?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这就是朴市长自杀带来的名誉保护效果。如果想阻止政治人士下一次的自杀朴市长的事就要查清楚,即使我死了,我也不能维护自己的名誉,那么下一次,政客就不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卢武铉也是抱着这种想法,他死了案件就会被停止审查,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他能维护名誉,他老婆受贿的丑闻也不会再被追查下去。

当然卢武铉这种要脸的为了维护自身名誉选择极端自杀方式的是极少数,而且这种方式并不可取且不负责任

韩国左派阵营,卢武铉和前不久的首尔市长朴元淳都是有道德洁癖的人,但他们也确实是因为有过失才以自杀谢罪的,纵身一跳,所有过失都不记,反而成了英雄,卢武铉当年的纵身一跳整个韩国陷入难以置信的震惊状态,很多人的情感从愤怒转为同情,李明博瞬间被左派栽赃成了迫害者,一群所谓「卢武铉的人们」成为政坛新星,构建了韩国进步左派阵营的新天下。如今,卢武铉早已成为进步阵营的圣人,被利用在政治上,对他的任何诟病都会遭到攻击,而他的「卢武铉精神」左派阵营有多少人理解和继承?文在寅就是率先抛弃这种精神,只知道加以利用进行煽动获取政治利益

事实上,除了卢武铉的亲人以外,最不希望卢武铉去死的人是韩国保守派,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走这一步,而因为这件事直接获取政治利益的是左派,是韩国586集团(586指的是60年代出身80年代上大学的那批人,80年代大学时期进行民主运动的那批大学生领袖,这帮人现在掌握着韩国最高的政治权力,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内部有多位586人士。

他们以及一些左翼媒体煽动李明博和保守媒体是导致卢武铉自杀的罪魁祸首,这当然不是事实,没有人让他去死。这就好比如果朴槿惠和李明博现在选择自杀,那么保守阵营一定也会对此大做文章煽动成是被左派是被文在寅迫害的(当然朴槿惠李明博不可能自杀)。假设川普现在自杀,那么能说是被美国民主党是被拜登迫害死的吗(当然特朗普也不可能自杀)

贴一段韩国目前最有人气的进步政治评论家陈重权和金大中派系议员安哲秀的一段话:「卢武铉前总统在遗书中写下了不要埋怨任何人的遗言,但卢武铉却被政界的人利用,煽动仇恨朝着极端化的方向发展」

_________________

再说下李明博,韩国大法院做出最终判决,被判17年再次被收监,李明博刚刚被关进去,保守阵营里亲李明博派系的政治人士和部分支持者已经提出了李明博特赦论,认为赦免条件都具备,韩国圣诞节会有总统特赦,他们希望圣诞节李明博可以被特赦。

左派阵营这边态度是李明博至今不认自己做错,如果本人承认自己的错误并道歉反省,得到国民原谅的前提下,从国民团结的角度出发再来讨论赦免问题

总之,因为赦免是总统固有权限,全看文在寅点不点头

朴槿惠至今案件还没有结束,还在审判中,很可能在明年年初得出大法院的最终判决,最终判决结束,现任总统就可以给特赦,但朴槿惠和李明博一样,非常倔,不认错不道歉,主张是被冤枉的,这是左派的政治报复

再看看文在寅的态度,前国会议长文喜相今年退休时在座谈会上表示:「现在已经到了可以赦免(朴槿惠)的时间,但我知道文在寅总统的性格,他恐怕做不到」

在2017年总统大选期间,中立政党国民议会总统候选人安哲秀(金大中派系的,16年从民主党分裂出来成立了中立政党)暗示当选后就会特赦朴槿惠。而文在寅当时是这么说的:「我从未想过,朴前总统被拘留后立即谈及赦免权限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但是去年5月,文在寅在接受kbs采访中表示:「两位前任总统所处的状况……这样的状况真是令人心痛,因为是我的前任,所以我是最心痛的,负担很大」

韩国法律界和政界通过文在寅执政3年多时间里的3次特赦,预测了文在寅特赦朴槿惠李明博的可能性,因为他执政的3年半时间里每年被他赦免的政界人士都非常多,尤其是第3年,放宽了很多特赦标准。韩政治圈分析认为,此时青瓦台放宽的标准很可能对两位前任总统有利,之前被特赦的某几位政治人物,青瓦台以「社会团结」为由予以赦免,所以这也适用于李明博朴槿惠赦免的理由

韩媒推算了一下截止到文在寅2022年5月任期结束,期间他大概还有5次赦免权限,包括今年年末圣诞节应该也会赦免一批人,就看什么时候赦免李明博朴槿惠了

韩国最大在野党保守派政党国民力量的议员张济元11月1号访问李明博私宅后向媒体表示:「赦免权是王朝的痕迹,这只能是总统做出决定的政治行为,我们不会乞求赦免,李明博前总统也只字未提,文在寅政府会根据自身的利益决定是否赦免」

11月3号,国民力量重量级议员何泰京再次提及李明博朴槿惠大赦的问题

他表示:「希望考虑一下赦免问题,拜托总统」

这是李明博再次被判刑以后,国民力量重要人物首次请求文在寅赦免

国民力量议员何泰京:「因为确实存在明显的错误,所以很难包庇他,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国家的面孔,所以非常遗憾。虽然从政派的角度来看,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想法会有所不同,但从国家的整体来看,这是很不幸的事」

民主党议员对此反驳道:只有本人承认罪行并请求原谅才有可能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个人看法,因素比较多,但是总体来说如下几点
1财阀政治。韩国是最为典型的财阀政治,几家财阀对政治的影响力是绝对的,98金融风暴韩国财阀被重挫,一度让韩国政界以为找到了机会去除财阀影响力可以摆脱束缚,金大中尝试改革,但是随着几大财阀迅速重新壮大财阀政治依旧。财阀收买政客的主要手段无非是行贿和输送政治献金,而作为严重依赖财阀们的韩国总统,甚至连客观上都无法绕开与财阀们的”相互合作“。韩国又不到像美国那样通过联邦限制或肢解过于庞大的企业,也就只能依附,所以每一个韩国总统或主观或客观都无法回避与财阀有染,他们需要思考的是“证据”“如何解释”和“刑期”的问题。

2民族性格。韩国人朝鲜人包括中国境内的朝鲜族都有相对明显的偏激和执拗的性格弱点,这一点从集会人士,体育赛事甚至是影视剧作品中都可以窥见。与日本人因责任与羞愧的切腹不同的是,韩国人切手指切腹自焚则是表达愤怒,而这种极端的性格特点的人在参与到党争之中的表现便是置对手于死地,没有余地。文在寅对李明博,朴槿惠的痛下杀手就很明显地体现出个人情绪。朝鲜半岛历史上的党争之惨烈让中原王朝都汗颜,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个民族性格特点的体现。

3韩国政治势力频繁改名重组,政治人物各党各派之间频繁流动,昨天是同事明天就是死敌,无所谓同情友谊和忠诚,在政党内部无论是合作还是对立,个人利益都是唯一的考量且只考虑眼下,因为明天不知道又要去哪。无情,冷血的基本素养再配合上面第二条,就形成了”青瓦台诅咒“的现实,而这种影响自上而下地在韩国社会蔓延,如果有机会进入韩国企业或者和韩国人深入接触,就会知道。

韩国青瓦台诅咒确实是众多个因素造成,韩国社会问题也多,但是无论如何毕竟还是现代化法治国家,”你可以烂,但是你一定要伏法“这一点反观支那国那些家族财产上万亿,垄断金融电力通讯能源的红色罪犯们却没有一个成为罪犯且都“善终”,青瓦台的风水真的没有问题,反而是支那整片大陆的风水太坏了。
哥特兰羊 一头会造引擎和拉力赛车的羊
第六共和国实际上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作为大概是地球上最年轻的真正的先进的民主国家,在这个国家里充满了,现代民主思想,保守天主教信仰,东亚理学残余,官僚资本主义和明治财团余孽。
理学思想和宗教信仰的束缚他们的灵魂,纯洁的民众在高压的社会现实下,望着那些他们扭断了脖子也无法望其项背的有权有势的强豪,他们中的一些被压得喘不过气,一些被压成了堕落灵魂的变态。而作为一个健全的民主国家,这时他们的手中有一个武器,名为民主选举的武器,他们相信自己一票一票选出来的议员先生是能够制裁那些玩女明星的阔少爷的英雄,而实际上全他妈没有一个好人。这世上,没有一个,也从没有一个,干净的政治家,政治就是个粪池,踏进来就他妈都是臭狗屎。民众对于政治人物过高的期望,往往是掩盖他们恶魔外表的包衣
Maverick 二百斤麦,宽衣通商,身强力壮,萨格尔王
   财阀对于韩国政商界的影响很大,这是实情,但并未达到中国的营销号和自媒体瞎扯淡的那种程度。以三星,现代,LG等代表企业的规模和创收能力,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在政商圈有话语权,但有话语权不代表能有效介入到国家政治中。无论是军政府时期还是民主化之后,青瓦台始终压制着财阀。
(以下内容节选自微信公众号“循迹晓讲”文章《韩国财阀:「资本家」真能左右总统生死吗? 》)
当年朴正熙上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软禁了三星的会长李秉哲,说他不法敛财,李秉哲上交了三家银行做保证金,这才重获自由。

三星的二代会长,也就是刚死的李健熙,还有副会长李在镕,都因为政治问题进过局子,所以现在三星基本上一门心思搞商业,绝对不过问政治。

后来全斗焕执政时期,韩国国际商事集团宣告解散,这也是韩国前十企业,他们到底做错了啥才走到这一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总统不高兴了,有一年全斗焕举行晚餐会,招来这些企业的头头过来赴宴,其他企业的会长都挺听话,早早就过来等着,就国际商事的会长关键时刻掉链子,说来的路上堵车迟到了,全斗焕气的当场拍案离席。

没过多久全斗焕又说,我的这些支持者为我付出了很多,我想拿点钱犒劳他们,但是我现在手里没钱,所以你们这些企业能不能先表示一下?

这其中什么意思就够明显了吧,别的企业全乖乖交钱,只有国际商事一家例外,也不知道是因为真没钱还是怎么着,总之就是没交。

全斗焕大怒,感觉自己很没面子,于是密令财政部,把这家企业给我拆了。

紧接着国际商事就从银行贷不了款,他们发的支票也被银行宣布无效,整个资金链就断了,仅仅几周的功夫,这个财阀就经营不下去宣告解体。

别觉得这种事只有朴正熙和全斗焕的军政府才能做出来,韩国现代化以后,总统敲打财阀的情况也经常出现。

1990年韩国土地价格上涨,几大财阀纷纷购买土地,想坐等涨价然后大赚一笔,卢泰愚总统一看这哪儿行,你们盈利的渠道应该是研发电子设备,造船这种实业,要是一起炒地皮的话不仅会导致地产泡沫,实业也扔下了。

于是卢泰愚找到财阀,命令他们赶紧把占的地卖了,财阀肯定不干啊,我还等着炒地挣钱,卢泰愚就说,你们要是不交地我就推行经济改革,把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一分为二,你们看着办吧。

所有权和经营权一分离就等于说这个企业是我的,但企业怎么发展怎么运行我全说了不算,这谁受得了?最后财阀们被迫交出大量土地,才算了事。

现在的总统文在寅也是经常说要改革财阀,也没见谁反对。财阀控制不了政府,那如果财阀直接当总统行吗?

理论上可以,例如当初现代集团的老大郑周永就曾经宣布从政,成立了叫统一国民党的党派,自己还当上了国会议员。

眼看总统梦还真有可能实现,没想到,他的企业突然不行了,现代集团扩大业务找银行贷款,银行天天找理由今天说材料不够,明天说没盖公章,后天说我们经理不在,就是不给批,现代集团要发行的新债券也是各种原因发不出去了。

其实这些都是在当时总统卢泰愚授意下,故意给现代集团使的绊子,郑周永也明白,政治这水太深,不是一般人能玩得了的,所以在竞选失败以后,他主动宣布隐退,从此再也不过问政治,他一退出,现代集团办事就变得异常顺利,银行的贷款也批了,债券也发了,往后再没啥大风浪,一直平稳运行到今天。

从韩国财阀的历史可以看出来,财阀是完全依附于韩国政治的,从它们诞生那一刻起,仅仅是青瓦台实现经济目标的工具。


而且,韩国政府不仅牢牢控制着财阀,而且左右财阀的发展与存在。青瓦台与财阀之间实质上形成了一种战略性的风险性伙伴关系。

总体而言,不论是在韩国现代化之前,还是现代化之后,韩国财阀的影响力只局限在经济领域,更别提对政治的影响了。(节选结束)

相比之下,从华为251事件,到内蒙古警方跨省抓捕批评鸿茅药酒的谭秦东医生,再到伊利集团报警抓捕曝光问题的奶农等等,韩国财阀可真没这两下子,至少没法串通首尔地检把人关进去。

去年三星集团多名高管因涉嫌打压三星工会而被批捕定刑,三星管理层向国民道歉。

韩国JTBC电视台(朴槿惠弊案正是该电视台率先报道)知名记者孙石熙,来到JTBC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揭露三星集团近年来系统打压工会一事,而三星集团是JTBC的股东之一,那三星怎么应对的?上文说了,高管被抓,管理层道歉。而孙记者毫发无损,在业界拥有极高的声望。

连持有股份的电视台的记者都搞不定,说以三星为代表的财阀能左右青瓦台主人的人选,未免也太滑稽了。

至于韩国总统下台后多遭清算的问题,韩国人也研究过,最有代表性的观点就是,总统的权力还是太大了。这种“帝王式总统”在执政期间很难受到制约,尤其是在野党方面,当失去有效的权力制约而权力又过大时,就不可避免地出现问题。在任时拿你没办法,憋了五年的火气,等你卸任后自然就该翻旧帐了。解决办法就是司法改革,对总统权力进一步限制,只不过此类问题向来是个老大难问题,没法操之过急,只能循序渐进。

中国人经常调侃韩国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其实还真轮不到青瓦台,比如说斯大林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那真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杀。

约有70%的军长、60%的师长、50%的团长遭清洗。

领导十月革命的2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有15人被处决,死亡率超过一半。

党的「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934年)选出的71名中央委员中,除了基洛夫被暗杀外,只有19人活下来,其余均被处决或自杀。死亡率73%。

被苏联内务部处决的人数高达70万。

再想想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又有几个是善终?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反过来看,韩国文明程度更好。
政治斗争也就是判判刑,不会老毛整刘少奇那样你死我活。
其次,连最高权力者也可能伏法。没有刑不上常委。说明人家的确是法治社会,无人能超越法律。法治好处是,大家解决矛盾的方法是倾向于完善规则,而不是丛林法则。有效提升社会文明程度。

韩国的问题就是法律设计不合理,造成前总统都进去了。
现代韩国社会的政治运作方式改变了,但是其整体运行机制的内核没变,即自古时起从中国学来的”先进“的儒学等级制。要求下级对上级绝对服从,任何上级的胡作非为都是合理的,下级应该对上级的任何要求都应该无条件服从,上层的腐化便几乎成了必然。这既是韩国的政治文化,也是韩国的职场文化。所以在不被曝光的前提下,法律对潜规则下运行的各种违法行为,并没有什么约束力。

大韩民国的总统们经常倒霉,尤其是容易在卸任之后,这当然和社会的进步有关,然而深究的话,总统们也只是替罪羊而已。

众所周知,经济与社会结构对于政治的影响力是决定性的,而政治又会反过来对其产生影响。韩国总统们的倒霉,和其经济结构有直接关系。韩国是发达国家中的少数财阀国家,几家大公司掌握了韩国的大部分财富,仅三星系就占据韩国股市总市值的百分之二十以上。而财富的过于集中,便导致了权力的过于集中。这些财阀们已经在经济和政治上经营了几十年,无论谁当选为总统,在任期内,现行的经济和政治结构下,都很难对财阀们产生任何实质性上的威胁。随便外迁些工厂,转移些资产,动用些政治手段,都足以让以民意为基础的“总统”们地位不保。更不用说很多总统都是受财阀们栽培,或者得到其首肯的,这样的人当选之后也往往会是财阀们的提线木偶

所以当丑闻曝光的时候,这些表面上的领导人们,就成了民愤的出气筒

幸好有言论自由及独立媒体,以及勇于在政治上抗争的韩国民众,使这样扭曲的政治现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济结构的调整而改变,成为可能

当然上面都只是泛泛而谈,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查下三星等公司的违法行为,以及后续有多少受到了处分,受到了什么处分,最后又是怎样执行的。刑不上财阀不是空穴来风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希望文在淫也没有好下场

布丁补丁不定补订布丁补丁不定补订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上一任總統下台的時候我記得BBC中文網有科普過
簡單地說就是『總統不得連任』
因為不求連任所以一上台就能撈多少撈多少,不像有的國家第一任的時候就要裝乖以求連任
然後因為不連任,所以到任期後半段就開始沒人搭理,因為『就算打好關係,你也時日不多』就開始失控
加上前期撈太多,一失控就容易爆出來,就壓不住,就容易倒
我搁这寻思半天 怎么还有掌柜的觉得南朝鲜是财阀傀儡呢. 一个个说脱脂, 但最后还是用中文地摊文学内容搞所谓的科普. 如果财阀真能控制南朝鲜, 赵亮镐第一个从棺椁里发来贺电. 李在鎔立即下令废除工会. 
从第一共和国到目前的第六共和国, 最无辜的应该是尹潽善, 被军事政变. 不过朴正熙也没有因此迫害尹潽善, 尹潽善还两次参加大选 挑战朴正熙. 所谓的诅咒更多开始于第六共和国, 包括对于前任的清算, 左右互搏. 从朝鲜时代最熟悉的党争开始了. 第六共和国的体制决定了, 党政不可避免, 像上面的一个回答中提到的. 大统领的权利过于庞大. 而无论是舆党还是野党, 所考虑的都只是自己的党派, 自然也会导致这个结果. 
文在寅政府包括前任卢武铉这种伪善人充分体现了韩左/江南左派的真实生态. 以曹国秋爱美李海瓚为首的共民主高官 这些表面上做善人, 实际上利用权利破坏公平打压异己. 打着公平和清除积弊的旗号, 来做党争中饱私囊. 但相对的韩右又如何呢, 暴言频出. 纵然上次国会选举惨败有文政府防控得当的加成. 但保守派内部党争严重 缺少领袖的问题无疑. 再加上一贯被指责的富人党. 这些问题还解决不了呢, 更不要说对立的你死我活斗争. 今天的第六共和国已经从民主主义转向文主主义了, 能让陈重权这种尊师大毒草出来批判, 咸兴工作员是不是应该自我思考一下呢. 
PS:第六共和国很大可能在下届或者下下届大统领上台后结束. 如果这样 六共最差大统领就要在金泳三 文在寅 朴槿惠三人中进行角逐了LOL. 
tdgvujg 想逃离
说句不好听的,这些总统都有问题,活该被抓。

朴正熙作为一个独裁者被刺杀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他们不是下场不好

恰恰相反,他们下场很好(比如全斗焕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前两年还在打高尔夫)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从没什么灌水,泄露个人信息,一直给予观察和黑名单,这次居然又永久且不再撤下之黑单处理,没关系,算了。跟大家道别。这次我不仅跟中共国告别,跟中文也告别了。各位好人珍重。
看来韩国总统在卸任后要立刻出国申请庇护才对。
因为韩国背靠着朝鲜,时时刻刻都处于危机之中,这不过是这种危机常态化表现的其中一种
因为韩国总统权力真的太大了又不肯放权
总统不肯放权国民就不可能允许总统连任

结果就是总统往往一开始励精图治,过了2年就开始谋求连任,谋求连任失败就只能死命捞钱

无限循环
蛋挞派 蛋挞一枚
民主是一个进程。因为已经建立了民主体制,俺看好韩国的民主趋势。
当前的韩国,类似台湾以前的黑金时代。不必过分担心。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至少人民安居乐业了啊

他的同胞兄弟正好相反,零道人安居乐业,普通老百姓要么被抓要么死
因为政治斗争,然后又因为民主,所以“老领导”们卸任就没有参与政治给自己弄保护伞的高能量了,不是中国一样的很多老领导动不得,所以政治斗争+确实能纠出问题就促成了这样的局面。
paqiang716 翻墙看看外面的世界
青瓦台风水不好!!!。二十个字狗日的!你天天说话二十个字的往外说?不够二十个字不说话?
可乐肥宅 野鸡政治经济学者
说明
1.行政体系漏洞很多,导致总统很难不犯法(无论是败给诱惑还是不得已而为之)
2.司法还算有效
解体党文化 中共是一个拒绝任何改良,且扩张成性,做事没有任何底线的邪教组织。中共一日不除, 世界就将笼罩在黑暗之中, 直到他吹灭最后一盏灯,我们的子孙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文在寅什么时候进去,该以什么罪判处?
还是在自己的任期内非正常死亡?
CV121 观察
已隐藏
身处各方利益顶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韩国各方信息也许还透明,总是会有把柄。
这不是说明韩国总统权力小吗,权力大这些贪污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啊
谁说韩国总统没好报了 全某现在还在安享晚年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